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2638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活动] 【三题PK赛】【普通组】【场次:2月12日预赛】评分完毕

【三题PK赛】【普通组】【场次:2月12日预赛】评分完毕

1、本场预赛已经结束,缺席者自动转入下场比赛
2、评分标准:
I.根据我出的三题写短篇小说(注意是小说,要有头有尾有剧情更要有高潮。散文、随笔、诗歌等其他题材视为无效)字数为800-2000。字数以word内置字数统计(不含标点)为准,超过规定字数200字以上的视为无效,所以大家写之前要把握好字数。
II. 普通组评分标准:立意25,文笔35,剧情35,人物35,其他20,满分150

III.为了方便通知,请参赛者加入此群:294214958;不方便使用qq者我将以站内信的方式通知,届时留意。

3、本次题目:
单数楼层:茶杯,鸡毛掸,可乐

双数楼层:腊肉,阳台,梧桐树

我会在72小时内评阅完毕,届时会在群内或站内信单独通知各位,所以请大家安心睡觉不要熬夜等结果哦,我会做噩梦的,祝大家新年快乐!
本次题目可能难度过大,我会酌情评分,大家放心


欢迎大家来群讨论
附件
三题pk赛教程图.jpg ()

jpg (2013/2/12 19:57:34)

EXIF信息

三题pk赛教程图.jpg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3-11 07:46:04

TOP

 

