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页12 跳转到查看:311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交流】【短篇】新人求助,能帮我看看,这个轻小说的序章有什么问题!

【交流】【短篇】新人求助,能帮我看看,这个轻小说的序章有什么问题!

夜市的霓虹,彰显着都市的污浊之气。
寒风凛冽,某冷清的街道上。
一位身穿粉色羽绒服的少女孤零零的站在街道一旁。
头顶着一红色圣诞帽,双手蜷缩在胸口不停地搓揉着。
像是在等什么人。 
“美女~这么晚,晚了。在干什么呢!?”
喝醉酒的声音从她身后不远处传来。
“哥!她可能是,是等……等人吧!……我看对,对方也不会到了。”
“对,对呀!要不赔少……少爷我喝一杯,嗝……”
三个混混模样的男子,从不远处互相搀扶着,向这少女走来。
少女听见他们说话,转过头道:
“你们是对我说话吗!?”
声音犹如黄莺般悦耳动听,望着他们,透着不谐世韵的神情。
骨头一疏,几人吞了吞口水。
不过少女说话时,嘴角微微上翘;透着邪气。
他们眼里只剩下少女的容颜了。
“对呀!”
“要不陪少爷我玩,玩会,然后送你回,回家……”
“咯,咯……”
少女的笑声……
“就你们这样子还送我回家。”
少女眼眸中透着丝阴霾。
“我们又没,没有醉!”
“俗话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对!我们是,是相助你!”
“……”
几人说着,就要向少女身边靠去。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他们身后响起。
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脚步声在这时停了下来,是一对年轻男女。
男的想上前,女的拽了拽他,走了,消失在这茫茫黑夜里了。
几人不知为何突然打了个冷颤,继续向这少女靠来。
感觉脖子有些微凉。
长发的一丝微暗寒光。
少女血红色的眼眸,嘴角的笑容。
几人还未露出害怕的神情,在发丝触紧脖颈的一瞬间。
“噗……”的一声,鲜血从动脉血管中喷涌,划出一条美丽的弧线。
温热的鲜血顺着发丝“滴答~滴答~”的流淌在路旁,
那几人已是首身相异。
少女变回最开始的模样。
弯下腰,寻找着什么。
带有体温的一枚玉佩,上面雕着个薛字。  
触碰了下,右手无名指上的那枚很精致的戒子。
玉佩消失了!
站起身来,戒子发出一道微弱的亮光。
此时的街道平静如常,只有她和三具尸体,寒风吹拂过她面庞。
眼神就像寒冰一样。
“咳~咳~咳~”
轻吐了一小口鲜血。      
拿出一菱形梳妆镜,撩起前额的刘海。
一小拇指般大小的兰花样的印记在右额头上。
食指轻轻的触摸了下“多兰血印……”蹙了蹙眉。
收起方镜,迈出步子。
一声清晰清脆的声音响起。
“叶芸你打算就这么走了吗?”
“与你何干。”
冷冷的答道,顿了顿身,把刚迈出的步子缩了回来。
“呵呵,还是老样子没变呢?”
“......”
“你已经被他们盯上了”
“为什么?”
“你这次杀了有薛家血脉的人。”
“不出意外的话,你已经现了多兰血印!”  
叶芸皱了皱眉。 
“就算血印现了又如何,他们阻止不了我。”
“可是你也活不长了!”
“活不长……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劝你还是不要继续了,毕竟那只是传说。”
“传说未必不是真的……”
“把薛家的玉佩给我!”
“你要阻止我!?”
“……我是帮你。”
“是帮你们自己吧!”  
“我说了,不论如何我都要找到的。”
“就算找到了又如何,他也不会在爱上你了!”
“……我几经凑齐了三枚玉佩。”
“你这是何苦……”          
“你想取我人头。”
“本来是~不过改主意了。”
“不怕你父亲怪罪?”  
“你知道,我杀不了你!”
“……” 
叶芸逐渐消失在了黑夜当中。
不远处小巷的一窈窕黑影。
“哎!”
从裤兜里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爹,她在新东市。”
“知道了,你就先在那边住下。钱,一会儿叫阿杰打到你的卡上。”
电话里的声音没有感情。
“……爹!”
“还有什么事?”
“现了多兰血印的人后果会怎样?”
“一个月后将死无葬身之地”
“……为什么?”
“因为期限是……一个月!”
“那……”
“别的事你别管,有事再打给我!”
又拨了个号码。
“卫东。”
“什么事?二小姐。”
“到新东市84区,打扫卫生。”
“是,马上到。” 
挂了手机。
“只有一个月的期限了……”
也不知是对谁说的。
沿着漆黑的小巷,消失在这寒冷的夜色里。
在不远处一树梢上,一不惹人注意的亮点也消失了。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01 12:14:26
执笔间,世界任我游。

TOP

 

是我的阅读能力差?喀,总之,我看不到那句话是她说的,那句话又是他说的

TOP

 

回复 2# 零铭鸣 的帖子

人物对话不突出?
执笔间,世界任我游。

TOP

 

