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3989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活动] 【彩蛋狂欢大作战】【愤怒的彩蛋】【记忆重现】评分完毕!

【彩蛋狂欢大作战】【愤怒的彩蛋】【记忆重现】评分完毕!

1,特别声明:本次大作战活动为【狂欢节】,不是【比赛】,大家根据自己闲暇时间选择自己喜欢的活动参加即可。
2,本帖禁水,违者扣分。
3,报名方式:以『我要参加本日活动!』为内容跟帖。
4,3月19日23:59分前报名的同学每人奖励20火币+20经验,名单由助理统计,当日活动结束后统一发放,未来参加奖励取消亦不扣分。
5,要求:将我所给的一段视频用文字还原,字数限制:不要太离谱即可。满分100。
6,题目(二选一):
视频一:

视频二:

iphone和ipad党以及论坛里看不到视频的童鞋直接进入视频页面看吧:
题目一: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I5MzIyMTM2.html
题目二: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I5MzIzODI4.html

7,奖励分为最终评分的1/2。评分构成:还原度:45分;文笔:45分;其他:10分
8,结束时间:3月21日23:25分,23:30准时锁帖。
小花的友情提醒:
要求里虽然是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不限,但是希望大家能明白一点,在保证很好的阅读品质和代入感的前提下想用文字把画面原封不动地还原是很难做到的,其实很多画面都是依靠脑补出现的,所以提醒大家不要写成镜头脚本了啊。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各自有各自的优势和不足,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所以大家不要把精力放在一石二鸟上了。

记忆重现
ID短评者分数彩蛋奖励(HB+Exp)
暗樱绯月清风上的月83542
茗们寂寞小花同学79440
幻之疾风黑猫と涙78339
魔法立方Τrifity〖晓〗75138
乱の喏璎珞隼73137
ECiLa小花同学72136
扮樹H永恒自由-E.C.72136
藤村君黑猫と涙70135
咖啡_牛奶喵茗们寂寞67134
ridersy茗们寂寞65133
撰夢作者茗们寂寞62131
咖喱猫缺席000
神话笑道缺席000
小丑先生缺席000


以上评分如有疑问或申诉,请发邮件至:flower@crystalparfait.com,或PM 小花同学。
附件
活动教程图.jpg ()

jpg (2013/3/19 10:33:18)

EXIF信息

活动教程图.jpg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3-23 22:12:05

TOP

 

看到楼下的各位各种脑补我觉得力求还原的我真是弱爆了。

轰!
一连串的火光在坚不可摧的高耸城墙炸裂开来,飞迸的碎石掀起浓烟遮住了天空的月亮——
完全无视物理法则一般,急速的身影卷起的烈风撕开了烟雾,穿着高中制服的少年直接踏住城墙正在崩毁的侧面狂奔。
感觉到有人接近,他转身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棕色瞳孔中映出的是比人还高的长笛。
「「嗡——!」」
震荡人耳膜的声音从撞击点传出,少年叠住双臂挡住了如同棍棒一般使用的笛子,巨大的压力让他的脚向下陷了几公分。两人微微上扬嘴角,手臂和笛子僵持在了一起。
大地在高鸣,脚下的城墙因为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力量,瞬间爆开来,城外的景象外泄,两人同时向下跌去,如同足以摧毁山河的力量让少年有些微微失神。
抓住机会,巨大的黑影出现在他的上方,军服男的脚带着破空声闪电一样击中了他的身体。
少年发出了一声闷哼,力量在身体中震动,他重重的摔在地上,一时间土黄色的尘土充斥着视野。
军服男子缓缓降落倒地面上,
仔细看似乎他的身体连同手中的长笛都散发着淡淡的紫光。
「沒錯。」
他看着自己的右手,缓缓开口,语气之中透漏出一丝兴奋和激动。
「這就是惡魔獲得『神格』後的力量……!真的很夸張啊,小子!區區一百三十人死亡帶來的功績,根本無法與之相比!来啊,人类。」
俯视着少年。
「好玩的现在才开始呢!」
「混蛋。」
并没有恼怒,黄发少年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的语气反而很开心,从动作来看也并没有受很严重的伤。
「你这版本升级很符合我口味啊。我很高兴哦,威系河的化身。不对——」
他停顿了一下,眼神变得锐利,让对面的眉毛挑了挑。
「真正的『哈梅爾的吹笛人』。」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3-22 23:00:29