                                                          腊肉,阳台,梧桐树

小时候有一段时间我是非常讨厌我们小区的梧桐树。
具体来说,是我们这栋楼旁的梧桐树。我们这里的阳台向阳,唯独这边的梧桐树离我们楼栋格外的近。加之我家的楼层低,每每到了夏天是总要遭罪的。起初还并未觉得,等树杈延伸到阳台这里的时候,才发现虫子成了个大隐患。
我是个男子汉,却很害怕虫子。每到夏天,吊死鬼对我来说成了灾难。吊死鬼并非只有那种细长的绿肉虫,食指宽的粉肉虫同样会在我家阳台爬动。这些虫子就会爬从间隙中进入屋中,吓人得很。
在我的恳求下,家里人对这树进行了修剪,虫子的问题才得以改善。而不知物业是否是因为理亏,并没有对我家就此事进行什么评说。
从这之后,再每每到了夏天,梧桐树的成片树荫才算成为一种带恩惠。我对它的印象才算有所改善。
同时间,我也对我家隔壁产生了某种疑问。
为什么隔壁人家不学着我们家把树枝裁剪了呢?
按耐了半年之后,直到这年冬天,我看到他们家挂在树杈上的块块腊肉的时候,我才算找到答案。
我们楼的这边的阳台是露天的,没有顶棚。如果家里想晾腊肉,又不想和晾晒的衣服放在一起的话,这里长长的树杈可以说是天然的支架。
实话实说,我同样也很讨厌腊肉。一是我家没腌过,我不知道味道。二来,这腊肉的模样,我看着不甚舒服,勾不起食欲来。实在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喜欢吃那个东西。
困惑了一个月,直到这年冬天的年前,我才对腊肉有了改观。
“咚咚咚”
三下轻轻的敲门声传进屋中,激起了我一震的不安。
家里人出门采购去了,我如今是一个人在家。妈妈无数次的念叨过,这个时候不能随便给别人开门。
我这么想着,可我想到的这个时候已经把门打开了。
好在,对方并非是什么僵尸鬼怪,强盗小偷。站在我面前的,只是一个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这女孩穿了一件带绒毛的白颜色羽绒服,下面穿着一个黑色小短裙,且配着一双黑色的长棉袜。梳着条马尾辫,不太显眼的发鬓垂在两耳旁,衬托起他这个鸭蛋似的脸型。差不多快及眉毛的刘海很整齐,眉毛下面是一对孩童特有的洁净大眼。眼神十分透亮,又充满笑意的眯弯了一点,整体带给我一种喜庆的感觉。
“给你拜早年了!”
我还没回过神来,那女孩已经冲我拱了拱手贺起了新春。我慌忙了一下子,也哈腰点起头。
“啊,啊。拜年,拜年。”
说来,这女孩是谁啊?我也不认识啊?
难道如今诈骗群体的平均年龄下移到这个岁数了?
“我是你家隔壁的,这不过年了嘛。我妈妈让我给你家送点腊肉啦。”
她说着,便把放在一旁的袋子向我这里递过来,脸上露出十分可人的笑容。
“啊,哦。谢谢了。”
我看着有些心动,慢了两拍之后才接过袋子。
我本以为她把袋子给我就会离开,却没想到她摸了摸兜,站在我家门口踱起了步子,露出一股子困惑的表情。
嗯?
“那,那个。”她皱起弯弯的眉头,腼腆的笑着说道,“我能在你家待一会儿吗?”
“诶?”
“我忘带带钥匙了,家里人也不在家。”她把衣兜掏出来,特意让我看看。
妈常常对我絮叨,说不能放陌生人进门。
“行行,进来吧。”
但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招呼着把她请进家了。
随即便把她给我的腊肉随手放在桌上。
“啊,别把腊肉放在那里。”她礼貌的换上我家的拖鞋,见状赶紧朝我这里走来,拎起桌上的袋子,“不吃的话别搁在屋子里,放到阳台去。”
“啊……哦。”我挠了挠头,便跟着她一同走到阳台。
“诶?你家的树枝怎么这么短啊?”她从袋子里把腊肉拎出来,这才看到我家这已经修剪过的树枝。
“因、因为不太好看。”面对一个漂亮的女生,我实在说不出是因为我害怕虫子,“再说,我家也不腌肉。”
“诶~~~明明腊肉那么好吃的呢。”她一脸可怜的看着我,就好像我错过了人间美味一样。然后眼睛看向远离阳台的树杈,苦笑了一下,“不过,这里的夏天肯定没有那么烦人吧。”
“夏天……虫子吗?”
“对啊,虫子可讨厌了。”她打了个冷战,说完便把腊肉拴在了阳台的护栏上。
“那你家不修剪一下吗?”
“剪了树杈固然好,”她舔了舔手上的腊肉溢出的油,开心的笑着说道,“但那样的话腌制腊肉就又有了麻烦。”
“……”我不知道是第几次了,看着她的笑脸几近看到呆住。然后等刚刚回过神来,嘴巴就已经跃跃欲试的张开了,“夏天的时候来我家不?”
“嗯?”
“夏天的时候我,我家的阳台这里很好,很凉快,也没有虫子。”我看着女孩的双眼挣得老大,结结巴巴的说着。双手攥着拳,我能够感觉攥出了汗顺着手心流了出来,“所,所以,夏天的时候你大可多来我家过!”
我说完,这才感觉到热血上涌到了脸上,赶紧别过脸去。
我这个笨蛋,第一次见面就和她说这个干什么啊?!
“好啊。”
“诶?”我惊讶的转过身去,发现她,背着手看着我,满脸笑意。
“我很期待!”她说着,这份笑意延展成笑容,迸发出来,溅到我的心里。




那时候,我还并未明白那时的我怀着何种感情。时至今日,我才算明白。或许,那就是我的初恋吧。
    而我并未能和她在那年的夏天如约的在阳台乘凉。不知原因为何,她家过了年就搬了出去,杳无了音信。
    在那之后差不多已经过了十年,我也已经上了高中。
虽然她的面容我已有些忘却,但她的那个笑容,却深深的印在我的心里。而自那次之后,我才算体会到腊肉的美味。待到梧桐的树杈张长,我家也有了腌制腊肉的习惯。
这,也全然的归功于那个女孩吧。
我想到这里,心中不禁有些暖暖的。马上就又是春节了,阳台的腊肉也已经能吃了吧。
“唉,你拿点腊肉出去一趟。”这时,妈妈走过来对我说到。
“嗯?干吗啊?”
“说是隔壁搬回来一家人,听说挺爱吃腊肉的。”


我的心,又一次迥动了。


============================================================================
九点半串门的才走,我紧这忙活写完的。感觉有点多,一看字数2166。也算是滑垒成功了。
写得很渣,还请多批评onz




