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页1234 跳转到查看:18263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小说】【长篇】【校园】【黎明之空】

第二弹 评论

南宫:关于这个后续……您认为呢?艾莉森评论员?
艾莉森:南宫评论员!谢谢!
南宫:啊?谢谢什么?我还没做什么啊?
艾莉森:你能先让我说是很好的预兆哟!
南宫:算是我先说,你也会抢的吧!还有,什么预兆啊?
艾莉森:打住,先说正事!您说……是吧!奥多尔评论员!
奥多尔(趴在桌子下面找东西ING):嗯,嗯是的!今天的头版在哪呢?
南宫:这个……艾莉森评论员!?
艾莉森:哦!是的!关于才入班的梦同学,你有什么见解?
南宫:这个么……美少女进班的话!一般都会引起轰动的吧!
艾莉森:嗯!就像我一样……呵呵
南宫(小声的嘀咕):大言不惭,也不照照镜子……
艾莉森 :你!刚刚说了些什么啊?我好像一时幻听,听见什么“镜子”之类的呢!
南宫:您听错了!真的!奥多尔也没听见不是?喂!
奥多尔:嗯!
艾莉森:那算了!看了那篇后续的感觉是什么呢?
南宫:唔……那个老师比想象中的还要脱线……和你差不多!
艾莉森:和哦!?
南宫:不……应该说是辉姬和你差不多!腹黑哟……
艾莉森: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呢?!
奥多尔:头版啊!怎么会找不到呢?
南宫:艾莉森殿在屁股下的那张是不是?
奥多尔(看看报纸又看看艾莉森):……
艾莉森(站起身):知道了啦!拿去!
奥多尔:嗯!谢了!三角关系的确很引人入胜,但是以目前的构想在写下去,也许会成为一个后宫型。一旦触及到后宫型的故事,一般很少能记住吧!你们应该会有这种感觉吧!一听到“后宫型小说”能想到什么?
南宫:YY
艾莉森:厌恶
奥多尔: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如果少去触碰些奇怪的设定,就会有和【凉宫春日】那样的小说差不多的感觉了。
南宫:的确!除去那些的话,是会有校园轻喜剧的感觉!
艾莉森:但是!但是!如果除去太多的话!不是会觉得有点不协调了么,就像是少了什么似的!?
奥多尔:没说要全部除去,只是……这样说!你看这文的时候,有什么感觉?
南宫:有些温馨有些搞怪,虽不惊艳但却能调解心情!
艾莉森:如果再写纯一点的话,就算是治愈系了吧!
奥多尔:但是……你们不觉得到中路的时候,就有种作者想要严肃起来但其实失败了的感觉么?
南宫:是你多疑了吧!
艾莉森:我也觉得!是我太敏感了吗?
奥多尔(翻了一页报纸):就像是才出来的报纸一样!
南宫:怎么又扯到报纸上了?
艾莉森:是老毛病又犯了吧!
奥多尔:虽然书写的格式和描述手法平淡无奇,但还是想要读下去!不是么?
南宫:是啊!
艾莉森:这么说来也是!
奥多尔:因为好奇!因为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南宫(询问艾莉森):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奥多尔变得好高大?
艾莉森:嗯!还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呢!
南宫:导播……快,快给他特写!快来看上帝啊!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唔~完全被二之宫同学看穿了……

想严肃起来中途又失败了,说的就是我呀……

决定了!下次写别的小说之前一定要搞个小说构架出来……
曾经的SF轻作组班长,现任AcFun漫评⑨课课长。

TOP

 

