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页12 跳转到查看:2153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讨论] 唉,人家多久没来了,又回归了

唉,人家多久没来了,又回归了

20号中考结束后再来一个坑,哼哼哼OWO狮子汪还是版主吗?萝莉泡还有节操吗?话说,其他人呢还健在吗?小武叔叔,小 疯 姐姐, 九月大姐头,求红包祝我渡劫,中考呀中考,今年我还没怎么有空写小说呢。
[img]file:///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Roaming/Tencent/QQ/Temp/J@X(H_%257]UXMS1P%2502@X9_J.jpg[/img]

TOP

 

顺便一提——人家人设都准备好了啦!!!!

————[img]C:\Documents and Settings\Administrator\桌面[/img]
本帖被评分 1 次
最后编辑加米加米 最后编辑于 2015-06-15 08:53:48
[img]file:///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Roaming/Tencent/QQ/Temp/J@X(H_%257]UXMS1P%2502@X9_J.jpg[/img]

TOP

 

小加米,你这是在卖萌吗

TOP

 

回复 3# 小花同学 的帖子

小花花~( # ▽ # )羞啦,么一个,拥抱一个,诶嘿。顺便看看我下面的文章吧。
[img]file:///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Roaming/Tencent/QQ/Temp/J@X(H_%257]UXMS1P%2502@X9_J.jpg[/img]

TOP

 

妖精奇妙的曲奇与幽灵女日记

前言。
  要是在合理的犯二年龄后想继续中二的话一共有几年呢?答案是零。
  设想一下,一个高中学女整天在嘴里唠叨“妖精”这个词语,旁人听见定会退避三分,说不定还中伤几句:
  “这人谁啊......还在犯二。”“还好我不是和她一班的!”“快走啦!她看过来啦!”之类的语句。
  然后被中伤的女孩恐怕会被贴上有色标签,还让她期待已久的高中生活就此破碎、跌落于黑暗生活里。
  所以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注意到四周情况后我已经成了孤身一人。
  本来,第一天入学的时候同学们都挺热情情切的叫我同学好啊,问我名字啊,请我喝杯饮料啊什么的。甚至别的班也会有人过来跟我打招呼,问一起吃个早餐、放学去哪里玩之类的问题,也总是这样讨论。
  随着这几天交际圈越来越大,我结交的朋友也越来越多,虽然不是热闹这本身不好,可我也有那么一瞬觉得清静一些或许会好点。
  毕竟人际关系管理起来特别头疼,有一次我不小心撞洒别人一瓶饮料结果唯唯诺诺道歉了好几天才重归如处,而又过来几天,等圈子彻底熟络后留在我身边的真正朋友只有寡寡几人。现在想想,开学时结识的那么多同学究竟为了干嘛?放眼如今只会觉得今打招呼很累吧!
  “喂、喂!你在想些什么糟糕玩意!”
  我让回忆停在这儿,重新注意打搅我的那只东西。
  “如你所想。”
  我把捆在吸管上的她无情伸进写有‘家养’两字的盒子中,将她戳在蛛网上来回旋转,见她被粘得结结实实,我才满意的点头。
  “满意你个大头鬼!你这恶魔!”她拼命挣扎,哪怕听见里边有东西发出危险的叫声依然死不悔改的开口道:“你究竟要干嘛!”
  “这才是我想问的问题,我很好奇蜘蛛的捕食毒素对妖精会不会有作用。”
  “会的啊!而且我还会被溶解死亡的啊!”
  “那你作为妖精岂不是太失败了吗!”
  我大失所望,这和我想象的真有很大区别。
  那只东西是妖精,小小的身体、蓝色的眼睛、樱花的嘴唇,一切都觉得特别可爱。透明显眼的翅膀无时不刻都在抖着,仔细看看还能发现有脉路在上面,而且衣服跟童话如出一撤,都是暴露度真高的衣服。
  “在你想象里面妖精究竟是什么鬼!”
  她这么一说,我不禁摸着下边仔细地想了想。
  “那当然是——”
  怎么被我玩也玩不坏的东西啊(笑)。
  我扯来昏暗暗淡的台灯为自己提供一丝照明。台灯烂得可以,灯泡也随着电线挂下,盖子破破烂烂光读随着大洞爬走了。加上我家光线也不怎样好,还是房间里的一角,不堪入目的木制屋子因为视觉关系浓厚的潮湿味儿更重了。
  “你、你笑得很怪诶,喂......”
  “那是你错觉。”
  嘎吱嘎吱。
  一旁,耳边传来白蚁嘎吃着木头的声音,原本明明是夏时却居然听不见蝉的叫声已经很奇怪了,现在又因只有一种声音寂静得可怕。我盯着这里,一直沉思到光线怎么照都照不到的地方,才又看了看满身伤痕的小木屋。
  “于是,你打算怎么赔我?”
  “赔你什么?我可是妖精里面最强的外交官!我做事情一向诚实守信,我可没对你干过什么!”
  活?还真能说啊。
  没等我想完,她又立马补上一句:“立马放了我!”
  “那你等着吧。”
  我解开鞋带,抽出吸管。
  “唔?”
  “现在你自由了。”
  我嘴角扭曲出另一个表情,没错哦,它也自由了。
  ——嘶!!!
  “呜、呜哇哇哇哇!看、看什么看!你这低贱的八腿妖怪!”
  某只东西抱怨之后,脸色铁青地安慰自己,又有如虚张声势,大吼向长方形的盒子中走出一个复眼八腿怪物。想必它也看着猎物也迫不及待了,急忙挥舞前肢,朝‘东西’一戳,蛛网转呀转的被它用蛛丝补上。
  为什么我抽出吸管它就自由呢?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当时吸管是直接戳在蜘蛛上,把它定格住。
  “恶魔,你这大恶魔!可恨哇!!!”
  ‘东西’一边哭喊着一边刚将左腿撑破,但立马就有更多的蛛丝迅速填满。她死心了,趁着翅膀能动,十分努力向上飞去想挣脱,但力气还是不够,只能一点一点被拖走。
  “你这挣扎不是挺在行的嘛,怎么样,用我血液饲养的蜘蛛力气很大吧?这可是新品种,那按理说我就是有命名权咯......”
  “这种事情迟一点想也无所谓!现在难道不是优先救我的吗?”
  我皱起眉头,大多原因是她太吵,叹了一口气,继续注视她的动作。只见‘东西’越发越无力,终于,蛛网已经缠绕住翅膀,她也只有楚楚可怜的脸蛋露着。
  嘛,总觉得可能有点过火,毕竟这家伙被吃掉的话我也是各种意义上有很多麻烦、
  “切,算了,只要你好好回答我问题我就放了你,知道了吗!”
  她点头。‘东西’被吓得不轻,泪水花花在眼中滚落,见状我怒火稍微散去一点。
  “早上给我吃的任务饼干是什么鬼东西?”
  我用随身携带的筷子夹住蜘蛛,在它难听的嘶声下,蜘蛛愤怒地回过头瞪我,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于是我大喝一声。“说!”
  “是、是绝对真话的曲奇,吃了无论问、问什么都会如实回答。”
  “为什么给我吃?”
  “......”
  ‘东西’死死闭上嘴巴,可眼睛瞪得老大。即因为恐慌我放松力道蜘蛛忽然袭来,又担心我生气而怯生生的望着我表情。
  “是......是。”她仿佛下定决心一般,不等我提问,她把一切全部说出来。
  “啊啊啊!人家其实就是想让你期待已久的高中生活就此破碎,从此堕落于黑暗生活!然后暗地里被人贴上有色标签时不时被人中伤几句而已!”
  “回答得不错。”
  混球混球混球混球混球混球混球混婊子婊子婊子婊子婊子婊子婊子。无法忍受的怒火竟然在一瞬间绽放:
  “所以给我去死吧!”
  我忽然间灵光一闪,觉得自己突发奇想的一个注意不错,意思把蜘蛛夹起贴在‘东西’头上。
  “呜呜呜呜呜呜呜——”
  随着‘东西’身体整个被蛛网吞没,只留下一个眼珠的位置后,她的惨叫声也越来越弱最后直接完全消失。那被我血饲养的巨大蜘蛛也在捆完她后,便懒散的退下去,像是吃饱喝足般样子十分满意。
  “嘶!!!”
  这时,蜘蛛忽然回头,闪着粘液的毒牙朝我大大张开。
  ——砰。
  唉,为什么动物都那么冷血无情呢?
  被我狠狠用手一拍的蜘蛛被镶入木板中,尸体碎裂一片,黏糊糊的血浆迸溅到半碎裂墙根、桌椅、还有我的嘴角。
  “真是壮观吶。”
  我用指甲轻轻刮过被裹成粽子的‘东西’,网完美被切开至两半,她以失身落魄的身躯,颤抖地看着我舔了舔嘴角的血液。
  说起来,我和妹妹也是被一个变态碎尸而死的啊......这可真是。
  “吓死少女了,诶嘿!”
  “你这死过一次,然后阴阳差错因为百年一次妖精制作的复活饼干正好摔在那被碎尸的墙上的女幽灵!而且一巴掌拍死蜘蛛还兴奋舔着血的人!算个毛少女啊!!!”
  “别忘了让我复活的人是你哦!”
  我还记得从那之后,妖精为了让我补偿曲奇的事情让我吃持有各种能力的曲奇为它们做事呢。
  我叫孝染,是一个平凡无奇、相貌可爱的幽灵女生。虽然复活后的人体上和普通人有差异,大多都是因为我没有痛觉的缘故。所以接下来的事情,都是因为我要记录自己活着的繁琐事来证明自身存在的无聊日记,所以请不要期待。
[img]file:///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Roaming/Tencent/QQ/Temp/J@X(H_%257]UXMS1P%2502@X9_J.jpg[/img]

