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页12 跳转到查看:6724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小说】【第三世界】【短篇】【奥尔维技术组】【完结啦!!!!】

【小说】【第三世界】【短篇】【奥尔维技术组】【完结啦!!!!】

呃嗯~因为“金属虫”这个称呼太死板了,在此短篇中将金属虫团体命名为“克瓮兹”。
因为是第一次写……可以算是试制品啦……写的不好的话还请见谅……不过感觉上似乎可以和二之宫的【CDL】 交集到一起的样子……



************************************这里是分界线******************************************

       
    【奥尔维技术组】
    一
   
    现在,正值黄昏,夕阳的余晖透过宽大的落地窗铺洒进来,把屋里的一切都镀上了一层橘黄色。
    有两个人正在这间屋中,倚在皮质的办公椅中的老人,将一个灰色的档案袋从桌面推到了另一个正立在对面的年轻军人面前。
    “莱克斯技术少校。”
    “是。”那个年轻军人小心地接过了档案袋,迟疑着是否要打开。
    “这次……是这个。”那个老人说着,将办公椅慢慢的转了个圈,面向落地窗看向窗外。
    听到老人的话,年轻军人慢慢地打开了档案袋,提出了文件,看到文件的同时却又不禁吃了一惊:“这、这个印章是……?”
    “嗯……”老人肯定了他的疑问,“特种作战指挥部的决策层专用章……这次的这个项目,关系着今后我军特种行动的多元化发展……这个担子……可不轻。”
    年轻军人仔细地翻看起文件,小声嘟囔道:“心情……稍微有点复杂……”
    “这种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老人回过头。
    “我明白……”那个年轻军人将文件放回了档案袋,立正站好,敬礼:“我们奥尔维技术组会尽力尝试的。”
   
    二

    这场战争真的是必须的吗?我不明白……
    座舱的玻璃上映照出了莱克斯那年轻的面庞。
    我们现在所做的……真的有意义吗?
    莱克斯透过玻璃看向外面。黑色的宇宙中闪耀着两团明亮的光斑,一个是太阳,另一个则是奥特尔尘埃团——数百年前奥特尔行星爆炸后后沉积在宇宙中的行星尘埃,明明早已失去了生机,在太阳的照耀下却仍然闪耀着光芒——虚伪的光。
    我们军职人员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对克瓮兹战争已经进行了三年了……换来的只是人类单方面的破环、损失和牺牲……明明连克瓮兹是何物都没有弄清楚,只是单方面的将奥特尔行星的爆炸归罪于它们,单方面的将它们划为敌人、划为邪恶的存在,单方面的对其宣战,之后……又单方面的承受着牺牲和伤害……
    我们所做的……真的能够改变什么吗……?
    莱克斯不禁叹了口气,这个问题的答案……他至今还没有找到……
    路……似乎还有很长……

        *
   
    目的地越来越近了,莱克斯此时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飞船在无形的微波波束的指引下矫正着姿态,向着港口驶去,因为二十毫伽重力加速度所产生的反作用力虽然足以使人飘落到舱面——即所谓的“地板”,但还不足以使咖啡留在一个普通的杯子里,而现在,他的裤子确实是被还没来得及在半空中缩成一团的咖啡弄湿了。
    “那些坐在管制塔里的家伙难道就不会在航行手册里加上一条‘飞船进入场重力区前一分钟驾驶室进行全船通报’吗?”无奈地擦了擦棕色的咖啡渍,莱克斯抓起行李站起身来向舱门口走去。
    [莱克斯少校,即将抵达科奈尔空间实验站,请做好出舱准备]
    “知道了。”莱克斯从外侧直接套上了一身白色的舱外作业服后等候着指示灯的转变。
    “嘀—”指示灯转变成绿色,莱克斯走进调压室,关闭内部舱门,接着打开外舱门,踏着伸至舱门口的舷梯向下走去。
    想知道一群穿着舱外作业服的人在空间站平衡重力区走来走去是什么感觉吗?看这里就知道了,明明连重力装置都已经设置完毕,却因为战争原因使得空间站建造经费缩减,港口的密闭系统被临时从设计蓝图上踢下马……同样的事还发生在了其他几个实验空间站上。“光是购置实验人员作业服的费用就够完成密闭系统了吧……”每当想到这里,莱克斯都不禁想把那个目光短浅的决策者痛揍一顿。
    穿过了港口,莱克斯迈进电梯按下了“FD3”的按钮,电梯开始运作,停止,莱克斯走出电梯,紧接着迈进正对面挂有“密闭区,请脱掉舱外作业服后小心进入”的可笑牌子的门中,锁闭密封锁,换下舱外作业服,迈进第二道门,闭紧眼睛接受“可泰尔”喷液的全身性消毒,再迈向最后一道门,“哔—”门应声而开,莱克斯迈步走出去。
    空间站作业标准时间12点03分,正是休息时间,通道中没有多少人,莱克斯便按照那个熟悉的线路走去,来到一扇白色的瓷钢制自动门前,将ID卡插入读卡槽,“哔哒—”,识别完成,门自动打开,而正在里面懒散地躺在椅子中的那个男人立刻转过头来:“噢~!莱克斯回来了~这次是什么?被老头子直接叫了过去,一定是个大家伙吧~!”
    “……把大家叫到这里来吧。”莱克斯沉着脸说道。
    “呵,明白。”那个男人好像看穿了莱克斯的表情一样满足地一笑,答道。

