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页12 跳转到查看:5298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活动] 【已结束,批改中】【2013年2月3日】视频片段再现

【已结束,批改中】【2013年2月3日】视频片段再现

要求:(请大家仔细审题)
试着将以下视频片段用你自己最拿手的文字再现出来,力求画面感和代入感,人称不限,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均可,2.5人称(通篇用「自己」代替「我」)的自重啊视频时长:1分10秒,大小:2.42MB,照顾到手机党同学,我特意发了渣画质,不过大家量力而行,月初的流量应该够吧。- -+
虽然这个片段有现成的轻小说,而且我估计很多同学也看过,但我还是希望大家凭着自己的能力去写,找到自己的差距和对画面感的把握,不建议大家写之前去看原文,这不是比赛只是活动而已。假想一下这就是你脑中最原始的画面,你能不能很得心应手地将它用语言表达出来,写成文字,让读者看了你的文字之后能够在脑中二次还原成最原始的影像,因此大家可以互相评价,找出自己的不足。
对片段内的人物简介额外补充:
男主角:丹羽 真;黄头发女生:御船 流子(リュウ,Ryuuko)(但是别人经常叫错成『粒子 リュウRyuusi』,当然无法理解请无视),黑发女生:前川同学
篇幅:不作硬性规定,对得起观众,对得起评文的小花,最重要的是对得起自己的实力。当然太离谱的写了几十字或者上万字的,自行面壁。
截止时间:
暂定为2月4日23:00之前,考虑到实际情况可能会后延
昨晚不小心通了个宵,然后就不小心感了个冒,所以今晚咱发了活动之后就去睡觉了,希望大家能够谅解。
视频出处:《电波女与青春男》
评分及奖励:S,A,B,C,D附加最高分50经验/火币,特别优秀的酌情加分。
小花的友情提醒:
要求里虽然是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不限,但是希望大家能明白一点,在保证很好的阅读品质和代入感的前提下想用文字把画面原封不动地还原是很难做到的,其实很多画面都是依靠脑补出现的,所以提醒大家不要写成镜头脚本了啊。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各自有各自的优势和不足,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所以大家不要把精力放在一石二鸟上了。


iphone和ipad党以及论坛里看不到视频的童鞋直接进入视频页面看吧: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EwNjAwNjcy.html?f=18937930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05 00:43:09

TOP

 

我先占着到时候也发一篇

我先占着2l到时候也发一篇,大家加油啊。

TOP

 

我的面前坐着一位有着棕黄色齐肩卷发的少女,她是同班的御船流子同学
“粒子”(日语流子的读音和粒子是如出一辙的,而且粒子在日用中比流子常见)
“是流子哦!”
粒子,啊不对,流子同学应该是想要和我交换手机号吧。
“给,这是手机号码”
“哦哦!3Q”脸上露出幸福的喜悦
我的手机号有这么大的威力么?哦,或许是流子同学很看重班级的同学吧。
“卡机卡机卡机……
我似乎看见她在一边不停的按动着手中的手机,一边发出如同卡机的声音
“咔叽咔叽咔叽……
原来不是卡机是咔叽啊,拟声词,似乎在对话时不常用啊,难度是习惯?
“喔喔喔,这次好像没有给假号码啊!”
“噗!”
我被她这种反应弄得哭笑不得。
为何我会给你假号码啊!现在的女孩子真的是……不知道想些什么啊。
“叮咛——”我的手机发出了一阵响动
应该是流子给我的短信吧,我带着一种想要知道内容的心情将短信打开
暑假一起玩吧!
暑假一起玩吧?这是对我的邀请么?
我不由的会心一笑,然后快速的添加上对她的备注【粒子】,恩,这样比较好记。
“是流子啦!!”
她生气的夺过我的手机,一脸愤怒的看着我的备注。
哇啊啊,好厉害,已经猜到我给她的备注是【粒子】了么!
流子她如同发威的猫一般竖起了那原本卷卷的棕黄色头发。
“头发变得相当直啊”不经意间脱口而出
“啊呜!”流子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发出了一种可爱的动物叫声“不要看啦,不要看!”
她感觉拿起桌子上我的那张卷子,用力的盖在自己头上,然后不停的蹭来蹭去。
喂喂,这么可爱可是犯规的哦!还有你那个方法带来的结果只是头发变得更乱而已。
“呜呜呜,变得更乱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她的头发变得更加乱

一道高大的阴影档住了太阳对我脸部的照射
“前川同学?”
也是同班同学,黑色的短发只不过到耳朵这里,貌似是田径队的。这么做是为了减少空气阻力?
“你们俩是在做实验?还是新的仪式?”冷酷的眼神好像刺穿我的心脏,真的是很地地道道的女(男)孩子啊。
“喂喂,只不过是普通的交换手机罢了,这和实验啊仪式啊有什么关系啊!”
“我们是互换了手机号”流子发现了我的语病,补充道
“那我也和你换吧”
无奈,我只能再次拿出手机,交给前川同学(花花!为何不把全名告诉我们!)
“哦,对了,藤和是不是还没有手机?”
前川同学突然提起我那个电波系的表妹,着让我差点没有反应过来。
“可能……没有吧”如果是外星人的飞碟什么的,肯定满满一屋子。
“前川同学!和我交换手机吧”
一旁的粒子,啊不对,流子突然提出了要和前川同学交换手机。
“过去吧,一切都将消失”
欸?这算是什么意思?我是刚刚我看见的事情么?
“啊啊,粒子还真辛苦啊”前川看着流子,不禁发出了感叹
“是啊流子啦!”
粒子无奈的撅着嘴,把下巴靠在桌子书包上。

------------------------


嘛,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最后编辑不劳而获 最后编辑于 2013-02-04 00:01:05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

TOP

 

