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2513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活动] 【三题PK赛】【特殊组】【场次:2月15日前】评分完毕,欠简评

【三题PK赛】【特殊组】【场次:2月15日前】评分完毕,欠简评

1、本帖全楼禁水,违者重罚。
2、报名者须看公告,不符合要求者一律不予参赛。
规则详见:http://bbs.sfacg.com/showtopic-57777.aspx
3、报名方式:
考虑到大家过年空闲时间很难确定,而且过年的确是要好好陪陪家人,所以我决定开设特殊组,所谓的特殊组就是供那些想参加比赛但是晚上却没有时间的同学参加比赛的机会。当然为了比赛的公平性,特殊组的题目我会单独出,并且同样要限时,以三小时为限,获奖待遇和正常组一样。特殊组的报名方式:
方式一:加入群:普通组:294214958;种子组:58423384,跟我单独说明情况,我会单独出题。
方式二:给我发邮件:crystalparfait@vip.qq.com,来件请说明你的空闲的时间。
请大家以:『我谨代表自己自愿参加本次活动并独立完成短篇且保证届时能按时完成作品,除特殊原因外如有缺席愿意接受20火币/经验的处罚。』为内容跟帖占楼视为报名,并自行阅读。发错帖子的请及时通知我,比赛当天如遇急事,须提前至少1小时以各种方式通知本人,否则缺席将会扣分。
4、预赛时间:
特殊组截止时间为北京时间2月15日23:59分59秒,逾期不候,缺席而事先未通知本人者扣分
5、其他要求:
I.本次三题依旧是写短篇小说字数为800-1500。字数以word内置字数统计(不含标点)为准,超过规定字数200字以上的视为无效,所以大家写之前要把握好字数。
II. 种子组评分标准:立意30,文笔50,剧情50,人物50,其他20,满分200
III. 既然是春节,所以希望大家快快乐乐红红火火开开心心地过年,因此暴力、色情、血腥、压抑、黑暗、犯罪、太过小众的作品自重,不在本次活动范围,大过年的写这些晦气。同时鼓励大家写积极向上、轻松幽默的小短篇,当然写悲剧的我也一视同仁。
IV.抄袭可耻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19 00:01:45

TOP

 

【题目:梦境夕阳 百合】【分组:普通组】【花花大人我真的不会起名字你放过我吧】

爱丽丝穿着洁白不染一尘的婚纱,手里捧着放戒指的盒子。她坐在阳台上,面前的木桌上摆放着二十二朵百合花。这些百合花扎成束,对着她开放,和她一样是优雅的洁白。
爱丽丝知道这是梦。
她不用猜,因为现实中的房间没有这么干净,夕阳不可能保持同一个高度很多年。大概是过去了很多年,爱丽丝这么想,她没有办法计算时间,只知道自己在这间看不到黑夜的房间里待了很久、很久。
明天就要结婚了。
爱丽丝还记得那天他来接她,骑着魔法的扫把。两个人在新家的阳台上一起看日落,他为她许诺:从此以后每天都会陪她看。
幸福的生活持续了很长时间,爱丽丝觉得每天日落时,就是她最期待的时刻。
直到独自一人的那一天,爱丽丝对着辉煌的夕阳哭了,哭得很伤心。爱她的人离她而去,只剩下爱丽丝孤独的生活。
这之后的一个夜晚,爱丽丝来到这里。
永远彷徨在地平线上,只露出半个脸的夕阳。即使岁月变迁,也不会有任何污点的墙壁。
唯一会产生变化的就是百合花,它们不辞辛劳的开放,重复着一遍又一遍的枯荣。爱丽丝甚至觉得如果缺了这束百合,梦境便会崩碎。
她一开始很享受这样的时光,尽管是一个人——爱丽丝可以默默的想象他还在的时候,她们一起的时光。
然而真正外界的她们早已老去。荣华不再,当年山盟海誓的约定也变为一份废纸,被爱丽丝埋到抽屉的最底层。
每当想到这里,爱丽丝就会对着夕阳做出无言的叹息。
百合花静静的绽放,爱丽丝数过,让一朵花盛开需要三十次叹息,全部二十二朵都开放的话,就是六百六十次叹息。
但这样悲哀的梦,爱丽丝仍然希望继续下去。就算是诅咒也好,噩梦也罢——
对她来说,那是他仍存在的证明。
“我会陪着你,每一个星夜,每一个正午,直到再也无法陪伴为止。”
“我也会爱着你,每一次微笑,每一次哭泣,都是为你而发出。”
于是爱丽丝站起来,打开盒子,为自己戴上里面的戒指。她似乎看到永远也不会下落的夕阳动了一下,又看到百合花枯萎,重新绽放。爱丽丝抓起百合花,闻着它们的芳香,将它们洒向无际的彼方。
那里,似乎有骑扫把飞过的魔法使。