        *

    相较起刚才,屋中又多了四个人,一位金发的青年,一位褐色短发的中年男子,以及两位有着栗色短发的年轻女孩。
    “这次老头留给我们的家庭作业……是这个。”莱克斯说着,在桌面上打开了立体影像文件。
    “喂~喂~这……是什么啊……?”看到了影像,金发的青年首先说出了感想。
    “了不得……战局说不定会因此而改变的。”褐色短发的中年男子也紧接着说道。
    莱克斯看向那两位年轻女子:“艾丽雅?赛娜?”
    沉默了一会儿,其中一个女孩说:“……我对进行这项项目的开发持反对意见。”
    “赛娜呢?”莱克斯看向另一人。
    “我……我也反对……”
    “这样啊……反对的理由我就不用问了……我也清楚……”莱克斯沉默了一下,“可是……”
    “我们也明白,”艾丽雅首先打断了莱克斯的话,“身不由己是吧。”
    “……嗯……”
    “好!既然怎么都要做~就大干一场吧!”之前一直沉默着的那个男人突然大喊,其他人不禁被吓了一跳。
    莱克斯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考特,上次就告诉过你不要这样……再这样下去……医疗室的床位根本不够用……”

        *

    “具体分工还和以前一样,考特,罗德,这里有一份理论技术资料,因为是从特指部直接送来的,估计那些懒汉们也没做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不过还是交给你们了——是垃圾的话就丢到粉碎机里吧。”
    “噢~收到!”“明白~”考特和那个金发的青年接过了储存条,离开了屋里。
    “劳顿,和整备部的人联系一下,预计三天后就会开始第一部实验机型的装配,材料方面……”
    “‘不要从军部入手,那只会收到一堆破铁’……是么”褐色短发的中年男子接过了莱克斯的话,“我会处理好的。”
    “嗯。”
    “那我去空指部要试驾员去了~”艾丽雅说着向屋外走去。
    “不要……”
    “‘不要收取飞行时间少于400小时的新手’是吧。我会注意的啦。”回过头后,艾丽雅消失在门外。
    “呵……不知不觉间,就已经这样了啊……”莱克斯紧张的表情放松了下来,“那么,赛娜……”
    “嗯……”
   
    “考特和罗德他们两人的反理论预测工作就交给你了,工作量会很大,一定要注意休息……我要出去一天左右,明天才能回来,帮我转告一下大家。”

    “嗯,是……呃……”赛娜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还有什么事吗?”莱克斯问道。
    “少校……少校难道……”
    “啊,没错,我要去‘阴影区’周边一趟,必须在考特和罗德两人的蓝图完成前取得周边的基础数据。”
    听了莱克斯的话,赛娜显得更加紧张了:“那……那还请一定要小心,虽然战区在‘阴影区’内部,但还存在误射和流弹的可能性……而且……而且克瓮兹的行动规律也……”
   
    “啊,没关系,不用担心,我会小心的……而且还有护航艇呢不是吗?”
    “……嗯……知道了……那……告退了……”
    “啊,明天见了。”
   
******************************正文与杂话的分界线************************************************************
嗯……当然还没有写完……以后会继续传上来……大家一起来看看吧……最近对自己写的东西实在是没什么信心……
最后编辑robinleonard 最后编辑于 2009-02-17 15:27:35
Every bullet has its billet.