小花的点评:(时间原因,所以直接打分了,回头我补上)
立意:(25)24
文笔:(35)31
剧情:(35)33
人物:(35)30
其他:(20)14(中间人物外貌描写太像说明书了,有些格格不入。)
总计:(150)132

ohdebug的点评:
妈妈常常告诫你,切勿开后宫。等你回过神来,你已经建立了后宫……噗,开个玩笑。


好久没看到朴实的生活文了,虽然平淡却很亲和,真的不错,而且也挺切题(特指三题)的,尤其是结尾的悬念着实让人纠结,但这样就好。


哦,对了,中间有句“难道如今诈骗群体的平均年龄下移到这个岁数了?”——这话,挺有趣的,在下都忍不住笑了。


总的来说,虽然文章有一些基础问题,但不打紧,仅是些小问题。所以这篇文是在下难的给出的好评,希望作者君继续加油,期待你的下篇文章。


文笔(50):37(如果没那些小问题的话,我给你40)
剧情(50):40
总分(100):77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3-11 07:42:01

TOP

 

我谨代表自己自愿参加本次活动并独立完成短篇且保证届时能按时完成作品,除特殊原因外如有缺席愿意接受20火币/经验的处罚。
好吧我豁出去了!!

茶杯,鸡毛掸,可乐



年三十夜,无人的大路飘着鹅毛般的雪花。



“啪!”



抡起鸡毛掸,把客人留在桌子上的垃圾一股脑扫在地上,鸡毛掸不小心粘了一点黏糊,阿峰立刻嫌恶地在墙上使劲蹭掉。




要是去年这个时候,自己大概就在已经隔着两个省路程的老家里喝着老茶,吃着老母做的热腾腾的饺子,和邻居们一起围在谁家的彩色电视前看节目吧。



可现在他就在这里加班。




“————”天花板一角的灯管发着摇摆不定的光芒和滋咂音,空荡荡的餐厅里满地都是方便面,碎骨头还有包装纸的残骸,十分狼藉。



墙上挂着的老电视正播放着春晚,喜庆热闹的演出宛如另一个世界。



阿峰低头默默收拾着垃圾,他对春晚每年千篇一律的节目毫无兴趣,开着电视的原因只是听着春晚的声音会感觉让自己现在觉得不像是一个人,仿佛往年般,在他的身边有很多正聚精会神看着喜庆节目的观众。




或许现在家里也是这样的情形吧,年老的父母根本无心去看春晚,只是一心在焦急着儿子什么时候回来.......



哼————阿峰心中苦笑。






“叽呀————”玻璃门生锈的轴承发出磨叽的声音。



“不好意思兄弟......”




阿峰往外一看,一个男人,衣服简陋,还有门外停着一辆摩托车。





“能不能让我进来吃点东西.....”男人抱着肩膀瑟瑟发抖,饱经风霜的脸上憨厚地露出一口黄牙。




“......”



————————————




男人坐在离电视前最近的座位吃着煎饼,他的吃相很难看,一抓一狗啃,煎饼的碎屑伴随他蜡黄的牙“咔嚓咔嚓”四处乱飞。



低头打扫的阿峰皱了皱眉,餐厅的老板兼厨师早就回了家,这一大叠的煎饼就是剩下的存货,男人居然一口气全要了,这得吃多久?



“兄弟你也要么?”男人注意到一直盯着他看阿峰,递出煎饼的手上不小心捏碎了一块。



“......”阿峰盯着碎屑下意识捏紧了手里的鸡毛掸。



他刚刚才打扫干净的地板。




“唔......”男人嚼吧着煎饼一路走到开水机前左右端详,瞪眼瞧了半天让人不由得以为他在研究开水机的构造的时候突然回过头问:“有杯子么?”



“啪!!!”阿峰捏着公用茶杯的手重重地放在桌子上。



“吃完快走!”他说。



————————————



雪下得更大了。



男人离去后留下的车轮子印在积雪中渐渐消失,阿峰站在门口打了个冷颤,整条大街一片漆黑,只有他这一家快餐厅还孤寂地亮着灯。


冒着门外的寒风和雪,阿峰在排水沟倒着客人留下的大半瓶未喝完的可乐,倒空后甩了甩水丢进装满空瓶的麻袋————因为可乐的瓶子能卖两毛半。



阿峰看着垃圾桶里还剩一大堆未清理的可乐雪碧啤酒之类。



算了————



他索性把剩下的都打包丢在路边的垃圾站。



现在省再多的钱也回不了家了。






“五、四、三、二、一。新————”



“哔。”



阿峰放下遥控器,准备锁上大门。临走前回头一看,发现刚才男人桌上留着一张纸条。



字迹很潦草:



“俺这一路走来,路过好多都没有歇脚的地方,谢谢你兄弟,新春快乐。”




谢谢你兄弟,新春快乐————



......




