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页1234 跳转到查看:18235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小说】【长篇】【校园】【黎明之空】

【小说】【长篇】【校园】【黎明之空】

序章

      一片漆黑。

      惊恐与不安中唯一剩下的,只有过速的心跳和全身不明就里地全力奔跑。紧张地忘记了思考,一片空白的大脑只剩下“快跑”这个词汇。

      有什么东西从四面八方汇集过来了,那是比黑暗更让人恐惧的东西,有谁在那里?是谁跟在身后紧追不舍?靠近了,又靠近了,渐渐的,那些家伙的影子从仅有的一点亮光中慢慢浮现出来。像是不愿承认般,我拼命向前跑去。

      快点,再快一点,已经无法忍受这苦痛的折磨,快点醒过来吧。这是梦呀,我一遍遍地大喊,就要被追上了,醒来,快醒来……


        刺耳的闹铃终于让我惊醒,冷汗浸湿了睡衣,渐渐看清周围是自己熟悉的房间之后,激烈跳动的心才慢慢平复下去。

        这次,又近了一些呢。开始做这个梦的时候,大约是在半个月以前,开始的时候只是在黑暗中不明就里地跑动,不停地跑,每天早晨都全身疲惫地起来,为此还被同学误认为熬夜学习。后来,慢慢的开始感到有什么东西在后面跟着,渐渐地靠近,即使再怎么拼命地跑动,眼看着对方的身影就要从黑暗中一点一点浮现出来了,昨晚的距离,又缩小了一点吧,被追上也是几天内的事情了吧,那样的话,或许就能摆脱这个让人心情极度糟糕的梦境了。

      像是为了摆脱诅咒一般,我用力甩了甩头,担心被家人看出异样,用力洗了洗脸后,开始了一天的生活……


        我所生长的地方是一座中原腹地的小城,虽然在历史上鼎鼎有名,为这里的旅游业带来了丰厚的收入,但是单凭这些无法改变这里发展停滞的面貌,整个城市仿佛就像迈入暮年的风霜老人一般,在经历了千年沉浮后,终于归为平淡,不再前进,只剩安详的气氛和平和的生活。仿佛永远不会被外界的变化打搅到异样,这里俨然成为了一个异界。

        “追求平淡生活什么的,真是,毫无用处的东西呀……”如往常一样在自习时陪我一起抱着刚泡好的毛尖慢慢品的好友如此说道。

        现在是冬日,沐浴在阳光下喝着茶的确是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刻了。不过正如他所说,这种惬意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吧。升学,工作,婚姻,在这样一环紧扣一环的令人窒息的生存空间里,每个人早已精疲力竭。因为不想被抛弃,因为想要活下去,所以要去努力,所以要舍弃我们本该拥有的东西,青春,时间,甚至连选择恋爱的权利都不曾获得。想到这里,黑暗猛地涌上心头,手指也因用力而微微发白。

        “但是呢,正是因为毫无用处,反而会弥足珍贵吧。”平复心情后的我淡淡地说道。正是为毫无用处,所以才不被允许把,连这种程度的事情都成为了不可能之事,是否也是一种悲哀呢……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当我回过头来再追忆这段往事的时候才发现,那果然就是最后的平淡生活了吧……

~~~~~~~~~~~~~~~~~~~~~~~~~~~~~~~~~~~~~~~~~~~~~~~~~~~~~~~~~~~~~~~~~~~~~~~~~~

通宵写了点字,全当练手了,困了,回头再来补……
最后编辑地狱阿狗 最后编辑于 2008-12-10 05:59:35

TOP

 

这个序我是没看懂。。。。。。。。。。。。。。作者快补吧

TOP

 

完全没懂!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刚睡醒,小更新几行字,吃饭去……
~~~~~~~~~~~~~~~~~~~~~~~~~~~~~~~~~~~~~~~~~~~~~~~~~~~~~~

第一章

1、

      《天火》这本小说的流行就像正在困扰我们的流感一样,短短一个月间就以几何的速度迅速传播开去,等到我这个从来与流行无缘的人发觉的时候,大街上的书店里已经全部被天火的宣传海报填满,同时网游化的消息已经放出,听说还有导演积极准备电视剧的改编事宜。可以说,这个冬天的寒冷,因为大家对天火的热情而减退许多。

