2/4页1234 跳转到查看:18266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小说】【长篇】【校园】【黎明之空】

突然想把人物小结一下,算是做一个人物列表吧,否则以我这种记性可能写到后面漏了一个人都不知道……

~~~~~~~~~~~~~~~~~~~~~~~~~~~~~~~~~~~~~~~~~~~~~~~~~~~~~~~~~~~~~~~~~~~~~~~~~~~~~~~~~~~~~~~~~~~~~~~~~~~~~~

人物列表:

男一,林天也:岳枫高中部二年级14班,颓废无聊的好人,被人成为“火种”。

男二,缎辉叶:岳枫高中部二年级14班,天也好友,拥有完美的外表和完美的处事,但实际上背后的身份是……

女一,韩晓月:岳枫高中部二年级14班,学园的公主级人物,拥有无敌的外表和学习成绩,外加亲卫军一队,同为“火种”。

女二,夏枫:岳枫高中部二年级14班,表面上是学校里的弱气loli,实际上是精通武术的战斗美少女(?),背后的身份其实是……

现写到这里,接着写文去,另外的人物暂时没想好名字 — —!
最后编辑舞红铃 最后编辑于 2008-12-03 19:41:52

TOP

 

唉~~我的时间只允许在这里回帖称赞别人的文章了~
加油吧,这么淡然的文风,很好。
我老了,经不起大风大浪~~
不要斥责这世界是地狱。如若那样,你我便是魑魅魍魉中的一只……

TOP

 



引用:
原帖由 影山莲 于 2008-12-1 17:57:00 发表
唉~~我的时间只允许在这里回帖称赞别人的文章了~
加油吧,这么淡然的文风,很好。
我老了,经不起大风大浪~~

谢谢小池了,咱会继续努力的~~

今天又看了看《文学少女》的番外,额,想哭,为什么美月小姐能写出如此温暖的文字而我只能写出干巴巴的东西,剧情还是和看过的小说颇为相似的,郁闷呀。不过后来想想,或许这就是试炼吧,我没有天赋,不过如果不断地磨练,相信有一天也能写出如此温馨的文字吧。我坚信!……

~~~~~~~~~~~~~~~~~~~~~~~~~~~~~~~~~~~~~~~~~~~~~~~~~~~~~~~~~~~~~~~~~~~~~~~~~~~~~~~~~~~~~~~~~~~~~~~~~~~~~~~~~~~~~~~~~~~~~~~~~~~~~

6、

    不知昏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一件屋子里了,胸口好痛,全身都好痛,抬起胳膊看看,不知何时已经被包扎处理过了。试着用力慢慢地坐起来,环视整间屋子,这里既非医院也不是校医院的监护室,不过是间普通人家的卧室罢了。算了,经历了下午哪么力气的事情,反倒对躺在陌生的屋子里这件事不会惊讶了,相当做梦,可惜左臂的痛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这样一个可悲的事实。

    窗外已是一片漆黑,已经很晚了吧,父母会担心的吧,要快些回家才好。想到这里正要下床的我突然不动了,奇怪,为什么会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整墙的游戏动漫海报,桌上宽大的电脑,好几大堆让人看见就无奈的动漫游戏杂志。啊,这地方……

    “啊,你醒了,天也?”推门端着冒着热气的茶水进来的正是辉叶。

    “我说,就算没地方去也不用大老远的把我送到你家来吧,都这么晚了,你还让我怎么回去呀?”

    坐在我经常来访的辉叶的小屋里喝着热茶,我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许多。

    “啊,这点你完全不用担心,我已经向伯母打过电话了,今晚你就住在这里吧。”说着也平静地抿了口茶。


    “!”差点把一口水喷出来的我好不容易止住了呛水的咳嗽,直接向面前这位少年发出了抗议,“喂,我说,哪有这么擅自做决定的呀,而且,晚上呆在这里是什么意思呀?谁要和你这个天天只知道勾引女孩子的无良少年过夜呀?要是有什么奇怪的传闻谁来负责呀?!”

