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2915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小说】【短篇】【星海荡漾(上)】【科幻】

【小说】【短篇】【星海荡漾(上)】【科幻】

“在太空中看星星怎么样?很美是吧?”
  “不!我更宁愿在地面上看喔!”
  “为什么?”
  “因为,那样才能~仰望星空呀!”
  “啊?你还真是个怪人呢!”
  “哦……是么?大概吧!”

  巴比伦号,一艘在茫茫星海中执行巡逻任务的“托尔泰”级重型巡洋舰。
  现在船员们正悠哉的过着以船上时间而言算是中午的时段。
  “哈啊……好无聊啊!”坐在雷达扫描屏前的三名监视员之一的杰尼斯·威尔斯,打着哈欠通过舰内的通信线路向火控管理室的管理员艾丽妮·布鲁塔抛出了闲聊的引子。
  “啊嘞?你还无聊啊?我这里才是闲的要死呢~!”
  火控管理室的功效是只有在发生战斗的时候才能体现的出来,一般的时间基本都是很闲的,真的很闲。即使是舰长或是副舰长来巡视,也能看出他们很闲。如果有什么简单的工作要做,譬如一些杂活之类的,那些就由即热血又青春的后勤班小伙子们来干。
  “我知道……所以才找你的嘛!艾妮(艾丽妮的昵称)!”
  身为监测班一员的杰尼斯,虽然听上去监测班的工作很重要(的确很重要),但暗地里也是闲的要命。也许在其它的联邦战舰上不是这样,但在这艘巴比伦号上就是这样。原因就出在这艘巡洋舰的工作区域,β-3星域,让人觉得来这巡逻完全就是在浪费纳税人金钱的行为。不像某些星域,没有出现军舰和海盗战斗的场面,没有什么途经这里的舰船遇难需要救援的时候,也没有遭遇过大量小行星飞过来的情景。即使是遇见了小行星带,也不需要舵手有多么细致的操作,自动导航几乎能完美的完成小行星带的穿越动作,因为……实在是太简单了,是个没有任何危险的小行星带。
  “是是!哎……为什么我们就那么倒霉啊!偏偏抽到了3号巡航路线。”艾丽妮用几乎快睡着的语气向杰尼斯进行例行的抱怨。
  在β-3星域执行巡逻任务的联邦舰船一共只有3艘,分别是“托尔泰”级重型巡洋舰巴比伦号、“吉尼斯”级导弹驱逐舰梅米索号、“乌列士”级重型动能战列舰吉尔伽美什号。就这3艘战舰的战力而言,最强的当然是重型动能战列舰吉尔伽美什号。
  【β-3星域一共有4条巡逻航线,每当巡航完一轮之后,各舰的舰长都会用十分古老而传统的方式来决定下一次巡航的路线——猜拳。】
  “是啊!嗯……对了艾妮。你说,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投入3艘战舰啊?”
  “这个问题……上一次和上上次巡航你都问过了啊!不是都说了么?真相完全不知道……”
  “不知道就猜呗!一艘重型巡洋舰,一艘重型动能战列舰。怎么想也不应该分配在这个地方吧?”
  “的确,这个问题很值得探讨下!”意外的第三人。
  战舰的内部网络一般来说是可以随便使用的,只要不进入禁区。每个人都可以建个局域网和进入的人聊天,就像是艾丽妮和杰尼斯那样。
  “吓……是,是小卡尔斯么?吓我一跳呢!”
  “哎呀呀,我又不是怪兽,吓到你什么了啊?”
  “真是的~卡尔(卡尔斯的昵称)你不用去维护你的机体么?”卡尔斯·莫拉是巴比伦号的舰载机师之一,相对于小型护卫舰更加小巧而灵活的舰载机,能在发生战斗的时候给战舰带来更为灵活的战术应用。几乎所有的舰载机的外形都和在行星重力区内的飞行器的外形一样。考虑到可能因为某些原因无法返回战舰,只能在行星迫降的可能性,所以舰载机必须要符合空气动力学和宇宙空间战斗学两项。
  “呃……不用了!早上我就维护好了,现在是处于休息状态。是私人时间哦!”从视听器里可以听出卡尔斯的话里明显带着些疲惫,应该是才维护完自己的机体。
  卡尔斯和另外两个机师都是带着联邦兵器研究所的实验型战机加入的。为此,当时战舰上的人兴奋了好一阵,主要是巴比伦上的老机师们。能看见以后可能会用上的新机种,怎么会不让那些老兵级的机师们兴奋呢?三架不同的战机一运上巴比伦号,船上的机师们立即拥在了战机周围,开始评头论足起来。【看看,看看……增加了流线曲度,是为了应付行星迫降么?】【笨蛋,看那看那,那个承接口……是用来搭载什么新兵器的吧】【不觉得,用来安装外接燃料的话刚刚合适!】【你才是笨蛋!我们这里是不需要用到外挂油箱的吧!】…………总之就是多灾多难,曾经有人还试图擅自爬进驾驶舱,结果却发现原本以为是驾驶舱的地方居然连一个接口都没有。最后,在舰长的郑重声明之后,好奇心旺盛的机师们总算是安静了下来。虽说如此,但还是有一部分机师看不顺眼新的实验机种。
  “骗人的吧!卡尔现在的声音怎么听都觉得奇怪。”
  最早和三位新来的特别机师混熟的不是同为机师的同僚们,却是因为被同事们怂恿而硬着头皮去做“自我介绍”的艾丽妮,接着便是身为主谋的火控管理室室长川竹·李,然后就是艾丽妮的死党杰尼斯。
  “吼吼……卡尔斯三等兵,你的声音就像是一只快要被烤熟了的番薯一样……”
  “室长……你的比喻很有问题哟!量词的使用也是!”艾丽妮用无比认真的口气通过麦克风对就在自己旁边的火控管理室室长吐槽。
  “火控室的人还是和以往一样的闲呢!”卡尔斯现在就坐在自己的座机里,代号为S1的实验机。在维护完S1后,因为又想休息又想找人闲聊,于是就钻进了S1的驾驶舱里,通过机内网络连接进了艾丽妮她们的局域网里。
  “其实……我也很闲啊!好,无,聊,啊!”
  “不要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这种话,会越来越无聊的。杰尼斯三等兵!”几乎整个巴比伦号上的人都知道火控管理室里有个超级怪人,是一个即使是称呼舰长也是用充满流氓语气的“头”来称呼。叫做川竹·李的亚洲籍男人,是个被副舰长认为是不安定因素的家伙。
  “是,知道了。室长!不过我看你也是超级的无聊吧!?”虽说不是火控室的人,但还是不知不觉中跟着艾丽妮一起叫川竹·李为室长了。
  “我听说这次的巡航路线是最糟糕的一条。为什么?”因为卡尔斯是才进入巴比伦号不久,有些事情还不是很清楚。
  “小卡尔斯是才来的所以不知道吧!3号路线是4条路线中最最无聊的一条,什么都没有,只有无尽的黑暗……”
  “是么?杰尼斯?平凡一点不是正好么?”卡尔斯第一次听到杰尼斯这个名字的时候还以为是个男的,完全没想到是个女的,就姿容而言和艾丽妮是两种方向,一个是甜甜的爱娇,另一个则是笨笨的可爱。
  “和哦?听你这么说,难道卡尔你以前其实一直过着不平凡的日子?好羡慕~!”光是听艾丽妮的口气就让人觉得她一定是双手合抱,以祷告的姿势在说。
  “卡尔斯三等兵……难道,你就是在‘波尔’战役和‘巴基古拉特’大会战中的那位传奇一般的王牌驾驶员么?嗙!”川竹虽然是在反问,但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就像是要增加震撼力一般,重重的拍响了桌子。
  “这个……怎么可能……我当然不是……不过,那个战役和会战里有什么王牌机师我倒是第一次听说。”虽然是很认真的在否定,但是公共频道里却传来了吵架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啊?室长!突然拍桌子干嘛啊?吓得我差点脚软……”
  “我那是激动的表现,是激动的表现啊!艾丽妮三等兵。”
  “原来你还知道什么是激动啊!现在是工作时间,所以请安静一点。室长!”
  “我知道,我知道,艾丽妮三等兵。身为下属的你实在是太啰嗦了……”
  预感到两人还会争吵一段时间,卡尔斯直接把声音调成了静音,双手抱着头悠闲的躺在放平了的驾驶座上,想着以后的事。因为太过疲劳在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睡前的最后一个想法竟然是“艾丽妮和室长的关系还真是好呢!”就这样,如果不是整备班的人来复查S1,恐怕卡尔斯会在里面睡上一整天。
  “你还真是敬业啊!居然在战机里睡着了?!”面对同为S系列的三位机师之一的艾莉森·贝斯坎的冷嘲热讽,才从S1里面出来的卡尔斯也只能尴尬的搔着后脑勺。
  “唔……我知道了。下次不会了……”像是被姐姐教训的弟弟一样,卡尔斯低垂着头,鼓着腮帮走出格纳库。
  “不要去镇压年轻人的心性,艾莉森。”
  说话的是站在待机区入口,拿着一份杂志的高大黑人。
  卡尔斯一听见这句话就立马抬起头,对着黑人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并悄悄地竖起了大拇指。
  “我说……奥多尔。你这样老是护着卡尔斯可不行啊,不能老当他是孩子吧?”双手叉腰,歪着头的艾莉森出口反驳道。
  “15岁难道不是孩子么?”S3的机师是高出常人一个头的健壮光头黑人奥多尔·汉密斯。光从外表和说话的口气,日常的行为和礼节上来看,他应该算是一个管家一样的绅士角色,前提是无视他手上拿着的那份杂志。那是一本会让人看了脸红心跳加速的色情刊物,虽然卡尔斯只看过封面。因为每当奥多尔要给卡尔斯看里面的内容的时候,都会被艾莉森以诡异的角度踢飞。
  “15岁,也算是个小大人了吧!”
  “不!15岁还是太小了。”
  “呵……你还知道他小啊?那你还给他看那种东西?”仿佛抓住了破绽一般,艾莉森以雷霆之势反击道。
  “正是因为小,才要在这个时侯灌输正确的思想,在成熟大人的引导下……”
  虽然卡尔斯不喜欢别人把他当成小孩来对待,但为了能压制住艾莉森,也就无所谓了。两个人还在争论,因为觉得无聊,卡尔斯也就没有仔细去听他们说话的内容,直接坐在了待机区的舒适沙发上。15岁就当上实验机的驾驶员,又被发配到这种极度缺乏刺激的β-3星域,让人想不通的就是这点。
  “唔……你这是诡辩……”看来奥多尔已经占据了上风。
  “这是正论。所以你才无法反驳!”奥多尔像是在提前庆祝自己的胜利一般,把手中的杂志扔向了卡尔斯。但在卡尔斯就要接住的时候,艾莉森以超越了人类极限的速度截住了杂志。
  “不管你怎么说,从主观讲我就是无……法……认……同!”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艾莉森此时的眼神就已经把眼前的黑人杀了无数遍了。“啊”的叫了一声,伴随着声音,大量的碎纸片漫天飞舞。
  “呃……我的‘剃毛’!”奥多尔冷静的说出了被艾莉森撕得粉碎的杂志名。这是他在巡航之前在地面基地里买的。
  “你!”艾莉森愤怒的指向卡尔斯,把卡尔斯吓得坐的笔直:“要是再让我看见你企图看这种不良刊物,当心我把装进流放舱里。听见没有!”
  “知,知道了!”
  “没听见,太小声了!”
  “是!军曹!”因为屈服于艾莉森的淫威,连称呼都变了。
  “她意思就是只要你没让她发现就可以了。”用出这个-200℃吐槽的犯人,奥多尔双手环抱胸前露出了“酷酷”(也许是傻傻的也说不定)的微笑。
  “很不错么!奥多尔·汉密斯!有时间私下聊聊……”脸上青筋暴露的艾莉森露出了绝对不符合她脸蛋的变态笑容。
  “会被杀掉的吧……”如此想着的卡尔斯,在艾莉森和奥多尔对视期间,偷偷的溜走了。
 
