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2999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小说】【第三世界】【代号24】(未完)更新了一点,将就点看吧

【小说】【第三世界】【代号24】(未完)更新了一点,将就点看吧

  无限延展着的黑幕,被黑夜笼罩着的世界,宛如死神的领地。

  被赋予了死亡的镰刀正不断地收割着生者的灵魂,无力的抵抗只能为这该死的无机物增添助兴的色彩。

  活着的人不过是待宰的羔羊,死去的人不过是神的祭品。

  就在前天,我们第52空降团才降到这该死的异土。到了今天……

  他妈的就只有5个人了,那些该死的怪物!

  用那什么魔法,真是他妈的无耻的小人,有种就光明正大得打,全是些没种的东西。背地里阴着放什么玩意。

  也不知道这个据点还能支持多久,那些怪物总是用一些难以理解的方式破坏着据点的防御结构。

  彼得……昨天莫名其妙的死了……正在吃早饭的时候,突然他的脑子变成了一滩水……
                                                            ————摘自大远征士兵日记集


  黑暗中四个人影在一个了类似于要塞的建筑里晃动,其中一人手上正拿着什么东西在看。不过,没看多久就把手上拿的东西放进了一个真空套里。

  “这写的都是他妈的什么啊?”就像是大街上小混混的那种不屑一顾的口气,说出这话的人走到了另一个人的旁边。

  “西特。废话少说,再仔细搜索下这个地方。”

  “是,队长!”被称为西特的人的气焰顿时消散了下来。

  而被叫做队长的人正是一开始在看一本日记的人,他把视线再次移动到了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上,然后不为人知的闭了下眼睛。

  “库拉塔,能联系上总部么?”

  “正在试。总部,这里是‘赤蛇’侦察小队,听见请回话……”库拉塔在连续呼叫了几次后,摇了摇头对那人说:“不行,不是没信号就是没反应。”

  西特见队长陷入了沉思,就凑到了他跟前:“喂。队长,到底写的些什么啊?”虽然没有说出主语但是很明显指的是那本被放进真空套的日记本。

  “像是个三流诗人的抱怨。”

  “啊?皮特队长,什么叫三流诗人的抱怨?”站在房间入口处的库拉塔显然是对皮特的话起了兴趣。

  皮特一边“咔叽咔叽”走向房间的入口,一边竖起手指左右摇摆:“自己去想吧!我是不会说的。”

  “等等……”守在入口的另一个人伸手拦住了他的队长:“队长,你2点钟方向100米处有高热量反应。”说着他还把枪架了起来,但是皮特很显然没有那么紧张。

  “巴彼,放松点,你这样会误伤到自己人的。西特!跟我后面,我打前锋。库拉塔左,巴彼右。了解?”

  “是,了解。”3个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就这样,四个人以菱形队型朝高热量出现点前进。
 

  就在几个小时前。

  停驻在被暂称为第一星的远地轨道上的奥特尔级桑德号巡洋舰受命派出几支搜查分队,登陆第一星侦查。因为这个次元的原住民所释放出来的神秘力量,导致大规模的通信中断,为了掌握情况不得不用最没有效率的方法。

  在桑德号的待机区里,皮特和他的队员们正静静的等待着出发命令。

  从大远征开始到现在整整三个月了。

  奥特尔星的爆炸,夺走了数以亿计的生命。

  在通过特殊渠道查明真相后,联邦议会毫无悬念的全票通过了对爱德华芝轮比丝奇次元进行军事制裁的决议。虽然最初的原因是因为奥维尔生命开发中心的违规操作导致的,但这种程度根本不能和上亿人的性命相提并论。并且,舆论的方向都朝着既然能炸掉一个,那么就能炸掉另外一个的方向发展,到后面甚至造成了世界规模的恐慌。这样使得远征的所有障碍都荡然无存,军火商人们赚足了战争死人财,机械制造商们更是数钱数的喜笑颜开。

