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5585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原创】【未完结】

【原创】【未完结】

注意事项:1、更新至第二章
----------------------------------------------------------------------
序“谁?是谁在哭? …… 是你吗?” “呜……” “别一个人在这里哭了,我们一起去玩吧!~” “可是,可是……” “来吧来吧~” 红色,充斥着整个视野的红色不断地刺激着大脑…… 台阶、房柱、屋梁、书架、床褥……就连平日里喜气洋洋的红地毯,现在也觉得妖异起来…… 地上凌乱地散落着染红了的人……或者人的部分…… (闭眼吧!闭眼吧!……我不想看到这些!不想,不想。不想!……) 视线依旧在缓缓地移动着,把所有的景象全部深深印在了大脑里。 大堂中央醒目地半跪着一个人,头耷拉着,胸口被长剑刺穿…… (不要,不要过去,不要过去!) 视线逐渐向那人靠拢…… (不要看!不要看!!) 那人的面目在视野中逐渐清晰起来…… “父亲!” 惊叫着从床上坐起,冷汗浸透了睡衣,急速的呼吸让胸口不住的起伏。 又是这个梦! 已经好多年没有做这个梦了吧。 是因为明天就要踏上旅途了,所以又想起来了么? “唉,修炼还远远不够啊。” 下床走到敞开的窗前,抬头仰望着那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一直在天空闪烁着的群星,右手下意识地紧紧攥住了胸口的那个挂坠。 “父亲、母亲,你们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孩儿。” “晨,你真的决定了?” “是的,外公。” “唉,好吧。既然你意已决,外公我也不再阻拦,只是这一路,千万要多加小心!” “是。” “晨,记住,不管什么时候你都可以回来,十二星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肩上的手很温暖,投过来的眼神充满了爱怜与不舍。 眼前这个老人也就是我在踏上这个旅途的时候唯一的牵挂了。 “嗯。”用力地点了点头。 后退两步,下跪,向这个庇护了自己10多年的老人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 “晨,叩别。” ----------------------------------------------------------------------------------- 慢慢来,不急……有意见尽管批
最后编辑小腾腾 最后编辑于 2009-07-31 13:44:05
不曾记起,如同从未遇见……

TOP

 

看来我是第一个吐槽的人!!!
搞长一点再发吧……这样看起来没什么味道!就像是在看一个人造句一样……

大神啊我那么膜拜你的……你就写长点再发吧……至少弄个一千字再都要好很多……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序还是少一点好
冬至子之半,天心无改移。
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
玄酒味方淡,大音声正希。
此言如不信,更请问庖羲。

TOP

 


是吊胃口的感觉吧

感觉整体应该不断就是了
哎呀,你死了之后,旁边也不是我呢……
看着事情一点一滴的往下进行,仿佛看着自己被解剖……
我的内脏恐怕没有血吧,因为血在解剖前就流干了……
有些事情不想去想……
若是想你或者要你需要代价的话……
我卖身买你好不好……
抑或者我即使卖了灵魂也要不到呢……

TOP

 

                                            第一章

    “哈哈哈哈~~ ,想不到你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弄出了如此多本王闻所未闻的东西,你果然有点本事!”
    “陛下谬赞了。为了陛下的宏图大业,微臣愿效犬马之劳。”
    “哈哈哈哈~~!!有了这些东西,本王的大业指日可待!到时候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
    “多谢陛下恩典。”


    沉默,一路上除了有节奏的马蹄声,就只有无尽的沉默。四周的树丛随着马蹄的节奏慢慢地向后方移动,地上若有若无的小路也缓缓地在前方伸展开来。
    逐渐变得清晰的流水声,将我从无序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水么?
    一抬头,眼前已经出现了森林中这条小河的身影。
    那就休息休息吧。
    下马,把它牵到水边。
    “咴咴~”它很开心的叫了两声,然后开始了美餐。
    还是动物容易满足啊,人总是活得很累。也不知道有多长时间没有开心的笑过了……
    “唉……”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
    从马背上拿出水壶,找了棵树,背靠着坐下。喝了几口水,仰头靠着,视线不由自主地投向了天空。
    悠悠飘荡的云,也带动着纷乱的思绪在飘荡……

    啊……又发呆了……不好不好,这么多年的修炼难道白费了?
    休息的也差不多了,上路上路。
    那条若有若无的小路在小河边就彻底消失了,看来需要地图了。
    骑上酒足饭饱懒洋洋地在晒太阳的马,然后从腰间悬挂的口袋中掏出地图来缺认位置。
    嗯……
    呃……
    这是谁画的地图?完全看不明白……
    算了,朝着北方走总是不会错了。
    嗯……北……北……现在应该是下午,太阳在西边……那么……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啊,这边是北边。
    就这样朝着心目中的北边一直走到了傍晚……
    这时候我才发现……傍晚的太阳才是在西边……
    现在已经不知道偏离预定的路线多远了……
    本来如果按照计划路线的话,在天黑之前应该能走出这片森林的……现在看来只能在这里过夜了……算了,先找块空地吧。

