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1739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活动] 轻作区练笔三图活动No.1

轻作区练笔三图活动No.1

三题已经进行了十次,想必大家也产生了厌倦的情绪。
于是,改变下形式,以图片的方式,给予大家更大的写作空间。
请任选一副图片写作。

图一:
图二:
图三:

请在文章开头,标注出选择的是哪幅图片。
本楼禁水

TIME:一周,字数不限,但是字数多而内容充实会增加奖励。

TOP

 

图三

我在那个地方看到了一个少女。

她穿的好像是华丽的洋装,黑色长筒袜下的高跟鞋闪闪发亮。

旁边的旋转木马不知疲倦地围绕着她转动,并发出也许是代表欢快的音乐吧。

但为什么,那个少女,眼里却是化不开的寂寥。

我在犹豫。

点起一根烟,我知道我在犹豫什么。

但或许是我这个上班上傻了的大叔实在是太无聊了吧。

我缓缓、而又快速的吸完了这根烟,那呛鼻的烟雾在我肺里盘旋,让我不由长呼一口。

走吧走吧。

我开始挪动脚,白色的帆布鞋被溅上了地上雨后的泥泞。

天空被洗得是那么苍白,在橘黄的落辉下,我看见少女抬头看向了我。

“哟。”

我很自顾自的坐在了她一旁的位子,抚摸撒着蹄子在鸣叫的木马。

“……”

她无言的看着我,眼中熠熠发光。

“在这里干什么呢?”

我自顾自说着。

她没回答我,她开始拨弄她手中的笼子。

那笼子里,是一堆旋转木马。

“它会动吗?”

我凑过去看笼子。

“……嗯。”

过了很久,少女终于点了点头,发出了声音。

“可是没人来玩……”

她很悲伤的,说出了这句话。

“玩吗?”

我站起身,跨上了木马,脸上挂着的,也许是旁人看见都觉得龌龊无比的笑容。

“嗯!”

少女点了点头,放下一旁的笼子,她提着一点裙角,微微欠身。

木马随之戛然而止。

她慢慢的爬上了木马,木马又开始旋转起来。

漫天炫目的霓虹灯亮起了来。

感受着身子随着旋转木马一荡一荡,我看着眼前这个少女,慢慢开口:

“不觉得吗?旋转木马很悲伤。”

“为什么呢?”

她回头看着我,黑色发梢好像都扫到了我的鼻子。

“虽然只有这么一点距离,但是永远,都追不上对方啊。”

“是吗?”

她倒是不在意,很开心的骑着马。

“开心吗?”

我轻轻问她。

“嗯!”

她应着。

那就好。

不嫌弃我是个大叔就好了。

失去的东西,没法再夺回啊。

“马老这么转,它们会累吗?”

我扯着不知道什么东西的东西。

“不知道诶,没想过。”

少女倒是挺认真的想了想。

“它们罢工了怎么办?”

“会怎样?”

“也许就是马骑人了!!”

“好恐怖……”

少女想了想那种场景,脸都发青了。

在这种闲扯下,我们聊了很久,直到天色变得幽黑。

“我要走了。”

我跨下马,扯了扯勒得紧紧的领带。

“要走了吗?”

听到了,不舍和悲伤的声音。

我回过头,少女在一片辉煌中伫立。

“明天还会来吗?”

她最后还是笑了出来。

“不会了哦,明天还要上班。”

我看向了笼子,那木马环绕的公主早不知去向。

“是永别了啊。”

我还是哭了出来。

因为……这里,原本就是一片废墟啊。
最后编辑千风沙 最后编辑于 2014-10-12 08:30:17
我爱那个人,可是,我根本就不认识她。

TOP

 

图二

该用户帖子内容已被屏蔽
最后编辑八夜凯文 最后编辑于 2014-10-12 14:11:38

TOP

 

图二

(要升骑士了,求狮子多给点~) 



      异星的夜空,寂静而幽远。数十亿光年外的星河化作一条光带,为寂寥的夜空添上了虚幻的点缀。
      天空并非纯黑色,黑中透出一片无垠的深蓝,伴着群星一直伸向远处,远处。我的视线想要穿透这美轮美奂的夜空,想看看天之尽头是什么样子的,也想看看其他有人类的星球是什么样子。是否,像这里一样令人绝望呢……………


      “龙穴呼叫守夜人十三号,龙穴呼叫守夜人十三号。”      “守夜人十三号收到,请讲。”


      耳朵里塞着的小型军用无线电耳机里传来作战指挥总部的呼叫,我习惯性地应答道。


      “六点钟方向,狙击距离内出现亚人,立即击毙!”


