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2497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活动] 3月支线任务:“春天的勇气” (短评和奖励已经发出来了哦!请注意查收!)

3月支线任务:“春天的勇气” (短评和奖励已经发出来了哦!请注意查收!)

3月支线:“春天的勇气”

3月的石意味着勇气,在这个万物复苏的季节里,你想抒发一些什么样的情感呢?


要求:1500字以上。


时间:2月19号到3月10号


提示:这次主要是考验大家场景/人物描写的能力,就算你写白色情人节FFF团是如何将情侣烧掉的,只要你能描写出火刑的宏伟场景,咱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小花这家伙肯定又和妹子出去玩了……所以同志们勇敢的烧吧!)


所以,不论你是写春天的优美景色,还是写进击的大魔法师,只要符合要求,咱都不管啦!


另外,如果不知道怎么写出高潮的话,请去“小花的轻小说教室”下载第四,第五讲的PPT,小花有语音讲解如何进行二次还原+场景描写的。


那么,祝大家战斗愉快。
本帖被评分 1 次
最后编辑富兰克林·泽坤·彭 最后编辑于 2014-04-05 01:58:22
夜间助理——富兰克林・泽坤・彭

TOP

 

迁就与追求(支线一)

半年前的夏天,周蕴曦正寄学到西安。当时,就像一般大城市的天空一样,空中发着一层纱;全城都被笼罩住,又闷又热。中午时,薄纱淡了些,但阳光刺地人眼睛都难得睁开;皮肤被灼地发烫,见了阴凉就想往里躲。街上空落落地,只有汽车来往逃也似得奔驰,好像怕这毒日把铁皮给晒化了。


  少数的路人各个脸上都有不悦之色,确要跟这太阳一决生死可又没处动手,空落落地烦心只被烈日烘出一肚子火。周蕴曦初来这个大都,不善言语的嘴又不得要领,连问了几人都只得了冷淡的摆手或摇头。偶尔或有一个有耐心的人听他问路,也只说两句:“那地方得往南走,知道吗?南边。”说完就走。


  他不常出门,两下乱晃,已然失了东西南北。他到了一处公交车站牌,可又愣头愣脑地站在牌前看不清路。搭出租车也半天等不来一辆,偶尔停下的一辆也不去城南。


  烈日晃得两眼晕乎,他被晒得乏了,只得向太阳认输,逃进地铁站乘乘这公共的冷气。等他歇够了,一出地铁站的门,直感到一阵热浪要把自己推回去;他被这反差温度给吓着了,心里想着还不如刚刚就晒一下。


  他有正事,得找个地方长住下来,可他不知道父母推荐的公寓在哪。周蕴曦一出门就得问路,可又看不见指路明灯在哪。铁皮、水花、玻璃,处处反射着耀光,晃得两眼模糊。他混乱中只看到一双白皙的手向自己递出一张传单,耳边女声说着:“请看一看。”


  周蕴曦低头看去,看到一张传单和女孩的蓝色A字裙,他下意识的伸手,不过一握却拿在了女孩手腕,女孩口中疑问还未发出却被蕴曦先抢个先手问了路。女孩娟秀姣美,被他拿手本打算轻轻挣开,哪知他先开口。听了他的南方口音后才神会地一笑,和气地说:“城南在那边啊,”顺手还一指,还跟他讲要搭哪几路公交,连要过几站都一一细说。


  在这个六百万人的大都会中撞到了唯一一个耐心又和蔼的好人,周蕴曦感激不尽,道了谢之后立即走了。


  那是周蕴曦第一次见到她,他自己也不会相信竟然会那样快地迎来第二次见面——周蕴曦还是没找到目的地,空转了一小时后腹中饥饿,找了小吃店填饱肚子后又起身寻找。


  午后——仿佛泄了气的皮球,日暮见昏,毒日终于减消了气势,连那强光也不甚精神了。太阳散尽苦热呈出疲态,不过依旧还有阵阵余威,哪像周蕴曦一样一蹶不振,仿佛已经死了一半去阴间的。他苦熬了一天,被杂乱的大街小路扰乱了头绪,兴许自己已经好几次路过了目的地也未可知。


  他不报希望了,只盼找个旅馆先住下再说,刚走两步就看到一个女孩扶着墙干呕。他本不很在意,哪知那个女孩没站多久便一头栽倒下去。蕴曦自小就性格孤僻、人情淡薄,更不愿麻烦自己惹事。但走过时,见了那熟悉的深蓝半身裙和镂空白短衬就知道不妙,立刻前去相扶。


  到了医院,医生挂着死鱼眼说她中暑了,于是给开了两剂吊瓶。周蕴曦原本对住处的烦扰现在为女孩的安危所寄,思绪里仿佛比她父母更为关切焦急。待她转醒,周蕴曦还未开口问她是否感到不适,女孩就惊呼:“我还有事!还有一份工没干,糟了!”说着正要起身。


  周蕴曦当然不能看她自讨苦吃,虽然不甚情愿,但他知恩图报,见她有不便当然表示愿意帮忙。女孩听他这句话后愣了半晌才看出他是日间问路的人。她当然不好意思麻烦他,但心里却也需要这份临时工,焦急中也接受了蕴曦的好意,心里很是歉疚,打算之后再谢。