  就这样,集中了整个讯域科德次元的人力物力财力,打造出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远征军团。大小战舰近万艘,参战军人约三千万,相关人员更是达到了上亿人。奇怪的是,整支军团的组建只用了不到1个月的时间,就像是事先早就准备好了一样(奥密西塞斯·克伦也就是奥多尔·汉密斯的阴谋,数百年后才被真正发现的巨大阴谋)。尽管如此,官方只需要说这是团结的力量所铸造的奇迹,就可以蒙混过去了。

  在战争前期,远征军处于绝对的优势之中。

  第一个被攻陷的星球就是现在被暂称为第一星的星球,星球上几乎所有的原住民都被屠杀了。只残留下了少量的还在殊死抵抗,但是已经完全够不成任何威胁了。

  接着是第二颗星球,到了第三颗星球才出现了相当激烈的抵抗,致使远征军一度在其远地轨道上禁止不前。虽然到了后面一边伴随着惨重的代价,一边还是推进到了地面阶段。可是,到了最后……由于该次元的神秘力量,导致了史称“格拉斯托事件”的发生。

  神秘力量以奇美拉级战略型航空母舰格拉斯托号为中心,制造出了一次空间坍塌类黑洞现象。致使大量的舰船被毁,就连旗舰战略型航母泰坦号也差点被卷入其中。以此事件为转折点,爱德华芝轮比丝奇次元的原住民开始了大反击。

  地面部队被压的只能据守要塞,无法主动出击。而来自太空的火力支援又因为神秘力量的干扰,导致通信大规模中断,难以确认炮击坐标和时间。不过,自从格拉斯托黑洞惨剧过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这种战略级的攻击了。

  军部一直隐瞒着两点,一是远征军的损失惨重,二是在战争中被屠杀的原住民的数量早就超过了奥特尔星和远征军的死亡人数了,不过就算不隐瞒这点也没什么,因为对于讯域科德次元的人来说那些原住民不过是群恐怖的野兽而已。人们会可怜小动物但是对凶残的怪兽可不会有什么怜悯之心。

  皮特他们就是在这一情况下,被委任了去第一星侦查的任务。

  “‘赤蛇’侦查小队,皮特·西尔法少尉,是么?”一名拿着简报的空勤人员边看着简报边询问皮特。

  “是!由佐罗夫·卡卡谢尔中校任命前去第一星执行侦查任务。”回答完,皮特还不忘行了个军礼,对方也回了个礼。

  “嗯,好了。跟我来。”空勤人员甩了下头,示意皮特跟上,嘴里还嘀咕道:“又要去一拨么?”

  虽然皮特他们穿着看似厚重其实很灵活隔音效果很好的IDFE,但是在外部接收器的帮助下,要听清这样的嘀咕还是很简单的事。不过,他们早就习以为常了,从战争变得胶着那天开始。

  皮特他们在空勤人员的带领下,走进了一架运输机上。

  “哟!我是‘蒂萨’号运输机的机长,迪尔·法拉克。你好”坐在驾驶室的一名大胡子转身介绍了自己,还向皮特伸出了手,看上去是要握下。

  “我是‘赤蛇’侦查小队的队长皮特·西尔法,您好!”皮特一边敬礼一边说道,然后才和机长握了下手。

  空勤人员又和机长闲聊了几句家常,然后看了下手表才离开了运输机,临走时还不忘说一句:“旅途愉快。”

  “呵呵,他只是纯粹的好意,这家伙就是有点不会说话,别介意。”机长“呼呼”的大笑着为那位空勤人员解释。

  皮特当然不会为这点事就放在心上,轻轻的摇了摇头。不过机长似乎是个相当健谈的人,不停地和皮特他们聊着天。

  “只有你4个人么?”如此之类的提问,皮特也是有一句回一句。就在这种气氛不尴不尬的状态下,运输机出发了,大约过了半小时,伴随着剧烈的震动进入了大气层。

  “伙计们,再过一分钟就进入对流层了,坐好咯!”机长哼着奇怪的调调有些兴奋的说道。

  皮特他们四个并没有搭话而是默默地拽紧了安全带。随着机身的剧烈抖动,“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大。这可只是进入对流层而已啊,即使遇上了乱流也不会震的和进入大气层那样……

