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1851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活动] 【三题PK赛】【普通组】【场次:2月19日晋级赛】评分完毕,复审中

【三题PK赛】【普通组】【场次:2月19日晋级赛】评分完毕,复审中

【三题PK赛】【普通组】【场次:2月19日晋级赛】

评分标准:
I.根据我出的三题写短篇小说(注意是小说,要有头有尾有剧情更要有高潮。散文、随笔、诗歌等其他题材视为无效)字数为1800字以下。字数以word内置字数统计(不含标点)为准,超过规定字数200字以上的视为无效,所以大家写之前要把握好字数。
II. 普通组评分标准:立意25,文笔35,剧情35,人物35,其他20,满分150

III.为了方便通知,请参赛者加入此群:
294214958;不方便使用qq者我将以站内信的方式通知,届时留意。

IIII.本次活动为19:30_23:30,请各位普通组晋级的参赛者在此时间段内随时参加

3、本次题目:二选一
        一:
手机,轮船,闪电

        二:玫瑰,打印机,可乐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20 23:13:51

TOP

 

“起床啦,起床啦。。。。。。”
荣不耐烦的按下接听键,他不想接听。但他知道对方不是容易放弃的人。而且他隔壁坐着他父亲。
“喂,”荣机械式的把手机贴近脸。
“荣,起床了吗?”
“嗯,”
“那刷牙了吗?”
“嗯。”
“吃饭了吗?我今天吃面包哦,想吃吗?”
“嗯。”
“今天有空吗?我们出去玩吧。”
“没。。。。。。。”他没说完,因为他发现他爸盯了他一眼,眼里透着凶光。他立刻打了个冷颤。他明白他想说的话会招致一顿臭骂、
“啊,那等一下见吧。具体地点我等会通知你。”
“你也不少了,对方不错,我明天就去请风水先生选个好日子。”
“爸,我不喜欢。。。。”
“对方喜欢你就够了。就这么定了。我帮你选的,你有异议吗?”荣的父亲看都没有看荣,只是在重复着荣听过无数次的话。
荣低下头,把嘴贴着碗边喝一口粥,然后坐直,突然抓起碗,狠狠砸在地上,发了疯似的嚎叫。
“我不喜欢的,为什么要逼我选。”
“因为是我选的。如果有异议,你就离开这个家。”
他父亲依旧没有看他。好像他就只是类似于空气的存在一般。
荣愤愤走向门口。
“等等。”
他父亲叫住他,他停止,并没有回头。
“你去见她时,去花店买一簇玫瑰再去。别显得我们家那么吝啬。”
“要买你买吧。”荣从口袋拿出手机,平伸出手,手指一松。手机掉落到地板,后盖摔了出来,电池也脱离了机身。荣推门出去了,他父亲看着开着的门,笑了,有点酸楚。

荣跑着,他忘了已经穿过了几条街道。他笑着,这是他第一次感到了自由。他想起以前自己高一期末选科,他爸逼他选了他不喜欢的科目,接着又逼他选了不喜欢的大学,接着又逼着他选了不喜欢的女友。
“先生,卖花吗?”
荣停下了。看去声音传来的方向。原来是一家花店。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女人在门前椅子上坐着、
他走过去,而女人却没有看他,而是把头侧到一边,认真听着,他意识到她眼睛看不见东西。
“先生,卖花吗?”
他看了花店一周,很简单,但很别致,给人宁静幽雅的感觉。
他已经不需要花,但还是指着女人旁边的红玫瑰。
“这个,两朵吧。”
“那个?”
“哦,对不起。是你旁边的红玫瑰。”
女人摸索着从花对重拿出两朵玫瑰。向荣伸来,荣连忙接过玫瑰。
“这间店只有你一个人吗?”
“我拿错花了吗?对不起,对不起,我立刻拿过。”女人紧张地说,又在花堆中摸索着。
“没有,没有。没有拿错。我只是好奇而已。”
女人松了一口气,重新坐正,
“是的。”
“为什么要选这种店呢?你可以选别的店啊。”
女人笑了一下,并没有因为别人说了她的缺点而生气。
“这家店是我和我丈夫的。”
“你丈夫?”
“她去年死了。”女人仰起头,仿佛在看她看不见的天空,荣看见泪水充盈了她的眼眶。荣有点过意不去。
“对不起。”
“没关系,他不顾家人的反对选择了和我在一起。我们一起开了这个花店,然后他就走了。”
“一个人坚持有什么意义?”
荣立刻感到自己的失礼。可惜话已经出口。
“很多人这么说,但这是我的决定,每次我把花交给别人时,我就感到幸福就在我手中。”
荣笑了,转身离去。

