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1601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活动] 【三题PK赛】【日常组】2月6日

【三题PK赛】【日常组】2月6日

题目一:广告牌,飞机,茶
题目二:相片,铅笔,汽车
篇幅:1000-1500字
请在此帖后跟帖参赛。

TOP

 

相片,铅笔,汽车

相片,铅笔,汽车


  天青云白,山翠草绿,这里的环境把人心里的闭塞都敞开了。苏小姐拿着铅笔,随意地动着手。她对面前的画布心不在焉,眼梢时不时斜过去看自己身旁的老师。但这个令雍容文静的大家闺秀都心神不定的老师却没有回应她的关注,只忙着自己的事。


  要知道,苏小姐是让无数风度翩翩的公子哥使尽浑身解数都只为博她一次回眸的美人,由他的漠不关心可见,这老师若不是性冷淡就应该是某寺某庙的得道高僧,已经顿悟禅定,不为情欲所惑;还有除开出家之外的可能性,就是艺术家了。


  可即便是艺术家,大多数也无法对苏小姐风韵淡远的神情体态无所动摇。在她的交际圈中,当然也有几位诗人会为佳人如斯献上自己破碎的心灵以及同样破碎的歌喉。可同为艺术家的周蕴曦却只紧盯着自己的画作,规律地移动着自己的肘腕,仿佛世界只剩下手中的铅笔和眼前的景色。


  他的眼神中有着艺术家的心无旁骛,仪表上也有着艺术家的不修边幅。他自然无心打扮,但他的长发天生顺直柔滑,不用梳理也有十分地好看。再配上他知性而惜哉不懂感性的眼睛,点缀上俏鼻浅唇、秀眉俊颜,正呈一幅男人也为之心动的美艳。


  他年龄不很大,与身旁的少女年龄相仿,可苏小姐愿意让他教。苏小姐不介意他与自己同龄而愿意让他教授自己画画,可府里上下连同追求周蕴曦的其他小姐都知道——每个求他教授的女孩都怀着醉翁之意。


  人性本有些小小的征服欲,就像蒸汽时代的人类征服了难以动摇的森林和钢铁。与此相似,周蕴曦对人情世故的迟钝正好像风雨不动的山川林木,引起人的征服欲。


  他当真是不动如山,可女人就是得不到便越想要,在他每每无视了诱惑和挑逗后往往又激起了更为强烈的占有欲。他的不谙世事与他那受到艺术熏陶的华贵气质相得益彰,直把人魅地六神无主。


  苏小姐看着他,仿佛动物学家观察进食的醒狮,眼神中的畏惧透着爱慕和狂热,但在心头的狂热追求中又包裹着矜持,不敢稍有冒犯。


  拂过发间的风很温柔,温度更是配合着人的需要,令人不觉凉热。但是,要求苛刻的周蕴曦还是不满足,他对这个满怀好意的环境还是嫌弃着。他不仅厌恶,更是愤怒,因为这风死气沉沉,没有随同带来生命的灵性和味道——风是人工的,艺术家所处的翠绿草坪没有源自大自然,而是出于人工的一个大型温室。


  这个艺术家感到不适,因为他觉得自己正被土豪的钞票蒙蔽,欺骗了自己向往自然的艺术心。他虽然没钱,但也不是很缺钱,他不怕被炒鱿鱼,所以直接对女学生说道:“这里充斥着塑料的臭味,我要去写生,你愿意的话就跟着一起来。”说着便自顾自起身出了室内花园。


  苏小姐当然愿意,这是个约会的机会。周蕴曦在门口架好自行车准备离开,苏小姐叫住了他,忙吩咐仆人准备汽车,然后壮了胆迎上去说道:“那要不要与我一起乘车,我们可以兜兜风然后再去……”


  周蕴曦看了看那加长的华丽车身,在画板上追求着色调均衡的他只觉得那份奢侈与自己平凡的家庭背景毫不协调,回绝了。


  苏小姐被人直接回绝了好意,心里面也有不快,可恋爱中的女孩那一心的爱慕盖过了一切该有或不该有的思绪。她吩咐司机随着周蕴曦走,汽车以缓缓的速度跟着一辆自行车,同停同行,仿佛象征了苏小姐对周蕴曦的心情——有思慕,也有迁就。


  地板换做了泥土,移植的草皮换做了青黄相接的山林,阳光柔和,但初春还是透着些寒冷。他们到了郊外,苏小姐吩咐汽车停在那等他们回来。周蕴曦登山上去搭好了画架开始写生,苏小姐压着躁动不安的心,红着脸在他右边尽量挨近地坐了。