“怎么了机长,发生了什么事?”意识到情况不对劲的皮特松开了安全带,抓紧了扶手朝驾驶室走去。

  “遇到了点小麻烦,有防空火力盯上了我们。”

  “防空火力……么?”皮特轻声重复了一遍这个词,这个次元的原住民能使用可以被称为防空火力的东西在皮特脑中就只有一个,魔导炮。卡方鲁德次元的人对于这种东西的称呼。皮特曾经亲眼看见过这东西把一艘护卫舰击坠……一想到这些,皮特就烦躁的头皮发麻想要抓脑袋,结果才想起来,自己早已穿上了IDFE的事情,手到中途就只好改为敲头盔。一边有节奏的敲着头盔,一边坐回了座位系好安全带。不过,看样子魔导炮对小的东西准头很差,笨重的运输机几乎没怎么闪躲也不会中弹。随着“轰隆隆”的声音渐渐远去,运输机的震动也越即平稳渐起来,当然皮特也渐渐冷静了下来。

  “到达伞降地点,请准备!”随着机长的话,机舱里位于机尾的提示灯疯狂的闪着红光。

  皮特在听到机长的话后,就率先站了起来拍了拍其他人。

  “起来,起来!绿灯我们就走。”

  机尾的舱门 “咯吱吱”的打开了,一阵强风逆袭上来,吹得“哗啦哗啦”的响。

  灯,绿了。

  “一路顺风!”机长在他们跳前祝福道。

  “一路顺风……”皮特小声的回了句,然后跳了出去,其他人也跟着跳了出去。

  因为穿着IDFE,所以皮特他们感受不到风压,只能看着地面的景物越来越大。到达开伞高度时,头部的监视器亮起了绿灯,背部的外挂伞包自动打开了。

  四个白色的降落滑行伞,依次打开,像是蒲公英般的在空中飘散着。

  “确认着陆地点。”皮特一边控制着伞的滑行方向,一边从大腿附近的多功能包里拿出一根红外线定位棒向库拉塔挥舞了几下:“可以探测到红外线痕迹么?库拉塔。”

  “可以,队长。”滑翔在皮特左边的人也舞动了下手。

  “通信状况如何?”

  “50米短距离通信无碍,但是远程通信已经失效了。”

  “好。没问题的,7天后在指定地点会有人来接我们的,这个不用担心。”皮特表面上信心满满的说出了这些话,其实他自己也不清楚。

  地面的景物只能用焦黑来形容,弹坑遍布的地面和已经成为了残垣断壁的建筑,这两种就是现在地面上的主要景物,树木、植被不过都是些奢华的装饰物。

  四个人缓缓降到了一个直径大概有1公里而深有50米的弹坑中。

  “这个……是战列舰的主炮打的么?”西特饶有兴趣的看着脚下的巨大弹坑。

  “不,看上去更像是战术炮造成的。主炮的话,浅了。”皮特一边带领其他的队员们爬上弹坑一边回答库拉塔的话,不过皮特也只是个半吊子,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战术炮打的。

  “M-96型平面扩散炮,恐怕是在远地轨道上打过来的。”库拉塔随意的讲出了其他人完全不知道的知识,但是西特并不买他的帐,哼了一声继续向上爬。

  “队长!”巴彼煞有其事的喊住了皮特。

  不过皮特头也没回,直接回问:“什么事?”

  “附近没有高热量反应。”

  这时皮特停住了,神情复杂的回头看了巴彼一看然后又继续爬坡:“哦!”

  再爬上坡后,皮特他们就向着地图上标记的离这最近的一个据点,不过当要走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但是看见却是地狱般的场景。

  尸横遍野。

  残垣断壁。

  “有人体热量反应么?”

  巴彼看着他的红外线监视器,上面清楚地表明了这附近躺着的都是没有了体温的尸体:“没有!”

