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3403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小说】【中篇】【凝结的永恒-今生前世】

【小说】【中篇】【凝结的永恒-今生前世】

凝结的永恒


今生前世





前世卷









序章




西月湖水畔。

一少年站在成排的柳树下。
他衣装华贵,面容中虽还有未脱的稚气,但眉宇间的帝王气魄足以让人望而生畏。

微风徐来,柳枝随风飘起。
他眺望远方,目光迷离,眼底有种沉痛。
这里有他的回忆,关于她的回忆。

当年,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就遇见了她。
她芳年十五岁,出落的亭亭玉立,倾国倾城,是水洲出了名的可人儿。
他喜欢她,喜欢她那温婉的笑容,轻柔的声音,跳舞时舞动的水袖和身上散发的花香。
他喜欢向她撒娇,觉得能和她在一起便是天下最幸福的事情。

每天当她在柳树下编制花环时,他就悄悄从后面跑出来,搂住她。
她吓了一跳,回头见是他,便轻笑:今天也偷偷溜出来了?

家里太无聊了,而且我喜欢和姐姐在一起啊~”他嘻笑道。

她拍了他头一下,呻笑道:又调皮,不好好学习,将来怎么能治理国家呢?
原本再聪明也被姐姐打笨了!他吃疼的埋怨,姐姐你下手好重啊!
皇子大人这么大还向别人撒娇么?

别这么叫我。他丧气的垂下头,全天下只有姐姐你对我最好了,只有你不把我看作高高在上的皇子而惧怕我,还亲切的叫我寒儿。

她微笑拉他坐到跟前,摸摸他的头:~”




他看着她,突然鼻子酸酸的。

姐姐,你会永远和我在一起吗?他抱住她,眼睛里有淡淡的水气,我好害怕,害怕有一天你离开我,害怕孤单一人!


等寒儿长大了,就不会害怕一个人了。


不行,只有我是不行的。他哭丧着脸望她,必须要姐姐和我在一起才行!

她看着他,温柔的笑了:真是小孩子。皇子怎么能说出这种没志气的话呢?
别人会笑你的。


谁敢笑我,我可以砍了他的脑袋!

他话音刚落,脑门上就挨了她一下。
要是寒儿真的这么做,以后就不要来见姐姐了!她严肃道。
对不起,姐姐不要生气,寒儿知道错了。
她直视他的眼睛,目光坚定:你以后一定要成为一名以德服人的明君,那样的话
,姐姐也会以你为荣的。

只要姐姐你不离开我,我就什么都答应你!
傻孩子,将来你是要回皇宫的,姐姐怎么可能永远和你在一起呢?她微笑。
他的脸变得惨白:不好!姐姐你要和我一起回去!
她摇头,眼中满是温柔:以我的身份怎么能进皇宫呢,别人会说笑的。而且那里也不适合我啊。

不要~”他恐惧的低喊,眼泪溢出眼眶,我不要!我一定要和姐姐在一起,是姐姐不喜欢皇宫,那我也不回去!


“……”
她爱怜的看着他,不知说什么好。

忽然,他的眼神一变。谁要是姐姐不和我在一起,我就让他吃尽苦头!
他看向她,眼中有种不顾一切的悲伤和绝望。

寒儿……”



在惊讶与他的反应的同时,她内心深处产生了对他的怜悯。
看来,未来皇上的重任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还是太过于沉重了,由于他的身份,

地位而带来的疏远和寂寞已经让小小的他已经承受不住了。



答应我,永远不离开我,行不行?他哭着乞求她。

“……好。尽管心中还是觉得有些不妥,但他脆弱的表情让她不由答应了他。


他还是一个孩子,答应他又能怎样呢?他日他成为皇帝以后势必会忘却今日种种,那么何不给他一点安慰呢。
如果这个承诺能让他开心,幸福一点,何乐不为?
现在如果她不陪在他身边,那他还能有谁呢?

