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页12 跳转到查看:5953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小说】【第一世界】【史上最强萝莉】【更新01.3】

【小说】【第一世界】【史上最强萝莉】【更新01.3】

刚进轻作组不久,对三个世界设定的了解还不深,考虑了一些构思,翻出来原先写过的一个片段,试着融合到第一世界的设定里面去,先凑活看看吧。。。。。

                                                                    序章

又是一个八月十五,近几天天气一直都好的让人没话说,连续的几个大晴天,到了月圆之夜,绝对是赏月的最佳时机。
不过合家团圆的景象并不适合我,假如能把我现在身处的情况和地点稍微换一下的话,或者还会是一个不错的中秋节,不过…………
“为什么会是这样啊!!”
虽然很想在这个正施工中的大楼的楼顶(我现在的所在地)上仰天长叹,不过显然这是不合时宜的。即便是中秋,也不会有人在楼顶上用大喊大叫来表达自己的喜悦心情,而且我现在的状况,虽然是心跳加速,脸色发红,手心出汗,内分泌失调……,也许没有最后那项吧,总之,看上去好像是充满了高兴而又兴奋的心情,可实际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如果现在我正和家里的老老小小一屋子人坐在一起,嗑着瓜子,喝着茶水,看着电视,也许是再合适也不过的了,尽管这并不符合我的宅属性,但此时此刻,我竟强烈的期盼着,能过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中秋节。
“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听着……”身旁有人扯了扯我的衣袖,那是一只萝莉,虽然在这周围一片漆黑的环境中看不清她的样貌,不过光听她那冷冰冰不带一丝起伏的声线,看她那在朦胧中隐约闪现的娇小身形,任何一个萝莉控都会给她打出95分以上的高分。而我——一个已经和她一起生活了数天,无时无刻不在欣赏着她那足以萌杀任何人的面容的资深萝莉控,要给出的分数则是——“0分!!”
“虽然说我很想给负分的,不过这违背了一名蜀黍的职业道德,毕竟她身上的萌点还是相当多的,还有…………”
看到我在自己的妄想世界里越陷越深,已经开始胡言乱语起来,萝莉抬起手,一把抓住我的衣领,毫不费力的扯的我弯下了腰,脑袋和她处于平行的位置。
“听着,”萝莉一字一顿的说,“他们很快就上来了,一会你一听我喊‘跳’,就跳到后面那栋楼上去,一定要用尽全力的去跳。”
“好的,好的……好……的……?”
无意识的敷衍着,我转过头去看身后的那栋楼。虽然我的目测一向都不准,不过还是能看出来,那栋楼和这栋楼的高度差大概有两层楼那么高,而之间的距离至少在15米以上,恐怕除了精神失常到已经产生幻觉的人,哪怕是非正常的人、完全没常识的人,面对这种距离,大脑给出的信号也会是“绝对不要试着去跳,绝对跳不过去的”。
我傻傻的看着萝莉,用脸上那无奈的表情来问她“你不是在开玩笑吧,真的要跳?”
而萝莉则用坚定的眼神来回应我“非跳不可!”