    “那个嘛~”朝我这边轻轻一笑,接着就把胳膊搭来的辉叶戏谑地说着,“那种传言我可是不会介意的哦……”

    “喂!不要说这么奇怪的话呀……”

    真是的,为什么是我在紧张呀……

    “天也同学醒来了吗?”伴着问话声,一个熟悉的身影推门而入。

    “晓!晓月同学!”一天下来理应对各种状况都不在惊讶的我在此刻还是露出了相当夸张的惊讶的表情,“为什么晓月同学会在这里呀?”

    “啊,那个,那个是因为……”红着脸的晓月低下头慢慢地说,“因为要照顾……天也同学……”

    无奈的叹了口气的我只好把头转向那个一直在坏笑的万年长春男。


    “啊,就是这个样子。”耸了耸肩膀,辉叶用家戏谑意味的眼神看着我。

    “唉……”知道这样的辉叶绝对不会说实话的我马上就放弃了,“好了,女孩子一个人这么晚了不太好哦,还是快些回家吧,正好我也要回家,我们就一起走吧。”

    “啊!一起……一起走?……”看见我要下床不禁有点惊慌的晓月听到我的话又呆住了。

    “好了好了,我可不想和这个帅的让人极度自卑的无良少年共度良宵。在磨蹭下去恐怕连9路汽车都赶不上了……”一边嘟囔,一边开始准备离开。

    “天也同学说的可不完全对哦!”随着声音从虚掩的门外再次走进一人,“在这里的女生,可不只有一个哦!”

    说完便露出了那让我感到无比惊诧的微笑。

    “夏枫!你!……”
最后编辑舞红铃 最后编辑于 2008-12-01 19:18:23

TOP

 

很不错哦 学弟

虽然并没有死真似幻的美感  也没有把人带进乌托邦的魔法 可是呢 很朴实哦 如果学弟再努点力一定可以写出 让咱觉得  这是发生在身边的故事  甜甜的南瓜饼一样呢 虽然火候掌握得不是很好 不过 这就是青春的味道嘛  涩涩的南瓜饼 也让人觉得甘甜可口呢~~~~请加油吧

TOP

 

啊,学姐真是温柔的人呢~~~

不过呢,谁说没有魔法的?马上送上~~
(偷笑中~~)

TOP

 

到底要把这个小说起个什么名字才好呢?真是郁闷呀,算了,虽然肚子很饿,还是再写一小节再走吧~
~~~~~~~~~~~~~~~~~~~~~~~~~~~~~~~~~~~~~~~~~~~~~~~~~~~~~~~~~~~~~~~~~~~~~~~~~~~~~~~~~~~~~~~~~~~~~~~~~~~~~~~~~~~~

7、

    此刻我的表情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了,而是一种彻彻底底地恐惧,那种微笑,那种淡淡的语气,都是我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下午的情景再次浮现,整个胃部一阵抽搐。

    “已经追到这里来了吗?”我握紧了双拳。

    考虑到眼下的情形,不能把晓月牵扯进来,不能让事态扩大下去。至于那个万年发情期的无良生物,会怎么样我可没工夫去管。考虑到这里,我一个箭步冲到晓月的旁边,拉着她拽向自己的背后。

    “啊!天……天也同学……”背后传来了不知是惊讶还是害羞的声音。

    “这是做什么?虽然我不如大小姐可爱,但是这差别也太大了吧……”看着我的行为露出一脸困惑表情的夏枫用淡淡的如机械般的声调说着,突然表情一转,用平日里夏枫最常见的如同天使般的微笑看着我说道,“不要紧张嘛,天也同学!”

    虽然室内暖气十足,但我却感到寒风袭来,整个人冻结当场……

    半杯茶的工夫后,我们四个人已经围坐在小茶几旁吃着两位女生刚刚做出来的晚饭了。

    “按你说的,等于说我今天是被耍了是吧?”饥肠辘辘的我一边大口地填着肚子,一边对辉叶迟来的解释表示不满,“什么呀,我和晓月都是被成为‘天火的存在’,而你和夏枫是本市的什么组织的最高负责人对吗?”

    “霜月组织。”辉叶看着狼吞虎咽的我眼神里的戏谑成分越发浓重了。

    “好吧好吧,就算是那样,但是晓月同学,”说着便将头转向晓月,“就算这个无良少年和那个少人少女加进了某个奇怪的邪教组织那都不要紧,重要的是为什么你也会跟他们一道呢?难道是他们威胁你不成?”

    “诶?不是!怎么这样?”

    “诶?不是!怎么这样?” 正在卖力地和鱼骨做斗争的晓月连忙抬起头来。

    “好吧,大致的情形我已经了解了,那么,吃完饭我就送你们这两个女孩子回家吧,天知道和这个万年长春男共度一夜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说着我就要准备起身。

    “好过分呀天也,我是这么没有可靠感的人吗?”一边故意拌起了无辜的面孔的辉叶一边拍着我的肩膀说到,“顺便说一句,如果今天晚上不呆在这里的话,可是会死掉的哦!”

    说着,表情已经又恢复成了之前的戏谑状。
最后编辑舞红铃 最后编辑于 2008-12-03 15:57:41

TOP

 

昨天看了鲁路,心情极度郁闷中,对亏了学姐,今天心情好很多了。至于这篇小说呢,虽然很可惜不算天火的东西,但是我还是想继续下去,算作是试炼吧。
~~~~~~~~~~~~~~~~~~~~~~~~~~~~~~~~~~~~~~~~~~~~~~~~~~~~~~~~~~~~~~~~~~~~~~~~~~~~~~~~~~~~~~~~~~~~~~~~~~~~~~~~~~~~~~~~~~~~~~~~~

