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3388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资料] 传说中世上最感人的十首诗文

传说中世上最感人的十首诗文

传说中世上最感人的十首诗文
附件
psb1.jpg ()

jpg (2013/9/11 0:34:37)

psb1.jpg

psb2.jpg ()

jpg (2013/9/11 13:31:49)

psb2.jpg

psb3.jpg ()

jpg (2013/9/11 13:31:49)

psb3.jpg

psb4.jpg ()

jpg (2013/9/11 13:31:49)

psb4.jpg

psb5.jpg ()

jpg (2013/9/12 15:15:04)

psb5.jpg

psb6.jpg ()

jpg (2013/9/12 15:15:04)

psb6.jpg

psb7.jpg ()

jpg (2013/9/12 15:15:04)

psb7.jpg

psb8.jpg ()

jpg (2013/9/12 15:15:04)

psb8.jpg

psb9.jpg ()

jpg (2013/9/12 15:15:04)

psb9.jpg

psb10.jpg ()

jpg (2013/9/12 15:15:04)

psb10.jpg

最后编辑绯燃烈冰 最后编辑于 2013-09-12 20:20:54
如果帅是一种罪,本人已经犯下滔天大罪,报警吧。

TOP

 

本来想全部分享给大家的,唉,论坛抽了。所以算了。
如果帅是一种罪,本人已经犯下滔天大罪,报警吧。

TOP

 

该用户帖子内容已被屏蔽

Dream, hope and awkward silence.

TOP

 

回复 3# 黑猫と涙 的帖子

庭有枇杷树,Ph. D第一年所手植,今已亭亭如盖矣
新书:意识の涡,已参加SF征文,敬请支持拍砖哈

TOP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
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
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
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断肠处,
明月夜,短松冈。
下面这张图是新坑的门。

TOP

 

对现代诗没有太多感觉呢……

TOP

 

我只是转载

伤怀,个人最喜欢:
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

如果纯粹说内涵的话:
(在死一样沉寂的黑暗中,出现了一点微光。一学士模样者端坐其间,面容憔悴)

  学士:   我已是走投无路矣。
  我也想凭一己之力搏得功名,
  我也想妙展才华让世人艳羡。
  可是造化误人,命运拨弄,
  如今日薄西山,行将就木,
  依然两手空空,一无所成。
  时乖命蹇徒叹奈何,
  可心有不甘如同火焚。
  智困计穷我试着召唤魔鬼,
  谁知这魔界住民也不易商,
  往来数次却总也谈不妥当。
  唉,罢了罢了,
  姑且再试最后一次吧。

(墨菲斯托上)

  学士:   呀!你是哪个?
  我不曾见你这样大的。

  墨菲斯托: 人啊,你要知进退,明谦卑。
  妄逞口舌之徒注定死于是非。

  学士:   他与之前的都不相同,
  威风凛凛,气势恢弘。
  待我先问问--
  你是谁?敢问你的大名?

  墨菲斯托: 我是欲念之火,
  我是衰亡之风,
  我是行善造恶力之一体,
  我是非难讦责否定精灵,
  无尽秽暗是我的影,
  墨菲斯托是我的名!

  学士:   啊!?你是那大恶!
  你是那至邪!
  我早已听过他的种种传说,
  他是有大能的外道,
  专一诱惑不坚贞者。
  最近的一个例子是谁?
  是了是了,是那老博士浮士德。
  不过慢着,他能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我又有什么可被他打主意的地方?
  或许这是我的运气来了,
  还能有什么更糟的事呢?

(整肃衣冠)

  学士:   恭颂虚无者之大名,诚惶诚恐,
  不知大驾光临,有何指教?

  墨菲斯托: 是你时来运转。
  我正闭目假寐,
  忽听有人把我孙辈呼唤,
  一时心血来潮,
  亲来把你接待。
  你要的我都明了,
  你求的我都有数。
  无论荣华富贵,功名利禄,
  又或婀娜女郎,奴婢仆从,
  都能得愿所偿。

  学士:   往常也是这般语气,
  到头只落得空欢喜。
  浮夸是魔鬼的本质,
  欺瞒是它拿手好戏,
  这叫我怎能相信你?

  墨菲斯托: 但我,却不同。

  学士:   呀,它的眼神好吓人!
  我是不是太放肆了?
  这魔王有名的不好惹。

  墨菲斯托: 我知道你满心疑虑,
  不过且看,我并非空口白话。
  今日向你应承的一切,
  我们都将立誓结约,
  白纸黑字不容抵赖。
  此笔乃幽触木嫩枝所制,
  冥河尽头是它家园。
  饱吮鲜血移笔纸上,
  尘埃落定再不能悔。

  学士:   若如此,我便放心了。

  墨菲斯托: 那么,请在这里署上你的名字……

(天使上)

  天使:   你又在干这邪恶的营生?
  你又在引诱软弱的灵魂?
  背弃了全能之父,
  不敢拥抱永恒之爱,
  从天而降,堕落到如此地步。
  你入了歧途,我的兄弟。

  墨菲斯托: 用你的灵魂去交换
  那属于自己的一生,
  谁也不能说是亏本。
  去吧,只管纵情尽性,
  一切自有我照应。

  天使: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世上哪有捷径可走。
  贪图享乐本无大碍,
  因为天父造人本就是叫他向上。
  可为此卖了灵魂,
  那便是卖了自由。

  墨菲斯托: 何者为自由?
  当你梦想破灭,前途渺茫,
  当你颠沛流离,身不由己,
  当你不能吻上爱人的樱唇,
  当你不能握住王杖的长柄,
  灵魂的自由又有什么意义?