等等,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状况,身为一个都市极限运动爱好者(根本就不是),我到底该怎样才能实现这次飞跃,如果问有没有保险绳,你会得到像在饭店不多给钱却问服务员小姐有没有免费茶水一样明确的回答“没有!”站在这栋将近30层高的大厦(未完工)的天台边缘,被强迫疗法治好的恐高症似乎又有复发的迹象。尽管我是精通18种跳远方法的“跳远之神”(完全不可能),若是这种距离的话,就算是用120%的力去跳,最后也只有摔的粉身碎骨,血肉模糊这样一个下场。
压抑住强烈想吐槽的感觉,我面带微笑,用一种较温和的说法向萝莉抗议:
“第一,这个距离我根本跳不到;第二,这个距离我严重跳不到;第三,退一万步来讲,我跳远最好的成绩是中考时的2.46米,尽管近几个月处于生长期,身高、力量都增加了,不过体重也增加了不少,更重要的是,我一直没有进行过体育锻炼,所以说这个距离是绝对绝对……”
就在我正向萝莉做着《关于一名怪蜀黍从一栋楼的楼顶跳到另一栋楼的楼顶(相距15米)的可行性报告》时,从大厦(未完工……)天台唯一的一个入口处,窜出数道黑影,黑影迅速站成一个扇形,形成对我和萝莉的包围之势。
黑色的西装,黑色的皮鞋,黑色的墨镜,手持黑色的Glock 18(反恐精英里的匪用手枪),约有8到9个打扮一模一样的黑衣人站在我的面前。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和他们这类人打交道了,尽管前几次遇到的和他们应该不是一批人,不过经验还是告诉我,在这个时候,最好什么也不说。
于是,我放弃了微笑着和他们打招呼的念头,故意弄出一副又酷,又满不在乎,还略微带点凶恶的眼神来。当然,和他们那藏在黑色墨镜之后的锐利眼神来比,我就好像是一边颤抖着一边瞪着老鹰的兔子,或者是看似冷静而实际上早已吓的动不了的被蛇盯上的青蛙。
“九个人全都到了?”
与其说是在询问对方,萝莉更像是在自己确认,从她的脸上,依然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变化。
“虽然我不喜欢以多欺少,不过我们自认没有一个人或几个人就能对付你的实力,只好大家一起上了。”
声音听上去很年轻,但说话口气好像是九人的头儿的黑衣人向前走了一步,枪口依然一动不动的指向萝莉,其他8个人也是一样。我想应该是这样,如果他们分一点注意力到我的身上,我会觉得十分的荣幸,不过我更希望的是,他们就这么一直把我当作空气忽视掉。
“编号1017,研发代号MOON,希望你能放弃抵抗,和我们回去。”
又有一个黑衣人说话了。
听到这个低沉有力的声音,尽管我是外行的不能再外行的外行人,也清楚的了解到,这个人才是9个人头头,而刚才那个装模作样的小子,按照正常的逻辑来推理,应该是9个人里最弱的一个。
就在我正犹豫着,是该擒贼先擒王,还是该先对敌人的弱点发起攻击(尽管这都不是我能做到的)时,萝莉先有了行动。
“如果我说不呢?”
边说着,萝莉的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根不长的钢管。
与其让我相信钢管是她变出来的,我更愿意相信这根钢管是她在旁边那个好像是用来固定什么东西用的,看上去焊的很牢靠的架子上硬掰下来的。如果有人要和我打赌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押上一大笔钱。要说为什么这样一个看上去并不强壮甚至有些柔弱的少女能有这么大的力量,虽然我也说不清,不过类似这样超出人类理解范围的“常识”,最近几天我倒是了解了不少。