  春风拂过,他的头发一缕挂在苏小姐拿着铅笔的指尖,她的思绪顿时便被这细微的几丝头发绑住,挣扎不开。周蕴曦回过神来,看见她只盯着手而不动。把她铅笔拿来看了,发现连削都没削,失望地说道:“如果你不想学的话就不要浪费自己的时间和我的期待了。”他冷冰冰地丢下这句话,把眼睛又落回了自己的画布上。


  那一句话毫不留情、以至于绝情,让一个女孩下不了台。苏小姐真伤心了,起身跑下山时还滑了一跤,好不容易回到了车里,她让司机开车回家不必等周蕴曦了。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她小声地哭了,她本想就这样忘了周蕴曦,忘了他的气质,忘了他的专注,忘了他的美貌,可无论如何,心底里还是对他有着一份磨不烂的忠贞。毕竟是少女心,她从枕边拿出偷偷为他拍的相片,叹了气,又哭了一场。
立意:20/25
文笔:27/35
剧情:26/35
人物:28/35
其他:14/20(平平淡淡,没有高潮)
满分:115/150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4-02-07 20:50:13
自然、细腻、含蓄、柔和、流畅、真实、美

TOP

 

相片,铅笔,汽车

在市区的一家福利院中,一位少女在不停的哭泣着,所有人多劝不了她。于是在小区里有些爱管闲事的人们便聚在一起,谈论着。从她们的话语中隐隐透露着‘死亡’‘车祸’……等等几个字眼。


有时后半夜也能在小区里听见少女的哭声,断断续续。而当地小区的居民们便开始抱怨,无数次都向福利院投诉过,希望她们能将这个女孩教给其它福利院。院长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只能无奈的摇着头,将所有要来将少女赶走的人拒之门外。直到福利院旁边新搬来的一家人为止,搬来的那天少女刚好打开窗户,少年的身影映入了少女眼中。



阳光的短发,阳光的笑容……他的一切都让女孩羡慕不以,少女默默地想着:要是能向他那样该多好。每当晚上自己一闭上眼睛,脑海中便响起那刺耳的刹车声,那血腥的一面,那从自己面前呼啸而过的汽车夺走了自己的一切,什么也没留下,只剩下一张泛黄的相片……



但天使是眷顾这个可怜的少女的……



「喂,你在哭什么!」一个陌生的声音大破了少女的沉静。



少女惊讶的抬起头,看见了一张充满阳光的帅气的脸,那阳光的笑容让少女睁不开眼,只能低着头,默不作声。



「哎!不要不说话呀!」少年自顾自的说着也没管少女在没在意。



一天下来,直到少年的家人来叫他,他才慢慢的离开,临走时少年对少女说「明天我还会来的哦!因为我要证明你到底是不是哑巴!」



「你才是哑巴!」少年惊讶的看着向自己叫道因用力过渡面颊微微泛红的少女,心中不由的一震。微笑道「终于说话了吗!」说完便向少女摆手,告别了。



少女呆呆的看着少年,似乎想将他的身影印在自己心中。



夜晚少女第一次出奇的没有在想父母的事,看着手中的相片,而满脑子多是白天的那个少年,连自己多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在最后回应了他,但她知道自己喜欢那种莫名的感觉。那干裂的嘴唇在月夜下划出一个弯弯的孤度。



之后的之后,少女与少年似乎成为了不可分离的朋友,两人每天打闹着每天没头没脑的说着。少年送给了少女一只铅笔,少女每天用那只铅笔写下了,自己的所有,以及与少年的一切……



直到少女不在是少女,而是一个为人娘妻的母亲时,当她再次打开那个日记时,那张泛黄的照片勾起了无数的回忆,以及那早已用光的铅笔……合上本子,微笑着,温柔的看着那在院子里陪孩子玩耍的那个曾经的阳光少年……
立意:22/25
文笔:23/35
剧情:23/35
人物:25/35
其他:14/20(平淡而且人物形象欠饱满,但总算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再接再厉吧)
满分:107/150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4-02-07 20:50:51
喵~买个萌!

TOP

 

唉!

遭了,字数。。。。
喵~买个萌!

TOP

 

回复 2# 乱の喏 的帖子

呵呵!为了锻炼自己的文笔。
喵~买个萌!