我跟同班同学御船流子坐了下来,准备互相交换手机号,因为流子的读音很像粒子,我也跟着其他同学一样叫她粒子。
  “卡其、卡其、卡其......”坐在对面的粒子正在给我发送短信,她还孩子气的摆着头,跟着短信发送中的声音发出“卡其卡其”的声音,粒子听到发送成功的铃声后得意的点了点头:
  “嗯、嗯,好像没有给我假号码呢~”我被这话吓到了,正在喝水的我刚好被呛得咳嗽,怎么可能给你假号码啊!我看来一下短信,那是粒子同学发来的第一条短信,心里还真是有点高兴啊。
    然后内容也是相当的孩子气:暑假也一起玩吧~
正因她的孩子气才显得她更加可爱,我不由的看着短信笑了笑。粒子突然把我的手机抢了过去,然后生气的凑过来
    “是流子啊,我说!”大概她是看到我的备注是粒子才生气的。
    粒子拿着我的手机,不断发出卡其卡其的声音,然后把我的手机扔了过来,我赶紧接住了,这可是新买的手机啊!
    我看了一下手机画面,原来只是把粒子改成了流子。
    粒子像是刚刚干了什么重活一样舒了一口气,擦了一下额头的汗,其实也没有汗。我注意当她的头发好像变直了,昨天看到的时候不是卷发么?
    “粒子同学。”
    “喂~”粒子像是不情愿的回答,但我听起来就像小孩子撒娇一样可爱的声音。
    “头发变得相当直了呢!”我是笨蛋么,这么直接......
    “不要看~”粒子听到我那么么说,赶紧拿起了桌子上的卷子,想要盖住头发,还露出害羞的样子,加上那萌到爆的声音,我已经呆呆的盯着她看了。
    突然早川同学走了过来,她黑色的短发显得有点帅气,有男孩子的气势,但早川同学是名符其实的女孩子啊,跟旁边嘟着嘴巴生气的粒子比起来形成强烈的反差,嘛,正因为有了反差,才有各种各样的美少女啊!
  “哦呀,两个人的新实验?还是新仪式”早川看着我们俩,说出来我无法理解的东西——拿着手机能做实验和仪式??那是哪门子的实验和仪式!
    虽然很想吐槽,但我还是平静得回应了她:
    “我们互换了号码。”
    “哎......那我也和你们交换好了。”我拿出了手机,早川同学也跟着我拿出了手机。
    “对了!藤和是不是没有手机?”早川突然问了表妹有没有手机,不过表妹是标准的电波女,因该不会有手机。
    “可能没有吧......”突然粒子慌忙的插话进来
    “刚刚的不算!刚才讨厌的流子同学不算!”刚才早川过来的时候粒子是生气的嘟着嘴,其实她很想跟早川交换手机号码的。
    “过去啊!快消失吧!”还跟小孩子一样做出丢弃的动作,早川看着粒子也不由的笑了笑。
    “粒子也够辛苦的。”不过粒子又嘟起嘴趴在了书包上。
    “是流子呀我说......”看来粒子相当讨厌别人叫错名字,我是不是也得改口了呢?不过算了......还是粒子比较可爱!




——————————————————分割菌~!


= =其实我没看完电波女,片段里突然提到藤和,我只能想到是艾利欧,所以联想到了是在问表妹有没有手机。(大概错了......)


哇蛤蛤蛤,这次好多了,有片段不可能是神展开了!!!

TOP

 

凳子翻转过180度,流子同学在桌子对面坐下,左手抬起小巧玲珑的nokia xx粉红,一边摇头一边开心地

发出意义不明的象声词。

“卡其,卡其,卡其。”

那大概是倒计时的咒语。

结束的时候,伴随着一阵“铃铃铃铃”的魔幻音,信息穿过数万公里的高空,降落到了我的手机邮箱里。

“恩恩,好像没有告诉我虚假的号码呢。”

确认到传送成功,流子同学闭上眼肯定地点了点头,理所当然地对我流露出秒杀一切高中男生的无邪笑容



听到这样诚恳的不信任宣言,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喘不过气。

在粒子同学的心中,我的可靠程度绝对被nokia手机远远甩开超过三百公里。

总之,还是先看看粒子同学发来的第一条信息是什么吧……

“发信人:粒子同学”
“标题:御船流子哟!”
“暑假的时候也一起玩吧!”

嘛,还算相当正常,没有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意外地普通女孩子味。

和流子同学的关系已经相当要好了,感觉有点开心呢。

只是这么想着,嘴角就不可抑制地笑出声。

一直看着这边的流子同学似乎察觉到什么,趁我不备,一下子将手机抢了过去。

“是流子呀我说!”

看到在我手机上显示的联系人名字是“粒子同学”,流子同学相当不满的样子,毕竟女孩子都不喜欢被人

家叫外号呢。

“卡其,卡其,卡其。”

像刚才一样,流子同学一边摇头,一边开心地发出熟悉的象声词。

这次,奇妙的咒语让手机飞了回来。

我慌张地接下手机,联系人的名字已被修正为“流子同学”,流字被单独隔离出来,异常强调自己才是代

表御船流子的正统存在。

看来万事ok的流子同学对于被称呼为“粒子”相当在意。

“呼~”

流子同学满足地用手背抹去额头的汗水,总算心愿圆满了。

无论何时,洗刷掉人生污点都是一件身心舒畅的事吧。

这样可爱的粒子同学,让人忍不住想要作弄一下。

“粒子同学。”

“喂!”

“头发变得相当直了呢。”

“不要看,呀~”

相当害怕头发变直的粒子同学,胡乱从面前抓起一叠纸蒙在头上,露出一副十分难过的可怜表情,连恶作

剧都分辨不清了。

简直萌翻啊!

感觉自己内心的节操要掉出来了!

不管了,不管了,粒子同学!太萌了!