8/

    “林天也,男,17岁,岳枫高中部二年级14班,团员, 汉族。目前无犯罪记录,无酗酒烟瘾等不良癖好,女性交往记录为一,即14岁时与岳枫初中部二年级7班……”

    “停!”

    已经几乎用抢的方法硬是从辉叶手中夺下了这卷调查报告书。要说为什么我会继续呆在这里,还不都是因为放心不下让这两个年轻女孩子和眼前这个万年发情期的好友呆在一起。当然了,辉叶的话我也有些在意。

    “你这个叛徒,辉叶!”越往下看报告书脸色越发青的我忍不住对辉叶怒吼道,“说好了不告诉任何人的,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报告书出来呀!还会将别人的隐私写的一清二楚,难道一直以来你都是为了打探我的隐私而和我在一起的不成?!”

    “我冤枉呀,天也!”见我真的动怒了的辉叶慌忙举起双手摆出投降的姿势说道,“况且,再怎么算帐也不能算到我的头上来吧!这本报告书可是夏枫写的呀!”

    举在半空中的拳头突然不动了,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我机械般地一点一点把头转了过去。

    “的确如此。”一直在旁边默默捏着水果拼盘吃的夏枫平静地说道,“关于我那无法将天也同学那令人悲哀的苦恋之旅完全描绘出来的笨拙文字,还请天也同学多多谅解了!”

    说着,突然闪现了一个平日里看惯了的天使的微笑,可是,为什么我觉得如此诡异?

    “没关系哦,天也同学,这件事我不会对别人说的。”旁边的晓月露出一副坚决的表情。想想,既然她们是一伙的,那么知道这件事也就不足为奇了吧。
 
    “呃……问题的关键不在这里吧……”我已经完全晕头转向地不知所措了。

    算了,就当作梦境好了。不,这一定是梦,神那,快些让我醒来把!

    “那,跳过这段天也不堪回首的往事,咳咳!”

    怎么感觉他像是故意咳嗽的?我的错觉嘛?

    “经#%&*&#@过程之后,判定林天也为火种,能力尚不清楚,灵媒的概率为32.6%,御令的概率为17.4%,元素的概率为26.3%,无为的概率为23.1%,剩下0.7%为天元,可忽略不计。”

    “等等,前面那乱七八糟的啥?后面这又是啥?”我按住昏昏沉沉的额头无力地问到。


    “机密事项,无可奉告。”耳边传来的是夏枫那冷的不能再冷的声音。

    但此刻的我已经怒不可遏,耍人也要有个度!

    “机密是吧?那下午为什么要杀我?”

    “无可奉告。”

    “为什么要对我进行这样的调查?”

    “无可奉告。”

    “组织是干什么的?火种又是什么?”

    “无可奉告!”这次是我俩的声音重叠到了一起。

    “够了!捉弄我的游戏可以结束了吧?耍人也要有底线的吧!我走了,你们愿意干什么我都不会再管了!”说完我就起身要走。

    “加入我们,天也!”背后传来一个仍然带着戏谑之意的声音,“只有加入我们,你才能知道一切!”

