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1714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活动] 【三题PK赛】【日常组】2月5日

【三题PK赛】【日常组】2月5日

题目一:糖,鼠标,弹簧
题目二:路灯,老鼠,水杯

篇幅:1000-1500字

TOP

 

题目一 糖、鼠标、弹簧

夏天,多云。
A市,定居人口两千万,流动人口五百万。
这里是一线城市,是许多人追逐人生理想的地方,恰如一座人生竞技场,路上的人都行色匆匆,为事业为生存奔走不息。
我是一个来此地追求梦想的人,但是经过六年的反复就职与离职,我已经开始看淡梦想,甘心只当一个月入四千元的平凡劳动者。

不过有一个人抱着巨大的梦想来到这里,而且像我当年一样为那个梦想拼上一切。
“喂!你到底有没有眼睛,我的画哪里不好了?你这样也能当上编辑?真是天大的讽刺!”
从面试办公室里传出了一个清脆的女声,坐在走廊里的我立刻从祈祷状态,转换成借烟消愁的颓废状态。
正在和编辑争执的是我的妹妹,你可以叫她铃,因为那是她的笔名。相貌在同龄人中算是中上,穿着上也透着潮流感,今天特意为面试选择了白衣长裙的高雅搭配。
铃完全不同于我这个颓废的哥哥,她可是硬啃完B市艺术学院4年大学课本的优秀毕业生,今年毕业之后她就直接收拾起大学里的衣物来到A市寻求梦想就业,现在和我一同居在一户面积仅十五平米的小屋里。

“可恶!这里的人都是什么眼睛!”
从面试办公室里出来的铃怒气冲冲,直接伸手掐掉了我手中的香烟,然后将一根已经咬满牙印的棒棒糖塑料棍举到我的面前。
“你知道吗?我恨不得咬死那个编辑!”
我庆幸她没有把编辑咬死的同时,抬起头看着满脸怒容的铃,苦笑着说:“去下一个吧,吃午饭前还能多跑两家。”
“糖……”
我没有听清楚,于是把耳朵凑了过去,问:“你说什么?”
“糖没有了,你先请我。”
“这都已经请了几次了。”
“啰嗦!找到工作之后全部还给你!”
“免了,我可不想加入三高人群。”
铃的理论就是,因为她是脑力工作者,所以需要不停涉入糖分来补充能量,富裕时每天各色糖果从不离嘴,不过三天前她因为花光了仅有的存款,现在吃用都必须我来支援,每天都只能买三四根最便宜的棒棒糖。
不过铃从来不必担心肥胖问题,似乎那些涉入的糖分真的被大脑吸收干净了。

我和铃走出高耸入云的办公楼,像这样的建筑在A市市中心随处可见,身处在钢铁水泥的丛林之中给人的感觉格外压抑。
推出自行车,我和刚刚补充完糖分的铃在超市门口汇合了,拍了拍自行车后座我催促她说道:“快点吧,大小姐。”
“寒酸……”
“你还要吐槽几次?”
“一百次!”
这辆我都叫不出名字的自行车是我在这个城市中唯一的私有交通工具,A市的公共交通在高峰随时可能瘫痪,而我又养不起金车铁马,所以为了避免上班迟到,我一直踩自行车穿梭在这个城市里。

我蹬着自行车穿过一条又一条街道,就在一个十字路口,一辆等待红灯的汽车上扔下了一个矿泉水瓶,正巧落在我的车前轮前方,来不及躲开的我,硬生生的从那个半满的矿泉水瓶上碾了过去,前轮通过了,后轮也通过了,没有因为控制不力而失去平衡,只有一下小小的咯噔。
可是就在我长舒一口气的时候,铃突然抱住了我的腰,而我的车也急刹停住了。
“铃怎么了?”
“我的裙子被你的破车卷进去了!”
我挪不动自行车,只能下车查看,只见车后的两根避震弹簧其中的一根已经不翼而飞了,而明显降低了高度的后座将铃的裙边送进了链条里。
已经习惯修理自行车的我,顺手将链条反转,铃的白色长裙终于从轮子中拯救了出来,但是那条裙子上已经印上了两条深深的黑印。
天空中的云层开始不安分的聚集,仿佛此刻铃的心情,这条裙子是她用第一笔奖学金买的,是她最得意的勋章。
“立刻回家洗的话……”
铃顺手将沾上污渍的裙摆束起打了一个结,原本的长裙看起来是经过改进的一步裙,她没有犹豫再次坐上了自行车后座:“没问题!还是快点赶路吧。”
“没有避震的话,颠簸起来会很疼的哦。”
“少废话,我要去找工作!”
铃此刻的声音已经有些泪腔了,我不敢再多说什么,生怕她会在这大街上控制不住哭出来,于是踩动自行车继续向目的地前进。
这时候我踩的特别慢,生怕突然发生的颠簸会引发铃的抱怨,而不知为什么我背上开始有一点点被浸湿的感觉,抬起头天空中还仅仅只是乌云,并没有下一丝雨。