各种各样的妄想像瀑布一样从脑子里倾泻而出。

正是气氛相当好的时候,一团阴影从侧面笼罩过来,把我拉回现实。

阴影的本体是随时带着腹黑微笑的前川同学。

不知为什么,看到前川同学,流子同学十分不满地嘟起了嘴。

果然还是好萌啊!

“两个人的新实验还是新仪式?”

“我们交换了电话号码。”

“那我也和你们两个交换好了。”

前川同学说着从兜里掏出手机,看来对交换电话号码也相当感兴趣,已经完全把我们当成亲密的朋友了。

“对了,藤和是不是没有手机呀?”

“可能没有吧。”

我仔细想了想,艾利欧那孩子恐怕也很难用到那样的玩意儿。

“没有呀……”

听到艾利欧没有手机这件事,对流子同学似乎产生了相当大的触动,有那么一瞬间,思绪被什么东西给抽

走了的样子。

“刚刚的不算,刚才讨厌的流子同学不算!”

立刻回过神的流子同学使劲挥动起手臂,慌慌张张地想要掩饰什么东西,虽然不知道在说什么,像是犯了

罪一样的心思一览无余啊。

“过去啊,快消失吧!”

流子同学大声宣告着与邪恶的分离,张开双臂将阴暗的东西通通丢了出去。

我已经完全和她脱线了。

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粒子也够辛苦的啊。”

前川同学仿佛十分明白地看着粒子同学,这家伙总是意外地能敏锐洞悉到他人的心思,真是可怕。

“是流子呀我说。”

刚才还元气满满的粒子同学,现在气鼓鼓地嘟哝着爬在桌子上,完全失去了反抗的力气。

粒子同学的心思真是比日本的天气还要复杂十万倍的东西。

TOP

 

回复 1# 小花同学 的帖子

粒子同学侧身坐下,愉悦地把头时钟下摆般摆动着,随着节奏发出时钟走动时“咔叽,咔叽”的声音,把手机放到耳边。
“得冷”
手机短信发送完毕的响声传出。我的手机发出收到心短信的提示音,
粒子满意的点点头。
“嗯,嗯,好像没有告诉我虚假号码。”
说完向我投来母亲称赞孩子诚实时一样的满意笑容。
我想不到在她眼里我就是个爱说谎话的顽皮孩子,还在我面前毫无顾及地说出来,不由得咳了起来。
我看了她刚才发来的短信,内容是想约我出去玩。是约会短信吗?我心里很高兴,笑了。
粒子大概又想起了什么,一手抢过我的手机。
“是流子啦,我说。”
她的头又模仿时钟摆动起来,嘴里还是“咔叽,咔叽”的声音。
“咔叽”了两次,手机任务执行完毕,把手机抛过来,抛得很高,我勉强接住,手机没有掉在地上摔坏,我不禁舒了一口气、
手机屏幕转到联系人界面,名单里多了流子的名字。
粒子装模作样的用手背擦着自己的额头,似乎完成了一项大事。
我虽然很高兴但还是心有不甘。
“粒子同学。头发变得相当直了哦。”
我知道女生都很在乎自己的形象。
她如我所料慌张了起来,手足无措,只得慌忙拿出卷子盖在头上,来回搓擦。发出“格拉格拉”的响声,她突然发现她前面还有我的存在,委屈的把头缩下去。
“不要看啦。”
他这时的娇羞神情实在太可爱,我色心大动,不但盯着他看,而且表情大概也是色鬼级别的,丝毫没有掩饰。
前川同学走过来,用她特有的方式对着我们笑了。
“嗯?”
看她的样子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至于明白了什么,我一头雾水。
只是粒子更加慌张,不自然的动着身体。
首先提问的反而是前川同学、
“嗯,两人的新实验,还是新仪式?”
“我们只是交换了手机号码。”我没好气的回答。
前川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那我也和你们两个交换好了。”
粒子大概吃惊了吧,发出一声“啊?”好像又有点不情愿的意思在里面。
我伸手去接前川的手机,
“对了,藤和是不是没有手机啊?”
前川突然提起藤和,粒子更在意这个问题,把身子往这边靠。在迫切等待我的回答。
我想了一下,我和藤和经常在一起,从来没看见她拿过手机,而且她是个除了我和她妈外几乎不与人接触的家里蹲,手机对他没用。
“应该没用吧、”
“嗯,没有啊、”
粒子的语气如释重负,我不解地看着她,她注意到自己的失态,慌张得手舞足蹈,然后把手伸到我前面上下挥动。
“刚刚的不算,”
原来她挥动手是想表示否定啊。
她又做出了很夸张的驱赶某些东西的手部动作,大声喊着。
“过去吧,消失吧。”
我终于知道她想让刚才自己失态的事情消失,可惜已经迟了。
“粒子也很辛苦啊。”前川用叹息的语气说。
听到这句话,粒子只能无奈的撅着嘴,把下巴放在桌子书包上,侧脸不看我们。
“是流子啦,我说。”
最后编辑李金荣 最后编辑于 2013-02-04 13:56:04

TOP

 

好久没写,手残一把

流子转过身来,轻轻踮起脚尖。
      “卡其,卡其,卡其。”
    嘴里念着不明所以的话,很开心的伴着自己的“拍子”晃动着蓬乱的头发。
  “恩恩,好像没有告诉我虚假的号码呢。”
  随着我短信的收入铃声,流子促狭的笑着说。
  “咳咳……”
被她这么一说,我呼吸一紧,咳嗽起来。拜托,我是那种人吗?
翻开手机,短信栏上的第一条短信标注了御船流子的名字……
“粒子同学发来的第一条短信是……”
看到内容,里面的话让我不禁禁一笑。
“我是御船流子呦,暑假也一起玩吧!”
这家伙,真够可爱的。

