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2185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活动] 【三题PK赛】【种子组】【场次:2月19日晋级赛】评分完毕,复审中

【三题PK赛】【种子组】【场次:2月19日晋级赛】评分完毕,复审中

【三题PK赛】【种子组】【场次:2月19日晋级赛】

评分标准:
I.根据我出的三题写短篇小说(注意是小说,要有头有尾有剧情更要有高潮。散文、随笔、诗歌等其他题材视为无效)字数为1800字以下。字数以word内置字数统计(不含标点)为准,超过规定字数200字以上的视为无效,所以大家写之前要把握好字数。
II.
种子组评分标准:立意30,文笔50,剧情50,人物20,其他20,满分200

III.为了方便通知,请参赛者加入此群:58423384;不方便使用qq者我将以站内信的方式通知,届时留意。

IIII.本次活动为19:30_23:30,请各位种子组晋级的参赛者在此时间段内随时参加

3、本次题目:二选一
      一:
桃花,寺院,扫帚


      二:
拖鞋,字典,飞机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21 00:44:22

TOP

 

拖鞋,字典,飞机
我从出租车上下来,拖着足足有我半人高的行李箱,向着紫竹小区大门刚刚走了没几步,便被一名保安拦了下来。
说“拦”可能也有些不准确,因为实际上保安是打开了门卫室的大门,一边向我走过来,一边打着手势示意我停下来的。
终于来到了我身边的保安先是看了看我,然后问出了三个十分有哲理的问题:“你是谁?从哪儿来?到哪儿去?”
“大哥……从哪来也要说吗?”默默的在内心汗了一个,我苦笑着回答道,“好吧,我叫——不对……为啥要报名字?”
“开个玩笑,”保安笑了起来,“刚刚我正好看到这个笑话来着——那么请出示业主证。”
看着保安伸向我的手,我茫然了。
“业主证?”我摇了摇头,“什么时候进门需要有业主证这种东西了?”
“春节期间,晚上10点以后进出大门必须要出示业主证。”保安指了指身后墙上的应该是公告的东西,“节前已经帖过通知了。”
“额……”我有些无奈的笑了起来,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确认了一下时间,“大哥你看,我这刚做着飞机从国外赶回来,根本不知道有这个规定……能否通融一下?”
“那么叫你们家人拿着业主证下来也行嘛……”保安并没有让我通过的意思,而是摆了摆手,“春节期间,我们必须要负责业主们的安全,没有证就不让进。”
这种春晚小品般的展开是个什么状况?!
“这……”无奈的我收起了笑容,接着指了指身后的半人高的行李箱,“大哥,这儿我就一个人住,家里没别人……我就是回来放个东西,然后接着我还要去我女友家的……”
“还要再去其他地方啊?”保安一副不相信我的表情,略带调侃的说道,“业务繁忙啊……”
“啥?”我愣了一下,然后瞬间明白过来了,“不是……你以为我是做贼的啊……”
“那是……一来,你这人生面不熟的。咋说我也在这儿当保安有几年了,对你根本就是毫无印象;二来你这打扮……根本不像刚从国外回来的人……”保安一边打量着我的服装,一边摇着头,“能出国的人会穿这个回来过年?鬼才相信嘞!”
我不就穿了一个看起来款式挺旧的大衣嘛!至于这么瞧不起人?!
“不是……你这是瞧不起人吗?”我有些恼怒了,声音大了起来,“我就穿这这身儿怎么了?我喜欢这这身儿不行啊?!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穿的什么样——军大衣配个棉拖鞋!你这是大半夜里刚从床上起来去厕所啊——”
“行……行……当我说错话了。”保安一边笑着,一边毫不在乎的点着头,“但还是那句话,没有业主证,就不让进。”
“这大半夜的,我又刚从国外回来,你让我从哪去弄什么业主证啊……”看着保安也不过是在执行自己的职责,我愤怒当中也十分的无奈,然后在我再次通过手表确认了时间以后,我忽然间想起了一个法子,“那……要么这样子好了……”
掏出了钱包,我从中拿出了一张信用卡。
“这是我的信用卡,”把信用卡递到了保安手里,我提出了一个方案,“我先把它放你这儿,等我上去放好东西,然后再下来把它拿回来……这样子总行了吧!”
保安拿着卡犹豫了半天没有说话。
于是我又拿出了100块钱塞到了保安手中。
“还有这钱你也帮我保管着行不?!”
“你这是什么意思……”保安摇着头将钱赛回了我手中,然后再次犹豫了一下,接着点了点头,“行行行……你就进去吧……这卡我先替你保管着。”
“谢谢啦大哥!”我露出了笑容,快步的一边拖着行李箱走进大门一边说道,“我上去放好东西就出来!”