(金克拉大盗快滚离我的姆Q,小爱送你了……嗯没错作者就是想说这些。)

立意:(25)21
文笔:(35)26
剧情:(35)22
人物:(35)22

其他:(20)14(虽然抒情很到位,但是你似乎缺少了一个完整的故事,开端,发展,高潮,结尾。)
总计:(150)105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18 23:37:21
其实自由菌是一只呆萌呆萌的正太哟~

TOP

 

苹果 城堡 温泉

青涩的水晶静静地站在厚重的红色幕布之后,视线穿过主台之后的阴影,扫视着应邀前来参加自己侍童礼的王勋贵族,黑压压的人群让他不由自主地恐惧与紧张。

        哦,上帝可怜我的孩子。

        水晶的母亲从两名脸色红润的年轻侍女之间穿过。她今天穿上了家族内少有的白色盛装,用淡妆掩饰了脸上密密麻麻的褐色雀斑,因此看起来脸色并不像一位年老珠黄的成熟妇人,而是恢复了当年初为人妇的晶莹澄亮。

        不用担心,我的孩子。你已经七岁了,是个勇敢的小大人了,记住我告诉你的话了么?呆会祖父与父亲说完后,你就慢慢走上台去,像我们之前练过的一样。灯光也会打在你身上——让你更光鲜,也让你忘掉台下那些讨厌的目光——然后你就念出我教你背的话,跟着我重复一遍,你希望,不、我希望将来能够成为一名英姿飒爽的骑士,用自己的骑枪与长剑,在国王与先祖的见证下夺得全国骑士比武的冠军。你记住了么?很好,你的祖父开始演讲了,不过还有时间……你能行的,我的水晶宝贝儿,你一定能行。

        水晶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记住了,他真的很紧张。祖父的声音洪亮而威严,他年逾七十,霜打似的青色胡须又长又硬,像是寒冬墙檐下面的冰棱。身体十分强壮,只是双腿饱受风湿折磨。他说话时的感染力让水晶从紧张中抽身出来,沉浸在祖父的美好设想之中。

        ……将来,我们家族将继续为王国开疆辟土,将高山以东的荒林全部开垦为良田,通过扩大生产的方式提高家族在商业贸易当中的市场份额,增加家族的资产,为光大家族荣誉而不懈努力!而水晶,将继承家族寄予他的厚望,为整个家族的传承和繁荣,尽到自己应尽的责任!

        祖父回到自己的主位上坐下,对着台下的宾客们微笑着,仿佛他们的赞美就是对水晶最大的支持一样。这种感觉让水晶感到不太舒服,水晶抖动着自己的身体,想通过动作来让自己平静下来。他的父亲,王国内无人不知的红爵士,站上了祖父刚才伫立的地方,开始了自己的演讲。

        ……很快,我将改造整座城堡,通过引入高山的地下温泉,让整座城堡由现在的薪柴供热的冰冷城堡变成温泉加热的常温城堡,为老人——红爵士看了看自己的祖父——也为了家族的后代,让他们能够在四季如春的温暖环境中茁壮成长!而我的儿子水晶,将在未来将这一技术推广到领地内,实现全面的温室种植,大幅度提高生产能力,让我们家族的产品在王国内更具有竞争力!……