当我沉浸在自己的小天地时,流子突然从我手中夺走了手机。
“是流子啊我说!”
流子又一次纠正我的发音,但多少有点徒劳,毕竟我觉得“粒子”更适合她。
“卡其卡其卡其……”
粒子蓬乱的头发又一次摆动起来,手指在我的手机上有节奏的恩来恩去。
“喂,不要乱丢嘛。”
看着流子丢过来的手机,我心里想。
屏幕上,御船【流子】赫然而立。
这也……算了,继续逗逗她吧。
“粒子桑,”
“喂”流子有些不满的撅起了嘴。
“头发变得相当直了呢~”
听到我的嘲讽,流子周身一紧,有些局促的拿起一摞讲义不停地摩擦着头顶。
“咯吱咯吱,咯吱咯吱。”轻快地声音从摩擦出传来。
“不要看~”
看着流子娇羞的表情,我的鼻血险些没有节操的迸发出来,脸上也烧的起劲。
这家伙,不是一般的可爱啊!
伴着室内鞋的滴答声,一阵阴影挡住了这夏季放肆的阳光。
我抬起头,身材高大的前川同学站在旁边,她嘴角微斜,有点别样的意味。
“唔~”
看到前川,流子不满的发出声音,微红的脸颊鼓了起来。
她怎么了?一瞬间我的脑子充满问号。
“两个人的新实验,还是新仪式?”
前川同学轻快地问。
“我们互相交换了号码。”
听到我的回答,流子轻声的呢喃了一下。
“那我也和你们交换好了。”
说着,前川同学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见到前川同学的动作,流子又轻叫一声。
我举起手机,打开红外线,和前川交换起号码。
“对了,藤和是不是没有手机呀。”前川问。
第三次.流子又发出了声音,似乎带着些期待的意味。
“嗯,嘛。。。可能没有吧。”
想着艾利欧的情况,估计这家伙也不可能有手机吧。
“嗯~没有呀。”
流子轻声说着,这家话有些奇怪啊。我不禁偏头看着她。
流子一副“了解了”什么的表情,不过她很快发现了我的目光,激动地站了起来。
“刚刚的不算,刚才讨厌的流子同学不算。”
双手在我面前胡乱挥舞着,给人一种受惊小动物的感觉。
“过去吧,快消失吧!!”
似乎在驱赶着什么,流子的动作让我摸不着头脑。
“粒子也够辛苦的。”
前川同学悠悠的说着,脸上笑意更浓了。
真实的,她们到底在搞什么啊!
“是流子呀我说。”
流子抱着书包趴在桌上,有些愤愤的看向一边,看样子,是对前川彻底绝望了。

TOP

 

先占楼,然后围观病弱的小花慢慢步入坟墓的背影拉二胡
派等于三点一撕破廉耻先露内裤太小了胸罩不需要A罩杯哪里惹到你们了渣滓蓝白条纹就该满足了吧啊啊变态的萝莉控你大脑都被蛀虫腐蚀掉了不觉得你太执着胸部了吗童颜巨乳根本就是幻想难道你根本不知道贫乳是稀有价值吗!!

TOP

 

教室窗外蔚蓝的天空,纯白的云朵,以及那夏日的热浪都在欢迎着即将到来的暑假。
暑假开始前的最后几周总是让人心情愉快。
仿佛应验了这个道理,御船流子表情幸福地坐在丹羽真的对面。
“Kachi Kachi~”
这么嘀咕着旁人无法理解的单词,或许那是模仿齿轮的拟声词?无论如何,头左右摇摆的流子,正全神贯注地在自己的粉色手机打字。
那形象不由得让人联想到高兴的小狗。
她盯着屏幕上发送成功的提示,满意地点了点头。
“嗯嗯~好像没有告诉我虚假号码呢~”
说着,露出了阳光的笑容。
不过那反应着实让丹羽感到各种无力——她把自己当成了什么样的人啊。
这么想着的丹羽咳了出来,以表自己对她充满奇怪想法的抗议。
但她能不能明白,这又是另外一码事了。
丹羽看了下自己刚收到的短信:
“发信人:粒子同学
标题:我是御船流子哟!
内容:暑假也一起玩吧”
短信的内容也如此简单直接,果然是那位“粒子”同学啊。
他会心地笑着,然而流子仿佛读懂了那笑容中的吐槽,夺回了手机。
看见自己的名字被写成“粒子”后,她本能地去纠正这个大家明明都清楚,却还是故意犯下的错误——
——“是流子呀我说~”
这么说着,她开始在丹羽的手机上做出修改。
“Kachi Kachi~”
还是那样心情舒畅地嘟囔着模拟齿轮运作的拟声词,她在手机上鼓捣了一阵子,然后随手将丹羽的手机一扔——他差点没接住。
丹羽看了看手机中被改好的名字,还没等自己要说下一句话,已经被她的动作夺取了注意力。
她用十分夸张的动作“抹掉”自己额头上根本不存在的“汗”,仿佛刚刚结束一场相当艰苦的战斗。
但丹羽所注意到的,是流子那色泽健康的棕色短发。
“粒子同学。”
“喂~!”
她的声音相当不满,明明都已经改过来了,怎么还这么叫自己。
“头发变得相当直了呢。”
丹羽那发自内心的赞美,出乎她的预料。于是那原本无奈的表情瞬间变得害羞起来。她双腿不自然地并拢,慌张地用教科书压在自己的头顶上,想要把那簇呆毛压回去。
“不要看~”
那声音充满了娇气,却又十分羞涩。再配合上她那水灵灵的棕色双眼,顿时让她的可爱值爆表。
眼前棕发少女那羞涩的反应,彻底击中了丹羽的萌点。他忘记了自己的形象,露出痴汉般的表情不停地盯着她看。
——直到前川带着一脸坏笑来到他们桌旁为止。
不过前川的到来似乎并没有受到流子的欢迎。她扭过头,嘟着嘴,仿佛在生她的气。
“两个人的新实验,还是新仪式?”
前川的声音里有着一种充满了恶意的好奇。
“我们互相交换了号码。”
丹羽平静地回答。
“那我也和你们两个交换好了。”
前川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流子惊讶地叹气,但她没能直白地表现出自己的抗拒。
“对了,藤和是不是没有手机呀?”
“哈...”
流子的脸变得更红了。
“可能没有吧。”丹羽不太肯定地回答。
“没有呀...”
流子低下头,小声重复着丹羽的话。
“恩?”
但丹羽意识到了她的自言自语。
于是她露出了夸张的表情——
——“刚刚的不算!刚才讨厌的流子同学不算!过去啊,快消失吧!”
流子动作夸张地摆动着自己的双臂,想要将刚才的话都抛出去一般,做出了扔东西的动作。
“粒子也够辛苦的。”
前川在一旁继续吐槽着流子的名字。
当然,面对这样的两人,流子也没有什么办法。她嘟着嘴趴在自己课桌上的书包上,无力地重复着自己的抗议:
“是流子呀我说——”
最后编辑BT_FK 最后编辑于 2013-02-04 04:40:02
"“你是拉开末日帷幕的使徒,反抗的引领者。” 这是一个关于反抗命运的故事,寻找自我的故事,亦是这世界毁灭倒数计时的起点。”  讨论群:151130285