紫竹小区三号楼,10楼3102号。
从电梯中出来,看着手机中记录的地址,我来到了目的地。
于是我放平了行李箱,拉开了拉链。
打开3102号房门所需的“钥匙”就在那个行李箱之中。
熟练的拿出专业工具,我将“开锁枪”抵上了房门的锁孔。
接着,看了看手腕上的点子表,我默默的倒数了起来。
“10……9……8……7……6……5……4……3……2……1……蛇年再见……”
在心里默默的刚刚数完,烟花爆竹便同预想中的一样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露出了笑容,我扣动了手动的扳机。
门锁如同预想中的一样被整个轰掉了,3102号的房门随后便轻松的被我用其它工具打开了。
在书房内搜索了一番,我顺利的在书架上找到了“那本字典”。
“156-3……258-4……97-1……188-3……”按照手机中记录的“表密码”,通过字典查出了指定页数的汉字,我顺利的拿到了最终的密码。
用手机记好了密码,我留下了那个行李箱,然后微笑着乘坐电梯离开了10楼。
当我准备走出小区的时候,那个穿着军大衣配棉拖鞋的保安又拦住了我。
“这是您的信用卡,”保安微笑着递过来刚刚放在他那里的信用卡,“刚刚我也是没办法的……你看,贼也得过年不是……所以上面特别嘱咐了一定要有业主证才能进……这一切都是为了安全着想……”
“没关系,我能理解……”我面露笑容接过了信用卡,“有你这样的保安,我们业主会很放心的。”
保安点了点头,然后回到了门卫室。
我走了几步,接着一辆出租车便停在了我的面前。
坐进了出租车内,我便向着司机点了点头。
司机同样对我点了点头,然后驱车快速的离开了小区。
今夜,便是我最后一次的没有观众的表演。
立意:(30)21
文笔:(50)42

剧情:(50)38
人物:(50)44
其他:(20)13(虽然有点让人意外,但是总觉得没头没尾的,故事的完整性欠妥)
总计:(200)158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20 23:19:57

TOP

 

拖鞋,字典,飞机

“起来给儿子起名字了!”还在被窝窝着就被老婆揪着耳朵拽了起来。
因为老妈一句“我才不管你们儿子的名字。”这样的狠话,所以,儿子的名字就要由我和老婆起了,但是吧,从我记事开始我和“名字”很少有交集,因为记不住名字没少弄笑话,说实话我老婆叫啥我都快忘了。而老婆呢,虽然能记住名字,但是她起的却是些小黄,黄黄,一类的。我又接受不了,于是我们决定找一天一起探讨一下应该起什么好。
“好好,”我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那么从哪里开始?”
“要不翻翻字典吧?我听说好多人名字都是翻字典翻出来的。”
“我说咋那么难记。”
“是你单纯的记不住吧?”
“那么,”我接过老婆递过来的字典,随便翻了两页,“恩……李……汪?”
“重翻!”
没得选择,只好又随便翻了两页。
“李……猫?”
翻到第二个时候我已经受不了了。
“我又不姓李为啥第一个字总翻到李?李猫算个啥?又不是猫!猫也不能叫这名字吧!”我已经歇斯底里了。
“那还是叫黄黄好了。”
“不要!”唯独这个名字不要。
“我觉得挺好的。”老婆小声的嘟囔着。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要不这样吧!咱们扔飞机!”
“扔飞机?”
“我看蜡笔小新上,扔飞机来决定,如果我赢了就听我的,如果你赢了就听你的。”
“好吧。”看来暂时只有这样了。
于是。
“你那是啥啊!”看着老婆手中诡异的异物我不由得觉得我是不是太嫩了。
“纸飞机啊。”老婆义正言辞。
“为什么纸飞机是木头的翅膀然后还有螺旋桨和马达?你那东西能飞起来?”
“那么,我再叠一个。”老婆可能也觉得有点重。
“不要和我说你那个也是纸飞机?”老婆的又一杰作。
“恩!”老婆大气的点了点头。
“那么解释下为啥你的纸飞机是用纸糊的遥控飞机?”
“有什么问题么?”老婆似乎没有察觉到问题。
“你给我用纸叠一个像我这样的飞机啊!”
老婆不愿意的扭捏的重新叠了一个。
“就算你抽鼻子我也不会心软的!”没错这是个原则问题。
“哈!一、二、三!”数完之后两个纸飞机就顺着窗户飞了出去,越飞越远,最后变成了两个白点。
“老婆啊?我一直想问一个问题。”我望着已经消失的白点。
“你说。”老婆一边看着远方一边给自己涂新买的指甲油。
“你确定是往窗外扔么?”因为已经看不到纸飞机了不由得有点好奇。
“不是啊,是在室内扔的。”老婆已经开始专心的涂她的指甲油了。
“那你为啥要扔窗外啊!”
“飞的远吧。”
飞的太远了啊!本来是想这么说的,但是老婆突然高兴的看着远处让我有些诧异。
“飞、飞,飞回来了!”
这东西会飞回来?我放下疑惑也跟着看了过去,果然就在刚刚消失的地方有两个白点正向我们这边飞来。
“我就说会回来的!”
你什么时候说的啊!虽然很想吐槽,但是的确是飞回来了。
“来来来,左边是你的,右边是我的,看看谁的先落地。”
但是随着白点的变大我发现自己被骗了,我当初为什么要相信会飞回来,我是笨蛋么?
两只白鸽从我们头顶上飞过。
“哎哎?”老婆兴奋的丁玲咣啷的从前窗跑到了后窗。
“飞没了啊,根本看不见是哪个先落的地。”老婆失落的跑了回来。
“你飞出的是什么?”我已经不能够了。
“飞机。”
“飞回的是什么?”
“鸽子。”
“没发现什么么?”
“都是白色的!”
气的我青劲都爆出来了。
“算了,咱们还是找个大仙什么的问问吧,”我登上拖鞋,“走了,儿子!给你起名字去!”
“汪!”的一声从客厅跑出一只黄色的可爱小狗。