TOP

 

我要参加本日活动!
——————————————————————————————————
独眼巨人少女斋枫

——Am 6:30——

“哈啊啊~~

一个黑色头发的少年打开房门,缓缓前进的他不停地打着呵欠,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

好吧,这个少年就是我,齐藤光。

我像僵尸一样拖着沉重的脚步来到洗漱间,多年养成的习惯让我的身体自动开始了刷牙的程序。

视野里一片朦胧,周围的一切都是模糊的,这一定是眼屎捣的鬼!

想到这里,我强行给刷牙的程序塞入了揉眼睛的动作,在一阵揉搓之后,视野果然清晰了起来。

“哥哥,原来你也在这里啊!”

软软糯糯的声音从我身边传来,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出现在视线中的是一张和我很像的脸庞。

没错,这个就是我的妹妹,斋藤枫香,不过我比较喜欢称呼她为“斋枫”。

斋枫拥有一头墨绿色的长发,额前的刘海很长,长到直接将她左半边的脸庞遮住了,这点倒是和我母亲大人很像,不过最像的是她的身高——足足有180公分!

也许我是深得我父亲大人的真传,所以尽管身为他的哥哥,我也只有160公分,这种差距实在是太不科学了。

“嗯……”

慢慢将视线从她那姣好的脸庞上移开,我将目光集中在面前的镜子上,开始细致地清理牙槽内部的污垢。

“嗯?”

通过镜子,我看到了身边斋枫穿了一件男式衬衫。

下边一定会穿内裤吧,如果只穿一件衬衫的话太乱来了,我不由自主地在心中做出了判断。

斋枫似乎也注意到了我的目光,一脸好奇地向我看来。

正是这个细微的动作,原本平整的衬衫出现了一丝褶皱,丰满的果实上那两颗樱桃大小的突起暴露在我眼前。

沸腾的血液在我身体里咆哮着,并不断汇聚于脑部,从镜子里面可以明确地看到我的脸正在慢慢变红。

“唔?”

斋枫根本没有注意到她那巨大破坏力,反而更加靠近我,关心地看着我那通红的脸庞。

我回过头来想要制止她的行为,但是这么做的我在下一秒就后悔了,这次暴露在我眼前的可不止那两个粉红的突起,那个只属于少女的秘密花园都已经一览无余了!

“唔哦!居然只穿了一件衬衫!?”

沸腾的热血不可抑制地涌向鼻孔,咆哮着形成了两股鲜红的喷泉。

“哥哥你怎么了!流了好多血!”

“没事,你先去换衣服吧,时间不早了……”

直到斋枫的身影消失在洗漱间,那奔流不息的鼻血才渐渐止住。

算了,反正作为哥哥的我应该更加体谅妹妹不是么?

如果她只穿一件衬衫会更加舒服的话,我多流点血又如何呢!

——Am 7:20——

匆匆将早餐吃完,我和斋枫一起踏上了通往学校的道路。

虽然斋枫是我的妹妹,但是实际上她只比我晚出生了几分钟,这也导致了现在我们都是国中二年级,而且我们还是同班同学,不过班里的大多数同学都认为我是斋枫的弟弟,原因嘛……

这可恶该死的身高差!

“我说啊……”

细细感受着后脑勺传来的柔软触感,我不得不和我那可爱的“巨大”妹妹提出我的意见了。

“你能不能别一大早上就抱着我?”

虽然我是比较矮,这点我很不会掩饰,但是斋枫从出门开始就一直抱着我,并且整个人像涂了胶水一样贴在了我背上。

虽然这一路上我一直能感觉到路人异样的目光,但是我根本不在意那种目光,因为一个妹妹趴在哥哥身上撒娇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么?

不过这种正常的事情放在我和斋枫身上就有点不正常了。

“为什么?”

也许在斋枫看来,她这样趴在我背上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吧?

“还能为什么……呃!”

话说到一半,我就无法继续继续下去了。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斋枫在我身上不断蹭着,并且由于身高差的问题,我的头部很不幸地陷入了一团柔软中。

还不是因为这柔软双峰的感觉!