        如往常一样喜欢睡前读着小说的我今天手里拿着的就是这本《天火》。说起来这还是班上一位女生当作圣诞节礼物送我的,送的时候好像还颇为不安的样子,不过怎么样都好了,平素里根本不对过节感冒的我稀里糊涂地就接受了。说起来明天要回什么礼物给人家呢?唉,真是麻烦……

        如我所料的科幻小说再加上一些流行的轻松元素,也不愧是能在学生群间流行起来的畅销书呀。温暖的室内可谓舒适无比,不久一阵暖意袭来,我在昏昏沉沉间睡去……

          那是什么?一点一点亮起来的前方让人不安,但我的脚步只能更快地向前跑去,后方的尾随者如影随形。
          景象逐渐立体了起来,火光冲天,哭泣声,嘶吼声和金属的碰撞声混在一起,一阵阵热浪逼人后退,巨石滚落,整个世界一片火海……

        惊醒。
        不知是不是暖气太足的缘故,我全身冒汗地坐起身来。为什么又是这个梦呀,到底是谁在搞鬼呀?我不禁想如此抱怨。
        手边的书还没有合上,原来昨晚上看书看睡着的呀。顺手拿起倒扣的小说,几行字映入眼帘。

        【韶光大地已经苏醒
          天火之怒近在咫尺
          灭世之炎燃尽一切!】

        梦中景象与眼前文字重合的一刹那,我不禁全身一震,这种莫名的紧张感让我睡意全消。一连几周都是在惊醒中开始一天的生活,想到这里就让人浑身无力。为什么我要遇到这种事呀……
最后编辑舞红铃 最后编辑于 2008-11-29 20:40:43

TOP

 

要不再写一点吧,一会再吃饭……
~~~~~~~~~~~~~~~~~~~~~~~~~~~~~~~~~~~~~~~~~~~~~~~~~~~~~~~~~~~~~~~~~~~~~

2、

      上学途中去了趟礼品店,说实话我对送礼物的兴趣就和对流行的兴趣一样,所以这让我颇为困扰了一会。不过由于惊醒的缘故起来的早,所以当我拿着礼物到学校的时候时间还很早。

        果然在呀。我微微笑了一下,收拾妥当后就拿着礼物径直朝那位女生走去。

      “晓月同学……”
      “嗯?诶!天……天也同学……”

      “这个,虽然晚了点,不过就当作圣诞节的回礼吧……”我微笑着说道

      “啊,这……这个……不用……”匆匆忙忙的晓月好像有些脸红。

      “谢谢你送我的小说,我昨天晚上可是看到睡着了哦……那,给你的礼物一定要好好收下啊,要不然我会很困扰的……”看着惊慌失措的晓月,我只是一直在微笑而已。

      “啊,谢……谢谢你了……”一身雪白冬装的晓月已经紧张到不知所措的地步了。唉,如果这幅情景被别人看到的话我肯定会被说欺负人吧,毕竟晓月可是年纪排名前十的好学生呀。

        “啊,没关系,这样就好。你继续去忙吧,期末快到了吧,好好加油哦……如果是你的话一定没问题的吧。呵呵。好了,我先出去一下……”平静地面带微笑地说完这番话,我就转身离去了,像我这种不上不下的中间学生才是最应该被担心的吧。刚转过身去,一直保持的微笑随即消失了,恐怕,面无表情的我才是一直以来的真实吧。

      “啊!等,等一下,天也……”看到我要走出教室的晓月急忙叫住了我,却好像因为别的什么原因突然又停住了。

        等等,她刚才叫我什么来着?

        “嗯?还有什么别的事嘛?”再次微笑起来的我平静的问道。

      “那个……”停了一停,像是突然鼓起了勇气一样,晓月问道,“天也同学对这本小说是怎么看的呢?我是指天火这部小说。” 像是准备接受磨难一样用坚定的眼光看着我,等待着我的回答。

      “嗯,怎么说呢,小说还是不错的了,不过托它的福我昨天又是被噩梦困扰了一夜呢……啊,不,这不是晓月的错。哎,我到底在说些什么呀,我要感谢晓月能让我读到这本书呢。”中途看到晓月表情有些动摇,心中一惊连忙改口。

      “噩梦?天也同学这段时间在做噩梦嘛?是偶尔还是经常的事情?”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物一样,晓月急切地问了下去。

        “啊,说起来也很怪,大概是从几个星期前开始的吧,每天都被虽然是同一个但是会不断发展的噩梦所惊醒,呵呵,还真是让我困扰不已呢……”我无奈地苦笑起来。

      可是此时的晓月却仿佛眼里露出了惊喜的光芒:“同一个?!天也同学能不能给我仔细讲一下呢具体的内容呢?”

      “额……这个算是女生间新流行起来的占卜嘛?好吧,我的梦里是一片黑暗之中,我不明所以地在奔跑,后面不明所以地有东西在追我,不过就是在昨晚的梦里,我来到了一处火光巨石的景象前,所以说要怎么解释……”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突然大叫着打断我说话的晓月,此刻露出了一副我未见过的表情,不知她是想哭还是想笑,我是已经完全愣住了。
最后编辑舞红铃 最后编辑于 2008-11-29 21:28:24

TOP

 

你的文风真的跟我好像....................我喜欢这类风格

TOP

 

呵呵,谢谢LS

嘛~我的文风自我感觉实在不怎么良好,看到像文学少女还有别的轻小说里的文风都感觉无地自容呢……

故事慢慢写吧,我关心的是设定组的初步设定虽然已经有了,但是后续设定多久能出来呢?万一写超了可就不好办了……

TOP

 

好吧,真的很饿了,开个小头就去吃饭……