        该你了,我的水晶宝贝儿。母亲推了推水晶,将他从失神中拉了回来。水晶用求助似的眼神地看向母亲,却换来母亲不耐烦地催促:

快去吧,我的宝贝儿,父亲和祖父等着你向公主殿下表明心迹呢。

于是水晶走出了幕布。迎接他的是如雷的掌声和刺眼的白色灯光。他下意识地眨了眨眼,在原地愣了一下,才茫然地走上讲台,这时他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忘了刚才母亲说过了优美长句。他想了一会,看向自己的祖父,祖父报以冷漠地沉默;看向父亲红爵士,他也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仿佛在说可以继续了;看向母亲,她似乎手舞足蹈地表达着什么,而水晶却看不清阴影中的口型。

他看向台下,公主穿着深绿色的长裙,戴着黑玛瑙镶嵌而成的玉冠,优雅、美丽,他忽然想到了一个词,在小说中看到的词汇——

爱情。

于是他开口说道:

成为一名侍童以后,我将学习礼仪、文学、诗歌和历史。不需要像先辈和祖父一样成为建国勋爵,也不需要像父亲一样成为继承家业开拓未来的王国贵族,更不需要像母亲说的、成为一名穿着亮丽铠甲为比武而生的骑士。只要能够阅读更多优秀的书卷,体会更多贤哲的沉思,拥有甘甜的内在。让稚嫩的孩童体会到青涩的青春、让新婚的情侣享受到甜蜜的幸福、让年迈的老人回味到健康的祝福——无论我的外表会是祖父的青色、是父亲的红色,还是母亲的黄色。
我、水晶,水晶·红·富士,在国王与公主的见证下,在家族英灵的见证下,在亲人与诸位的见证下,立誓!


1502字,勉勉强强,不能扣分吧。
说点题外话,请小花帮忙编辑下吧。


这回的题目,说实话命题上有些倾向性,这方面来说,我的分数是要打些折扣的,毕竟我之前抱怨过汽车这种现代词汇让我难以想到什么故事。这次的题目,哇,非常适合我,在此感谢小花同学的体贴了。
再就是故事,我拖拖拉拉这么久,还没有赶上末班车,不过好歹算是完成了我人生的第一篇三题。我不擅长写感情剧,也没多少干货能充当故事灵感。在看了此前许多人的三题之后,觉得我的风格很难在这次三题的框架内做一个让自己满意的故事,与其他人在日常感情剧里一争高下也恐怕结果也会差强人意,于是就尝试着去写一个童话寓言。刚才瞄过一遍之后,似乎我是第一个这样做的。希望自己不会被拖出来当作宋君写古风突破的反面教材吧……
——至少能让小花看到这次三题还是有童话寓言出现的!
最后就是说一些写文的感想吧。灵感真的非常重要,更重要的是,学会去筛选灵感,选择合适地去创作,去扩展。没有干货的我只能看着别人拿出各种段子1个小时内完成文章,自己却苦鳖数日一无所获,真是非常惭愧地感慨自己的阅历还是浅薄了。
不管怎么样,感谢小花同学对我的鼓励和宽容,感谢帮助我想到这个点子的FK同学,感谢大家的阅读或者略过。希望我的故事能够让大家有一些收获。
有疏漏还请小花严厉打击,求低分让我挂在宋君的上头吧~(我是真的不想再和宋君同场了!)

立意:(30)27
文笔:(50)40

剧情:(50)41
人物:(50)40
其他:(20)14(小寓言寓意挺深刻的,但是缺乏一定的趣味性,这点很重要)
总计:(200)162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18 23:45:50

TOP

 

说起来我火币积分好像不够扣= =

『我谨代表自己自愿参加本次活动并独立完成短篇且保证届时能按时完成作品,除特殊原因外如有缺席愿意接受20火币/经验的处罚。』

『虾仁 火车 海水』



「阿岚~

恍然间,一双小手在摇着我的肩膀。

「快醒醒阿岚~

声音清脆的有如银铃,似曾相识的感觉。

「真是的,再睡虾仁要给那两个家伙吃完了喔。」

………………


身体被巨大的惯性晃醒,揉了揉眼睛,注意到了火车已经开始减速。

刚才那个梦是……?