这句话被我死死地憋在心里,如果这么说出去了,一定会让斋枫觉得很尴尬的,所以作为一个哥哥,我忍……

可是我忍不住了!

“不行!求你了快放开我!”

我不能直接说出理由,只好婉转地表达我的心愿,以一个兄长的身份让斋枫赶快停下她那可怕的行为。

“为什么~?”

好吧,如果她能够真的理解我的意思,那么她一定不会是我的妹妹了!

“为什么你个头啊!”

这一刻,两行宽泪在我无奈的脸上流下,面对这样迟钝的妹妹我只好祈求在商店街上不要遇到熟人了……

“斋枫~早啊~

“早上好~

就在我默默祈祷的时候,迎面走来两个女生,从她们衣着来看,应该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和斋枫打完招呼的两人视线下移,终于发现了我的存在。

在看到我之后,两人不约而同地愣了一下,然后又不约而同地露出了一副“我明白了”的表情。

“小凛,小直,早啊~

完了,看来这两人和斋枫很熟悉!

那两个女生一边偷笑,一边走向我和斋枫。

走在左边的女生扎着羊角辫,从刚才他们的对话来看应该是小凛,那么另外那个淡紫色短发的女生就是小直了。

“哦,打搅你们了?”

小凛挠着后脑勺,一脸坏笑地说出了会令人误会的话语。

“喂~

小直用手肘顶了一下小凛,示意她不该说出这句话。

这绝对是故意的,这种迟来的提醒简直就是最犀利的补刀啊!

“不、不是,这是……”

该死,关键时候嘴巴居然不听命令了!

身为罪归祸首的小凛乘胜追击,摸着下巴摆出一副猥琐的样子,说道:“但是你这很没说服力啊,小哥~

“请不要再看了!”

我大声地说道,但是小凛却用更加诡异的眼神看着被斋枫抱住的我。

“不是叫你别看吗!”

站在小凛身边的小直也觉得她做得有些过了,她用力摇着小凛的肩膀,想让她脱离猥琐的世界,可惜这么做的根本无效,反而让她变得更加猥琐了。

两行宽泪再次划过我的脸颊,你们是不会明白被赤裸裸地围观的痛苦的!

——Am740——

“呼~

我一屁股坐到椅子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幸好小凛与小直和斋枫是一年级时候的同学,所以在上到二楼之后她们就和我们走了不同的方向,于是我也正式结束了被围观的旅程。

“哎,不想了,马上就要上课了。”

我习惯性地打开书包,在里面漫无目的地翻着。

“第一节课是数学课吧?”

翻了一会儿,我终于明确了我的目标,那应该是一本印着“数学”二字的教科书。

“唉?奇怪啊!”

书包的空间本来就不大,我随意翻了几下,就把书包内所有的地方都找过了,但是就是看不见那本教科书的影子。

听到我的声音,斋枫停下了手中的事情,疑惑地看向我这边。

“怎么了?”

“我把教科书落在家了,嘿嘿……”

尽管嘴上说得轻松,但其实我是很尴尬的,因为我一直想要竖立的,是一个认真严谨,做事一丝不苟的好哥哥形象。

“确实偶尔会有这样的事情呢!”

斋枫听了之后根本没有惊讶的意思,反而露出了一副赞同的表情。

难道她也没有带教科书么?

我看到她手中的那本绿色的书籍之后,就推翻了先前的想法,因为她手中拿着的就是教科书啊!

斋枫也学着我的样子,一边挠着后脑勺,一边尴尬地对着教室的某个角落说道:“我今天也忘了带胸罩呢!”

我下意识地朝她的胸部看去,果然能看到在校服的布料下面有两个异常的突起。

“哎嘿嘿~

说着斋枫还傻笑了两下,她那不受约束的胸部随着笑声剧烈地晃动起来,这突如其来的晃动让我的下巴直接砸向了地板。

居然真的没穿!

鼻头一痒,一股热热的液体沿着鼻孔流下,我知道那绝对不是鼻涕,而是鼻血。

“你怎么了?”

我将下巴的位置重新摆好,努力控制住流淌的鼻血,然后一脸无奈加尴尬地将视线从斋枫身上移开。

有谁能告诉我,拥有这样一个迟钝的妹妹,是我撞了好运呢,还是倒了霉运呢?