    “辉叶!”我站住不动冷冷地回道,“难道和我一起这么多年的你还不明白吗?你们要干什么我无所谓,我一点都不想知道!少了我地球照转。要玩毁灭地球的游戏你们自己去好了,我回家了!”

    “啊,天也同学……”这次是晓月那惊讶的声音了。

    “你今天不加组织可休想活着走出这间屋子哦……”戏谑的成分里带了积分认真。

    “别逼我辉叶!”

    连我自己也吓了一跳,为什么突然间会变得如此暴戾?后来想想可能是那份调查书的缘故吧。那是连我自己都不愿想起的痛苦回忆。

    “不是我要逼你,天也,而是有人非要你这么做不可。”

    “谁?!”再也忍耐不住的我猛地转过身来。

    “你就是新发现的火种嘛?”

    话音未落只见五把莫名的器物已经朝我面部飞来, 还有那不知何时已经坐在阳台上边沿上的黑衣人。
最后编辑舞红铃 最后编辑于 2008-12-03 17:52:33
曾经的SF轻作组班长,现任AcFun漫评⑨课课长。

TOP

 

加油哦 舞学弟~~加油哦  文笔也越来越好了呢  呵呵 努力一定可以写出温暖的甜甜的好文章的哦

TOP

 

今天没什么灵感,只有这么一点,大家见谅……
~~~~~~~~~~~~~~~~~~~~~~~~~~~~~~~~~~~~~~~~~~~~~~~~~~~~~~~~~~~~~~~~~~~~~~~~~~~~~~~~~~~~~~~~~~~~~~~~~~~~~~~~~~~~~~~~~~~~~~~~~

第二章

1、

    一个人什么时候才能祈求别人来叫醒他呢?那绝对不会寒冬腊月早上懒被窝的时候,而是发生的一切状况都出乎意料让你大惊失色的时候。

    现在的我就是如此祈祷着。是梦吧?佛祖?上帝?安拉?谁来叫醒我呀?

    但是这些没用,因为眼前那几样快到我看不清的东西已经冲着我的胸膛飞来,为什么我一定要和这些离奇古怪的事情扯上关系呢?我明明就是那么的,那么地想做个平凡人呀……

    擦身而过的器物,飞溅半空的血痕,还有我那瘫软倒下的声音。倒下的瞬间用余光瞥见左右臂膀上新添的两道血口子,哈,我还真是命大呀。

    可是为什么我没有感觉到痛呢?被不断突发的状况搞得晕晕乎乎的我抬头一看,明白了。原来是因为那与生俱来的恐惧呀,一把手刀已经抵住我的咽喉,而握着它的主人,此刻正毫无表情地站在我前方两步的地方。

    “只有这点程度嘛?哼!”随着话语声,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加在刀柄上的力度突然大了数倍。

    我已闭上了眼睛,是把我叫醒还是把我杀掉,我等待着神明的答案。

    “到此为止吧,小梦。”辉叶那极尽耍帅的声音出现在耳边,“再不赶快过来的话,刚烤好的南瓜饼可是要凉了哦……”

    “唔!”

    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刚才还再拿刀要送我升天的人已经在餐桌前坐下吃起了南瓜饼。

    “啊呀,夏枫姐做出来的东西会让人一辈子怀念的呀!太美味了!”说着辉叶回过头来,边吃着传说中的极品南瓜饼边说道,“那,小天也要尝一个嘛?”

    看着夏枫那一脸天使的微笑和晓月那点头的神情,我不禁用了十二分的力气超眼前这个忘乎所以的死小子喊出了这句话:“还有别的可以问吧!还有,说了多少次,不要用那么肉麻的方式来叫我啦!”
最后编辑舞红铃 最后编辑于 2008-12-04 19:37:12
曾经的SF轻作组班长,现任AcFun漫评⑨课课长。

TOP

 

看到发出去的小说有很多人支持的说,很受鼓舞呀,嗯,更有干劲了呢~~
~~~~~~~~~~~~~~~~~~~~~~~~~~~~~~~~~~~~~~~~~~~~~~~~~~~~~~~~~~~~~~~~~~~~~~~~~~~~~~~~~~~~~~~~~~~~~~~~