等我们到达下一个面试的地方,面试早已经结束了,铃一脸的挫败模样让我十分担心,于是我只有带着她回到我的住处。
一间十五平米的阁楼,被一块用钢丝吊起的蓝布分成了两块单独的空间,里间是铃的地盘,外间是我的地盘,回到家的铃什么也没说直接窜入她的空间,随后传来了电脑开机的声音。
“把你的裙子给我吧,现在就洗的话……”
铃:“我自己会洗,你不是还要上班吗?”
“那先吃午饭吧。”
铃:“我不想吃。”
“好歹……”
“啰嗦!”铃一声咆哮,一个黑影从蓝布中飞出,砸在我身后的墙上,传来了塑料物体散架的声音。看着地上已经成为废品的无线鼠标,我忍不住叹了一声,转身离开了住处。
我并非想要逃避,只是我懂追梦人的心情,当年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甚至比她更加愤世嫉俗。在房东的阳台上抽完一根烟,我掏出了手机,打通了一个工友的电话。
“喂!张,我想问你借点钱,急用。”

一年后,圣诞节。
十五平米的房间,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住了,铃在一个月前搬出了这里,刚刚脱离实习她就迫不及待的搬了出去,明明住在一起可以省不少房租,但是谁也拗不过她。
结束了夜班的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正脱掉外衣准备躺到床上,突然发现我的桌上放着一个精巧的礼物盒,那份精美包装的礼物在昏黄的灯光下也格外显眼,有我房屋钥匙的只有我和铃,我这时才想起临走时,铃并没有把钥匙还给我。
“好多年没有礼物了,让我看看是什么?”
我坐在桌前,小心的解开礼物盒的丝带,然后掀起盒盖,在看到礼物的一瞬间我呆住了。
这么多年我随着我追梦的终结,我的泪也干了,可是不争气的眼睛还是挤出了一滴眼泪挂在我的眼角。
在礼物盒里是一根挂着名牌配件标签的避震弹簧,还有一圈棒棒糖围绕着它,而最显眼的是挂在标签一起的那张字条。
“还欠鼠标一个。”

立意:21/25
文笔:29/35
剧情:24/35
人物:29/35
其他:15/20
满分:104/150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4-02-07 17:52:03
校园爱情文《校园小夜曲》http://book.sfacg.com/Novel/21301/40636/285517/

TOP

 

老鼠路灯水杯

老鼠路灯水杯


  冬天的太阳是倦懒的,像放了双休的大忙人,需要早睡晚起补回自己睡眠的不足。日头一旦懈怠,夜晚便会勤勤恳恳地帮他上工,使一天的大部分都在夜的笼罩下度过。


  这大冬天,六点天就见暗了,何况今天是阴天,而且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漆黑的夜下起雨来,薄雾中夹杂着冬季伦敦城特有的煤味儿。除此之外还有水果的腐臭、动物的油脂、流浪汉的霉臭,再合着泰晤士河飘出的“芬芳”,沁地人脾胃翻腾、恶心呕吐。


  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德文镇镇长还是不辞辛苦来到这个十九世纪的世界大都会,目的是抓一只老鼠——诈骗犯德莱文。这家伙把淀粉丸子做止咳药卖,把苏打水作生发剂脱手,更有许多令人梦寐以求却价格低廉的小发明,比如玻璃珠打磨的钻石、原料为陶瓷的象牙工艺品、棉布做的防弹衣等等……