今天比较不爽,我在想我是写下去还是就此停掉呢?写下去也没什么前途,最多是个人兴趣罢了,唉,是我的目标太梦幻了嘛?不过既然还有支持我的人,我就慢慢写下去吧……
~~~~~~~~~~~~~~~~~~~~~~~~~~~~~~~~~~~~~~~~~~~~~~~~~~~~~~~~~~~~~~~~~~~~~~~~~~~~~~~~~~~~~~~~~~~~~~~~~~~~~~~~~~~~~~~~~~~~~~~~~~~~~~~~~~~~~~~

5、

    “我说,你们谁给我个解释?”走到离学校很远的街道时我终于忍不住停了下来,“莫名奇妙的就说出这种让人误会的话,难道这也是鉴定的程序嘛?”

    “啊,那个……”看到我有些发火的样子,晓月肩膀不禁一震。

    “保护你都不知道,大笨蛋!”很难想象刚才还低头脸红让人心里直跳的小梦一出校门就换上那份平时的冰冷。

    “我说呀,拜你们所赐我什么都没搞清就遭到误解了呀。”

    “天也同学,真的对不起,我看到你很困扰的样子所以想帮你解围,可是没想到……”说着一副弦然欲泣的样子,“果然让天也同学更加困扰了嘛?”

    “啊,原来是这样呀……”把眼前这个天使弄哭的话是犯规的吧, 我不禁慌了手脚,“那个,谢谢晓月,谢谢你的好意!”

    “真的嘛?天也同学不生我气吗?”

    “真差劲!”旁边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你到底有什么资格说我呀!还不都是因为你那乱七八糟的行为导致的?”我转向旁边那个一脸冰冷的少女,“我说,这到底算是怎么回事?”

    “那个,就由身为上司的我来说明吧!”

    背后传来了一个爽朗的笑声,转身看去,那个损友和恶魔大姐正看好戏似地看着我们。

    “辉叶?你不是请病假了吗?还有,那个上司算是怎么回事呀?”

    “啊,官方解释是病假,实际不过是去霜月本部提交关于无为火种的鉴定报告而已。至于上司嘛……”说着朝旁边打了一个响指。

    抱着一大摞文件的夏枫以一个标准的秘书姿态接着说道,“组织有严格的衔阶制度,锻长官的衔阶是少校,韩长官是上尉,我是中尉,至于你,林天也同志,你目前只是中士,这么解释你明白了吗?”

    “就是这样,啊,一想到每天都能看到对自己毕恭毕敬的小天真是感到整个世界都明亮起来了呢!”说着,辉叶还极尽耍帅地撩了撩头发。

    “我宁可对晓月唯命是从也不要跟你这个恶魔一起的!还有,为什么偏偏我是中士呀?!”

    “那么我问你,”嘴角依然在笑的辉叶眼神却突然变得极端严厉,“晓月能作为我们这个区的一大战力而出战,你能干什么?你除了让晓月和小梦不惜牺牲名誉也要保护你之外,还能做什么?”

    “啊,我……”看着眼前近乎不认识的辉叶我不禁后退两步,“诶?难道说小梦和晓月是为了……”

    “没错哦!”恢复了平日戏谑状的辉叶慢慢地说,“从今天起呢,就由小梦和晓月来负责你的安全。”

    “那么老班说的住在一起的意思是……”

    “字面意思哦!你们三个。”笑着指了指我和身边的两人。

    “诶?!”

    惊讶之声彻街道,几只鸟儿吓得扑啦扑啦地飞走了……
曾经的SF轻作组班长,现任AcFun漫评⑨课课长。

TOP

 

第三弹

南宫:我,我……
艾莉森:有什么话就说吧!
奥多尔:同居!
南宫:没错,和预想的一样。已经不可逆的同居了……
艾莉森(惊讶):什么?你要和和谁同居? 给我说清楚!我可不允许你私底下擅自交往!!!
南宫:你激动什么啊?我是说这个作品里的人啊!艾莉森评论员!
奥多尔:请注意措词!艾莉森评论员!
艾莉森 :抱……抱歉!一时失态了,真是很抱歉!
南宫:算了!不过,组织内使用军衔作为等级标准……
奥多尔:不清楚是不是准军事化管理!
南宫:嗯!的确!感觉这个故事框架已经歪了!
艾莉森:也不算是啦!难道出现一些娱乐性的军事要素不行么?况且,一般的男生看见军事这个词,不是多少都有些热血沸腾么?
南宫:我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涉入军事过深的话,非军宅所能驭也!
艾莉森:说的什么话啊?狗屁不通!
南宫 :这个你就不懂了吧!这是复古……
奥多尔:不过说的很对!在军事方面越陷越深,只会造成陨石坑洞!
南宫:你……你说的也太刻薄了吧!不过也是……当年为了创造这个特办组。天神大人可是找了一堆资料啊!还不得不自掏腰包去买那什么弹道表!
艾莉森:弹道表?那好像是为了你吧!谁叫我是用枪的……
南宫:不过后面才发现,很多资料都用不上啊!
艾莉森:果然……还是写个校园轻喜剧要轻松很多啊!
奥多尔:【凉宫】模式和【文学少女】模式就不错!
南宫:哈啊?【文学少女】就算了吧!出了吐槽外,就没什么搞笑了的吧!算是带点批判色彩的现实性小说吧!
艾莉森:不要说得那么沉闷好不好!会没收视率的!
南宫:嗯……抱歉啊!不过,奥多尔评论员!你觉得【全金】模式怎么样!
奥多尔(即使透着墨镜也能看见双眼在发光):硬科幻!
南宫(擦汗):真是言简意赅!
奥多尔:不过,不是认真想写的话!最好不要去模仿!否则就会变的画虎不成反类犬。
艾莉森:你们两个啊!跑题跑的太严重了!

【紧急插播】:因为技术原因,故停播几分钟!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饿

好有工作精神啊,我要学习!!!!
拥抱的是手里的温度,我期待着吻

TOP

 

昨天心情极度不爽,抱歉让大家担心了,看到很多人给我的邮件和鼓励的话,感觉世界亮起来了呢~好吧,为了这次试炼的成功,努力去~~
~~~~~~~~~~~~~~~~~~~~~~~~~~~~~~~~~~~~~~~~~~~~~~~~~~~~~~~~~~~~~~~~~~~~~~~~~~~~~~~~~~~~~~~~~~~~~~~~~~~~~~~~~~~~~~~~~~