2、

    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说的应该就是我现在这种状况吧,虽然还有另外一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无良解释,但是我更愿意把这些归咎于我擅自结交了某个损友所致。看着左右两臂包扎的纱布,不禁感叹“自作孽不可活”呀。

    “小梦?怎么样?已经确认过了吗?”从刚才夏枫诡异微笑着为我包扎开始就一直坐在桌边尽情发些诸如“啊,果然被三个高中女生包围着是人生最幸福的瞬间呀”之类的无聊感慨的辉叶此时却突然恢复了平时的戏谑表情。

    抬头,注视辉叶,沉默,点头,低头吃饭。

    “这家伙难道是机器吗?”看着刚才袭击我的黑衣人这番举动不禁叫了出来。

    “好失礼呀,天也,再怎么说人家也是女孩子呀。”端着热茶的辉叶故作严肃地说着。

    “女?!女孩子?!”

    转身,稍稍愤怒的表情,举起甜点抗议的手势。

    刚才的场面让我只顾闭眼等死了,这才看清了对方的面孔。乌黑的短发,清秀的面容,洁白如纸的肤色,小巧的嘴唇,细长的眉毛,还有那无言的神情。

    “哎呀哎呀,天也同学不要用这幅色色的眼神盯住人家女生看嘛……”还为我伤口忙活的夏枫捉弄我似地在我额头上弹了一下。

    “无可奉告哦,天也。”发现了我迷惑不已的眼神之后辉叶摊手道,“除非……”

    “故意的吧?”

    “故意的哦……”

    “如果我不答应呢?……”

    “唔!我可是受害者呀夏枫同学!”突然从左臂上传来的剧烈疼痛感让我不禁大声抗议。

    “哎呀,对不起,好像用力小了点呢。”说着夏枫就捂着嘴一副要笑出来的样子。这家伙是恶魔吗?

    “天也同学,对不起……”一直安静坐着的晓月则是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使吗?

    一天下来的疼痛和疲惫一起袭来,再加上辉叶那看好戏的神情,让我不得不举了白旗。

    “好了好了,我答应了。”

    “不后悔了?”

    “现在后悔了你们会让我更后悔吧?!”

    “啊,不愧是最能理解我苦心的小天呀。”

    “你那种龌龊的无良内心我一点也不想了解!”

    “好过分!”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

    “啊,也是呢,毕竟和小天在一起的时间还长着呢。”看到我极端厌恶的眼神后不禁吐了下舌头的辉叶说道,“那么,就由我来说明一切吧。”
最后编辑舞红铃 最后编辑于 2008-12-05 17:44:41
曾经的SF轻作组班长,现任AcFun漫评⑨课课长。

TOP

 