同一站下车的乘客几乎没有。出了火车站,我独自拉起旅行箱,走在柏油马路上。

明明应该是生疏的访客,却好像走在自家庭院般,我沿着林荫道,朝着目的地走去。

为什么说起暑期旅行,就会立马想到这个地方呢,连我自己也不清楚。总觉得,有着非来不可的理由。

我并不是那种爱玩的男生,往年这种时候,夏令营之类的通通不会去参加,只会在家里宅上两个月。我才不愿意在那种事情上浪费我宝贵的假期时光。这样的我,如今却独自一人,顶着盛夏的烈日走在这异乡的土地上。

连片的蝉鸣什么的……毒辣的阳光什么的……带着咸湿气息的海风什么的……对我而言,相当非现实的光景。

唔,海风……?

啊,说起来这附近有大海来着。

咦,这份记忆是……

寻着记忆的路线,我偏离了大路,开始在周围的树林中穿行起来。

不久,我拨开最后挡路的枯木,在我眼前展开的,是片从未见过的,蔚蓝。

从未见过?

不不……我,曾经来过……这里。

拉着旅行箱,我站在沙滩上,眼前,四个孩童跑了过去。

…………


「铃,有本事别跑!」

穿着红色T恤的少年正追着前面的短发女孩,女孩逃到另一个少年的背后,探出头来,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嘻嘻,抓不到我~阿岚,帮我顶着!」

被叫做“阿岚”的少年苦笑着张开双手,拦住了想要伸手去抓女孩的红衣少年。

「阿孝,做哥哥的应该让着妹妹哦。」

阿岚比起阿孝来高了近一个头,在他的阻拦下,阿孝无论如何也抓不到他身后的女孩,他情急之下一跺脚,冲着阿岚喊道:

「可恶!阿岚你这个叛徒!快让开,你知道么,铃今天居然把我的那一份鱼糕也吃了!可恶啊,那么大的一块啊!今天我一定要把这丫头扔到海里去!」

「诶,鱼糕?说起来今天铃还分给我和阿飞吃来着,难道那份是你的……?」

「啊!原来我的那一份被你们三个!」

阿孝愣住了,之后狠狠一跺脚,转过身。

「我再也不和你们玩了!」

「阿孝真小气呢!」

海水中突然冒出了个脑袋,一个比阿孝还要矮一截的男孩走上岸来,对着阿孝嘻嘻笑着。

「别生气嘛,作为补偿,今天我请你去我家吃虾仁。」

「……哼,虾仁有什么好的,赔我的鱼糕来。」

阿孝不依不饶的踢着脚下的沙子。

「诶~不吃就算了,走,阿岚,铃,我们吃虾仁去~

「噢~

阿岚身后的铃一声欢呼,拉着阿岚的手跟着阿飞跑去。

「……」

「啊可恶!你们等等,给我留一份!!」

…………………………
「阿岚~

「快醒醒阿岚~

「真是的,再睡虾仁要给那两个家伙吃完了喔。」

阿岚在等待阿飞妈妈做虾仁的时候睡着了,在夏天睡午觉,这可能是都市里的孩子养成的习惯吧。

「你们给我吃慢点!不知道要把好东西留给客人吗!阿岚只在这里住一个暑假,很多好东西都尝不到的!」

就好像铃才是这家里的主人一样,她一把抢过盘子,冲着二人一人一个爆栗。

「唔唔……」

「对……对不起……」

…………………………

暑假将尽,阿岚在父母的陪伴下,坐上了回家的火车。

从早上到中午,阿岚一直没见到那三个陪了自己一个暑假的孩子,是不是生气了呢,对自己要走这件事。阿岚这么想着。

直到坐上火车,阿岚还一直朝车厢外望去,可是,那三个人影还是没出现。

火车缓缓开动了,阿岚抹了抹眼睛,正想别过头去,视线边缘却出现了一个红色的人影,然后又是一个,又是一个……

总爱踢沙子的阿孝,水性很好的阿飞,还有笑起来很好听的铃。

他们追着火车,朝阿岚挥着手,阿飞和铃已经哭了,阿岚也哭了,狠狠的哭了。

「明年暑假,一定还要来玩哦!」

「鱼糕和虾仁,我们会准备好的哦!」

铃也在说着什么,可是随着火车的远去,听不到了
…………………………


回过神来,我已经泪流满面。

怎么会忘记的呢,跟他们的约定。

好久没来了吧……六年,不,七年了。

还会记得我么,他们三个……

水性很好,家里的虾仁很好吃的阿飞。

总爱踢沙子的小气鬼,阿孝。

还有,阿孝的妹妹,笑起来很好听的,铃。

这时,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嘻嘻,阿岚~

身后传来银铃般的笑声。






啊啊,只有三个小时果然很勉强啊,字数1662稍微超了点,时间也稍微超了点,修改的时间都不够!小花菊苣高抬贵手!orz

立意:(30)26
文笔:(50)43

剧情:(50)34
人物:(50)42
其他:(20)10(超字数;你的文风很清新,我很喜欢,所以详细的我会在点评中说。)
总计:(200)156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19 00:21:24

TOP

 

【明月 空山 清泉】

 

    若说这是一处深山,断然不会有人质疑。已是深夜,天空无云而明月高悬,沉睡将一切都拉入寂静的深渊,虽是庄严堂皇满布肃杀之气,可若真说是沉抑地不闻一丝声响,偏偏只会更突显那一声声金石相击的清脆,倒又显出一番别样的意境来。


      空山寂冷处,剑声欲逐鹿。


      错金之响铛铛的余韵绕耳不绝。一条清泉之旁,竹林的离旷处,两把长剑相互指立,相同的长度,相同的铭纹,相同的剑饰,连握剑的手法都是相同。


      如果非要说这其中有什么不一样的话,那便是一把剑巍然不动,一把剑微微颤抖。


      “我没想过是你,我怀疑过所有人可是从来没有怀疑过你,现在你就在我眼前,你告诉我,是不是真的!?”


      女孩儿眼角储着泪,却没有去擦,她死死的握紧手中的剑,却止不住那轻微的颤抖。


      明月将眷属铺洒下来,银光浓厚地如同深远的阴谋,铺展了整个空山竹林,不留一丝缝隙,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偶有一声泉水玲珑,亦不及滋润一角的树梢,便被风吹散在沉静的夜晚之中。


      苍穹中偶飘过一处云幕,却无法挡尽月亮的光芒,对面男子的脸颊映着淡淡的光,他背对着明月,身形便掩在月亮的轮廓中,在一明一暗间,分外清晰可见。黑色的长发柔柔地垂落,如初雪一般的冠服锦甲,搭配着风抚过时的微弱暗淡,仿佛偶落入人间的神灵一般高贵亮丽。


      “放下剑。”他轻巧地开口,慢声轻扬,“这一场赌,是我赢了。”


      他的声线仿佛刻意的压低,变成了清冷明月下的一丝暧昧。如同轻轻呵气般的发音吐字,给人一种半梦半醒的迷离朦胧,仿佛是在清泉流觞间徘徊的酒樽,一切都充满了不解和未知。


      “为什么,为什么!?”她的声音嘶哑苦涩,“蛮子究竟许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背祖弃宗?让你投敌叛国?”


      “很多。”他浅笑一声,踏前一步,“比如,若我继续守着这腐朽王朝,做这边关总帅,只能看着后方那些贪官污吏继续克扣我麾下士兵本就不多的军饷。我在前线守着关城,他们在后面醉生梦死!”


      “胡说,你胡说!”她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嘴上却不依不饶,“乾坤朗朗,信义昭彰,你撑不起这大义名分!”