说好了~”他含泪扑到她怀中,嘴边有幸福的微笑。姐姐答应我的事情,我会永远记得,姐姐也不许反悔。今生今世,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嗯。看着他开心的表情,她更加安心了。他也许把自己当成母亲了吧?
真是小孩子。她轻轻的拍着他的背,渐渐的,他睡着了。



雪儿……”他无意识的低喃,脸上有淡淡的悲伤。
你承诺过朕的事情,难道你忘了?你现在身在何处,为什么不在朕的身边呢?……朕很思念你啊。

主子!一黑衣人从树后现身。
他回过神来,之前的脆弱顷刻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的目光如鹰般锐利,他冷漠的神情让来人不由的打了一个寒战。
人,找到了么?
回主人,找到了。
他的手不由的握紧,身体僵硬,一股不能言喻的喜悦在他心中涌现。
他突然害怕自己听错了,于是又问了一遍:人,找到了么?
是,回主人,找到了。黑衣人再次回答道。
在哪里?她现在身在何处?他神情中有按捺不住焦急。
黑衣人一愣,随即回答道:在县衙。
在县衙?他楞住。她犯了什么罪?
回主子,没有犯罪。她是水县县衙的夫人。

他的耳朵嗡嗡作响,眼前一片漆黑。
县衙夫人。她成了别人的夫人么?她不是承诺过要永远和自己在一起么?为什么却和别人结为夫妻?
她背叛了他。
心疼的如同被拉扯一样,他感觉一阵阵的冷,铺天盖地的冷。那是被别人,被自己心爱的人背叛的痛苦。
去县衙!半饷,他终于挤出这一句话,甩袖离去。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黑衣人吓得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真是伴君如伴虎啊。




大雨倾盆而落。
他带着妹妹在雨中奔跑。
他没想到,那个人真的会对他的家人痛下毒手,连自己和妹妹都不放过。
妹妹还那么小,她什么也不知道,甚至不明白他们现在的处境和危险,那么他又为何要赶尽杀绝。

后面已经隐约传来人群的声音,恐怕就是来抓他们的人了。
他只能拉着妹妹,加快脚步。
但是,逃,真的有用么?
天下虽大,莫非王土,这里怎么会有他们容身的地方?
难道要他们两个孩子徒步逃到别国么?
而且,两人现在都已疲惫不堪,就算想跑,也跑不快了,这样下去他们迟早会落入敌人手中。
哥哥!
她稚嫩的声音打断他的思绪。
我们要去哪里?
去一个秘密的地方。他回答着她却丝毫不敢放慢脚步。
秘密的地方是哪里?很漂亮么?
嗯,很漂亮。

秘密的地方是哪里,他也很想知道。但是面对才年仅3岁的妹妹,他又怎么能说出真相。
……”她边乖巧的应道,边努力的跟上哥哥的脚步。但是她的步子又怎么能和他的相比?因此她一再的落了下来。
她看着走在前面的哥哥,努力向前跑去,却一不小心,被一块小石头绊了一下,扑倒在泥泞的地上。
他听见她的叫声,吃了一惊,回头见她摔倒在地,忙去扶起她来。
没事吧?没有受伤吧?
她摇摇脑袋。
那么赶快走吧!他边说边拉她向前。
可是她却如石头一般,一动不动。他回头看向她,只见她抽泣着站在那里。
哥哥,我真的走不动了……”
雨水顺着她的头发与泪水相汇,冲刷着她脸上摔倒时粘上的泥巴。
乖,一会就到了,就再走一会就行了。他温柔的哄她。
骗人,刚刚你也是这么说的!说完,她开始放声大哭起来。妈妈呢?我要到妈妈那里去!

他看着她,一脸为难。他不能告诉她母亲已经忘记他们的事实,因为她还太小,还不能面对这样的事情。
可是自己也只不过9岁而已,面对这个状况,他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
后面的人群越来越近,他焦急的看着她。
她的衣服早就湿透了,还好现在是盛夏,不然两人一定早就冻僵了,但是即便如此,在大雨的冲刷下,她还是在瑟瑟发抖,脸色苍白。
他知道这样下去,两个人都跑不了,于是他咬咬牙,脱下一件外衣,给她盖在身上。

累了吧?他摸摸她的头。
她委屈的点头。
这样吧,我们来玩捉迷藏,好不好?
她摇头。
乖,就玩一次。你去躲起来,我来找你。要是你藏的好,我找不到的话,就算你赢,反之,就是你输。
见她还是没有反应,他温柔的微笑:要是你赢了的话,咱们就回家,好不好?
她的眼睛变得雪亮,然后拼命的点头。

好,那么我们开始吧。他亲了她的额头一下:记住,无论如何都不要自己跑出来!不然就算你输了,知道么?
嗯。她似懂非懂的答应道,然后转身向树林跑去:要数到30才能来啊!
转眼之间,她的身影就消失在茫茫大雨之中。

他望向森林深处,喃喃:对不起,原谅我。然后转身向来时的路走去。




闹市中,人山人海。

一少女手持一竹篮,边走边叫卖:卖香,卖香!小姐夫人来买一点吧!
他经过她的身边,闻到清新的荷花香气,不由的问:这香怎么卖?