~~~~~~~~~~~~~~~~~~~~~~~~~~~~~~~~~~~~~~~~~~~~~~~~~~~~~~~~~~~~~
3、

    放课后的教室已变得冰冷刺骨,一边回想着早上晓月那近乎疯狂的表情,一边走到了学校的钟楼附近。

    “哟,我做完扫除了,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对着已经等在这里的晓月说道。

    “没……也没有等多久了……”一边说着一边紧了紧围巾的晓月好像突然有些脸红,是我的错觉嘛?

    “啊,那个,早上你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是什么事情呀,如果是告白的话我可是会很期待的哦~”我半开玩笑地说道。

    “啊!不,不……不是的,不是的,我不会这么突然地说出让天也同学困扰的事情来的……”惊讶带着慌张,此时手忙脚乱的晓月大不像平时好学生的稳重形象,还真是可爱。

    “额……这么直接……好伤心呀……”我越发想要把玩笑开下去了。

    “啊,怎么这样……那个……那个……”一边低头不安地说着一边还不时向我这边瞟过来几眼。

      “咳咳,”觉得玩笑开的有点过头的我故意干咳几声,用平静的语气说道,“啊,刚才是开玩笑的,你不用太在意啦。那么,叫我到这里来究竟是有什么事呢?”

    “这,这样呀……”缓过神来的晓月也慢慢平静了下来,带着几分严肃淡淡地说道,“我所要告诉天也同学的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不,就算把它称作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也不为过。”

    “那么,究竟是什么事情呢?”我也微微正色道。

      仿佛要说出惊天动地的话语一样,她深呼吸了一下缓缓地说:“天火……”

    “诶?”

    “我要告诉你的是关于天火的一切,但是,我首先要告诉你的是最最重要的一件事,”此刻晓月的表情已经只能用肃杀来形容了,顿了顿,她用力说道,“你,是被选中的人!”

    “哈?……”

    “你和我,还有组织里其他人一样,都是被命运选中的人!换句话说,你,就是火种!”
   
    刺骨寒风加上晓月此刻的冰冷表情让我不由愣在原地,此地此景,多少年后我回想起来的时候,依然会有心中一跳的感觉……
最后编辑舞红铃 最后编辑于 2008-11-29 21:58:08

TOP

 