    吃过身上带着的食物,挨着烧的很旺的篝火躺在了自己用树枝及干草搭建的床上。
    闭上了一会儿眼睛,却没有一点睡意,于是干脆睁开,欣赏起这片从小看到大的星空起来。
    下意识地,念力开始向天空伸展,不停地向着远方的星群延伸……四周的声音变得飘渺起来,最终完全消失在我的脑海……

    在遥远到目力不可及之处,存在着一些蕴神秘的星群。如果一个人的念力足够强大到可以与这些星群进行交流并获得了这些星群的肯定,那么,这些星群会给于这个人某些特殊的能力。
    而这种类似于契约的关系是可以继承的——当然,如果星群没有意见的话。
    这样,赐星士与驱魔师——这两个也不知道已经存在了多久的依靠星群力量发展起来的职业就在这个世界发展起来。
    那些神秘的星群就如同赐星士与驱魔师的神祗一样,在这些人信仰它们的同时,它们也赐予这些人以力量。
    然而,虽然同是赐星士与驱魔师,每个派系、家族甚至每个人所感应的星群也会不一样,所获得的能力自然也不相同。
    经过了数千年的历史之后,这些拥有异能的人纷纷隐匿了起来,或者仅仅活跃在不为平常人所知的里世界。诗灵国五大家族——“士灵”、“冬莲”、“十二星”、“幽施”、“白狮”,就是这些古老异能家族的代表。
    虽然五大家族甚少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但是他们对诗灵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影响都是不容小觑的。
    而十二星,正是这五大家族千年以来的领导者。
    十二星这个姓,据说是因为当初十二星的先祖曾与12个星群有过契约而得名。这12个星群被十二星的先祖分别命名为:寿星、大火、析木、星纪、玄枵、娵訾、降娄、大梁、实沈、鹑首、鹑火、鹑尾。可惜的是,现今的十二星早已经失去了很多星群,甚至连现在能够契约的星群究竟是哪几个也弄不清了。除了家族子弟的天资问题外,千年的时光,也足够发生任何事情了。

    “有动静。”
    小福直接送入意识的报警将我从与星群的联系中拉回。
    小福就是只小蝙蝠,是我9岁的时候召唤出来的使御兽。它没有任何攻击的能力,唯一的能力也是一个一点也算不上强大的辅助法术。除了能在空中帮我侦查外……还真是想不出它的其他用处了。
    将小福唤回使御兽休息的异空间,同时迅速让自己站在了树林的阴影中,并进入了备战状态。
    在上一个城镇休息时,旅馆的老板知道我要穿越这片幽迷森林后就好心提醒过我:“这个森林晚上很危险,不但有狼群、野熊,最近好像还盛传有鬼怪出没啊!先生您还是带上这份地图,尽量赶在天黑之前走出去。”
    可惜了那个老板的一片好意……我还是迷路了……
    小福虽然是蝙蝠,可是好像它也不清楚来的究竟是什么,只是知道有动静罢了。这家伙真的是蝙蝠吗?……我恨怀疑……还是说只是一只长的像蝙蝠的家伙而已?
    声响越来越清晰起来,似乎正目标明确地朝着这堆篝火靠近。那么,应该不会野兽吧……不是说野兽都怕火么?
    能看到隐隐约约的一团黑影了……手中聚集着灵力也已经在待命,只要我愿意,下一秒钟它就会变作一个火球袭向那团黑影。
    黑影逐渐靠近篝火……一个身材矮小、披头散发的……人?
    那个“人”走到火边左顾右盼了一下,然后嘟囔着:“咦?明明有火有床的,怎么会没人呢?”
    会说话?看来的确是人了。听声音……弄不清是男是女……大概还是童声吧。
    看他这个样子……难道是难民?
    我从阴影中走路出来,但手中聚集的灵气并没有散去,法术蓄势待发。就算是个小孩也不能大意。
    “哎呀,果然有人!我有救了!!”
    那人见到我出现,不但没有吃惊,反而在大呼之后伸开双手朝我奔了过来。
    根本没弄清那人奔过来的用意,也不敢贸然出手伤人,只能向旁边一闪。
    那人的身形在急速中却也跟着我改变了方向,还未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那人紧紧抱住……
    “呜呜~~ ,终于找到人了!”
    竟然把头靠在我胸口,抱着我嚎啕大哭起来……
    心中的某一块被触动了……抬起悄悄散去了聚集的灵力的右手,然后轻轻放在胸口那个随着哭声不断耸动的小小的头上。
    过了许久,哭声这才渐渐小了下去。
    “饿不饿?”
    “嗯。”他抬起脏兮兮的脸,对我点了点头。