她转过头来,向他微笑。
那笑容……
他猛地一震,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和淡淡的伤痛在胸口蔓延。
我们是不是在那里见过?他不由自主的喃喃。
她笑,怎么可能呢?像您这么美丽的人,要是之前见过,我是不会忘记的。

美丽……
他微微皱眉,怎么这么形容一个堂堂男子汉,怎么样也该说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吧。
这香怎么卖?
说便宜不便宜,说贵也不贵,但是公子你是付不了的。
什么?这丫头也太瞧不起自己了,好歹他也是木州首富的儿子,就算在全国也是数一数二的富豪,那里有他买不起的东西?
真是笑话。
更何况,那只不过是些香罢了。
开个价钱,我倒要看看我买不买的起!他气呼呼的说。
您误会了。钱,您当然付得起。但是啊,她轻笑,但是眼神中有种疏远和冷漠,香既是毒,公子您还是不要买的为好。
啊?他愣在那里,什么意思啊?
她笑,但是不再回答他的问题:再见。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已经向前走去了。

“……”
怪人。
想是这样想的,但是她的笑容却好似烈火一般,在他心中留下深深的烙印。
















缘起




第一章





中州,皇城之所在。
昌平2705年,皇帝让位,太子登基。
不觉间三年已过,新王选贤举能,讲信修睦,亲贤远小,天下一片大和之景象。
然而却有一件事情让百官无奈。
新王至今没有娶亲,国母之位也一直空缺着。

王今年19岁,按理说正是年轻气盛之时,何以使得后宫无妃无妾,这让群臣百思不得其解。
虽然达官贵人都送上了最好的画师绘制的绝色美人的仕女图,但是似乎没有一人能让这位皇上动心。
莫非这皇上喜欢男人?
宫中渐渐开始流传起这样的谣言。

左右丞相也在讨论这个问题,两人争先恐后的给皇上献上倾城倾国的美人,可是那些画像却也是石沉大海,皇上从未召过其中任何一人。
因此,左丞相送女入宫从而巩固自己地位的美梦也化为泡影。

但是女大当嫁,纵使不能嫁给皇上,左丞相也想给女儿找个有钱有势的人家,所谓门当户对么。
于是木州首富的儿子成为左丞相乘龙快婿的不二人选。

木州,无论从经济,地位还是面积人口来看,皆为六州之首,甚至胜于天子所在的中州。
木州的首富,无疑就是全国的首富,其财力和地位可见非同小可。
银万金身为木州首富,虽不能说可以在皇上面前呼风唤雨,但是碍于他富可敌国的财产,就连皇上也不得不敬他三分,因此他在朝廷中也有不可小视的权力和威信。
对于左丞相而言,若是不能和皇室攀亲,那么全国上下将再也没有比银氏更加合适的亲家。

而且这么做,也不会亏待他那视若掌上明珠的女儿。
银万金的儿子-银子熙是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美人。
虽然这些词一般都是用来形容女人的,但是用在他身上却是在贴切不过。
那黑玉般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如雪般晶莹剔透的皮肤,不用梳理却顺滑如丝绸的黑发,修长的身形。
他的美貌让世人皆为他而痴迷。

只是那是个孤傲的人,虽然过这风花雪月的生活,但是他的眼中却满是玩世不恭的冷漠。
好似他是没有感情的,一切都是在逢场作戏罢了。

即使如此,左丞相还是决意把女儿嫁于此人。
毕竟,高家小姐也是出了名的水灵乖巧,或许她能感化这个放荡不羁的人,那样岂不是皆大欢喜。
这样一想,事情就敲定了,那大红的请帖3日后就摆在了银万金的面前。




她叹气。
早就知道她的婚姻会是一场交易,但是没有想到父亲他居然会把自己嫁给一个商贩。
她自幼饱读诗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即使自己的未来不能由她而定,但求门当户对,能嫁给一个出自书香门第,满腹经纶的才子。
可不想……