  他由是知道了女孩叫何雯雨,并且以这个名字去帮她替了工。回来时天已经黑的深了,雯雨打完了点滴,对他问道:“你要去城南干嘛?我能帮你的话也会尽力的。”


  周蕴曦倒感激不尽:“恩,谢谢,我要找一个住处。”雯雨愁道:“那你现在去还行吗?我家也在城南,不过跟你说的地方不很近,可以租一间房给你。”


  两人相遇地平凡而且简短。这半年蹉跎转瞬即逝,至夏日换了冬凉,清寂赶去了蝉鸣;寒冷又使人怀念起那时的当空艳日。


  这一个冬季没有降雪,春雪突然洋洋洒洒地发泄着晚来的脾气。将要入夜了,何雯雨等在路灯前,手里捧着保温瓶暖手,轻轻顿着左右双脚。空中飘起白雪,她看着深巷的水洼结冰,触景伤怀,直愣愣地盯着地上参差不齐的砖石,忽然想起了往时的辛酸。


  她本是个单亲儿,父亲还酗酒得了肝癌,用尽了不多的积蓄终究没法挽回。她被老师叫出教室的时候还在考试,那时候也是冬天,失魂落魄的她在向医院赶去的时候同样下着雪。她虽然是女孩,但坚强得很,只在父亲葬礼时流过泪。从高二开始,她便半工半读,处事为人极尽全力;虽然辛苦些,但两方也都勉强得来。


  她挺乐观,摇头不想令人伤心的往事,唯一一件值得怀念的幸事就是与周蕴曦的相遇;让她结束了半年的孤寂。她等得急了,只抱怨周蕴曦的晚归,见了他定要狠狠地作弄他一次。


  周蕴曦刚刚告别了自己的主顾苏小姐,推着走了气的自行车慢慢踱步。他看似冷淡的心里对苏小姐其实很热心,日里见了她并不细心学习绘画,担心着她是不是已经不需要自己这个老师了。


  不多时便见到了居处,正找钥匙时被人猛地搂住脖颈。


  路灯下,两人就像被舞台的幕灯笼罩,自然地发散着缠绵爱意,就像话剧中的男女主角。周蕴曦惊奇中只顾看了雯雨,没注意苏文佩在身后打翻了醋缸。雯雨突然抱上来也只是为了吓他一下,不过抱了之后才发现自己心里还是害羞,没想到自己对他竟有这样的胆子;掩着心跳松手后顾盼了四周有没有人。


  文佩正好离开,雯雨见巷口转角处一个人影走过,脸上顿时升起一团热气,连这场雪都似无法靠近她的周围。蕴曦只感抱歉:“不好意思,回地晚了,自行车轮胎破了。”也不知雯雨在娇羞中听见了没,只点了点头自顾自地走着,随周蕴曦一同回了家。

  夜里,两人正吃完饭时,有人按门铃,雯雨透过猫眼看到一个穿着笔直西装的男人,问道:“请问是谁?”那男人回道:“周先生在家吗,我家小姐送来一份礼物。”周蕴曦知道是谁送的,打开一看,发现是一只很贵重的精致手表。雯雨不傻,知道女孩送手表的意义,只在一旁看得心中结郁。

=================================================================================




评文:右君(新加入的成员)
第一次的任务是“所珍视之物”,版主对此的定义覆盖面很广,所以,这也在很多程度上,放松了对于写手的要求。
此篇文章,我阅读之后,大意感受到了女主对于男主的爱慕之情,相信在写手心中,那份少女的单纯,将会是世间最珍贵的宝物。那份失恋后的悲伤,也不由得让看客心中被阵阵刺痛。
我很喜欢恋爱中的少女,因为那时候的她们,是智商为零的物种,但就是这样的物种,让人不忍心去伤害,借用《龙族》中路鸣泽所说的话:“她太愚蠢了,愚蠢的不愿让她受到伤害……”
是啊!那样的女孩,如果不去认真的去对待;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倾听她说的每一句话。真的就该死了不是么?
我也喜欢失恋的少女,因为那会让她变得坚强,让她明白这个世界并非是围绕着自己去旋转,让她懂得了选择的重要性。对此,我期待着她的下一步动作,像是石头门的选择,究竟是去是留,让人揪心。
好在写手并未卖起关子,萝莉成御姐,天然呆变死傲娇,少女就此坚强,不由得让人会心一笑,这样的女孩,让人觉得更加难能可贵。
不得不说,此写手的文笔是那种富有梦幻的感觉,无可挑剔,但也就此,牵制了写手对于故事的塑造以及人物塑造能力。
其实这可以理解为写手的一种风格,鄙人在阅读方面所偏向的是通俗易懂的文学载体。至此可能无法对于写手这片注重辞藻的文章产生化学反应,但这不会影响我对于文中少女波澜起伏的内心活动。
总的来说,通过这篇文章,看到了作者扎实的功底,这一点难能可贵,也希望写手能够再接再厉。至此,我是姓右的,感谢各位的支持。
评分:80
(由于是新人,我们正在锻炼他的评分,不过不要担心,如果你觉得不满意的话,主线任务我可以让别的成员再给你发一份短评的w)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富兰克林·泽坤·彭 最后编辑于 2014-04-05 02:06:03
自然、细腻、含蓄、柔和、流畅、真实、美

TOP

 

占楼!