    哭了这么久,哭也哭饿了。现在,他正坐在我对面,狼吞虎咽地吃着我带的食物,而我只是默默地看着。
    “饱了!”
    他放下装食物的袋子,满足地用衣袖擦了擦嘴。
    “那就睡吧。”
    收拾好东西,我指了指刚刚替他搭好的“床”,然后走到自己“床”前躺了下去。
    “诶?!你不问我的来历,叫什么名字么?”他似乎很惊讶。
    懒懒地闭上眼睛。
    “无所谓。反正明天就分道扬镳了。”
    “诶?!”
    “把一个小孩子带出这个危险的森林——这就是我能做到的所有了。”
    “我不是小孩子!”
    对于这种只有语气很强的强调,基本上可以无视。
    “喂!!干嘛不理我啊!”
    “睡觉。”
    “你……”
    然后就听到了树枝做的床被狠狠压下时发出的呻吟。过了好一阵子他也没有再发出声音。
    终于安静了……
    “下面我是在自言自语,绝不是说给某个人听的!”
    刚这么想着,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
    “其实我并不是迷路哦,只是因为这片树林太大了,走了几天也没走出去而已。”
    那就是迷路啊……这片森林可没那么大……还有,是森林,不是树林……虽然同样迷路的我没有资格这么说……
    “然后带的食物吃完了,野果能吃但是不好找,吃肉也不能吃生的吧,所以已经饿了两天了……”
    乱吃野果是会中毒的……你还真是走运……就算不能用法术,钻木取火也不会?……你是哪家的贵公子啊……
    “之前遇到的人,要不就是掉头就跑,要不就是直接看到我就晕过去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不闪不避的人,可是想不到他心肠那么坏……”
    等等……旅馆老板口中最近出现在这片森林的鬼怪……该不会就是你吧……还有,我要是心肠坏,就不会看着你吃掉我一半以上的食物了……
    “算了,睡觉!~”
    大概是看我对他这番自言自语没有一点反应吧,他恨恨地以这句话结束了他的独白。
    唉……
    睁开眼睛看着闪烁着群星的夜空……
    小时候的我也是这么吵闹的吧……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变得不习惯跟人说话了呢?

    好刺眼……
    睁开眼睛,发现他坐在我身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看。
    “怎么了?”
    “没,没什么。”
    他像是被当场捉住的小偷一样,慌慌张张地走开了。
    嗯……发生了什么事吗?入睡前放出的小福也没有向我报告什么啊?
    算了。
    收回小福,起来用水漱了漱口,然后把食物拿出来,开始早餐。
    他隔着篝火坐在我对面低着头默默地吃着,时不时地抬起头来看着我,似乎有话要说,但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又低下头去继续吃东西,如此反复多次。对于他这些小动作,我只装作没看到。四周安静的异常,连吃东西的咀嚼声都显得格外清晰。
    他好像是再也忍不住了。
    “嗯……那个……”
    “什么?”
    “你……你有什么很伤心事吗?”
    吃东西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视线定格在他脏兮兮的脸上,体内的灵力下意识地开始急速奔走起来。
    “啊,对,对不起,不该问这么唐突的问题。”
    或许是我的眼神吓到他了,他慌忙摇着手解释起来。
    缓和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跟眼神,语气也调整到平常状态。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啊……因为……对了!因为你的眼神充满了忧伤。”
    一听就知道是假话。
    十多年在本家进行的各种训练不是白训的……若是一个小孩儿都能从眼神看出我的心境,我又怎么能通过本家的测试,达到单独外出游历的条件?
    算了,反正一会儿就分开了。
    “对,忧伤你吃掉了我一半的干粮。”
    说完,安定下体内的灵气,我站起身来,开始准备上路。
    “诶?!”
    背后发出了很不可思议的声音。
    懒得搭理他。
    把食物袋放在马身上,牵着马朝着昨晚用星象确定的正确方向前进。
    背后传来了一阵小跑的声音,不一会儿,他就与我并排了。
    “原来你也会开玩笑啊……虽然是冷了点……”
    他低着头小声地嘟囔着,但还是传进了我的耳朵。
    那还真是对不起啊……
    心里这么想着,脚下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哎~,等等我,别走那么快啊!~”
    无视……
    “等等我啊,喂~”
    继续无视……
    “哼!不等我算了,我自己走出去!”
    回头一看,他真的就蹲在那儿,不走了。
    唉……
    叹了口气,牵着马走回到他那里。
    “上马。”
    “诶?”
    “上马。不然你走的太慢了。”
    把矮小的他扶上马,自己随后也爬了上去。
    “你怎么也上来了?!”
    他显得非常惊讶。
    “我的马。”
    三个字就让他没话说了。
    那么,朝着目标方向继续前进吧。