她拾起一朵凋落的樱花,捧在手中,眼中有淡淡的水气。
今年的花凋谢的特别早呢。

法儿……”她转过头来,你说,他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您是说银子熙少爷么?
银子,稀?银,自吸?银,仔细?
商人,商人,连名字也拜托不了铜臭么。
“……, 要是还有别的人选就好了。她苦笑。
这个,法儿也不太清楚,只是听说银少爷是人间少有的美丽。
美丽?一般不会用这个词形容男人吧?她掩嘴轻笑,应该用英俊,帅气或是威猛来形容,法儿也真是~”
是,法儿知道了。她微笑,目光澄澈:不过小姐总算笑了。
原来她是为了让自己开心么,若萱心中一片温热,眼眶也变得微微发红。
发现法儿正看向这边,她轻咳一声,故意嗔道:知错就好。

事实证明,错了的人是她。
当她见到他的那一刻,她发现世间最适合美丽这个词的就是他,他的美,让天下间所有女人相形见绌。
他是银子熙,一个绝美的男人。

那天,在一片樱海中,他如同花神降临一般,出现在她的面前。




左府中庭,两男子对弈中。
手握黑子的,是一个体态臃肿,满脸横肉,穿金带银的男子,看起来大约40岁左右的样子。
与之相对的,是一位略显老态,发须花白的中年人,他也是满身的金丝银线,左手上还带着一枚红石戒指。
这一盘棋,两人已经下了足足一个时辰。

还望小女没有什么不周之处才好啊。左丞相放下一颗白子。
怎么会!左丞相您的女儿可是万中无一的大家闺秀,如出水…………出水……荷花一样,大方得体的很!到是我那不肖子叫人担心!好不容易说完,他掏出手帕擦擦汗。
早就知道自己和什么成语,什么狗屁诗词不合了,刚才装个什么劲啊?丢人现眼。

左丞相有些惊讶,虽然知道银万金自幼开始从商,但是没有想到他连出水芙蓉这样简单的词都说不上来。
嫁给这样人的儿子,会不会真的太亏待若萱了?

左丞相?
……啊,轮到老夫了?
他回过神来,满脸推笑道:银老板您太过谦了,令公子长得一表人才,气度不凡,将来必会大有作为。他若能是看好小女,那可真是我们的福气啊。
说罢,他拿起一枚白子,看向棋盘。
白多黑少。
很明显的黑子已经大势已去,枉他费尽心机的周旋了一个时辰之久,只要再下一步,银万金就会全盘皆输。
不经意间,他瞄到他腰间佩戴的玉佩,不由暗暗赞叹,好玉啊!
晶莹剔透,毫无杂质,色泽光亮,统体碧绿,一看就是价值连城的上上等宝玉。
思量数秒后,左丞相缓缓放下最后一子。

和局。

虽然出身于这种家庭,不过银子熙未必和他父亲一样,两人的长相也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既然他长得如此玉树临风,潇洒英俊,那么文才武略也不会很差吧?
至于他的性格……据说是风流成性。不过这也不算什么大问题,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难免会喜欢风花雪月的生活,过些年就会好了。
这么一想,左丞相渐渐放心了。

不知道,他们那边怎么样了?他喃喃自语。
银万金附和着点点头,这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园心亭。
一男一女坐于桌边。

若萱穿着绣满银色小花的淡蓝色长裙,披纱也是带蓝色花边的,法儿说这套衣服很配她黑中带蓝的长发和灰色的眼睛。
轻轻的,她弹奏起怀中的琵琶,音色轻柔,乍一听,会以为是有人在弹洋琴,很难让人想象出这圆润轻巧的音乐发自于琵琶。

子熙靠着石桌,目光涣散。
他一身青色,衣服的料子一看就是上等的绸缎,色泽鲜亮,但是却远远比不上他乌黑的头发看来美丽,柔顺。
按理说成年男子应当以冠束发,不过他只是用一条白色的缎带将黑发松松系起,长长的发丝沿着他的后背垂到地上。