立意:(30)23
文笔:(50)39

剧情:(50)37
人物:(50)36
其他:(20)10(趣味性不错,对话流虽然好,但是还是缺乏必要的叙述,所以难以留下深刻印象,而且拖鞋这个关键词打了酱油)
总计:(200)145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20 23:30:37
爱画电影集锦···国产动画必然会有登上历史舞台的一天。
不定期更新中····
http://bbs.sfacg.com/showtopic-42933.aspx

TOP

 

是这么一回事:我要去一个书店,地址位于神保町,店名叫做”和风辞书”。拜托我去的人是我以前的病人,他听说我要去日本交流一个月,便毫不客气”带本你最看得顺眼的字典给我,作为礼物。”。曾经欠过人情、也只好满口答应。

当然,去了才知道什么是上当。据他说店主是位出色的女性。当然没说错,只是60岁了而已。店破得不成样子,很有昭和穷人的装修风格,客人三三两两,书也全是二手字典,看上去最新的也是一碰掉一层纸渣滓,出版日期要么是昭和年间,要么整本书不认识一个字。大多数又黄又沉,是典型的字典。索性价格也是十分有昭和穷人遗风。

我看中了一本封面厚实却并不沉重的英德字典。结帐的时候店主夸赞我好眼光,我高兴了一回,但没满两分钟,突然从我身后冒出一个小女孩,一把抓走了字典。
“啊,抱歉。”女主人很紧张地说,”是我孙女。”她这么解释,抿出了一个不算自然的微笑,然后使劲把字典从女孩手里拽来。

我素来不会应付这种尴尬场合,只好随口说:”是您的女儿吧?真可爱啊!”

说完,我自己也感到了好笑。老太太更是掩起嘴咯咯咯地笑出声来:”客人您真风趣!我要是有个这么年轻的女儿就好了!”唯有那个小女孩不笑也不闹,直勾勾盯着我,看上去被外婆粗暴的举动吓到了,白净的脸上也没有什么血色,只是一个劲地要下嘴唇,狠地仿佛要咬烂。估计是在记仇吧。

然后女孩说:”Translatio cordis vel translatio cardiacus est ......”

---------------------------------------------------

“拉丁语,后面一段是德语,并且是低地德语夹杂高地德语。...你问讲什么?哦,心脏移植和心肺联合移植。没想到你拿到字典的第一件事是查这个?你可真敬业,医生。”
教授晃荡着手里的高脚杯,另一只手磨蹭着女孩的头发。
“谢谢你给我的礼物,医生。”教授说。
“我还没送呢。另外你别再喝酒了,除非你想再打开一次胸腔。”
“有你的手术技巧死不了!”教授举起酒杯,”你送的字典绝对是举世无双。恩,小女孩字典?”