    中午在马上随便吃了点东西,下午时分,一马两人终于到了最近的一个城镇。
    一路上,他倒是基本没闲着,一下说这个一下说那个,我则基本上没有说话,问到我了,也只是随口回答。即便是这样,他的兴致也似乎没有消减的趋势。
    “好了,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
    牵马进城之后,我就对他说道。
    “唔……”他低着头想了一会儿,“我不可以跟着你吗?”
    “不可以。”
    “为什么呢?”
    “我有事要做。”
    “我只是跟着你,不会妨碍你做事的。”他的眼神里满是哀求。
    “很危险的事。”
    “那,那,那你忍心把我这个无父无母无家可归闻者伤心听者流泪的孤儿丢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吗?万一我有个三长两短,你不就等于是间接凶手吗?”
    他眼泪汪汪的大声喊了起来,引来一堆路人围观。
    “喂喂,这是大街上。”被众人盯得浑身不舒服,只好低声提醒他。
    “我知道,我爹不爱娘不疼天不管地不要。好不容易遇到你了,没想到你也要把我抛弃……呜呜呜……”说着说着,他就捂着脸哭了起来。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小伙子。”左边的大妈说道。
    “是啊是啊,人家本来就很可怜了,居然还要抛弃人家,你还有没有同情心啊!”右边的姑娘补充道。
    “大人欺负小孩,羞羞羞!”前面的小孩也在凑热闹。
    “看你一表斯文,想不到会这样……”后面大叔的声音也不小。
    好吧好吧,我投降。
    “算了算了,那就跟着我吧。”
    “真,真的?”他抽噎着问道。
    “嗯,不过以后得听我的,不能乱来。”
    “那干脆我拜你为师吧!师父在上,请收徒弟一拜!”他蹭蹭地后退了几步就给我拜下了,我都还没反应过来,措手不及地被他这么一拜,就木已成舟了。
    “算了,起来吧。不要叫我师父,叫我的名字就行。”
    他抬起头来,笑嘻嘻的,脸上一点泪痕都没有……原来刚才那都是苦肉计啊……
    “徒弟天因遥,天地的天,因果的因,遥远的遥。不知师父尊姓大名啊?”
    “十……呃……石晨。石头的石,早晨的晨。”
    “那……以后管您叫石师父还是晨师父?”
    “叫名字就行。”
    “那显得徒弟我多没礼貌啊……要不叫晨大哥?”
    “嗯……随便。”
    “或者……晨大叔?”
    “……”
    “那还是晨大哥吧。没问题吧,晨大哥?”
    “你随意。”
    跟他说话还真是累人。
    “那,晨大哥以后就叫我小遥吧。”
    “嗯。”
    “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旅店。”
    为什么感觉比赶了一整天的路还累?
    今天得好好休息。

    “先生要几间房?”
    “两间……”看了看脏兮兮的小遥跟自己身上也不算干净的衣服,“嗯……最好有浴室的。”
    “没问题~没问题~”
    上楼回房休息,小遥却突然冲到我房间,说:“晨大哥,能不能借点钱给我?我去买点换洗衣服。”
    说的也是,小遥身无长物的,确实没有换洗衣服了。
    好在自己也不缺钱,于是给了他一些。
    “早去早回。”
    “嗯,知道了。晨大哥休息吧,我吃晚饭之前一定回来。”
    说完,一阵小跑的走了。
    还真是个热闹的孩子……
    等旅馆准备好热水,洗过澡换过干净的衣服,躺在床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
后面有赶稿趋势……各位见谅

最后编辑stars 最后编辑于 2009-02-14 15:45:15
不曾记起,如同从未遇见……

TOP

 

ha,来吐个槽~
加油的说,文体好厉害,以上~~~·
拥抱的是手里的温度,我期待着吻

TOP

 

被这样的小孩都能玩转,还一个人闯荡江湖,前途堪忧啊。
冬至子之半,天心无改移。
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
玄酒味方淡,大音声正希。
此言如不信,更请问庖羲。

TOP

 

文笔再随意点就好了.....意识就是说本来可以很轻松的文,结果读起来很累,而吐槽那几段火力又不够.......就觉得要轻松也没轻松起来.......严肃呢又觉得不是这么一会事~~~~

为什么不延续自己<欧塔库老师授业实录>的风格呢? 我推荐大家都去读读星星的 那篇文章学习下

TOP

 

