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页1234 跳转到查看:1058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交流] 1983年日本电影《楢山节考》详细图解与观后心得

介左吉回家后躺床上大闹了一会,阿玲婆在沉默了一会说出了一个重大决定:“我今年冬天要上山,我娘家的奶奶上山了,我的媳妇也上山了(他们认为死掉的人的灵魂会回归山神的怀抱)所以我必须去。这里的生活相当困苦,一旦到了山上,也可以见到阿松……”
儿媳妇阿玉是个很不错的人,她尝试着说服婆婆:“没关系的,家里少了一个人,老鼠的孩子也死了,今年的冬天肯定可以度过。”
阿玲婆却有不同的意见:“老鼠的孩子很快就会有了。”
没一会,阿玉捂着嘴跑出屋外……应该是哭了。
利助也跟着离开,在家人的对话中,他全程沉默,但并不表示他心里没什么想法。
就在利助唱着有些伤心的歌时,他听到了外面有声音,探头出窗外,正好看见死了老公的阿枝在履行丈夫临死前的遗愿……
阿枝在给全村的单身汉发福利……
看到这一幕,利助就在算,算了一会后发现,马上就要轮到他了,然而……
利助被阿枝放了鸽子……
愤怒的利助在田里撒气,没想到大侄子介左吉也在附近。
介左吉嘲讽利助:“臭人,你被放鸽子了。”
利助反击道:“你老婆被活埋了,再也没有女人会嫁给你了。”
然而现实总是喜欢打利助的脸,因为介左吉得意的说:“想做我媳妇的女人多得是。”
下一刻,介左吉变魔术一样从草堆里抱起一个光身子的女人……
具体情况已经不言而喻了……

TOP

 

利助受到了至少一万点的真实伤害,他跑回家用棍子打自己家的马,因为他觉得自己家的马发声是像是在嘲笑他。
老实说当一个人倒霉的时候他就会觉得全世界都在跟他作对……其实这个是错觉,因为世界很忙的……
宸平为了利助着想,也为了自己家的马,绝对与老婆阿玉商量,让阿玉跟利助一个晚上。
先不说伦理问题,单单就是利助身上的臭味就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
阿玉自然不会同意,问宸平为什么不去找别的女人。
宸平很无奈的说,找别人的话需要付出粮食。
这个绿帽带得好,简直理直气壮!
阿玲婆找到了放利助鸽子的阿枝,张口便说:“利助被你放鸽子之后心情很糟糕,都不工作了。我知道他很臭,不过你可以忍耐一晚上吗?”
阿枝严词拒绝:“抱歉,唯独臭人是我受不了的。”
阿玲婆强调:“这个是你家老头子的遗愿呀。”
然后阿枝双手比出比脸盆还大的一个圈解释道:“我当初在老伴的坟前说臭人我接收不了,后来飞来了一只这么大的蝴蝶,明明是秋天。”
阿玲婆愣愣的说:“你的老伴变成蝴蝶了吗?”
阿枝点头:“是呀,飞舞的很开心呢,所以我才放心回来的。”
见说服阿枝无望,阿玲婆又去找了另一个年纪比她小一点点的老婆婆。
这个老婆婆的鼻子有点问题,闻不到什么气味,所以不介意跟臭人睡一晚。
但是她表示自己年纪大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TOP

 