TOP

 

貌似还没有看见和我的那个有什么交集的地方【顺便说一下,正是名是CDL      不是  ?篇】
我那个是金属虫(克瓮兹)进攻索杜卡2个月后的事……而你的那个是三年啊……如果硬要有个交集的话!嗯……
这样吧!我用站内PM给你说下结局!要怎么发挥就看你的构思了!
不过感觉你比我写的好……【难道我完全不是写作的料么……】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感觉就像 一年战争秘录 一样,作为一个技术开发部的角度去诠释战争~~
比二之宫好的就是 提出了 "人类这样做的意义"  这真的是太好的一个发散点了,因为这样一来,敌人或则叫敌人的形象就不只一种虫子这么简单
而且,还可以更往上发散

二之宫,,,在思维发散和主题上,你要多学习~

TOP

 

很有才哒~呵呵~这方面我是不足的,在努力学习哒~onion5: 这个只是开始,很紧凑给人以想象的空间哒~请加油~
哎呀,你死了之后,旁边也不是我呢……
看着事情一点一滴的往下进行,仿佛看着自己被解剖……
我的内脏恐怕没有血吧,因为血在解剖前就流干了……
有些事情不想去想……
若是想你或者要你需要代价的话……
我卖身买你好不好……
抑或者我即使卖了灵魂也要不到呢……

TOP

 

*
    [ES-018实验船--罗丹出航就绪,PR-018S护航艇--马赛出航就绪,三分钟内还有后续航程,请莱克斯技术少校尽快登船。]
    “啊~啊~知道了,啰嗦死了。”莱克斯才刚换好舱外作业服走进港口便听到了管制塔不知重复了多少遍的的催命声,快走几登上了舷梯,向一旁的操作人员敬了个礼后便一头钻进了舱门内。
    “Huya~!小伙子。”驾驶席上的老驾驶员向他打了个招呼。
    “Huya,莫汉。”回了一句后,莱克斯一屁股坐到了副驾驶席上。
    “这次要进阴影区啦~?年轻就是不一样啊!”
    “只是周边,取集一些技术参数。”
    “啊哼~看看这次你小子都带了些什么?呼~RDX-TTP!SZO-109PPS!FEELING TAKER!……哈哈!这次要玩核子危机吗~?”
    “呵呵……”莱克斯已经对这个自己知之甚少的老驾驶员没什么辙了,几乎每次作参数采集航行前,只要携带器材一暴露给这个老家伙,他就能够把这次的实验目的说得分毫不差,“他究竟是什么人啊……”莱克斯也不是没有这么问过其他人,但几乎每次都会被其他人巧妙的回避掉,久而久之也就不去在意了。
    “目标是鸟巢没错吧!”
    “嗯。”鸟巢是一个常用的参数采集点的绰号,由于是一颗处于阴影区周边的废弃卫星,所以成为了实验站中各技术组采集参数的宝地,但因为那里钢丝钢条遍布,一不小心就会被缠住,所以便被命名为鸟巢,即使如此,相较于其他地方也安全得多了。
    “那么……”机身突然剧烈的颤动,从机尾处传来了如空转的引擎般的喷射音。
    “莫汉!你又忘记解除拘束臂了!”
    “噢!”莫汉似乎才想起来,拨下了白色的跳键,紧接着——
    “砰!”飞船便如出膛的子弹一般以不正常的出港速度跳出了港口,而护航艇则如受了惊一般紧随其后追了出来。
        *        *        *        *
 