绝赞的占楼!!!
[img]file:///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Roaming/Tencent/QQ/Temp/J@X(H_%257]UXMS1P%2502@X9_J.jpg[/img]

TOP

 

柳下眠

三月,春之伊始,花开遍地,万物复苏。一个全新的轮回,预兆着一个全新故事的开始。

自从白歌和夏夜到这个城市以来,这是他们第一次沐浴在如此明媚的阳光下。虽然街道上的积雪还没完全融化,不过附近的小河已经打开了冰封,郁郁葱葱的小草在一夜间就占据了整片河岸。一想到和以前一样仰面朝天在草地上舒舒服服地晒太阳,夏夜就兴奋得难以自制。生性火爆如炎夏的她讨厌冬天,非常非常讨厌。

不过与她相反,白歌却是个彻彻底底的慢性子,慢得恐怕连冬眠刚醒的乌龟都能超他的车。就像今天一样,急急跑到楼下的夏夜已经在单元楼前大喊了五六声,那个身穿大衣的消瘦身影才慢悠悠地从楼梯口里晃了出来。

“别叫得这么大声啊,别人都在午睡呢。”

“你管咱呢,”夏夜一嘟嘴,“如果你快点不就什么事都没啦?”

“大小姐啊,我昨天就睡了三个小时,早上还摊上了班主任的课,就指望着中午能补一觉啊。”

半睁着眼的白歌顶着一头睡乱如鸟巢的头发,在被阳光照进眼睛时还反射性地抬手挡了一下。

“知道今天上课还敢通宵玩电脑,你就是活该!”

“这不是队员都没下线吗,当团长的怎么能先去睡了。”

“和一群小屁孩还玩得那么起劲,”夏夜不满地唠叨了几声,上前两步拉住了白歌的手,“不过你可答应咱了今天要出来晒太阳的。”

“是是是,不然真的,你打死我都不会起床的。”

“你不起来咱可会真的打死你哦——”

夏夜举起拳头在白歌面前摇了摇,不过女孩子在笑的时候做出这种动作还真是完全没有威吓感。

“哦。”

白歌则是精神恍惚地随意应了一声,然后就被夏夜拖拉着向河边走去。

不得不说,初春的阳光确实很舒服。就算是还穿着大衣,白歌也能感觉得到那股热度正在一层一层渗透进来,直到全身都变得暖呼呼的。堤岸上刚长出的小草还没有变硬,挨在皮肤上也不会有被扎的感觉。只是拂过脸上的风还有些冷,如果贸然睡着的话搞不好醒来的时候鼻子下面就要挂灯笼了。

明明困得直打哈欠的白歌一躺下来之后,却反倒觉得困意已经消散了。夏夜就躺在他的旁边,他侧头看过去,不料刚好对上了夏夜的目光。

“你看我干嘛。”

“你不看咱怎么知道咱在看你。”

“呃……”

白歌一时语塞,只能把目光扔向天际。就算是在正午,在适应了之后也不会感觉到阳光刺眼,这种好天气在他们的故乡一整年也很少会有一天,除了水流声,还有偶尔的鸟叫,其他的什么杂音都没有。

“对了,最近似乎有人在跟踪咱呢。”

夏夜张开双臂,语气轻松得就像在说和自己无关的事一样。

“嗯?”

“三人一伙,看上去像是某个小群体里的家伙。”

“是想对你下手吗?”

“看上去是呢。只是咱的年龄可是给他们的奶奶当奶奶都有余了,居然会想对咱下手。”

夏夜舔了舔嘴唇,然后用指尖擦掉了嘴角边流出的液体。

“毕竟你从外表看上去也不会比他们大多少。如果时间多的话晚上我会处理的,你就别动手了。”

白歌的语气依旧平淡,就算是夏夜也完全猜不出他的想法。

“为什么?难道你觉得现在的咱连三个小毛孩子都处理不了吗?”随着一阵沙沙的声音,白歌的视野里出现了夏夜的眼睛。那对细长如针的瞳孔看似愤怒,但其实是带着丝丝笑意,“难道说你是想要保护咱?”

“如果需要的话,”白歌抬手把夏夜轻轻抱进怀里,说,“不过这次我想保护的是那几个孩子,虽然他们品质不怎么样,但被你吃掉的话还是太糟糕了。”

“确实很久没吃人了呐,不过咱可不会那么莽撞。”夏夜摆头甩开了白歌的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趴在白歌胸前,“毕竟咱们也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这里呢。”

感受着夏夜的温度,白歌没有再说话。一只白鸟从河对岸的树上飞了起来,洁白无瑕的影子逐渐和天上游动的云彩融为一体。

很不容易……

是的……

不过不后悔……

仰望着青天与白云,白歌任凭自己的意识渐行渐远。他和夏夜的过去已经化作尘埃无处寻觅,现在的他只想好好维护现在的生活,和所爱之人共享阳光明媚的每一天。

================================================================================================================================