为二儿子利助找到福利,阿玲婆一大早就开始起床种菜。
阿玉提这两只空桶出门,阿玲婆看了阿玉一眼,平淡的说:“我明天就上去,今晚把楢山的人找过来。”
阿玉有点不忍心:“还早呢。”
可惜阿玲婆依旧固执。
阿玉把丈夫宸平找来,希望宸平能够劝说阿玲婆,可惜宸平刚开口,一个自称在西山看到利平出现的年轻人跑了过来。
阿玲婆信以为真,跑去了西山,然而她看到的确实独自一人等在那里的大儿子宸平的背影。
一颗孤独的树下,狂风吹舞树叶,一切都是那么的不自然。
两母子站在一起,宸平淡淡的说道:‘是灵魂。’
这句话没头没脑,但是阿玲婆听明白了,上前两步:“事到如今才出现灵魂,我可不原谅他!你在这里徘徊好了,我要去山上了。我才不会叫你一起,人渣!”
很显然,阿玲婆对于当年利平没能背自己母亲上山一事依旧是耿耿于怀。
在阿玲婆看来,到了年纪上山是一件十分荣耀的事情。
人老了,做不了事情了就不要给年轻人拖后腿,况且上山是为了献祭山神,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这个机会的。
然而事情的真相却极其残酷,宸平说出了当年的事情:“我15岁那年跟父亲去猎熊,回家时在这里杀死了父亲,我想让父亲背奶奶上山,然后爸爸说你懂什么忽然大发脾气,我们打了起来,我开*杀了他并埋在那里……”
“宸平……”得知真相的阿玲婆平静的望着埋了丈夫30年的埋骨之地:“我爱利平,但他让我在村人面前丢尽颜面,不是你杀的,是山神杀的。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
两人对话的时间里,狂风乱舞,一刻都没有停过,仿佛是无法安息的亡灵在控诉他们的无情。

TOP

 

树桩家开始熬酒,为了迎接客人的到来。
在其中的间歇里,阿玲婆带着儿媳妇阿玉去水塘里抓鱼。
在阿玉尝试着抓鱼的时候,阿玲婆问她:“宸平是不是让你把身体借给利助?”
阿玉给了肯定的回答。
阿玲婆又说:“必须拒绝。”
阿玉顺水推舟:“是。”
阿玉答应之后伸手进石头缝里抓鱼,一次就成功了。
阿玉很兴奋,阿玲婆告诫阿玉,说:“这样一来我就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这里不要告诉别人,一定要一个人来。”
这里是只有阿玲婆一个人才知道的地方,有可能是阿玲婆的婆婆告诉她的,不过片中没有提,所以这个只是我的猜测。

TOP

 

此时的宸平去到西山,用猎*对准埋葬了他父亲的树开了一*。
大树在中弹后疯狂的摇摆,好像是想要诉说什么。
这一*是他下定的决心,是为了宣告他与他的父亲利平不一样。
其实宸平在片中一直是扮演着孝子的角色,他曾经不理解父亲利平为什么要拒绝背奶奶上山,那是因为当时的他还年轻。
现在换他身处利平的位置,他懂了。
正因为懂了,所以宸平才会对亲手杀死父亲怀有罪恶感,他因为不明白父亲的想法杀死了父亲,那么此时的他不希望送自己的母亲上山,可是他若是不送母亲上山,那么他当年杀死自己父亲的事情将变得毫无意义……
无论如何,他都必须把阿玲婆送上山。
楢山的人下来了,在树桩家举行了一个送别仪式,并提出了六条规矩。
1:一旦上山不准说话。
2:离家时不能被看见
3:上山后绕过后山的山腰……(只是单纯的指路所以就不浪费字数了)
4:……(跟上一条差不多)
5:……(强调山顶有神)
6:回来时不要回头
仪式完毕,宸平送一位长老离开之前,长老嘱咐道;“其实不想上山顶也可以,在山腰的时候就可以回来了。这个我只跟你说过,能说的我都说了。”
而此时的利助……利助在跟阿玲婆帮他找的老婆婆身上耕耘……反正连小白狗都能看上,对于老婆婆肯定是下得了口的。
这荤素不忌的家伙……真心是服……而且这家伙一晚上弄了好几次……

TOP

 

在阿玲婆等待上山的时间里,敲门声响起,开门后是一个趴在地上的老爷爷……
老爷爷抱紧阿玲婆的腿向她求助。
原来老爷爷的儿子嫌他活太久了,整天虐待他不让他吃东西,还把他绑了起来。
老爷爷求生意志强,咬断绳子连夜出逃,可惜被恶魔一样的儿子追到……
阿玲婆安慰老爷爷:“你这样是不对的,被神或者儿子断绝关系就不好了。”
同样是老人,一个求生意志旺盛,儿子不给吃的就自己扭断自己家的鸡的脖子……
另一个一心上山……为了给自己的家人留一口过冬粮,也为了村子里的习俗……简直大义凛然有木有……
对比太鲜明了。
送走老爷爷后,宸平带着阿玲婆上山了……

TOP

 