6、

    究竟什么才是幸福的人生呢?

    过着既没有科幻生物也没有神秘组织的平凡人生,为着高考之类的虚无目标奋力拼搏虽然实际上只不过是不想挨骂,和朋友一起开着各种玩笑,逼迫自己去看各种小道消息只为了和同学能聊着共同的话题。虽然看起来一切都是那么无聊和没有意义,但这才是真实的生活,而在这真实中恰恰蕴含了幸福的光芒。

    为什么我会喋喋不休地在这里说着这些让我自己听来都觉得脸红的大道理?因为我现在真正感到了这种幸福的可贵之处。为什么我会被卷入到各种严重脱离常理的状况中去呀?为什么我会被两个莫名其妙的组织纠缠不清呀?还有——

    “为什么你们要和我一起回我家呀?!”看着周围四个有说有笑和我走在同一条回家道路上的同学我不禁更加绝望了。

    “喂!你这家伙!吵死了!”身后冷冰冰的声音更加让我感到了命运的悲惨。

    “看来已经到了。”依然抱着文件资料的夏枫抬头看了看住宅楼说道。

    “故意无视我嘛?”已经习惯了这些的我不禁按住了额头,唉,习惯的力量真可怕。

    “话说回来,我的父母可都是在家的呀?你们要我怎么和父母解释你们的到来?!平时我家里可是严禁我带同学回来的哦!”示威似的,我微微扬起了眉毛。

    “那个问题呀……”说着夏枫掏出屋门钥匙就打开了我家那看起来十分结实的防盗门,“还是等到你有机会能见到他们的时候再说吧。”

    “什!什么?”

    为什么夏枫会有钥匙?提到关于我的父母是怎么回事?来不及想太多的我直接冲进了屋中。

    十分钟后。

    “小天,和我们作对可是没有好结果的哦……”

    夏枫看着我的眼神仿佛要杀人一般的冷酷。而与之相反,我的眼神却是因愤怒而变得炽热,手上的水果刀也在微微发颤。

    “太过分了你们!把我的父母还给我,快点!”说着,小刀又往晓月的脖颈处深入了一点。

    “我说小天……”辉叶叹了口气看着我。

    “我不听解释!我的死活无所谓,但是你们竟然把我的家人也牵扯进来,简直不可饶恕!”越发激动的我此刻依然是在怒吼。

    “愚蠢!”一直站在辉叶旁边冷冷注视一切的小梦突然发话,在我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已经从那个位置消失了。

    后脑突然受到大力重击,已经达到崩溃边缘的我昏昏倒下。
最后编辑舞红铃 最后编辑于 2008-12-08 20:21:15
曾经的SF轻作组班长,现任AcFun漫评⑨课课长。

TOP

 

更新少,看下去,看看发展得如何再作评论
冬至子之半,天心无改移。
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
玄酒味方淡,大音声正希。
此言如不信,更请问庖羲。

TOP

 