两年后。
荣接了婚,他妻子不算漂亮。但他们很恩爱,也很幸福。
“亲爱的,有你的邮件哦。”
“嗯,照旧啦。”他笑着对他妻子说。
“唉,真是的,你要浪费多少纸啊。”
“没办法,你老公我喜欢看纸质的东西嘛。”荣撒着娇走到打印机旁。当他看见打印机出来的第一行字时,他收住了笑容。这是他爸给她写的信。

“荣:
      好久不见了,虽然你也许不想见我。这封信我设了发送的条件,当你看见时,我也许已经下了地狱,我是上不了天堂也不敢上天堂的,因为我做过一件错事,我抛弃了我深爱的女人,这些年我一直在寻找她的踪迹,去年终于有了她的消息,但只找到了她女儿,当看见他女儿那一刻,我心都碎了。我决定把我的眼睛送过她,就当赎罪吧。
我知道你现在很幸福,我再次祝你幸福吧。
                                            你罪恶的父亲
                                           XXXXXX
最后我恳求吗帮我照顾我的女儿,地址是。。。。。。。”
妻子拿着一瓶可乐贴在他脸上。瞬间的冰冻感使他回到了现实。眼睛湿了,因为他看见信中的日期是两年前。
“你的样子好像很需要补充水分。”
“收拾一下,我们回家。”

荣来到两年曾来过的花店。
“幸福在手中吗?”
荣和妻子手牵着手坐着
女人看着荣和荣的妻子。
“嗯,幸福现在也在我眼中。”

个人点评:没重点,没高潮,渣作。
立意:(25)23
文笔:(35)29

剧情:(35)26
人物:(35)29
其他:(20)13(头重脚轻,后期发展过于平淡,缺乏必要的冲击力。)
总计:(150)120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20 22:55:45

TOP

 

手机,轮船,闪电

“你大点声!我这里信号不好!”王明近乎疯狂的冲着电话的扩音器吼叫着,而耳边的声音依旧是断断续续的,“什么?!船票订不着?!”
‘是啊,老板。南海那里现…大雾弥漫,去国外的…都取消了。’
“想办法!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王明冲着电话喊着,然后较劲般的把挂断键往死里按。好一会儿之后,他才回过神来,放开大力往下掐的食指。
他找了港口的旁的一条长椅,擦了擦上面的薄薄积雪坐了下来。双手搭在椅子背上,看着让人郁闷的海面,郁闷的叹了口气。
在他视线可以捕捉的范围内,依稀可以看到海面的尽头那撕裂成碎片的层层乌云,云的边沿时不时便会被镶上金黄,一道道闪电从那夹缝中飞奔出来,汹涌磅礴。
冬打雷虽然一直都有听说,但今天还算是第一次看到。
港口风雪很大,这使得本身就很阴冷的天气更加的让人难以忍受。但即使如此,王明也不打算离开港口。他盼着手下人能给自己淘换出一条快捷方便的出海路子。即使,它可能并不安全。
今天是大年二十九,按理说应该是到例行休假的时候了。但对于王明而言这一天和平时并未有什么区别。
是的。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去东南亚签订一项重要的合同。为此,他必须马上坐上一艘去往那里的轮船。
当然,他完全可以向对方致歉并把签订合同的事情延后。而一旦延后,他心底的这颗石头便是总要提着的。
王明哆嗦了一下,然后习惯性的看了两眼时间,发现居然已经到了晚上了。他皱着眉头的搓起双手颠起腿来。
倒霉!刚刚打通国外市场就遇上这种事。
王明越想,心里就越发急躁。他恨不得自己游泳游到海洋对面的合作伙伴那里。这并非万象,他真的这么想着,但他并没有傻到这么去做。
因为那样的话万一合同书着水了怎么办啊!
他握紧了手中的公文包,看着远处那好似有些逼近的闪电,慌乱的从天上撞进水里。
“喂!!老板!”
这时,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他回过头,发现是另外一个手下人。
这个人本已是放假了的,但王明在下午的时候强行把他叫了出来,让他帮忙找船。然后,就这样一直找到了现在。
“怎么样?!问过这边的私人船只了吗!”大风吹的王明有些喘不过气,却依然兴奋的大喊着。
“问……问过了!现在基本上大家都在准备过年,所以找起来挺费劲的”手下人小心着脚下的积雪,蜷缩着跑到王明身前,“不过还好,还有一家小轮船说能给您送出去。”
王明不禁叹出一口滚烫的白气。