    “莱克斯·科特,出舱。”
    “嗤——”打开了舱门的同时,莱克斯的身体便同空气一起被吸出了实验船。
    “呲”,固定在背后氧舱兼具从实验船输送低压氧气功能的护缆拉住了欲继续飘向茫茫宇宙的莱克斯的身体,使其缓缓下落到了卫星表面上。
    通过头盔上的数据屏确认了一下周边环境以及安全状况后,向护航艇发出了请求。
    “马赛,请确保目前坐标zt-110,10,22方向轴及其周边30范围内的无干扰空间,以便数据的精确采集。”
    [马赛明白,护航路线将避开以ZT-100,10,22为主轴、周边30的空间范围。]
    “收到,完毕。罗丹,环境良好,请打开一号器材舱。”
    [噢!这就打开!]伴随着从通讯器中传出的莫汉的声音,船体左侧的器材舱缓缓打开,在接收不到任何声音的真空环境中近距离看颇有重量感的舱门开启其实是一件很有趣的是。
    伴随着舱门的开启,一台包裹着金箔的大型机器便显露了出来。
    莱克斯轻轻蹬地飘向了目标,抓住了一旁的扶手后钻进了机器的后方。其实,全自动的技术采集用机器人也不是没有,但等到装载时却收到了“真是不好意思,上次第三实验组用完后出了些故障,还没有修好,先凑合一下吧”的不负责任道歉,只好临时更改搭载舱外手动型。
    “嗯……集束探头指向ZT-100,10,22,测定包含电磁辐射在内的685项数据,预计所需时间10小时46分20秒……”熟练地操作着控制台,莱克斯看向了头顶——那就是阴影区。
    从远处看去的话就是一团大大的雾状光球,但从近处看去,只不过是反射着太阳光辉的行星碎片和尘埃的巨大聚合体罢了,越向内部越是黑暗,能见度10还不到公里,更不要说里面还积聚着难以计数的克瓮兹。即使是这样,军部却仍一批一批地向其中输送着士兵和武器,以占领的行星碎片数量作为邀功请赏的计量单位毫不汗颜地索取着国民的税收来填充自己的腰包……
    这种‘战争’……真的有意义吗?
    “嘀”,机器通过通讯线路传来了一个单调的提示音。
    “……显性低能热源……这个频谱……又有战舰被毁了么……”莱克斯抬起了头,“愿生者平安,逝者安息……”向那个方向敬着礼,念出真诚祈祷的语句——如果我们都不为他们送行,那还有谁会去做这些事呢?在数据采集过程中遇到了牺牲者就要为其祈祷,这已经成为了实验站全体成员的习惯,想象着死者曾经可能过着的生活——他们也有着亲人、也有着朋友,甚至有些人已经组建了幸福的家庭,过着快乐的生活,在他们的故乡有着等待他们平安归来的人,祈祷着他们平安的人,而他们的死去却会破坏这一切。他们会化作尘埃碎片,像永不腐烂的木乃伊一样在宇宙中孤独地飘荡,没有归宿——所谓的“战争”,就是如此。
最后编辑robinleonard 最后编辑于 2009-01-25 23:29:28
Every bullet has its billet.

TOP

 