啊,早上起来一看,都没人回帖吗?好伤心的说……慢慢地写去……
~~~~~~~~~~~~~~~~~~~~~~~~~~~~~~~~~~~~~~~~~~~~~~~~~~~~~~~~~~~~~~~~~~~~~~~~~~~~~~~~~~~~~~

4、

    冷风刺骨,我不禁感到一片眩晕,莫非真的是连日的噩梦导致神经衰弱出现幻觉了不成?

    “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正面临一场严重的危机,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的话,世界的崩溃就会和预言一样如期而至,没有人能逃过!”晓月此刻的眼神已经变得越发凝重,甚至还有了一点神圣的色彩在里面。

    “请把你的力量借给我们吧,天也同学!为了所要守护的一切!”如同神明惠临般,晓月说着缓缓伸出了手。

    此时的我已经被这副光景吓到,真不知道改用何种表情来面对了,吞了几口唾液,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好吧好吧,我相信你好了。组织是什么?天火小说研究会?还是天火fans俱乐部?呵呵……”
   
    看着晓月不可思议的表情,我苦笑道:“没关系的晓月,我知道好学生一定会有好学生的烦恼吧,下次还想用这种方式放松的话也可以找我哦~说实在的刚才我还真吓到了呢,不过这可能就是晓月独有的幽默吧,呵呵。怎么样?现在心情好些了吗?”

    “什么?……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呀……”难以置信地看着我的晓月急促地说了下去,“天也同学不相信我吗?我说的全部是真的呀!”

    看着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我只能以更加无奈的表情来面对:“啊,对不起对不起,果然我说的太直接了吗?但这也太离谱了点吧,一般人都不会信的吧。啊,不是,我一点也没有质疑晓月同学兴趣爱好的意思呀。这个,到底要怎么说才好呢……”

    “果然……果然天也根本就不相信我吗?……”话语里已经带了半分哭腔。

    糟了,要是真把晓月弄哭,那我剩下的高中生涯岂不是要在无尽的晓月亲卫军的阴影中活下去了?不是吧,那是地狱呀!~
最后编辑舞红铃 最后编辑于 2008-11-30 11:29:04

TOP

 

我对这个天火的猜想提点小建议....为啥天火就要灭世 即使它本身代表着毁灭 为啥不给予一个美好的猜想 感觉目前几乎都认为 天火是一个可怕的威胁存在 目前所有的文 都属于 天火 同人文 所以对天火的大胆设想 我没有什么意见 唉 还是不够专业的原因 以后我会慢慢完善的 我们是个团队 大家要一起努力啊

TOP

 

啊,还是有人回复的嘛~
好开心~~
继续努力去%……

TOP

 

其实你文风挺文学少女的

TOP

 

被LM屠了一天,甚是不爽,写点文发泄一下吧……
~~~~~~~~~~~~~~~~~~~~~~~~~~~~~~~~~~~~~~~~~~~~~~~~~~~~~~~~~~~~~~~~~~~~~~~~~~~~~~

    话说回来,叫做韩晓月的这个女孩,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看着眼前这幅景象不禁让我产生了一种陌生感。

    从入校以来就保持着年纪前十的地位,老师的重点培养对象,估计她高考后不会烦恼是否能考上,而应该是会为了上北大还是上清华这类问题而头痛吧?不但学习好,本身也是出身相当不错的家世,一眼看去就给人一种千金大小姐的感觉,那种气质并非是那种整日知道追星的小女生所能具有的。学校里对其表白的人不计其数,当然阵亡率也是符合大小姐风范的100%,其存在的本身就是一个亮点和焦点,私底下有“公主”之称。

    多亏了辉叶这个八卦派的死党,让我还不至于被流行完全抛弃。不过,眼前这幅表情真的是这样一个传说中的大小姐流露出来的吗?

    “把女孩子弄哭的人,可是会被人讨厌的哦,天也同学。”把我从不知所措中拉回现实的是一个平时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了。

    “辉叶!”我的声音里半是惊讶,半是高兴,“你怎么会在这里?”

    “啊啊,这个以后再说,真是麻烦呀,火种是谁不好,为什么偏偏是你呀……”捂住额头的辉叶一脸疲倦地叹气道,“唉,一个我都快照顾不过来了,这下倒好,不过让我照顾你这小子什么的,实在是太让人不爽了吧……”

    “什么呀,辉叶?太失礼了吧!”我直接就发出了抗议,“我说,原来你也是天火的书迷呀,为什么从来都没有听你提起过呢?太过分了,我可是什么事情都会告诉你的呀……”

    “不是这样的,天也同学……”先是露出了惊讶的神色随后就一直保持沉默的晓月突然发出了声音。

      “好了好了,大小姐,不要对这不懂风情的小子废话了,唉,天也你真是迟钝呀……”好像被晓月瞪了一眼的辉叶顿了顿说道,“接下来的事宜就由我来说明白,不过首先的问题应该是那个……”

      说着,辉叶的手指猛地伸出指向我的背后:“躲着的人,请现身吧。”

    “说的没错哦~”伴着从我背后某处发出的声音,走出来一位少女,“首要的问题,是你能否或者离开这里呢,天也同学?”