      “守夜人十三号明白。”


      我机械地抬起还不太灵活的右手,把76mm口径重狙炮简单地假设好,因为是分子裂解炮,射出的是激光的一种所以不用担心后坐力什么的。
      这里是大楼的天台,视野不错。所以我很快在光学电子狙击镜里找到了目标……………
      在阴暗的小巷里,一个黑色的人影正趴在一具金发女郎的尸体上贪婪的啃食着,如果不是那被咬断的脖子和一地殷红的鲜血,我都要以为他们是某对寂寞难耐的情侣了……………


      “在进食么…………喂喂,你在啃哪里啊大叔…………”


      还好离得够远,听不见那恶心的血肉撕裂和贪婪咀嚼的声音,我不禁暗自道幸。电子狙击镜把风速、射击角、空气湿度、介质密集度都显示得清清楚楚,这种距离,小孩子都可以射中。


      嗞!!


      一道暗红色的光柱划破夜色,精准地命中了骑在金发女郎尸体上的那个人影。      没有鲜血,没有声音。仅仅只是光芒消失,人影变成了尸块…………
      这垃圾的碎尸炮………我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四周都是高楼大厦,繁华的街道,令人眼花缭乱的霓虹灯。而在这阴冷潮湿的暗处,这些怪物却在捕食人类,唯有我们,特殊部队<守夜人>,还在螳臂当车地想要阻止这一切。
      看着繁星闪烁的夜空,我点燃了叼在嘴上的烟,打火机似乎烧到了右手的战术手套,不过手没感觉,我也没在意。上次和其他殖民地行星取得联系,恐怕已经是几十年前了吧,没有人知道这个星球上发生的一切。
      一颗超新星爆炸带来的诡异宇宙射线改变了这个星球上的人类,一波又一波的射线冲击不但干扰了星际通讯,使得飞船无法折跃,星际航行停滞,更可怕的是它瞬间改变了人类的基因序列,创造了一个新的物种——以人类为食的亚人。
      听起来很像老掉牙的丧尸片,不过倒不用担心被感染什么的,因为这不是病毒,是生物变异。人类也仅仅只是被亚人捕食而已,就像猎豹和羚羊的关系那样。
      那种诡异的宇宙射线至今也未曾停下来,这可没有什么先天免疫之类的,纯粹只是一个几率,会不会变成怪物,全看你的运气。      不过,我想起了以前认识的一个赌徒说过的一句话:再优秀的赌徒,也不会每次都能把硬币扔成正面……………


      “前辈真厉害!”


      无线电里传来一个年轻稚嫩的声音,大概是上个月从特警队里调进来的那个新人吧,编号好像是101。不过倒不用担心技术什么,<守夜人>里,都是最优秀的狙击手。我缓缓吐出烟雾,看着它被夜风吹散,没打算炫耀自己的“功绩”。


      “前、前辈!我看到你、你后面………………有人!”


      “守夜人101,你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随意的回了一句,特警队的人就是喜欢这样,亲眼见证一个又一个城市被亚人慢慢变成鬼城的<守夜人>就从来不会开这种玩笑。就算是身体能力强到不可思议的亚人也不会没事到天台上来觅食,再说这个天台,可不止我一个守夜人。


      “是真、真的啊!它朝你过来了!”


      耳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大意了!

