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2295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小说】【短篇】【梦---巧遇】

【小说】【短篇】【梦---巧遇】

  “喂,我说......难得回来一次支部,摆一副苦瓜脸算什么意思啊?”坐在我斜对面的天道公,一副鄙视我的眼神看着我说。
  “哼!听我朋友说:笨蛋是不会感冒的,真的假的?你说呢......天道兄。”我身旁的厄莫.肖白.圭盯着天道说。这应该算是在帮我吧!心里挺感激的,不过......这两人是天生一对——不斗不快!
  “干吗看着我说?死乌龟......想找茬么?”天道公威胁似的用大拇指,指了指挂在装甲板上的一个怪异灭火器。
  “切!我找茬?我就找你的茬了,怎么?还想用灭火器喷我不是......我用手刀就把你给切了,信不?”厄莫挑衅着天道。
  “来啊!老子喷不死你!”说着,天道伸出了手去。
  “正合我意。”厄莫也开始把手捏的“喀喀”的响。
  “稍息!!”洪亮的声音回荡在空空的机舱里。顺便说下:我和天道公,厄莫.肖白.圭,希尔斯.布莱德(BOSS是也)一起,坐在“大力神”军用运输机里,降落地点当然是太平洋防区的指挥部所在地——塞那莫岛。
  “这都成什么样了?规矩都忘了么......你们还是菜鸟吗?”发出怒喝的自然是我以前的......应该算是老师吧!陆军上校希尔斯.布莱德。
  天道和厄莫十分迅速地站了起来,标准的军姿。那两人脸上多少有些惨白,虽说和老大相处了许多年,不过恐怖的东西永远是恐怖的,老实说......我也有些怕他!那两人当然也是老大的学生。
  “你们这两个垃圾虫,软蛋,蛀虫,让人恶心的白痴......”就这样,一直到飞机抵达塞那莫军港时,老大的训话才算结束。下机时,老大一副满意的表情。更年期么?有够变态的。而那两家伙则是面有菜色,摇摇晃晃地走下飞机。
  就像天道所说的那样,好不容易来一次,怎么说也要欣赏一下这座军事要塞的......什么来着?算了,想这些也没用。才刚下飞机气都没喘上一口,就被塞进多功能运兵车里,开向地下掩体。
  进入地下掩体后,过了几道关卡,下了车,跟着老大走进接待区。一名穿着制服的军官朝我们走来,因为是逆光,所以看不清他的脸。
  “呦!上校.....乃木署长在52区的会议室等您,具体情况我就不知道了。”老大听后,皱了皱眉头,大步走开,嘴里不知在嘀咕着什么。
  “奈须!”
  “小须!”
  “须须!”三个人三种不同的发音,从三张不同的嘴里发出。是的,奈须也是老大的学生之一。
  “呃......这不是......”奈须指着我,发出含义不明的喉音。虽说是有5年没见,但也不至于夸张成这样吧......这个白痴泰国佬。
  “呦,不好意思啊!你看见怪物了么?”我故意用十分不爽的语气说。
  “哪里哪里......”奈须连忙摆了摆手,一脸灿烂地笑着说:“听说你们要来,特意来接你们的,不过没想到会有你,大吃了一惊呢!呵呵......”这个白痴泰国佬,当我是笨蛋吗?知道我们要来,会不知道有我么?但是啊......算了,这种事一旦深究起来可就没意思了!
  笑着笑着,突然不笑了,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欢迎,天道上尉,厄莫上尉,南宫中尉来到塞那莫水兵基地。”
  话不多说,我们三人依次回礼。白痴泰国佬一点都没变......
  “来,拿着。这是各位的房门钥匙。”奈须手上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三把“钥匙”,其实是三张电子卡,和信用卡很像。天道和厄莫看了看卡上的信息,便轻车熟路地走了,看来是熟客了。至于我呢......当然是自己找啊!虽然有些不甘心,但奈须那家伙打死我也不问他,与其和他废话还不如自己找来得快。
  “......难道?”我在电子卡和指示板之间来回看了好几次,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难道......我,迷路了?开什么国际玩笑。”冷汗不断的在我头上冒出,形成了一颗豆大的汗珠,准确的从腮旁滑落。真是有够尴尬的,又不好意思去问人,自己又找不到,逊毙了......简直是太丢脸了。
  “啊!”一声悲鸣把我从自我厌恶中拉了回来,下意识的向声源方向望去。
  “呃......好多.....”发自内心的感叹。地面上不知什么时候堆满了文件,文件袋以及无数的A4纸。当然还有一个瓦楞纸箱和抱着它的女人......应该是女人吧!
  从刚刚的尖叫和抱箱子的手来看——是女人。看来是抱的东西太多了,把自己的视线给挡住了,然后又撞到了正陷入自我厌恶中的我,最后自己摔倒了。这应该就是整件事的经过了,神经有够粗的啊......这女人。呃......不对,应该是女孩才对。出于礼貌,我半蹲下去问她:“没事吧!”
  “PIA......”正当我伸手要去扶她起来的时候,手就被她给弹开了。
  女孩紧紧地抓住纸箱,像是在积蓄着什么似的,忽然:“你,你,你这个白痴,笨蛋。把人都撞倒了竟然还问什么有没有事!!你这白痴,色狼,傻瓜......”
  我实在是不想说什么了,这个臭丫头居然反咬我一口,简直不可理喻——不可理喻,最后还说我色狼什么的......因为过于气愤,所以也不顾什么绅士风度了,直接站了起来,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这时......和那丫头的视线对上了。开始时,她的脸是藏在箱子后面的,大概是为了看清我这个所谓的色狼,才抬起头的吧!