嗨……我这不是正打算尝试换一种风格么……而且,描写是我的弱项,我想在这里改进改进……

想看我以前的风格,还可以去看我的……坑……
不曾记起,如同从未遇见……

TOP

 

大神加油吧!我也觉得写的有点不对劲  感觉少了点什么……但是我说不清楚真是抱歉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我一直在期待着第二章的到来。
最后编辑梦の薇な 最后编辑于 2009-03-22 15:38:45

TOP

 

第二章

第二章

  “我英勇无畏的子民们,遵从伟大的神示,我们将携带着神赐给我们的武器讨伐那些亵渎神明的人!这次圣战一定会被载入未来史册的壮举!战斗吧,让那些渎神者得到应有的惩罚!!以神之名而战,我们必将胜利!!!”
  “喔!喔!~~胜利!胜利!”


  公元1769年,特纳国突然对邻国发动了战争,拉开了旷日持久的世界大战的序幕。
                                                                      ——摘自《世界历史年表·近代史》



    “虽然是秋天了,在太阳下面赶路还是很热啊。”
    小遥边擦额头边自言自语。
    “如果两个人挨着坐会更热吧?”
    “那是自然!脑袋出问题了人才会这么热的天气挨着坐吧!”
    “那我们俩到底是谁的脑袋出问题了呢?”
    嗯,没错,眼下的情况就是——这么热的天气,我们俩挤在同一个马背上……
    “哎呀,那也没办法嘛,我又不会骑马。”
    对,在我要替他买一匹马的时候,他就是用这个理由拒绝的。
    “所以我不是说可以换成马车吗?”
    “旅行嘛,坐马车哪有坐在马背上好玩。”
    喂喂,当时你可是用坐马车会晕车的理由回绝的诶……原来这才是真正的目的吗……我就说嘛,坐马车怎么会晕。
    “那就不要抱怨热。顺便说一句,我们不是在旅行。”
    “诶?对对,不是旅行,是……是……是什么来着?”
    看着他歪着脑袋认真回想的样子,我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修行,修行。”
    “啊啊,对对,修行,修行,跟旅行就差一个字嘛,难怪我会记错。”
    他挠着后脑勺吐出舌尖,然后不好意思的“哈哈”笑着。
    这也会记错……你有好好听过我说话吗?
    出行的目的,我对他说是为了学业的修行。过于沉重的话题还是不要在小孩面前谈论的好,我以为。
    说起来,小遥在梳洗干净换上新衣服之后,居然跟之前小乞丐的形象判若两人。很精致秀气的五官,略显瘦削的身材,很有点翩翩公子的意思。