TOP

 

回复 4# 加米加米 的帖子

等我明天有空的时候吧,现在忙着通宵赶稿子

TOP

 

回复 6# 小花同学 的帖子

太过分了( # ▽ # )还是加油吧,
[img]file:///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Roaming/Tencent/QQ/Temp/J@X(H_%257]UXMS1P%2502@X9_J.jpg[/img]

TOP

 

人设还要5HB…并不可取啊……
想要写下什么,为了能让人读而写。并且以此打动人心为乐。所以会不断写下去。即使不被他人认同,他也会这么写下去。这种状态就叫做作家病。即使被当做不正常,被翻白眼被当成笑话,他也依然毫不畏缩从不放弃拼命挣扎着将他的妄想变成实物的证明。
尽管扭曲幼稚失败,但是只要坚持下去就是正义。如果只是被人否定就要放弃的话,那种东西既不是梦想也不是自我。

TOP

 

你这写的绝壁不是高中生
下面这张图是新坑的门。

TOP

 

竟然还要售卖!

TOP

 

啊咧?!

编辑后人设怎么消失了!
[img]file:///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Roaming/Tencent/QQ/Temp/J@X(H_%257]UXMS1P%2502@X9_J.jpg[/img]

TOP

 

人设不见了……不过想必黑心前辈也大赚了一笔
缘在天空之下……

TOP

 

加米你好,好久不见
夜间助理——富兰克林・泽坤・彭

TOP

 

我三年没来论坛了。。。。今天刚回归

TOP

 

该用户帖子内容已被屏蔽

TOP

 
1/2页12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