  皮特看了看那周围,使劲的敲了下自己的头盔。

  “……往里面走,看能不能找到些什么线索。注意警戒!”最后一句说的格外重。

  皮特在前,巴彼在右,西特在后,库拉塔在左,四人排成菱形队形向要塞大门走去。

  “博学者,现在你有什么见解啊?”受不了这满是尸体的广场,西特用带刺的口气发泄般的询问起库拉塔。

  库拉塔也没和他计较,坦率的做出了回答:“从刚刚的扫描结果来看,可能是雪灰族的人干的!”

  “啥?”雪灰这个名词是西特完全没有听过的词。

  “身驱如狼,眼睛银色,全身生满毛发。由眼睛部位的毛发以一条细幼的线画致尾巴的白色毛发。额头生有只向前90°的的角。他们是长跑高手,可以不休息的一直跑六日。”

  “什么~啊?我可只看见了人类的尸体。”

  “尸体应该是被同胞拖走了,地上的血迹有明显的拖拽痕迹。痕迹的指向是……”库拉塔伸出了手,手指指向大门:“要塞。”

  “这样么?”皮特微微的叹了口气,然后向前挥了下手:“打开武器保险,也许我们能干掉剩下的。”

  “队长你在说什么啊?”西特明显还是一头雾水。

  “库拉塔的话没错的话。这是一次第一星残余游击队的总攻,从创伤来看是由雪灰人造成的,不排除还有其它外族。既然那些野兽的尸体是被拖向要塞里的,那么……说不定那里面还有‘人’。”

  “总,总攻?”

  “不是总攻的话,能打掉一个要塞?”

  “……”

  “放心,送死的事情我们干的不少了,也不差这一件。”

  当4个男人热血沸腾的冲进要塞里后,找了半天除了自己人的尸体其余的什么也没找到。唯一的发现就是在一间资料室里看到的一本日记本。接着便是一开始发生的事。

  皮特他们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高热量发射源前……一个还在工作的保暖器。

  “妈的!”皮特转过头低声的咒骂了一句,然后“嘣”的一枪报废掉了那个保暖器。

  “队长现在?”西特看着那个变成了报废品的保暖器,露出了可惜的表情。不过,很快这种表情被另一种吃惊的表情所取代。

  因为皮特正准备回答西特的时候,一个庞大的树人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不需要任何命令,4个训练有素的人齐刷刷的把枪对准了那个树人,只要它敢轻举妄动那么面对他的将是金属风暴的洗礼。

  “我不清楚你是否听得懂我们的语言,但是现在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当我们的俘虏,二是当我们用来祭枪的东西。选择吧!”虽然皮特说的话很无理,但是面对不知从什么地方出现的树人,能克制住马上开枪的冲动就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了。

  “果然还是无法沟通么?”

  眼前3米高的欺比达族树人,这种在地面攻势时期最恐怖的敌人十分流利的说出了讯域科德语。

  “哦?能说我们的语言么?那就好办了。”皮特一边说着一边对库拉塔打着暗号,让他把穿甲燃烧弹装上,这是准备为对付这个欺比达族而专门制造的弹药。

  “如果你能告诉我们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就可以让你安全的离开这里。”皮特仿佛是为了表达诚意,将枪放了下来,一步步的走向树人,可是树人的回答终究不是皮特想要的。
 

  “离开这个世界吧!异世者。”

  “是否离开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事,你这样说毫无意义。”

  “愚昧!”树人的声音深沉而平稳:“你们终将被驱逐。”

  “那我只能说,很遗憾!”皮特向后退了一步,扣动了扳机:“开火。”

  “……”

  其他人都做出而来反应,但是手中的武器却没有回应他们的主人。空有扣扳机的声音,却没有子弹出膛的声音。

  “啧。”西特即不甘心又懊恼,拔出了手枪上膛射击,可是结果还是一样,气急败坏地把手枪扔向树人,然后准备用格斗刀去和树人肉搏,但是库拉塔阻止了他。

  皮特检查了下枪,然后看向树人:“幻觉么?”