嗯……嗯……很有看头的说……越看越是自愧不如……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罗德,电压?”
    “还在上升。赛娜?”
    “嗯,还在预测范围内,没问题。”
    考特、罗德、赛娜三人站在巨大隔窗前的操控界面前戴着黑色的护目风镜看着隔窗内的高亮放电源。
    “与理论值的差距仍在范围内,倒不如说这才应当称之为正常值比较恰当。”赛娜说着操作起了操控台。
    “考特、罗德,第六十二次校正实验开始结束程序。”
    “收到。开始减压。”
    “收到。开始降低电压输送。”
    “气压开始上升。”
    “电压降低至低压范围,现在安全关机。”
    “关机。”
    “关机。”
    “实验舱注水。”
    “打开注水阀。”
    “注水阀开启。”
    “开启。”
    “开始冷却。”
    “冷却。”
    “实验机正在降温。”
    “注意各部分老化情况。”
    “半导体部无异常。”
    “散射部无异常。”
    “尾锥管部无异常。”
    “三棱体出现小面积龟裂,正常范围。”
    “各传导线路无异常。”
    “螺旋磁轨无异常。”
    “三号磁门舵机处出现胶状物,暂时判断为高热导致的即熔。”
    “其它各部均无异常。”
    “嗯……好,辛苦了。”赛娜摘下了护目风镜,一头趴在了操控台上,“六十二次实验的问题都是出在舵机上,材料每次都改进过……还是不行么……”
    看到赛娜的这副样子,考特和罗德无奈地站起身来但也都没说什么,他们都清楚,这个平时看似文弱的小姑娘在某些时候其实也有着相当固执的一面,而那个能够帮忙化解这一固执的人却在十七天前突然失踪了。
    “莱克斯……这种时候……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啊……”只能在心里这么嘀咕着,在赛娜面前不提这件事几乎已经成了全实验站的默契。
    十七天前,莱克斯登上了罗丹号实验船前往鸟巢采集实验参数,并在同一天的实验站时间22时32分与实验站管制塔失去了联络,之后虽然派出了共计十三个班次的搜索队但仍没有丝毫线索,只是在鸟巢上发现了几近半毁状态的马赛号护航艇的空壳以及部分罗丹号的碎片,全体乘员生死不明。若这是军事行动,这是足以被判为KIA的MIA状况。
    “啧!”考特重重地捶了一下操控台,却没想到一下子把赛娜惊到了。
    “啊~不,没什么~哈哈~我去吃点东西,要一起来吗?”简单地搪塞了一下后,摘下护目风镜向其他两人发出了邀请。其实这主要是为了赛娜,自从莱克斯失踪以后,赛娜每次吃饭时要么是不吃,要么是根本没有吃几口,持续了十几天,也着实让人担心她的身体。
    “我不了,我再去和劳顿联系一下,看看材料的问题有没有办法解决。”
    “呃……喂~!”赛娜似乎是没有听见考特的招呼,转身径直向实验室外走去。
    “这样下去……不行啊……”罗德走到考特身边,无奈地说道。
    “得想想办法。”
    “嗯。”
最后编辑robinleonard 最后编辑于 2009-01-25 23:36:03
Every bullet has its billet.

TOP

 

居然学我!【看文只看楼主】
盗用我的版权!
呃……不过对于你的文依旧没有意见!依旧和以往的同样好看!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v-老将出马了-v-只看楼主

TOP

 

最后一段……呼……
**********************************************************

    四
   
    “以毒攻毒”,这个词用在这儿,最合适不过了……
    眼前的这个物体,被能够抵挡住克瓮兹的利刃的灰黑色鳞片状粗糙装甲严密地分层包裹着,如神话中的巨
蛇一般的粗大身躯蜿蜒在这个宽敞的装配车间里——名为单兵重型作战装甲的这个东西怎么看也不像是塞得进
人的样子,而且控制部的设计图居然被特指部明确划出了一片狭小的“禁止删改区”。当初对这一部分的设计
很迷惑,但现在——已经明白了。正如实验站的人们所称的那样,它,确实是一条“毒蛇”。
    在所有的人之中,最痛苦的人一定就是赛娜了,作为实验的现负责人,明明知道不可以这么做,却又无能
为力,无力感和对自己良知的深深自责一定已经完全包裹住了她,再也不想继续做下去,又没办法一走了之…
…如果那个人还在的话,如果他还在的话,一定已经想出办法将这件事解决了,那个人,他……“你到底在哪
……莱克斯……”重重地倚上冰冷的墙壁,透过玻璃窗看向黑色的宇宙,艾丽雅如脱了力般喃喃着。
        *        *        *        *
    “铿——”发出了最后一声空响,三十毫米旋转机炮停了下来,这样,在今天上午,最后一项测试也就结
束了。
    “下午就要把这个发射进阴影区了啊~”考特轻敲了一下“毒蛇”的装甲外壳,发出了感叹的声音。
    “嗯……下午……就要送走他了。”赛娜回答着,轻抚着“他”粗糙的外表,在场的人都听出了艾丽雅话
中的意思。
    “毒蛇”仿佛有了直觉一般竖起头回过身来,用那硬硬的“鼻子”轻蹭着赛娜的脸。
    “哎呀,他很亲你呢~”罗德也用指人的“他”来称呼着,不舍地看向了“毒蛇”。
    “给他开一场欢送会吧~!”在场的装配员中有人提议到,立刻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意。
    是啊,该和“他”告别了……和“他”相处的的这几个月里,大家之间似乎培养出了一种共同的感情,对
“他”的感情……
    四周的人开始忙活起来,装配部的人开始布置起了车间,后勤部的人则跑去找“上好的机油”,就连考特
和罗德都开始设计起了特殊程式作为给“他”饯别的礼物……啊,这也不奇怪,毕竟,“他”,曾经是个人。
    “毒蛇”——没错,控制它的不是程序,不是人的手脚,而是优秀飞行员的大脑。
    “他”——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清楚地记下了“他”:米恩·克劳夫少尉,原空军第三十二特殊作战群第
十一小队飞行员,在作战中为拯救友军而牺牲,但军方实验室发现了他的大脑还未死亡的事实,擅自从他的身
体中将他的大脑分离了出来,之后,交到了技术组的手中,在接到大脑收容箱的那一刻,在这里的所有人都醒
悟过来了,为什么“毒蛇”会被设计的这么不符合逻辑,为什么“毒蛇”会被设计的这么超越人的身体反射极
限,为什么……“毒蛇”的中枢部位会有那么一个狭小的空白……一切,都清楚了。
      *
    “全体——敬礼!”伴随着一声呐喊,四周全实验站的人们都向“他”敬起了军礼——这将是永远的分别