  学士:   我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请你不要怀疑我的智慧。
  他说的对,
  这一世随心所欲,
  胜过死后黄金世界。
  好,我签字了。
  哈哈,从此魔鬼也由我驱使。

(学士下)

  墨菲斯托: 够了,
  我不再与你争辨。
  怎能与井蛙述海,
  如何同夏虫语冰,
  --那是你所不能理解的。
  若想夺走这灵魂,
  就尽管来吧。

  天使:   天光破云倏忽至,
  启迪心灵与神志,
  浮世荣华皆虚空,
  灵肉分离悟大智,
  净土之门由此入,
  乐园馥郁好景致,
  空灵澄明如无垢,
  慈光璀璨照灵台,
  人必自救而被救,
  信我者方得永生。
  迷途的魂灵彷徨不知进退,
  我们却不能代他行走。
  正确的道路一早指出,
  选择却全在于他自己。

  墨菲斯托: 空灵澄明?那白痴最应得救赎。
  如此我们没什么冲突了。
  你便把万千灵魂导入天堂,
  我也不会为此皱一下眉头。
  这样的灵魂,我看不上眼。

  天使:   至爱之前何来无卑贱?
  每个生命都是平等的。
  他的眼看着苍茫大地,
  他的耳听着喃喃低语,
  他的鼻嗅着芬芳气息,
  他的唇沾着甘露佳醴,
  神圣的灵运行在体内,
  他是自己永恒的主人。

  墨菲斯托: 尘世上饥渴的,
  不知餍足的智者,
  才是我的最爱。
  博闻强志,思敏言缜,
  无数的学识在心底埋藏,
  理性之光从中悄然而生。
  我为此双脚踏遍诸界,
  诱惑每个饱学而又狂躁的灵魂,
  无底欲壑和膨胀野心,
  将他们双眼牢牢遮蔽。
  一俟契约订立,
  命运也就注定。
  只等最后时刻来临,
  将之头颅轻轻割下,
  置诸九狱烈焰灼烧,
  尽情享受收割快乐。
  那无垠的头骨,
  如同结晶的海盐,
  密密麻麻铺陈开来。
  我再小心将它们堆垒,
  便矗立起一座骷髅之柱.
  目不能及高不可攀,
  锋利边缘似要划破苍穹,
  当所有头骨一起呻吟,
  诸界也要为之震动。

  天使:   说到这里,我也有些好奇。
  你到底要作甚么?
  为何要竖立这邪秽的柱子?

  墨菲斯托: 苍白而无力的语言
  描述不了这奇观的万一。
  最好是用你双眼去感受,
  恶与智的完美结合。
  没有做不到的罪行,
  没有答不出的问题,
  一切美德在此荡然无存,
  一切疑虑在此冰消雪融。
  困厄者企盼出路,
  迷惘者渴求启示,
  彷徨者希冀指点,
  何须向云国驰骛,
  这里有智者箴言。
  懵懂地来,舒心地走,
  留下一点微薄的代价,
  换取人生走向,心灵彻悟,
  以及改变命运的契机。
  正像那古蛇的预言,
  “尔等将如神,能知善与恶”。
--by 神祸

我看见无知愚弄着人们。人类的浅薄就在我眼前逐渐繁荣、泛滥。智慧如空气,我的身躯却忍受窒息;崇信若光明,我的心神仍沉沦暗影。在我眼中,真理一直眠于混沌,一直眠于知识的热寂。

TOP

 

以为这是标题党的我自动谢罪。

TOP

 

好多文豪,膜拜一下好了

TOP

 

看了烈冰君后来的更新,忽然想起之前自己写的一条状态,作为板砖一暑假的苦逼PHD,深情吐槽下...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的身边,你却听不到我说爱你,而是,tmd暑假还没开始,我就在期待寒假的到来...”
新书:意识の涡,已参加SF征文,敬请支持拍砖哈

TOP

 

Σ( ° △ °|||)︴素……素材!呜哇!窝收下了!(≧3≦)/ (≧ω≦)/ o(≧ω≦)o o(≧o≦)o ˋ( ° ▽、° )

由某大学校园中一个冷门的社团活动组作为故事主题,以三个女生各自的角度记述着一个个忽然离去的社员。

TOP

 

楼上这一群大文豪是什么情况- -
账号已经被放入箱子中。

TOP

 

第一个好美啊

TOP

 

海子……没什么,只是想起了这首诗:
秋         
海子
           
秋天深了,神的家中鹰在集合     
神的故乡鹰在言语     
秋天深了,王在写诗     
在这个世界上秋天深了     
该得到的尚未得到     
该丧失的早已丧失 

我不懂,我只是喜欢

当你我在星穹中望到宇宙的无限远处,收回目光时,就总会有那么一刻的失神。心境,也在不知不觉间悄然改变。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