教授浑厚的嗓音中隐约可以听到飞机发动机的嗡嗡声--即使这里是头等舱--而他的不得不时不时提高嗓门,以免自己的声音被发动机声以及小女孩接连不断神神叨叨地背诵掩盖。

我跟他讲了经过。接着就被JD航空公司的车送神保町送去机场,直接把票塞到我手里(还有一份莫名其妙的护照)、连带着那个女孩一起上了飞机。至于她外婆,在听说我是医生之后就没管,甚至直接告诉我说这孩子是她女儿不知道和哪个男人生的结果她女儿又遭遇意外死了重担落在自己身上诸如此类让人心烦意乱不吐不快的事情。我没说我是胸外科的,她好像以为我是神经科的。
“我们要去哪?”
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响起了机长广播。强气流。我一把抓过那女孩按到我旁边的座位上,扯紧安全带。
“去纽约。嘿别在意,那个机长只会夸大,实际上驾驶技术一流。”
我看着他,然后想起来他在飞机上住了近十年。JD航空就是他的家。
“接着说,”他挑起话头,而女孩也稍稍安静了些,但仍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大段大段地背诵着字典。大多数都是我未曾听说的语言,偶尔有几句英文或是中文刮进了耳朵。
“去纽约?”
“没错。“他把红酒一饮而尽,以免因飞机晃动洒出,”这种病例可是非常少见啊、医生。”
“你还见过?”
“一次、医生。这叫做蒂克逊娜症候群,患者会持续不断地重复书中的话--甚至是没读过的。发病原因不详、传染性不明。但治疗方法,我却是知道的。不过在此之前,得先诊断我们患者的病情。”
这又是某种神秘,显而易见了。毕竟一个小学女孩掌握这么多语言简直是天方夜谭。而关于神秘,这位住在飞机上的朋友总有办法。

“该病分为一期、二期和三期。一期的症状是大多数时候神志清醒,但会莫名背诵书中台词、我们的小女孩是背字典。二期则是几乎彻底变成复读机,放着不管也不会死掉,走路吃饭都很迟缓,只要想可以一动不动好久。三期嘛、”他顿了顿,看了一眼小女孩,”到了美国给它买件好点的衣服,不然人家以为拐卖儿童呢。”

“三期呢。“我没好气看着他。

“三期嘛,与其说人得病了,不如说就是移动的书。没有自主意识,跟书没有任何区别,恩,就是这样。我正在犹豫,是二期还是三期。”

“有什么好犹豫的?”我转过头,接着对女孩说,”心室。”

回应我的是一长串陌生的句子,语言流利语气平淡语调莫名其妙。
“是法语,心室。”

“看,有反应,能说话,二期。”

教授无奈看着我:”医生,问题是,怎么区分人和字典。”

“什么意思?”

他从库兜里掏出手机、然后随便按了两个键,说了句”心室”。接着是清脆的一声提示音--”要不要来一个你看得懂的中文版?”

我耸耸肩:”电子产品我不懂...”

“这也是字典。”他说,”问题在这儿,可爱的小女孩现在跟自动应答机没有多大区别。对了她叫什么?”

“太长没记。”

“那就叫siri吧。”他说。

-------------------------------------------------------

全世界最大的图书馆不是美国国会图书馆。这是我刚刚知道的。”去最大的图书馆!有最多的字典!”他这么说。

有点难以解释,甚至我自己都有些似懂非懂。按照教授的逻辑--既然siri只能背诵字典,那只要把字典里的词语组合成句子就可以了。”一生短暂、能说的句子不会超过春节里的拜年短信。只要有足够恰当的字典,复述复述背一背就能正常的对话。就像我问你吃了吗,你回答还不错一样。”


“胡扯,我还可以回答 刚拉完。”

“是吗?语言的排列组合的确很多,但其中有意义的并不多。况且这个问题太深入、对于解决症候群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比如你听过中文屋子吧?”
我点头。

“我们要去的是无限的地方,这样才能治好三期。说实话,三期我也是第一次碰见。不过说不定是个二期。”

去哪?我问。

10屋子。

-------------------------------------------------------


“sudo su“三天之后siri对我这么说,我当然不知道这是哪国字典。教授从不下飞机,我也没人去问。旁边的程序员听了siri的话一个劲地笑。

这里是最大图书馆,无尽的图书馆。然后这里一本书都没有。

这里是google的一栋大楼。满满当当排着的是一望无际的主机和闪耀着蓝色光芒的水冷系统。

"看见我的工作站了吗?"一个程序员问。

"没。"

"我好像是看见过,在那个女孩的房间里。"

开玩笑!siri读书只要碰一下就行,这可是这三天的经验。我跟着另外几人往siri房里面走。她拿主机干什么?