    “吱——”“他”面前的巨大内舱门缓缓上升,面对这,“他”迟疑了一下,紧接着似乎知道了什么,缓
慢地驱动着身体滑进了舱门内——思想被小小的芯片紧紧地束缚着、控制着,那是一种悲哀,一种无奈。
    内舱门在“他”的身后关闭,四周的拘束臂为“他”扣上了重重的推进器,而实验站的人们,都在透过大
屏幕无言地看着,那是大家在用自己的方式为“他”,为这个曾经的英雄,做出最后的送别。
    屏幕中的外舱门折叠着向外打开,拘束臂痛快地解除,在下一刻,“他”身上的液氢推进器缓缓地推进、
提速,驶出实验站,向着那战场,向着那终点驶去……
    此刻,所有人的脑中都在想着一件同样的事:这样的战争,真的是需要的吗……?
****************************************************************************************************************
啊~完结啦~完结啦~这个小小的短篇总算是完结啦~
短篇之后,该开始着手下一篇了……呵呵……要开始策划阴谋了……
最后编辑robinleonard 最后编辑于 2009-02-17 15:20:59
Every bullet has its billet.

TOP

 

啊……这是我完结的第一个作品啊……为什么来帮我批评指正改错改缺点的人这么少啊……难道说我很孤立么……
Every bullet has its billet.

TOP

 

总体上来说很不错,但是总感觉缺了些什么又说不清

TOP

 

我写这类文是写不好,这要跟robinleonard学习了,看着你们的文,我真的是抬不起头了

TOP

 

哎呀我的妈呀!重新看了一遍之后,我突然有种前后不搭调的感觉。貌似主角的人失踪……说白了就是,这个写着不像是个短篇………………不是说写的不好,写的很好,就是连不上去。看完给人一种,“呃?完了?到底讲的什么?”的感觉
前面主角说要去采集周边的基础数据,后面就玩失踪。
本来以为是个战略级重型兵器,结果是个类似于孤胆英雄的东西。
不完整。
没错就是不完整,或是说这个尾巴没有收好。看起来不连贯。我是说前面几段和最后一段连不起来。
看完最后一段我就蒙了。
心里面想着“嘿!这小子想写什么?我就没明白了!”
说白了,就是故事不完整,留下悬念是可以啊,但是结构上的完整还是要的啊!
反正看完了我就没想法了。
例如CDL完了是再讲一支步兵小队遭遇克翁兹埋伏的事。
星海荡漾则讲的是对爱德华芝轮比丝奇次元大规模远征的序幕以及奥特尔星被摧毁的细节。
那么我想问,你想讲的是什么?
在啰嗦一句
后面看见那个大脑那里……我还以为是主角的……当是我还觉得你小子真狠,话是这么说,不过要真是这样好歹也连的上。结果却是一个名不见经传XX少尉……我不是怂恿你改什么,只是中间在加几段吧!至少完整!
不要怪我说的那么直白,我一向如此。突然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大二实在是有点无语啦~哈哈~
拥抱的是手里的温度,我期待着吻

TOP

 
1/2页12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