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2564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活动] 【三题pk赛】【普通组】最终赛

【三题pk赛】【普通组】最终赛

这是最后的比赛了,大家都走到了这一步,多的规则我想也不用我多说了吧,这次给你们足够的时间,请拿出各位最佳的水平来战个痛快吧。另外,这次严格审核字数,给你们足够的时间,所以你们也要仔细地构思。
普通组名单:

飘渺风夜
清风上的月
黑礁商会房东
秋米拉
神话笑道
雨天未晴

要求:
I.
根据我出的三题写短篇小说(注意是小说,要有头有尾有剧情更要有高潮。散文、随笔、诗歌等其他题材视为无效)字数为2000字以下。字数以word内置字数统计(不含标点)为准,超过规定字数200字以上的视为无效,所以大家写之前要把握好字数。
II. 普通组评分标准:立意25,文笔35,剧情35,人物35,其他20,满分150
III.北京时间2013年2月22日10:00公布题目,北京时间2013年2月24日10:30准时锁帖

3、本次题目:二选一
        一:潜水艇,热狗,毛毯


        二:眼泪,蜜蜂,窗帘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22 10:05:02

TOP

 

眼泪,蜜蜂,窗帘

夕阳正好,透过写满祝福的窗户,洒落仿佛魔法阵一般的影子。
金属碰撞的声音,将殷红恍若记忆般分明的光线遮掩起来,随即湮灭了那看起来不觉明利的咒文,淡黄色的帘幕,上面绣着金熠熠的花朵,搭配着墙上看不清的相框,以及快要溢出的,崭新的气息,都使得这个其实空落的有些孤独的房间变得很是让人感觉温暖。
门被吃力的推开,抱着箱子的蔚,略显艰难的走进来,却一不小心的脚下一滑,安放在最上面的纸箱摔了下来,洒落了一地的杂物。
“哎呀呀…”
发出苦恼的声音,她吃力的将手中的纸箱放在了角落,然后开始收集地上散落的事物。
红色的织物,透着光,不由分说的引起了她的注意,就像是被魔盒吸引的潘朵拉一般,她不觉的愣了一下,半跪着将之捡起
这家伙有个几乎所有天朝现役或毕业不久的学生都知道的大名。
红领巾!
红领巾吗…?
封尘的记忆之门,被缓缓的推开,骤然的潮水,将正在幸福的筹备婚事的女孩淹没。

也是这样,被血色渐染的黄昏。
女孩躲在角落里,因为身上被蜜蜂蛰出的伤痛哭泣。
斜斜的光,却照不到她藏身的墙角,任由被欺负的她一个人扔在阴影中。

“少女哟,汝为什么哭泣?”
男孩子的声音,忽然的响起。

她有些惊讶,慢慢的从自己的手臂里抬起头。
比她略矮一些的男孩子,非常不可思议的系着斗篷,并且用红领巾遮住了脸,背着阳光看去,很是滑稽的打扮。
她抹了抹眼泪,想要回答,却被那个男孩抢先一步。
“汝是被欺负了吧?”
她愣了一下,茫然的点点头,那个男孩微微的凝起了眼睛。
“吾名夜北之狩人,汝,可愿与吾签订契约,成为吾之MASTER?此后由吾守护汝直到因果的尽头?”
蹩脚的让她几乎听不懂的话语,女孩看着他,下意识的摇了摇头,然而,看到他明朗如星辰的眼忽然的黯淡了下来,又拼命的点点头。
喜悦的神色从那双漆黑的眸子里射出。
“这么说,汝愿意与吾立下契约?”
明明很是惊喜,却仍旧装出那般严肃的语气,男孩慢慢走近了蜷缩在角落的她,这时才看清,他系在身上的,竟是学校的窗帘!
光从他的瞳中绽开,让不忍去破坏那种光彩的蔚又点点头。
仿佛强忍着手舞足蹈的年头,男孩接着说道。
“那么,就请汝念下誓言吧?”
誓言?不明就里的望向男孩,暂时的忘却了手臂上的疼痛。
“不知道吗…那么汝跟着吾念就好啦!”
…“汝之身附于吾下,吾之命运系于汝之剑”…
不可思议的,她居然就那样一本正经的跟着他念起了这古怪,却又仿佛真的充满魔力的,凌乱的咒语!
…“缠绕汝三大言灵之七天,由抑制之轮而来,天平之守护者”…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她的心中,仿佛真的有什么被这样乱七八糟的话语牵羁了一样,再次看向那个男孩,他的眼中闪着无法理解的兴奋。
“那么,吾应汝之泪水而来,MASTER即名为,泪之契约者,可以吗?很酷吧!”
不由分说的,就给自己命名了啊,而且是那样不知所谓的称呼。
“啊啊,那么,吾夜北之狩人,作为MASTER的SERVANT,第一个任务,就去捣毁这可恶的蜂巢吧!”
不等她说话,那个男孩就自说自话的转过身去。
“…”
又一次的,抢先她一步,他回过头来。
“别说话,根据设定,汝只能与吾说三句话,还是不要那么早浪费吧!”
夕阳中的笑颜,露出有豁口的牙齿,然后那个男孩飞快的跑向了之前她被班里女生强迫着接近的蜂巢。
“邪道,承受吾之怒火吧!”