评文:男孩
对于这篇文章,我只想说一句“作者啊啊啊我要铺垫啊啊!我要铺垫啊!没铺垫请你不要突然把夏夜搞成食人魔物好么!”也就是说,我不会告诉你,我看了两遍我都对本文的发展感到难以理解。虽然我大概明白你想要制造一个所谓的“神展开”,但是我想和你说,真正的神展开不是再毫无铺垫的情况下突然蹦出来一个神奇的设定,那只会让人觉得作者对于本文完全没有用心,会让人觉得本文的所有东西都是作者一边看电视一边想出来的东西,一切的一切都毫无联系。
这个文章,我敢说作者你绝对没有特别的用心,或者说你没有习惯于写这么短的文,你从头开始虽然刻意制造了“文艺”,但是在后面的体现却很少,说的好点儿也只剩下了一点的“清新”。整篇文章在剧情方面看起来虽然没有问题,但却几乎没有内部的联系,没有主题,完全就是单纯的“叙事”,像日记,或者说跟和白开水的感觉相差无几。
文笔15(7) 看在你有想要描述成文艺小清新的份上,加一分。
剧情30(10) 前面说了,剧情完全不行。
人物30(15) 虽然也不尽人意,不过也能让人感觉到两个人不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环境20(14) 还好吧。
主观偏好5(4) 因为是文艺小清新,加两分(捂脸)

总分50分。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富兰克林·泽坤·彭 最后编辑于 2014-04-05 01:51:16

TOP

 

德玛西亚!!
zzzz

TOP

 

报告首长!我来不及了!不交了……
最后编辑羽信·羽小希 最后编辑于 2014-03-09 20:20:21
账号已经被放入箱子中。

TOP

 

YOOOOOOO文小心!!!!!!!!!
(好吧,这其实是个叙述性诡计文,不得不透在这里真是太可惜了= =)