  他去年来德文镇兜售果树,哄得全镇人花掉了所有钱投入了水果生产产业,但他卖给小镇的“果树苗”在经过专家看来,却是栾树。尔后,在全镇人的催促下,镇长先生致电伦敦,要求他们协助逮捕这只老鼠。前些天,伦敦回电,说老鼠将要乘坐前往法国的邮轮离开了,必须尽快抓捕,所以让他来辨认谁是凶手。与专案探员的会面地点就在泰晤士河畔的某一路灯下,事情就是这样。


  综上所述,镇长怀着各种理由忍受着伦敦市内大自然的反抗等在路灯前。寒冷的空气让人难以把手从大衣口袋里抽出来,冰凉的雨水从雨衣的边沿流入脖颈,冻地人直打寒颤。


  “您好,先生,在这种糟糕的夜晚您为什么在这里呆着?”一个巡警拿着警棍过来,语气中透着严重的怀疑,毕竟像镇长这种午夜十二点在街上瞎晃且全身套在黑大衣里面的人不多,仅有的几个也常常和警察局打交道。


  “我在等一个人,那人能帮我抓住一个骗子。”镇长看着警察的两撇棕色胡子,缓缓解释道。


  警察似乎还不放心,他追问道:“您等的人是谁,叫什么名字?您从哪儿来?要抓的骗子叫什么名字?”他的职业天性就是如此细腻,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他们的这种警惕性维持了这一方的安定。镇长很敬重这种尽职的警察,所以很配合地把自己来这里的缘由交代了。警察听后镇定地说道:“你被骗了!”语气中还带着一种警察所特有的肯定语气,由不得人不信。


  “您是被骗了,伦敦警局不会这样办事,因为德莱文算得上这里的‘大老鼠’,曾四次逃脱法律的制裁。其实根本不需要您的辨识,这里很多人都认识他,您绝对被骗了。”他说地有理有据,镇长从半信半疑到深信不疑,这之间只经过了短短十秒。警察看了看四周,觉得在这里详谈不方便,指了指路边的一家餐厅。


  两人进去后警察殷勤地去取了两杯水,把水杯放在桌上,两人面对面坐下。


  “伦敦的水可不干净了,”镇长看着水杯里有些浑浊的水说,“没有咱们镇的泉水清澈。”他说着小抿了一口,以示礼仪。可能是因为店里暖和些,警察松了口气笑了笑。他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说道:“我是抓捕德莱文的警探,这是我的证件。”那纸被雨水弄湿了点,印章受了潮,显得不太清楚,不过上面确确实实地证明了他的身份。


  警察收回纸片说道:“他是只狡猾的老鼠,每次他都完美地处理了证据,我们拿他没有办法。不过您说您有他卖给你们果树的收据是吗?”警察来了兴趣。


  “是的,如果伦敦警局能帮我抓住他的话我很乐意把它提供给法院。”镇长正要在衣兜里找出那张“老鼠”的作案证据,警察出手制止了他:“您不用拿出来,我知道它在您身上就够了,您放警惕些,免得弄丢了证据。”两人谈了很久,有关于德莱文在伦敦城作案的案例。警察说得绘声绘色,仿佛那骗子已经家喻户晓,否则不能够这么清楚地描绘着他诈骗时的细节。


  可能是店内的气氛太安适,再配合上了警察的故事,镇长渐渐地开始犯困,一头倒在桌上趴着睡着了。


  “镇长先生?先生?”警察摇了摇镇长的肩膀,他毫无反应。警察笑了笑,撕下了两撇胡子,从镇长衣袋里翻走了钱包和那张收据,临走时还不忘了把杯中的水倒在地上。


  “真是笨蛋……”说着胜利的宣言,德莱文走出餐厅,心中被无上的优越感和胜利者的得意所充斥——


  “站住!不许动!”德莱文猛然回头,但四只大手架住了他,令他动弹不得。


  他怒吼道:“是谁!”