“夜北之狩人,目标驱逐!”满头红包,却一脸得意的回到她面前,提着那个已经被踩烂的蜂巢,男孩如是说道。

此后,这个总是身披窗帘,红领巾蒙面的男孩就那样异常而自然的出现在了她的生命里,每当她因悲伤而掉眼泪时,总会看到那一袭其实是窗帘的披风。

“安心洗路,这只hg版定春就交给吾来搞定!”被同学家的恶犬追时,猛然的他拦在了身前。

“汝等,难道把尊严与羞耻一起塞到菊花里去了?”课本被别人乱画时,淡黄色的窗帘将她的视线遮挡。

“MASTER,汝是不是欠了老师156804000才被这应该拉去切腹的家伙这么整啊…”帮忙一起写被老师罚抄的试卷时,偶尔也会听到这样的抱怨。

“放心,吾是专家!”最终放弃,决定去女厕所偷拍老师不雅照时,他的神色依旧坚定。

“汝这三个八嘎,是要一个一个的来PK,还是一起上吾陪你们3P!”被班里的小混混三人组纠缠时…

阳光将过往的记忆晒的有些褪色,最后一次召唤他,是什么时间呢?对了,是那次吧…
又被喝醉酒的父亲责打了,她没能忍住眼泪,然后…
“啊啊,看来打完这一场,吾就要回老家结婚了…”阴暗的光线里,他依旧披着窗帘,面对高过他整整一个头男人,淡淡的说道,然后与之厮打在了一起,直到满脸鲜血的被哭着的她扶出门时,才再听到他仍旧调侃般的声音。
“这个男人,有两把刷子,果然,吾不该自立死亡flag啊…”
“MASTER,不要哭泣,如果吾真的不行了,将来别人向汝问起吾来,汝可以说,欧巴刚难style!很有味道的回答不是吗…”
“哎呀呀,汝,还真是让人不放心啊…那个啊,扑街之前,吾还有一句话要说…MASTER,汝一定要成为海贼王,是吾最后的夙愿,请让吾瞑目…”
望着仍在哭泣的她,那双明亮的眼睛渐渐黯淡。

最后看到那个男孩,是在医院,他包着厚厚的绷带,仍旧好像蒙着面一般的。
“不想你再因为我而受伤了,所以以后我会坚强不会再流泪,对不起再见了夜北之狩人哥哥。”
隔着病房的门,那是她第一次对他说话,三句,她记得那是他们的契约…
从那之后,不管遇到怎样的悲伤,她都不曾再掉过眼泪,仿佛已经忘记了自己会哭,同时也将那一段梦一样的记忆尘封了起来…不知不觉的已经过了那么久了呢,她像普通的女孩子一样,升学,恋爱,然后筹备结婚…
恍惚间,有液体,从她的眼眶中流出,划过她的脸颊,沾湿了衣衫,她浸在遗忘的回忆里,不由得感觉悲伤逆流,然而一串错乱的响动突兀的从另外一间屋子里响起,听起来像是在那边整理房间的未婚夫出了什么意外一样。
猛的被拉回了现实,她担心的奔了过去,慌忙的拉开了房间的门。
夕阳的角度更加倾斜,透过没有挂窗帘的窗户,洒在那个躬身行礼的影子上。
“回应MASTER的召唤,夜北之狩人参上…好久不见了呢,吾之MASTER,泪之契约者!”
此后由吾守护汝直到因果的尽头!
那样的誓言,原来自始至终都不曾被破坏…
泪如泉涌,却分不清是喜悦还是悲伤,她只能紧紧地抱住他,不再放手…


PS:三题走到现在,第一场卖了萌,第二场装了文艺,这一回本来又准备了一个悲剧的线,后来想想,算了,大过节的,别惹人不愉悦了,所以啊,虽然不专业,这一回就尝试一次吐槽吧,也算娱乐的一下大众,虽然对不起小花,拿这么丢脸的作品来应付三题的最终战…
Q群一夜听工口,论坛今日卖节操!元宵节快乐minasang

