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357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小说】【天火同人?大概吧!】【长篇】【咱讨厌取名字】

【小说】【天火同人?大概吧!】【长篇】【咱讨厌取名字】



    世界早就腐烂了,所谓的人类不过是区区一群奴隶罢了,什么世界的统治者,完全都是骗人的。在各种强势的种族面前灵魂已经肮脏的人类根本一无是处。

  “喂,我说那边那个小子,你在那里发什么呆啊?混蛋,给我好好工作精神一点。”一间普通的酒馆之中,一名中年大叔模样的家伙正在那里叫嚣着,脸上写满了不屑于鄙视。

    少年看样子似乎早就被骂习惯了,并没有因此而生气,反而在那里笑眯眯的摸着后脑手,“对不起,对不起,刚才在想一点点事情,昨晚因为练习如何使用那个所以睡的稍微晚了一点。”少年指着身前一台机器说道,这是一种多功能便携式的收银机,然而却并太适合人类使用,因为他需要手指十分灵活才能操纵的当,不过的确也是因为这本来就是沙族发明的,对于聪明绝顶且手指灵活的沙族人来说是没什么问题,不过对于人类来说想要熟练的操作就有点困难了。

    不过中年男子却似乎根本不满意少年的解释,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满意少年亦或只想发泄一下在那些顾客那里受到的怨气罢了,“混蛋,你昨天肯定又练剑了吧,我早就说过了那种落伍的玩意儿还留着干什么啊。”中年男子越说越生气,一拳打向少年的脸颊之上,说轻不轻说重不重,被打倒在地上的少年左侧脸颊已经红肿了起来,然而却是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思,反而小心的收拾起了被碰倒在地上的餐具。

    中年见他这样子似乎也没有了兴趣,不耐烦的念道:“真是的,赶快给我收拾好吧,所以我才说战士什么都统统都是狗屁罢了。”

    “喂,喂,我说老板你别这么说嘛,当初那群家伙可还是让我们吃了不少苦头的,你们说是吧,哈哈。那边那个小哥给我端一杯卡蓝蝶过来啊。”一群长相奇怪的家伙,虽然体型看上去似乎与人类无异,然而如果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群家伙的脸型十分奇怪,鼻子巨大嘴巴突出,如果硬要形容的话就仿佛是把人类与狗的脸重合在一起后的样子,没错这群家伙正是道格星,一种臭名昭著的外星人,欺软怕硬欺凌弱者,崇拜强者是这一族一向信奉的理念。

  “是是,还不快去,难道没有听到那些先生的话,你这个废物。”中年男子一脸掐媚笑着朝那些道格星人点头,随后便一脸凶狠的朝着少年的吼道。

  “你们说啊,最近出现那个什么毁灭世界联盟到底是什么玩意啊?真是的,害得我们大白天的也清闲不得。”

  “谁知道呢,不过似乎是一群愚蠢的人类吧。好像是听说人类里的某个家伙突然发疯,叫嚷着什么“大破灭时代即将来临”,“天火将毁灭一切”,“大陆已经快要出现了”什么的乱七八糟的话语。”

  “不过啊,到底是什么意思大家都不明白,只是据说人类那边流传着的什么古怪的预言,不过那种落后的预言真是狗屁不通呢。上面那些人也真是的,要我说干脆把人类全奴役起来得了,还干嘛和他们那些战败的垃圾生活在一起呢。”

    少年愣了愣,“天火的传说”为什么好像很久以前听说过呢?可是在哪里听说的,谁说给他听到呢?似乎记不起了呢。

    啪嗒,稍微有些出神少年摔倒在了地上,蓝色的液体四散开来溅洒在了地上,那是卡蓝蝶的颜色,代表着忧郁与深沉的蓝色。是少有的外星人与异种族都喜欢的人类的饮料。

    很显然少年的摔倒只要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是那群道格星人故意的,然而却没人敢出来指责,要知道道格星人虽然自身本本领和科技都不强,趋炎附势却是好手,不管是凶狠的咔怒星人还是位居统治地位的庞特尔星人都与道格星人的关系不错。

