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2689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活动] 【春节活动】留住你身边的美丽

【春节活动】留住你身边的美丽



参加这项活动的同学,请准备一张或几张照片,可以是你拍下的美丽景色,也可以是对你感触很深的某一瞬间。只接受原创作品。

1、本楼全楼禁水,违者重罚。
2、参与者须看公告,不符合要求者一律不予参赛。
规则详见:http://bbs.sfacg.com/showtopic-57777.aspx


参与方法:
1)      从小花我第一个开始,我届时在2L发第一张照片,3L的同学请根据我的照片写一段文字,可以是描述,也可以是看到照片后的遐思,甚至是看到照片后想到的一段故事或者一首诗,这些都可以,不过大家把握好篇幅,我也不做硬性规定。写完之后再附上你所准备的一张照片,为4L的同学留下题目,以此类推。

2)
这个活动任何人都可以参加,每人可最多参加5次,每次限发1张照片,且每页不可出现3次。禁止连楼(包括二连)、插楼、灌水,违者取消获奖资格,并视情节严重进行扣分处罚。



活动时间:北京时间201325-2190:00

接下来,我们就开始吧!
我们很多人这些年一路走来,大都行色匆匆,好不容易长大了,却又发现自己并未给自己留下多少耐人寻味的回忆。身在这样一个快节奏的社会中,我们渐渐变得麻木不仁,但作为一个合格的作者,我们必须有寻找身边美丽的能力。拿起你手头的相机或手机,记录下来你身边的美好画面,用文字将它永远保存在我们的脑海中。
附件
IMG_0933.JPG ()

jpg (2013/2/5 17:30:26)

IMG_0933.JPG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05 20:16:19

TOP

 

低垂的柳枝下,是碧绿如翡翠的湖水……好美的风景,小湖被众树相拥,而众树纷纷垂吻着湖面,犹如小说中描绘的那样,阳光将它们照的一片透绿。可是我却感到了奇怪。
它们为何欢笑,又为何啜饮湖水呢?明明水质混浊,泛着白沫,就好像喝了毒药自杀的人一样。甚至我都怀疑其中还有鱼儿么?
但是那些树木长的又茂又绿,恍若没事人儿般地花枝招展。这就好像在嘲笑眼拙的自己,让我畏葸不已。
它们是顽强呢?还是故作强颜欢笑?
我不知道,只知它们没有申辩的权利,只有唯命是从的义务,而我只是笑了笑,便释然了。
(嘛,小花别介意哦~在下只是触景伤情而已,想起几年前的旅游罢了~而且个人觉得这个活动好有趣~)
还有楼下的孩子,一定要好好从在下的图片中悟出点东西哟~照片拍摄于6年前~
附件
S6000298.JPG ()

jpg (2013/2/5 19:11:25)

EXIF信息

S6000298.JPG

本帖被评分 4 次
最后编辑ohdebug 最后编辑于 2013-02-05 19:33:24

TOP

 