亭外的丫环小司无不痴迷的望着他,暗暗的吞下口水,感叹。
不愧是天下第一美男子啊。

曲毕。
她抬起头望着他,脸颊微红,灰色的眼睛里满是期待。
您觉怎么样?她羞涩的微笑。

……”他点点头,有点渴了,碧螺春就行。
啊?一盆冷水扣到头上,她楞住。
她不是在问这个啊,是她过于自大还是这个人太不解风情?。
没有办法,她无力的拍拍手,一个侍女走过来。
拿壶上等的碧螺春来,还有点心。
侍女点点头,退下了。
她暗暗叹了口气,早从法儿那里听说过他的美丽和冷漠,今日算是见识过了。

他无所事事的趴到桌上,衣袖滑落,露出雪白的手腕。
若萱的脸变得通红,她猛的转过脸去,支支吾吾道:那个……银少爷……袖子,你的袖子……”
嗯?他抬起头来,看向她:有什么不妥?
啊,不……没有……只是……”脸如同在燃烧一般。
他叹了口气,将衣袖拉上来,又再次爬回桌子上,眼睛看向桌面。
她委屈的看着他,眼睛有些湿润。

小姐,茶来了。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他微微皱眉,这声音,有些似曾相识。
缓缓抬头。

……是她!
他睁大眼睛,从凳子上一跃而起。
若萱惊讶的看着他,疑惑的问:银少爷,有什么问题么?

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不是卖花么,怎么成了丫环?
哎?若萱楞住:法儿,你们认识么?
回小姐,并未见过。
她脸上有淡淡的微笑,礼貌而疏远。
“……你确定?他闷闷的问。
可恶,他难得对一个人印象如此之深,可是对方却把自己给忘了?
他怎么说也是拥有让人过目不忘美貌的天下第一美男子,怎么可能会被人忽视呢?
绝对不可能!
人有相似,莫非那天遇到的那个卖花女不是她?
她一边沏茶,一边微笑回答说:怎么可能呢?像您这么美丽的人,要是之前见过,我是不会忘记的。

“……”
是本尊。
这个回答和那天一模一样。
那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他傲慢的问。
因为您是我家小姐的未婚夫婿。


他凝视她,就因为这样?
岂有此理,他自从出生以来,从来没有如此被人无视过!
存在感,全无!

请用茶。她恬静的微笑。

你叫什么名字?他拿起茶杯,挑眉斜视她。
法儿是我的贴身丫环。若萱慌忙道歉:是我管教无方,她若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您多多包涵!

他看看法儿,然后转头微笑对若萱说:不会,我只是问问罢了。



第二章





她,是冷漠的。

如果曾经毫无保留相信过的人背叛了你,你是否还有勇气再去信赖别人?
她的爱,她的恨,她的一切,都由他而改变。
如今她变成的这副模样和现在所做的一切,都不是出自她的本意,所以如果要因此受到惩罚的话,请不要降罪于她。

她麻木的走过眼前慢慢冷却的尸体,喃喃:玫瑰,是有刺的。香,是有毒的。




他慵懒的靠着桌子,目光追随着她的一举一动。

她来到院子里打扫灰尘时,他痴迷的看着她。
她将发霉的书扑倒地上晾晒时,他傻傻的向她微笑。
她坐在凉台上绣花,他居然命令仆人拿来文房四宝,开始为她画像。

她假装没有看见他,径自走回屋中,闭上门。
看见她消失在他的视线,他寂寞的叹了口气,连脸还都没有画完呢。

屋内,她眉头紧缩,阴魂不散的人啊!

自从相亲之日起,银子熙日日前来,而且每次还声势浩大,闹的人尽皆知。现在皇城内传得沸沸扬扬:银家少爷要和高家小姐成亲了!
可殊不知他来的目的,却是因为她,高若萱的丫环-法儿。他天天跟着她,她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虽然不会太靠近她,但是却日日夜夜的在远处凝视她。

于是一日,她忍无可忍的走到他面前,告诉他不要再跟着自己。
我有么?我只是在参观院子而已,难道不可以么?这就是左丞相府的待客之道么?他是这样反问,一幅理所当然的表情。
她语塞。
作为丫环,她自然没有权力把未来的姑爷逐出门去,因此这种情况持续了下来。
他每天都会出现在她面前,而且更加的泰然自若。

远处。
若萱看向她躲进的屋子,目光暗淡。
若是银少爷对自己无意,那她放手就是,缘分是不能强求的。
但是随即她有摇摇头,一切还刚刚开始,未成定局,她还没有努力过,尝试过。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向亭子走去。
如果现在尽力了,那么将来就算无法得到,也不会后悔了吧?