最后编辑小腾腾 最后编辑于 2009-01-11 18:05:39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心中燃起的熊熊烈火(生气!!)就这样被无情的浇灭了,在此不得不自嘲一下,人类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尤其是男人。现在,坐在地板上因愤怒而使两颊染上一丝嫣红的女孩,正用她杀人般的锐利眼神瞪着我。心跳就这么漏跳了一拍,耳朵也有些燥热,呼吸倒还没什么问题。
  怎么说呢?是一个很漂亮得少女,不,应该说是很可爱才对,很不好形容(其实是“词穷”了)。
  “告诉我你的姓名,所属单位,中尉先生。”说的很客气,但却给人一种和恶魔谈判的感觉。
  “喔……南宫藏叶,策划部第三号指定特工。那么你呢!女士。”一般来说,要遇见拥有指定号的人是很难的。因为,拥有指定号的人,尤其是特工,就像是真正的间谍一样,就算是遇见了也不知道其真正的身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算是违规了。
  “咦……难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本以为她会吓一跳,谁料想却大笑起来。被吓疯了么?本来挺可爱的说,但笑得太有豪气了#-#!
  “你你,你,你这个白痴……哈哈……太好笑了……没,没想到你居然是……哈哈哈哈……父亲的学生……哈哈…………你死定了!!”
  “啊?????”石化了,她好象说了“父亲”这个词吧!……父亲+学生,这两个词让我想到了很多东西,我不笨,所以现在我很清楚,我已经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上梁不正,下梁歪……我到时候要怎么向老大解释呢?
  “喂,我说——你还在动什么歪脑筋啊!白痴……”大概是看我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对我大喊着:“你就真这么想被我父亲修理么?”
  “呃……不是……其实是……恩……我貌似……迷路了……”只好很丢脸地说出了实情。
  “…………不是吧……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第,第一次……哈哈……拥有指定的特工会迷路……哈哈……你真的是特工么?”
  “真是抱歉啊!……我的确是个特工!”这人真的是女人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厉害,真是太厉害了……真是打从心底笑了一场啊─”
  “……那真是太好啦。不过我可是一点都笑不出来。”我这白痴,早知道会这样,还说什么说啊!”
  “你该不会是路盲吧……”看似很小心的提问,其实……
  “当然……不……”我话还没说完就被无理的打断了,那家伙是故意的吧!
  “真的?噗───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目前为止最为失礼的表现。
  她指了指散落在地上的文件,歪了下可爱的脖子。看来是要我帮她拣起来啊!(耍我么!这个蠢女人)
  在帮她把文件全都收拾好后,她笑着满意地点了点,就像是看到自己的狗把扔出去的东西给叼回来一样。(可以确定了,绝对是故意的,这个蠢女人!)
  “看在你让我那么开心的份上,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你一回……恩……安娜.布莱德上士——情报部部长。请多多指教——白痴中尉!”在又一次大笑后,这个蠢女人总算是把我那张卡上标的位置告诉了我(我一定会记住你的——乳臭未干的小鬼头)。只不过……她在看了我那张卡后,楞了一下,若有所悟地发出了坏心眼的笑声。不明白她在想些什么,也许以后就知道了也说不定……
  我站在房门前,有些迷茫……这是我住的地方?太夸张了吧!光看门面就知道这不是一个区区的尉官可以住的地方。;虽说我是有指定号的人,但这无论怎么说也太夸张了……我认为我现在真的很丢脸,拿着电子卡的手在颤抖,就这么一抖一抖地按在了感应器上。
  “嘀!”房门打开了,内部十分得宽广……这是总统套房吗?
  进入房间后,似乎听到了喷头喷水的声音。是有人在洗澡么?于是好奇地向疑似浴室的地方移动。
  另一方面……
  一位穿着制服,戴这无框眼镜的女性一路小跑,在奈须身后叫着:“奈须少尉,等等,呼……”
  奈须转过身,看着喘着粗气的同僚问:“这不是……”被打断了。
  “少尉这些等下再说,十分抱歉。交给您的那三把‘钥匙’中的一把,拿错了,那成备用‘钥匙’了。”
  “无所谓啦!备用就备用啊!又不怎么样……”再次被打断。
  “不是这样的,如果只是同一个房间的那还无所谓,关键就是……”
  “……”奈须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关键就是……那把备用‘钥匙’是少将房间的……”这颗重磅炸弹差点没把奈须给炸死。他开始回忆:3个人,就只有南宫不知道少将的房间位置,在3个人都没有异议的情况下……
  “糟了,是那家伙拿到了……少将现在在哪?”焦急的奈须还真是少见。
  “也许……大概……可能……”
  “废话少说。少将现在回房间没?回了的话就立即用内线——把情况报告给少将。该怎么说你是知道的吧!”
  “少将应该已经回房间了……”
  “那还楞着干吗?快去通知啊!!!!”
  “可是,因为才从内华达返回,又接着开了个紧急军务会议,所以……”
  “所以?所以什么啊!”奈须有些恼火了。
  “所以应该,正在清洗身体。”
  “清洗身体??”奈须鹦鹉学舌般地重复着。
  “就是……恩……就是正在洗澡啊!这个都不知道么?少尉。”
  “洗澡啊!我当然知道啦……不就是洗澡啊!…………啊?什么……洗澡?洗澡!!!!!!!!!!!!!!!!!!!这种事为什么不早报告啊!”怒喝着自己的同僚,看似柔弱的东洋(其实就是日本的说)女性——天宫真由。
  “我啊!也是才发现嘛!”撒娇的语气使奈须冷静不少。
  “还呆在这干什么,走啊!用跑的,当面解释。”奈须抓着真由的手跑了起来,完全无视周围的其他人的眼光。他现在的心里无比复杂:太平洋防区的总司令——安缇利雅.冯.阿姆斯特尔 少将,是一名年仅17岁的少女……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