  “是我……”一个穿着便衣的男人走过来,从德莱文的衣兜里拿出了那张伦敦警局的警探委任书说道,“物归原主了,老鼠。”


  餐厅的门打开了,应该被迷倒的镇长缓缓走出来,穿着便衣的男人说道:“感谢您的配合。”


  德莱文暴怒下挣扎了两次,无济于事。

立意:20/25
文笔:27/35
剧情:24/35
人物:21/35
其他:10/20(老鼠作为德莱文的蔑称某种程度而言这是犯规的……)
满分:102/150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4-02-07 17:54:05
自然、细腻、含蓄、柔和、流畅、真实、美

TOP

 

题目二  路灯、老鼠、水杯

新东外围昏暗的街巷外一一
吱呀吱呀地亮起了橘黄色的灯光,光线黯淡,在这偏离喜庆的中心商业区外略显得凄凉。
破旧的路灯恪守着它的职责,默默为路过的行人奉献它的光明。
照过的肮脏不仅被拉出长长的影子。
而且拖来了一个瘦小的身影。
"今天是新年呢,捡到好多好吃的耶。"
吱呀吱呀的电磁声响回应着小男孩的轻呼。
在这偏离温暖的地方,小男孩缩在黯淡的灯光下翻着比他还要高上几分的麻皮袋子。
"哇!"
"有一个杯子耶!今天真好运!"
小男孩惊呼一声,从黑漆漆的袋子里面摸出一个带着裂痕的水杯。
"以后可以不用手掬水喝了!"
"还是有杯子方便呢。"
他稚嫩的脸上露出开心的表情,双手捧起白色瓷砖水杯对着路灯端详起来。
"可是有三条裂缝......"
"但是不要紧,只要在水漏掉时喝完就好了。"
咕咕咕〜
把水杯按到脸上抚摸起来的小男孩肚子突然响了起来。
"肚子饿了,要吃晚餐了。"
放下破裂的水杯,小男孩侧着脑袋往袋子里摸索起来。
这时他不经意地瞥到水杯内部,里面黑乎乎的,似乎有什么填充物。
他好奇地抽出正在摸索袋子里油腻腻的右手,蹲下盯着水杯内部。
"咦?"
"小老鼠?"
里面一只瑟瑟发抖的小东西抬着脑袋黑漆漆的眼珠充满绝望地看着惊讶的小男孩。
但是小男孩并没有把这害怕的小家伙甩开。
"小老鼠?这是你的家吗?"
"吱吱!"
"是吗?"
小男孩黑漆漆的眼睛眨了眨,似乎听懂老鼠的话。
"对不起呢,把你的家搬走了。"
"叽叽!"
小老鼠似乎害怕地把身体缩进杯子里了。
咕咕咕〜
"我肚子饿了,不过今天捡到很多好吃的呢。"
小男孩从一旁的袋子里摸出蘸上米粒和灰尘而略显灰色的发糕。
食物只有巴掌大小,但是小男孩又再次从袋子里摸出发出异味的扣肉和略显黄色的青菜,他小心翼翼地堆到发糕上面,喉咙咕噜地咽了口唾沫。
这时水杯中的老鼠伸出尖细的脑袋,黑漆漆的眼珠不停地盯着他手上的食物。
"咦?"
"小男孩看看自己手上的晚餐又看看在瑟瑟发抖的小家伙。
"你也想吃吗?"
小家伙突然又缩进水杯里面,然后又探出小脑袋盯着小男孩。
"唔,分你一半吧。"
小男孩恋恋不舍地掰开一半手上的晚餐,放到水杯的外面。
目光紧紧地盯着瑟瑟发抖的小老鼠探出脑袋看着他。
"小老鼠快吃哦,不然今晚会饿肚子呢。"
"吱吱。"
看着老鼠爬出水杯用前爪轻轻触碰发糕,小男孩开心地笑了。
"吱吱?"
"嗯,真好吃!"小男孩捧着咀嚼美食的露出幸福表情的脸。
"吱吱吱吱!"
小老鼠一边啃吃着美味的食物一边原地转圈圈。
"咯咯咯咯!"
小男孩稚嫩的笑声伴随着夜风吹向远方。
路灯吱呀吱呀地明暗着随时会灭的光芒,坚持为沐浴在它身下的宿客提供夜间冰冷中的温暖。
在新年的喜庆里,小老鼠安稳地睡小男孩的怀里。