    爱真的需要勇气
  
  冬去春来,又到了小浣熊发情的季节。
  窗外那野猫们撕心裂肺、如婴儿号啕般的叫声,听得我心里痒痒的。
  不由得浮想联翩。
  为什么人类要进化出“爱情”这种违反天性、本能的感情呢?
  就是因为有爱情的存在,人类才会彼此折磨、并为之痛苦不已。
  比起拯救人的爱,伤害人的爱或许更多些吧?
  爱阻碍了人类的繁衍。莫非爱正是数量上过度膨胀的人类用来制约整体繁殖数量的方式?或许真的如此……
  古往今来,多少英雄豪杰为情所困?凡人更不能例外。
  爱是悲哀的,被爱也是悲哀的。
  爱真的需要勇气,因为要面对的不仅是流言飞语,还有时间这把无形无情的快刀。
  而爱如果有了勇气,事情就简单多了。生可以死,死可以生,古今东西的文艺作品都这么告诉我们。
  每到春秋两季,我就会不时想起春秋战国时期的古文名篇《登徒子好色赋》,里面那位绝色的“东家之子”,她真是个楚楚可怜、使人心痛的女孩子。
  连续三年都用目光默默追随着喜欢却对自己冷淡相待的人的感觉……很寂寞吧?落花虽有意,流水却无情。
  但是,事情当真如此简单吗?
  事件中的男主角宋玉到底在想什么?如果真的对她漠不关心的话,又怎么会注意到她的存在、并且在提及她时把她说得那样完美无瑕?不过是矫情自傲与嘴硬罢了。
  那样美丽、纯真与痴情的女孩子,即使既非太阳亦非火焰,也同样能融化最坚硬的冰山吧。
  比起容颜,她的神态与感情,或许更能让我动心。
  对过去的我来说,东家之子就只是个虚无的幻影,但对现在的我而言,想象东家之子时却可以浮现出真实的画面。
  也许是我太偏心了?总之我觉得,住在东侧对门、已经搬来三年的海罗,和东家之子一样美,甚至,比东家之子还要美。
  虽然维持理性时无论怎么分析,由于讨厌出门而肤色苍白得有些病态、个子娇小又纤瘦到近乎皮包骨头、整天都瞪着尽管又大又黑却目光涣散的眼睛的海罗,都无法与传说中毫无缺陷的东家之子相媲美就是了。所以,果然是我太偏心了吧……不过从感情上说我还是觉得海罗最美了,就像羽毛纯白的天鹅或仙鹤配上一双猫眼一样可爱——或许只有我一个人会觉得那样的动物可爱吧?无所谓,反正对我个人来说,只有符合自己价值观的事物才是最重要的存在。
  海罗太可爱了。
  虽然有点儿……不,是非常害羞,和我碰面时可以连续好多次都沉默地低下头,偶然开口时也是说几个字就欲言又止……但还是太可爱了。
  起初,一看到我的时候,海罗就会脸红,有时候甚至会一直红到额头与耳朵。与我狭路相逢、无处回避时,海罗就会显得手足无措,目光涣散的眼睛也会仿佛不知该看哪里一般游移不定。尽管海罗总是躲着我,但那表现毫无疑问是恋爱少女式的吧?所以,察觉到这一点的我,会以淡然的微笑作为回应。
  在我看来,恋爱中无论男女,先动心的一方去追求喜欢上的对方是理所当然的,所以我一直在等待海罗变得稍微主动一些。
  结果,相识第一年的时光就这样毫无意义地流逝过去了。
  第二年,我觉悟到如果不自己展开行动,关系就不可能有丝毫的进展。
  所以,二月十四日那天,我送了白色的玫瑰与巧克力给海罗。
  我告诉海罗,白色的玫瑰与巧克力代表天真纯洁的感情,类似于东瀛那边的“义理巧克力”,表示希望今后好好相处的意思,不是恋人也可以安心收下。
  不过,这些话全是我由于担心海罗不收而编造出来的谎言。
  我还告诉海罗,如果也愿意今后好好相处的话,三月十四日就一定要回赠些礼物给我。
  就这样,我期待又不安地忍耐了一个月。结果,海罗赠送给我的礼物是……
  附有致谢卡片的蛋糕。
  虽然嵌有草莓与金橘的八寸鲜奶蛋糕不是海罗亲手烤制的这一点有些遗憾,不过倒不能奢求每个人都做得到这一点。
  手绘的卡片倒是令我眼前一亮,用彩色铅笔在硬纸上绘制出来的图案复杂而精美,简直可以拿去出售——当然我是不会卖掉的啦。尽管上面绘制的逗趣图案是小白兔与大灰狼让人有点在意,但既然既不血腥也不写实就没必要多在意了吧。
  果然,海罗太可爱了。从卡片上看来,海罗莫非是漫画家或插画家吗?不过外貌年纪又不太对劲……算了,反正像海罗那种长相的人,即使到了四五十岁,也不会出现明显的老化现象吧。说起来,我觉得海罗长得很像传说中的吸血鬼呢,如果真的是吸血鬼就好了,感觉会很有趣。
  但是,虽然有了这样重大的进展,我还是不能安心。
  海罗那种不知所措、畏畏缩缩的态度,之后看起来并没有明显的改善。
  五月一日那天,我敲开海罗的房门。
  我说自己很闲,希望帮忙整理和打扫房间来庆祝节日。尽管一脸不可思议表情的海罗最初想要拒绝,但我还是捏造了很多谎言达成了原定的意图,并且也捞到了一顿时间上介于午餐与晚餐之间的饭作为意外收获。话说回来,原来海罗不仅不擅长整理房间,也不太擅长烹饪啊……
  “海罗不怎么做饭吗?”
  “嗯,因为独居嘛,开伙有点儿不方便……”海罗红着脸,很吃力地说完了不长的话。
  “我也是一个人住的,不如我们搭伙吧?”我轻松明快地提议道。
  “那个……不好吧……”
  “为什么认为不好?两个人凑在一起吃饭的话,不仅省钱省事也更加卫生。”
  “那个……嗯……我讨厌洗碗。”
  “那就在我家开伙吧。你可以选择交伙食费或是购买食材,其实两件事都不做也无所谓。你又吃不了多少,做一人份的成本与做两人份的成本计算起来也差不多,我还不缺那点儿钱。”
  “为、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因为一个人吃饭很寂寞啊,海罗不觉得寂寞吗?”
  “……不觉得。”海罗沉思了许久后,又说:“我从来不知道独自进餐是应该感到寂寞的行为。”
  “……真是嘴硬呢。”
  “……”海罗低下头沉默了。
  次日,我故意提前做好晚餐,然后强拉海罗到我家吃饭。
  如此重复十几次后,海罗屈服并且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方式。
  我早就注意到了,海罗不擅长邀请与拒绝别人。
  即使是半强迫性的行为,只要表现得坚决果断、理直气壮,海罗也会在不久后放弃抵抗。这倒不意味着海罗是没有原则的,我只是发现海罗属于比起自己的感受、更倾向于照顾他人情绪以维持关系的乖宝宝类型罢了。交往中温顺的表现应该是由于没有触及底线的关系,但什么是海罗的底线?我很有兴趣知道,却没有机会。
  几个月后,我开始邀请或者说要求海罗和我一起去超市等场所购物。最初海罗再度表现出抗拒的态度,但也很快在面对我的强硬态度时败下阵来。
  虽然我们通过那些生活化的事件逐渐变得熟稔,但海罗的过度害羞这一点,却看不出明显的改善。不管是上街还是一起吃饭,海罗总是显得为难而勉强,事件一结束就会迅速离开。
  连纯粹的闲聊或是一起看电视这样的时间都不肯留给我。
  至于一起去看电影、逛游乐场这样的邀请,更是提出十次就会拒绝十次。