突然灵感爆发,写的不少,只是肚子饿了……
~~~~~~~~~~~~~~~~~~~~~~~~~~~~~~~~~~~~~~~~~~~~~~~~~~~~~~~~~~~~~~~~~~~~~~~~~~~~~~~~~~~~~~~~~~~~~~~~~~~~~~

3、

    “天火灭世的传说,你知道吗?”此刻的辉叶已经完全是一副严肃的表情了。

    “什么呀?那本流行小说吗?”

    “嗯,算是吧。”点点头的辉叶接着说了下去,“有一个传说是这样说的:韶光大陆出现,天火降下灭世。明白点说,就是有一个名为天火的东西要毁灭世界,但是在它降临之前会一个叫韶光大陆的东西提前出现。”

    “哈?怎么听起来像耶稣的传说似的?你不是打算相信这个吧?”

    “啊,我相信不相信不重要,重要的是根据这个传说从古代开始就相继建立了两个庞大的组织,一个是我们所属的霜月组织,另一个就是小梦所属的赤炎组织。”

    “听起来好像水火不容的样子。”

    “的确如此,霜月组织的目的是组织天火来临,而赤炎组织则认为这是天怒神罚,要让天火顺利降下。所以开始的时候互相斗争了相当长的时期,双方都损失惨重。”

    “什么呀,为了这么莫名其妙的理由就互相残杀吗?怎么听起来像罗马教廷之类的东西?”

    “不是这样的哦,天也同学。”坐在一旁的晓月突然一脸严肃地发话,“因为这个传说并不是完全虚构的,至少,火种是存在的。”

    “火种?哦,就是你们告诉我的那个东西吗?”

    “大小姐的回答满分哦!”打出一个响指的辉叶接着说道,“两个组织从很久前就在世界各地发现了一批有超能力的人,有的能看透物体,有的能口算庞大的算式,有的能不受常理地接受辐射的考验,有的能用眼睛杀死生命体等等。这些人就是火种,大小姐还有你,也是如此。”

    “超能力?你说的就是诸如《奇闻怪谈》之类的娱乐节目里出现的为了赚收视率的莫名其妙的人吗?怎么可能存在?!况且,我可不记得我有看透物体的能力呀。”

    “每个火种的能力都各不相同,况且这些人已经发现均被两大组织接收,并对外封锁消息,所以世上关于火种的传言也仅限于传言而已。”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还有,火种到底是什么?”

    “哎呀,你别急嘛,说了半天我嗓子都哑了。”说着拿起了一份盘中一份蛋糕。

    “我说,你嗓子哑了要靠蛋糕来解渴吗?还有,你从刚才就一直在吃吧?你是大胃王吗?”

    “哎呀,夏枫姐做出的食物不全部吃掉的话可是暴殄天物的哦……”闪出了一个自认为迷人的微笑后接着说道,“所谓火种,也是从传说中来的,真正的传说由于太过久远,所以具体内容很少有人知道,不过据说当火种集合到一定数量的时候就可以引发韶光大陆的出现,进而引导整个天火降临的过程。”

    “啊,果然,开始招揽武士准备决战了。”

    “这样理解也行,不过天也,现在还不到决战哦……”又吃了一口蛋糕的辉叶慢慢地说道,“因为霜月和赤炎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和解并暂时性结盟了。”

    “哈?”出乎意料的事实让我差点从床上倒了下去。

    “别动!伤口会裂开的。”传来的是夏枫严厉的声音。明明刚才想在伤口上撒盐的不就是你吗?

    “嗯,是这样的。因为呀,想要阻止天火的霜月必须等待韶光大陆出现才能开始有所作为,而对于赤炎,韶光大陆的出现更是迎接天火所必不可少的。”

    “这样呀……”

    “之后我就长话短说了,对于火种,两个组织达成一致协定,双方互不干涉吸纳火种的行动,火种情报共享,并对火种进行双方共同判定后才能确认火种身份。已被确认为火种身份的人员由双方共同保护。”

    “所以呀天也同学,”露出一副天使微笑的夏枫突然说道,“下午的事情只是为了确认身份哦!那,天也同学不会生气吧!啊哈哈哈……”

    看着夏枫一副竭力为自己开脱的样子,我一脸的无可奈何。

    “夏枫姐说的没错哦……”辉叶接着说道,“今天呢,就是火种林天也的鉴定日呢。”

    “鉴定?!原来你们组织的鉴定手段是杀人呀!”

    “啊,鉴定方法依火种各自的能力不同而不同,而且选择什么样的鉴定方法也可以依据个人爱好。”

    “想让我揍你吗,辉叶?我有差劲到非要让你们来杀我才能鉴定的地步吗?”

    “没关系的小天!”突然摆出一副生离死别表情的辉叶突然说道,“不论你是怎样的人,我都会毫无保留地接纳你的!”

    “啊!那个,我也会……”一边支支吾吾的是一直安静不语的晓月。

    “我说呀……”无可奈何的我只得用手捂住额头。

    “咳咳!下面的问题就由我来解释吧。”打破场面僵局的夏枫站起来正色说道,“天也同学的能力是无为!”

    “哈?!”

    “即是指能将周围一定范围内存在的所有超能力瓦解的超能力,这种火种被称作‘无为’。”

    “啊,就算是这样。”

    “所以我在攻击你的时候同时用了自然和超自然两种方式,结果,只有自然攻击的小刀击中了你,而超自然能力被你当场化解。这就是我的鉴定方式。小梦的鉴定方式和我的大同小异。”

    点头点头。

    “超自然?那就是说你和小梦也是和我一样的人了?”

    “小天,你以为这么久以来两个组织除了收集火种以外什么事情都不做吗?”微笑了一下的辉叶继续说道,“研究并开发出与火种能力相当的武器可是一个重大项目呢!”

    “就算是这样,那么,你俩的鉴定方式又是什么?”

    “那个,确认天也同学会和我一样连续做不断发展的噩梦就是我的方式。”晓月坚决地说。

    “至于我嘛……”诡异一笑的辉叶说道,“确认小天会在我房间留下来过夜久足够了哦……”

    “谁会和你这种无良的变态一起过夜呀!”

    “哎呀,好伤心呀!”

    “想撒娇找你那帮粉丝团去!”

    起身,向我走来,深鞠一躬。

    “呃……这个,这是做什么?”看到那个被叫做小梦的女孩如此举动不禁让我楞住了。

    “这个呀,你明天就会知道了。”

    辉叶那戏谑的微笑和周围人的沉默一起,化作了我那一晚睡前的最后回忆。
曾经的SF轻作组班长,现任AcFun漫评⑨课课长。

TOP

 