立意:23/25
文笔:28/35
剧情:27/35
人物:26/35
其他:13/20(总感觉没有高潮……)
满分:117/150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4-02-07 17:55:19
怀抱污秽的雨,独享绮丽的星。
独自抓起笔绘写文字的光芒,让轻之芬芳充盈整个世界。

TOP

 

题目二:路灯,老鼠,水杯

清晨,寒意像是空气里悬浮的水汽,雾似的笼罩在人们的身上。
  安息墓园已经建成好几十年了,没有内置照明源的墓园在早上光线不是很充足的时候基本上要靠墓园门口的路灯。
  因为管理不善杂乱分布的墓碑在昏黄的灯光下透着阴森的气息。
  此时,幽静的墓园迎来了第一波人,是一高一矮的两个身影。
  “大概就是这里了,仔细找找看。”
  说话的是个子高的那个,这是一个传统的朴实老农的形象,穿着灰色的旧外套,脸上满是经历风霜的痕迹。
  “恩。”
  小个子点点头。是一个大约二十五岁左右女孩子,长长的头发,脸很白净,带着一副眼镜,穿着看不出什么牌子却很搭配的衣服,给人感觉清爽又和气。
  “找到了,爸,在这里。”
  过了一会儿,女孩跳着脚朝他父亲招招手。
  “来了。”
  高个儿老农微笑着快步走出去。
  墓园门口的路灯突然一明一暗闪了几下,老农望了一眼,快要坏掉了吧,他猜测。
  老农在找到的墓碑前站定,怔怔的看了一会儿,叹气道:“我们把你妈的墓收拾一下吧”
  “女人,我又来了”,女孩边收拾边在心里对墓碑交流,“你一定很不愿意见到我把,其实我更不愿意见你”。
  “好了。”女孩拍拍手对他父亲说。
  老农从带来的塑料袋里掏出一对蜡烛和一个纸制水杯,他用手把纸制水杯底戳了半个杯底大小的洞,把它倒放在地上,老农从衣袋里摸出打火机,将蜡烛点燃,然后把蜡烛从杯底的洞里放了进去,交叠成叉字形以保证杯子不会倾倒。老农又抽出三支香,用蜡烛的火点燃,起身拿着香冲着墓拜了三拜,接着把香插在杯底。
  “来,”老农示意,“拜拜你妈。”
  女孩学着老农的样子也拜了三拜。
  “我们这次来主要是想告诉你,女儿要结婚了。”老农盯着墓碑上已经褪色的题字,语气听不出是高兴还是伤感。
  “是啊,我就要结婚了,”女孩仍然是在心底里说话,“但是我不会和你一样,我会一心一意对待自己的丈夫,绝不会像你一样水性杨花。”
  女孩在心底里冷笑:“你身为你这种女人的女儿,每次和爸一起来看你我都会觉得很羞耻,你这种人就应该死,像老鼠一样被我用硝酸铊毒死。”
  老农又叹了口气,接着从塑料袋里拿出纸折的元宝堆在地上点火烧起来。
  女孩望着父亲萧索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老实的父亲总是对墓里的死人放心不下,可要是他知道自己其实没有生育能力呢?
  一阵风吹过来,蜡烛和纸堆的火不安地扑腾着。老农紧了紧自己的衣服。
  “回去吧,爸,”元宝差不多烧完了,女孩提议道,“别着凉了。”
  老农不舍地摸了摸冰冷的墓碑。
  “好,回去了。”
  老农一直蹲着似乎蹲的脚有些发麻,走起路一瘸一拐的,女孩赶紧上前搀扶住他。
  “女儿长大啦,懂事啦,不再是路上捡到时那个哇哇叫的娃娃了,”老农在心里感叹。
  路过墓园门口的时候老农抬头看了一眼又在闪烁的路灯,估计撑不过今天喽,他想到。

立意:16/25
文笔:27/35
剧情:24/35
人物:24/35
其他:10/20(莫名的阴暗,而且基本上三题的词语都打酱油了……)
满分:101/150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4-02-07 17:59:41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