      吼!!突然一股巨力把我按到了天台的护栏上!而我,只是看到了一个穿着军用战斗服的身影。已经变为亚人的同伴,守夜人十二号,此时此刻正死死咬住了我的右臂,坚固的战斗服被惊人的咬合力撕裂!不过虽然开始被吓了一跳,但这个时候还算冷静的我想,距离他咬断我的手,应该还有段时间。
      真是的,我为什么就没想到,抛出的硬币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呢?
      亚人还在疯狂地啃咬我的右手,不过它还没有咬下哪怕一块肉。我抽出手枪,调到穿甲模式,不是对亚人,而是对着自己的肩膀开了枪。亚人这东西,就是脑子被打爆都可以正常活动的怪物,手枪对它们来说就像玩具一样。使用分子裂解炮狙杀它们可不是没原因的。         
      砰!砰!砰!我面无表情地对着右边的肩膀开了三枪,然后迅速摸出了离子振动军刀,开到高频最大功率,把这嗡嗡作响的可怕武器比到肩膀处。这和有洞的邮票方便撕开是一个道理,和亚人战斗,要比狠………………


      “守夜人101,打准一点。”


      “明、明白了前辈!”


      我保持着左手拿着军刀,右手被亚人按住的姿势,对它扬了扬下巴。


      “守夜人十二号,抽烟么?”


      嗞!!


      瞬间!红光充斥了我的视野,世界仿佛都在这梦魇般的红光中消散…………
      眼睛好不容易从短暂失明中缓过来,我看了看地上焦黑的尸块,又看了看断臂处兹兹作响的耀眼电花。


      “那可是我刚换的右手,混蛋。”
最后编辑FateFlame 最后编辑于 2014-10-12 23:00:40
the one who in this world wants to play God

TOP

 

选图二

辰星:星球以外的星空与在星球上看到的不同,遭遇到的人与事同样不同。

  “时间……大概在去年某个要热死人的夏天晚上吧……”
  头发如狮子鬃毛般蓬松、下巴长满刺啦啦的胡子渣、戴着一副粗框红眼镜的大叔随手将烟屁股丢到地上,用脚碾了碾。然后,用他那种甜得发腻的语气再一次讲起他捡到我那天的情形。
  据说,因为那天他看到了比今天还要浩瀚的星空,由此赋予我名字。顺便一提,我们现在在天台看星星,还有就是,天台好冷。
  “笨蛋辰星,不要发呆!”
  某位恼羞成怒的大叔狠狠拍了我一记,差点把我拍背过气去。
  是的,我叫辰星,倒着读就是星辰。

  我来自离这个星球八百万光年远的与另一颗体积大很多的行星处于统一运动轨迹的小行星。生长轨迹、寿命以及知识传承都和地球差不多。之所以会来到这里是为了来这里收集相当重要的资源信息。
  风之资源、大地之资源、木之资源……还有最重要的生命之资源。信息将通过我右手上那张伪装成卡通贴纸的传讯器传输到星球,根据这些资料留守的研究员则会把它们模拟出来,通过各种不可说技术在星球上重现。
  本来,我可能在抵达地球后的第三天被地球意识消化,融合成为它的一部分。好在,零点来临前我得到大叔的认可,顺利活下来了。
  感谢大叔!
  ps、在未得到认同之前,侵入另外一个星球会被当做敌人被星球意识消灭掉。得到星球居民认可,相当于得到星球意识的认可。
  “快点看天空,你不是说你老家在里面吗?”大叔又狠狠拍了我一记,他似乎讲完我听过不下千遍的故事,拿起从他的烟友那里借来的天文望远镜,四处乱扫。
  我想说,虽然我的体质比普通地球人稍微好一点,但是,就大叔这种常年锻炼的肌肉型男人还真的有点承受不来。
  “现在还早,大叔你这么着急干嘛。”我揉着发痛的肩膀,侧头斜了他一眼。看到他专心致志地研究摩天高楼之后的星空,感觉脸颊发烫。
  没一个纯属好奇心强烈的人关心故乡,想想有点羞耻。
  星球上出来收集资源信息的自愿者大都是对故乡不怎么眷恋的人。顶多、偶尔跨越星系的时候会给家人报信,其他的时候似乎都专注于自己的任务。毕竟,这些任务关系到自己的未来——进化潜质测评什么的。
  进化潜质跟这个故事没多大关系,只是稍微提一下而已,不必在意。
  我趴在护栏上面,下巴搁在两臂交错的中间,盯着前方那栋避雷针相当明显的大厦。有一根类似指针的乌云从上面(大厦)穿过,同时将两块明显比周围亮的星云贯穿。
  我的故乡就是大厦左手边(从我的角度看)北纬三十度左右的第一颗星,旁边那颗略显黯淡的星。
  “大叔。”我推了推我旁边的大叔。
  “……大叔?”
  半天没得到他的反应的我,侧过头看去。大叔半蹲在天文望远镜前,睁着眼,小声打鼾。
  睡着了?!
  无法用瞪眼技能把他瞪醒的我,无奈扭过头去。
  过了一小会儿,代表我故乡的行星渐渐隐到另一颗星后面。一缕夜风吹过后,大叔迷迷糊糊,显然还没睡够的声音突然响起来。
  他一边揉眼睛,一边问:“辰星,你的故乡出来了吗?”
  我指着星空,很遗憾地告诉他,我的故乡已经隐没到别的行星后面。
  “什么!?臭小子!”
  意料之中的、大叔把我揍个满头包,嗯、意料之中。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白白玖 最后编辑于 2014-10-12 21:14:13