宸平做了一个可以背人的木头架子让母亲到自己背上去,阿玉偷偷的为婆婆送行,两母子就这夜色离开了家。
搂着老婆婆睡觉的利助忽然醒来,或许是有感于自己母亲的离开,他找到母亲磕掉的两颗门牙似乎是放进了耳朵里?
然后望着身旁的老婆婆,性趣又来了……
哎,一个儿子送老母亲上山等死,一个儿子在做那事……导演在告诉我们残忍的同时又告诉我们,这才是现实。
宸平背着母亲上楢山,期间遇到了许多艰辛,但他们两人均是一言不发。
山路难行,好几次险象环生,完全可以说宸平是冒着生命危险才把阿玲婆送到山顶的。
在走到一半的时候,宸平的累坏了,他看到山壁上有水留下,他迫不及待的跑过去喝水。等他回过头来的时候却发现阿玲婆不见了……
宸平疯狂的寻找,可是他找了好一会都没找到。
就当宸平以为自己的母亲是回家了或是真的被山神接走了,他放松的笑了一下,打算回到母亲失踪的地方寻回自己遗弃的包裹然后下山,然而……

TOP

 

然而当宸平回去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她的母亲坐在原地,似乎从来没有离开过……而且当阿玲婆回过头来的时候,整部片子的画风和音乐都变成了鬼片一般……
实际上当宸平再度背起阿玲婆的时候,我有点怀疑阿玲婆是不是成了失去了重量……更直接的说我怀疑当时的阿玲婆已经是幽灵了……可是大白天的哪来的幽灵……
反正这一段没看过的人是不会明白,当阿玲婆回过头来,那个眼神加上当时的背景音乐……我真的是心里一突,有一种活见鬼的赶脚……

TOP

 

千辛万苦的,宸平终于把母亲送到了山上。
山顶上累累白骨,乌鸦钻进未完全腐烂的尸体腹腔内啄食内脏……
这里就是村民们数百年来的宿命之地。
根本就没有什么山神……
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宸平他多次想把干粮留给阿玲婆,可惜都被阿玲婆无声的拒绝了。
上山之后不能说话,阿玲婆牢牢的记得这一点。
宸平抱紧阿玲婆,不愿意与母亲分开,他跪在她面前哭泣,如同一个年幼的孩童。
阿玲婆推开宸平,两三次都没能成功,直到阿玲婆重重的扇了宸平一巴掌,宸平才醒悟归来,既然都送上来了……
自己也该走了。
失魂落魄的宸平回到半山腰的山崖旁,他看到昨晚跑去他家求救的老婆被自己的儿子绑成粽子背上了山。
老实说老爷爷的求生欲望真心强大,即使被捆成了粽子,老爷爷依旧没有放弃的与自己的儿子扭……只能说他儿子捆绑不专业,两只手没绑好……
老年人终究是敌不过年轻人的,老爷爷最后还是被儿子推下了山崖,就像一只轮胎,不停的朝下滚,最后掉进深渊……
相比起阿玲婆的主动,老爷爷的行为在村民们眼里显然是不及格的。

TOP

 

老爷爷滚下山崖,惊起一群乌鸦,老爷爷的儿子担心自己的行为会遭受惩罚,于是他对着山崖祈祷了几秒钟之后慌乱的跑开了。
宸平看着这一切发生,却没有任何立场出面。
下雪了,村人传说送人上山的那天下雪的话就意味着山神大人来接人了。
于是得到了心灵安慰的宸平急忙跑回到山顶,对着在雪中跪坐祷告的阿玲婆做最后的道别:“妈妈,下雪了。”
阿玲婆挥手示意宸平回家。
宸平继续说:“妈妈,你一定很冷吧,”
阿玲婆摇头表示自己不冷。
宸平继续说:“下雪运气真好,在上山的日子。”
阿玲婆沉默着点头点头,再次对儿子挥手,让他走。
“妈妈,忽然下雪了……”最后深深的望了自己的母亲一眼,宸平转身离开了,这一次的他没有回头。
阿玲婆闭眼保持着跪坐的姿势祷告……

TOP

 