前些日子搬过来一个新邻居,不过我从没看到他出门,也没见人来找他。这让我想起来一则刚看到的新闻,说是一对母女在自己的住所里死了两年后才被发现。呼......虽然我明白这是莫名其妙的担心,但有一只手推着我来到了他的门前。
敲敲门,虽然没有用多大力气但是门自己开了。
【有人在吗?】
我往里面问道,没有人回应。不会是有小偷进来了吧。最近常常有举报说有偷盗的事件,闹得人心惶惶,有目击者说是个年轻人。作为他的邻居,还是帮忙去看下好。
通过门缝观察着里面的情况,仔细听着里面的声响,在确认安全之后轻轻的推开门小心翼翼的走进去。
屋里的摆设极为简单,门旁堆了一堆方便面的袋子,不少调料包散落在袋子周围。这些方便面价格不菲,比起一块几一把的面条来要贵的多。
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吃这些,有没有营养先不说,一顿饭一袋够不够,一日三餐都要吃这种东西受得了吗?
厨房里没有锅碗瓢盆之类的东西,说明这个人刚来这里不久,还没来得及置办厨具。卧室里挂着很多篮球明星的画,这个人应该比较年轻。鞋的尺码基本一样,拖鞋只有一双,是自己一个人住在这里。床单被罩之类的东西虽然摆放有些凌乱但很干净,而且床头放着书,这个人应该有点文化。
窗前的书桌都被打开了,这是怎么回事呢?里面有一张照片,一家三口的照片,看样子这所房间的主人是照片中父母的孩子。这张照片让我想起来我的家庭,哎,可惜不能回家过年了。
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也许我该走了。
在我走神的一会功夫,突然有个人从后面扼住了我的脖子。
我们厮打着,不过他还是太嫩了。费了好大劲才制服了他,不过他就是我的邻居,看样子我有必要解释下我的来意。
【抱歉,我看到你们家的门开着,以为小偷进来了就帮你照看下。】
【我不信,这些抽屉怎么打开了,里面的钱不会是你拿了吧,那是我回家过年的钱啊,快还给我。】
【里面没有钱,只有一张照片啊。】我马上明白了发生了什么,看来是那个窃贼已经逃走了。
【你还给我钱,挣钱都那么不容易,你就行行好吧。】那个孩子哭了起来,看得我有些于心不忍,让我想起来我同样漂泊在外的孩子。
【我再说一遍,我没有拿你的钱。】
【求你了,我打不过你,你把我回家的车票钱给我好不?给我车票钱就行......】
看样子他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我把我的证件给他一看,他好像很吃惊,马上不哭了。
【看好了,这种证件可造不了假,何况我住在你对面那间房里好几年了,你可以四处打听问问。】
【抱歉,我没想到你是一个警察。】
【没关系,为人民服务也包括为邻居服务。车票钱多少?】我松开了他。
【三百就够了。】
【给。】我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三张红色的票子来递给他,他的嘴张成了O型。
【真的?】他似乎还不太相信发生在面前的事,我点点头,他马上高兴了起来。
【那可真谢谢了。】他马上收拾起东西来,【你不回家过年吗?】
【我倒是想回家啊,五年过年没回去了.......近期有个小偷挺猖狂,局里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抓住他,这不,本来定好的假期就这么泡汤了。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抓住他补偿你的损失的。】
【是吗......】男孩的声音有些低沉,把他要收拾的东西放在一个旅行箱里。
我们走到门口,男孩转过身锁上门,此时从楼下走下来一个人,约莫三十多岁,因为寒冷双手插在大衣地口袋里,鼓鼓囊囊的,一双厚棉鞋下面粘着一截塑料袋。
中年人很快从我们面前走过去了,我们也跟着走了下去。到了楼下,男孩似乎在犹豫着什么,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不想回家了?】
【要是我回家的话,你就回不了家了。】男孩掏出来那三百块钱,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
【什么意思?】
【我就是那个小偷......】男孩无奈的笑了笑。
【那你的钱怎么被偷了?】
【我也被偷了......等等,你还记得那个下来的中年人吗,他一定进过我的房间.......我想起来了,就是他......】
男孩拉着我跑起来,那个人就在我们前面不慌不忙的走着,看到我们跑过来马上拔腿就跑。在小区门卫的帮助下堵住并制服了他,果然在他身上搜出来不少东西。
【你怎么知道是他的?】
【他脚底下粘着我吃的方便面酱料包。】男孩尴尬的一笑,【大叔,这下子你就能回家了。】
【看来那些案子不是你一个人办的,不过你帮我抓住了他,肯定会宽大处理的,你也会回家的。】
【那个人呢?】男孩指了指那个中年人。
【所有人都会回家的,不过再做这种事情你可就别指望了。】
写完顿时虚了......29号才能到家......
附件
DSC00101.JPG ()

jpg (2013/2/6 2:52:31)