  为什么会有攻略难度这么高的角色呢?我不由得感到诧异。明明从一开始就对我抱有好感,却怎么也无法提高亲密度,是我使用的攻略方法不正确吗?
  这一年、也就是第二年来,我一直在反省自己的行为,怎样做才是正确的?能够打动海罗、让海罗在我身边放松下来、两个人自然地相处的方法是什么?如果我找到的话……
  在野猫的叫声中,我不知不觉地睡着了,也不知不觉地在晨间醒来。
  我想我已经找到方法了。
  我去敲海罗的门。
  “今天有空吗?”
  “……有什么事儿吗?”
  “有时间的话,能陪我聊聊天吗?”
  “今天很忙,对不起。”
  ………………
  “今天有空吗?”
  “……有什么事儿吗?”
  “有时间的话,能陪我聊聊天吗?”
  “今天很忙,对不起。”
  ……………………………………
  “今天有空吗?”
  “……有什么事儿吗?”
  “有时间的话,能陪我聊聊天吗?”
  “我知道了,好吧。”
  算上这次,足足搭讪了十四次,才让海罗同意了纯粹为聊天这一理由进到我的家中。
  “要、要聊什么?”海罗拘束到几乎是蜷缩在了沙发上。
  “喜欢普洱茶还是红茶?”
  “最、最普通的就好……”
  “那就茉莉花茶吧。”不过,我家的茉莉花茶也算是很贵的。
  “嗯……好……”海罗像是受惊的小动物一般,把原本就很大的黑眼睛瞪得更大了。
  我为自己和海罗倒上了茶。
  “海罗你觉得……春天是一个什么样的季节?又代表了什么呢?”
  “这个……我没有想过啊。”
  “不要一下子就放弃啊,好好想想看?”
  “嗯……温暖的、百花齐放、万物生长的季节?代表的是……生命?”海罗窘迫得连耳朵都红了。
  “三月的诞生石是勇气,你知道吗?”
  “不、不知道。我对这种事并不怎么关心……”
  “我是双鱼座哦。你是什么星座的呢?”
  “不、不知道……摩羯座的吧……”
  “看起来完全不像呢。你会记不住自己的星座吗?还是说……在说谎?”我严厉地盯着海罗的眼睛。
  “没有……我……不喜欢用星座来给人分类。”
  “那也没有必要说谎吧?你总是这么不坦率。算了……即使你不说,我也猜出你的星座是什么了。”
  海罗沉默不语。
  倒茶后仍然站在沙发附近的我,看准时机坐在了海罗的身边。
  海罗仿佛害怕般地往另一个方向挪了挪,但我也跟着挪了挪。
  “有一个问题,你一定要回答。”
  “……”连“什么问题?”都不肯问,海罗只是摇了摇头。
  但是我装作不知道,又再说道:“你一直很喜欢我吧?”
  “咦?”海罗惊奇地叫了出来。
  “在初次见面的时候,海罗就喜欢上我、对我一见钟情了,对吧?”
  “……没有哦。”海罗十分无辜地反问道:“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当然是直觉啦。而且无论怎么想都是这样。”
  “但不是这样的哦。我非常庆幸有林音这样的邻居。但是我对你……没有特别的感情或是好感。”
  “那你……是怎么看我的呢?”
  “……普通?”海罗歪了歪脑袋,优柔寡断地答道。
  “‘普通’这种感觉不可能存在于熟人之间吧?那不是陌生人间才有的感觉吗?”
  “不,不对哦,正因为只是熟人才感觉普通……如果感觉不普通的话,那就是友人、恋人或仇人了嘛。”
  “为什么这么说?”
  “哈啊?我不明白你在问什么呢。”
  “为什么不去坦率地面对自己和他人?欺骗别人也就算了,欺骗自己真的好吗?比起当勇士,海罗觉得当胆小鬼才是正确的选择吗?”
  海罗露出了快要哭出来的委屈表情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大声叫道:“林·音·先·生!我只是不想破坏邻里关系和伤害您的感情才说得这么委婉的,您为什么就是不明白?其他的事情先不谈,就我们两个人性别问题来说能获得世俗的祝福吗?”
  “为什么能说出这么流利的一长串话呢?还有为什么要对我用敬语?我们两个这么熟了,小海罗不觉得谈心时还用这么生疏的口吻很奇怪吗?”我对海罗的态度感到莫名其妙,不由得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我近距离盯着海罗的眼睛,他低下头后,我就注视着他的额头。
  结果,海罗他……
  哭!了!啊!
  我说……
  迄今为止的人生里,我连女孩子都没弄哭过哎,男孩子在我面前号啕大哭的局面更是第一次碰到。
  不知道该怎么做好的我,反射般地学着文艺作品里男主角常做的动作把海罗抱在怀里。
  结果,海罗哭得更厉害了,还动手打我!
  “你这个死变态!就算我能接受你的性别,也绝对不接受你的性格!离我远一点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怎么能这么任性呢?一点责任感都没有么?事情走到今天这一步,难道不是小海罗你自己造成的么?”
  海罗无法回答,为了掩饰错误,就一直哭个没完。
  刚哭的时候,基于新鲜感我还觉得挺可爱的,但哭久了我就烦了起来。
  我冷静地告知海罗,要是不停止哭泣的话,陷入烦躁状态的我,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概率会做出让他后悔不已的事情。
  意料之中地、只是稍微吓唬了一下,海罗就变回乖巧温顺的模样了。
  “我要搬家。”海罗红着湿润的眼睛说。
  “……你敢。”我冷淡地回答。
  “我、我怎么就不敢了?!话说我选择住在哪里不关你的事儿吧?!”
  “……我不能忍受你那逃避现实的懦弱行为。而且……你又逃不掉。”
  “跟踪狂吗你是?我的邻居为何如此变态!”
  “不是变态。是勇气!是爱!”
  “所以说,躺着也中枪的勇气和爱已经被你这家伙蹂躏得体无完肤了!你考虑过她们的感受吗?”海罗眼角含泪地叫道。
  “说起来……一旦对我哭喊吵闹的时候,你就可以十分流畅地说话呢。注意到了没有?”
  “我……那跟你无关吧?我就是不喜欢说话怎么了!”
  “你非常需要勇气。只有在充满勇气的时候,才能表达自己的想法不是吗?”
  “啊……啊……啊………………你说什么我其实听不懂的!坦白地说我一直都没法和你顺畅交流,我听不懂你说的话,你也根本听不进我说的话吧!到底为什么我要被你这样的变态长期欺压啊!”
  “我的意思是……如果不能平心静气地对我说话的话,今后就把我做为你的吵架对象吧?我一点儿也不介意。”我平静地说道。
  结果,今年的白色情人节回礼所附的手绘卡片上,我的称呼被海罗写成了“作为我的天敌而存在的最差劲邻居·林音先生”。
  海罗获得必要的勇气了吗?真搞不懂。
  算了……总之,他终于学会和我吵架了,这也算是关系上的重大进展吧?
  虽然也许只有我一个人会为此感到高兴就是了。
  