相比较起我的轻松(处于无意识的的胡乱吐槽状态),9个黑衣人随着对峙的时间在一分一秒的增加而变得渐渐紧张起来,虽然这只是我的胡乱猜测,至少在看到萝莉手中有了武器(一根破钢管)之后,9个人的阵形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依然还是扇形的站位,只是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稍微缩小了一些,刚才突前了的那个最弱的(我自认为)小子也退回了原来的位置。
“一……”
萝莉边小声的数着数,边扯着我向后退了两步。
感觉到后背一阵的发凉,这才发觉自己已经站到了楼顶的边缘,身后的正下方是一条没有很多车辆来往的街道,而身后约15米远的地方,就是刚才萝莉要我跳过去的那栋大楼。因为是正在建设中,封顶还未完成,所以我们所站的地方没有护栏。也就是说,只要再往后退一小步,就会从这近70米高的大楼上摔下去。
“喂,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摔下去了,就算是猫也活不了啊。”
“二……”
不理会我小声的抗议,萝莉数出了第二个数。
好吧,就算无视我的抗议,你起码也把计划悄悄的告诉我,让我知道你数这“一、二、三……”之后要干什么,好尽量的配合你,再怎么说,我的小命也把握在你的手上……
就在我脑子里吐槽还没吐完,“二”字的话音未落的时候,萝莉闪电般的一扬手,手中的钢管“嗖”的飞了出去。
“……三,跳!!”
我感觉到萝莉的左手抓到了我的腰带上,随后眼前的景象由因为被钢管击中而发生爆炸的一个两人多高一人多(张开臂展)宽的金属罐变成了群星闪耀、一轮明月悬挂其中的晴朗夜空。
“跳?唉~~~~~~跳!!??”
在一瞬间内沉醉于城市中难得一见的美丽星空的我,终于回过神来。萝莉竟然抓着我以背越式的方式从楼上跳了下来,或者说是跳了出去更准确,因为我面前广阔的星空正在慢慢的滑行着。尽管不想破坏心情,不过身后就是相距70米的街道的这个事实还是让我不得不把一晚上想吐的槽简单的归结成了3个字。
“救!命!啊!”
这3个字包含了我的情感,充分的体现出了人类对于生存追求,至于它的声调,我想用在任何一部恐怖片里作为配音,都可以让这部片子一炮走红。如果有导演想高价收购的话,我倒是很乐意和他谈谈这笔买卖。不单是声音,以我现在面部丰富的表情,要是让我出任男主角,拿个奥斯卡最佳男演员也不在话下。
不过我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奥斯卡的小金人也离我越来越远了,我在这个世界留下的最后的东西,将是明天的报纸上《御宅高中生诱拐小女孩,两人不幸坠楼身亡》这样一个标题。稍前卫点的报纸可能加上“不被世俗接受的兄妹恋,两人疑似私奔,最终酿成悲剧。”这样一个副标题。可以把这几个字印的小点,这样既能通过审核,又能吸引读者。话又说回来,在数秒之后一直到警察来收尸前,我还可以在地上留下一滩肉泥,至于形状好不好看,那就是RP问题了。
“哈,我的人生真的就这样终结了……”
直到最后还在吐着槽的我,突然发觉眼眶有点湿润。都说人在临死之前会看到自己所经历的一生,不过我所看到的,只有近一星期所发生的种种…………
对,一切都是从7天以前,也就是我第一次遇见萝莉时开始的………………
最后编辑宅的霜冻鱼 最后编辑于 2009-03-26 17:54:36
blog:宅的我的宅2号
我不是LOLICON,只是碰巧喜欢过的女孩子都是LOLI罢了。。。。。