  “哈!我就知道你在这里,卡尔斯三等兵。”川竹·李一边夸张的拍着卡尔斯肩膀,一边毫无顾忌的大声说道。
  “嘘……”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的卡尔斯连忙捂住李的嘴巴,对他做出噤声的动作:“小声点室长,你想害死我么?”
  “嗯唔喔嗯……”因为被捂着嘴所以完全听不清川竹·李在说些什么,卡尔斯只好对不断支支吾吾的室长说:“如果你能悄悄的告诉我你想说什么我就放开你,点头就是答应,摇头就是拒绝。”这个景象看上去还是很不协调的吧!被矮了自己一个头的人捂住嘴巴,但又无法挣脱。
  火控管理室室长闭着眼睛想了一下,最后还是妥协般的点了下头。
  “卡尔斯三等兵,你在搞什么飞机啊?居然捂住重要的使者的嘴!这可是大罪啊!不过看在,我亲爱的部下的面上,这次就算了。”川竹·李一边整理着被弄乱的衣领一边说着漫无边际的话。
  卡尔斯挑起一边的眉毛,脸上的表情明显是在说“这就是你要说的话,你到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是室长却露出了比奥多尔还要“酷”的笑容。
  “呵呵……卡尔斯三等兵,你已经感动的完全说不出话了么?哼哼!不错。准备痛哭吧!我可爱的部下委托我邀请你去一起吃晚饭。”
  “为什么我一定要感动、痛哭啊?”心里是这么想的卡尔斯只是点了下头,说了句:“嗯!好的!没想到已经是晚饭时间了啊!难怪艾莉森会生气……”
  “虾米?贝斯坎小姐生气了?”川竹皱着眉头认真的问道。
  “呃……没有,开玩笑的!”卡尔斯无奈的看着室长说道。但心里面却是一大堆想法“为什么一说到艾莉森表情就变了?为什么只有对她才没有什么三等兵的尾语?”想归想,卡尔斯还是让带着严肃表情的室长走在前面。
  艾丽妮和杰尼斯正在位于第二甲板的餐厅里等着卡尔斯他们,当室长带着卡尔斯出现在餐厅正门的时候,艾丽妮率先向他们招手示意。但杰尼斯则完全忽视餐厅里还有很多人正在用餐的这个情况,大声的喊道。
  “喂……小卡尔斯,室长。我们在这呢!”
  因为受到突如其来的音波攻击,几乎所有正在吃饭和闲聊的人都转移了视线,看向女高音的所在地。
  “那个……杰尼斯。声音……太,太大了……”受到了人数众多的视线攻击,艾丽妮说到后面已经窘迫的说不出话来。
  “哟~虽然我很在意为什么不是先叫身为室长的我,而是去叫在我后面的卡尔斯三等兵。但是……我看见你们了哟~艾丽妮三等兵,杰尼斯三等兵!”川竹·李根本不顾忌周围的视线大摇大摆的向艾丽妮她们招手,用盖过了杰尼斯的超高分贝回喊道,然后拉着楞在原地的卡尔斯向两位女士所在的餐桌走去。
  “呵……室长的脱线能力还真是强大啊……”卡尔斯无奈的发出了感叹。
  “啊呀!那不是‘三等兵室长’么?”
  “他后面的那个小鬼是谁?”
  “你不知道么?就是在在巴尔塔星引起轰动的那个试飞员啊!”
  “是么……”
  川竹·李的名气实在是太大了,本来还想低调行事的卡尔斯发现只要在他周围就完全不可能不被注意到。而且,艾丽妮也算是被室长捧红的名人吧!卡尔斯回想起才来巴比伦号时,被怂恿的艾丽妮对自己说的话,头就痛得很。
  “什么?卡尔斯三等兵,我刚才没听清你说的什么?”坐在椅子上后,川竹一边用餐桌上的反光部照着自己的脸,一边不停地对餐桌做出各种怪异的表情。
  “啊……没什么。只是再说要吃什么好……呵呵。”
  似乎已经习以为常这样的怪异场景了,原本兴致勃勃看向这里的人们也收回了视线,继续干自己的事。李室长在餐厅这样大吵大闹的事,早就不是舰上官兵们感兴趣的事了。一开始能让他们兴致勃勃的对象当然是卡尔斯·莫拉。原因倒也不是因为是新来的超级年轻的机师,而是因为在他登上巴比伦号时,火控管理室的成员中的一人对这位年轻机师所说的爆炸性发言。
  “和哦?肚子已经这么饿了么?也对,卡尔斯三等兵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轻易就被卡尔斯忽悠过去的室长沉吟了起来,不知道是在想什么重要的事。倒是杰尼斯说话了。
  “我推荐这家店的特色套餐哦!”说着,杰尼斯一只手拍在卡尔斯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搂住艾丽妮:“6号套餐!”
  卡尔斯因为是第一次来这个餐厅所以完全的不知道,杰尼斯口中说的6号套餐是什么。但仔细想一下,既然是特别推荐的那也应该不是什么难吃的东西,于是点了下头同意。倒是艾丽妮一听到这个6号套餐就脸红的像是个煮熟了的螃蟹一样,还在支支吾吾的说:“杰尼斯……你在胡说些什么啊?那个…这个…6号套餐……还是算了吧……”
  “哦?这里的6号套餐是什么挑战人类味蕾极限的东西么?”卡尔斯疑惑的对艾丽妮问道。
  “嗯……这个……不是的,味道是很好……就是……就是……”就这样低着头一直“就是”个没完的艾丽妮,如果不是杰尼斯说话的话,恐怕会不停的重复下去。
  “6号套餐就是这家店专门为巴比伦号上的情侣所做的爱情套餐哟!小卡尔斯!”杰尼斯不停地戳着卡尔斯的额头,露出坏坏的笑容。
  “哦!这样啊!………………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什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骤然反应过来的卡尔斯一下子吃惊站了起来,用比室长进来时的声音还要大的分贝发出超级惊讶的声音。然后又在再次聚集过来的视线下坐了下来。
  “什么嘛!小卡尔斯的反应太慢了,太慢了。而且,干嘛那么惊讶啊?你和艾丽妮现在不是正在交往么?”
  “杰尼斯!请,请不要……不要说出那么让人难为情的话!”虽然使用很认真的口气在说,但艾丽妮脸上的表情让人觉得完全没有说服力。
  听杰尼斯这么一说,卡尔斯又想起艾丽妮在当时对自己说对话。
  “那个……卡,卡尔斯·莫拉中尉,我,我是艾丽妮·布鲁塔……职位是,是火控管理室的管理员。第,第一次看见您的时候,就,就觉得您一定是个既善良有可靠的人。所,所以……很和我交往吧!我喜欢你!”那个时侯是在待机区说的这话,在场的所有人除了主谋外,全都惊讶的合不拢嘴。如果去申请吉尼斯纪录的话,标题绝对是《人数最多,表情最夸张的惊讶场面》。接下来,卡尔斯的回话更是惊爆了全场,包括主谋。
  “呃……好的!”这话一说完,卡尔斯才发现自己居然说出了如此大胆又不负责的话。
  “哦哦哦哦哦啊啊啊 !”
  “吼吼吼吼……”
  “年轻真是好啊!”
  “好大胆!”有祝福,有提问,有起哄的。整个待机区的音量已经大到了震裂马克杯的程度。
  就是这样,卡尔斯和艾丽妮成为了整个巴比伦号,乃至整个巴尔塔星都众所周知的情侣。
 