“哼。”阿峰不以为然,把纸条揉成团,转身锁了大门,迎着风雪慢慢走远。




他悄声无息地吐出一口白气。



好像不怎么冷了————


立意:(25)23
文笔:(35)29
剧情:(35)28
人物:(35)31
其他:(20)14(你抖开包袱的力度和对比的反差还不够)
总计:(150)125

ohdebug的点评:
寂寞的时候,看着别人的欢笑都成了嘲讽,甚至会自暴自弃地尽自沉溺在寂静里。


嘛,这是篇治愈文呢,尽管与三题联系不够紧密,不过你的文确实治愈了在下。当看到那纸条之时,在下的确有种温暖的感觉。所以那男主应该是个傲娇,还的仰仗作者君来表达……不感觉冷了。话说有些讨厌作者君的排版,能不要那么多换行么?不过连续看了两篇朴实文的在下表示很高兴,所以没关系~


好吧,我们说问题。总的来说,剧情方面在下就不多说了,你写的挺有味道,但有一些细节,还是需要作者君注意的。好比“男人注意到一直盯着他看阿峰,递出煎饼的手上不小心捏碎了一块”这句,在下是读了好几遍才弄明白意思的。还有一些标点符号也需注意。请作者君继续加油,你的文很有潜力。


文笔(50):32
剧情(50):35
总分(100):67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3-11 07:43:06

TOP

 

在下谨代表自己自愿参加本次活动并独立完成短篇且保证届时能按时完成作品,除特殊原因外如有缺席愿意接受20火币/经验的处罚。(唉,一不小心睡过了昨天的场,坑爹啊...)

腊肉,阳台,梧桐树


阴暗的视线中,眼前模糊的牢门被轻轻的打开了,铁质的铰链随之发出一阵吱呀。
“出来吧
我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好饿,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脚上都快要没有力气了呢,可是,不能再这里示弱呢,不能丢他喵的脸啊!
努力的装出非常轻蔑的样子,其实早就已经是要饿昏的节奏,我忍着鼻子里流窜过的一阵熟悉的香气,依稀有些踉跄的走了出去。
阳光依旧和煦,透过梧桐叶洒落斑驳的影。
“我会回来报仇的,你他喵的等着。”我在心里暗暗的说道,一边蹒跚的向秘密基地走去。


张和林果然窝在基地里,而且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果然如我所料的是。
“老大,你终于出来了,我们正在制定计划要去营救你呢。”
我一阵无语,你们扯谎也麻烦扯的专业一些,我进来的时候你们还都睡得跟猪头三和猪头四一样呢,难道是在梦里制定计划,更何况,他喵的三天了你们还没制定出计划 ,等你们去救我,恐怕尸体都挂在树梢风干了。
对于这两个胆小的家伙,我多少有些无奈,但是毕竟都是M-Hunter!的成员,而且平时除了胆子小一些,关键的时候掉掉链子,也没啥大毛病了,不过其实就这两样也就够我头痛的了,上次导致我被抓,就是因为负责断后的林卖了我,才果断的落入了陷阱。
“老大,你怎么样了,不是被XX了吧?”
张看到我冷着脸不说话,有些担心的问道。
“老子,是饿的
我铁青着脸说道。
“额,可是上次狩猎来的,已经被我们,唔,吃光了
听到这话,我的脸色更加难看,果然不出所料吗,这两个记吃不记打的憨货,果然不会给我剩下啊。
看到我吓人的脸色,张和林多少有些心虚,最后还是张小心翼翼的说道。
“要不,我们现在再去狩猎吧,老大你不在,我们也不敢轻举妄动,怕再减员
“对啊对啊,老大,额,这次我保证不会临场脱逃了,你就放心吧,今天我们去哪家?”
“还是她家,在哪儿跌倒要在哪儿爬起来,他喵的老子要报仇!”
我咬牙切齿的说道。