"果然在啊。"
"怎么搬进来的?!"

"你拿机箱干什么?"我问siri。虽然不期望她能回答。她多半会是用拉丁语解释机箱。或者是希腊语...

"教授没跟你说过吗?当我读完了最大的图书馆之后的事情。"机箱发出声音,"读完了人一生会用到的全部句子词组组成的字典之后的事情。"

"嘿哥们!"外面突然冲进来一个家伙,"服务器活了!"

"胡说些什么!"我随口反驳他。"你怎么区分一个字典和人?"

这是第几期?我掏出五年前买的的功能机发了个短信给教授。

他很快回复了。

"谁有绝缘手套的!?橡胶鞋也行!"
"拖鞋呢?"
"快拿来!你没有脚气吧!"我说。
立意:(30)23
文笔:(50)41
剧情:(50)35

人物:(50)41
其他:(20)12(信息量太大,会导致阅读的障碍,而且很显然你的小说得用5000字左右才能真正交代完)
总计:(200)152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22 00:09:37

TOP

 

『拖鞋 字典 飞机』

高考结束的那一天,少年在院落里整理堆满了纸皮箱的教科书时,在最底层发现了半本成语词典。

之所以说是半本,是因为词典其中的一半以上页码已经不知所踪,整本词典看上去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

翻开封面硬壳,首先映入少年眼帘的,是扉页上,用圆珠笔写下的歪歪扭扭的几个字

——————我也喜欢你哦。

恍然间,一架纸飞机从少年眼前飞过,引着视线,似乎连少年的思绪也一起带走,带向了那个叛逆的年纪,那个和“她”相遇的夏天……

1.
那年暑假,期末考考砸的少年被母亲关在家里复习功课。

身处叛逆期,却实在不敢再惹已经因为自己那霸气的考试成绩而一身火的老妈生气的少年,最终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那个办法就是,在玩的时候顺便学习不就行咯。

这样想着的少年,便拿着那本母亲为自己暑期特别准备的——超大型成语词典,出门了。

将字典代替阳伞架在头顶,少年顶着盛夏毒辣的阳光来到公园,却郁闷的发现公园里一个人也没有。

想想也是,这么热的天气还出来的人一定是傻瓜。

不对不对,我怎么吐起自己的槽了!

少年摇摇头,哼了一声:

「开什么玩笑,区区夏天怎么可能挡得住本少爷玩的热情,男人即使独自一人也能玩的开心!」

虽然说是这么说……

少年最后还是躲到了树荫下,犹豫了片刻后,便打开了成语词典,翻到中间,“唰”的撕下一页来。

中间应该不太容易被老妈发现吧。这么想着,少年叠起了纸飞机。

「老妈买的这本词典不仅块头超大,内页还是硬纸的材质,用来折纸飞机真是极品啊!完成了!」

看着手中的作品,少年满意的咧嘴一笑:

「完美啊!就叫你B-200吧,嘎嘎。」

迎着穿过树下的凉风,少年将纸飞机用力扔了出去。

纸飞机乘着风,越过了公园,飞过柏油马路,最后划了个圈,消失在了少年的视野里。

————确切的说,是消失在了马路旁的一处围墙里。

「啊,我的B-200!」

少年追着纸飞机到了那堵围墙外,然后朝旁边望了望。

大门并没有锁。

心里喊了句“打扰了”,少年轻轻推开了铁门,然后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在四处望了一周后,并没有发现纸飞机踪迹的少年将目光投向了院落里唯一的建筑物————那幢精致的小洋楼里。