TOP

 

没看过《电波》的语死早前来找喷

来交换号码吧~~

  御船流子愉快地操作着手机,棕黄卷发的小脑袋像铃铛一样一摇一摆,发出意义不明的效果音:
  “卡其、卡其、卡其————”

  不一会儿,对面的手机就传来了“收到短信”的铃声。确认发送成功的流子像假装大人的孩子一样点着头:
  “嗯嗯,好像没有告诉我假的号码呢。”
  御船流子露出了天真的笑容,配合着露出小虎牙的脸蛋看上去相当的可爱。

  谁会告诉你假的啊————
  对面拿着手机的丹羽真因为忍住了吐槽的口水而被呛了一下。




  御船流子还有丹羽真。这对在紧张的学期末才结交的朋友,到了放学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互相记下联络方式,作为确认所发的第一条短信是————

  发信人:粒子同学
  标题:我是御船流子哟!
  暑假也一起玩吧。



  眼光注视着屏幕上那和发信人性格一样孩子气的内容,丹羽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笑,当然这其中还包括了他自己故意给流子起的备注名称。

  流子突然“嗖”地拿过了丹羽的手机一看。

  “是流子啦!”
  她生气地指着在丹羽手机发信人处显示着的“粒子”。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流子(リュウコ Ryuuko),明明是一个很好听很可爱的女孩子的名字,突然像被人贪方便地擅自去掉了后面的“コ(ko)”,然后顺口就叫成了粒子(リュウシ Ryuusi)这个不知是男是女的名字。久而久之,这个无意中被人叫错的名字就在同学之间传了开来。
  原本只是同学间开玩笑一样的别称,但本人似乎对此相当地抵触。


  “卡其、卡其、卡其————”把上面的名字改回了“流子(リュウコ)”,还强调式地在尾音的“コ”上注明了括号,又丢还给了慌忙接住的丹羽真。

  “呼.....”流子满意地擦去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看到这个动作的丹羽有点想再捉弄她一下。



  “‘粒子’同学。”

  “喂......”不满的声音。

  “头发变直了咯。”

  “哈!?”




  娇小的身子立刻像小猫一样缩了起来,随手拿起桌上的卷子盖住不是很卷的头发,流子难为情地从下往上看着丹羽:“别看啊~~~”

  非常享受恶作剧效果的丹羽露出了自己都没发觉的猪哥表情。




  “哦呀。”像男孩子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流子转眼间变成了闹别扭的样子偏过头嘟着嘴巴,似乎不愿意看到说话的这个人。

  丹羽则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带着沉静笑容的短发女孩,前川同学————

  “你们这是在搞两个人的新实验还是新仪式?”好奇的寒暄。

  “我们正在交换电话号码。”丹羽老实回答。

  (嗯!?)流子偏过一边的脑袋惊讶地睁开眼。


  “哦,那我也和你们两个交换好了。”早川说着便马上掏出了手机开始和丹羽交换名片。

  (哎!?)流子发出了无声的“怎么这样?”,不过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对了,藤和是不是没有手机啊?”早川问。

  “......”流子竖起了耳朵。


  “嗯......好像没有吧?”丹羽有点不确定地回答。



  “没有啊......”流子小心低声道,不过还是让丹羽听到了。

  “嗯?”他看着她。


  两人一对上眼,流子的脸蛋刷的就红了。


  “啊、刚才的不算!刚才讨厌的流子同学不算!!!”
  流子慌张地手舞足蹈,像是要把刚才自己失态的样子抛开般:“过去啊~~快消失吧!”



