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186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活动] 【三题PK赛】【普通组】【场次:2月20日晋级赛】评分完毕,复审中

【三题PK赛】【普通组】【场次:2月20日晋级赛】评分完毕,复审中

评分标准:
I.根据我出的三题写短篇小说(注意是小说,要有头有尾有剧情更要有高潮。散文、随笔、诗歌等其他题材视为无效)字数为1800字以下。字数以word内置字数统计(不含标点)为准,超过规定字数200字以上的视为无效,所以大家写之前要把握好字数。
II. 普通组评分标准:立意25,文笔35,剧情35,人物35,其他20,满分150

III.为了方便通知,请参赛者加入此群:
294214958;不方便使用qq者我将以站内信的方式通知,届时留意。

Iv.本次活动为19:30_23:30,请各位普通组晋级的参赛者在此时间段内随时参加

3、本次题目:二选一
        一:
电池,拉链,香槟

        二:雨伞,石桥,烟柳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22 00:10:10

TOP

 

第二题,雨伞,石桥,烟柳
掩过一蓑烟雨,立在刻满斑驳的石桥,遥望踏满涟漪的河面,然而,年华搁浅,旧时风景不曾变,我却已斑白了两鬓,不复当年的书生意气,你也匿在了黄泉碧落间我所无法到达的地方,蓦然的回首流年,与你相遇,相许,相离,而后之留下我一人在红尘唏嘘,徘徊在结局的边缘不愿离去,韶华如梦,泡影一般的过往却始终挥之不去的缭绕心间,只是桥上再也听不到你从乌篷船中传出的那首离殇,岁月静好中也再没了你站在我身旁。

若只如初见,何须感伤离别?
初见便是在这里了吧?
那一天,算是这多雨的江南少有的晴天,陌上春光好,杏花吹满头,河畔满是来踏青的游人,记得也是在这石桥上,我望着如镜般的水面,满拟抒怀一首诗词,却不意见到你的小舟幽幽的从桥下泛过,水波粼粼,荡漾着一圈又一圈的回忆,配上那静谧而安详的景致,直如画卷般美好。可惜,这样的好景却被你的琴声突兀的打乱,你在船中拨弄琴弦,辗转曲折,荡气回肠的让桥上的我不由得联想起了那首只见于书卷却从来未有幸聆听的名曲。“活熊取胆!”忍不住的,我放声而笑,笑这是何等不解风情的人,居然做这般煮鹤焚琴,大煞风景的献丑之举。然而忽然一团黑影直直的向我袭来,脑袋一懵,而后是呲牙咧嘴的疼痛,我捂着额头趴在桥栏上,正见你杏眼圆瞪,满脸嗔怒的站在船头,手里还提着另外一只绣鞋,仿佛正打算等我站起来时再将我打个人仰马翻。
“哪里来的穷酸书生,也敢嘲笑本小姐,活得不耐烦了吗?”
那便是初见时,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也是自那之后我才识得了刁蛮任性天下第一的你,有了与你在这江南小镇中相识相许的后来。

时过境迁,初见时那般惊心动魄的曲调如今已化为了一缕叹息凝在我的心间,只在梦中偶尔还能聆听到不清晰的片段回响在耳畔,后来你的琴艺越来越好,直到分别,你远远的在那叶与我相隔了千山万水的乌篷里,轻弹出了那首同样使得山鸟飞绝的离殇,我无语凝咽,只能转过头去压低了斗笠,不让彼方的你看见我满面泪水的狼狈。

如今,独立桥边,听红药叹夜,望烟雨漫天,却始终再也听不到那声刁蛮十足的娇叱,也再也不会被你整的哭笑不得。
“猛回头避雨处风景依然!”
远远传来的戏文,不觉的又勾起心中的记忆,回过头去,又望见河边那依依的烟柳。