TOP

 

照片 铅笔 汽车

何曼找了一个空位把汽车停下来,下来关门的时候还在推敲自己之后应该说的言语,但是想来想去想破脑袋她还是觉得“我见鬼了。”这种直接了当的开场白更适合她。
  何曼打开咖啡厅的门,装在门上的铃铛发出叮铃当啷悦耳的声响,她看到坐在角落里的顾溪朝她招了招手。
  和她一样来一份咖啡,多加一份糖,何曼对一旁的服务员吩咐。
  说吧,又有什么事了,是不是又和你家的晓贝闹矛盾了。顾溪抿了一口咖啡,接着说,我的何大主编,等会儿我还有一份家教要做呢。
  顾溪你还记得文礼吗?何曼突然问道。
  顾溪和何曼在高中里读的是同一个班级,那时候顾溪还是班长,文礼是在高二的时候插进班里的。
  文礼不是特别帅,但是似乎家里挺有钱,说是似乎是因为没有人清楚他的家庭背景,只知道他没有为钱担忧过,人都是这样,往往越是探查不到的,就越想把它弄清楚,有时候甚至不惜花精力去编一个故事放在别人身上。
  顾溪因为是班长的缘故总要找文礼处理他转学生的麻烦问题,一来二去两个人倒也熟了。高三那年文礼找到顾溪,告诉她马上自己要又要转走了,顾溪问他要转去哪儿啊?文礼淡淡地回答去美国。那很好啊,顾溪这么回复他。文礼的脸色当时就不好看了,你还看不出我喜欢你吗?他最后还是对顾溪说了这句话。
  记得啊,那个死人。顾溪苦笑道,怎么会忘记呢。
  顾溪虽然不是倾国倾城,但长得也还算不错,大学的时候没有少收到别系的男生的告白。顾溪和文礼通国际电话的时候还开过玩笑,说要是文礼再不过来看她,她估计真的就被别人拐走了,没想到过了一个月文礼真的瞒着家人从美国赶回来看她了。
  文礼一般一年只回一次家,过年的时候,那时因为两个人要四处串门拜访亲戚所以见面的时间并不多。为此顾溪特地找了一张文礼的照片贴在床上,免得时间久了连他的样子都模糊了,即使在其他学校和顾溪关系依旧很铁的何曼就质疑过顾溪,你们真的走的下去吗?走不下去了又怎么样,当时顾溪是这么回答何曼的,我又没有把自己交给他,不会赚也不会亏。
  文礼突然回来的那次顾溪高兴坏了,到大学还拿奖学金的她破天荒地翘了课陪文礼出去玩,两个人东转转西逛逛走了一下午的路,不知道为什么电话里还语不尽道不完的话题对方就在身边的时候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你什么时候回去?顾溪问文礼。
  明天中午的班机,我只请了一天的假。文礼告诉顾溪,他把几个月的生活费花在往返的机票上了,他没有多要钱,只好一个月前就开始找了一份工作。
  今天别回去了,留下来陪我吧。太阳快落山时,文礼询问顾溪。
  理智告诉自己不能答应,但是顾溪鬼使神差下还是点了点头。我爱他,顾溪试图说服自己,我真的爱他。
  也许是顾溪没有守住最后底线的代价,不知道从什么时间开始,所有人都知道文礼因为遭遇抢劫放抗被意外开枪打死在了异国他乡。
  何曼为此不惜坐了几个小时的汽车赶到顾溪的学校来安慰她。
  你还好吧。赶到顾溪寝室的何曼看到顾溪捧着文礼照片呆呆的样子心酸的不行,就好像是他死了男朋友似的。
  没事。顾溪摇摇头。其实这样挺好,顾溪对何曼说,至少比他因为看上别的女人离开我要好的多不是吗?
  真的伤心就哭出来把。何曼走上前抱住顾溪拍拍她的背,从顾溪手上拿过了文礼的照片,她发现正面有用铅笔写的一段话,可是已经被顾溪摸得模模糊糊看不清楚了。
  我爱他。顾溪抱着何曼低声的抽泣,真的爱他。
  为什么要提起那个死人?咖啡厅里,顾溪不解地问何曼。
  那家伙根本没死,何曼脸上浮现出恼怒的神态,前几天我在超市看到他了,他都有一个三岁大的孩子了。
  过了半响,顾溪叹了一口气说,事到如今提他又有什么用呢。
  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何曼气呼呼的。恰好这时有电话打进来给她,喂,什么事?电话里的人莫名其妙受了无妄之灾。
  唉,公司那里出了点事,我才刚来要回去了。何曼无奈道,下次再聊吧。
  顾溪点点头,目送何曼心急火燎地走出咖啡厅。
  何曼一消失在顾溪的眼中,顾溪的嘴角就折了下来。
  谁都不知道第二年文礼在顾溪生日那天又回来了。两人在宾馆里云雨之后文礼抱着顾溪告诉她,其实他的父母很早就过世了,一直都是一个比他大了十岁的女人养着他。
  顾溪当时就光着身子从文礼的怀里挣扎了出来,你想告诉我什么?顾溪颤着声音问文礼。
  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来见你了。文礼告诉顾溪,他们的事还是被那个女人知道了。
  顾溪是连夜跑回宿舍的,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来的顾溪不停的用铅笔扎自己的手臂,他在文礼的照片上涂涂改改,写了什么自己也不清楚。
  过了几天,文礼死在异国的消息就在顾溪的手中悄悄穿了出去。
立意:18/25
文笔:30/35
剧情:28/35
人物:27/35
其他:14/20(头重脚轻,而且人物名字出现过多容易干扰阅读)
满分:117/150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4-02-07 20:51:26