  “你这个笨蛋,我是怎么教你的,这点事也做不好,要是不小心把酒水撒到了各位高贵的贵客身上,你就是死一万次也没有用,还不跪下道歉。”中年男子一把抓住了少年的头发,怒气冲冲的吼道。老板显然也知道是怎么回事,然而为了小店的安全只得配合起来那些如今在大陆上占据着绝对地位的外星生物。

    这就是我们统治了无数年的大陆,这就是自称为大陆的主宰的人类的可悲下场,无论是家园还是地位,甚至是尊严与灵魂都渐渐被遗忘抛弃了。

  “对,对不……


“喂,我说你们这群家伙就不能安静一点吗?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城市的,真是的从一开始就在那边叽叽歪歪的,小狗狗如果不听话一些的话是会被主人所抛弃的哦!”所有人都愣住了,酒馆中的大多数人不管是地球人,异种族或者是外星人都循着声音把头转了过去。


酒馆一个角落正坐落着一名男子,一头黑发显得有些凌乱的披散着,皮肤看上去仿佛缺少阳光照射一般显得有些病态的苍白,耷拉着的双眼仿佛没睡醒一般,看到这里众人心中不禁有些遗憾同时也有些惋惜。


看男子的样子怎么也不像厉害的样子,如果是一个全身肌肉的壮汉或许还有点看头,心中有些失落的同时也有些遗憾,毕竟如果在这里出点突然事故也是个不错的话题与娱乐,当然前提是这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道格星人此时仿佛才回过神来,看到男子那柔弱的仿佛风都吹的倒的身体,不禁齐齐大怒居然敢这样说自己,而且最过分的对方既不是外星人同样也不是异种族,不过是区区一个人类罢了。

“喂,我说人……”


“我不是说了吗?小狗就该给我安静一点。”一瞬间,众人甚至还没察觉到丝毫的异样,男子就以非人的速度瞬间冲到了那名站起来说话的道格星人面前,根本看不清的出手速度,那名还没说完话的道格星人就这样直直的倒了下去,眼中充满了惊恐已经不可思议。


这次显然没人再说话了,所有的道格星一齐朝着男子冲了过去,虽然不明白男子刚才是怎么做到的,然而自己这边至少也有十多个人难道还会怕区区一个人类不成。


男子面对着冲过来的一群道格星人似乎丝毫没有恐惧或者退缩的意思,反而仿佛十分无奈的遥了遥头,突然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刀来,然而说是刀却也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因为那把刀却是不过区区十几厘米,两指宽的一把水果刀罢了。


织觉得自己的人生瞬间就瓦解了,自己十几年来的尝试也瞬间就破碎掉了。呆呆看着眼前的场景,一个人,区区一个人,区区一个人类。仅仅凭借一把可笑的切水果的小刀就打到了十来个道格星人。老板呆呆的瘫坐在自己的旁边,嘴中不知道在呼喊着什么,不过想来也没什么,无非就是在自己的酒馆中出现了外星人遇袭酒馆显然会因此遭到牵连,不过可怜的老板似乎还没注意到那名男子看向他的眼中早就充满了不耐烦了。


然而打到了十几个人道格星人的男子似乎丝毫没有在意刚才的举动,反而悠闲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织依稀还记得那名男子似乎点的是一碗很普通的也是最便宜的素面,不过特地吩咐自己多放了一些辣椒。


男子好像吃完了最后的一口面,十分满足的摸了摸肚子,面带笑容走到了老板的面前,老板似乎此刻才注意到了即将来临的危险,然而却已经是为时已晚了。


“老头子,我虽然不想对人类出手,可你实在是太让人厌烦了。哦,对了还有那碗面,真是难吃死了。”咚一声,一拳就打到了老板的肚子上,老板很理所当然的晕了过去。







看着男子那逐渐模糊的背影,织不知道哪里涌出来的勇气让自己站了起来,看了看周围那些吓的丝毫不敢出声的家伙,织深深的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充斥着自己的身体,直到那个男人告诉自己,这便是所谓的灵魂,曾经高傲不屈支撑着人类的灵魂所发出的哀鸣。