感觉脖子有些微凉。(誰的脖)
长发的一丝微暗寒光。(形容....接不上)
少女血红色的眼眸,嘴角的笑容。(想表達什麼)
几人还未露出害怕的神情,在发丝触紧脖颈的一瞬间。(總括接不上表達不成)
(太多了不說)
-----
温热的鲜血顺着发丝“滴答~滴答~”的流淌在路旁,
那几人已是首身相异。(什麼首身相异?表達什麼?)
---
把一句節分太多不成句,所以表達不能。句子好像沒頭沒尾,而且主題什麼的來著可以給個嗎?只知是為了什麼愛而殺某些人而達成目的,而達成目的後是危異的開始。(不要說透他們的方法,為了保留引力)
---
一小拇指般大小的兰花样的印记在右额头上。
食指轻轻的触摸了下“多兰血印……”蹙了蹙眉。
收起方镜,迈出步子。
一声清晰清脆的声音响起。
“叶芸你打算就这么走了吗?”
“与你何干。”

(開始不知什麼﹑誰以及從何處說話了)
生死同在一線,無所得,亦無無所得,不生不滅也!
在生活中不断追求平穩,不如從苦澀的平穩中找尋笑容!

TOP

 

受教了
执笔间,世界任我游。

TOP

 

有点意思,来看戏,顺便晒晒存在.同新,一起加油.俺是万年新人,加万年幽灵,你好.
SF的幽灵怪蜀黍已挂,有事烧纸!如果想要接冥府幽灵私宅,请联系QQ447002678,以上。

TOP

 

回复 6# 幽幻山 的帖子

幽靈不來一發嗎?
生死同在一線,無所得,亦無無所得,不生不滅也!
在生活中不断追求平穩,不如從苦澀的平穩中找尋笑容!

TOP

 

回复 7# 劍凌舞 的帖子

不了,俺只推妹子,对男人不感兴趣.
SF的幽灵怪蜀黍已挂,有事烧纸!如果想要接冥府幽灵私宅,请联系QQ447002678,以上。

TOP

 

回复 8# 幽幻山 的帖子

果然敏銳!+1
結果是嚇走了同新!
你的吐糟力甚好不來一發很可惜!(相信可以全數毀滅)
生死同在一線,無所得,亦無無所得,不生不滅也!
在生活中不断追求平穩,不如從苦澀的平穩中找尋笑容!

TOP

 

這文章在第一章立刻來個目的達成,然後危異危異再危異的高峰。再者用插段的回憶法透露什麼的來著...陰謀陰霾虛偽!GJ!~
生死同在一線,無所得,亦無無所得,不生不滅也!
在生活中不断追求平穩,不如從苦澀的平穩中找尋笑容!

TOP

 

回复 8# 幽幻山 的帖子

小心,诚哥的灵魂在天上看着你......
执笔间,世界任我游。

TOP

 

其实最开始是这样写的,不过感觉描写过多,删了,因为觉得轻小说不需要注重细节描写!

寒冬初至,冬之神随之人而来的在中国各大小城市中吐雾着寒气。
寒风凛冽,某冷清的街道上,商铺紧闭,一轮冷月高挂夜空。
一位身穿粉色羽绒服的少女孤零零的站在街道一旁。
头顶着一红色圣诞帽,双手蜷缩在胸口不停地搓揉着,小嘴唇微微张开,为小手哈着热气。
由于没带围巾的缘故,颈项不由的衣领里缩了缩,双脚微微的踏地。
双颊和琼鼻被寒风吹的微微泛红,颈后的长发在这凛冽的寒风中飘扬。
远远看去个子不高,却也有美女的样。
像是在等什么人。
执笔间,世界任我游。

TOP

 

回复 12# 无名心寒 的帖子

不算什麼描写过多!
給你看個白木的描写狂!(不要回這裡的帖子,版規!已經成墓的不能回!)
http://bbs.sfacg.com/showtopic-39701.aspx
我手上還有後兩章......這個白木的描写狂早死為妙!
---------
妳有看輕小說的?描写过多不成立(吐糟代替了描写逆位青眼白龍從墓地復活!)
最后编辑劍凌舞 最后编辑于 2013-01-13 14:01:48
生死同在一線,無所得,亦無無所得,不生不滅也!
在生活中不断追求平穩,不如從苦澀的平穩中找尋笑容!

TOP

 

话说好久没过来这边~~于是乎偶尔也上浮一下~~~~ 首先呢~~说一下偶看到的问题啦~~短句太多~~其次描写部分不清晰~~最后行文松散哦~~~

譬喻
夜市的霓虹,彰显着都市的污浊之气。
寒风凛冽,某冷清的街道上。
一位身穿粉色羽绒服的少女孤零零的站在街道一旁。
头顶着一红色圣诞帽,双手蜷缩在胸口不停地搓揉着。

上面这里直接弄成一段就好啦~~毕竟你是在对一个场景进行描写~~而不是N个~~夜市的霓虹,彰显着都市的污浊之气。寒风凛冽,某冷清的街道上,一位身穿粉色羽绒服的少女孤零零的站在街道一旁,头顶着一红色圣诞帽,双手蜷缩在胸口不停地搓揉着。 这样就不会给人断断续续~~莫名其妙的感觉~~观感也好~~

PS:下班啦~~剩下的下次再补上~~~
此身为文之骨
血流如段落,心脆似词汇
历经巨坑无数次而不填
未曾一次填坑,未曾被人理解
其常立于文章之巅,自醉于胜利之中
因此,此生已无任何意义
则其身,注定为坑而生

TOP

 

请问这符号~~~是……
SF的幽灵怪蜀黍已挂,有事烧纸!如果想要接冥府幽灵私宅,请联系QQ447002678,以上。

TOP

 
1/2页12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