此时,一楼的一扇窗户正开着。

少年走了过去,向窗户里望去。

……在了,纸飞机,此刻正安安静静的躺在一双白皙的手掌里,而那双手的主人,此刻也正用好奇的目光望着窗外的少年。

————四目相对。


2.
「……」

「……」

「你好。」

轻柔如细雨的声音响起,将良久的沉默打散,也将失神的少年拉回了现实。

「你……你好……」

少年猛地别过了头,脸也在一瞬间变得通红。

拿着纸飞机的,是一个坐在素白的被褥里的短发女孩。

「那……那个,我是来……」

「这个是你的吗?」

看着手忙脚乱想要表达什么的少年,少女笑了笑,伸手递出那架纸飞机。那是相当纤细的一条胳膊。

「谢……谢谢……」

少年挠着头,接过了纸飞机,然后便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莫名的,少年有种想要留下来的冲动。

「那个,很可爱啊。」

轻柔的声音再次响起,却是女孩先开了口。

「可爱?啊啊,说这个么?」

少年看了看手中的纸飞机。

「嗯,这个东西叫什么?」

女孩好像问了个很呆的问题。

「咦,这个叫纸飞机哦,没玩过吗?」

「纸飞机?就是那种能带着人在天上飞的交通工具吗?」

「那个叫飞机啦,这个是纸做的所以叫纸飞机。」

「噢~原来如此~」

……

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少女,却意外的健谈。不知不觉间,少年已经趴在了窗台上跟女孩聊了起来。

「来,我教你喔。」

少年撕下两张字典的内页,交给女孩一张后,便在窗台上做起了示范。

「这样,再这样,纸飞机就完成了,怎么样!」

少年向女孩展示了手中刚折好的纸飞机。

「好棒。」

女孩学着少年的样子,也完成了一架纸飞机,她笑着看着少年:

「然后呢?」

「然后嘛,就是放飞了。」

少年将手中的纸飞机轻轻一扔,纸飞机再一次越过了围墙,不知飞去了哪里。

「该你了哦。」

少年回头望着女孩。

女孩正呆呆的望着窗外纸飞机消失的方向。

接着,她将纸飞机轻轻按在胸口,微笑着,向少年摇了摇头。


3.
转眼已是夏末,放学后,少年便立刻赶往女孩的家。

这已经成为了少年这几个月来每天必做的事。

「呐,今天我想出去走走,能陪我吗?」

女孩这样对少年说道。

少年扶着穿着睡衣和拖鞋的女孩,慢慢的走到了附近的公园里。

「来折飞机吧。」

「嗯。」

扶女孩在长椅上坐好后,少年拿出那本内页已经只剩一半的成语词典,撕下一张交给女孩。

女孩一步一步的,按照少年教给她的方法,折好了一架纸飞机,然后,她伸出双手支撑着长椅,颤颤巍巍的想要站起来。

少年伸手想要去扶,却被女孩摇着头制止了。好不容易站起来的女孩,拿着纸飞机,轻轻的————扔了出去。

似乎是玩笑一样,纸飞机轻盈的飞出四五米后,便被一阵恰好经过的风吹落在地。

「我自己来。」

伸手拦住了想要过去的少年,女孩对他笑了笑,然后,一步一步的,向着纸飞机的方向走去。

「如果呢,真的存在转世的话呢。」

背对着少年,女孩很吃力的开口了。

「我就想啊,如果下辈子,能转世成纸飞机的话就好了。」

「……傻瓜」

「嘻嘻。呐,那本成语词典里,有我想对你说的话哦。」

「嗯?」

「在第47页,第890页,还有最后一页,三个四字成语哦。」

踩着拖鞋的女孩很吃力,很不稳,但还是很努力的,一步一步的,朝着纸飞机走去。

少年打开词典,翻到了47页,在上面,一个成语的周围被圆珠笔画上了框框。上边用很小的字这么写着。

那一天,我跟那个男孩……

「不期而遇……」

890页……

很奇妙的感觉,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见倾心?

翻到封底,女孩用娟秀的字迹这么写道:

————感谢有你陪我的这个夏天,

「最喜欢你」。

「……笨蛋,最后这个不是成语啦。」


女孩捡起了纸飞机,回头朝着少年,轻轻一笑。

纸飞机乘着风,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向着夕阳飞去。

…………

4.
少年合上了半本字典,然后,回到房间,将它整整齐齐的摆在了自己的书桌上。字典的旁边,放着一副相框,照片上的女孩,正灿烂的笑着。
立意:(30)23
文笔:(50)38
剧情:(50)37

人物:(50)37
其他:(20)14(故事有些烂俗,而且拖鞋打了酱油,不过还是能够拨动人的心弦。)
总计:(200)150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21 00:41:28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