    一路上听着小遥东拉西扯,不知不觉索洛城高大的城门已经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我这次出行的第一个目的地就是这座位于英秘斯东南部的城市——索洛。
    当年父亲的一个心腹现在住在这里。他与父亲共事近20年,自从父亲出事后他就隐退了,回到老家索洛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听祖父说,父亲出事之前不久也曾与他一起外出办事,要说有什么线索的话,他最有可能知道。虽然当年十二星家肯定也问询过他,但是时隔多年我再次去问的话,说不定会有什么新的发现……当然,这只是我所期望的……
    这座城市的名字似乎取自于一个传说中英雄的名字,由于土地肥沃、物产丰富,再加上宽广的珂菲特河的流过使得北方的矿石、木材等商品易于运输,这里渐渐成了诗灵国数一数二的繁华城市。
    这些书本上的文字果然无法完全地描述出索洛城的繁华……街上各种商店林立,小摊贩更是让人感觉无处不在,宽度足够并行6辆马车的主要街道上,行人依然接踵摩肩。此外,教堂、学校、图书馆、市政楼等富丽堂皇的建筑,以及间或出现在视线中的各型雕塑、壁画,都似乎在无时无刻地向世人宣告着这座城市是如何的美仑美奂。
找了间旅店先安顿下来,然后拿了些钱给小遥。
    “我要去找个熟人,你先随便去街上逛逛,看到什么喜欢的就自己买。”
    小遥捧着钱,开心地点着头发出“嗯嗯”的声音。
    “哦,对了,苹果糖不要吃多了,会牙疼的。”
    说完,甩下嘟着嘴,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的小遥,朝街上走去。
    刚才在街上的时候,盯着旁边小摊上的苹果糖盯得眼睛都直了……可别真的把钱全都拿去吃糖了……
    哦,对了,看看地址……我记得写着地址的纸是放在……啊,找到了……莫汉杂货店。
    莫汉……莫汉……
    ……都走了三条街了……看来得找个人问问路啊。
    “这位大叔,请问莫汉……”
    “啊!~”
    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女性受惊的声音。
    下意识地转身看去,不远处,一位修女跌坐在地上,一个拿着皮包的青年正慌慌张张地朝我跑过来,还有一个年纪不大的女生一边叫喊着“站住!”一边挥舞着拳头追在那个青年后面……似乎根本不用问发生什么事了……
    那位青年在我的注视下,突然踉跄了一下,然后脸朝下摔倒了。
    追在后面的那个女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被趴在地上的那位青年绊倒了,额头与青年的后脑勺碰撞后发出 “砰”的一声,在这条熙熙攘攘的街上清晰可闻……
    耸了耸肩,捡起地上的皮包,然后走过去递给那位修女。
    “您的包。”
    “啊……”她似乎还没回过神来,“非、非常感谢。”
    “没关系,没关系。”我忙挥着双手,“其实我也没帮什么忙,只是那个人走路太不小心了。”
    “哼!就算你不使这种小伎俩,我也会抓到他的。”
    原来是刚才与那位青年一起扑街的少女爬起来了,此时正站在我身后皱着眉头揉着自己的额头,眼神里满是对我的不满。
    “什么小伎俩?我真的什么也没做啊!”我连连摆手。
    “哼,还装!如果不是你,地上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土包!还害得我出丑!”
    少女眼神里的不满已经全部都替换为了怒意。
    没有咒文吟唱,也没有特殊手势,只是路面突然冒出个小土包,这也被她注意到了?
    “土包?那不是原来就有的吗?”
    “有你个头啊!这条街我天天走,我能不知道?!”怒意已经升华为战火了,似乎都能看到正在她的背后熊熊燃烧着。
    “啊……”
    “你还想说什么?”语气里面充满了杀气。
    “呃……我想说……你再不去追那个贼的话,他就跑掉了。”
    “诶?!”她慌忙转过身去。
    那个倒霉的贼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正准备继续逃跑。
    “站住!别跑!”
    有那么听话的贼吗?只会跑的更快吧……
    于是少女追贼的场面再次上演……
    回头看到还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的修女。
    “不用介意,您忙您的吧。”
    “啊,谢谢,谢谢。”
    回过神来的修女紧紧地抱住皮包千恩万谢地走了。
    那么接下来……我本来是要做什么来着?

    在不断问路之下,莫汉杂货店的招牌终于出现在我眼前了。
    原来是个在角落的不起眼的小店,难怪不好找。
    踏入店内,整个店子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各种杂货。
    “想要什么自己挑。”
    声音来自坐在柜台后面看着报纸的那个留着络腮胡的壮硕中年男性。
    应该就是他了吧?
    “那个,打扰一下,请问您是莫汉叔叔么?”
    他抬起头来上下打量了一番。
    “莫汉就是我没错……你是?”
    果然没错。
    “莫汉叔叔,是我,小晨啊。”
    “小晨?啊!是小少爷啊!!”
    莫汉叔叔惊喜地从凳子上跳了起来,隔着柜台就给了个熊抱。
    莫汉叔叔以前戏称父亲为“少爷”,自然地,我就成了他口中的“小少爷”。
    “莫汉叔叔……我喘不过气来了……”
    “啊、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莫汉叔叔放开双臂,又仔细地打量了我一番,“好多年不见了吧,一转眼都这么大了。”
    “嗯,10多年没见了。”
    “自从前几天族长派人来通知过后就一直期待着,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嗯,这次来,主要是想向莫汉叔叔打听些关于父亲的事。”
    “唉……”莫汉叔叔的眼神黯淡了下来,“这么些年来,我也一直没有忘记少爷的事。虽然这里来往的人很多,消息来源广,可还是一直没有什么线索。”
    “莫汉叔叔,有您这份心意就行了,我想父亲他如果地下有知的话,也不会责怪您的。”
    “唉……其实还是叔叔我没用……”莫汉叔叔低下头叹了口气,然后抬头微笑着说,“算了,不说这个了。你既然来了,就让叔叔好好尽尽地主之宜。今晚叔叔我亲自下厨,咱们叔侄俩不醉不归!”
    “一进门就听到你说不醉不归!都告诉过你多少次了,要少喝酒少喝酒,根本一点都没记住嘛,这个臭老爹!”门外响起了一个女声。
    嗯?!这个声音……怎么有种熟悉的感觉……好像不久之前才听到过一样……
    “这不是因为今天来了贵客嘛。”莫汉叔叔辩解着,然后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哈哈,让小少爷看笑话了。是我那多管闲事的女儿啦。”
    “多管闲事还真是对不住啊……明明是为了老爹的身体着想!”
    随声而入的少女也好像在哪里见过……
    “啊!”
    俩人同时叫出了声。
    原来就是那个抓贼的女生……
    “你们认识?”
    莫汉叔叔一头雾水的看着我们俩。