      才子佳人,终究是戏曲往事,如何敌得过这现实的残酷?当传唱了无数个日升月落后,连风花雪月都附庸成山上景,手中剑,月下林。


      “因为你被那无道皇帝甄选进后宫!我们谁都反抗不了皇帝!”他大喝,再踏前一步,恰好踩断了一截枯枝,“可我若是降了蛮子,纵使没有这高官厚禄,我却能带走你!”


      他不再言语,她愣在当场。


      冷月无声的意境不就绝妙在这风不吹叶不落枯枝踩过劈啪作响的这一刹那间吗?


      然后,她笑了。


      “我从来没希望你成为英雄,因为你一直是我的英雄。”反手一错,长剑就搭在了自己的喉前,“但至少,我不会让你成为叛徒。”


      “住——”


      不待他有所反应,一抹剑影掠过了虚空,剑风抓住了血色,竟在空中生生划出了一道赤红的轨迹,如泪喷涌。鲜血趟进了清泉,将清澈的泉水染得通红,像是不灭的承诺。


      他冲上前去,却只撑住了她已经倒下的身子。


      “现在,你没有理由投敌了。”她呜咽着,丧失力道的头颅垂下,额发挡住了目光。


      他痛哭嘶嚎地如同一匹受伤的狼。


      明月光,裂穹苍,风卷剑泉声欲狂;空山凉,清泉长,家国天下煞喉肠。三尺剑,两佳人,当年誓言未曾忘;身无碍,心无疆,不过含血笑一场。


      同一师门,两小无猜的师妹,同样的长剑,此刻全化作了过去。泪水模糊的视线里,是什么样的美好时光宛如走马灯一般掠过眼前?是爱已远,恨难全,人生只若初相见?亦或是命丧黄泉,拔刀相见,戛然而止,犹可叹怜?


      史书不曾记载这些旁枝细节,唯有书写那王朝末年,在处处投降的环境下,一个小小的边关将领,坚守城关,身死护国。


      谁曾想过史书外的故事呢?



——————————————————————


      OK,以上带标点一共1432字(WPS没有不带标点的统计字数,我电脑也没装WORD,反正肯定符合规则),至于分类就放在特殊组种子类里面吧。

      然后,下面的文字不算字数。


      宋君一直相信有那样一个时代:春风流水的游船上,优伶仕女鼓瑟而歌,美妙的曲乐中,飘落的是无尽的落樱新柳;庄重典雅的庙堂上,编钟祭鼎敲击而鸣,轰然深沉处,传达的是久远的王朝尊严。你听,幽冷月夜独萧声中,家国天下壮志酬;你听,堂堂王道军鼓声下,几多英魂空知返。


      但宋君终究没有生活在那个时代。


      既如此,宋君便要做一名暗夜微雨下的书写者,书繁华散尽,写几多春秋。


      从小花那拿到三题题目的时候,虽说是非常古风的三题,但莫名其妙的,脑海中浮现了却是叛徒与英雄的命题——好吧,或许是因为我假期里看的电影的缘故。

      中华不是血统,是不朽的精神。华夏不是种族,是不灭的气概。

      胡虜蛮夷可以砍掉我们祖先的脑袋,但是只要我们还有语言文字诗歌书卷,就永不能夺走我们躯体中伟大的中华魂。不管我们留的是什么血,长的是什么模样,我们的心里永远只认同一个祖先。千年之后已无汉唐,但是我们的民族还是叫汉,我们的海外血脉还是称之为唐。

      所以,赶着末班车来参加这个活动,文是一个小时临时赶工弄出来的,大家随意点看,宋君这里就算是给小花捧个场子的,因为不管怎么样,这个活动的举行都是很耗精力的,小花做的很不错不是吗各位亲?所以请多鼓励支持一点吧。




立意:(30)29
文笔:(50)50

剧情:(50)48
人物:(50)47
其他:(20)10(宋君文笔我甘拜下风,剧情安排起落已经非常出色,但可惜明月空山清泉只用做了背景,这有些可惜,不过还是很精彩)
总计:(200)184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18 23:55:37
花 哥 真 绝 色 , 娶 我 可 好 ?(点击图片进入作品)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