今天小有灵感,继续更新一段~~
~~~~~~~~~~~~~~~~~~~~~~~~~~~~~~~~~~~~~~~~~~~~~~~~~~~~

7、

    一片火光。

    巨石滚落,天边映着嗜血的殷红,哭泣,嘶吼,怒骂,逃跑,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让人焦躁不安,而我只是一路前行。

    有两个人影在那边,就在火光之中呆呆站立着,而他们的身后,一颗带火的巨石正急速滚来。

    危险!我向大声喊,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悲剧的发生。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那两个人向我这边转了过来,俨然是父母那严肃的面容!

    “啊!”吓出一身冷汗的我猛地坐起。

    “啊,你醒了?穿上衣服就来吃饭吧。”坐在船边的辉叶递给我一条毛巾。

    环顾四周,对了,这是我的房间,站在眼前的四个人,这是……

    “辉叶,我的父母!”突然想到了下午发生的事情的我猛地抓住了辉叶的领口。

    “好啦好啦,你也给我个解释的机会嘛,唉,真是急性子。来,看你一头的汗。”轻轻抓住我伸来的手的辉叶淡淡地笑着。

    “我,我自己来就好了。”看见辉叶要替我擦汗,我赶忙将伸出的手收了回来。

    “那么,你就一边歇着一边听我说吧。”正了正身子的辉叶轻轻地说着。

    “我知道,亲人被组织强行卷进来这件事一定让你很难接受吧,小天。但是呀,这么做不单单是为了要你留在组织为组织卖命哦。”

    看着一言不发的我辉叶又笑了笑接着说道,“其实与其说是威胁你,倒更不如说是为了保护你来的恰当。”

    “保护?!”

    “嗯,我想,小天你应该也是明白的吧,只不过是不想承认吧?”一脸悲伤地看着我的辉叶接着说,“这不是儿戏,而是战争。你既然加入了组织,那么只有两条路可选,一是为组织奉献终身,另一个就是被组织抹杀存在的一切痕迹。而你的家人,正是能击垮你一切意志的弱点,与其让敌人利用这点而被击垮,还不如在开始就自己抹杀掉这个可能性,这就是组织一直以来的政策。”

    “而且,现实中的悲剧也的确发生过……”站在门边的夏枫用极其微弱的声音缓缓说道,脸上仿佛闪过了一道不易察觉的哀伤。
   
    晚饭过后,一直沉寂的气氛终于因为辉叶和夏枫的离开而暂告结束。

    楼下,看着仍然低头眉头紧锁的我,辉叶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小天,这是无可奈何的命运,我没有资格说什么,但是我只想要让你明白一件事情。”

    看着微微抬头的我,辉叶接着说了下去:“那就是,无论何时,我和夏枫,还有晓月,当然还有小梦,都会站在你这一边的,即使再艰难,我们也不会抛下你不管的,即使有一天要和组织反目,这种程度的觉悟,我们早就有了。所以——”

    “请相信我们吧,还有,请和我们一道努力吧!拜托了!”带着一副悲伤表情的辉叶向我深深低下头去。

    而我依然无言以对,此刻的我,还不足以做出什么决定。

    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的辉叶抬起头来说道:“没关系的,我们等你!”说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身离去。

    看着正在远离的辉叶,我终于忍不住将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辉叶!当年你说你父母去外地工作常年不回来,那其实是……”

    停顿下的身影,在摇了摇头之后渐行渐远了……

    但是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那一向装作坚强的身影里究竟藏了多少心酸和苦痛。长叹一声,在冰冷月色的照耀下,我怀着一颗隐隐作痛的心,转身离去……
曾经的SF轻作组班长,现任AcFun漫评⑨课课长。

TOP

 

第四弹

南宫:以亲人为人质么?

艾莉森:555555……好好可怜啊!555555&

奥多尔:虽然是个很沉重的话题……但是……

南宫:的确……只是知道是很沉重的事而已!

艾莉森(抹了抹毫无眼泪的脸颊):恩……

南宫:难道是我的心已死了么?

奥多尔:毫无感觉……是吧!?

南宫(点头):嗯,恩!就像是听到某某人出了事故死了一样!毫无实感可言!

艾莉森:……也也别这样讲嘛!这种事应该是只能意会的吧!

南宫:嗯?大概吧!就像是小孩子看着奶奶或是祖父辈的死了,还能笑一样!

奥多尔:无法理解其中的意义,就无法感受到其中的实感!

艾莉森:请……不要说的太复杂了!

南宫:我觉得……嗯……既然是第一人称……

奥多尔:那为什么不多写一点心理描写呢?

艾莉森:这个……也是呢!

南宫:你是说……嗯……加强心理描写么?

奥多尔:我也是这个意思!

艾莉森:其实这个结尾的时候,的场景描写是有些伤感的意味!不是么?

南宫:嗯!是啊!

艾莉森:那就……扬长补短吧!【冈巴德】

南宫:加油!

奥多尔:路漫漫其修远兮,汝将上下而求索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没事,看错了……拆
冬至子之半,天心无改移。
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
玄酒味方淡,大音声正希。
此言如不信,更请问庖羲。

TOP

 

黑化了,我竟然把如此欢乐的校园剧情写黑化了。唉,继续黑化下去吧……
~~~~~~~~~~~~~~~~~~~~~~~~~~~~~~~~~~~~~~~~~~~~~~~~~~~~~~~~~~~~~~~~~~~~~~~~~~~~~~~~~~~~~~~~~~

