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页12 跳转到查看:2895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资料] 《诗可以怨》——钱钟书

十点三十七开始看,看完发现已经十二点一十了。

当中引经据典,学力不济的我只得一个字一个字啃。
我对议论中抱有有异的地方——那怨只怕不在诗人苦至极点的时候。
舒庆春说:“悲哀中的礼貌是虚伪。”我将其认为是“专注于悲哀”,悲哀中谁能够再去文绉绉地吟诗作赋呢,那时候,人就只剩下了哭号或是怒吼,就如同野兽一样——单纯直接而毫无辞令。
杜甫回奉先的时候发现自己满月的幼女饿死,我想那种时候他固然是哀痛的,但在那种哀痛中想也无法遣词调句,毕竟这哀痛并不虚假,也不可能虚假。
所以我以为,只有在人能够喘口气时才好写词,比如李白和苏轼,两人一生中最高的成就诗作都是难后所做的。难后,两人都是在能够笑出口来、能够有点力气去高兴的时候才有心思觉出些辛酸;于是,悲喜交集中呼喝而作诸篇名句。为此我觉得那为愁苦而移情于景的话有些不真实,它有些主观,为什么不想想那作者当时撕心裂肺的感觉呢?旁观者清,固然能够侃侃而谈,但作者当时恐怕已经苦得将要麻木了,哪里还能匀出作词的兴致。

而议论其中有些话我很在意,也很自卑;具体,我不愿再深刻解剖自己,于是只引用文中的两句词来表达——
“秦子无忧而为忧者之辞,殆出于此耶?”;“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惭愧惭愧。
自然、细腻、含蓄、柔和、流畅、真实、美

TOP

 

回复 16# 乱の喏 的帖子

U never caught the point.

TOP

 

回复 17# feilusama 的帖子

我只说出自己感觉能用到的,如果你要作诗的话不妨愁一把
自然、细腻、含蓄、柔和、流畅、真实、美

TOP

 
2/2页12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