银少爷。她的声音无比温柔。
嗯,高小姐。他微微点头,却没有微笑。
她心里酸酸得,但是仍然笑容满面:您饿了么?今天中午想吃些什么?我叫下人去准备。
嗯,无所谓。我不饿,高小姐自己吃吧。
“……”
如此冷漠和不耐烦的语气让若萱感到悲伤无比,被自己喜欢的人漠视让她有种想哭的冲动。
她沉默了,因为他没有给她继续说话的机会。

听说桃园的花开了,我们一起去赏花好么?
许久,她终于再次开口。
赏花?他不屑的抬头,想婉言谢绝她的提议,但是话却卡在喉咙。
她的脸色苍白,嘴唇却艳红,灰色的眼睛里噙满泪水,但是她却咬住嘴唇,硬是没有让他们掉落下来。
好么?
她似乎在乞求他。
“……好吧。惊讶与恍惚之间,他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她的眼中立刻充满希望,脸上满是开心的神色:那么我去准备一下!我们一会出发!
她轻轻拭去眼角的泪珠,羞涩的双颊绯红,再向他微微行礼后转身离开。
唉。他微微叹气,他的性格不知害多少女孩子落泪,他知道。
但是自己就是无法专著喜欢一个人,不,应该说正是因为自己不知道什么是喜欢,所以才无法被别人所吸引,为某人而痴迷。
爱情对于他,就是游戏,他就是如此冷漠无情。
但是即使如此,还是有无数的女孩子因为他的美貌如飞蛾扑火般来到他身边。
绝美的长相是他唯一的优点,但是却也是罪恶的源泉。自古至今太过美丽的女人都会引起不幸和灾难,难道男人也一样么?
他再次叹气。
即使他不能喜欢上那些女孩子,但是却也不愿看她们流泪,那会使他的罪恶感更加加深。
说到头来,也还是为了自己么?

他轻笑着摇头,转身继续凝视法儿的房间。

等等!
突然,他猛地站起来,似乎想到了什么。
那么为什么这次他如此执着的缠这这这个叫法儿的侍女?他的性格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他惊愕的愣在那里,身体僵硬。


她关上房门,脸还是像灼烧一样滚烫。
是兴奋,也是羞涩,但更加多的是对自己的愤怒和耻辱!











最后编辑Emily爱米莉 最后编辑于 2009-01-11 17:01:19
郁闷。。。N久之后终于又上来了。
不是我没有时间,就是我有时间,但是却上不来。

TOP

 

SF~
中篇小说~
郁闷。。。N久之后终于又上来了。
不是我没有时间,就是我有时间,但是却上不来。

TOP

 

怎么在哪里看过似的.......
宫廷 古典的味道
受女性喜欢的文风.....
其实 目前很多女学生 并不只钟爱 日本的轻小说 彩国 魔王 啥的....... 匪我  Vivibear  等这些人的作品 也很受捧

TOP

 

回复 3# 小腾腾 的帖子

因为进这个组的时候就是用的这个节选啊。。。。
话说回来,小腾你还去支持我的小说来着,忘记了?
郁闷。。。N久之后终于又上来了。
不是我没有时间,就是我有时间,但是却上不来。

TOP

 

把前面的字体改了……我看的头都要大了
代入感不足……貌似是新人的通病啊!
有很多需要改的地方……主要是文字的应用方面!
宫廷可以……但是要如何描述出宫廷中或明或暗的争斗……就要看你的剧情大纲了!
不要写出一派祥和的宫廷生活!
那样看了觉得太安逸,无法代入!
那么,就看看作者要怎样去写,宫中的勾心斗角,权力争斗的暗潮汹涌!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回复 5# 二之宫藏叶 的帖子

我不打算写宫廷的啊。。。。汗。。。。。
明争暗斗不适合我的~~~~
郁闷。。。N久之后终于又上来了。
不是我没有时间,就是我有时间,但是却上不来。

TOP

 

女生嘛...就不提过多严厉的东西了………注意如何铺垫,如何煽情就是了

PS:小说,就跟电视剧一样,一但知道只是简单的爱过去爱过来,就算加上再多的家族命运都会觉得无聊~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