立意:(25)23
文笔:(35)28
剧情:(35)31
人物:(35)32

其他:(20)14(虽然模仿中二病但是和天朝这样的背景似乎有些格格不入,总觉得有些奇怪。)
总计:(150)128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26 22:05:50

TOP

 

潜水艇 热狗 毛毯

拥挤的潜水艇里面,皮特和威廉两人对视。潜水艇外面的鱼群游来游去,给潜水艇的并不大的空间中添加了一丝紧张的气氛。
        只有两个人的潜水艇不可能拥挤到难以动弹的地步。
        会造成这样的局面,是因为潜水艇的中央放了一张长长的、大大的、方形的……
        毛毯。
        ——不是普通的毛毯。毛毯的中央画着复杂的图案,乍一看像是花纹,而仔细一看,这些图案其实很像是……地图,又或者说藏宝图。
        “你——你居然想要独吞藏宝图!”
        威廉指着皮特吼道。
        皮特也回复:
        “没错……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只要打赢了你,它就属于我了!”
        那的的确确是一张藏宝图。为了这个毛毯上的藏宝图,很多人走遍世界,很多人历尽艰难——这是一笔富可敌国的财富,听过的人都虎视眈眈!
        这样一份珍贵的藏宝图,已经落到了这个潜水艇里,落到了威廉和皮特两个人手中!
        皮特却不想遵守“平均分配”的约定,想要将宝藏占为己有。
        此刻——两个人的手早就已经拿好了毛毯的两端,盯紧了对方——争斗即将开始。
        空气已经凝固,闷热的潜水艇里面安静得没有一点声音。潜水艇在缓缓前行着,窗外的鱼也在缓慢游动着。
        一秒好像都已经被放大到了漫长的一小时!
        ——时机已到!
        两个人在同一时间拿起毯子,开始了第一轮的撕扯。
        他们憋红了脸地将毯子朝着自己这边拉——都想要抢占先机,让毛毯向着这里多多移动一些。
        可是——
        潜水艇在这个时候,突然强烈震动,两人在此时都站不稳,一下子跌倒在地上。刚刚开始的拉锯战也在一瞬间结束了。
        “螺旋桨没关!潜水艇还在走!”威廉大叫,“皮特!你干些什么!”
        皮特立刻转身去关潜艇螺旋桨。
        趁这个时候,威廉拿起毯子,朝着他自己的方向狠狠一拉,毛毯便脱离了皮特的掌控范围。
        “啧,糟糕。”
        皮特见状,立刻转身回去追被威廉拿走的毛毯。
        千钧一发!皮特抓住了毛毯的一个角,用足了劲朝着自己的方向一拉,两边的水平又相同了。
        “和我抢?”皮特咬住牙,带着嘲笑看威廉。
        话音刚落,潜艇突然倾斜,站在下方的威廉被突如其来的倾斜给撂倒——最后连皮特也没能站在最高点,开始渐渐下滑。
        “怎么回事!”
        威廉大叫,这个时候他发现水渐渐漫了上来,淹没了他们手中的毯子。
        “刚刚的撞击让潜艇进水了——别——千万别淹了!”皮特尖叫起来,立刻将手抬高,想要把毯子举得比水面高,以避免水的侵蚀,“被淹了上面的字怎么可能还看得清楚!”
        但是毛毯的吸水能力极强,现在已经完全湿透了,重量惊人,一直举着毛毯的皮特和威廉最后将它放了下来。
        “反正都被淹了,肯定什么都看不清楚了。”威廉气愤地说,“你如果把螺旋桨关了,我们还能平分这笔宝藏!”
        水淹了上来,如果要顾及毛毯,两个人肯定都不能获救了。
        “既然毛毯都这样了,我们不如逃吧。”威廉看着皮特,说,“水也潜得不深,应该还逃得出去。”
        皮特此时却死死盯着被淹到水下的毛毯。
        早就已经看不清楚是什么的毛毯有什么可留恋的——威廉想,也看了一眼毛毯,他终于明白皮特还不放手的原因了。
        毛毯上面的地图什么颜色都没有掉!
        看得清清楚楚!
        地图并没有因为海水的浸泡而褪色,而且完好如初。
        皮特和威廉这个时候相互对视一眼,两个人同时潜入水下,将毛毯的边缘又重新抓了起来。
        没有谁抢占了先机,两个动作的完成几乎同一时间——
        水下的两个人继续撕扯,憋气憋得满脸通红。
        ——你先放。
        ——才不要!你先!
        他们在水下打着手势,用表情告诉对方自己绝对不会放弃。
        水几乎要淹没了整个潜水艇,潜水艇不断下沉。两个人自然也感受到了危机,但是就算这样,他们也不肯放弃地图,在水中狠狠地撕扯,努力地朝着反方向后退,绝对不给对方一点机会。
        空气不足!
        突然袭来的窒息感让两个人不得不先放手,游到了水面上方,值得庆幸的是,潜水艇还有一点空气残留。
        “你抢到了要怎么拿出去?”
        “你呢?”
        “……”
        吸满了水的毛毯,一个人的力量是完全抬不出去的,就算有一方赢了,他也没有办法将毛毯独自带到水面上。
        而结局是,两个人既得不到毛毯,又会死在水中。
        “和你合作只是暂时的!”
        “出去就打!”
        两个人同时潜到了水下,拿起了毛毯的两边。这个时候,他们没有再争斗,再也没有撕扯那块毛毯,而是一起拉住它,将潜水艇的的出口打开,拉着毛毯游出了潜水艇,朝着海面上方努力。
        毛毯固然很重,但两个人一起托起时,这样的重量也就不算什么。
        到了海面上,他们疲倦不堪地拉着毛毯,努力不让它沉下去。湿漉漉的两人,在浩瀚的大海上面互相看着对方。
        “你啊——还有力气打吗?”威廉开口,叹了口气。
        “没有……”皮特说话力不从心。
        威廉笑了笑,问:“宝藏还是平分?”
        “其实……平分也、也没有什么。”
        虽然带着不情愿,但是皮特还是这样回答了。