8、

    拖着疲惫的身子,我慢慢走回屋里。一种前所未有的痛苦感让我窒息,如同被看不见的锁链紧锁咽喉一般,想要撕毁一切的冲动让我想要狂吼,但是伸向半空的双手只有软弱和虚无,抓不住任何珍贵事物的我恐怕就连那追求幸福生活的资格也没有吧。这悲哀的现实令我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想要逃避嘛?胆小鬼!”正坐在我卧室的床上安闲地看着书的小梦看见垂头丧气慢慢迈进房间的我不禁皱了皱眉,“不过,看来你也只有这点程度罢了。”说罢又把注意力转回到书本中去了。

    “你懂什么?!”已经濒临崩溃的我就像蠢蠢欲动的岩浆找到了火山口一样瞬间爆发了出来,“只是个孩子一样的你什么也不懂!你又不是火种!这种痛苦,这种世上最亲近之人却因为自己而深陷危机的痛,你又怎么可能明白!”

    “是吗?”仿佛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物一样盯着我的小梦嘴角微笑着看向我说道,“我的父母,早在十年前就被霜月当作垃圾一样除掉了哦!”

    “!”震惊的事实让我不禁楞在原地。

    “还有,像个孩子一样什么也不懂的人是你才对吧!辉叶哥哥不忍心伤害你嘛?那么,就让我来把你打击得体无完肤再也站不起来吧。”带着冷到杀人的笑容朝我走来的小梦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来告诉你,什么是现实!”

    说着在我面前椅子上坐下,用一种最初见到时的冰冷表情淡淡地说了下去:“对于霜月来说,只会以利用价值为最先考虑内容。什么时候把你用到快坏掉的时候,就会像扔垃圾一样轻松地扔掉,抹去所有你曾经存在于世的证明。被霜月盯上的人,想要活下去的话,就拼命去证明自己还没有被榨干吧!痛苦,绝望,逃避,这些孩子气的东西对霜月来说不过是增加了你死亡的几率罢了。”

    看着一动不动僵立着的我,抿了一口刚泡好的红茶后,小梦继续说道:“辉叶哥哥,晓月,夏枫姐姐,还有我,没有一个不是为了这个令人绝望的目标而活着,看着辉叶哥哥平时那么潇洒,可你知道他在月下一个人痛苦的情景嘛?夏枫姐姐表面上是个有点女王气质的大姐姐,可你见过她因为自己而失去亲人的那一瞬间那朝着血肉模糊的尸体绝望哭喊的寂寞身影吗?至于晓月,倒是和你差不多,可那身为火种的寂寞和一生无法挣脱牢笼的悲哀,又有几个人能真正明白?”

    “别说了,不要再说下去了,小梦!”

    身后传来了仿佛要哭出来的声音,转头看去,伫立在门边的是晓月那孤寂悲伤的身影。

    “不说?我为什么不说?!”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本来一脸冰冷的晓月忽然发怒似地站了起来,“明明大家都在痛苦,为什么只有这小子能这么无忧无虑地活下去!”

    说着一个健步冲来拽住了我的领口。

    “快放手吧,小梦!我们的痛苦已经够多的了,为什么还要增加无谓的牺牲呢?”已经带着哭腔的晓月也冲上来抓住了小梦的手。

    “那么,杀了我吧,晓月!”眼神突然流露出一种强烈的渴望的小梦放开了我,转向了晓月。

    带着一种整个身心被刺透的悲伤,我整个人无力地跪倒在地。

    “这绝对不行,小梦!难道你要一个人逃跑嘛?”平素里一向温柔可人的晓月此刻却散发着一种悲壮的决绝,“这种事情,我绝对不会原谅!”