“啊?发现求救信号!”监测班中的杰西·凯特中士在监测屏里看见一个信号微弱的求救信号,因为是除了演习、训练外第一次遇见这种状况,一开始还发出了疑惑的声音,后来立刻意识到这个信号代表着什么,又大叫起来。
  “镇定!凯特中士!不要慌张!逆向追踪信号源。”监测班的班长塞拉摩·菲拉斯一边训斥下属,一边手忙脚乱的向舰桥报告。
  “是!长官!开始逆向追踪信号源!”
  在听到监测班的报告后,巴比伦号的舰长基梅陇·赫肯稍微沉思了起来。副舰长吉尔·吉德见状就直接问向监测班。
  “信号源在哪?菲拉斯少尉!”
  “是在4号航路上的γ-1号小行星带。长官。”菲拉斯少尉恭敬的了回答副舰长的问题。他自己的额头上冒出了不少的汗珠,这倒不是紧张造成的,是因为太兴奋了。
  “舰长!”吉德副舰长的声音里也透露出难得的兴奋,这可是在这艘战舰里第一次真实的遭遇求救的状况。
  “嗯……没有战舰在4号航路巡航。离那最近的就是我们了,吉德少校。”舰长基梅陇·赫肯一般叫人都不带职位只带军衔。
  “是的,舰长。虽然我们离那还有相当的一段距离,但毕竟是在我们的职责范围内……”
  “嗯……三级备战。不排除有海盗活动。改变航线,目标——γ-1小行星带。另外,通知吉尔伽美什号和梅米索号,我们将延期到达补给站。”舰长停顿了一下,理了下帽子,郑重而洪亮的说道:“改变航线,左满舵40,仰角35,最大航速!”
  “是!改变航线,左满舵40,仰角35,最大航速!”舰桥下面的操纵员大声的复诵舰长命令。
 