TOP

 

大鱼你的吐槽显然已经超越了轻作组任何一个人的水平了,不过,这样的吐槽很好,很自然,很少能看出刻意的痕迹。

话说,我没看出来这是第一世界文,不过如果你想选择第一世界,我们倒是很欢迎……
曾经的SF轻作组班长,现任AcFun漫评⑨课课长。

TOP

 

这个东西大概是在3年前写的,说来惭愧,现在时过境迁,恐怕很难再写出这种感觉的东西来了。。。。。

关于第一世界的问题,我理解,第一世界应该是最接近现实世界的一个,99%的人过的都是和我们一样的生活,他们不知道“世研会”“驱魔师﹑赐星士”“灵”等超自然的存在。
我的构思大概是这样:五大家族中一些激进分子不满世研会的做法,联合起来成立了一个组织和世研会对抗,而只是一个普通人的主人公却阴差阳错的成为了这个组织的头领,萝莉是世研会一项研究的产物,就是基因改造或者生化战士那一类。
这个故事虽然是以双方的对抗为主线,不过整体基调还是轻松搞笑的,也是受日式风格影响严重,暂时就先这么进行下去吧。。

话说下午我还有一个面试。。万一成了,以后的时间就是问题了。。
blog:宅的我的宅2号
我不是LOLICON,只是碰巧喜欢过的女孩子都是LOLI罢了。。。。。

TOP

 

具体的以后还可以讨论,面试重要,还是加油吧!
曾经的SF轻作组班长,现任AcFun漫评⑨课课长。

TOP

 

能这样吐槽又吐得有魅力的轻作组估计没多少人...........我的评价  很畅快的文

TOP

 