        “潜水艇毛毯!不掉色,怎样拉扯都没有任何问题!现推出新图案——藏宝图系列!欢迎抢购!”

        漂浮在海面上的两个人,对着镜头微笑,说出了广告词。
        电视机里面的画面,从广阔的大海,跳转到了正在热播的电视剧。
        我一口将手中剩下的热狗吃光,将装热狗的纸袋揉了揉,扔进了垃圾桶。
        之后拿起遥控板,按下了关闭的按钮,打了个哈欠后,我决定去睡觉。
        “广告真好看,可惜太短了,我才吃完一个热狗,它就结束了。”
===================
怎么办,我最近真的喜欢上神展开了。
从复赛就没有办法抛弃神展开这种心理。过年要喜庆一些,然后我就干脆交了篇喜剧上来,希望看完的能笑笑我就很满足了ww
字数严格把关。
发的时候刚好元宵时间到,各位元宵节快乐!

立意:(25)24
文笔:(35)29
剧情:(35)30
人物:(35)28

其他:(20)12(热狗打酱油了啊,亲!)
总计:(150)123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26 22:06:45

TOP

 

眼泪,蜜蜂,窗帘


我们分手吧。
眼泪在灵曾经总是挂着欢乐笑容的脸庞不停滑落。她的笑容曾无数次治愈我受伤的心灵,如果可以,我希望我能让她一直保持那样的笑容,然而这次,我不能,
灵仰起头,眨了两下已经哭红的眼睛,似乎在努力使它不再流出泪水。很显然,她失败了。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对于我们,分开也许是好事。
我掏出一包纸巾,放在桌面上,推到他前面。灵看着纸巾,泪水更加失控,但他没有擦,任由泪水往下落,
她的泪水滴滴落在我的心中,在迅速软化我强制自己坚硬的决心。
我站起来。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依然是那只纤细而柔软得令人舍不得放开的手,紧紧抓住我的手。停止了我的脚步。我很想回头,但不敢回头,我在害怕,害怕他那双决了堤的美丽眼睛,害怕自己忍不住去安慰他,去告诉她一切。我用力咬住嘴唇。嘴里有些腥咸的液体进来了。疼痛,终于使我的心重新坚定。
忘了我吧。
灵的手终于松了,但仍然握住我的手。
我稍微用力,慢慢的,我的手渐渐从她的手心滑出,然后脱离。
我快步走向门口,咬住的嘴唇已经麻木。取而代之的是内心无比的闷痛,就像心脏被撕碎般。
哇。
踏出咖啡店那刻听见了灵的哭声。
哭吧,哭过后,你会发现世界依然缤纷,你依然会笑。
我背靠着咖啡店门旁的墙上,听着里面传出的哭声,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把头一下一下往后撞着坚硬的墙壁,直到意识开始模糊。
掏出手机,拨通中天的手机号码。
中天,我知道你有空,灵现在在咖啡店,你来一下送她回家。
灵?怎么了?你的声音有些不对。
我们分了。
我挂断手机,发现周围围满了人,他们都疑惑的看着我。
感觉脸上凉凉的,用手去摸。是湿的,原来我的泪水也在滑落。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清楚。
我穿过人群,跑了起来。跑过咖啡店橱窗时,不自觉往里面灵的位置看我。两个服务员在她身旁,她在看一张纸,泪水依然从那发红的眼睛里不停下坠。