  “没错。”树人抖动了下它巨大的树冠,树叶如雪花般纷纷落下:“但你没辙。”

  皮特他自己一开始也不知道是魔法让他们的枪出了问题还是别的什么的,在重新审视了次树人后才确定的。3米的树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相对而言狭小的要塞通道里行走,而且出现的时候又是神秘莫测的。所以只能断定是他们被施加了一种能干扰神经的魔法,就是所谓的幻觉,恐怕在进入要塞的那一刻就中招了。

  “不,那倒不一定。看来你们对于机械制品太过放心了。”

  “什么?真是愚昧……呃……”

  对话结束了,皮特他们的视线一阵扭曲,然后就恢复了常态。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队长?”西特摸着头确切的说是头盔,带着苦闷的表情问道。

  “S-09多功能机器人。”代替皮特回答的是库拉塔:“在进入要塞前放置门口用于望风用的。”

  “哈?”西特捡起了掉在地上的枪,仍然不知所云。

  “在我们被控制的那段时间里,S-09找到了施法者并施行了歼灭。”库拉塔此时的解说更像是个机器人,不过也许那样才让人觉得可靠。

  “赤蛇”小队的4人重新检查了次装备然后才往被击毙的施法者那里走去。

  尸体相当的完好,出了头。

  库拉塔走过去蹲下拨弄了阵尸体然后站起来对着尸体的心脏部位开了一枪。

  “喂!你干嘛啊……都死啊!”西特不解的走上前去,但是在半途被皮特拦了下来。

  “好好看着。”

  这时,尸体发生了变化。

  无头的尸体变成了零碎的肉块,还散发着阵阵恶臭。

  “这是……”

  “傀儡。真正的施法者恐怕已经跑到安全的地方了。”

  “什么啊?”

  “往外面看。”

  皮特他们现在是在一个办公室里,听到库拉塔的话,巴彼小心翼翼的把铁窗拉开了一丝缝,朝外面看去。

  “……”

  西特看到巴彼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于是他也凑过去看。

  “……”要塞前面的土地上出现了各式各样的尸体,刚刚看的时候明明只有人类的说。

  皮特看见那两人的表情,大概也猜出来了,转向库拉塔:“看来遇见麻烦的事了。”

  对于皮特的话,库拉塔只是微微的点了下头。
----------------------------------------------------------------------------------------------------------------------
上半部这样吧!还有个下半部就完了!
最后编辑二之宫藏叶 最后编辑于 2009-04-11 22:18:43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第一次看你把故事写得这么有味道……你终于学会不按时间顺序写东西了?结构一但重组,文章的魅力就出来了,是我看过你写的最好的一篇

设定什么我就不挑了,没意义,但是我要说,因为是上部我就提一下,如果那个任务只是单纯的侦察或则只是单纯厌战就毁了,树人说了"异世者"  在第三世界,树人才是是异世,所以,我很想看你文章是不是会引出这个

TOP

 

哎呀呀  第一次听到狗狗夸奖我啊真是感动万分  痛哭流涕啊 
下半部我回努力的!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呵呵,看得出某人开始得意忘形了,夭夭夭,来看看我滴拉,宫二你再不来我要你好看的~
拥抱的是手里的温度,我期待着吻

TOP

 

反正我会努力的!!
没有永远的菜鸟!!
只有永远的小鸟!!、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更新了一点点,但是在情节上遇到了点障碍,这个是我以前没有预料到的正在着手解决,所以只有一点,真是对不起
------------------------------------------------------------------------------------------------------------------------------------------------
“皮特少尉,你怎么认为?这次的任务。”中年军人离开了椭圆桌,绕到皮特的身后点了支烟。

  “比较危险。”皮特轻轻的瞄了下身后的人:“中校。”

  “……”佐罗夫·卡卡谢尔中校并没有立即回问而是深深的抽了口烟然后吐出了漂亮的烟圈:“什么事?”

  “这里不能抽烟的,中校大人。”

  “……”

  佐罗夫愣了下,有些尴尬的掐灭了烟。

  “呵呵,还是老样子啊你!”