   
不屈的灵魂支撑这残破的身躯,哪怕被打倒了无数次,这高傲的灵魂依旧让我们的身躯傲然挺立永不屈服。
         







  “喂,我说小子饭还没做好吗?饿着肚子可是没办法逃亡的哦。”男子悠闲的躺在地上,脸上似乎是永远都无法消散的疲倦,一双眼睛如同死鱼一般显得毫无生气。

    织很郁闷,那天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居然会自愿跟着这个家伙,“好了,好了,真是的每次吃完之后都说难吃,却每次都吃那么多。”织虽然嘴上不耐烦的说着,却还是小心翼翼的看护着锅中的料理。

    男子听到这话也不回答,只是缓缓的坐了起来,似乎十分惬意的伸了个懒腰。不知道是习惯还是怎么的,男子脸上似乎总是保持着淡淡的笑容,“浪费食物是可耻的知道不,而且不吃饱一点怎么保护你这个拖油瓶啊。”

  “我可不是什么拖油瓶,我的剑术也一直练了二十年了。”虽然十分想这样说,然而回想起前几次的战斗,尤其是前天几乎可以说是绝境的场面。喉咙就仿佛是堵上了什么东西似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最后只得无奈的碎碎念道:“天知道,你怎么惹上那些变态的。”

  “怎么惹上的啊?还是个难回答的问题呢?其实我也不知道哎。”出乎织的意料,男子似乎很认真的考虑一会儿,最后仿佛真的是一无所知无奈的耸了耸肩。

    织听到男子话,瞬间就仿佛受到什么刺激似的,不由自主的喊了出来“我说怎么可能,那群家伙完全是专业化嘛,而且他们手上还有那么多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拥有的高科技武器,而且那些杀手都显得那么专业,惹上这种家伙怎么可能不知道啊?”

  “哎,小子下次记得吃饭之前不要大吵大闹,那群家伙的狗鼻子灵着呢。真是可惜了,看样子今天中午这顿饭是吃不成了,小子晚上记得要做双倍的哦,双倍。”还没等男子的话说完,一阵轰鸣声就瞬间打破了这片刻的宁静。

    织看着眼前的这条巨大的生物,那是以前只在教科书中才见到过的生物,奎拉虫。生活在沙漠之中,擅长是在沙地上设置陷阱以捕获任何路过的生物为食,性凶残。织看着眼前这条长约十米,宽至少两三米的巨大虫子有些吃力的咽了口口水,习惯性的转过头去望向那个平时总是懒懒散散,却总是在关键时刻异常可靠的男子。

    然而男子却低着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问题似的,完全没有在意眼前这只随时就能夺取自己性命的巨大凶兽,“真是没想到呢,那群家伙里居然还有训兽师这么古老的家伙。看来真是惹到大麻烦了呢!”

    听到这话的织险些被气得吐血,那只奎拉虫显然已经做好的进攻的准备,你说你要感叹就等安全了再说嘛,现在感叹个什么劲啊?而且难道现在才意识到是大麻烦吗?前几天不是好几次都差点被干掉吗?难道你都忘了不成。

    男子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织的想法似的,转过头去对织笑着道:“放心吧,奎拉虫视力极差,你别动他就不会攻击你的。”果然似乎为了验证男子的话,织转过头去一看,那头巨大的奎拉虫的确只是在那里做好了攻击的准备却丝毫没有攻击的意思。

    刚刚送了一口气的织,还没来得及安心就听男子突然仿佛记起了什么重要的事一般,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啊?你看我这记性,对了,刚才忘记说了,奎拉虫还有一个习性就是群起攻之,一般一只奎拉虫发现猎物之后就会散发一种特殊的激素,而其他奎拉虫也就会因此聚集而来了。”