这盘花就送你吧。
花?不是草啊。
灵笑了起来。仿佛在嘲笑我的无知。
难道你一出生就会跑吗?要有耐心,耐心。
哦。我接过花。嘴里故意反应平淡,其实心里已经开了花。
花开之时,我们一起欣赏吧。
一阵风起,她的发丝飘起,在风中演绎着欢乐的舞蹈,

现在花开了,却晚了。
我静静盯着枝叶顶端的。唯一的一朵小花。它黄色花心周围6片白色花瓣。是那样美丽却又孤零零。
花,你寂寞吗?
我问这朵小花。
你也寂寞的吧。
一只蜜蜂从窗外飞了过来,在花上盘旋好一会,然后落在花上打转,是在亲着花朵吗?他们相爱了吗?花朵不再寂寞了吗?
一阵风吹过。窗帘被吹得乱舞,发出啪啪的响声,那朵花也在摇晃。蜜蜂依依不舍的飞起,远离。
看着远离的蜜蜂,我淡淡一笑。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这么晚了,是谁?
我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是灵。
怎么可能。
我过去把门打开。还没看清是谁。一个人扑过来紧紧抱着了我,我退了两步才站稳。
错了,错了,都错了,太好了。
是灵,真的是灵。
我心内一兴奋,竟想抱住她,手在触碰到灵背部那一刻醒悟,想推开她。她却不依不饶,死抱住我,我力挣不脱,边挣扎边对着还在门外的中天喊、
你带她来干什么?
你怎么也得谢谢我吧。唉,算了,我问你一句,你和灵分手的原因是什么?
与你无关。
我记得你昨天去了医院,今天就向灵提出分手,这种电视剧才有的剧情居然发生在我身边,我太意外了。
中天露出嘲弄的笑容。我却无法反驳,一时无言以对。
你在咖啡店掉了这个吧、中天晃晃手中的纸张,我定睛一看,是一张化验单。我连忙把手伸进衣袋摸索,是空的,应该是拿纸巾时掉的吧,那么灵一定也知道了。
化验单上写着癌症末期。中天看了看化验单。
我把手放在抱着我的灵头上,安慰的抚摸着,她的脸贴在我胸前,看不见她的表情。
遇见你我过得很开心。所以。。。。。
我也很开心哦,我相信以后也是。她的语气丝毫没有悲伤。反而很欢乐。我有点疑惑了。
很可惜,这不是你的化验单。
咦?我惊叫出来。
你名字是XX荣,而这张化验单的名字是XX英。而且日期也是半年前的。
我想立刻冲过去把化验单拿过来确认中天说的话,被灵紧紧抱着,寸步难移。
灵抬起头,看着我。他的脸充满了喜悦。
是真的,我原来也以为你得了绝症,后来给中天看才发现错了。错了。我确认过的。
我相信了,原来我错了,做梦一般,不觉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我双手抱住灵的脸,擦去她脸上的泪水,弯下腰,我们的嘴唇互相碰撞,我们的舌头在互相纠缠,这个世界已经没人能分开我们。
咳咳,被我们忘在门外的中天咳嗽两声,我们重新意识到中天的存在,连忙分开。
嗯。中天,今天谢谢了,进来坐,进来坐我做出迎客的姿态,
今天就不了,我是向老婆请假出来的。把手中的化验单交到我手里,说了再见就走了。
我看着手中的化验单,果然不是我的名字。也不是XX英,而是灵的名字。我以为灵有什么事,不禁紧张起来,看看项目,灵怀孕了。
此时,灵看着窗台的花。
花,终于开了。
一阵风过,吹起她的秀发,每一条发丝都在飘舞。香气满屋。


藉由此文,祝各位有情人终成兄妹,也祭奠我那还没开始就已枯萎的初恋。元宵快乐。 word 字数 1999字,中文字符 1921字,没超哦。呵呵


立意:(25)23
文笔:(35)28
剧情:(35)33
人物:(35)28

其他:(20)12(剧情有些狗血了,不过总体上还能说得通,另外关键词你你一不小心就一把全用完了。)
总计:(150)124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26 22:07:56

TOP

 