  丹羽被她突然的举动搞得有些懵,早川则用看穿的笑容揶揄道:

  “粒子也够辛苦的了。”

  不过这句感叹大概也就只有早川自己才明白了。



  “咚————”

  粒子、额不,流子一脸被打败地趴在了桌子上,委屈地嘟着嘴:

  “都说了~我叫流子啊......”
最后编辑飘渺风夜 最后编辑于 2013-02-05 14:24:18

TOP

 

流子很高兴地握着手机坐在了椅子上.
「咔叽,咔叽,咔叽...」一边摇着头哼着小调,一边期待地看着手机上的文字.头发摇来摇去貌似布娃娃一般.
「咚.」短信很快就过来了,「嗯嗯.」流子很满足地点了点头,接着道「好像没有告诉我虚假号码呢.哪!」
不过真想要说话,但是马上就被呛到了,跟不上流子的反应,也或许是被她的萌样雷了吧「额哈,额哈...」一声声呛音接连冒出.不过接着看手机屏幕,一边看着一边说道「粒子发来的第一条信息是...」
说到一半,那丫头就毫不犹豫地抢过去了「是流子啊!我说.」那布娃娃的脑袋一直摇摆着一边提醒道.说完输好了她的名字就毫不犹豫地把手机丢回去,
「额.」而真看了眼手机上的名字,是"流子"呢.
而对面的丫头抹了把头,好像松了口气的样子.不过刚松了半口气,真就叫到.「粒子同学.」
「WHY?」流子疑惑地回应道.
真微笑地提醒道「头发变得相当直了呢.」
有点慌张,双脚本能地缩紧,接着还拿出了纸片擦擦头发,那头发竟还可以发出吱吱的摩擦声,看来她是很害羞呢.看到真一直看着自己,一边低下头,一边撒娇的语气道「不要看啊!」
而真则完全傻住了,这丫头,真是够奇怪的吧.
不过耳边响起了走路的声音,有人过来了呢.是前川,她站在了真和流子的身边.而流子还在生气真之前的反应,嘟着嘴,歪过头不看他.
「哇呀,两个人的新实验,还是新仪式?」前川好奇道.
而真很直截了当地回答「我们互相交换了号码.」
前川很感兴趣地说道「呃,那我也和你们两个人交换好了.」一边的流子显然很惊讶,好奇地看着前川.
而前川继续说道「对了,藤和不是没有手机吗?」
「啊?」听到这话,流子更加惊讶地瞪着真.
「可能没有吧.」真回应了前川.
「没有啊?」流子自言自语道,不过这话却吸引了真.
「嗯?」他好奇地看着流子.
而这时候流子则慌张到「刚才的不算!刚才讨厌的流子同学不算!过去,快消失吧!!」说着,还撒开手,故作把之前的一切都抛弃了一般,很天真呢.
「粒子也够辛苦的.呵呵.」前川好像看穿了一切,微笑地说道.
而流子则是泄了气,下巴磕着书包趴在桌子上,鼓着腮帮子,一脸赌气地说道「是流子啊,我说.」
备注:俺只写自己看到的,只是自己的画面用文字复原.从来没有看过日翻的轻小说原文.原汁原味的画面还原,谢谢鉴赏!
最后编辑幽幻山 最后编辑于 2013-02-05 00:35:58
SF的幽灵怪蜀黍已挂,有事烧纸!如果想要接冥府幽灵私宅,请联系QQ447002678,以上。

TOP

 

跟帖,的说

正文帖,alai,仆本来不会写那么掉节操的文的说,

乃的节操在哪里,好意思凭着没看过这作的优势来写这东东的说。
靠,电X部位男,额,等等,性别,性别!
靠,你才反应过来,丫的,当仆之前没有说过。

透过有些懒洋洋的早晨不分明的光,我偷偷的瞄了一眼桌子下方正360度,也就是正X轴,擦,这么形容你们应该知道差不多是哪里了吧,就是当年的你们,hazugaxi的去看的地方。
这种冷笑话般的吐槽何时能休止,仆不由自主说道。
那个啊,应该是…额,什么颜色,混蛋啊,竟然没有看清,仆真的,连人渣都不如吗?

女孩,用非常,额,那个声音该用那个拟声字眼来形容啊?总之,及其古怪的声音,表达了,短信慢慢发来的过程,我端起了手机,在那个差不多已经被注定,其实又在另一个平行的彼方,不是很确定的时间收到了短信。
“没有说谎呢!…”
好像,不应该这个时候判断吧?
对面的女孩,发来的第一条短信,额,说起来,应该怎么吐槽她前一条的言论呢?好像,不应该仅凭发送成功来确定我,alai,仆,没有说谎吧?
“粒子同学,第一条发来的短信是…”
忽然的,眼前浮现了分明的,不是很顺畅的恋爱线,然后才反应过来,啊啊,手机被她抢走了…
“是流子啊!”
流体力学吗?仆吐槽不来,其实,是哪个国字都无所谓吧?

继续是奇怪的声音,似乎是用自己的手机,向自己手里的手机发了短信。
这是要闹哪套!

不很稳当的接住了,对面扔过来的手机,
没来得及看短信的内容,却感觉,有些异样的不现实感。
“粒子,头发已经拉直了呢!”
接下来的短信,已经不想这么无聊的浪费了吧,所以就直接的说出来,尽管已经看到,手机上显示的,不一样的读音,然而…
喂喂,你丫的,当年拼音就没过关吧!
好像,是的…靠,我丫的不是你丫的!
有些复杂,请看客自行理解。

她连忙的用不合时宜的书本磨蹭着挡住了头发,同时阻止了仆详细的观察另外的方面…
擦,节操,节操!

轻轻的叹息,伴随着调戏般的话语。
“两人,是新实验,还是新仪式?”
鼓着腮帮,不禁让仆感觉,如果,MH那边,轰龙也整天这么着,偶刷它丫的素材也就没有那么辛苦了的说…

“我们,交换了号码!”
示威一样的,仆如此说道。
“哎,那么我也和你们两人交换吧?”
你妹的,之前你就不认识仆和她吗!