    “原来是这样,哈哈,你们俩还真是有缘啊~!”
    被告知了事情原委的莫汉叔叔似乎觉得很有意思。
    “有缘?我看有仇还差不多。一见面就让我在大街上出丑!”
    “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嘛,刚才不也好好的跟你道歉了吗?”
    “面无表情地瞪着两只死鱼眼也叫好好道歉?”
    有吗?
    “呃……他又不是故意摆出那个表情给你看的……”
    看来真的有。
    “总之,不认真道歉的话,我是不会原谅他的,哼!”
    说完,一甩袖子,进里屋去了。
    “这个……小少爷不要介意,她就是小孩子脾气。”莫汉叔叔尴尬地跟我说道,“自从你婶婶去世后我就一直宠着她,看来是把她惯坏了。”
    “没关系,没关系~”我连忙挥着手,“本来也就是我的错。哦,对了,我还有个路上认识的同伴还在旅店等我呢,我该回去了。”
    “啊,那记得吃晚饭的时候来我家哦。”
    “这个……会不会不方便?”
    “没问题,没问题,我会好好劝劝那个倔丫头的。”
    “那,晚饭就麻烦您了。”
    “不会不会,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看着莫汉叔叔那开朗的笑容,还真是叫人无从拒绝他的好意。

    呼,要不是莫汉叔叔的女儿一看到莫汉叔叔举起酒杯就目光凌厉地盯着酒杯看,估计现在我已经醉倒了吧。
    莫汉叔叔还真是不容易,他女儿从头至尾都气鼓鼓地看着我,要不是他一直在打圆场,这顿饭都不知道要吃得多冷清。倒是小遥,挺能见人熟的,跟那个暴力女居然三下两下就混熟了,吃饭的时候还有的没的不知道低声跟她嘀咕些什么。
    难道是因为小遥长的好看?还是说小遥天生就比较容易让人亲近?
    说起来,在这里果然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接下来我该去哪里呢?
    揪紧胸口的衣服,心情烦躁起来。
    “谁?!”
    小福的报警讯号让我警惕地从床上跳了下来,同时,一个黑影从窗口一闪而过。
    能在二楼的窗户闪过,只是弹跳力好可是做不到的。
    “浮空。”
    加上风系的“浮空”后,推开窗户追了出去。
    “浮空”并不能让一个成年人真正地浮在空中,充其量也就是减缓掉落的速度而已。
    黑影借着树枝之间的高低差,迅速地跃到了地面上,然后迅速地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看来是个体术的高手。
    让小福在空中帮我盯着那个黑影,自己在落地后也马上追了过去。
    虽然作为一个赐星士,但是在体力跟速度方面我还是很有自信的,即便是跟一般的体术训练者相比,我这副经过各种训练的身体也不会输。
    “风镜。”
    本来是利用风形成的空气墙来抵御低级攻击法术的风镜,现在被我用来改变身边气流的方向来提高自己的速度。
    黑影一直奔跑着,时不时地改变着方向,似乎是要把我引到某个地点。
    难道有埋伏?
    我今天才到这个城市,有什么人会这么留意我呢?
    一边考虑着一边准备应对措施,脚下也丝毫没有慢下来,黑影始终没有跑出我的视线。
    终于,在河边的一块空地上,黑影停了下来。
    “三更半夜的,还麻烦您在我窗前驻足了那么久,难道找我有事相商?”
    我也停下,向背对着我的黑影说道。
    黑影一语不发,突然转身挥拳瞬间朝我冲了过来。
    凑近了,借着月光终于看清了他的样子……
    都什么年代了,还有穿夜行衣加用黑布遮脸的吗?!
    啊啊,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胸口!
    把手摆在胸口,那拳正好堪堪被格挡住。
    喉!
    一摆头,拳化成的掌刺从脸颊掠过。
    右腿!
    右脚刚后退一步,原来的位置一股劲风呼啸而过。
    那人连续三击都未击中,警惕地向后跳去,拉开一段距离与我对恃着。
    “怎么?就测试到这里了?”
    故作轻松地说着,却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
    好险,这人出招的速度如果再快一点,我现在估计已经趴在地上了。
    看来,得拿出点真本事了……难怪把我引到这里才开打,这里根本没有可以用来当作掩体的东西。
    双手一甩,2个交叉成“十”字型的风刃朝那人飞了过去,自己顺势后退将两人的距离拉的更大。
    虽然在杀伤力方面风刃远远不及火球,就算是被风刃正面打中也只会被割个浅浅的口子,但是风刃的施展速度可比火球不知道快多少,用来扰敌最好不过。
    那人从容地闪过风刃,随即矮身直逼了过来。
    好快!
    特意拉长的距离好像根本没有作用。
    “迟缓。”
    一边施展着刚准备好的法术一边继续拉开距离。
    那人的动作明显地了顿了顿,但是马上又加速冲了过来。
    中了迟缓也只是慢了一下吗?果然是高手。
    不过这点时间也足够让我吟唱一些短小的咒文了。
    “旋转吧,撕裂吧,水龙卷。”
    话音未落,身后的河水就形成了一个水龙卷朝着那人扑了过去。
    果然离水近的话,水系法术不管是施展时间还是威力都会更有效率啊……不亏我故意往河边后退。
    任谁看到一个足够包下2、3个成年人的水龙卷向自己扑过来,第一反应肯定是想躲过去吧。
    那人也不出意外的向一旁闪开几步,然后朝我继续冲了过来。
    我则什么动作都没有,只是看着他而已。也许在他看来,我已经放弃抵抗了。
    已经很近了,近到他疾跑而产生的风似乎都能很清晰从脸部的皮肤感觉到。
    我依然只是看着他……
    他好像突然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脚下一缓,似乎有后退的意图。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刚才那个水龙卷,被包在很多片风镜中,在我的刻意施为下改变了方向,正撞向他的左肩。
    “砰!”
    他被撞得横飞了出去,倒在地上不再动弹。
    呼~真是千钧一发啊!
    要是计算差那么1秒半秒的,倒在地上的人就是我了。
    好吧,让我来看看你是谁。
    小心地走向倒在地上的那人……
    还有5步……4步……3步……
    那人突然从地上弹起,把手中的东西用力往地上砸去。
    “嘭!”
    居然是烟雾弹!
    这是什么时代的东西啊!
    烟雾散去,果然人去地空。
    结果就是我大半夜跑出去一无所获,只是吹了冷风吗……
    无奈地耸了耸肩,只得回去旅店自己的房间。
    咦,桌上什么时候多了张字条?
    “君欲有所获,卜祭岛一行”——字条上如是写着。
    难道是谁给我的线索?
    反正也没有其他线索了,就算是个陷阱也得去。