EXIF信息

DSC00101.JPG

本帖被评分 2 次

TOP

 

楼上的羅莎酱的文挺好,中间的故事很感人很治愈,虽然在下从没遇到过这种好事就是了,当然并不是说生活中就没有,毋宁说是人物的行为动机稍显稚嫩。好比,自己主动承认是小偷之类的,一般人很难做到,不然也不用着审讯了。
嘛,其实照片拍摄的是大二暑假的宿舍。在下因为手头的项目而没回家,一个人去食堂又显寂寞,与其一个人去食堂,毋宁从超市买十来袋方便面,在宿舍解决,反正都是一个人呐。后来,在下用自己挣得钱买了数码相机,想着拍几张,蓦地发现了宿舍里俨然像极垃圾堆的一角,便拍了它,留作纪念。在下想,很多孩子都体验过那种安静、却显颓废的生活吧,故发之。
===========================================
接上一题目。

从这张照片里,我感到了怪异。就好像本该寂静的夜里忽然地听到了乌鸦的叫声,惹人毛骨损然。但坐在一旁的羅莎却依旧讲的津津有味,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不自然,逼着我听了下去。

那是个奇怪的小镇。婴儿打从娘胎起,便被定好了人生。3岁上幼儿园,8岁读小学,14岁进初中,17岁考高中,19岁迈入大学,23岁被颁发毕业证书,步入社会。常理来看,这好像没有奇怪之处。可是,这些学校全都汇聚一地,就连工作地都在此镇,让我有种封闭的生态花园的错觉。那些人们便是花朵,而那些建筑成了陪衬的绿叶,最骇人的是,就如花朵开的灿烂的人们没有一点怀疑,甚至认为这就是世界。

所以,我是个怪胎。

我的父母在我刚进高中的时候,便离我而去。说是打工,毋宁说是他们抛弃了我。虽说每月会寄书信和生活费给我,但从上个月,收到父母的包裹为止,现在都过去十多天了,我还没有他们的任何消息。他们已经死了吗?我不知道,更不知道他们为何要寄一本封皮印着如腐尸一般丑陋、发悚的杂志给我看。里面虽写满柔情似水,文意翩翩的文章,可配的插图却是一张又一张的,嘴里生蛆的少女图。我从来没见过,已经腐烂至极、肿胀如痔疮的尸体,还能笑。而且看她露出血红的牙齿的模样,好像那笑容很灿烂,着实让我畏葸不已。爸妈是故意寒碜我么?
因为我是怪胎,所以我不知好歹地把杂志拿到学校给同学看。但让我畏葸的是,他们竟说插图中的女孩好可爱。就如当头浇了一盆冷水,我不是怪胎的想法彻底地被洗的一干二净。

与他们看到不一样的我,是个怪胎。

但是,和我一样面容扭曲,惊慌失措的人,好像不止我一个。我认识她,她是乐美。人的可爱,小巧,头两侧各梳着一缕辫子,其上还别有Hello Kitty的发卡,但因她性格孤僻而在班里并不受欢迎。所以她总是一个人上学,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回家,应该很孤独吧。
不过,听说她母亲却是十分的有名,是个作家,写的一手好字,说不定杂志上的文就是出自她母亲之手……我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忖度着,还是不要了,能写出配的上那种插图的美文的人要有多大的本事?单凭她的女儿乐美不受欢迎便知,乐美的母亲应该没那本事。
就在我不怀好意地思忖之际,我与乐美对视了……
她的眸中藏着害怕、不安、疑惑等等,以至于让我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难道她也是个怪胎,也被自己的父母抛弃了?