“对了,藤和之前不是没有手机吗?”
此处,无力吐槽,这样的捏他都不懂得啊?
额额,巨龙之魂的常任团长还妄想着逆袭,搞笑啊!
此处,非WOWer,不懂的说…

“没有啊!”
对面的女孩,忽然的替仆回答了这样的吐槽。
仆有点恍惚的抬头,又一次的错过了最好的风景。

没有手机,是此前,多少次无力的暗示,可惜暗示的是什么,仆都已经遗忘…

“刚刚的不算,最讨厌的,流子同学…”
抱歉,仆已经提及了那么多次的,错误读音…
“过去吧,消失吧!”
不能,消失呢…

面对的笑颜只是略微的舒展了一下,而后轻蔑的说。
“粒子也够辛苦的…”
故意读错的发音,让仆蓦然感到由衷的怅惘,是不是,仆这个4.3的团长,真的在不经意间错过了好多。
时间不会回来,一如面对的她嘟起的嘴唇,趴在自己的书包上,不甘心的碎碎念。
“是流子啊…”
为什么,知道哪个是正确的读音呢,恐怕,是从桌子的另一头的神色入手的吧,啊啊,明明可以这么轻易推理出来的…

时间,在笑颜的彼方随吐槽流逝,应该回来的,回不来的,都在这个瞬间错过,很难说,仆在写下这繁杂时有没有可惜过,原来错过了那么多,唉,万劫无期,何日来飞,人生就是这么的,度过吧!
拍砖的,求猛烈,求速度,求XX,哦,仆,邪恶了!

TOP

 

小花同学我也来参加活动了

时间:课间休息
地点:教室
人物:丹羽 真;御船 流子;前川同学

一脸微笑的御船流子随意地在对面被旋转过来的椅子上坐下,一边摇头晃脑地摁着手机、一边在嘴里模仿不存在的触击声:

“咔唭、咔唭、咔唭”

听到我的旧手机发出了收到短信的提示音,她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像是为了奖赏我的诚实一样灿烂地笑了:

“嗯嗯,好像没有告诉我虚假号码呐”

“咳、咳咳!”

被这结论呛到尴尬得无法回应的我到底是做了什么才会让她有这种担心啊……不过算了,还是先来看看粒子同学发来的第一条信息写了什么吧:

“发信人:粒子同学
标题:我是御船流子哟!
暑假也一起玩吧。”

看着小学生一般的口吻和再平常不过的普通内容,我不由得笑出了声:粒子同学真是太天真可爱了。

御船流子一把抢过我的手机,似乎是想找出让我觉得好笑的地方,却因为发信人的错称立马不满地抱怨起来:

“是流子呀我说。”

她还真是在意这个称呼呢。

不过粒子没有停留在抱怨上,而是得到了新玩具似的在我的手机上操作着,顺便继续念着可爱的拟声词:

“咔唭、咔唭、咔唭。”

大功告成的她将手机扔回到我手里,手机屏幕里的“御船粒子”已经变成了“御船‘流’子”——为了特意强调这一点,还额外加上了一对引号。

“嘿……”

她用嫩如白藕的小臂拭去额头上渗出的细汗,仿佛刚才为我解决一件很了不得的麻烦。随着她的脑袋微微后扬,一开始还不怎么显眼的呆毛愈发醒目起来。

“粒子同学,”我出声示意。

“喂!”似乎是被我的错称刺激到了,御船粒子像是被激怒的小兽一样发出威胁般的声音,然而我却把它当成百看不厌的傲娇趣行,继续说道,

“头发变得相当直了呢。”

“哦、嗯……不要看。”不自觉想蜷缩成一团的少女不知从哪里抓来一张试卷盖在头发上磨蹭着,难道自然课上的毛皮与玻璃没有让你对这种行为产生抗体么?

虽然心里这么吐槽着,但是看着“小白帽”将害羞的表情毫无掩饰地展露在我面前,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眼神发直、鼻孔贲张的我连维持正经模样的脑干细胞都已经因为视听刺激而彻底罢工了。

“喔哟,两个人的新实验,还是新仪式?”

一道带着腹黑气息的长直阴影让我重新冷却了下来,前川同学的失格笑容令我一如既往地感到不寒而栗。坐在对面的前川则是赌气般扭头看向另一边、沉默不语,像是一个膨胀时因为张力不均而旋转的充气气球。

“我们刚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

提到“我们”时粒子同学似乎轻叫了一声?是我的错觉吧……

“诶,那我也和你们俩交换好了。”

同样没有任何意外反应的黑发少女顺水推舟地作下决定,这次我确实听见另一个少女发出惊奇的声音:

“哈?”

“对了,藤和是不是没有手机呀?”前川同学一边操作着自己的手机一边展开了新的话题。

“哈!”听到“藤和”的粒子彻底被话题牵引过来了。

我倒是没有见过她用手机,也只能这样猜测:“可能没有吧。”

“没有呀……”

听到粒子释然的重复,前川和我都意外地看向她。脸色绯红的羞涩少女慌忙挥动起双手:

“呃?刚刚的不算,刚才讨厌的流子同学不算;过去啊,快消失吧!”

她像是念咒一样振振有词地将胸前的空气挥向四周,张开双臂做出巫女驱散污秽的祈舞动作。

“粒子也够辛苦的。”

前川同学温和地微笑起来,这一点我也深有同感。

“是流子呀我说……”

御船流子看来是对自己的称谓感到绝望一般趴在了蓝色的书包上,幽怨地叹起气来。

TOP

 

“卡其卡其卡其……”
    我在丹羽同学前面的位子坐了下来。脑袋有节奏的摇晃着。发出不明意义的效果声。

    ‘铃……’
    短促的铃声在耳边响起。

    “恩恩,看来没有告诉我虚假的电话号码呢。”
    我点了点头,脸上露出幸福的喜悦。

    “咳咳……”
    对面的丹羽同学突然间咳嗽起来。真奇怪,不知道是不是热感冒了,是否需要去保健室啊。


    “叮铃……”
    丹羽同学的手机响了起来。看来有好好的接收到我的短信。

    “嘿嘿……”
    丹羽同学打开手机看了下我发给他的短信,嘿嘿的笑了起来。

    “……唔!”