眼泪,蜜蜂,窗帘

每到花季,花园里的各种花卉便都开始了争相竞美,使得到处都泛滥出浓郁的甜腻味道。她们为的,只是能够吸引到那只只为自己而飞来的蜜蜂。
无论是何种花卉,都是非常倾慕于这些蜜蜂的。
当某只蜜蜂被香味吸引住而落到她们中某朵花上时,那株花便总会欢喜的摇一摇枝叶,以表喜悦和炫耀之情。

就在花园不远处,是这户人家的住家,而卧室就在花园这一侧。
在卧室的窗台上,一盆鲜艳夺目的牡丹花正隔着窗帘,通过太阳映射在窗帘上的影子,观望着窗外。她看到蜜蜂和各式花朵交错在一起的影子,又时不时的听到叶子发出“沙沙”的欢愉声响,心中不禁涌出一股难以言表的羡慕之情。
这盆牡丹的花开得很艳,很少有人能把牡丹养的这么好。而且,她还散发出一股别样于其他花卉的异常香气。如果放在屋外的花园里,肯定是可以引来不少蜜蜂光顾的吧。甚至,可能还会有蜜蜂为了争夺牡丹而打起来也说不定。
但对于牡丹而言,这一切都只是可望不可即的臆想而已。她,也并没有被放在花园的资格,或者说是必要。
她是牡丹,但她却不是牡丹。
她的肢体是塑料,她的花朵是纸卷,就连那惹人的香气也不过是表层的人工香精发出来的。
她是一株假花,而并不是活生生的生机勃勃的花,因此她是无法得到蜜蜂们的宠爱的。
而为了让自己不会过于痛苦,每每到了花季,她便要恳求自己的主人帮她把帘子拉上,不愿直视那让自己痛苦的场景。但即使是看着窗帘上的影,她也是受不了的。她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哭出来。使劲的哭一场。
但是,她欲哭无泪。
她不是花,她的花盆里甚至都没有水和土。
有的,只是那个被剪刀所剪断的塑料花枝而已。
她曾经也安慰过自己,觉得花季一过痛苦也就随之消逝了吧。但到了冬天,又一种痛苦总会让牡丹无奈的悔恨。

因为寒冷,不少热带植物到了冬天都会被主人搬进屋里。与牡丹共用同一个窗台。这种情况下,冷嘲热讽是免不了。

“你这个冒牌货,不要以为冬天还能让主人看到盛开的花能有多了不起。反正也只是假的而已!”

“我们作为开花植物,虽然被人观赏也很重要。但最重要的是年年都能繁衍生息,这才是我们的价值。你呢?你看看你的雌雄蕊,又无用途又难看透!”

“……”

牡丹只是听着,极力地缩在那里不发一语。

在这之后,牡丹不止一次的大力摇动着自己的花茎,希望能够把这与时节不同的花朵甩下来。

牡丹的花很漂亮,但在牡丹的眼里却是十分丑陋的东西。

而且她知道,过个一两年,自己身上的香气就会挥发干净。她的身上将沾满尘埃,毫无光泽。最终,垃圾桶将会成为她的归宿。等到那个时候,其他花园中的花会用怎样讥讽的表情看着面对她呢?

她幻想着如果自己能够成为一株真花,该有多好。

但,这终究是永远都不可能的。

牡丹抬起头看向窗帘,看着映照在窗帘上的蜜蜂飞舞的影子。
她睡着了。


……
“嗯~~~真香~~~”
“嗯?”一个声音让牡丹惊醒了过来,“是谁?”
她抬起头,发现一只身姿矫健的蜜蜂就停在她的叶片上,温柔的看着她。
“啊,吵醒你了吗?我是附近的一直普通蜜蜂,被你的香味吸引过来了。”
“诶?!”牡丹很惊讶,因为这里并非是花园,“可你是怎么进来的?”
“可是窗户开着啊?”他理所当然的说着,牡丹这才发现窗帘被夜晚的微风微微吹起着。
她心中有些欢喜,这还是第一次有蜜蜂和自己搭话。但马上的,她又陷入了低落。
“你走吧,我这里并没有你想要的蜜。”
说着,牡丹把花枝一转,不希望让蜜蜂飞过来看到自己的雌雄蕊。
“怎么会没有呢?”蜜蜂的声音很轻松,也很惬意。“你留下来的眼泪不就是蜜吗?而且还那么香。”
“诶?”