记不起来是相识后多久的事情了,总之那天被你邀约出游,行至这桥上,忽然天降骤雨,向来不留心的你没有带雨伞,只我记得带着。虽然平时与你无话不谈,但要说同用一把雨伞,终究碍于礼教,于是我将伞让于了你,自己却被渐紧的雨淋了个半湿。平素蛮横的你今天却有些不好意思了,自收了雨伞拉着我来到这柳树下避雨,我有些纳闷的感动,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讷讷的站着,悄悄的瞥见你也微微淋湿,似是有些寒凉的样子,终于才开口说道。
“喂,芜儿你还是把伞撑起来吧,”
你转过头来,眨眨大眼睛,不明所以的看着我。
“既然有一把伞在,为什么一定要与小生一样嘛?小生淋湿了不打紧,芜儿你一个女孩子家的,小心着凉啊!”
“哦,原来一向手无缚鸡之力的酸秀才也懂得怜香惜玉啊?都冻得快打哆嗦了还撑什么英雄?”
“…恩,好吧,好吧,小生算是当了一回吕洞宾了!”
“你,你居然敢…哼哼,这可是你说的,你淋湿了真的不打紧?”
嗅到她的话语里蕴藏的捉狭,心中已暗道不妙,果然,看她调皮的一笑,忽的撑起了雨伞,然后飞快的,不顾及形象的在树上踹了一脚。
瞬间大雨滂沱,我慌忙的想要从树下跑开,却一不留神脚底一滑,一跤摔在了泥泞中。
一旁的她笑弯了腰,我则苦着脸的坐在雨中。
“芜儿,你是观世音派来折磨小生的吧?”

那时的玩笑,早已在时年里发酵成了不堪的伤痛,唯一残留的,就是当我进京之后,随同科一起进庙参拜神佛,见了观音的第一句话念成了:“受苦受难的观世音菩萨。”随行的一干举子顿时与我拉开了距离。

善恶终有报,此话不假,得罪了菩萨,她老人家就让我落了榜,然而,离别之时曾与你约定,待我高中,必定身披红花,驾七色的马车还乡娶你过门。如今惨然落第,让我如何有面目去见你,如何有勇气去向你势力的爹爹提亲?于是咬牙留在了京城,埋头苦读,待等四年之后,菩萨终究放过了我,这一回我一路过关斩将,探花及第,衣锦还乡,却只见你的一方香冢,葬在河畔烟柳下,恍惚的我才知晓了你在离别时的那若有若无的惆怅究竟为何来,察觉了那首悲入九重霄的离歌是怎样的感伤。你走在我未归的第二年初春,杨花未落,春光正好,你爹爹选了良辰吉日要你与知府家三公子成亲,你平静的应下了婚事,却在第二天怀抱青石,从你我初见的桥上投了河,让我们的故事终究遂了从古至今书生小姐的俗套,记得当初你担心的问过我会不会当陈世美,然而没等我答复,你就自言自语道。
“应该不会有哪位公主瞎了眼看上你穷酸秀才。”
如此大不敬的自说自话,却已都听不见,此刻纵使我想要负心,却被你用生死紧紧的锁住了我一生的惆怅。
又是一年春,又是烟雨迷离的江南,我在这桥头,唤你也许还未离开的魂灵,若你泉下有知,能记得当年我们约定过的三生,那么,此刻,请在忘川彼岸,接我共赴来生。

柳枝轻扬,被落水的声音惊动,枝上残雨,泪一般的飞落,洒在树下寂寥的坟前…


写的有点乱,又犯了花版有关不准写悲剧的戒条,唉,还是昨天的题目写的顺手,可惜,万恶的热力学与统计物理,错过了时间啊,呜呜...

立意:(25)23
文笔:(35)32
剧情:(35)31

人物:(35)27
其他:(20)13(文章很美,不过超过规定字数了,另外,咱从来没有说不给写悲剧啊,只是不鼓励而已。)
总计:(150)126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21 13:38:08

TOP

 

雨伞,石桥,烟柳

  再一次踏进这个房屋时,正在打扫的母亲身体一颤,她冲上来,抱住我,抽泣着。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流下眼泪,哪怕是我离开家的时候,她都是那么的平静与镇定。
  我搂住她,想要说话,却怎么也开不了口。几年未与这个家联系,留下母亲独自一人生活,我以为我可以忘掉这些,但最后我看到梦中时常出现的母亲时,眼眶竟有些湿润。