嗯,这让我想起现今流行的那个  魔法禁书目录  感觉很多共同点,嗯,可见你
的潜力实在是令人惊讶,这是几年前写的啊~可是比这个提早了很多的
话说要是当时就拉出来耍的话,估计早就成名啦,还有很难得阿狗的评价如此简约
而且是完全褒义,虽然我不知道这是否是在他完全无言的时候写得,但这绝对是目前为止
我看到滴最好评价了。。。。。
唉~我也算是可悲了,总觉得文笔不够流畅,有很多地方也是刻意营造的
痕迹很恶劣,可恶
唉~我不得不再叹一口气,加油吧,大家一起······
最后编辑EVE·EVER 最后编辑于 2009-03-21 19:03:42
拥抱的是手里的温度,我期待着吻

TOP

 

呃……那你还不如去我们第三世界,什么人造人 机器人 啥都有!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本大人终于想起来了 ,冻鱼的这种吐槽…………和玛利亚狂热好像啊!!!!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说实话,我有一段日子没有写过东西了,最近发的都是许久前的存货,还好前一阵接了一个稳定的活,目前收入还算是稳定,也有富裕的时间能写点什么了,开始练笔恢复状态,争取2、3天就发一段。。



00

顺利的升入高中,如预期般的用一周时间和班里的同学熟识,又用了一周时间来发掘有可能成为死党的三两个男生以及怀有不良企图而去接近三两个女生。当然,并不是说对她们有什么企图,这只是一种技巧,为了以后而做的铺垫。如果能和比较外向、又有亲和力的女生保持良好关系的话,三年的高中生活里至少不会因为某些原因而被女生们找麻烦,而且要是有了能让你下定决心出击的目标,她们将会是很好的助力。
每天都按时完成作业,在第一次单元小测验里取得位于全班中等的成绩,这些都是为了不在老师面前表现的突出,以此来逃过班长、生活委员以及各科课代表的任命。其中,除了每天完成作业让人有点痛苦以外,其它都算是我的正常表现。
不过,对于我来说,高中生活最重要的一环,那就是住处。由于我的父母都是做石油勘查工作的,所以他们是常年不在家的。从初中起,我就是一个人在家里住,那时有个远房亲戚的姑妈在家里做保姆照顾我,不过就在我快要升高中的时候,那个姑妈回乡下抱孙子去了,以致于中考之前我险些就营养不良了。中考后,父母曾经回来住了几天,但很快就又出发了,听说是要去西北很远的地方开发新的油田,估计没有个三五年的是回不来了。这些都不是关键,主要在于我考上了一所离家很远的高中,就算是坐公交车也要将近两个小时,想要继续住在家里实在是不可能了,而学校又不是住宿学校,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学校附近租房子住。
幸运的是,在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我在网上结识了一位刚刚高考完的学长,他就是在我即将要去的那所高中附近租房子住的。因为考到了外地的大学,所以他住的地方就空下来了。如此一拍即合,在暑假过了一半的时候,我就搬到了新的住处,距我即将要上的高中不到一公里的一所名叫“晴楼”的公寓。
说是公寓,其实就是一栋二层的小别墅。房东是一个年轻的寡妇,也许是因为没有什么生活来源了,就把自己家的房间都租了出去。别墅的一层是一个厅、卧室、书房和厨房、卫生间,二楼是四间卧室、卫生间以及阳台,完全就是普通的民居。不过本来这里就是普通的别墅,如果是一家老小住在一起的话,自然是不错,要是住的都是陌生人,就会有许多的不便,所以这里的房客都是熟人,或者是熟人介绍来的,就好比是我。就算是这样,刚来的时候我也是很不适应,别墅里一共住了五个人,除去我和房东,是一对夫妇和一个女高中生。花了一个月时间,终于在开学前和他们熟络了起来,最近也能厚着脸皮去房东那蹭饭了,虽然我的钱包一直都是鼓鼓的,银行卡里还有父母每个月打来的大笔生活费,不过能吃到家常菜,对于已经独自生活了数年还不会做饭的我来说,才是最主要的。
就这样,本来我的高中生活以及合租生活应该步入平凡而又平稳的轨道,不过…………
blog:宅的我的宅2号
我不是LOLICON,只是碰巧喜欢过的女孩子都是LOLI罢了。。。。。