她回过神来,这才发现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液体正从花茎流了下来。泪干了的地方,结出了一粒粒的晶状颗粒,好似花粉一样。

“诶?!这,这是——”牡丹觉得十分难以置信,她从来没想象到自己会流出眼泪来。“可,可我是并不是……”
“我知道。”蜜蜂打断了她的话。
“那……”
“不过,当你把自己当成一朵真花的时候,”蜜蜂飞到牡丹的面前,虽然牡丹看不清蜜蜂的表情,但她却能听出蜜蜂声音里的那份温柔,“你自然就成为一朵真花了。”
“可,可是……”
哪有这种好事啊。
“放轻松,”蜜蜂嗅出了牡丹的焦虑,继续用温柔的声音说着,“在你成为真花之前,我会陪着你的。”
蜜蜂的翅膀扇出些许轻风,让牡丹渐渐再次染上睡意。

……
牡丹睁开眼,透过帘子往外看去发现外面还是一片黑,帘子未能遮住的地方透出些许亮光。
早上了啊。
她平静的看了看自己的花枝,并没有什么液体和结晶。再看看四周,刚才的那蜜蜂也不见了踪影。
梦。
牡丹笑了笑,笑她自己做了如此一个愚蠢的梦。但又不知为何,她心中很是安心。
即使那是梦,也是一个十足的好梦啊。
她想着,往天花板看去。
视线刚刚抬到一半,她的视线便定格在了窗帘上。
在不知是否是自己没有注意,在这个西洋色彩浓厚的丝质窗帘上,绣着一只翩翩起舞的蜜蜂,好似精灵一样的富有生机。而在这窗帘之上,却没有一朵花展开着。非要说的话,唯有自己这盆假牡丹可以与其形成呼应。
牡丹很惊讶,她看着窗帘上的蜜蜂,脑海中浮现出了梦里的种种。
最后,她选择了笑。牡丹笑的是那么开心,是那么的愉悦。
甚至,挤出了幸福的泪水。



==================================================================
字数是肯定没超的,但和上面几个文一比。就发现原来我这个渣到爆了。onz

立意:(25)25
文笔:(35)31
剧情:(35)27
人物:(35)29

其他:(20)15(不错的小寓言,但是总觉得你蓄足了劲儿但是在最后泄了气了,剧情结束的太草率了。)
总计:(150)127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26 22:09:15

TOP

 

“好孩子,呆在在家里要乖乖的哦。”
  这是阿风从小听过最多的话。

  阿风有一个姐姐,父母都是公务员,所以阿风刚出生就被抱给了外公外婆抚养,直到懂事了才被送回了“陌生”的父母面前。
  阿风很早就被教育,自己是个要被隐藏的存在。

  不能在外人面前叫“爸爸妈妈”,或者叫别的称呼。
  不能随便出去外面玩耍。
  不能和同学和朋友讲自己的事。
  在外面和学校要用户口本上的“假名字”。

  阿风是个非常懂事听话的孩子。虽然他也想和同龄的孩子一起,扎堆在窗外面享受阳光和天空、玩耍的空地、卖小吃的摊贩、每年春天都漂满蝌蚪的小溪还有回家绕道探险的未知小巷。但这些都对他来讲犹如另外一个世界那样遥不可及。
  既然无法触及,那就不要去看好了————阿风呆在家里拉上了窗帘。

  天气很好哦,干嘛要拉上窗帘。每次姐姐都会这样说着,又拉开窗帘让阳光照射进来。
  是的,他还有年龄相差不大的姐姐,姐姐会从外面偷偷带给他零食吃;走路主动代替假装陌生的父母牵住他的手;最重要的,姐姐还会讲故事。
  姐姐说,她能和窗外飞舞的蜜蜂交流,楼下草地上的土洞是她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兔子洞,门口表情凶狠的保安是和她一直战斗的妖怪之类。反正一碰到什么东西姐姐总会拿来编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只为了逗一逗年幼的阿风。

  姐姐的话语,就是阿风窗外的世界。


  然而,一场意外带走了姐姐,那一年,阿风幼儿园刚毕业。全家人在那之后度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悲伤,直到有一天父母对阿风这样说。
  既然这样剩下的一个儿子就不需要再隐藏下去了。

  虽然阿风自由了,但却反而感到无所适从。

  并不了解真正状况的父母,只会夸阿风是个懂事听话的孩子,一点也不会给爸爸妈妈添麻烦,不会随便和坏孩子出去疯,在学校也从来没有和同学吵架,上课默默专心听讲,放学后就会马上回家,默默地拉上窗帘学习。 
  是的,阿风就是个非常懂事听话的孩子。

  和别人交流总担心说错话,那就干脆不要交流好了;
  推掉自己无法参与的活动,那就干脆完全不参加活动好了;
  反正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
  强迫症的观念早已造就了现在的阿风。
  不在他人面前表露,不被他人所了解,封闭在自己的世界中,只是麻木沉默地度过一天又一天。


 


  就在这时。
  一只蜜蜂穿过他房间的窗帘,飞进了屋子。
  因为这只蜜蜂太烦人,阿风起初想赶它走的,只是动手之前突然想起姐姐说过的话。


  和蜜蜂交流————这个怪念头不可抑制地在阿风的脑中萌芽。
  无需顾忌和人交流会说错话,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能和自己交流的另一个种族的话......