  在卡尔斯和艾丽妮因为6号套餐而为难的时候,舰内广播响起了:“命令发布。本舰立即执行三级备战方案,航线改变,这不是演习,舰内发布时间1843时。重复,本舰立即执行三级备战方案,航线改变,这不是演习,舰内发布时间1843时……”
  一直在沉吟的室长只是稍稍睁开了一只眼睛,然后又闭了起来。艾丽妮、杰尼斯和卡尔斯三人听到三级备战后,也没什么反应。周围的人也只是骚动了一下,说了些什么“终于有事可做了么?”之类的话。
  “只是三级备战么?还是很无聊啊!”杰尼斯发出了感慨。如果只发布了三级备战的话,也就是说有什么事要做了,可能是遇见了流星群,或是在很远的地方发现了什么。但是,发布的东西里不只有备战等级,还有警戒等级,巡航等级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卡尔~那个……换成普通的餐点吧!”艾丽妮向卡尔斯提议道。
  “不错的注意哟!”卡尔斯生硬的回答道。看来是还没有从6号套餐的冲击中恢复过来。
  杰尼斯作为计划的创始者当然不会轻易罢休,一下子搂紧了艾丽妮的细腰,惊得她“啊”的叫了一声。
  “否决!既然你们真在交往,那就给我拿出一点交往的样子来。我可告诉你,小卡尔斯!在你之前追艾妮的人可是从舰首排到舰尾的哟~!
  “前后,有什么关联么?”
  “当然有,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很对不起那些被你一脚踢下深渊的人……”杰尼斯眼睛里含着泪,用哀痛的表情说着。
  “不错的演技!”卡尔斯在内心里夸奖了一下,口中说出不痛不痒的话:“我知道!”
  “你知道?这就完了?至少也得说‘那些化为星屑的战士也很值得尊敬’之类的吧?”杰尼斯继续发挥着演技。           
  “和哦!原来如此!”砸了下手的室长从沉吟变为了顿悟,目光如炬的盯着艾丽妮:“卡尔斯三等兵和艾丽妮三等兵,你们俩还没KISS过吧!”
  “哈啊?什么……啊?”
  “室……室长!”
  “KISS啊,就是KISS啊!正是因为你们还没有KISS,所以才会有距离感。来,KISS吧!”川竹·李以洪亮的声音对眼前的这对年轻情侣发出了提议。周围的人被他的话所吸引,第三次转移了视线,看向卡尔斯他们。艾丽妮因为室长的话已经害羞的无法说出话了,卡尔斯看了下室长又看了看杰尼斯,没明白前后有什么关联性。
  “KISS……”餐厅里有个人突然喊出了这个单词。
  “KISS,KISS,KISS……”喊的人越来越多了,最后整个餐厅爆发出一阵一阵“KISS”的叫喊声。
  罪魁祸首川竹也跟着起哄:“上吧!我亲爱的部下。去KISS吧!KISS吧!艾丽妮三等兵。”
  艾丽妮低着头,满脸通红的拽紧制服的下摆,嘴巴一张一合的显然是想说些什么。但因为周围给她的压力太大,反而什么也说不出来。卡尔斯用手捂住额头,看了眼室长又看了眼杰尼斯,无言的摇了下头嘴里小声的嘀咕着:“搞什么啊?这两个人真是一对活宝。”
  “KISS”的叫声一浪高过一浪,身为帮凶的杰尼斯怂恿起死党起来:“快去啊!艾妮。别泼支持者的冷水啊!”艾丽妮几乎是用要抓破衣服的力气死命的拽着制服下摆。原本还很无所谓的卡尔斯在见到这幕后,反而不爽起来,眉头紧锁成一个“川”字。