“喂,醒醒!”
梦中,我听到了羅莎的唤声。可我不打算睁眼,因为她的故事太瘆人。身为好孩子的我,实在是不想听下去了,原谅我,羅莎。

(嘛,不算短篇,顶多是半途而废的故事。突然发觉继续写下去会没完没了,故停笔,望羅莎见谅。你的故事其实给人一种像似《尸鬼》那样的怪诞感,而且照片的容量有限,在下不知下是如何,也不好继续脑补,但很期待你的故事呢~)
附件
S6000272.JPG ()

jpg (2013/2/6 11:35:49)

EXIF信息

S6000272.JPG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ohdebug 最后编辑于 2013-02-06 13:18:45

TOP

 

该用户帖子内容已被屏蔽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黑猫と涙 最后编辑于 2013-02-11 00:37:38

Dream, hope and awkward silence.

TOP

 

2002年的第一场雪,
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
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
带走了最后一片飘落的黄叶.
2002年的第一场雪,
是留在乌鲁木齐难舍的情结.
你象一只飞来飞去的蝴蝶,
在白雪飘飞的季节里摇曳.
忘不了把你搂在怀里的感觉,
比藏在心中那份火热更暖一些.
忘记了窗外北风的凛冽,
在一次把温柔和缠绵重叠.
是你的红唇粘住我的一切,
是你的体贴让我再次热烈.
是你的万种柔情融化冰雪,
是你的甜言蜜语改变季节.
2002年的第一场雪,
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
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
带走了最后一片飘落的黄叶.
2002年的第一场雪,
是留在乌鲁木齐难舍的情结.
你象一只飞来飞去的蝴蝶,
在白雪飘飞的季节里摇曳.
是你的红唇粘住我的一切,
是你的体贴让我再次热烈.
是你的万种柔情融化冰雪,
是你的甜言蜜语改变季节.硬着头皮,冒着被扣经验的巨大风险,我还是把歌词复制过来了,虽然知道不是在西部,但我第一感觉就是这首歌,文学是共通的。
附件
psuCAN5FZ0R.jpg ()

jpg (2013/2/11 12:34:52)

psuCAN5FZ0R.jpg

本帖被评分 2 次

TOP

 