    说着,嘴角泛起了一层暧昧的微笑。

      “夏枫同学!”伴着错愕万分的声音,我看着这个眼前熟悉的同班少女。
最后编辑舞红铃 最后编辑于 2008-11-30 18:49:52

TOP

 

好像越写越来劲的样子,呃,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

5、

      还不等我反应过来,夏枫已经一个箭步朝我冲来。

      咦?她前一个月不是刚刚才为身体虚弱而在家休学吗?一直以来的夏枫难道不应该是个弱不经风见人脸红的小姑娘吗?可是她现在这幅要杀人的表情,她真的是夏枫吗?她手上拿的是什么,小刀?不是吧,为什么要朝我来呀?晓月不正常,夏枫也不正常,大家都今天为什么都这么失控呢?一直以来都过着得过且过的生活的我难道还不能让你们满足吗?骗人的吧!这是梦吧?是梦吧?谁快来叫醒我呀?

      在小刀刺向胸口的一瞬间,我出于本能地闪开了。一道带血的轨迹闪过,小刀上滴下令人眩晕的鲜红液体,左臂传来一阵刺痛。

      “啊!”用手捂住伤口的我不禁为不断传来的痛觉而大声叫喊,不仅是痛,更多的是为突如其来的事态感到难以言语的恐惧。

      一缕微笑再次荡漾在夏枫的嘴角,转身就将小刀再次袭来,不妙,这次是眼睛。

      “啊!天也同学!”背后传来的是晓月声嘶力竭的喊叫。

      “您不能过去,大小姐!”这应该是辉叶的声音吧,可惜,现在的我已经完全无暇顾及这些了。

      眼看刀尖已经近在咫尺,想再躲开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下意识的,我将双臂挡在了脸前。一声闷响,痛觉从小腹传来,好痛,这是什么力道呀……

      极度的痛苦让我不得不放下手臂捂住肚子,双脚已经颤抖得不能支撑身体了,顺势我的身体就这样跪了下去。

      “死吧!”双手握刀奋力向我面部刺来的夏枫同学成为了我在这世上看到的最后的画面,嘴角的微笑,宁静地好似神明一般。

      已经,足够了……

      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死亡的来临。不明白呀,我连为什么活着都不明白,又怎么可能明白为什么要死呢?耳边传来的是晓月近乎带着哭腔的叫喊和辉叶极力的阻拦。啊,辉叶你这算是见死不救吗?有机会一定要吐槽你哦,不过,这样的你才算是无论哪方面都完美无瑕的辉叶吧。能有你这个朋友,真是无比地幸福呀,一直以来多谢你了。

    “快躲开!天也!”

    已经完全带着哭腔的声音传入了我的心中,心底产生了一阵刺痛,同时,一个声音也在心底升起不断回荡。

    “活下去!要活下去!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哦,天也~”

    那份熟悉的温柔,那份熟悉的笑脸,回荡在心中的,只有撕心裂肺的痛。为谁痴狂,为谁成魔,雨中的离别,无尽的黑暗,画面不停倒转,只有痛感在胸中肆虐。

    “怎么可以死在这种地方!”再也忍耐不住胸中的痛,声嘶力竭狂吼的我猛地一头向前撞去。

    仿佛是被我的突然袭击惊到了,夏枫没有继续砍下而是后退数步。刚才一直沉重的双脚现在仿佛突然被什么注入了力气,我顺势站起,此时夏枫再次向我袭来,但是胸中的痛感让我不再畏惧,不再犹豫。看准了袭来的方向,用手隔开了袭来的小刀,仿佛是被我极不寻常的举动再次惊到了一样,夏枫的动作突然慢了一拍。

    机会来了!

    “明明什么都不懂!”竭力喊出了这句后,我将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了右拳上,奋力向夏枫的胸口挥了出去。

    只是我没有注意到,一阵异样的光芒正在腾起。

    “闪开!”冷静而又低沉的声音,是辉叶!

    一阵不可思议的光芒闪过,像是被什么东西弹回来了一样,当我注意到状况的时候,已经身在距离刚才站立位置的后方几米处了。全身的酸痛感割伤感连同胸中的疼痛感一拥而上,在伴着“天也同学”的哭喊声中,我沉沉睡去……
最后编辑舞红铃 最后编辑于 2008-11-30 20:32:45

TOP

 

嗯.....怎么说呢......本身没挑出什么毛病......日式轻小说标准的词和话出现了很多,像“困扰”“XXX呢”“明明什么都不懂”.......“为谁痴狂,为谁成魔”这句却很起点.......

算了,我都不知道在说什么了.........总之,还是写的蛮好的
不曾记起,如同从未遇见……

TOP

 
1/4页1234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