TOP

 

01.1

下午的最后一节课是自习,距离下课还有10多分钟的时候,班里热烈的气氛达到了上课以来的最顶峰,边收拾东西边和周围的同学侃着天,明目张胆的高举着手机发短信,更有甚者把足球篮球等球类都拿了出来,一副在教室里就跃跃欲试的样子。不过这一切的前提就是班主任在5分钟前走出了教室,大家才由一开始的传纸条、窃窃私语,变本加厉到全班乱成一锅粥。
高一新生就应该这样,大家是刚认识不久,自然是需要多多交流来联络感情,主要是刚从中考中解脱出来,距离高考压力还很远,就是一些平时学习认真刻苦的同学也会经常放松一下。
就在我刚把最后一本书塞进书包,看着空空的桌面发呆的时候,斜前方传来一个声音,
“林捷,一会儿有活动没?”
林捷,就是我,一个有些中性的名字。
说话的是赵旭,预计要成为我死党的人之一,看上去像个热血的傻瓜,而实际上就是个热血的傻瓜。自初中以来,我一直都和这种人很谈得来。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过这话我可不承认。
“恩………篮球?游戏厅?网吧?”
随口说了几种选择,都是这些日子每天放学后的活动。
“阿浩你呢?有没有什么好主意?”
似乎对我的提议不满意,赵旭直接走到我旁边,对着坐在我后面的眼镜男问道。
徐昌浩,预计死党二号,是个很有个性的智者,像是有着大艺术家气质的大科学家,也就是怪人一个。
“随便,不过游戏厅的话,我就不去了。”
“切。”
看看我,又看看阿浩,赵旭发出恨恨的声音。
“真无聊,要不咱们参加个什么社团吧,比如说篮球社之类的……你看,上次打球时不是认识了一个篮球社的学长,他说可以介绍咱们入社的,怎么样,一起去吧。”
“篮球社是那种需要有人介绍才能进的社团吗,据我所知,这个学校所有体育竞技社团中,篮球社是最不起眼的一个,近三年平均每年入社人数才3人,我想无论是谁去了,社长都会无比欢迎的接受吧。”
不知道从何处得来的情报,阿浩板着一副脸开始吐槽赵旭。
“不要计较那么多啊,年轻人需要的是能尽情挥洒汗水的舞台,让我们一起来拯救已经没落的篮球社,这样不是很好吗。”
“…………”
虽然说赵旭是个热血的傻瓜,但他似乎还没有像今天这样热血过,不过冒傻气的程度倒是和平时差不多。
“什么好处?”
阿浩扶了扶镜框,我不得不承认,这小子这个动作真是帅的一塌糊涂。
“好处?你要什么好处才肯和我去加入篮球社?”
恩,恩。我一句话也不说的看着事态的发展,今天这两个人似乎都有点不太正常。
“我是说那个篮球社的学长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拉着我们入社。”
“唉?”
赵旭一脸的惊诧。
拜托,不要和我一样,露出原来你问的是这个意思的表情。这岂不是说,我和你是同一个等级的。
“也没什么啦,只是学长说要是能拉些人入社的话,就介绍他班里的女同学给我认识。”
喂喂,不要承认的这么快,通常这种交易不是都应该保密的吗。
“虽然对高年级的女生有点兴趣,不过我不想帮你,所以还是算了,我不会入篮球社的。”
阿浩,这话通常应该反过来说吧,还是说你这个人真的是心直口快想什么说什么。
“那林捷你呢,和我一起去吧。不会亏待你的,介绍学姐给你认识的哦。”
“虽然我想帮你,不过对学姐什么的我没兴趣,所以我也算了。”
“为什么,大家都这么薄情……”
就算你问为什么,我也不会回答你,注定是回家部的一员,没事就不要跑社团里去凑热闹。
“啊!”
赵旭突然的一声叫喊。阿浩还是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他刚刚才开始的收拾书桌的工作,周围的喧闹声也一刻没有中断,没有一个人注意这里。
难道被吓到的只有我一个。
“我知道了。”
赵旭盯着我,目光中透出的尽是猥琐,还送给我一个他自认为是只有男人才懂的笑容。
“你知道什么了?”
我颇有些不忿的质问着罪魁祸首。
“林捷你是萝莉……”
“啊!!”
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我用更大的声音掩盖了赵旭嘴里冒出的“控”字。
这个时候,下课铃响了。
“我想起来了,惠姐还要我帮她买东西,先闪了。”
挎上单肩背的书包,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出教室。
“惠姐?惠姐是谁?你姐姐吗?没听你提起过啊,介绍给我认识吧…………”
身后那热血御姐控的声音渐渐的变小了,我一口气跑出学校,之后才放慢了脚步。
呼,呼……
边喘着气,边回头看,我知道,赵旭真的有可能为了我嘴里说出的“惠姐”这么一个名字而追上来的。
不过看来这次我是高估他了,热血御姐控的身影并没有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我怕他追上来不是因为刚才的话是我随便编出来的,而是“惠姐”是确有其人,她就是我的房东,在一开始因为叫她“惠姨”而吃了两次苦头,称呼自然也就变成“惠姐”了。
“小捷啊,放学后能不能麻烦你去超市买一袋米回来呢,最近的米吃的特别的快呢,马上又要没有了。”
早上出门前,被正在打扫卫生的惠姐叫住,说了这句话。
虽然被拜托了买东西,但是我并没有从委托人手里拿到一分钱,也没有得到事后报销的承诺,不过,对于经常去房东那里蹭饭的我来说,买东西时掏点钱是应该的,更何况买的是大米,这可是和我每天的晚饭悠息相关的重要物品呢。
最后编辑宅的霜冻鱼 最后编辑于 2009-03-22 19:32:21
blog:宅的我的宅2号
我不是LOLICON,只是碰巧喜欢过的女孩子都是LOLI罢了。。。。。