  结果,想要把蜜蜂招到自己身边的阿风被叮了一个红包。

  到头来,人类怎么可能会跟昆虫讲话啊!?




  带着些许的懊恼和教训,阿风依旧独自去上小学。
  “小丑。”同学们这样指着他红肿的鼻子大声欢笑。

  现在面无表情的话只会让这些人变本加厉,所以阿风装作毫不在意地陪他们一起笑。
  只是内心早已将面前所有的人都当成了敌人。

  小丑是吧?小丑就小丑吧,小丑不也是人吗?
  是啊,人,在某种场合,不也是带着虚假的面具,用虚假的言语去迎合他人。如果不这样做,人就无法在群体中生存下去。
  所以,现在也只要像平常那样,拉上窗帘,躲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中,
  没错,就是这样......


  “小丑。”捣蛋的同学说。
  忍住。

  “烂鼻子。”变大声继续说。
  忍耐。

  “烂鼻子、小丑、烂鼻子、小丑。”边起哄边说。
  ......


  闭嘴啊!
  阿风突然爆发地大叫了起来,等到自己发觉时已经在和那个起哄的同学扭打在一块了。
  这梁子就这么结下来了。

  被闻讯赶来老师阻止,然后通报家长批评了一顿了之后,两个人似乎很有默契地彼此不服气,之后又在放学的时间打了几次架,结果都是不分胜负。
  厕所、学校的垃圾角、小卖部门口、小巷,经常都能看到这两个小学生一边对骂一边互殴的情景。阿风几乎每天带着一身脏不垃圾的校服和一点点小伤回到家,然后接着挨母亲的一顿臭骂。
  只是阿风一点都不觉得后悔,反而还每次计划着下次遇见那家伙要先从肚子踢一脚,还是从后面捶几拳。开始对每一个明天的情形有所期待。

  直到最后有一天打完一架后,两个人倒在地上气喘吁吁,“那家伙”突然就问:“痛快了吗?”

  啊?!
 
  那时已经傍晚,黄昏夕阳的余晖照映在阿风那张瞪大眼睛的脸,显得无辜。
  阿风表面上不明所以,但内心一震。

  “其实啊,班里面的同学一直都觉得以前的你是个很不把别人放眼里的家伙,几乎都不和别人说话,对谁都不看一眼,那个时候就对你很不爽了。”
  那家伙突然愤愤地站起身来,拍拍尘土,离开时故作很酷地背着书包回头看:
  “那件事算是我不对了,不过,现在看来,你也不过如此嘛,一点点事就跟人家较劲这么久。”
 
  ......

  “.......你他妈也不是一直在和我较劲吗......”
  阿风在原地憋了很久才说出这句话。

  然后,阿风和“那家伙”就成了班上有名的一对的“死对头”,虽然两个人再也不会一见面动不动就干架,但起码对话言语上还是火药味十足。

  拜此所赐,班上一些原本不喜欢“那家伙”的同学,都渐渐开始会主动找阿风说话,或许是“红鼻子”事件让他们察觉到阿风或许并不是一个难以亲近的人,阿风就这样慢慢和班里面的人熟络起来。

  只是阿风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其他有讥笑过他“红鼻子”的同学,到现在都没有对阿风提及或者道歉,那件事就像是不曾发生那样被他们故意带过了。
  想到这里,阿风觉得其实都不怎么所谓了。


  又是一天晴天到来,是外出的好日子。
  阿风拉开窗帘,窗外面照常有蜜蜂飞过。
  那么,接下来要去哪里呢?




——————————————————————
  好了,又是一夜没睡好,榨干脑汁才憋出了这篇渣文
  其实写到最后咱已经有些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了,算是一些内心的感慨吧,我已经竭尽全力想写个好点的故事,无奈灵感干竭。总算是按时交完了,松口气。
  请小花批阅时不必手下留情,咱参加这比赛就是想知道自己到底缺少什么。以上

立意:(25)24
文笔:(35)31
剧情:(35)28
人物:(35)32

其他:(20)14(你缺乏的是一份自信。另外,高潮部分还不够突出,试着加强一下会更好)
总计:(150)129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26 22:11:00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