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页1234 跳转到查看:10578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交流] 1983年日本电影《楢山节考》详细图解与观后心得

阿玲婆尽管已经69岁了,但是她的身体很好,这让阿玲婆的孙子介左吉十分不满,常常用歌声来嘲笑自己的奶奶身体好。
阿玲婆对此有些自卑,她开始尝试着用石头敲自己的门牙,试图把门牙敲下来。
可惜第一次尝试的时间不对,身旁有人,只能了了收场。
宸平和利助在做棺材,已经可以收工了,阿金婆的孙子正巧来找棺材,三人谈论阿金婆状态的时候非常平淡。
“嗯刚刚死。”
“这样呀。“
就是这样的对话把村子里对于老人生死的态度表现的淋漓尽致。
结果三人抬着棺材去装阿金婆的时候却发现阿金婆出门倒水……三人吓傻了……
之后问过才知道,原来阿金婆吃了药病就好了……你们这群不孝子棺材白做了吧!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TOP

 

刚才说错了 来找利助和宸平要棺材的是阿金婆的儿子……另一个儿子

TOP

 

阿玲婆在家煮东西的时候,一个女人坐在他们家门口的树桩上。
双方聊了一下才知道,原来这个女人就是宸平的续弦阿玉。
阿玲婆超喜欢阿玉,虽然她觉得阿玉长得有点丑,但是阿玉是女人……
而阿玉也是一个比较单纯的人,说了:“他们让我来这边赶庙会,说是这边吃比较好。”这样的言论。
感觉阿玉回家过来完全是因为这边吃的比较好的样子……这个吐槽我暂时先放着……
阿玲婆把阿玉接进屋,阿玉很自觉的帮阿玲婆照顾小孙女。
由于阿玉连夜赶路没吃饭,所以阿玲婆弄了些吃的给阿玉,并表示自己是全村最会抓鱼的人,以后会告诉阿玉去哪抓。
对于有肉吃,阿玉表现得很兴奋。

TOP

 

聊得正欢,阿玲婆说要去叫宸平回来,于是就出去了。
阿玲婆并没有立即去找自己的儿子宸平,而是先找了个风水宝地把自己的门牙硬生生磕掉,然后捂着满嘴的血跑出去洗嘴。
发现只是掉了两个牙齿,阿玲婆有些不满的说:“怎么只有两颗。”
利助看到自己母亲洗嘴,阿玲婆告诫利助不要说出去,然后就跑开了。
利助把母亲丢下的两个门牙捡了起来,却被宸平的二儿子,年纪大概在10岁左右的小侄子发现。
老实说利助在家里真心没地位,一个小鬼都敢对着他大吼大叫。
利助小小的教训了二侄子一顿,然后走开了。

TOP

 

阿玲婆磕掉了自己的牙齿,她不怕痛,反而像是得到了英雄勋章一样跑出去向所有人展示。
宸平对此很不满,但是却毫无办法。
宸平晚上跟阿玉做爱做的事情,弟弟利助在门外偷窥,受不了的时候竟然跑去新屋家对人家的名叫小白的母狗那啥……真是丑陋的人类啊……
新屋家的媳妇阿枝听到异响出门查看,利助不愧是老司机,做事情的时候还能做到眼观六面耳听八方,在阿枝发现之前躲了起来。

TOP

 

没承想躲起来的利助却听到了一个劲爆的消息,原来阿枝的老公快要病死了,他觉得自己无法活到上楢山的年纪完全是因为诅咒,理由是他的父亲打死了一个玩弄他女儿身体的男孩子。
为了赎罪,阿枝的老公希望阿枝能够在他死后与村子里所有的光棍发生性关系,以此来祈求解除诅咒。
阿枝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利助得到这个消息后第二天就跑去找其他的光棍分享,结果村里的其他光棍一听就知道利助昨晚去草了狗……利助否认,可惜大家都是老司机,人家一眼就看穿利助了。

TOP

 

得知利助与新屋家小白有染的宸平气冲冲的跑过来质问正在向山神祷告希望除臭的利助,结果宸平只是问了一句:你昨天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结果慌乱的利助直接就把自己昨晚偷窥大哥大嫂房事,和老妈自己磕掉牙齿的事情供了出来……
心理素质这么差,真心醉了。
宸平打了利助几下,最后说自己很希望母亲像石头一样坚固的牙齿,然后就跑去田里打鸟发泄了……
是真的打鸟……用棍子打糟蹋田地的鸟类……

TOP

 

阿玲婆给利助包扎伤口,利助对着阿玲婆吹了口气,见母亲没有任何反应,于是问:“我臭不臭?”
阿玲婆说:“不臭。”
利助很开心:“也只有妈妈和大哥不会嫌我臭。”
另一边很有情圣潜质的介左吉又跟右脸有残缺的阿松在树上那啥,结果阿松从树上掉了下来。
从两人的对话中得知,阿松怀上了介左吉的孩子,介左吉抱着阿松说:“从今天开始,你来我家吃饭吧。”
阿松点头:“嗯。”
于是介左吉与阿松算是完成了结婚仪式。
是的,在村子里,结婚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在谁家吃饭就是谁家的人。

TOP

 

阿松正式加入了宸平的家庭,在这里我要解释一下阿玉进入树桩家其实是一件天大的事,因为所有人都担心熬不过冬天,简单来说生产力低下造成了粮食的紧缺。
家里多一个人就意味着少一口吃的,然而阿松加入宸平家之后把她好吃懒做自私自利的个性暴露了出来,比如吃饭的时候无视准备给儿子添饭的阿玲婆,直接把锅里最后的食物吃掉。
工作的时候与丈夫介左吉调笑,影响其他人工作,反正就是各种公然发狗粮虐狗……
所以阿玉曾说阿松只有那方面很在行,生个火都能弄出浓烟把人熏出屋子。
不仅如此,阿松在夜晚的时候还会进入宸平家的粮仓偷食物回娘家。
这一幕被阿玲婆看得清清楚。