~~~~~~很有趣哦  好像午后的甜圈  嗯  辉叶很好玩哦~~

舞学弟要让他 大活跃哦  嘿嘿。。。。。

TOP

 

南宫:咳!这个小说……
艾莉森:我知道!
南宫:你知道什么?
艾莉森:是第一人称写的,不是么?
奥多尔(翻找报纸):国际版放哪了?
南宫:我知道!我要说的不是这个啊!
艾莉森:哈啊?那是什么?超级经典的点评么?
南宫 :第一人称写好了其实很有味道不是么?
奥多尔(翻找中):国际版……国际版……
艾莉森(指向一叠草稿):在那!
南宫:不要打岔啊!
艾莉森:其实啊!一开始看的时候,很没筋的说!
南宫:可是后面不是有点感觉了么?
艾莉森:我又没说不是,只是啊!你不觉得应该以灵异的第三人称来描写一段会让人,更加的心旷神怡么?
南宫:暂且不说你那个“心旷神怡”是什么意思!单单是你为什么那么执着与第三人称?
艾莉森:想知道么?
南宫{摇头}:算了,还是不必了!
奥多尔:怎么国际版是昨天的?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今天看了看《轻小说的快乐写法》,突然察觉原来还有小说架构这么一回事,啊,不禁让我这个写小说从来不列提纲的人汗颜不已,不知道这故事能持续到多久呀……
~~~~~~~~~~~~~~~~~~~~~~~~~~~~~~~~~~~~~~~~~~~~~~~~~~~~~~~~~~~~~~~~~~~~~~~~~~~~~~~~~~~~~~~~~~~~~~~~~~~~~~~~~~~~~~~~~~~~~~~~~~~~~~~~

4、

    第二天清早,阴天中雾蒙蒙的一片让人心情格外失落,明明马上就要有三天的元旦假期,为什么我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卷入到两个脑残组织的大乱斗里面去呀!

    “那个,昨天真是对不起了,天也同学。”耳边传来的是温暖的声音。

    啊,辉叶常说的“治愈”二字就是指这个吗?虽然天冷的出格,但是看着左手边的晓月同学那温柔的眼神还是感觉有一股暖流从心底流过,啊,不愧是学园的公主呀,天使的样子也不过如此吧。

    “啊呀,一想到以后可以尽情捉弄小天就让人无比兴奋呀!”右边的这个绝对是恶魔!

    “不要用那么亲密的称呼叫我……”

    “啊呀,还真是无情呢,看来还需要姐姐我的调教呀……”

    “哈?!”感觉头顶有只乌鸦嘎嘎地飞过去了的我不禁感到脊背一阵发凉。


    这两天整个学校都进入了过节狂欢模式,课上纸条和课下聊天的内容全成了要如何庆祝元旦,唯一被众人抛弃的就是专心听讲和准备考试这两句话。

    放学前的班会时间,看着讲台上站着的老师和她身边的那个幼小身影,我不禁一阵眩晕。

    “那么,接下来就让因为某些让人悲伤的原因而转到我们班来将要和大家共美好高中时光的梦源同学来自我介绍一下吧。”

    台下一片寂静。

    “我叫梁梦源,以后请大家多多照顾了!”说着那个昨天晚上还像那些装饰在辉叶卧室里的人偶一样面无表情的杀手摆出了一个天真到让人想要冲上去抱住的姿势,附带超强杀伤力的天然微笑。

    死一般的寂静,众人的眼神已经带有某种异样的色彩了。不过就在我纳闷这些人是不是中了某种辉叶口中的超能力之时——

    “啊!太可爱了!”

    “天使呀!这绝对是天使呀!”

    “啊呀,虽然同样是女孩子但是真的好想冲上去抱住她呢!”

    “上帝呀!感谢您赐予我等光明!”

    欢呼声,呐喊声,哭泣声,拍桌子声,此起彼伏,我不禁产生了身处元旦狂欢的幻觉。