这个游艇确实很小,加上船舱外露。所以王明难免有些担心。
“麻烦您了”王明叫手下回去后,独自走进船舱,把手中颇厚的红包放进船夫手里,“不过您这安全吗?”
即使王明知道这一行肯定是不安全,他也依旧想问一问,因为光是“没事”两个字就足够让他睡个好觉了。
“你觉得呢?”老船夫把红包随手放在窗台上,帽檐下的一只眼睛往王明这边不屑的瞥了一瞥,“……哎呀,你也不用这么紧张嘛。这条道我走过无数回了。就算有大雾,我照样有我自己的指向标。”
“可是这雨雪天……”
“啊,这个没问题的。”老船夫说着,便不知动了怎么个扳手或者开关,整艘游轮便开了起来,“别看这怪天气还夹杂着雷闪,无非也就是在近海转悠转悠。只要绕过风眼就没有大碍。等出了近海,就风平浪静了。”
听老船夫这么说完,王明才抚了抚自己的心脏。
“不过真的可以吗?”而这种时候,王明又总要怕尴尬了气氛而引出些话题的。
“嗯?你指什么?”
“过年什么的……”
王明说话声很小,船外的雷声很大,以至于他不知道他的声音有没有传到老船夫耳朵里去。
虽然王明自己不回家过年,但他却希望手下人能够过好年。为此,他对这个老船夫为了自己出海而心怀了一丝罪恶感。
“哈哈哈哈~”而他没想到,老船夫会笑出来。只听老船夫笑着说道,“所以说你算是找对人了。我家人不在国内,都在东南亚那边呢。我说是送你,但其实也不过是为了自己回家过年而已。”
那还要钱?!
王明想着,却没说出来。
“说来,你家人也在东南亚?”
“诶?”
王明狰狞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答复。他感觉如果要是说出来,连自己的心都会变得不好受。而船夫这一问,却已经让他惦记起家里来。
说来,自己有多长时间已工作为重了?又又多长时间没陪陪家人了呢?此时此刻,他们是否依旧盼望着自己回家呢?
王明不禁拿出手机,想着或许还是应该给家里拜个年什么的。
“抓紧了!!”
“诶?!”
似乎有一个大浪打了进来,让王明一下子失去了平衡。而他双腿上的箱子却滑了出去。也不知为什么这么巧,船舱的门开着,箱子直接滑出了船舱。
“喂!回来!”
当他听到老船夫这么冲他吼叫的时候,他已经跑出了船舱。而这里还是近海,风雪还在大作。
我的箱子?我的合同书呢!!
他寻找着,但眼前的雪粒让他睁不开眼。他一手抓着扶杆,另一只拿着手机的手拨弄着面前的雪。
而待到她睁开眼的时候,一道闪电却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睁大眼睛,开始后悔着些什么。






王明安然无恙。
好在他早些时候用食指按的时间长,手机此时已经关机了。所以没有把雷电引到他的身上来。而万幸中的不幸是,老船夫在转舵的时候油箱除了暗礁,漏了油。最终只能返航。
王明回到岸上,手中已没有了合同书。
他,打算要回家过年。
======================================================================================
本想写第二个,但觉得第一个容易一点就用第一个了。应该是将将到规定的2000字,写的有些匆忙。还望大家多包涵onz

立意:(25)23
文笔:(35)31
剧情:(35)28

人物:(35)30
其他:(20)10(虽然寓意很好也很深刻,但缺乏必要的冲击力,而且审题请仔细,规定字数是1800字。)
总计:(150)122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20 23:04:26

TOP

 