TOP

 

找不到吐槽的地方。(晕死)
      人这辈子玩得就是心跳....  我们不应该随便玩玩...但是每次都被玩也很郁闷....

TOP

 

每次看大鱼的文章都有种一口气的爽快感,不敢自己读字的速度是快是慢,都感觉不到违和感,这才是应该学习的……


至于后面的剧情,不好意思咱下午刚被糟糕物洗脑,暂且不评价了……&

呼,洗澡去……
曾经的SF轻作组班长,现任AcFun漫评⑨课课长。

TOP

 

这个就是阅历和实际生活体验后的结晶啊……
这也是你们这些人【包括我】为什么写不出那种味道的原因
这个就是差距啊!
并非文笔之类的
而是因为看起来更加贴近生活,让人找不到什么好吐槽的地方
也许是我的生活太平淡了
老是找不到这种感觉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生活平淡,才更能使文章贴近生活,至于阅历和体验,大家都差不多。我相信量变引起质变,只要看的多、想的多、写的多,总有一天能取得成功。
blog:宅的我的宅2号
我不是LOLICON,只是碰巧喜欢过的女孩子都是LOLI罢了。。。。。

TOP

 

01.2

从学校到最近的大型超市只要经过一个路口,不过回公寓的话并不顺道,要稍微绕一点远路。也就是说我必须扛着20斤的大米走一公里多的路,此时,我有点后悔今天没有骑自行车出来了。在经过了两个路口,到达最后一个转弯处时,我终于撑不住了,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因为学校下午是四节课,如果下课后直接回公寓的话,走到这里一路上应该有很多人的,因为正好是下班的时间。不过今天有些奇怪,刚才只顾着和肩上的重量战斗,一点也没注意到,一路走来,一个人也没有见到。
“………………”
算了,有没有人和我也没有关系。伸了个懒腰,把袋子扛在肩上,正打算一口气走回公寓的时候,我的眼里出现了自从走上这条街以来所见到的第一个人。
“!!”
那是一个看上去大概有十一、二岁的小女孩,身上穿的好像是附近某小学的校服,柔顺的棕色长发梳成了双马尾,娇小的面庞上是同样娇小的鼻子和嘴,还有虽然又圆又大但是和脸型很配的眼睛,深棕色的格子短裙和白色过膝长袜之间若隐若现的绝对领域更是让人觉得有些目眩。
要是说能把她和我肩上的大米互换一下,虽然小女孩的重量绝对超过了20斤的大米,不过我想我还是会箭步如飞的把她扛回公寓去。
“我看上去很奇怪吗?你这样盯着我看。”
小女孩的一句话把我从处于犯罪边缘的思想中拉了回来,我突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走到了我的身前。
话说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胆大么,竟然主动和陌生人搭话。
“呃……不…………”
“恩,那么,你是属于萝莉控那一类人咯?”
“…………”
为什么,我会被一个货真价实的萝莉说成是萝莉控,还有,这小孩可爱归可爱,不过说话的口气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小孩子就该说些小孩子该说的话,不然是会被人讨厌的。
“小妹妹,说话可要注意哦,大哥哥我是不会在意的,要是换成别人……”
连续说了两个很难说出口的肉麻的词,一身的鸡皮疙瘩让我自己都没办法把话完整的说下去。
“有贼心没贼胆吗,果然是萝莉控。”
“喂!你……”
最近的小孩子都怎么了,难道她是那种以挑逗大人为乐的孩子。不过话又说回来,我算是大人吗,我只不过是个高一新生罢了。在成人眼里,我和站在面前的小女孩也不过是同一级别的。
“你生气了?”
“没有,怎么会……”
“真正喝醉了的人都会说他没醉,而真正生气了的人都会说他没生气。”
“………………”
喂喂,拿我当傻瓜吗,怎么说起来还一套一套的。
“果然是个有趣的人……”
小女孩低着头自言自语似的嘴里念叨着。
果然?她是说果然吗?
“你认识我吗?”
我试探性的问,希望能得到些让人振奋的回答,比如说,“我很早就注意你了。”或者是“我一直都很仰慕你,今天终于鼓足勇气和你说了。”之类的话……慢着,我在对这么小的孩子YY些什么啊。
“不认识。”
真是干脆的回答。
看来这只是纯粹的偶遇,虽然有变成一次美丽的邂逅的可能,但可能性小的就和火星撞地球一样。最正常的发展就是我们各自说过再见,然后就此分道扬镳,以后有没有机会再见面就全看缘分了。
这不还是YY吗,为什么我总会对这么小的女孩子产生一些有的没有的古怪想法。
自己吐自己槽可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正当我打算振作精神,决心不再被面前这个至少小自己4、5岁的小孩子玩弄与鼓掌之间的时候,新的灾难又降临了。
“林捷,你在这干什么,欺负小孩子吗?”
一听就知道声音的主人是个强硬的人,虽然不能说这个声音不好听,甚至可以说这个声音很动听,但在我听来,它无异于每天早上催你起床的闹钟那吵闹的铃声,听到这个声音,就意味着痛苦的到来。
“幼夏姐,不要每次和我说话的时候都站的那么高行吗。”
我把头向左上方仰起,路边的近两米高的围墙上站着一个双手叉腰,圆瞪着双眼,带着少许鄙夷目光看着我的少女。
从我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她那红色校服裙子下的黑色紧身短裤。
嘁,防范措施做的真好。
柳幼夏,住在晴楼里的女学生,今年刚刚升入高三,也就是比我高两届,不过和我不是同一所高中,所以平时也不以学姐来称呼她。
“林捷,放学了不老老实实回家,在外面闲逛,还欺负路边的小女孩,你这个人真是太差劲了。”
喂喂,什么放学后老老实实回家,拿我当小学生吗。再说这就是回公寓的路啊,怎么能算是闲逛,你没有看到我肩上扛着的是什么吗,每天的晚饭你也有份的。而且,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欺负小女孩了,被欺负的那个明明是我好不好。
blog:宅的我的宅2号
我不是LOLICON,只是碰巧喜欢过的女孩子都是LOLI罢了。。。。。

TOP

 
1/2页12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