    一滴冷汗悄然从织的额头上慢慢的滑落下来,随着一阵比刚才还要强烈的沙土震动,瞬间打破了织那脆弱的小心灵与小小的幻想。一只,两只,三只……整整五只巨大的奎拉虫出现了织的眼中,“小子,赶快闭上眼睛。”随着男子的一声呼喊,织想也没想就照做了,这几天来的经历让织明白了想活命就不要对男子的话有所迟疑。


“嗯哼。”随着耳边传来一声冷哼,织条件发射般的睁开了眼睛,刚才还五条生龙活虎的奎拉虫此时已经倒下了一条,只剩下四条面露凶光的盯着这边,看样子刚才被黑发男子干掉了一条的举动没有让它们胆怯反而激起了这些怪物的凶性。


织用那双有些颤栗的双腿勉强的站了起来,此刻他眼中没有那些可怕的生物,只有男子鲜血淋淋的左臂,织知道以男子的身上无论是想逃还是想战斗,都没什么问题的。然而这伤无疑是刚才抱着自己逃离那些奎拉虫攻击时受的,“你不要紧吧。”

织悲哀的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颤抖着的双手的二十年来坚持不懈练习的剑术就仿佛是一个可笑的笑话一般,甚至连站立都十分勉强的双腿,自己甚至连逃跑都办不到,在那些可怕的生物面前。


“我说啊,小子你在那边发个什么呆啊?解决这些虫子后记得给我多做些好吃吧,真是丢脸啊,居然伤到这些小虫子手上了。所以我就说,什么虫子的最讨厌了,杀虫剂才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啊。”随着男子的一声怒喝,瞬间就冲了出去。然而织似乎觉得眼前出现了幻觉,因为刚才自己明明是看到了两条身影冲了出去似的。


“呼,看来不用咱动手了,真是的要不是害怕这些恶心的虫子脏了我的宝贝,早就把它们给解决了。”男子小心翼翼的擦拭着那把小的可怜的水果刀,织甚至数次发现这家伙根本就在用这把小刀切水果,现在却来说什么宝物。


不过织此刻却也是没那个闲功夫去挖苦男子来,因为眼前这一幕更加的震撼!一头火红的长发,如同火焰精灵一般在空中飘动。手上的是一根长的夸张的巨大根子,脸上笑嘻嘻的表情不同男子那样略显冷清,这样一个少年此刻正在一堆奎拉虫尸体之中。


“那个。”织小心翼翼的朝着少年招呼道。


少年似乎此刻才发现了织与男子,见到织的样子似乎误解了什么一般,挠着后脑勺笑道:“啊?难道抢了你们的食物了吗?真不好意思啊,最近不知道怎么的这些东西越来越少,害得我都饿了两天了,刚才看到突然出现了这么多,太激动了都没发现你们。不好意思啊,哈哈。”


织听到少年的话,先是一愣,随后突然觉得仿佛胃里面有着什么东西要涌出来一般,抬头一看眼中正好是少年一脸惋惜与不舍得看着那些奎拉虫的样子,织突然觉得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呕了出来。


男子显然比织好的多了,不过那本就苍白的脸色此刻已经微微显得有些发青了,拍了拍织的肩膀,“好了,快走吧,估计那群家伙马上就要到了。这些虫子不过是那群家伙的先头部队拖延我们时间的罢了。”说着便转过头去,朝着少年喊道:“喂,你赶快走吧,一会儿那群混蛋来了,见到你和我们在一起。要是把你当我们的同伙就……”还没等男子的话说话,一阵巨大机械的震动的声音响了起来,“糟了。”男子听到这声音唯有无奈的一笑。


少年似乎还没明白什么意思,就见男子从一旁的背包中抽出了一把椅子似的东西,十分熟练的几下就组装了起来,赫然便是一把携带式的喷气摩托,虽然飞行时间不长,但速度却十分之快。


“喂,赶快上来,三个人虽说勉强了一点,不过这里晚上的沙漠并不适合那大家伙应该能溜的掉。”男子连忙朝着少年喊道。


就在这时一艘巨大的船进入了男子他们的视野,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整艘船是属于漂浮悬空状态的,最新型的反物质力要塞式战舰。会开这么骚包的东西,男子想也懒得想就知道哪个家伙了,一脸无奈的朝着战船大声的喊道:“我说琪露诺,你还真是骚包,至于吗?”