  吃惯北方的黄土之后,我竟然有些喝不惯家乡的水了。朦胧的雨中,撑着伞,我站在儿时戏耍过的石桥上,凝望着远方隐约的杨柳,无数的回忆涌向脑海,与桥下流淌的河水,触动我内心中最脆弱的地方。
  口袋中一阵机械般的震动惊醒了我,我拿出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我知道该怎么做,不用提醒我……”
  “我只想要你记住,别给我惦记什么家乡情怀,只要这次事情办成,你的下半辈子就可以舒舒服服的过了。我已经联系好了……”
  “我知道!”我不耐烦的挂断了电话,看了一眼脚下沧桑的石桥,叹了口气,准备离开。
  忽然间,一阵风吹来,雨水打在我的脸上,我伸出手想要去遮挡,手一松,雨伞随风飘到空中,飞向了远方的烟柳之中。
  晦气,我咒骂着,用衣服挡住脑袋,向回家的路跑去。

  深夜,宁静的水乡仿佛陷入了黑夜之中,没有丝毫的光亮,只有少许熬夜的人在抱怨着停电的烦恼。我与同伴悄悄的来到了石桥下,拿出手电筒,用刷子在上面轻轻地刷了刷。
  “很好,就是这个东西,没想到黑市弄来的消息还挺准,到时候把这东西包装一下,就说是哪个墓里盗出来的,大价钱卖了,咱们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哈哈哈”同伴笑着抚摸着上面的文字,拿出刀,小心翼翼的将刻有文字的地方切了下来。
“搞定,我已经订好火车票了,咱们今晚就走,免得让别人发现了。”他将石板用布包好,塞到我的怀里。

临走前,我转过头望着那座石桥,与远方那栋熟悉的老屋,咬咬牙,转身离开。
一个钩子却猛地勾住了我,我身体一阵晃荡,接着重重的撞在了一旁的树干上。我抬头一看,竟是我的那把雨伞,它挂在柳树之上,勾住了我的衣领。
那随风飘动的柳枝引入我的眼眶,我心中一颤,母亲流泪的场景浮出脑海,让我有些心慌。我站起来,想要向前跑,一阵力量拖住了我,将我再次拖到了柳树之下。
“儿呀!”
远方,母亲声嘶力竭的声音穿过石桥,传入我的耳边,我甚至可以看见,母亲焦急寻找的身影。
我紧紧的抱住石板,流下两行泪水……

第二天,我自首了,同伴早已经逃之夭夭,但我没有怪罪他,也没有去揭发他。这只是我自己的选择罢了。
在接受法院的审判时,法官问我:“你为什么要自首。”
我转过头望向后面已是白发的母亲,哽咽道:“因为我想回家……”

-----------------------------------

真心的,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因为时间缘故,只花了十多分钟去具体构思。十分抱歉。
立意:(25)24
文笔:(35)29
剧情:(35)21
人物:(35)24
其他:(20)13(感情没有到位,而且后半部分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总计:(150)111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21 00:54:31

TOP

 

电池 拉链 香槟

“透明衣?”

  凌凌漆低头装作喷吐低档香烟的样子,手下“叩叩叩”的猪肉刀正卖力地切着肉。

  “这个可以说是我毕生最伟大的发明!”砧板的侧面露出一个屏幕,里面一个神经质的军装秃头佬眼神狂热地讲解着。
  “只要穿上它就可以变成透明人,我们国家的间谍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自由自在地穿梭于各种防御森严的机密场所,这对我们国家的谍报工作有多大的贡献你知道吗?!”

  “关我什么事啊?我都不做间谍好多年了。”
  凌凌漆把剁好的猪肉包好递给客人用正常的音量说“十块。”然后剔干净砧板慢慢道:“最近猪肉又升价了,这几天生意冷淡我心情很不好,别来烦我。闻西。”

  “说了好多次了,叫我达.闻.西!”闻西瞪着亢奋的眼睛:“好歹你退休前我还是你的上司,讲话可不可以尊重一点,还有,请不要用裤裆对着我说话,你的拉链没有拉好。”

  “对不起,闻西。”凌凌漆放下猪肉刀,左手优雅地端起“dry martine”的香槟杯,右手拉链,弯下身子对着只够他腰高的砧板:“话说回来,你那件透明衣是不是真的透明啊,如果是的话能不能快递一件过来晚上给我老婆试穿一下?”

