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页1234 跳转到查看:8082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交流] 1983年日本电影《楢山节考》详细图解与观后心得

1983年日本电影《楢山节考》详细图解与观后心得

一楼喂SF

TOP

 

国际惯例来发一下广告
《恶魔的进化目录》
《诸神的领主战争》
这两本是我目前SF正在连载的小说 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 点个赞也行 谢谢 那么接下来就进入主题吧

TOP

 

...好像不能发图片……好尴尬啊……这个主题可以自己删除吗……

TOP

 

感觉自己和笨蛋一模一样……怎么办 想死……

TOP

 

介意楼主太蠢不知道怎么发图片 所以跳过图片解析环节直接进入 观后感吧……

TOP

 

故事开场时有一段十分美丽的雪景和雪下的木质屋舍,对于现代的人而言或许很新奇,但是在当时的人看来却十分平常。
镜头一转,一条盘着的蛇冬眠了,一只老鼠悄悄靠近……这一段已经在暗示事情反常了。
镜头再转,一大一小两个男的打开屋门跑出去尿尿,他们的父亲宸平冒雪从两人身后进屋。
宸平的母亲阿玲婆正在屋子里编制草席,母子两平常的聊了几句,宸平的两个儿子回来了。
大儿子介左吉一会屋就指示弟弟阿留去给火盆添木头,自己则是吊儿郎当的搓脚,并痞笑着讽刺自己的奶奶有33颗牙齿。
(可能大家都不明白介左吉为什么要讽刺自己的奶奶 这里稍后会有答案)

TOP

 

介左吉的嘲讽让宸平不满,宸平让介左吉到一边去工作,介左吉一边工作一边唱起了歌:“中屋的邻居好运气,上山之日雪下个不停。”
唱着唱着,介左吉抬头往这个马厩上层的阁楼说了一句:“臭人那个家伙还在睡觉。”
于是45岁的宸平放下编织到一半的草鞋爬楼梯上了二楼。
那里是宸平的弟弟利助居住的地方,以干草为床被,利助今年35岁,因为身上天生有臭味,所以没去过老婆,全村的人除了宸平和阿玲婆之外都嫌弃他。

TOP

 

兄弟两的第一段对话十分劲爆,宸平问懒散的刚起床穿衣服的利助:“你昨晚去了新屋家吗?听说村里的年轻人都会偷偷跑过去。”
利助穿好衣服抱起一捆干草,背对着宸平说道:“我没有去。”
宸平不太相信:“那家人把那条母狗当女儿,上一代的老伯说他曾经打死过一个玩弄他女儿的年轻人。”
利助依旧否认,宸平说:“你是年轻人,也是我的弟弟,如果被人逮到就难看了。”
由此可见,宸平在这一点上并不信任自己的弟弟利助。

TOP

 

镜头转到老鼠与冬眠的蛇,两只老鼠在啃冬眠的蛇……简直造反!
春天快来了,冰雪开始融化,村民们在山上打猎,可惜猎物兔子在中*后被老鹰叼走了。
树桩一家开始拆马厩,介左吉十分讨厌利助身上的臭味,叫他呼吸的时候滚远点,利助弱弱的很无奈。
知道自己被嫌弃的利助跑到外面去试着嗅自己身上的臭味,可惜他自己没什么感觉,或许是习惯了。
这个时候,利助发现自己家的田地里有一个冻死的死婴,是生下来后被遗弃的。
利助跑到阿金婆家里质问,结果发现阿金婆家里在煮药,后来才知道阿金婆生病了,病得很重。
阿金婆的儿子一靠近利助就捂住鼻子,可以说利助身上的臭味很浓郁。

TOP

 

双方对了一下口供……好吧,就是聊了一下,最后才知道阿金婆家的孩子10天前就被阿金婆亲手埋了,所以在利助家丢弃婴的另有其人。
阿金婆的儿子说:中屋家也有个大肚子的女人,你可以去中屋家看看。
于是利助兴冲冲的跑去中屋家,不过在离开阿金婆家之前,阿金婆的儿子叫住了利助,并让利助帮忙准备棺材,因为这一次轮到利助家做棺材了。
看样子这个村子里死了人的话是轮流做棺材的。
不过老伯,你老妈还没死你就急着做棺材真的好吗?话说先吃药啊,免得被打脸……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大伯是真的恨不得自己老妈快点死……