【你能跟这些家禽交流吗?】一个成年的男子好奇地看着他的孩子。
【爸爸,你怎么过来了?】少年看着他的父亲,眼中满是敬意。
【看你不在家里,就过来看看。】
【我没事的,不用担心。】少年像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把脸别到了一边,蹲下去继续看着不息的水流。
【如果你是在祈祷什么的话,我不建议你跟这些生灵说,也不建议你去跟上帝说,他们可不会回应你的祈祷。】
【那我该怎么办呢?】
【也许告诉家人是个更好的选择,早晚都得说的吧?】
【爸爸,过完年我想出去,我不属于这里,我想去大城市里发展。】
【但是你还飞不起来,所以想要获得我的支持,是这样吗?】男子弯下腰,将手伸进水中,抓起一滩泥,水面之下一时间浊浪滚滚。男子把沾满滑腻泥巴的手举到少年面前,一股混杂的异味让少年捂住了鼻子。
【为什么要自己的手弄脏呢?一会还要给全家人做菜吧。】少年露出不理解的神情,不愿意回答父亲的问题。
【就算洗干净,你也难以下咽我做的菜了吧。】男子笑了笑,饶有兴趣的看着孩子。
【怎么会......】
【你这表情就是在说吃不下。】男子看孩子没有辩驳,就继续说了下去,【这双手因为沾上了泥巴而变脏了,所以做出来的菜会有一股怪味。真的是这样的吗?要是我说你小时候经常在我身上拉屎撒尿,我手上也蒙你多次光顾,你会不会想把这些年吃掉的东西全部吐出来吗?】
【不管怎么样,一个厨师应该让它的双手保持干净吧。】
【你没当过厨师你这么说我能理解,看来我还要给你讲讲厨师是怎么一回事。】
【我不想听,君子远庖厨也。】少年有些局促。
【那你知道为什么君子远庖厨吗?】男子把沾满泥的手伸到水里,任水流把污泥冲刷干净。
【不知道。】
【厨师都是屠夫,也许在你眼里这些生灵很美,你们更愿意看着这些生灵活下去而不是吃掉它们,为了不看到他们被杀掉,为了不让血液粘在手上晚上做噩梦所以君子们选择远离。但是在厨师的眼里,它们不仅仅是生灵,还是一堆肉,可以做出美味佳肴让家人食欲大增的食材。】
【才不是这样的原因。】
【不管是不是,因为你要去做一些事情,这些事情让你有了身份,厨房里炒菜的是厨师,端菜的是服务员,坐办公室的是公务员,公司职员,发财的是大老板,破财的是倒霉蛋,有成功人士,也有失败者。】男子笑了笑,试着缓解下气氛,看到孩子还在听就继续说了下去,【我不放心的是,如果你到了城市里,你会怎么过,你能面对这些即将加在你身上的身份吗?】
【没关系的,我已经准备好了。】
【身份意味着很多东西,不得不担负的责任,日复一日的繁重的枯燥的工作,你的手绝对不会干净,但是现在你都不能接受我的这只手,你准备好让自己的手变脏了吗?】
孩子没有说话,也许是意识到了自己到城市后可能遇到的问题。
【想出去是一件好事,我不会拦着你,我也得给你一个机会去城市里试试能不能接受把手插进泥里。】
孩子看着流淌的水,沉思了一会,蹲下来缓缓把手伸进了水里,抓起了一滩泥巴,自豪的举起来向他的父亲展示着。
父亲笑了笑,摇摇头。
【有决心就好,但是这样的决心我还是不放心。两只手都弄脏了可不好。】父亲弯下腰,拿起孩子的左手放在水里仔细的洗着,【你可以把两只手都弄脏,那么心里的那只手怎么办,也弄脏了吗?】
孩子不解地看着莫名其妙的父亲。
【到了城市后,一无所有,可就算再艰难、再怎么贫穷,再怎么渴望成功,都不要做违法犯罪的事情。这是最重要的。我把手伸到泥巴里,是因为这是生我养我的土地,你的爷爷奶奶都在这里,我属于这里。虽然这里看起来有些乱,没有靓丽的颜色,但这里人没有必要付钱特意让谁来保持清洁。而且只要你愿意打扫的话,你想把这里建成花园也没有人反对,我也会帮忙的。】
【谢谢爸爸。】
【好了,那为什么要去那座城市呢?】
【因为......】孩子的眼神变得躲躲闪闪,想要鼓起勇气说出来,却堵在嗓子口无法诉说。
【那一定是财色俱有的地方~】
【嘿嘿。】孩子尴尬的笑了,点点头。
【行了,玩够了就回去吧,大过年的别一个人闷着。】
【嗯。】
PS: 那些家禽是鸭子还是鹅,印象中鹅比鸭子大......
附件
difjej.jpg ()

jpg (2013/2/12 2:12:40)

difjej.jpg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羅莎琳德 最后编辑于 2013-02-12 02:18:42

TOP

 