此刻一个被扩音器放出来的女性声音,瞬间就响彻在了夜空之中,“邪恶的楚枫,我正义的使者,琪露诺·兰·鲁丝缔儿·法帝尼,为了世界的和平,必将你惩治以法。不要妄图以为“天火”那虚伪的谎言的真的存在,那只是你们无聊的神话罢了,赶快投降吧。”



男子头疼的拍了拍额头,“喂,要走了哦!”少年此刻似乎也明显了局势,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少年没有着急忙慌的跳到喷气式摩托上,反而在男子和织不可意思的眼神之中,一棍子打断了一条奎拉虫,扛起一截至少五米左右长的奎拉虫就这样冲了出去,速度甚至比喷气式摩托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织觉得自己一定是出现幻觉里,一个看上去还没自己大的少年此刻竟然扛着一断天知道有多种的虫子,还能跑的跟一辆喷气摩托差不多快。


虽然男子见到少年举动后,只是微微一愣便开车喷气式摩托冲了出去,但坐在他身后的织还是清楚的听到男子碎碎的念叨着,“靠,见过变态的,没见过这么变态的。”


“楚枫你个毫无骑士精神的恶人,居然在通报的时候逃跑了,你个有违……”对于后面战船中传来的指责声男子显得毫不在意的样子,显然不是被人第一次这样说了。


此刻才缓缓回过神来的织,突然对着前面开着摩托的男子问道:“刚才那个说的……”


“哦?你说名字吗,哎,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你又没问我,我叫楚枫。”楚枫听到织的话,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听到这话的织显得微微一愣,随后摇头道:“不对啦,不是名字,那个刚才说什么邪恶,又什么维护世界的和平还有那个天火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刚才我就在想,普通的杀手或者组织怎么能够那样明目张胆的袭击我们?而且还那么夸张的开着战船?”


“谁告诉你,他们是杀手啦?”楚枫突然打断了织的话,见到织一脸他们到底是谁的样子,闭上眼睛认真的考虑一会儿,“哦?对了,我记得第一次见到那群家伙的时候他们自称世界保护联盟的勇者什么的?”


“勇?勇者,怎么可能,勇者干嘛会莫名其妙的袭击我们?世界保护联盟应该是维护世界和平的吧?难,难道说……”


听到织的话,楚枫转过头来笑着说道:“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们就好像把我误会成和某些人一伙的了,对了那群家伙应该是叫,恩,叫毁灭?”


“毁灭世界联盟。”


“原来你知道啊?对,就是叫这个名字,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而且你也没问所以我也懒得说了不是。”楚枫点了点头笑着道。


织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仿佛彻底完蛋了。自己和被疑似毁灭世界联盟的人是一伙的,也就是说自己和那群似乎因为一个叫做“天火”的灭世预言而狂热着的宗教分子一样的家伙成了一伙的。也就是说自己也成是疑似毁灭世界联盟的人,而追捕自己就是那个传说中拥有无数的勇者,持有许多外星人先进高科技武器的,维护着世界的和平的世界保护联盟。


哎,自己最近做的梦真是越来越奇怪,呵呵,呵呵,什么嘛,赶快醒来吧,要是起晚了又要被老板骂了。


“我不要啊?为什么啊,为什么啊,为什么我会被牵扯进这样莫名其妙的事件中啊?”


“喂,我说小子,你发什么疯啊,给我安稳点别掐我脖子,小心我把你丢下去。”
最后编辑地狱阿狗 最后编辑于 2008-12-10 05:58:53

TOP

 

好吧,对又见楚风和笨蛋9乱入的事情不再吐槽,实在是无力吐槽……

文风不错,对细节的描写很传神很到位,整个文章洋溢着一种轻快感,不过,套路有些似曾相识,要想有看点就必须在老套路上写出新意。
另外,搞笑的风格很吸引人

期待填坑哦!学姐~~~

TOP

 

“那个真的那么好吃吗?”楚枫看着那边吃的满脸幸福的少年,吞了吞口水问道?