TOP

 

利助离开了,大伯意外的看到一个中老年男人带着两个大约小学一二年级的小女孩准备进村……
利助跑去找中屋家的阿常,当时的阿常正在田里工作,利助气势汹汹的跑过去喝问:“阿常,是不是你把男婴丢到我们家田里的?”
阿常很淡定的回答道:“是呀,我故意的,你应该感谢我。”
利助反驳:“我才不要,那东西又不能当肥料,是你弟弟吧?”
阿常一边工作一边回答:“又不是我造的孽。”
利助讽刺道:“你们以为是个女孩子,结果是个男婴,真是活该。”
从这段对话可以分析出,如果生下来的是个女孩子就可以活。
哎,没想到日本的重女轻男那么严重……
两人争吵时,一个右脸烂掉的女人在附近脱裤子小便,两个男人的注意力瞬间被吸引了过去。
那个光屁股的女人不仅不在意,反而还笑了……好像很自豪的样子……

TOP

 

在痴汉利助看女人光屁股的时候,阿玲婆迎来了一位重要的客人,就是之前那个带着两个小女孩的中老年男人。
原来这个老男人是人贩子……人贩子一进阿玲婆家就摸了摸年仅一岁的宸平的小女儿。
阿金婆与人贩子热情的聊了起来,并表示这个孩子是宸平死去的老婆留下的。
人贩子与阿金婆闲聊时说在西山看到宸平,因为距离有点远,不敢确定。(这里划重点)
这个话题没什么好聊的,阿金婆表示这个孙女他们还没决定要卖。
人贩子老头笑着说出了来意,原来他不是来买女孩的,他是来做月老的。隔壁村有一个37岁的寡妇,他打算介绍给宸平续弦。

TOP

 

得到这个消息后,69岁的阿金婆好像年轻了20岁一般疯狂的跑出去找自己的儿子宸平。
正在种田的宸平对续弦似乎不太在意,但也不反对。
利助跳着水桶准备从介左吉身边经过,结果被介左吉嫌弃,要其滚一边去,利助恼怒的踢了介左吉一脚。
这是利助少有的爆发情绪,然而阿金婆却让利助听介左吉的话,理由是介左吉是未来的家主。
连老妈都不帮他说话,利助只好垂头离开。
平息了二儿子和长孙的争执,阿金婆单独叫来大儿子宸平。
“你今天去了西山吗?”
宸平否认说没有,可是阿金婆有证人,宸平无法反驳。
阿金婆望着儿子:“你越来越像利平了。”
宸平解释说:“我听说有人在西山上看到利平。”
阿金婆不以为然:“失踪了30年的人,不可能活着,一定是看错了。”

TOP

 

春天来了,阿金婆和儿子宸平在山坡上采草药,宸平问:“老爸为何失踪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吗?”
其实利平就是宸平的老爸,阿金婆的老公。
阿金婆回答道:“当年你15岁,利助5岁,灾荒很严重,那一年生出来的女儿都卖掉了,利平的妈妈正好跟我一样69岁,该上山的年纪。利平拒绝送自己的母亲上山,于是他离家出走了。”
这一段的信息量很大,这个村子所有69岁到70岁的老人都会被送到楢山上等死,利平拒绝送自己的母亲上山,于是离家出走了。

TOP

 

阿金婆觉得利平让她在村人面前丢脸了,因为在阿金婆看来,到年纪就上山献祭山神反而是荣耀的。
她问自己的儿子会不会跟利平一样逃避责任,宸平回答说他跟利平不一样。
得到答案的阿金婆平淡的点了点头:“那就好。”
其实阿金婆可以说是期待着到了年纪就上山的。
在宸平他们采药的时候,介左吉正在跟右脸有残缺的女人阿松调情,双方很快就滚了床单……
在村子里,这种事情是十分平常的,唯一不平常的就是村子里的女人实在是太少了……因为之前提到过,都卖掉了嘛……
男孩卖出去也没人买,所以觉得养不活就会丢弃……就好像之前利助和阿常讨论是在利助家田地里的男婴时,那态度仿佛在谈论随手丢弃的垃圾。

TOP

 
1/4页1234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