TOP

 

阿松家人口超多,对于阿松从宸平家偷食物的行为抱持着赞同的意见。
“不好意思,老是让你拿。”
“哪里,反正树桩家多得是。”
从这两句对话就可以看得出来,阿松偷树桩家的食物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结果阿松刚出家门就被宸平抓住了,宸平本来想杀了她,后来想了一下,最后放过了,并警告她下次不要再犯。
宸平回到家,阿玲婆问:“为什么要放过她?这样真的好吗?虽然老鼠的儿子有些麻烦,不过跟我好像蛮有缘的。”
宸平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说要去睡觉,然后就走了。
那天晚上,阿松在树桩家门口不敢回去,阿玲婆出面把她接回家,这是不是意味着阿玲婆原谅阿松了?
或许有人觉得不就是偷了一点食物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其实对于村子里的人而言,这可不是偷食物那么简单,因为……

TOP

 

一天夜里,屋外有村民大喊大叫的像是在抓贼,树桩一家的成年人都醒了过来,没人从柴垛里抄起一根木材就走出了家门。
似乎早有预感的阿玲婆让孙媳妇阿松守家,其余人都朝着喊声的方向汇聚。
原来是阿松娘家的偷盗行为终于被村民发现了,阿松娘家人口有点多,自己吃不饱于是就去别人家偷东西,而且还偷了不少……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这回终于被发现了吧。
愤怒的村民们把阿松娘家的人绑了起来,然后集体去阿松娘家屋里翻箱倒柜,找出了不少偷盗所得的粮食。
这些粮食在粗陋的公审后被村民们平分,独留下阿松娘家几口人在风中凌乱。

TOP

 

由于粮食全部被夺走,阿松娘家七八口人只能喝水饱,而阿松则是在树桩家吃好喝好……偷吃的爱好真心改不了 ,被发现了还说什么:我听说煮豆子是越吃越多的。
食物是不是越吃越多这个问题还需要你教我?宸平的续弦阿玉毫不留情的讽刺阿松,可惜阿松毫不在意,继续我行我素,仿佛永远吃不饱一样。
看到阿松这幅模样,阿玲婆说道:“她果然不是来给介左吉当媳妇的,怕不是因为吃太多被赶出家门的吧。”
由此可见,阿玲婆也是挺有幽默细胞的。
阿玉回了一句:“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5个月了。”
阿玲婆叹息:“两人份吗,今年冬天,我们家怕是不好过了。”
孩子的新生就意味着家庭会增加负担,如果是生的女孩可以卖掉换钱,如果是男孩……就真的要考虑丢弃了。

TOP

 

在旁边躺在休息的宸平正要发表意见,一个声音从门外响起。
一个村民走了进来,说雨屋家(阿松娘家)的人必须趁早解决,否则他们还会偷东西。
然后大家约定在一个叫阿照的人家里商量解决方法。
在商量阿松娘家的问题之前,宸平跟朋友聊天的时候,他的朋友说他越来越像利平了。
原因是宸平并没有把即将70岁的母亲送上楢山的意思。
宸平因为这个事情差点跟他朋友闹翻,不过这些都只是小矛盾,几秒钟之后就能够一笑了之。
宸平的朋友提议要不要赌一赌?
宸平答应了,赌注是家里的部分粮食。
然而宸平的赌运并不好,四个人对赌,有三个赢家,宸平偏偏输了,简直怀疑人生有木有……

TOP

 

镜头转到在屋里跟阿松友好交流的介左吉身上,介左吉开口就说:“要是生了个女儿我们不用弄死了,还可以卖掉。”
阿松闭着眼睛嗯了一声,两人交流得好好的,阿玲婆的呼唤阿松的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和谐的气氛。
等阿松穿好衣服出去的时候才知道,原来阿玲婆给了她一些食物,说是让她送回娘家去。
原来自从上次被抓后,阿松就再也没有偷过树桩家的东西。
得到阿玲婆送的食物,阿松高高兴兴的回娘家了,然而她却不知道这是噩梦的开始……

TOP

 

阿松带着食物回娘家与家人分享,一家人吃得真开心的时候,一群村民冲进他们家,连同阿松在内,把所有人都绑了起来。
他们野蛮的将阿松一架带到事先挖好的大坑里,活埋了……
介左吉在得到消息后试图出面救回阿松,可惜最终以失败告终。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子与未出世的孩子被活埋,介左吉虽然心痛,有些怨恨阿玲婆,但他并没有与自己的家人翻脸……因为他自己也知道偷食物不是小事。
我咬在这里解释一下为什么偷食物会被活埋。
或许对于现代的人而言,偷东西只是小事,只要数额不到一定量,即使被抓进警察局也是最多关一两天就会被放出来。
没错,现代的法律对于小偷可谓是十分宽松,那是因为现代的人生活过得很好,至少不会有少几斤米就会活生生饿死的情况发生。
可是故事里的背景不同,故事里一再强调食物紧缺,就连结婚都摆不起酒席,剩下来的男婴因为卖不出去所以丢弃……生出女婴第一个想法就是卖掉换钱……可想而知那时候的人有多穷。
在这种背景下,偷盗别人家的粮食简直跟杀人没啥区别。
所以村民们将阿松一家活埋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实在是太恨了。
尽管这种行为在现在的人看来极度野蛮……
然而在村民们看来,这样做是无可厚非的,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

TOP

 
2/4页1234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