“闪电。”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下意识看了看船外晴朗的天空。
        “没有闪电哦?”我笑着回答,像对小孩子说话。
        女孩不屑地哼了一声,低下了头,将蜷缩的腿抱得更紧,继续盯着她手上屏幕已经完全黑了的翻盖手机。
        面对女孩的无视,我并没有再次打扰她,默不作声地退出了房间。
        “她保持这样的状态,多久了?”我叹口气,问。
        “我们刚上船不久,她就这样了。拿着手机,就盯着屏幕,只说‘闪电’两个字。”
        “最糟糕的,我们连手机都不能碰,一碰她就躲开,还恶狠狠看我们。”
        她是负责藏我们的赃物的那个人。
        ——我们完成了一次大型抢劫之后,最后一步由她负责。原因很简单,她知道一个岛上面了无人烟,很适合藏赃物。
        当时我们分工太紧,甚至都不在意她的年龄,就相信了她。
        非常不幸的,相信了她;非常不幸的,她现在疯了。
        “唉,老大你说,她不会是假疯吧。”旁边有一个人对我讲。
        “这时候装疯有什么用?我们可都在这里,她一个小女孩家家,要如何打赢我们这么多人?”我对着手下的人吼了一句。
        她疯掉也是情有可原。
        她的家境相当不容乐观,父亲是个渔夫,好酗酒,喝完酒有事没事就喜欢打她,她身上的伤痕就是这一切的印记。恐怕是我们准备逃了的前天晚上,她父亲又给她一顿毒打,才这样吧。
        疯子都会比较在意她疯之前重要的事情,那么闪电,应该是藏赃物那个地点的关键词。
        “地图上,有哪个岛叫闪电吗?”
        “老大,没有。”
        既然“闪电”并不是指某个岛的名字,那么指是什么呢?
        我开始回想我和女孩相遇的经历,努力地想要从记忆里面找出和“闪电”有关的东西。
        闪电……
        闪电……
        我想起来了。
        初次见面的时候,见她画的那一幅画,就是闪电。
        紫红色的闪电,以及灰蒙蒙的天空,明明是画在廉价的、材料非常糟糕的纸上,却仍然美丽到不可思议。
        差一点忘记了她是个画家。
        “去船舱,她的行李那里,她不是搬上来一幅画吗?”
        船舱本来不算小,如果有窗子,它甚至都能住几个人。
        堆满了我们所有人出逃的东西后,显得十分拥挤。
        装舱的时候,她吵吵嚷嚷地非要将画搬出来单独放——不过,这件事情只有我知道,那个时候单独和她到船舱的就只有我。
        画里面应该藏了什么。
        拉开蒙着的画布,我果然看到了那天她画的闪电,没有想到这么长的时间了,她依然留着这幅画……但是,这样的画究竟又在哪里藏着东西呢?
        这样东西应该并不是这么好找才是。
        “呐,阿伦,你知道这幅画最美丽的地方在哪里吗?先说好了,不是闪电哦。”
        那个时候她这样说了……
        下一句话,下一句话是——
        那一天我们的相遇我不会忘记,因此,我自然记得下一句话是什么。
        我蹲了下来,看着右下角。
        “最美的……是要赠送的人。”
        右下角,乌云的那个地方,写着我的名字。
        因为那里的颜色有些深,所以看起来并不是太明显。
        自然,写在名字下方的那行字也不是很明显。
        我微笑着看完了那行字。
        “老大,老大,写什么?”
        手下全部凑过来看,可是光线太暗,如果不凑近了,是看不见这行字的。
        “不太妙——还差着一样工具,你们在这里等着,守好画,写着的那东西放一会儿就看不见了,时间太紧,我去去就来。”
        我是爱着她的。
        那次相遇之后,就一直看着她的努力。
        所以,才放心地把最后最重要的任务交给了她。
        而现在……
        她写下的这行字……
        让我更爱她了。
        我冲出船舱,用最快的速度,之后立刻将门关上,迅速掏出钥匙,狠狠地上了锁。
        “老大——老大你要干什么,开门啊!”
        船舱的门绝对结实,想要打开是不可能的——一时半会儿做不到。
        我靠在门上,微笑了。
        她用心留给我的那句话是:
        “阿伦,他们要背叛你,快想办法。”
        一定是被其他人要挟了,不敢说出真相吧?
        不愧是我的挚爱。
        用“闪电”作为谜语,也只有我能够猜得出来她想要说什么。
        现在,我要去迎接你了,我的爱人。
        我走向她的船舱。
        她是装疯——这一点也很聪明,为了把这个消息传达给我,费了不少心。
        她依然坐在那里,手里面拿着黑屏了的翻盖手机。
        “别怕,我回来了,一切都解决了。”
        “真的……真的?”
        无神的双眼瞬间露出了情感,她哭着朝我跑过来,一下子拥抱住了我。
        “太好了,太好了阿伦……”
        “是的。”
        我也拥抱住了她。
        ——咔嚓。
        我听见我的身后传来这样的声音,很小。
        之后……
        刺痛!
        有什么东西穿透了我的背!
        “你……”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女孩。
        她笑着将刀拿在手里——折叠小刀柄上面的灰色手机按键都没有拆掉。
        那不是手机。
        而是……
        一把用来杀掉我的刀。
        突然,又是一刀,直接戳入我的心脏部位。
        没有想到她这么有力量。

        女孩轻蔑地笑了笑,看着已经倒地的男人。
        之后她踏上了轮船的甲板,一步步朝着轮船自带的快艇走了过去。
        “放我们出来——”
        从底部船舱传来的声音还能够听见。
=======================
快看小花,我也玩神展开。
立意:(25)20
文笔:(35)31
剧情:(35)27
人物:(35)28

其他:(20)15(你让正在吃仙贝的我中间停顿了两秒钟,所以你的神开展还算不错,但是总觉得缺点让人兴奋的东西。)
总计:(150)121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20 23:13:25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