午后的阳光,是一种慵懒的温暖,洒在身上,带着不由自主的睡意。
这个时间,是人们的思想最为松懈的时候,因此最适合狩猎。
我站在路旁的梧桐树上,用冷静的眼神观察着目标。
于此同时,那两个家伙也正向各自的位置前进着。
Z2已在A处就位,等待下一步指示。”
张用暗号遥遥的向我汇报道,我转过头去,透过不清晰的枝叶,确定他已经到达指定位置,点了点头。
L3呼叫W1C2发现敌方巡逻人员,无法按计划就位,现正迂回至C3待命,重复,现正前往C3待命”
侧过头去,果然看到有带着红色袖章的敌方搜查员。
W1听到,火速前往C3!”
L3了解!”
我眯着眼睛,继续观察着对面阳台的情况,看来,在林到达指定点后应该不会有异常情况。
L3到达C3,重复,L3到达C3!”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
M-HUNTER,任务开始!”
YESSIR!”
张负责动手,我吸引目标,林确保撤退路线以及断后。
记得张问过我,为什么我们要叫M-hunter,我神秘的一笑告诉他,因为M这个字母,一语双关,还记得那时他迷惑的眼神。
嘿嘿,可是在狩猎时,扑向目标的时候,他倒是没有一点的犹豫。
一切如同预计一样,张并不利落的手脚导致在得手时惊动了里面的敌方人员,原本拉起的玻璃门被忽然的打开,我站在一旁的树上,弓起身子,像是已经在弦的弓箭,随时准备射出。
不出所料,开门出来的,就是上次抓住我的那个女孩,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在她略显愤怒的眼神看着张,用瘦弱的手举起扫把时,我如闪电一般,从树梢窜了过去。
如果不算因为饥饿而乏力的摔倒,这一扑还是很帅气的,据事后张回忆,如果跟我不是同性,他一定会爱上我的。
不争气的摔在了她家的阳台上,张和林丝毫没有辜负我的期待,撤退的坚决果断,又一次的把他们老大抛弃在了敌方基地。


醒来的时候,并没有再次被监禁,那女孩坐在我面前,缓缓的把一只碗推向了我。
碗里装的,是我们一直以来狩猎的目标。
“每一次都是你被抓住呢,看起来,你也应该很辛苦吧,被别人欺负”她看着我,眼神是一种让我不舒服的悲伤,“吃吧,之前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被,恩,对不起,欣儿不应该让你饿那么多天的
本来想要装酷不去理睬的,然而,不争气的肚子却终于没有让我能够抵抗的了诱惑。
张口大嚼的时候,忽然感到有些液体滴落在了我头上,再然后似乎听到房间之外传来一阵隐约的喝骂着的女人的声音。
“死丫头,你又偷吃阳台上的腊肉了?给我滚过来,整天就浪费家里的粮食,你怎么不跟你妈一起跟人跑了!”
我蓦然的抬起头,诧异的看着她。
“没事的你吃完就赶快走吧”她慌乱的站了起来,跑了出去,略显得踉跄。


“老大,你在这里都趴了一晚上了,不会是因为接连失手傻了吧?”
我依然站在梧桐树上,对着那个阳台,那个女孩也已经在这风中站了一晚上了,夜风冰冷,她却穿着单衣,抱着膝盖蜷缩在角落,应该是在哭,原本显得蜡黄的脸上隐隐有些青紫。


“以上,就是这次任务的部署,有疑问吗?”
“疑问,老大我们这次任务究竟有什么目的?”
“有疑问保留!没有了的话,M-HUNTER,出动!”


后记,
“哎,哎,你听说了吗,隔壁的太太昨天被猫抓破了相啊。”
“啧啧,就是因为她平时虐待那个她家丈夫前妻的女儿的报应吧!那女孩真是可怜,老天都看不下去了吧?”
“对啊,对啊,人果然不能做坏事啊!”
(超了40多个字左右,只能这样了,抱歉啊...)