  “这个是……班长!有空间干扰波出现!”凯特中士焦急的大喊道。空间干扰波是在舰船通过星门跳跃的时候产生的副产品,通过这个可以提醒目的地周围的船只进行避让。但一般星门的跳跃地点是固定,很少会出现改变地点的情况。
  “强度是多少?”菲拉斯少尉一边问着,一边不停地敲着键盘让电脑推算跳跃船只的出现范围。
  “8级!离我们很近!10秒后登陆!10……”凯特中士紧盯着荧幕,开始倒数。
  “是……。右舷!”菲拉斯少尉用几近粗暴的动作对着麦克风狂喊。
  “9……”倒数还在继续。
  在发现空间干扰波的同时,舰桥也忙了起来。
  “左满舵90,打开右舷隔离栅板,通知全舰准备迎接冲击。发布橙色警报!”吉德副舰长站在基梅陇舰长的旁边发布着命令。
  “8……”
  “你们闹够了没有……混……”卡尔斯终于还是忍不住了,站起来正要开口骂的时候。
  “全舰准备迎接冲击,橙色警报。这不是演习。全舰准备迎接冲击,橙色警报。这不是演习……”随着舰内广播的声音,一阵阵“嗡……嗡……”的刺耳警报响了起来。
  “什么?”
  因为一直以来过着安逸的生活,所以大部分船员一瞬间还没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当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倒数到3了。大部分人都是在露出疑惑的表情看着周围的人,大家面面相觑,但就是不知道个所以然来。
  “3秒……”广播里尖细的女中音声里透露出的是名为紧张的气氛。
  “快抓住身旁的东西啊!”杰尼斯这时已经抓紧了餐桌,对着在餐厅里还愣着的人大喊道。随后变传来乒乒乓乓东西乱撞的声音,人们抓住了各种各样的东西,桌子、椅子、水杯、盘子和桌布。
  “2秒……”广播里传来了深呼吸的吸气声。整艘船现在只听得见广播的倒数声和偶尔的键盘敲击声,以及略微急促的喘气声。
  “1秒……”连键盘声都消失了,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漫长而短暂的冲击。
  “……”1秒过去了,2秒过去了,3秒过去了,预想中的冲击并没有传来。就在不知实情的人们都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的时候,舰内广播骤然响起。
  空间出现了扭曲,朦胧的条状型轮廓逐渐清晰,一艘改装过的民用型货运船出现在了巴比伦号的右侧三百米的样子,紧接着第二艘也尾随而至。只是……
  “那是……海盗船……么?”通过光学探测器传在舰桥大屏幕的影像,让监测班的人不由得楞了一下。一直以来过着安逸生活的巴比伦号上的船员们,虽然听说过或是在影视资料里看见过海盗,但是突然有了实感反而很不适应。
  最快反应过来的舰长面无表情冷静的说道:“执行三号预案。”
  太过冷静的话语让出了副舰长外的其他人都没反应过来,或者是说正常的战舰的舰长遇见这种事是应该冷静,但在这艘巴比伦号上这样的行为反而让人不解。
  “三号预案!”吉德副舰长以几乎震碎玻璃的音量复诵舰长命令。舰桥的人最终还是在巨大的声音下回过神来。
  “是!三号预案,执行!”
  所谓的三号预案是联邦舰队常用的一套方案,即是指1级备战和红色警报,也就是说三号预案就是最高战斗等级。
  “对方的舰船是什么型号的!?菲拉斯少尉!”副舰长吉尔·吉德严肃的盯着大屏幕。
 
  “一级备战,红色警报!全员立即归位!这不是演习……”
  接连的突发状况让餐厅里的人们一直处于石化状态,解开这个状态的卡尔斯的一句话。
  “是……遇见海盗了么?”虽说是很普通的推测,但在这个时候就像是兴奋剂一样,全场的人都沸腾了起来。
  “海盗……吼……终于遇见海盗了……”
  “哇哦哦哦哦。干掉他们!”
  此类的发言屡出不止。太过平淡的生活,只需要一颗小小的石子便能激起滔天的巨浪。
  “呐~我先走了!”
  “要小心哟!卡尔!”
  卡尔斯对着艾丽妮他们说了一句便转身向待机区方向跑去,连艾丽妮说了什么也没听清。
  “艾丽妮三等兵,我们也得快走了!”室长站起来拉起艾丽妮以势如破竹之势冲进了四处奔走的人群里。
  被留下来的杰尼斯叹了口气说:“哎!又成孤家寡人了啊!我也的快些走了呢!”最后一句是在给自己打气。
  卡尔斯气喘吁吁的跑进了待机区,一直不知道从第二甲板跑到第三甲板的待机区会那么累。就距离而言并非是接受了训练的人跑了会气喘吁吁的程度,只要是因为要穿过人群的阻碍很费体力。普通的战舰上一般是不会出现这种几近混乱的状况,在战场上要还是这样,恐怕只能落下个被击毁的下场吧。
  “太慢了!卡尔斯!”刚一跑进待机区的卡尔斯还没来得及歇口气,就被艾莉森连拽带拖的拉进了格纳库。走进格纳库就看见奥多尔已经穿戴整齐,右手把头盔夹在腋下,站在登机台上。
  “我,我知道啦!这的人和格拉斯托号上的人完全是的两个极端嘛!害我费了不少的劲啊!”仔细一看,艾莉森也是全副武装,不过手上拿着的不是头盔而是一套制服。
  “抱怨的话就少说了。快换上!”艾莉森手上拿着的正是卡尔斯的飞行服。
  “这里?至……至少让我去更衣室吧!”卡尔斯神情扭捏的说道。
  “现在没那个美国时间!快给我换,你的裸体我又不是没见过,快点!”
  “请不要当着人的面说出这种会被人误会的话!”
  “奥多尔会误会?”艾莉森转身看向依然挺直的站在登机台上的奥多尔,看见他略微摇了下头又转过身子对着卡尔斯:“他没有!”
  一直以来都护着卡尔斯的奥多尔这次居然没有反对,看来时间的确是很紧了。
  “呃……我在机体里换。”卡尔斯也没管艾莉森还想说什么,直接钻进了驾驶舱。
  艾莉森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看着卡尔斯直接进了驾驶舱,撇了吓嘴,对着奥多尔点了下头。两人就都进入了驾驶舱。
  “这次钓到了个大鱼,就刚刚的情况和从格拉斯托号那发过来的情报来看,被追击的货运船里的人应该是现在还在流亡的原‘殒星’海贼团的团长布鲁斯托·美卡。根据任务优先顺序,现在的任务是秘密活捉布鲁斯托·美卡。”卡尔斯一边听着艾莉森的解说一边换着衣服。
  本来所谓的实验机就是个幌子,“奇美拉”级战略型航空母舰格拉斯托号一直以来都是联邦机密局在指挥……
  “那艘海盗船怎么办?要我们去么?”卡尔斯换好了衣服,调试起系统来。
  “样子还是要装的,不过我们不去也无所谓,重型巡洋舰对付这种和护卫舰大小的海盗船完全就是碾压嘛!”
  随着“吱”的一声,格纳库的大门打开了。成批的舰载机从打开的起降通道飞出舰外,原本对付这种程度的海盗根本就没有必要派出舰载机,用舰上的火力就完全的足够了。不过,因为是巴比伦号第一次遇见海盗,所以让更多的人有点实战经验,指挥官就十分华丽的派出了1/3的舰载机。