  初稿 2014年3月9日19:14:43


=================================================================================

评文:男孩
一句话,男孩我超喜欢这篇文的哦!真的超喜欢的哦!果断yooooooooooo~哦!作者你请不要放弃治疗啊!药不能停!这种爱恋是不会被世俗所祝福的啊!(扶额)……咳,进入正经模式。
首先,本文刚开始其实并不会让人太看的进去,因为实在是太亢太长了,显得十分墨迹。我刚开始看这篇文章的时候还以为你要给我们全篇都讲什么是爱情呢,说实话,当时我没一下把屏幕用诺基亚砸碎了(笑)。总之,我想说,其实你可以在开篇就直接代入对话,你可以先代入一段对话之后在插入你那对“爱情”的理解←我看完了你这文之后已经不能直视这一段了——我觉得,如果把格式这样安排的话也许会更好,不过只是个人看法罢了。
另外,可以看出来作者对整篇文章的掌握还算是相当不错的,整篇文章的发展并没有太多的旁枝乱节,中心不混乱,铺垫做的很好——啊对了,这里我想说,四楼那位,如果你想要学习神展开的话,这篇文章还算是很不错的哦,完全达到了让人惊讶并且一笑的地步,而且并不是像你一样没有铺垫,这一篇的发展就比较合乎道理,不会显得突兀。
文笔15(12) 虽然我觉得就整篇而言还可以,但是细抓的话,其实可以再适当再多增加一些描写。
剧情30(22) 我很喜欢这个剧情的展开,但如果前面有埋得更好的,可以显示海罗性别的伏笔就更好了。
人物30(25) 一攻一受,把握的还算不错。傲娇受什么的我觉得这篇文章里的这位简直就是典型。
环境20(9) 环境上面没感觉下了什么功夫,其实环境是可以起到不错的烘托作用的。
主观偏好5(3) 我承认我对bl有一丢丢的兴趣……当然只是看bl,我喜欢女孩子!

总分71分(话说,本文十分切题啊。)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富兰克林·泽坤·彭 最后编辑于 2014-04-05 01:52:00
《星光体综合征》——电波文新作喵~

TOP

 

(好像会有点百合的感觉...捂脸...)

  当听到莉莉怀特那“啾啾”的声音,并伴随弹幕撞击结界发出的波动声时,爱丽丝就知道幻想乡的春天已经来了。

  魔法森林的春天来得要比其他地方早一些,大概是萦绕在森林中的魔法元素所导致的,这些元素营造出的那种宁静悠扬的气氛特别吸引春的妖精吧。

  “魔理沙那个家伙,居然一个冬天都没有来找我....”抱着手中的人偶,爱丽丝的心情相当低落,她将自己的脸埋进了人偶的金色长发间,表情上写满了失落。

  “呐,理沙酱,你说她会想我么?”盯着人偶那张精致的如同真人一样的侧脸,爱丽丝轻声的说道。

  “会的,最喜欢爱丽丝了。”那个人偶眨了眨眼睛,对爱丽丝微笑了一下说着,并伸出手来轻柔的摸了摸爱丽丝的脑袋。

  “恩~”爱丽丝像小猫一样眯着眼睛,开心的点了点头,但是随即神色又变的黯淡了下去。

  说到底,我不过是在自言自语罢了。

    松开了手中的人偶,人形理沙酱就这样无声的坠落在沙发上,值得一提的是在沙发上还有许多和理沙酱相同面孔的人偶。

    爱丽丝起身向窗外看去。

    积雪已经悄然融化,透出的枝桠早已抽出了嫩叶,为魔法之森带来点点新绿,爱丽丝换上平时出门才穿的便服,走到门口又踌躇了一下。

    果然...还是再打扮一下比较好吧...

————博丽神社

  “真的是,灵梦这家伙也太小气了吧,不过偷了她一点破布而已.....”

  带着一脸不情愿的苦笑,雾雨魔理沙正用她的扫帚在神社前扫着雪,大概是这里的春天会比较迟一些,地面上的积雪还未融化,但是都很脆,只要稍稍用力就能将其清理开来。

  “魔...雾雨酱!”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魔理沙被吸引着转过头去。

  “呦,爱丽丝啊,好久不见DE☆ZA!”

  “在魔法小屋没有看到你就猜会不会在这里...没事也要来找我玩玩啊!”

  带上抱怨的语气,爱丽丝微微的抬起头看着魔理沙,似乎想要表现的在生气的一点。

  “抱歉抱歉,在忙着呢。”习惯性的压下帽子抓了抓后脑勺,魔理沙爽朗的笑着说道。

  “同样的话不要说两次啊,这样感觉一点诚意也没有,呐,一起去玩么?”