小花的点评:
立意:(25)23
文笔:(35)26

剧情:(35)28
人物:(35)30
其他:(20)10(超字数)
总计:(150)117

宋君的点评:
中规中矩的一篇,或许是笔法尚且稚嫩,又或者是抖包袱的手法尚有不足,主角不是人类这点,从中篇就可以很轻松的看出来,这就使得最后的揭露少了一分惊艳的效果。若是能在前面,用各种小手段(描写、吐槽或者是搞怪)来吸引走读者的目光,在不破坏阅读通顺的情况下继续故事,当可以在结尾更好一点。
不过反过来说,立意不差,构思也很好,三题虽没有写成重点,倒也不失规则地嵌入了文章中,这点可得一个赞评。
至于超了些许字数……几十个字而已,复审几遍,你就会发现可以精简的表达方式多着呢,一百字都能轻松省下,或者是写文时封贴时限快到了?
综上,良作可评。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3-11 07:45:20

TOP

 

我谨代表自己自愿参加本次活动并独立完成短篇且保证届时能按时完成作品,除特殊原因外如有缺席愿意接受20火币/经验的处罚。
哼哼,能和房东前辈战个痛是我的荣幸

题目:茶杯,鸡毛掸,可乐(顺便也把阳台,腊肉,梧桐树用上了)

“小子!给我站住!”
我家的四合院里又传出了我妈的大嗓门,这刺激的,那个叫扣人心弦。
不管是听到的还是听不到的,街坊邻居都出来看个究竟。
“小子!有种就别跑!”我妈提着手里的鸡毛掸子,如同擎着一柄六尺钢刀般的向我抽来。
看这仗势,肯定又是来打我的。
“我说妈,有话好说,别动不动就打人啊”说是迟那是快,我撒腿就跑。
我俩就围着院子里那棵梧桐树打圈圈。
“呼呼呼,臭小子,跑的倒是挺快的”半响之后我妈算是跑不动了,靠在树干上直骂我,嘴里还不停的喘着大气、
那令我畏惧的鸡毛掸子也掉落在了地上。
妈也差不多快五十五岁了,看上去还那么精神,追我那力气她倒还保留着。
“我说妈,到底怎么了?”我不明所以的问道
刚一进门,就看见老妈二话不说就提着鸡毛掸子要打我。
老长时间没有回家,在外地打工也没招惹是非,妈打我干什么?
“你妈也是被你气的,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回来的”
这时爸左手里提着茶壶,右手举着茶杯,来到我妈身边一边埋怨我,一边给老妈倒水解渴。
看这那茶壶,勾起了我童年的回忆。
记得我的身高才到我家窗檐那会儿,冬天,家里长长会在阳台里晒腊肉。
小时候最喜欢吃的就是腊肉,味道鲜美口感舒适,我妈疼我就时常给我晒,然后我每周都能吃上几回。
不过腊肉很咸,而且吃多了容易口渴,每当这时我总会拉着爸爸的裤脚讨水喝。
“爸—爸,我要水喝,口渴”
“来,拿着这个碗”爸爸把一个碗递到我手里“拿好了!”
这时,一个巨大的青花瓷茶壶便出现在了我的眼前,那壶嘴的淡绿色茶水便倒在我手中拿着的那个碗里。
热腾腾的茶水,喝在嘴里,暖在心里。
回忆完毕——(好吧这不是来卖萌的!)
“这...也不能只怪我啊,公司不放人,春运又那么多人要火车票...”我搔着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着
“借口!你分明就是不想回家过年!”老妈一声大吼打断了我的话
好吧,我承认我的确不怎么愿意回家,每次一回来老妈总是要论起我的婚事,说什么“你也老大不小了,到现在还没有成家立业,我和你爸还等着抱孙子呢!”
做子女的,尤其是我吧,听到谈婚论嫁就头疼。屌丝一个不说,我至今还是光棍啊啊啊!
“我下次一定常来看你们!你们在北京我在天津,多近啊!保证没三个月回来看你们一次。怎样?”
我用商量的眼光看着老妈,看她渐渐把凶恶的眼光收起来我就知道她心软了。
“算你还识相”留下这么一句话,老妈便转身进了屋里。
“小子,要不要来一杯?”爸从一旁拎了一张小木椅给我坐下,把茶壶在我面前甩了甩问道、
“啊没事,我有我带来的可乐,爸茶你就慢慢喝吧”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瓶瓶装可口可乐仰头便喝。
咕噜——
咕噜——
“喝那个也不嫌肾亏”
噗!!!!——
一口的汽水喷在了地上
“我说爸!”我刚转头欲想说一些什么的,爸已经强硬的将茶水灌到我的嘴里。
咕噜,咕噜。
甘醇可口的茶水便涌进了我的嘴里。
我瞬间呆住了,那一碗一碗美妙的记忆浮现在我的脑海。当时吃腊肉和茶水的时候,才发现茶水是那么的好喝。
可是如今我好像已经渐渐的忘记那种感受了。
“怎么样,好喝吧!”老爸得意的笑着,自己也倒了一碗开始品尝。“我记得小时候你最喜欢喝的就是这个龙井茶了,每次都跟在我的屁股后面讨茶喝,不给你就大哭大闹的。”
我暗暗的叹了一口气,撇开一旁没有喝完的可乐,和老爸一同品着茶杯中那满满亲情的茶水。