    深夜,莫汉杂货店门前。
    “呼,小少爷的本事果然不错!这把老骨头今天差点就报废了。”
    浑身湿透了的黑衣人一边拉下面罩,一边说道。
    那人的面目在月光下清晰可见……竟然就是这个杂货店的老板——莫汉。
    莫汉把手指放在唇间,吹了个口哨。
    一只白鸽应声飞了过来,停在他手臂上。
    把一个布卷绑在白鸽脚上后,一震手臂,白鸽扑打着翅膀飞了起来。
    “这样,那位大人应该就放心了吧。”
    望着飞向远处的白鸽,莫汉自言自语道。
最后编辑stars 最后编辑于 2009-03-21 14:06:46
不曾记起,如同从未遇见……

TOP

 

吐槽
为什么会出现  古装剧这个词  穿越了点吧……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确实穿越了……已经修改了
不曾记起,如同从未遇见……

TOP

 

坑了……

现将设定丢出,有兴趣可以用
--------------------------------------------设定----------------------------------------------
晓,曾被誉为第三世界百年难得的一遇的科学奇才。在其研究时,无意之间发现了三个次元的真正状态。
三个次元的人们都是神的玩偶。——这就是他得到的结论。这个结论让他怒不可遏。
在冷静下来之后,他开始了他的计划。
于是,正当事业高峰期的晓突然从第三世界消失,隐藏身份来到了第一世界——三个次元交融的中心。
*********************************************************************************************************
公元1769,因为晓带来的先进科技,使得特纳国的军备瞬间提升,其国王于是打着圣战的口号发动战争。
战争开始后不久,晓发现,作为计划的执行者,不但是特纳国的国王,哪怕是整个世界,恐怕都找不出值得相信的人。
既然没有人可以相信,那就只能相信自己了。
于是,晓开始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组织——黎。并同时在三个世界大量吸收有能力的人,目的为打破神对这三个世界恣意妄为的现状。组织名——黎,即为希望看到全人类自由的黎明之意。
*****************************************************************************************************
主角的父亲因为在一次任务中,意外拾到了黎的一个保存着高度机密的挂坠,于是全家遭到黎的屠杀,只有当天因为收到了父亲给的挂坠而高兴得跑去朋友家炫耀的主角侥幸存活了下来。
事后,十二星聚集其它四家全力追查3年有余,依然一无所获,无奈之下,只得放弃。
主角当然无法忘怀,不知疲倦地学习各种法术,通过本家的考核之后,开始踏上了找寻凶手的旅途。挂坠被其当作父亲的遗物而贴身收藏。
-----------------------------------------------------------------------------------------------------
以上……
不曾记起,如同从未遇见……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