  “菲拉斯少尉!和对方连联络上了么?”
  “长官!还没有联络上。可能是通信系统受到损伤!不过,海盗方面倒是有回信了。”菲拉斯少尉说到这里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对上了赫肯舰长的视线后,皱了下眉头:“猪猡……”
  “轰掉它!”丝毫没有犹豫,果断的说出这话的是火控管理室的室长川竹·李。
  “李少校!请不要擅自发言,本舰的战机还在向海盗喊话,这时候攻击只会贬低军队的名声。”大义凛然的说出了漂亮话。
  “呵呵……”赫肯舰长在听到身旁的副舰长的台词后轻声地笑了出来。
  川竹挑起一边的眉头:“哈哈……我好像听到好笑的话呢!吉德三等兵!我们和海盗的距离只有三百米耶!”
  “太放肆了!李少校!”本来吉尔·吉德就对火控室长很不满,总是在找机会教训下这个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人的火控室长。这次遇见海盗,终于抓到了他不顾军规的发言,就在吉德副舰长要训斥火控室长的时候,赫肯举起了一只手制止了争吵。
  “李室长觉得该直接轰掉么?这可是本舰的处女战啊!不稍微做的华丽一点,对士气可不好啊!”
  “那就别喊话了头,直接用饱和攻击结束战斗。”川竹理所当然的说出了让吉尔不爽的话。
  吉德副舰长重重的哼了一声,严肃的说:“已经说过了,我方还在喊话,突然攻击有违骑士道精神……”本来还要继续说下去的吉德被菲拉斯少校打断了。
  “3枚动能导弹,被我方战机击毁。是海盗船发出的。”虽然是在极近的距离下爆炸,但就巴比伦号那庞大的身躯而言,这种程度的爆炸冲击波根本无法撼动重型巡洋舰。
  “看吧!别人已经等不急要上你了……吉德三等兵。”川竹调侃的说着。
  吉德的额头上已经是青筋暴露了:“你要是再敢叫我三等兵……”
  “吉德三等兵如果你很闲的话,就去睡觉吧!这里不是在过家家,是在和人拼命啊!”吉德现在的已经完全被川竹激怒了:“你这个……”
  “都闭嘴,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赫肯舰长再次制止了争吵,重新理了理帽子说:“我要喝杯咖啡休息下,战斗部分就交给李室长了。”能在这种时候还悠哉的说出想喝咖啡的话,也就只有巴比伦号的舰长了。
  “是!头儿!打开右舷炮舱,回收舰载机!”流利的说出了战斗指示,川竹盯着监视屏。
  舰桥的操纵员犹豫的回望了一眼坐在座位上喝着咖啡的舰长,赫肯微微抿了口咖啡:“舰长命令,战斗指挥权移交给火控管理室室长川竹·李少校。”吉德显然是想要反驳什么,但是他知道喝着咖啡的舰长是不会修改自己的命令的。
  “右舷炮舱打开,舰载机归舰命令发出。”在得到了明确答复的操作员大声的复诵了川竹的话。
  “右舷各炮运行良好可以激发,舰载机正在回收中。”艾丽妮平静的说出了命令的执行情况。
  “很好。那么……目标海盗船,右舷开火。”