立意:(25)24
文笔:(35)26
剧情:(35)23

人物:(35)27
其他:(20)10(麻衣神一般的神展开,年纪不到不要写这种不符合你年龄的故事)
总计:(150)110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18 15:17:04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

TOP

 

我谨代表自己自愿参加本次活动并独立完成短篇且保证届时能按时完成作品,除特殊原因外如有缺席愿意接受20火币/经验的处罚。

此人因故请假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12 22:51:56
爱情是一个精心设计的谎言.
  Love is a carefully designed lie

TOP

 

我谨代表自己自愿参加本次活动并独立完成短篇且保证届时能按时完成作品,除特殊原因外如有缺席愿意接受20火币/经验的处罚。
题目:
                                                      Tea after Cola Time


“您喜欢喝茶么?先生?”手中挥舞着鸡毛掸,另一只手抱着一本本经营类的书籍,少女的脸上蒙着灰尘,之后转身对我笑着问。这对于我来说或许是最为无聊的问题,一个佣人,问雇主喜欢喝茶么。如果她是一个有心的,或是稍微聪明一些的人,她应该明白,茶这种老套食品已经基本在市场上绝迹了,人们不再去购买它了。
或许也不是不喜欢,只是因为,茶已经被静止销售,因为它象征着,古旧,腐朽,或是时间所能追溯到的尽头里,那些愚昧无知的古代人所认为的优雅——在我们新人类看来,这只不过是虚荣,古板,糜烂的象征。
人们需要象征,这就像精神的支柱一样,它可以领导整个社会,于是,我们选择了可乐。
我们是新的人类,我们是自由的人类,我们要摆脱过去的束缚,于是我们销毁了茶,高档的餐厅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可乐,可乐糖,可乐饼,包括可乐系列的任何周边商品是琳琅满目。
于是我双手十指交叉,下意识的回答——
“那只是那些低俗的家伙们在浪费时间消磨生命的举动罢了。如果让我选择,我宁愿在他们喝茶的时间多赚一些钱,比如如果我是你我就会用这些谈论茶的时间好好的干活。”
“对不起先生。”她露出了尴尬的表情,连忙转身把怀中的书本插进书柜的空隙,之后用鸡毛掸子继续与灰尘们做战斗,“我只是……啊!”
我做出刚才动作的同时,碰倒了桌子上摆着的茶杯,附带着我给予的加速度,滚过桌面,向红地毯的地板做出了类平抛运动。
当然,我只是看着,仅此而已。
我看着这个原来对于我很重要的东西开始下落,现在它已经不重要了,甚至没有挽救的必要。它生命的最后的价值就是让我看看它落地的时候绽放出的凄美的花,或许,它连花也绽放不出来——我觉得它根本打不碎。
我看着它,等待着那一刻。
茶杯滑下,红色与白瓷蓝绿相见的花纹之间,出现了一对纤细而又粗糙的手,我很扫兴,因为掉在地上的是鸡毛掸子——茶杯落入了她的手中,她是以扑倒的姿势接住的这个茶杯。
如果她是一个有心的人,不应该在雇主面前这么有失体面,不过,她只是一个佣人,本身就不是有体面的人。
我瞪大了眼睛,我想喊,你到底在干什么,不过被她抢在了前头,“你想干什么!”她几乎是用吼的声音对我喊的,“为什么是那样惬意的观看!为什么不抓住它!这不是你曾经最喜欢的东西么!为什么现在就要这样丢弃!”
“因为没有用了。”
“……但是……”她说不出话来,低着头,眼睛逃避着我的视线,“……”
“你貌似很喜欢旧东西啊?”我不打趣的继续发问着。
“……”她的手紧握这茶杯。
“这种东西……”
“才不是呢!”她的眼泪滴在了红地毯上“才不是呢……”声音渐渐小了,她咬着嘴唇,颤抖着,之后些许功夫,她安静了下来,“先生,您还记得这个您的父亲送的这个茶杯么……”
“不要和我提那个死板的老头子……”
“自从茶业生意不行了之后,场子就开始一个个倒闭,家里的产业也……”
“我知道……不要再说了……”我不愿意再回忆起这些琐碎的往事,这些事情对我来说只是麻烦——我看向了窗外,外面的世界依然是那么昏暗。
只不过,我的视线被挡住了。
“为什么要逃避现实……”她走到我面前,开始反问我。
“我只是更加直接的面对了现实,你躲不开的,我承认了现实。”
“为什么不努力的奋斗一下,为什么就任凭茶产业消亡!”
“因为我们已经失去了精神的支柱!我不喜欢开现实的玩笑!”
“不是的!这个茶杯还在……您父亲的意志还在!”她擦干净了眼泪,对我笑着。
“但是……”
“茶并不是一种牺牲品,它还没有被打败,还有很多人喜欢茶,还有很多人没有放弃,他们在品味着生活,就像喝茶一样。”
“……”
“您父亲一直希望您可以重新站起来,振兴整个茶产业。”她把茶杯摆在了我面前,捡起了地上的鸡毛掸字,之后直了起腰,向门外走去。
“呐……我说!”我叫住了她,“打扫完庭院,坐下来一起喝一杯茶吧。”
“嗯!”她回头,对我一笑。
后记,俺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晚上本来打算帮朋友画本子结果想偷懒看见大家讨论三题就来玩了结果发现九点半了……赶出这一篇,很垃圾各位瞎眼了。
立意:(25)23
文笔:(35)28
剧情:(35)25

