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2141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资料] 转载《论“入迷”》--by茅盾

转载《论“入迷”》--by茅盾

  文/茅盾


  有多种多样的“入迷”。


  吉诃德先生看武侠小说把一份家产几乎看光,还嫌不够,还要出去行侠,终于把一条老命也赔上。这是“入迷”的一种。


  《红楼梦》上香菱学诗,弄得茶饭无心,梦里也做诗。这也是“入迷”。但据说香菱居然把诗做好了。


  乡间有伧夫读《封神榜》,搔头抓耳,心花大放,忽开窗俯瞩,窗下停有馄饨担,开了锅盖,热气蓬蓬直上;伧夫见了,遽大叫道:“吾神驾祥云去也!”跨窗而出,把


馄饨担踹翻了。这又是一种“入迷”,然而程度远在吉诃德先生之下。


  吉诃德先生的“入迷”,结果是悲剧。乡间伧夫的“入迷”,结果是喜剧。香菱的“入迷”,结果不悲不喜,只成了一篇平凡的故事。


  就“入迷”而论,吉诃德先生实在是伟大的;你看他始终不动摇。乡间伧夫那一幕喜剧,叫做一时发昏,也许他赔偿了馄饨担以后就发誓不再看《封神榜》了。但当他高


叫“吾神驾祥云去也”,而且撩衣跳窗的时候,他那态度倒也是“严肃”的,他确实“走进了《封神榜》”,不自知其非书中人了!至于香菱,她茶饭无心地读杜工部温飞


卿的时候,她唯一目的是自己也做个诗人。使她着了“迷”的,不是杜工部他们的作品,而是她自己想做诗人这一念的“虚荣”。故就“入迷”而论,香菱的,便是最下


乘!
  有些人一拿起小说来读,便在心里说:“小说家言,岂能当真。”于是他带着怀疑的微笑,被动地看下去了。有些人进了戏园,就自己提醒自己道:“这时做戏呀!”于


是他让戏拉着,坐到终场。他们自视为绝顶聪明的人,视吉诃德先生为天字一号笨伯。可是我们说,真正含有严肃的人生意义的小说或戏曲,原来不是给此等人看的!此等


人看小说进戏园只是糟蹋时间罢了!读小说或戏剧,一定得有几分“入迷”——就是走入作品中,和书中人一同笑一同哭,这才算不负那小说或戏剧,而小说或戏曲也没有


白糟蹋了他的光阴。


  一位作家写作品的时候,也非“入迷”不可。他的感情要和他笔下人物的感情合一。他写的人物不止一个,然而他所憧憬的,或是拈出来使人景仰或认识的人物,却只有


一个或一群;作家就要恨此人物所憎恨的对象,拥护此人物所拥有的一切!作家必须自己先这么“入迷”,然后可望读者也“入迷”。然后他的作品不是消遣品,他的力气


不算白费。一个演员在舞台上假使存了“我是在做戏”的念头,他的戏一定做不好。


    现在常听得人说:“多读杰作,学取技巧。”这话是不错的,但假使像香菱似的一面读杰作,一面心里想:“我读完了这些,我就是文学家了。”那他还是白读。他读


杰作的时候,应当毫无杂念,应该只是走进书去,笑时就笑,哭时就哭——他应该“入迷”!所谓技巧的学得这一步,是在他几次“入迷”以后自然而然的结果。他把杰作


咀嚼消化,成为他自己的力量了。倘使他读杰作的时候心里总惦记着“快学技巧呀!”他在杰作的字里行间时时都发生“这是不是技巧”的问号,那他决学不到什么技巧。


要是 他自以为“学到”了点什么,那也不是真正的学到,而是生吞活剥的模仿,甚至是剽窃!


    归根一句话,人与文学的关系,“入迷”是必要的!


    【此文读了很多遍还是觉得很有感觉,说得很好!】
本帖被评分 2 次

TOP

 

不错,支持个。我也常常被书中人物带着走,甚至完全没有自我。不入迷写不出好东西。
SF的幽灵怪蜀黍已挂,有事烧纸!如果想要接冥府幽灵私宅,请联系QQ447002678,以上。

TOP

 

我觉得让读者们入迷的技巧也是很必要的              @灵魂码字手

TOP

 

该用户帖子内容已被屏蔽

TOP

 

先人之教诲今日看来犹不过时,“入迷,”简简单单两字,便是做文章的艺术,当谨记于心时时自省

TOP

 

说的很有味道,如果不把读书当作唯一且单纯的乐趣,那么这本书绝不会给你真正的快乐。
如果说有什么事值得尊敬的,那一定是为某事痴狂的那些人。

TOP

 

曹操梦中杀人是不是一种入迷呢。

TOP

 

回复 7# 孤寂雨 的帖子

那是演戏好吧- -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