TOP

 

图二,图三

在这残酷的世界中


序章

初临

“变态起床啦!还想睡到什么时候啊?”伴随着怒斥声和沉闷的物体碰撞声..
突然受到剧痛的我猛的张开双眼摸着被闹钟击中的头部滚也似的尖叫着
“啊啊! 啊!!!”
“没..没事吧?”一个很细小又胆怯的声音传入耳中。
我转过头前定晴一看,床前正站着两个爸爸特地派来的起床‘闹钟’。
真烦啊..
我掀开被子坐在床边面对着两个妹妹叹息到:“今天是休假日的第一天啊,而且能不能换一种正常的方式叫醒我啊,或者干脆就让我一睡到醒吧,总之别来叫我起床才是最好的~”
我说着说着就想起了昨夜那温柔的‘妹妹’...‘欧尼酱~?’‘雅蠛~?’‘我最喜欢哥哥了~’能有这样的妹妹实在是太好了!干脆就让我穿越到全是温柔妹妹的世界里去吧!
砰!
“好痛!”
“真是无可救药的变态,明明有着让人嫉妒的两个可爱妹妹和无比眼红的人生却还沉迷于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美少女游戏。”小兰单脚踩住我的脚手中拿着我的温柔妹妹们遗憾似的讲述着。
从痛苦中回过神来的我只见让人痛恨的现实妹妹踩着我的脚挟持着我的温柔妹妹们。
“放开我的妹妹们啊!你这恶魔!不要欺负我的妹妹们啊!”我发疯似的伸出右手伸向恶魔手中的妹妹们。
‘妹妹们快回欧尼酱的怀抱中,让欧尼酱好好疼爱你们吧?’
甩 -- 啪..“嘿呀哈!”咔擦,砰哩..
把我双手扣在背后单脚压在背上然后按在床上的小兰带着遗憾的口吻说“快回现实中来吧,你这无可救药的变态。”
“唔..唔.可恶..啊...放开我...你这恶魔啊...!”我反抗的乱叫着。
暗中尝试使用了全身的力气但是还是无法摆脱这可恶的暴力女的爪心,可恶啊 X3 ,我的温柔妹妹们就要被这恶魔带走了吗,我不要啊!我不要没有妹妹们的生活啊!
“姐姐...这样做哥哥会很痛的...所以放开哥哥吧...”旁边的另一个妹妹出声了!
天使啊!这就是真正的天使降临啊,我的妹妹在发着神圣的圣光啊!
我欣喜的摇头晃脑的挣扎,一边兴奋的说着一边尽全力的望向天使的方向。
“莉莉最可爱了!哥哥我最喜欢莉莉了!”
......
“真是的,你这变态就不能改一改吗,老是让莉莉帮你解围”暴力女松开了扣住我双手的爪子可怜道。
我三下二除五的抢过恶魔爪中的妹妹们翻滚到天使的身后瞪视着恶魔说“暴力女一辈子也没人娶!还是莉莉最可爱了!”
“哥哥.....”天使将目光投向了身旁的我弱气的念着。
“嗯嗯!欧尼酱听到了哦,天使妹妹~”我转过头对着怎么看都可爱无比的妹妹回应到。
“那个..能不能..”
砰!
“啊啊啊!你这变态,你说的太过分了啊!”
“暴力女发怒了!好恐怖啊!”我怀抱妹妹们掀开门逃出了卧室...
“混蛋啊!我要杀你一百遍啊!”身后的传来了恶魔的声音。
莉莉:“......”
为了温柔的妹妹们、为了神圣的天使 我必须要逃离这恶魔般的暴力女的追捕!
与此同时楼下传来了爸妈的感慨声。
“啊呀啊呀,大家今天也是很有活力呢”
“不愧是我的儿子啊,老爸我很欣慰呢!哈哈哈哈哈。”
.......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但是对于张凡来说这一天才刚刚开始...
晚上的繁星点点,犹如银河的繁星一般迷人。
与此同时我们的主角当然也不失雅兴呢。
“嘿嘿嘿,妹妹们欧尼酱要开动了哦~”
张凡轻轻的敲开了通向绅士的真理之文件夹...
映入眼前的正是昨夜那温柔的画面。
一个扎着双马尾的黑发妹妹穿着张凡挑选的衣裙站在游乐园茫然的对着画面而立。
屏幕的下方则显示着。
1.表白,其实哥哥我最喜欢妹妹了!
2.果然穿上哥哥准备的衣服的妹妹最可爱了!
3.沉默不语的强行掠夺妹妹的初吻。
就在此时.
张凡家的楼顶上,
一道诡异且超越常理的黑色裂缝凭空出现在了避雷针针尖上。
从裂缝中出现一个黑色的身影...
仔细一看...
他居然是...
黑崎一护!
而且张凡所在的城市居然也不约而同的出现了数不胜数的黑色裂缝!
本帖被评分 2 次
吾龙
一息无趣
观下界
有人行山也
其人登得高山
只觉高处不胜寒
叹道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一山更比一山高
吾龙嘲之
汝不见水往低处流
百川容万水
海纳百川
有容乃大
叹之一生之狭小也