站楼写文⋯⋯
小花前辈我来参加活动了⋯⋯我不是只领红包的人⋯⋯正文如下:
“大学吗⋯⋯”
看着照片上的三人,我默默的说到。
“很开心的样子呢⋯⋯”
享受着大学的生活,和好朋友一起啃着煎饼,然而,还有很多欢笑,很多回忆没有传达出来吧。
我,也很想享受一次中国的大学生活啊⋯⋯
和好友一起冲入网吧,和同学一起开怀畅饮,和舍友一起默默的吃着方便面⋯⋯
想到这里,我又望向了书桌的一角。
那里放着三张纸,分别是SSAT和TOEFL的成绩,还有一所美国公立高中的邀请信。
我不仅默默的叹了口气。
虽然很早以前就决定要出国了,但离别的时候还是会感到不舍呢。
可是墙上的挂历清楚的告诉我,我待在中国的时间不多了⋯⋯
感到烦躁的我合上了电脑,打算出去转转。也许,这会让我感觉好一些吧。
污染还是相当的严重,天空的灰色仍未退去。就如我的心一般。
“没来得及和他们说啊⋯⋯”邀请信来的很突然,大喜过望的家人决定现在就把我送到美国,让我尽早适应美国的生活。
但是我却无法告诉我的朋友,我没能告诉他们我的离别。
离别的手机短信早就想好了,但就是发不出去。
“抱歉啦,各位,我要去美国了。所以得跟大家说再见了⋯⋯”
我不想仅仅用一条短信就打发掉我们的友谊,
有人说:“就算离开你们也是朋友啊。”
但是,时间会让我们忘记对方。
我和小学同学基本上没什么联系了,高中又只待了半年。只剩下中学的一帮哥们还与我有些交谈。
但是最近联系越来越少了,大家都开始融入了新的环境,找到了新的朋友。
马上要踏入一个未知的环境,懦弱的我不禁迷茫了起来。
我感到了孤独⋯⋯
去美国,还会有人联系我吗?还会有人记得我吗?
我还想回来⋯⋯
冷风吹过,我打了一个寒颤,又是一阵阵伤感。
灰色的天空还是一成不变,我扣紧了衣服,打算回家。
“咦,你怎么在这?”回头一看,中学的死党正站在我后面。
”没什么,乱逛而已。”我敷衍了一句。
“你可不是那种喜欢乱逛的人啊。怎么啦?被人甩了?“
“甩你妹!”
“切,开个玩笑吗。到底怎么啦?还有什么你不能对家族成员说的吗?”
家族这个词让我无法抗拒,缓缓的将事实说了出来。
只见死党一脸不爽的说到“就这点破事儿?来,我们给你开个欢送会。”
被死党硬拽到他家,随后5个人陆陆续续的来到了这里。
看到这五个人,我心中感慨万分。
话说我们初中的时候,中二病相当的严重。以《家庭教师》这部日本漫画为题材,我们组建了我们的彭格列。
虽然很傻,虽然很蠢。但是我们的友谊是牢不可破的。
大家简简单单的做了几道菜,桌子上还有着一个意义不明的蛋糕。
我们的“首领”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说道“嗯,话说我们的雷守要走了,要去美国了。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要先做一件事情⋯⋯”
剩下的5人非常默契的用蛋糕招呼了我的脸。
“胆敢隐瞒机密,不想家族禀报。来人,砍了!”
“砍你妹!烧了才对吧。”
“少费话,先让我,晴之守护者揍他几拳再说。”
“不⋯⋯这种情况交给风纪委员吧。”
“云雀你一边待着去。”
简简单单的吐槽,却让我泪流满面的笑著。
抹去脸上的蛋糕,拿着混着我泪水的奶油向其他人扔去。
随后,屋里一直在进行着奶油大战。直到玩累的我们被家长怒斥。
虽然,外面的天空丝毫没有改变。
但是,从屋里透过窗户看,可以看见我们做的,奶油色的洁白的天空。
⋯⋯
“前往纽约的旅客请注意,CA981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
在T3航站楼里的我抬起了头,耀眼的阳光洒入航站楼,我只好拿书挡在眼睛上面。
天气非常的晴朗,白云缓缓的飘在天空之中。
”呵呵,今天也是奶油色的天空呢。”
举着一本同学录的我笑著说道。
随即,向着登机口默默的走去。
==============================
(写作素材是北京T3航站楼)
是虚构的故事,还是真实的故事就交给你们去判断了。
作为新人,还要多多努力啊。这次活动非常练笔呢,感谢小花前辈。
随文附上一章照片,希望写下一个文的同学好好努力噢。
附件
IMG00019.JPG ()

jpg (2013/2/14 10:49:25)

EXIF信息

IMG00019.JPG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富兰克林·泽坤·彭 最后编辑于 2013-02-14 10:49:24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