TOP

 

题目一 广告牌,飞机,茶

多久来着......
报以这样的心态,一个黑发少年缓慢的为前面的女生续杯。茶冒着热气,而且还有几根茶梗打竖的在飘着。

“呐,小幽的梦想非得是飞行员吗。”

女生缓缓的转过头,全身无时不刻的在散发独特的气氛,时常给人感觉到很优雅、很有礼貌的那种。此时正稍微歪了歪脑,整齐的刘海贴着脸垂着下来,身上的服装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以上可以证明,这是一位名门贵族的大小姐。

“好烦啊......回去吧,平民的房间大小姐还是别进来了。”

小幽无聊的打了个哈欠,虽然嘴上那么说着可是手上却在准备招待客人的仙贝了。

“我也有一个梦想哦,那是和小幽小时候的约定呢......”

女生白皙的双手按着自己的胸口上,可能是因为这样安详并神秘的气氛使得他脸上有些红红的了。

“......绕了我吧。”

“嗯呢,不会的哦,我的梦想是不会变的,我要开一间很大很大的婚纱店,不要自己家人的资助,就单凭靠这自己的一双手。”

“真是的,笨蛋啊。”

“小幽你怎么可以随便骂人啊,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因为我忘记说我会做你的新娘子而在生气吧~对吧对吧~”

她轻轻的哼着歌带着稍微绯红的脸颊,用手指戳着小幽的脸上。

“不,是!”

可能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害羞而拉扯长了一点音调。

“小幽的反映还真是可爱呐......正因为这样,我现在要从广告牌学起,而且在学校专攻茶道哦!”

“这些都根本就没有半毛钱关系吧,你究竟在想什么啊......”

小幽无奈的看着满了笑容的女生,脸上也多了一些红意。

“铃,你说成为飞行员好么。”

小幽直接全身放松起来倒向自己的床单上,仿佛某种解脱了样子合上了眼睛。

“嗯......考虑到以后我和宝宝都会寂寞的。”

突然间小幽像是被金属棒打到那样,不由得发出了惨叫。

“突、突然间在说些什么啊!而且为啥我、我们......”

“呵呵哈哈哈哈哈!小、小幽的反映,好、好好笑哦!”

“切、切,真是的,话说铃,你每天都来我家做客给不会这成为了你的日常了吧!”

“嗯?伯父伯母不介意哦。”

“才、才不是这个问题啊!是、是.......”

陷入了窘境了的小幽,只好别过头。

铃却不以为然,伸过手抓住了小幽的手。

“就让这些现在的东西,成为我们的日常吧,我喜欢你的哦......小幽。”
“......”

两个人都没说话,沉浸了在这羞涩却又奇怪的氛围中。
<笨蛋情侣的房间>

他们的房间门前有着这样一个牌子,这是他们邻居,同学帮他们做的。

由众人见证,他们每天都在这间出租套间里面度过日常。

整天都是甜甜涩涩的度过,不但如此,小幽的左邻右舍很出奇的是曾经的飞行员和婚纱店的店主。

“今天的话题就是广告牌的制作吧。”

“这个昨天讲过了吧!大叔!”

小幽摁着下巴,说出了致命的一点。

“这、这个问题不要说出来啊!”

“可是任谁都会知道的吧!”

“好了好了,别吵了,铃大小姐可是睡着了哦~”

一个带着眼镜的男人在旁边嘟嚷了一句,随后他也趁着即兴的热闹睡下去。

“真是的,眼镜,走啦。”

“是是是,卒子。”

“你谁什么啊!”

“走咯走咯。”

小幽就这样愣然的看着他们,不过他倒是觉得无所谓,反正都快习惯了。

“好困......我也睡一会吧......”
......

“我喜欢你哦......”

“哦......”
立意:19/25
文笔:25/35
剧情:24/35
人物:25/35
其他:13/20(不名觉厉……不名觉厉……)
满分:106/150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4-02-07 20:52:06
[img]file:///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Roaming/Tencent/QQ/Temp/J@X(H_%257]UXMS1P%2502@X9_J.jpg[/img]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