  凭他对达闻西的了解,他宁愿相信这个神经质的秃头佬是发明了一件情趣内衣而不是一件高科技产品。

  “你可以侮辱我,但不可以侮辱我的发明,阿漆。”达闻西振振有词:“废话少说,我这次找你来就是为了这件透明衣。这件事情动非常重要,事关国家的安全和十亿人民的生死.————”
“别搞我、我退休了。”

  凌凌漆不等他说完就关闭了视频。





  “唉......人家好心提醒你。”
  远在帝都的特务机构内,达闻西对着一片漆黑的通信屏幕唉声叹气。

  他其实是想说————他发明那件透明衣已经被凌凌漆的仇家偷走,这次的任务主要是让凌凌漆负责追回透明衣的同时,还要小心被人暗算啊。


  “哔!”就在达闻西叹完气的时候,通信又重新连接,屏幕上重新出现了凌凌漆那张脸:忧虑的眼神、唏嘘的胡子、颓废的卷发。邋遢的造型似乎相比于刚才多了一点狼狈。

  “闻西,麻烦你帮我报个警。”
  凌凌漆喘着气:“我被人暗算了”



  在临危感觉到突如其来地杀意第一时间趴下,紧随而来的枪声劈头盖脸的就在他的摊子“噼里啪啦”地炸响,凌凌漆立刻握紧了随身的猪肉刀。

  “看不见敌人?” 凌凌漆悄悄地用手中香槟杯的反光“窥视”着外面,没有一个人影,于是他突然想到了闻西,一掏,捧起了通信的砧板。

  “闻西。”
  “不用说了阿漆,我知道你遇上什么了。”
  “你这么快就理解状况真是多谢了,闻西。”
  “不客气。”
  “那件透明衣有没有什么弱点?”
  “透明衣是靠衣面上特殊的电波反射光线,特殊电波的电力由内置电池发出,破坏它就能消除掉隐身功能了。”
  “除了这个还有没有其他的?!”
  “抱歉,这个暂时没想到。”
  “......”
  “哎哎,别急着关通信阿漆,其实在刚才通话的时候我好像已经想到了什么————”




  因为突然响起的枪声吓跑人群,原本脏乱嘈杂的菜市场现在静的出奇。空气弥漫着冷冽的杀意。
  隐藏在看不见的屏障中,杀手紧紧握着包在透明衣中的手枪,手心上渗着汗,他还剩最后一颗子弹。
  早知道就更靠近一点开枪了!看不见的杀手懊恼。

  冷静些、冷静些。
  紧紧地盯着猪肉档,只要看到凌凌漆本人露出一点点部位就开枪射杀,杀手坚信着下一枪一定会打中。


  突然,猪肉档里面飞出一个样东西,在空中划过了一条抛物线,然后“呯!”落下摔碎,杀手定眼看清楚,那是一香槟酒杯。
  糟了!

  霎时间,凌凌漆已经在猪肉档前站了起来,左手的猪肉刀横立于胸前,刀上“民族英雄”四个大字铮铮发亮。


  杀手清楚地感受到对方的目光已经锁定了看不见的自己。
  来不及迟疑和惊诧,杀手反射性地扣下扳机。

  可凌凌漆的刀、更快。

  “呯!”子弹在猪肉刀上爆开一点火花,凌凌漆本人毫发无伤,他用刀格开了子弹。

  “呼呼呼”右手的飞刀旋转成轮。
  掷出,一点寒芒。


  杀手怔怔地看着没入自己胸口的飞刀,突然想起那好像是电池的位置。
  “靠。”
  犹如电影般毫无新意的,透明衣发生了爆炸。



  “放心,闻西说只有小爆炸,死不了的。”
  事后,凌凌漆看着被炸的灰头土脸的杀手正在被送上警车。

  “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穿着破烂不堪的、形状有点像废旧太空服的杀手问。
  “大哥,虽然你报仇的方法挺有创意.......”
  凌凌漆怜惜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但是闻西的发明一向都靠不住的,他的透明衣设计或者得很好,只是他这透明裤.....”

  说完低头一看。
  凌凌漆伸手帮他把大开的裤裆间合好,脑残发明家把裤子设成了开档式。

  “我活到今天,还是第一次和一条会飞的红底裤掐架,真是长见识了。”




(ps:刚看完降魔篇,一个不小心脑残了写下这篇雷文......天雷滚滚。

立意:(25)23
文笔:(35)29
剧情:(35)33

人物:(35)31
其他:(20)10(不错,不过把对掐的过程稍微拉长一些就更好了,紧张的气氛还不够,不过整体感觉还不错;迟交)
总计:(150)126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22 00:08:23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