  带着少许希冀的表情,爱丽丝看着魔理沙说。

  “被灵梦那家伙拖着扫雪来着,那家伙把我的扫帚当成什么了啊....不就是偷了她不用的布料么,反正她的衣服又很节省材料来着。”

  抖了抖扫帚沾上的雪,魔理沙又低头开始扫了起来。

  冷风吹过,带着阵阵凉意,爱丽丝不禁觉得自己穿的有点少了。

  “那个...我也来帮忙吧!”挥手操纵着人偶,爱丽丝有条不紊的在清理着积雪,很快,神社前的积雪就被扫到了一边。

  “这样的话就应该没关系了,那个....爱丽丝,我还有点事情,不好意思还是得失陪了。”没有等爱丽丝回到,魔理沙迅速坐上扫帚飞走了。
  “我说...魔理沙这个笨蛋!”看着魔理沙一声不吭的离开,爱丽丝生气的跺了跺脚。

  风带着咻咻的声音,爱丽丝收回自己的人偶,看着魔理沙离开的方向又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笨蛋....”

    ——————深夜

    一个人抱着膝盖坐在火炉前,爱丽丝看着跳动的火焰发呆。

  “什么么。魔理沙这家伙居然丢下我就走了,真的是太可恶了!”

  就在爱丽丝发呆的时候,一声推门的声音响了起来,一个穿着黑白魔女服的少女出现在门口,月光洒在她金色的长发上反射着动人的光泽,她正用那黑珍珠一样的眼睛四处搜寻着什么,突然焦点聚在了爱丽丝身上。

  “啊,找到了,突然想让你陪我去个地方。”

  自顾自的走进来,不由分说的拉着爱丽丝的手腕将她带到扫帚上。

  “我..我说,魔理沙!”不自觉的叫出了她的名字,爱丽丝用少许惊恐又带着羞涩的表情看着雾雨魔理沙。

  “放心吧,会安全将你带回来的DE☆ZA!”


  看到魔理沙爽朗的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生不起气来,爱丽丝乖乖的坐好。


  “抓紧了,接下来就是加速DE☆ZA!”


    突然魔理沙就对她的扫帚注入了魔力,两个人如疾风一样升到了天空中,然后呼啸着离开了魔法森林。


  “到底要去哪里啊....‘


  ”会咬到舌头的所以不要说话!“


  安静的靠在魔理沙的背上,看着满天星辰闪烁着辉光,爱丽丝突然露出了微笑。


  感觉也不坏么....


  等她们到想去的地方,已经是快到白天的时候了,晨光温柔的绽放开来,无私的洒在大地上,远处的青山映射着微弱的光芒泛起了银辉,一轮暖红色的太阳缓缓的从山头升了起来,少女不自觉的再次微笑了起来。


  ”对了爱丽丝,这个给你。“自豪的叉着手,魔理沙突然回头从口袋中取出了什么东西,仔细一看那是一个小小的布偶。


  ”这个是..我么?“看着手中的布偶,爱丽丝惊讶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恩,别看这个长得不怎么样,也是我花了点心思的,算作上次你送我人偶的回礼吧,呀,这种东西果然不适合我啊DE☆ZA!。’不好意思的扰着头,魔理沙露出了困扰的表情。


  “不会,我很喜欢...谢谢你...”爱丽丝说着低头看着布偶


    魔理沙,DAISIKI~!(最喜欢你~!)


  或许,有一天我会有勇气说出这些话吧。




  (吭吭...因为是有点赶出来的可能细节没处理好....再加上我也只是最近喜欢上东方的可能有的东西搞错了....算了...反正我的文笔差不多就这样了...)=================================================================================


评文:男孩
对于这篇文章,首先我想要声明一下,我并不是很了解东方,如果我有什么说的不对的地方还请多包涵。那么,首先就是大体。通篇读下来,看不到高潮,但可以感觉到爱丽丝十分喜欢魔理沙,可以使人明显感觉到这两人之间的深厚友情。我想说的是,安排一下高潮对于整篇文章的提色是很重要的,就像你这篇,对于情感的描写都没有问题,但是因为没有高潮,让人看不到情感的爆发,就使全文暗淡了不少。再有就是文章脉络的把握,虽然脉络很清晰,不过我觉得魔理沙把爱丽丝拽出去那一段如果可以在中间进行一下过度,再适当的润色一下描写就更好了。另外,这里也是一个可以制造高潮的好地方哦。最后就是环境的描写了。其实,那个魔法森林应该还可以添加很多的描写的吧。虽然不能喧宾夺主,不过,通过对于魔法森林的描写来烘托爱丽丝的心境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文笔15(10) 绝对可以更好。啊!忘说了!虽然是同人类作品,不过我觉得对于人物有更加细致的刻画也是必要的吧。
剧情30(16) 平铺直述,虽然剧情很明确,但是需要更加明显的高潮。
人物30(18) 用口癖的手法我很喜欢,但是也许是原作里就有的吧,没加多少分。不过对于爱丽丝性格的刻画很可爱。
环境20(13) 和7楼一样,不过最后好歹给了人豁然开朗的感觉
主观偏好5(3) 东方迷真多啊……顺便这篇和楼上真是一对百合一对基啊。
总分60分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富兰克林·泽坤·彭 最后编辑于 2014-04-05 01:56:55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