  “怎么回事?只是象征性的放出了三枚导弹攻击就完了?”卡尔斯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现在他们已经停靠在了货运船上,刚刚巴比伦号一次华丽的右舷齐射,炮弹混着曳光弹把海盗打的连渣都不剩。本来曳光弹就是多余的,但是为了能让舰上人员欣赏到这次华丽的演出,不用曳光弹根本就看不到炮弹的飞行轨迹。
  “就像是预先安排好的一样。除非那三枚导弹就是他们最后的弹药,不然我实在想象不出等着军舰来击毁自己的海盗。”卡尔斯做出了对于被击毁了的海盗的点评,但是没有人回应,因为给货运船发出了要求登舰的信息,可是一点回应都没有。
  在卡尔斯他们三人靠近货运船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头了,在连接飞船的时候也没有任何异常动作。不!这本身就很异常了,一点抵抗都没有,在穿戴整齐战斗装备后,三人一起登机。
  “小心一点,可能有埋伏。这太安静了。”原本以为会有意想不到的埋伏的三人,小心翼翼的进入了货运船的尾部,结果在光学探测器里,显示的只是一具具被鲜血覆盖的尸体。最后进入舰桥后,看见了这一幕,一个脑袋开了洞男人无力的瘫坐在墙边。
  “啧!这到底怎么了?”一脸嫌恶的看着眼前尸体的卡尔斯砸了下嘴。
  “全死了……”
  因为卡尔斯的问话没有任何人回答,所以只好自己回答自己。大概是觉得继续无视同伴不是什么好事,艾莉森说话了。
  “布鲁斯托·美卡饮弹自尽……明明是个已经流亡了那么多年的海盗头目,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就自杀呢?”
  艾莉森、奥多尔和卡尔斯站在因头部中枪而死亡海盗头头面前,奥多尔大概的检查了下还有些温度的尸体,对着身后的两名同伴摇了摇头轻声叹了口气。
  “是自杀。从各个角度来看。”
  卡尔斯和艾莉森都没有反驳什么,是自杀或是他杀对他们而言意义不大。卡尔斯进入了指令台,想要翻看航海日志。
  “没带解码器,把存储部分拆下来带回去看吧!”艾莉森知道卡尔斯想干什么不过由于时间和装备上的问题,现在就没那个闲情雅致来破译密码。
  “打开了,没有密码……”
  “啊?”
卡尔斯也不管惊讶的艾莉森,阅读起航海日志起来。
  “呵呵……奥多尔、艾莉森!看来真的钓了个大鱼,过来看下,快点!”
  兴奋笑起来的卡尔斯一边看着航海日志,一边向两人招起手来。奥多尔面无表情的走了上去,而艾莉森则是表情别扭的站在那一动不动。正当卡尔斯注意到这个怪异举动的时候,奥多尔转过身拉起卡尔斯和艾莉森向出口疾走起来。
  “喂,喂……怎么了?”
  没有看日志的艾莉森不解的发出疑问,卡尔斯则是一副逆来顺受的表情。
  “难怪会被逼自杀, 被幽灵战舰追击,恐怕不绝望也不行啊!”
  “幽灵战舰?”
  艾莉森说出了自己觉得有问题的部分。货运船全员被杀,身为老大的布鲁斯托·美卡又对着自己的脑袋开了一枪,充满了诡异情节的事件再加上奥多尔的说辞,让艾莉森心里一阵发毛。
  “如果这个日志不是那家伙一个人的妄想的话,那这艘被称为幽灵战舰的东西应该就是格拉斯托号的猎物。”
  “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的雄鹿。”
  “巨型动能战列舰雄鹿号。……背叛了联邦军,落草为寇的家伙么?”
  目前最大的战列舰雄鹿号,拥有让战略型航空母舰望之愧色的巨大身躯,如同刺猬一般,共计1008门舰炮。整个联邦军队里,就只有这么唯一的一艘。结果最为骄傲战列舰居然莫名其妙的叛变了,成为了“暗星”海贼团的旗舰,只是一艘军舰的加入就让这支名不见经传的海贼团拥有了足以和正规舰队抗衡的实力。只要是在射程以内,就没有哪艘战舰能当下一次雄鹿号的舰炮齐射。正是这种完全就不该造出来战舰追击着布鲁斯托所在的这艘货运船。
  “恐怕,这里发生的事都是人心扭曲后的结果吧!”
  奥多尔的意思卡尔斯再明白不过,处于崩溃边缘的船员和布鲁斯托,在进行了能逃过追击的星门跳跃后又遇见了军舰,途中又碰见了流窜的海盗。一直 紧绷的神经最终还是“碰卡”一声断掉了,绝望的人开始自相残杀,就像是太过饥饿而杀人吃肉可悲人们一样。
  “尾行的海盗船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又会被雄鹿追杀?这些都太奇怪了吧!?”
  回到了S系列战斗机的艾莉森皱着眉头沉思起来。
  “地下交易出了什么问题吧!日志也只说到这里。”
  卡尔斯回想起日志的内容,突然觉得有什么地方值得注意。奥多尔所说的地下交易就是海盗之间的秘密交易,本来宇宙海盗们就是些不可能完全以理服人的家伙,黑吃黑是常有的事。
  “艾莉森,奥多尔。要是雄鹿追过来了怎么办?”
  卡尔斯无意之中说出要是真的发生了就会变得很麻烦的事。奥多尔率先飞出了货运船,艾莉森次之,卡尔斯紧随其后。
  “任务完成!头儿。”李室长兴高采烈的汇报了作战情况。
  一杯咖啡还没有喝完的赫肯舰长简单的点了下头,用眼神示意了下身旁挺直站着的副舰长不要多说话。
  “不错。辛苦了!”
  这种AI也能完成的事被拿来夸奖可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不过恭维的话还没说完,菲拉斯少尉再次打断了对话。
  “5点钟方向,100公里处。有巨大空间干扰波出现。”
  “今天还真是多灾多难啊!右舷正对5点钟方向,舰载机随时准备出击。派出一个侦查分队过去。”
  赫肯舰长感慨了一下,然后发出了命令。
  空间出现扭曲,巨大的轮廓浮现出来。远在100公里开外巴比伦号的主屏幕上,经过数据处理过后的全息影像显现出了一艘巨大的战舰。
  “这是……”吉德副舰长使劲的揉着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战舰。
  “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雄鹿……”
  李室长仿佛看见了鬼一样,瞪大了眼睛。赫肯舰长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出现在眼前的正是背叛了联邦军的巨型动能战列舰雄鹿号。
  “要和对方联络下么?”吉德副舰长头上冒着虚汗看向舰长。
  “李室长,现在全舰的指挥权都移交在你手中了,请尽情的发挥您的才华吧!”
  可以说是超出了尊敬程度的话语了,一旁的吉尔·吉德被舰长的话吓了一跳,这种直接就把所有的权利交给下属的人还是第一次看见。“难道是想推卸责任……”吉尔这样想着,但心理面还是无法释怀,就算是推卸责任也希望能得到舰长的权利。
  “舰长我认为这种做法实在是……”
  “你到底要迟钝到什么时候?”赫肯舰长几乎是以怒喝的姿态在对吉德说话:“川竹·李少校是上一任雄鹿号的舰长,现在我们的对手就是雄鹿号,你认为你能指挥这艘巴比伦号打赢雄鹿么?”
  “什……什么……”
  “现在不是提问的时候,吉德三等兵!”
  “你……好的。我知道了!”
  吉德最终还是决定暂时服从命令,他完全没想到对手居然是前雄鹿号的舰长,太年轻了。
  “这算是梦寐以求的对手了吧!以前一直都找不到呢!”
  艾丽妮捂住了额头,看见一个人自言自语的李室长露出了独孤求败的寂寞表情。
  “先就近向信号中转站发出信息,我们已遭遇雄鹿请求封锁该星域。另外通知吉尔伽美什号和梅米索号来协助!”
  “发现高速动能导弹,数目7.正在接近中!”
  “是要戏弄下猎物么?”喃喃自语的川竹摇晃起脑袋,在认定了脑中的想法之后:“抛射出诱饵弹,数目14,舰首方向。保持右舷正对雄鹿号,全速与雄鹿拉开距离。”
  “喂,喂……这个很像是小说情节啊!”看见探测仪上出现的巨型战舰,艾莉森像是受不这种事态的发展一般,苦笑的摇起头来。接二连三的出现意外的事,一直都是平淡的不能在平淡的β-3星域,居然在不到一小时之内出现了恐怕是在最前线也不一定能遇见的事。雄鹿号的出现不仅让巴比伦号震惊,更让身怀要务的三人感到不可思议。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么?还是说今天是灾难日?呵呵……”卡尔斯干笑起来,虽然收到了来自巴比伦号上的归舰命令,但在这种非常情况下卡尔斯他们早就决定无视了。
  “还真是异常强大的第六感啊!卡尔斯。”毫无褒贬之意,开了个十分冷场的玩笑的奥多尔,迂回的向雄鹿号飞去。当然,卡尔斯他们也跟在后面的。
  “喂,奥多尔,你该不会是想用我们这三架战斗机去击沉雄鹿吧?”问出了完全是多余问题的艾莉森不停的拍打着自己的大腿。三架在雄鹿号面前如同是蚊子一般的飞机要和巨型动能战列舰雄鹿号对攻,完全就是拿油去灭火一般的愚蠢。但有时候就是需要去做些愚蠢的事才能让后面的事不再愚蠢。
  “已经通报给了格拉斯托号,请在支援到达之前尽量坚持下去吧!”这到底是不是鼓舞士气的话很难说清,但是就卡尔斯觉得,这完全就是一件听了让人感到丧失斗志的话。
  “1008门舰炮……这要如何支持?”听了奥多尔那令人绝望的话后,卡尔斯郁闷的用后脑勺敲起座椅。
  “未必就是1008门炮。”
  以S3为首的三架飞机绕到了雄鹿号的侧面大约150公里的地方。雄鹿号的舰体形状就像是一把古代的弓一般,呈现出半月状,舰首对着正在和它拉开距离的巴比伦号。
  “这是什么意思?”卡尔斯一时间没弄明白奥多尔的意思,资料上写的明明白白的大小舰炮共计1008门。
  “你认为这1008门舰炮会对准我们么?你看,卡尔斯。对方已经来了哟!”被奥多尔一句话点醒的卡尔斯看向雷达,9架战机正在向他们接近。
  “呐~就让这些老爷机们看看新型战机的威力吧!”艾莉森在驾驶舱内挥舞起拳头。
  “三角战术。”奥多尔简短的发出了命令。
  “知道!”
  “嗯!”
  三架S系列的战机一瞬间呈三角型散开,从雄鹿号上飞来的9架战机分成3架一组,分别追击卡尔斯他们。
  “注意,卡尔斯。”用余光观看卡尔斯表演的艾莉森被惊出了一身冷汗,卡尔斯的S1基本上与袭来的炮弹相差毫厘,虽然知道艾莉森知道卡尔斯是在炫耀他的飞行技术,但这种赌命般的行为简直就是刺激肾上腺素的绝佳妙方。
  S1以不规则的蛇行和旋转来躲避来自后方的炮弹,至今一直没有使用导弹,应该是为了多戏弄下对手。蛇行的幅度越来越大,在最后一个拐点,利用位置定位推进器进行了一次反身的掉头,同时关闭推主引擎。S1就像是移动炮塔一般,转动机身,机炮吐出致命的弹幕,然后顺势又转了回去继续往前飞。躲闪不及的一架敌机硬着头皮撞向了金属洪流,其结果就是成为了太空垃圾的一员。
  剩下的两架往不同方向飞去,借此夹击S1。这个时侯三架S系列的战机来到了战术圆弧的顶端,交叉而过,分别向尾行于友机的战机击毁。
  “奥多尔!差不多要动真格的吧!无人战机过了会是载人战机么?”
  “不清楚。”
  毫不犹豫的说出了废话。
 