    少年听到楚枫的话,笑了笑扯下一条奎拉虫的腿,丢到了楚枫的面前,笑着说道:“恩,还可以吧,不过由于没什么调料,所以我只能将就用附近的几种的药草来充当调味。”

    楚枫看着眼前这个看上去怎么也不像美味的物体,然而因为刚才逃得实在太急了,行李几乎全掉了,无奈的听着肚子愤怒的哀嚎,仿佛上刑场般一脸决然的咬了下去。没有预料之中的事十分的恶心的感觉,很好吃,甚至比普通的肉还要有韧性和鲜嫩。没两下一条不小的奎拉虫腿就被解决完了。

  “出乎意料的好吃呢。”楚枫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少年听到这话也是高兴的笑了笑,“一起过来吃吧,嘻嘻,我说味道不错吧。”

    不知道是少年的料理手艺高强,还是这奎拉虫本身的确就是美味,楚枫也是越吃越有滋味,而少年更是仿佛食量大的惊人。两人没一会儿就把那一大段奎拉虫给吃的七七八八了,而织似乎受到了严重的刺激,安全下来后就一直两眼无神的蹲在那边发呆。

  “喂,我说至少吃点东西吧,小子从现在的地图上来下面不远应该就有个城市里,到那时候我可不会再带上你这个拖油瓶了哦!真是的果然带个拖油瓶就是麻烦。”楚枫把一条奎拉虫腿塞到了织的手里,一脸不耐烦的说完便朝着红发少年走了过去。而听到这番话的织却是呆呆的望着他的背影。

  “对了,我记得这里应该是叫做死亡沙漠吧?你怎么会一个人跑到这种地方来呢。”吃饱之后习惯性的躺在了地上,眯着眼睛望着天空,楚枫随口问道。

    正如火红的长发一般,少年的面容也给人阳光开朗的感觉,笑嘻嘻脸庞让人不禁觉得温暖舒适,“没什么啦,今年十六岁生日的时候师傅说让我出来修行,于是我就这样出来旅行了,不过没想到外面的生活真是太麻烦了,做什么都要钱,吃饭也是,睡觉也是。最后我就专门找一些没什么人都地方,大概一个月前来这地方的吧,后来发现这里的这种虫子真是美味呢。于是就多住了些日子,只不过不知道怎么打最近那些虫子都变得好少了。”说着似乎十分无奈的样子,先前由于被那可怕的怪力给吓了一跳,没有仔细去看,此刻楚枫才发现少年那略显稚嫩的脸庞与天真无邪的双眸,的确不过才是一个半大的孩子罢了。

  “修行?厨艺的修行吗,要是那样的话,你绝对合格啦。”楚枫似乎有些开玩笑的说道。

    少年听到这话笑了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没有啦,厨艺不过是我的爱好罢了,师傅一直骂我不专心练习武术反而做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呢。”

    厨艺超好,一身巨力,天真无邪,看样子武功还不弱,此刻的少年在楚枫眼中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全能的保姆,脸上的表情要多猥琐有多猥琐,宛如一个诱拐小萝莉去看金鱼的怪叔叔一般,“这样啊,对了,以后你准备去哪里呢?难道就这样一直下去吗,如果光是这样的话肯定是没办法达到修行的目的的哦。”楚枫一副我是专家的口吻,认真的说道。

    少年听到这话,却是认真的考虑一会儿,然而似乎是楚枫的话发挥了效应了一般,少年的脸色越来越难道,就在这时楚枫突然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仿佛才想到的样子,“这样吧,要不你跟我一起吧,反正我的目的是准备周游各地,正好和你修行的目的差不多,而且多个人也有过照顾不是。”

    听到这话的少年,似乎十分开心似的,“真的吗?太好了,谢谢啊,刚出来的师傅就告诉我可以结识一些同伴一起修行,可是以前很多人每次打完猎物后,他们好像都很怕我似的,结果都跑了。”说着少年露出了十分沮丧的面容。