    扑通一声,刚才还散发着杀人微笑的小梦,此刻却已经完全被绝望和痛苦所笼罩。

    “每个人都好残忍……”向着晓月颤颤抖抖地伸出手的小梦用那发自心底的绝望声音说着,“辉叶哥哥也是,夏枫姐也是,你也是。每个人都不愿意杀掉我嘛?!为什么要让我如此痛苦!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我受够了!晓梦,你应该有权限杀掉我的对吧!你的零号任务不就是监视我嘛?快点杀掉我吧!求你了,杀了我吧!”

    断断续续的声音不断传来,小梦的眼神里已经空洞地看不见任何东西了吧。

    高高扬起的右手,决绝的弧线,清脆的响声。

    “小梦你这个大笨蛋!”声嘶力竭地发出一声哭喊,晓月跪在地上抱住了似乎被打醒了的小梦,“为什么要说这么残忍的话?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离开?杀你这种事情,我连做梦都没有想过!这么残忍的事情,为什么小梦能这么轻易地说出口呀?”

    已经完全转为痛哭的晓月大声地嘶吼着:“像什么想要独自去死这种事情,我绝对不允许!我喜欢小梦!好像和小梦一起活下去!大家,也都是这么想的呀!大家,也都憧憬着和小梦一同迎来的明天呀!”

    和晓月一样痛哭的小梦断断续续地说着:“但是……但是……”

    “明明大家都是那样爱着小梦,为什么还要让大家失望伤心呀!就算是我死了也不要让可爱的小梦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这就是大家唯一的想法呀!这就是大家爱着小梦的证明呀!”

    已经在用尽全身力气在哭泣的小梦已经痛苦地发不出一丝声音。

    “想要活下去!想要和小梦一起活下去!想要和所有爱着的人一同活下去!这就是我们活下去的动力呀!”此刻的晓月也已经是用沙哑的声音尽力说出每一个字了,“活下去呀!要一起活下去呀,小梦!”

    “晓月!……”

    拼尽全力发出最后一声哭喊的小梦就这样和晓月紧紧抱在了一起,声嘶力竭的哭泣声映着那凄凉的冷月,显得格外令人悲伤。

    而呆立在一旁的我,只有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
曾经的SF轻作组班长,现任AcFun漫评⑨课课长。

TOP

 

嗯 偶尔的黑化啊 就好像吃到饺子里面故意放的辣椒一样呢  让人止不住的流泪 可是却并不痛苦  因为相信这时候如同甘泉般的 白水一定已经放在你的面前了  所谓的生活 亦是如此  痛苦的时候就要坚信着以后
  加油哦 舞学弟~~~

TOP

 

第五弹

南宫:不错
艾莉森:好感人呢!
奥多尔:要是里面有赞美报纸之神的话就更好了……
南宫:哈啊?什么玩意儿?
艾莉森:是老毛病又犯了吧!先别管他了!
南宫:嗯……是吧!
艾莉森:可是……
南宫:嗯嗯……
艾莉森:南宫评论员……
南宫:艾莉森评论员……
艾莉森:这种一小节一小节的更新,其实很考我们这些评论员呢!
南宫:短了点!要是能5000字一更新的话!一定能提出更多更好的意见!
艾莉森:嗯……的确!
南宫(鞠躬):真是抱歉作者了!
艾莉森(鞠躬):给您添麻烦了!
奥多尔(鞠躬):给报纸之神耶添麻烦了!
南宫:……
艾莉森:……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告别!感谢学姐和各位朋友一直以来的关注和鼓励
小舞我非常感动

因为种种原因
主要是对自己作品中存在的各种极为明显的硬伤已经达到了不能容忍的地步
遂决定不再更新,而是着手重构整个故事
用俗语就叫:砍掉重练!

另外
期末考试临近
我也要为了自己不挨骂而神隐去了
大家祝福我不挂科吧!!!

那么
寒假再见了,大家!

sa yo na la!
曾经的SF轻作组班长,现任AcFun漫评⑨课课长。

TOP

 

终结之弹

南宫:貌似使我们的错……
艾莉森:看来我们……
奥多尔:有罪!
南宫:可是……我们是好意啊!
艾莉森:唔…………
奥多尔:还是道歉吧!
南宫:嗯……对不起!
艾莉森:呜呜呜呜呜呜……我我知道错了!
奥多尔:我要负最大的责!十分抱歉!

【game over】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3/4页1234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