    “好!安静!”我们年轻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用优美的曲线摆出了一个指挥家宣告乐章终结的动作,突然用一种微妙的表情向我看来,“那么,大家以后要和梦源同学好好相处哦!还有,天也同学!”

    “啊?!”

    “梦源同学就拜托你了!”说着还用极富感染力的擦眼泪的动作来渲染气氛。

    “哈?!什……什么?!”

    “天也同学,以后请多照顾了哦!”走到我身旁的小梦甜甜地说着,随即转身对坐在我旁边的高峰同学微微一笑,“那个,这位同学能不能请你把这个位置空出来呢?”

    “呜呜,上来就没有希望了嘛?!”仿佛正在暗自惆怅的高峰同学猛地站起来问道,“那么,可以请你告诉我,你和天也同学究竟是什么关系嘛?”

    “啊!那个……那个呀……这个实在没法说的出口嘛!”一副低头做害羞状的小梦向我投来求救的目光。

    就算你那么说,我也什么都不知道呀。而且这算是什么让大家误会的表情呀?我可什么都没做呀!

    “不就是住在同一屋檐下了嘛?没什么可害羞的!”讲台上的老班突然用一双鼓舞的眼神注视着我俩说道,“加油!梦源同学,天也同学!”

    全班鸦雀无声。

    “放学了哦!老师我先回去了!”竟然捂着嘴逃掉了。

    “啊?!”被目前状况搞的一头雾水的我穷尽毕生的惊讶之情也只发出了一个啊字,而我心里更想说的是老班你在搞什么呀?你和丈夫分处两地长久不能相见也不能那我俩来捉弄呀,还有,那个燃烧着热情的鼓励宣言算是啥呀?!

    “就……就是这样……”低着头满脸通红的小梦轻声说道,“所……所以还请这位同学……”

    “呜呜……我的希望破灭了……”说着站在旁边的高峰同学就一声怒吼地冲出教室了。

    霎时教室里的空气像炸开锅似地沸腾起来,女生的尖叫和男生的捶胸顿足混合在一起,让人不禁有种进了医院产房的吵杂感。而和这种气氛格格不入的就剩下了搞不清状况的我和安静呆在身边的小梦。

    “不是这样的!”

    一个仿佛是要将我拯救出这炽热地域的天使般的声音传来,大家顿时安静了下来。

    “那个,事情并不是像大家想象的那样的!”向我走来的晓月像是质问般盯着小梦的眼睛死死不妨,然后转身面向大家。

    “请大家不要让天也同学和梦源同学如此的困扰,实在是有非常非常特殊的理由才会住在一起的!请大家不要传出任何无聊的传言!”

    看着如同壮士断腕般坚决的晓月,大家则露出了一种更加困惑的表情。

    “可是,为什么晓月同学会对天也同学的事情这么……这么在意?”一位鼓起勇气将大家心中疑问脱口而出的女生看到晓月严肃的眼神之后也不禁声音越来越小。

    “难道……”四周的窃窃私语声也未免太大了点!

    “因为!”停顿了一下,像是做出了什么艰难决定一样,晓月毅然说了下去,“因为正在和天也交往的是我!”

    “诶?!”

    不仅是我,所有人都愣在当场。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发现全班同学进入了疯狂的行为模式中。

    “那么天也,还有小梦,放学了,我们回去吧。”

    拉起了完全呆住的我和一旁的小梦,我们三人就保持这种姿势走出了学校。
曾经的SF轻作组班长,现任AcFun漫评⑨课课长。

TOP

 

~~~~~~~~
阿拉 阿拉 很不错呢 舞学弟加油  真的哦  越来越有趣了 

嗯  今天有点累  咱就不打那么多字了 T.T

TOP

 
2/4页1234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