    想来是被你那比怪兽还怪兽的力量的给吓跑了吧,老实要是没见到那个所谓的全知全能的家伙之前,我估计也早就被吓跑了,“放心吧,以后我们就是同伴了,我是不会抛弃同伴的。”说着便做出了自认为最和善的笑容。

    不知道是楚枫的话还是笑容起了作用,少年也是开心的笑着点了点头。

  “喂,你这家伙撒谎也带这样的吧,不是不抛弃同伴吗?那我算什么。”就在这时,织突然走到了楚枫的面前,脸上已经看不见任何犹豫豫迷茫,剩下的只有坚定与执着。

    楚枫盯了他好一会儿,最后只是无奈的遥了遥头。

  “臭小子,赶快去把我的喷气摩托给开过来啊,拖你这个混蛋的福,我可就剩这一件行李了。”楚枫敲了一下织的头,毫不客气的说道。

    听到这话的织却丝毫没显得生气,反而开心的一笑。

“你丫就是个受虐狂。”楚枫见此只得无奈的笑了笑,见到在一旁笑嘻嘻的看戏的少年,突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看我这记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楚枫。”还没等织说话,便接着说道:“那边那个受虐狂的拖油瓶傻小子叫做织,哎,真是个没品的名字呢。不过也蛮配那么没品的他了。”

    少年仿佛十分开心的看着楚枫和织斗嘴生气的样子,“师傅都叫我火红,你们也叫为火红好了,楚枫,织。”

  “算了,懒得和你这混蛋斗嘴了,走火红我们过去看下,真是没想到那个行李包居然会破了个洞,不过希望现在去还能找到一些没有散落太远的就好了。混蛋,我们回来之前一定要给我个合理的解释,你到底和毁灭世界联盟是什么关系,怎么又惹上了世界保护联盟的。”织似乎也习惯了和楚枫斗嘴了,毫不犹豫的还击着说道。

    看着织和火红渐渐模糊的背影,楚枫惬意的躺在地上,掏出怀里那个做工考究的银白色怀表看了看。被那个全知全能的神送到这里大概也有一个月了吧,真是不可思议的旅程呢。

—————————————————————————————————————

  “放心吧,语言问题我肯定会为你解决的,还有就是,算了说你也不明白,总之慢慢体会吧,现在我来帮你最后一把。”

    楚枫脑海中回响刚才那个老神棍所说最后的一幕,“该死的,帮我一把到底是什么意思嘛,还有降落的时候就不能安稳一点吗?嘶,疼死我了。”

    静,十分诡异的静。楚枫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两拨人,看样子自己似乎来的不是时候。“哟,那个你们继续继续,就当我不存在好了,我只是路过打酱油的。”

    看着那些人满是戒备的眼神,楚枫就纳闷了自己真有那么可怕吗?总之跑的快为元帅,先溜了再说。

    不过这次还没等楚枫如愿了,人数较多的一边走出来了一名金发男子,如果用楚枫的话来形容就是这丫的一脸主角相,在阳光下显得灿烂而耀眼的金发,一张帅到男女通吃却不失男子刚阳的俊逸的脸庞,一双蓝色的眸子中似乎有着说不尽的忧郁与故事。

    男子皱着看着楚枫,“人类?”有些疑惑的问道。

    听到这话的楚枫有些傻了,你说我做了二十几年的人了,还是第一次被问到这种问题。不过自认为是老实人的楚枫还是确切的回答道:“恩,大概是吧,至少我活了二十几年还没被当作过禽兽呢!”