TOP

 

图二

“北城!北城最大的小区——蓝魅之都烂尾了!王八蛋老板黄鹤,吃喝嫖赌,欠下了3.5个亿,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我们没有办法,拿着房子抵工资!原价都是一平米一万多、两万多、三万多的房子,现在全部只卖一平米三千块!统统只要三千块!!黄鹤王八蛋!你不是人!我们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大半年,你不发工资!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各位,这里就是北城最新开发的小区——蓝魅之都。地处北城CBD,黄金地段,出门就是地铁、公交,交通方便,让您坐拥城市繁华。
本小区地段高,视野开阔,让你可以在落地窗前俯览全城。
小区内银行、医院、学校跟大型超市等一切生活所需的设施,生活要的是什么?无非就是便利嘛。
还有刚来的时候,我知道有叔叔阿姨埋怨我为什么要来晚上看楼,这个我来解释一下,我们这个小区,就是这个蓝魅之都最大的卖点就是夜景,各位请看,窗户外面最高的那两座大楼就是我们蓝魅之都,啊!当然也是北城最新的两个地标建筑!现在!没错就是现在!如果您现在签下合同,那么,那两座楼的黄金楼层,原价五万一平米的黄金楼层!三折起售!!璀璨星空属于谁,属于在座懂得享受的叔叔阿姨们啊!
各位叔叔阿姨,买套房不容易我知道,谁都想给自己家,都希望自己未来有个保障,希望舒服舒服的来过日子。那么!现在!小水我在这里保证,用我们“记忆流淌售楼处”的所有员工来保证,选择蓝魅之都,就是选择了最舒服的未来!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记忆流淌的水 最后编辑于 2014-10-13 21:30:22
再见我的爱
  I Wanna Say Goodbye
再见我的过去
  I Want a New Life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