宸平回到家,妻子煮好汤等待他的回归,儿子介左吉哼着歌:“老爸,诚如歌词,奶奶运气真好呀。”
一个年轻的女人从闻着味道从介左吉的房间出来,正是之前与介左吉发生关系的女人,女人望着饭锅笑着说道:“真是可口的味道啊……然后做到了介左吉身边。”
宸平和阿玉沉默着,介左吉大概是明白自己有些过分,主动解释道:“今晚开始在我们家吃饭了。”
女人望着锅流口水……
宸平神情复杂,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马厩的二楼,利助独自躺在干草里唱着歌:“感觉冷的话六穿上棉衣上山……”
故事在利助的歌声中完结……

TOP

 

其实这里还有很多我没说的,比如宸平在送阿玲婆上山之前说过,再过25年就轮到介左吉送他上山了……还有一些别的我都没有详细说,因为说出来的话篇幅会跟大……
先吃完饭,吃完饭再回来写个简单的观后感吧。

TOP

 

观后感言

老实说,我这辈子自愿写观后感的情况十分稀少,不过这部作品是个例外,我从未想过自己会为了一部比我年龄还大的电影写观后感……真的 可是在看过这部电影之后我才发现 原来那些细腻的感情作品还是要从过去的电影里找……
我看到网上有人说,如果是现在的导演,搞不好会让宸平提着大刀片子自己把阿玲婆给砍了,哪会有那么多铺垫……
老实说这句话我不是很赞同,但是这话说得也是有些道理的,因为现在的社会太浮躁了,很难有人能够沉得下心来用心做艺术。
不过也怪不得他人,因为现在这个社会就是如此。
又或者说现在的观众的审美已经改变了,不在喜欢思考,不喜欢看那些细腻丢东西,反而对简单粗暴特别钟爱。

TOP

 

说了这么多都没说到重点……好吧,重点来了。
在我看来,这部电影主要讲述了四个字“生存”与“轮回。
故事背景是一个生产力低下,人们遇到灾荒就必须杀儿卖女才能勉强度过的年代,因此也导致村子里的女人特别稀少,女人在村子里有着隐性的高人一等的地位。
好比介左吉的第一位妻子阿松,阿松是个右脸有残缺的女人,只要看过本作的人都知道,即使不堪右脸,阿松也称不上漂亮。
然而就是这样一颗在现代人看来丑到家的女人,她居然没有受到村里其他人的歧视……
幸好故事发生在那样困苦的年代,这种情况放在现代社会是不正常的,就现代的小鬼,即便同学的腿比其他同学稍微长一点都有可能被安上蚂蚱之类的外号。
可是剧中的阿松非但没有因为相貌丑陋被鄙视,反而因为自己是女人的原因轻松的进入了介左吉的家庭,到后来被宸平发现犯了偷窃介左吉家的食物这种在村人看来足以致命的重罪都得到了原谅……由此可见女人在那个村子里有着怎样的地位。
故事开场,主角宸平的弟弟利助发现自己家的田里有一个死掉的男婴,利助生气的去找丢弃男婴的人,结果却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男婴丢到他们家让他们不舒服……是的,就好像别人把垃圾丢到自家门口一样的讨厌……
不过说到底也只是讨厌而已……

TOP

 

剧中多次提到过生下女婴可以拿去卖,生下男婴……看看宸平家田地里那个死掉的弃婴就懂了……
在那个年代,多一个人就是多一张嘴,人类的生长周期比较长,一个婴儿想要成长到足以承担家庭重担的话,至少要十多年的时间。
而在这男婴成长完全的十多年里,这个男婴很难为家庭做出贡献。
物资匮乏,缺乏娱乐,有女人的晚上除了造人之外也没别的事做,至于光棍……呵呵,咱们还是谈点别的吧,利助和小白那一段真心把我恶心到了……
为了生存,家里的人口必须严格限制。
当初阿玲婆要为宸平续弦的时候,利助和介左吉是十分不爽的,因为家里的口粮就那么多,多一个人多一张嘴,人多了就容易因为食物不够而导致冬天饿死人,所以宸平续弦首先就破坏了利助和介左吉的利益。
后来介左吉之所以把姘头阿松接回家也是因为阿松怀孕了的原因。
如果阿松不是怀孕了,介左吉还真不一定敢把阿松带回家。

TOP

 
3/4页1234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