    楚枫自认为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时刻稍微来个小笑话能放松下心情不是,然而这话一出不知道怎么的,楚枫反而觉得这些家伙更加紧张了,而且有好几个人的脸上似乎都浮现出来极其愤怒的脸色。让楚枫百般不解。

    金发帅哥显然没有辱没他的主角脸,依旧是保持那万年不变的表情,俨然不为外物所动的高深境界。“这么说是毁灭世界联盟的了援兵了?”金发帅哥此话一出,楚枫顿时感到场上的紧张度顿时又是提升了一个档次。

    刚想否认,心说大哥我才刚来,虽说属于黑户头偷渡客,也不用把我和毁灭世界联系在一起不是。然而还没等楚枫来得及慷慨激昂的陈词一番,另一边显然处在弱势的三人中的那名白发眼睛男连忙朝着楚枫高喊道:“老大,你可算来了,别演戏了赶快解决他们吧。我们就先走了。”

    所谓的误会就是一连串让人欲哭无泪的巧合所组成的。

    楚枫不是傻瓜,显然这个时候对方明显想让自己做替死鬼,不过幸好自己身上没有没有任何武器,于是赶快举起双手,刚想大喊老大,老大别开枪,我是无辜的。

    然而轰一声的爆炸声,一辆巨大的装甲车瞬间冲破了包围的壁障出现了众人的眼前,“你们赶快出去,外面我已经设置好了,该死的怎么多了一个人。算了,三辆喷气摩托加上一架滑翔沙艇五个人差不多了,赶快。”

    突然楚枫高举的双手瞬间觉得一沉,一把看上去宛如科幻片中才会的枪械出现在了自己手中,看着那边已经有好几人快速的朝着自己冲了过来,楚枫最终也只得屈服在了这淫荡的命运安排之下。

    一边逃跑一边朝着后面开枪的楚枫此刻心中更是说不出的郁闷,现在估计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不过天知道这破地方有没有黄河还是个问号。

  “罪恶的人类啊,妄图颠覆世界安静,我琪露诺•兰•鲁丝缔儿•法帝尼必将以冰雪的名义惩罚你。”一个少女的声音瞬间打断了楚枫的胡思乱想,条件反射般的转过头去看了一眼,一个看上去似乎才十来岁的小女孩儿,一头水蓝的长发此刻少女脸上的表情看上去似乎有着说不出的庄重与威严。

    该死的,怎么突然变得有点冷了?楚枫有些奇怪的打了个冷战,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笨蛋,赶快躲开。”

    楚枫想也没想便纵身一跃,脑袋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只手便已经牢牢的抓住了自己的臂膀,然而还没等楚枫看清眼前人的模样,就发现刚才身后自己呆的位置已经是一片冰天雪地的场景,而刚才那把落下的枪已经宛如一座冰雪雕塑一般,立在了那里。

  “靠,丫的耍我啊,这是什么?魔法?玩高科技的激光枪就罢了,现在居然还放魔法,还有天理吗?”楚枫有些发疯似的大叫了起来,这完全就和那个老神棍说的根本完全不同嘛。

    呼,总算逃掉了,这破东西还蛮难掌控的,好几次都差点把他给摔下去。楚枫踢了一脚喷气摩托,看了看四周,不知道怎么的飞着飞着,不但把追到那群家伙给甩掉了,就连救自己那家伙也和自己走散了。

  “哎,算了,那群家伙叫什么毁灭世界联盟估计也不是什么好鸟,我可不想扯上那种莫名其妙的事件,麻烦死了。”经历过了一场莫名其妙的生死大战的楚枫,此刻一躺下大脑就迷迷糊糊的了,最终碎碎的念叨了一会儿,便沉沉的睡了过去。如果说睡觉也是一项比赛的话,那么楚枫绝对是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对于他来说只要是有个躺的地方就能睡着的。

    不过我们楚枫似乎还不明白,真正的麻烦才刚刚开始呢。

TOP

 

学姐,你的书名就叫 涅槃 吧
Cowards die many times before their deaths
懦夫在死之前,就已经死过多次
Cowards die many times before their deaths;
懦夫在死之前,就已经死过多次;
The valiant never taste of death but once.
好汉一生只死一回。
Of all the wonders that I yet have heard,
在我听到的一切怪事中,
It seems to me most strange that men should fear,
贪生怕死最为怪,
Seeing that death, a necessary end,
因为死亡是人不可回避的结局,
Will come when it will come.
它要来就不会不来。

TOP

 

评论

困了!实在是想不出什么了!没精神写三人闲聊式的评论了!就当时水贴!
4个字:发育不良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