人物:(35)27
其他:(20)11(有些地方没处理好,详见简评。)
总计:(150)114

学习机的点评:
作者根据茶杯和可乐产生了一个很好的立意。在精神享受和精神快餐之间的选择很有现实意义,这是一个好点子,也应该能写成一个好故事。作者在文中对两者的解读已经足以让读者认识到故事的核心主题,然而结尾的收束却过于仓促,让我觉得虎头蛇尾,功亏一篑。7
以三题要求来说,茶杯和可乐的运用都无可挑剔,鸡毛掸子作为女仆的象征物也起到了应有的作用,但是相对于前两个关键词没有达到同样的地位。13


作者在前半段中的文笔表现可圈可点:“它象征着,古旧,腐朽,或是时间所能追溯到的尽头里,那些愚昧无知的古代人所认为的优雅——在我们新人类看来,这只不过是虚荣,古板,糜烂的象征。”、“它生命的最后的价值就是让我看看它落地的时候绽放出的凄美的花,或许,它连花也绽放不出来——我觉得它根本打不碎。”后半段的文字虽然没有亮点,也没有让我反感的地方。30


作者成功地将自己的点子转化为了一个有矛盾和转折的故事。背景的设定可以为剧情设计加分,如果仔细构思一下,让结局留有余声的话想必能更为动人。27


作者设计的两位人物,茶业继承者的内心独白令人物塑造充实了起来,然而在女仆的处理上却过于简单。此外并无让我印象深刻的细节设计。26


其他。我对这样的故事印象很好,但是结尾的仓促可能会让读者大为失望。下次记得有始有终。6
前半段文字处理得相当精彩,而后半段开始进入对话后,描写与之前的反差和语气标点的随意运用都让我感觉作者迫切结束故事的心理。这就如同让人坐过山车直接坐进了低谷,然而你的故事,却有一个上扬的结局。7
总分116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3-05 20:11:25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