  “全舰隔离栅板收回,打开重炮组矩阵。派出所有飞行中队。”来自雄鹿的第一波如同儿戏般的导弹攻击后,现任指挥川竹·李发出命令。
  “是!隔离栅板收回,重炮组矩阵打开。已向所有飞行中队发出出击命令。”
  巴比伦号做了个小小的翻身动作,大量的战机从背对雄鹿的进出通道蜂拥而出。
  “现在距离是多少!”
  “300公里!”
  “继续全速拉开距离,重炮组对准目标开火迎击!”
  “迎击?啊是……命令发出!”操纵员虽然对指挥官的说辞感到不解但还是忠诚的完成了指令,下一秒。
  “炮击警报!”
  就在巴比伦开炮的同时,雄鹿也开始了炮击。
  “接受冲击!”
  副舰长抓紧了一旁的椅背心里想着:“不可思议的男人,就像是知道对方会干什么一样。”一阵微小的震动传遍全舰。数发漏网的炮弹击穿了厚厚的装甲,最后在内部击毁了一艘正在维修的小型炮艇。
  “右舷尾端停机区中弹起火,火势在可控范围内。”
  “一处么?我还以为能全部抵消呢,果然是舰体方面的问题么?”一个人在那喃喃自语的川竹,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芒:“全舰导弹舱填装ECD-6型对舰导弹,30秒后全弹激发。”
  “真不愧是前雄鹿的舰长啊!”副舰长出于现在的形式,夸奖了下川竹,可是的得到的回应可不让人觉得高兴。
  “那不过是在和我们玩罢了……第一次炮击才击穿了外部装甲。估计是在进行主炮的调试吧!哈哈……”川竹自虐般的笑了起来。
  “你在说什么?玩?主炮调试?”
  “难道你不知道位于雄鹿中部的舰首主炮么?名在还是我起的啊!叫鹿角!划破苍穹的鹿角哟!呵呵!”川竹的自虐式笑容让发问的副舰长吉德冒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空间干扰波!有两处,舰首300公里和舰尾240公里。”
  “来了么?跳跃干扰器也被临时取消了吧!来的刚刚是时候。”
  随着川竹的这句话,吉尼斯”级导弹驱逐舰梅米索号、“乌列士”级重型动能战列舰吉尔伽美什号出现在了雷达上。
  这时……雄鹿号对于巴比伦号的炮击强度逐渐升高。整个舰体不时的被炮弹击中,舰桥也在不停地颤抖。
  “A-11、12、13、16号气密舱失效,隔离闸门关闭。重炮组矩阵损失10%。”
  “弹射右舷所有的隔离栅板。”
  “C-19、18火势蔓延,无法扑灭。”
  “封闭C-17至20号。”
  “C-19有生命特征反应!”
  “照做,关闭C-17到C-20!”
  “呃……是!关闭C-17至20。”
  “所有舰载机不要离舰过远,没有命令不要妄自行动。”
  “是!已通报!”
  梅米索号做了个调整姿势的翻身动作后对巴比伦进行了次掩护,近百发导弹射向雄鹿号。同时,巴比伦上定时30秒的导弹攻击也开始了。
  原本瞄向巴比伦的重炮把准星对准了袭来的导弹,对巴比伦的压力骤然减轻。梅米索号和吉尔伽美什号的舰长在和巴比伦号通信后得知了临时指挥的事。
  反击开始了,攻防只有一瞬间。
  三艘战舰同时对被喻为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雄鹿发动了攻击。雄鹿不再静止不动,长弓型的舰体开始做顺时针运动,推进引擎也开始了运作。雄鹿背后出现了相当数量的细小尾焰。那么,真正的战斗终于开始了。
  “糟糕!梅米索号快向上移动,快!”川竹突然离开座位狂喊,但是没有回音。
  从舰桥的大屏幕里可以看见舰尾方向爆发出了绚丽多彩的“烟火表演”。
  “梅米索号……失去联系,从雷达上……消失了……”
  攻防只有一瞬间。
  虽然默默承受着吉尔伽美什号的炮火攻击,但雄鹿号依然将全舰炮火对准了威胁最大的梅米索号。
  “为什么会是梅米索号……”
  “雄鹿的反导弹系统比任何一支战舰都要脆弱,那只船上没有导弹防御的系统,只有通过弹幕来防御导弹,最大的缺点就是这个!”
  此时,雄鹿身上不停地被来自吉尔伽美什号的炮弹攻击,蜂窝式结构装甲让炮弹的威力减小到了最小。
  “哎……”在川竹叹气的下一瞬间。
  “吉尔伽美什号……失去联系……被击毁……”
  没有求救的机会,一次性轰的连渣都不剩,这就是雄鹿的做法,只鸣一次号角。
  “重炮组损毁过半了吧……雄鹿!间隔10秒一次导弹攻击,现在开始20秒后执行!”
  “是!20秒后进行以10秒为间隔时间的导弹攻击。”
  “三打一也是这种惨样么?舰载机都还没出击啊,只是离舰罢了!”卡尔斯坐在驾驶舱里无聊的摇着脑袋,本来是应该出击的。结果,格拉斯托号命令待机,不许妄自行动。
  “怎么,担心起你那个小女朋友了?”
  艾莉森闲来无事,调侃起卡尔斯。
  “这的问题我不做回答!”
  “是嘛,无趣呢!”
最后编辑二之宫藏叶 最后编辑于 2009-02-09 00:15:54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抱歉啊!没写完就发了!过段时间会补全的的!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辛苦了 ~~

没写完 也没看完
~~
回来看 ~~

TOP

 

补完了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