  “抱歉。”

  “哈哈,言归正传。有多大的把握?”

  皮特没有立即回答长官的问题,而是交出了他的佩枪。

  “成功的几率和用枪打我的脑袋我还能存活下来的几率一样。”

  佐罗夫看着皮特递上来的手枪,用手推了回去:“还好,其他人都说一定完成任务,只有你说实话。”

  “份内事,中校大人。”皮特行了个军礼。

  “哎~不管成功与否,这个任务还是交给你了。”

  “是!”皮特再次行了个军礼,然后挺直了腰杆:“参与人员我希望亲自去挑选。”

  “批准!”

  佐罗夫从烟盒里又摸出了一支烟,但是再看见皮特盯着他后,就干咳了两下:“咳咳,没什么事就去准备吧!”

  “是!中校大人,我想问个问题!”

  “说吧!”佐罗夫把手放在烟盒来回抚摸着。

  “任务简报上没有说清‘预言师’的相貌,其它线索也很模糊。这样到底该怎么找?”

  佐罗夫把手从烟盒上收了回来,转而拍了下皮特的背:“这个么?本来就是一种推测罢了。但是,只要把任务完成了,‘预言师’找不找得到,都不重要了。去吧!”

  皮特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房间,佐罗夫同时也吐了口气,摸出了一根香烟抽了起来。

  “真的不重要么?”

  皮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从回忆中醒来,再拍了拍库拉塔的肩膀:“那东西,是英魂么?”

  库拉塔摇了摇头,朝楼道口走去。也不知道他摇头是说不知道是不是英魂,还是说不是英魂,反正最后的结果对于皮特来说哪个都不好办。

  “队长,救我啊,队长,队长!我不想死啊,不想啊 不要啊!!!”

  “……队长,附近没有高热量反应。”

  梦醒了。

  皮特大汗淋漓的坐起身来,他和库拉塔现在正在一处废弃了的地堡里休息。看了眼身旁还在熟睡的库拉塔,皮特自己抽了自己一巴掌,当然是打在头盔上的。本该是轮流休息的,但是皮特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幸好没出什么事,不然……

  侦查队如今只有他和库拉塔两人了。


  任务的第2天。西特莫名其妙的全身溃烂,在惨叫声中,死了。

  皮特把他的尸体火化后,收集了点骨灰带在背包里。

  任务第4天。巴彼的身子被整齐的切成了两半。他没有叫出来,而是静静的和皮特对视,直到快死了才说了一句话。

  到了任务的第六天,有些害怕。

  不知道会是谁死。
                                                      ------摘自大远征老兵回忆录


  “库拉塔,库拉塔?库拉塔!”皮特先是轻声叫了下库拉塔,见他没醒就又叫了次,但是他还没醒,于是皮特又重重的叫了声。

  仍然没有反应……

  “喂……”皮特突然有些慌乱起来,使劲的推了下库拉塔。

  “呃……”库拉塔像是没睡醒的小孩子一样嘟囔了一声,坐起身来。见他没事,皮特悬着的心回到了它本来的位置。 

  “什么事?队长?”库拉塔有些警戒的看着四周。

  “哦,我刚刚看见了一架飞机飞过去,你看能通信不?”不知不觉间,皮特撒了个谎。

  库拉塔打开通信频道,试着呼叫了几次:“这里是‘赤蛇’小队,有人能听见么?”

  “行么?”

  库拉塔摇了摇头,检查了下枪械,站起身来走到了地堡的外面。

  “差不多该走了,看这天气。沙尘暴快来了,队长。”

  “嗯,走吧!”皮特说着也起身跟在了库拉塔的身后,现在看来就像是库拉塔的队长一样。

  突然,皮特莫名其妙的想起了那个人说的话,异世者。

  迈着沉重的步伐,仅余两人的“赤蛇”小队在沙漠般的环境里留下了一串马上就会消失的脚印。
最后编辑二之宫藏叶 最后编辑于 2009-04-11 11:28:28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