    “啊……喂……”

    “唔……”
    有什么好笑的。不就是暑假邀请你去玩吗。我迅速的把丹羽同学的手机夺过来。

    “啊……我明明是叫流子!而不是粒子啊……还给你,接着。”
    我更改完毕后丢回去。大叹了口气,满意的用手擦了擦额头。还真是大工程啊。

    丹羽接回手机后突然直直地盯着我……

    “粒子!”

    “喂,是流子啊!”
    我发出威胁的警告,不满的纠正回去。

    “头发变得相当直了。”

    “……”
    我脸顿时发热起来。拿起那张卷子盖在头顶上不断的摩擦着。

    “不要看!”
    我害羞的反抗着。

    “喔喔!!”
    丹羽同学双眼直直地盯着我,发出不名意义的叫声。

    “前川同学?”
    突然间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太阳的光线。丹羽同学如此的称呼。

    “唔……”
    我嘟起嘴巴,不满的移开视线。

    “哦呀!”
    前川同学惊奇的发现。
    “这是什么,两个人的新实验,还是说新的仪式?”

    “只是在交换电话号码罢了。”
    丹羽同学平静的指正。

    “嗯。”
    我只是小小的应了一声表示的确如此。

    “那么我和也和你们两个交换手机号码吧。”
    前川说着拿出手机来。和丹羽的手机进行红外线交换地址。

    “啊……”
    我小声的抗议着。

    “说起来藤和是不是没有手机呢?”
   
    “哈?”
    我在意地把身子往那边靠过去。

    “应该是了。”
    丹羽同学想都没想便回答了。
 
    “没有啊”
    不是吧?藤和没手机?怎么会这样!

    “嗯?”
    丹羽同学奇怪的看着我。

    “不算!刚才那个讨厌的流子同学不算!”
    我突然间回过神来,伸出双手,像是要把什么东西大力的赶走一样。

    “过去啊,快消失吧!”

    “……”
    丹羽同学不名意义的看着我。

    “粒子也够辛苦的啊。”
    前川同学似乎十分理解的看着我。好像一切都被她看穿似地。

    “是流子呀我说!”
    我无力的趴在桌子上,双颊气鼓鼓的嘟了起来……



(表示渣文一个~~凑合下吧~~没看过原作~~见谅~~)
最后编辑ふゆか 最后编辑于 2013-02-05 00:16:13

TOP

 

果然不擅长写这种东西,加上没看过电波女……更是无力了。

粒子同学,不,流子拉开椅子,在我的面前坐了下来。
    “咔其咔其咔其~”
    她和往常一样,摇晃着身子,褐色的短发也随之摇曳。不过不得不说,拿着手机做出这样的动作,的确给人活力倍增的感觉。
    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
    “嗯嗯~”
    流子跟着铃声的节奏点了点头。摆出了一副满足的样子。
    “好像没有告诉我虚假的号码呢。”
    “咳、咳……”
    在发完短信后的反应居然是这样!
    ——究竟把我当成了什么!能和你一起交换手机号的人难道会告诉你虚假的号码吗?!
    我看着眼前的手机,流子发出的第一条短信会是怎样呢?
发件人:粒子同学
标题:我是御船流子呦!
暑假也一起玩吧。
    还真是平常到了极点的短信啊,同时自我介绍和邀请也是平常到了极点。嘛……像这样的活力少女会给我这样的短信,却显得特别了啊。
    我不禁笑了出来。
    突然间我握在手中的手机消失了,视线里只剩下空荡的手心。
    “是流子啊我说。”
    流子发出抱怨来。我才注意到原来手机已经被流子抽走了。
    果然流子会为这件事情而埋怨,不过也就只是抱怨的级别了,因为根本听不出她在生气。
    就是因为这样才总会有人喜欢叫错流子的名字,毕竟在这之后的反应很可爱。
    啪——
    流子快速地在我的手机上按了几下,便丝毫不考虑我手机存亡地将手机丢了过来。我只得慌忙接住。
    手机屏幕上,刚刚打成“粒子”的最后一个片假名已经被改成了“流子”,并且还加上了方括号。
    看起来名字被叫错这件事,给她带来了很大的烦恼嘛。
    “咻——”
    像是刚刚干完了苦力活回来,流子用手狠狠地擦了额头,发出如释重负的声音来。
    这样的动作很容易让人把视线放在流子褐色的短发上——唔,现在流子的褐发似乎比以前要……
    “粒子同学。”
    “喂……”
    “头发,变得相当直了呢。”
    流子害羞地用纸遮住了脑袋。
    “不要看~”
    简直就是巨大的前后反差——用这样可怜的眼神说出好像被凌辱了的话出来,让我觉得流子真的很可爱!
    我盯着流子这个动作看了很久,突然感觉从左面射入的阳光被挡住了。
    耳边的脚步声也停了下来。
    “呵。”
    我顺着轻笑传来的方向转过头,看见的是前川同学。
    “唔……”
    流子嘟起嘴。
    “哦?”前川同学发出感叹,“两个人的新实验,还是新仪式?”
    “我们互相交换了号码。”我回答。
    “那么……我也和你们交换好了。”没有一点过度地,前川参与了我们的对话,并且掏出手机来,“对了,藤和是不是没有手机呀?”
    “哎……”流子也发出了声音来,似乎她也很在意藤和有没有手机。
    “呃……”
    我考虑了一下。
    “可能没有吧。”
    “没有呀?”流子带着好奇的表情凑过来。
    “恩?”
    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流子便挥起了手,大叫:
    “刚刚的不算——刚才讨厌的流子同学不算!”
    之后流子作出夸张的姿势对着窗边挥手:
    “过去啊!快消失吧!”
    前川同学站在一旁微笑着看举止夸张的流子,说:“粒子也够辛苦的。”
    “是流子啊我说。”
    带着战败的表情,流子无力地趴在桌上,嘟囔着嘴说。

TOP

 
1/2页12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