——————————————————————————————————



      这个视频还原真的好难啊……在下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
最后编辑暗樱绯月 最后编辑于 2013-03-21 19:28:56

TOP

 

wjkwxh

我要参与本日活动
很神奇的居然只用了1200字。

夜,为云层所遮掩的圆月唯有洒下它淡蓝色的荧光用以抚慰大地。
偶有亮起灯火的住宅群外,环绕着建筑物的一道高耸城墙的轮廓隐约可辨。“轰!轰!轰!”,突兀的爆破之声在城墙之上倏然响起。
骚动沿着城墙由左至右快速蔓延,随之掀起的三股偌大尘埃转瞬之间已经笼罩住了周围所有事物。
尘埃中,一名身着黑色轻装,头戴耳机的少年步履迅捷的踏了出来。
少年身后,另一道蓝色身影紧随而至。蓝色光晕中的男子凭借一种甚是诡异的身法,在其四周刮起一股狂乱气流使得他的身体得以托起在了半空之中而不落地,男子便是以双脚紧挨着墙面的浮空姿态高速逼近了作为目标的前方少年。
奔逃中的少年突感身后不妥,他的动作随之略微顿了一顿,其左脚在地面狠狠地跺了一记后,少年浑身都爆出一股势不可挡般的力量带起他的身体一下子便横越开了数丈之远。
少年的移动方式仿佛是把自己的两脚嵌入到了墙壁之中,然后就这么维持着不可思议的状态一路掀起一大片的灰茫茫尘埃驰掠着而去。
少年面露自傲,对于当下处境大概并不如何忧虑?
忽然!少年斜瞥起的视线里好似捕捉到了某种威胁,他的身体只在瞬息之间已经达成了经由疾驰转变到停滞返身的一系列相应动作。
猛地定住脚步,少年在回身之余骤然抬起双臂,他把自己的两肘交叉置于头顶,用以抵御随即到来的那一波攻击。与此同时,身后那道蓝色身影扑面而来。
蓝光男子两手抡起一样柱形器物朝着少年猛然盖下。该样器物咋看之下分明就是一杆加大号的长笛,长笛长有七尺,吹口最细之处大约两寸,由此而去逐渐放大,到了底座则完全增大到了半尺左右。
长笛吹口朝后,笛座则已然轰击在了少年的双肘。值得疑惑的是,本该作为乐器的高雅之物如何沦落成了拥有强悍破坏力的恐怖凶器呢?
那些问题显然已经无关紧要。蓝光男子势大力沉,一击之下虽然未创对手,却也把少年双脚下的立足之地轰击出了一片两丈大小的巨大凹陷。
此时少年面露讥讽,似乎对于蓝光男子的一击丝毫不惧。
蓝光男子则也同样面露得意,他对自己方才那一击相当满意。只闻“砰”一声响,方被砸凹的墙壁范围骤然之间纷碎崩解。那看似牢不可破的高墙之间赫然开出了一道足有十数丈宽阔的巨大缺口。
脚下无以为靠,失去立足点的少年面露惊疑地落向地面。
蓝光男子没有理由放过这一回的良机,凭借可以在虚空之中游走自如的诡异身法他在稍后的一刹那便已追赶到了少年近前。
右脚飞出,蓝光男子这么一脚下去,居然就把少年强行踹飞到了三丈宽阔的对岸河堤之上。
“轰”一声后,少年略微有些吃力的半跪在了被捣毁的荒芜之地。
注视着掀飞而起的大片尘埃,蓝光男子不紧不慢地徐徐着地,他开始有点赞叹自己力量般的掂量起自己的右掌,道。
“没错,这就是恶魔获得神格后的力量,不是“一百三十人之死”的功绩能够比拟的。”
自颂自赞后,男子便把目光重新投回到了少年身上,“来啊人类,好玩的这才开始呢。”
少年方才起身之余便道。
“混蛋,你这版本升级很合我口味啊。”
“我很高兴哦,威悉河的化身。”少年依旧不失从容的立直了身体,态度决绝的道,“不对!是真正的“哈默尔恩的吹笛人。””
最后编辑幻之疾风 最后编辑于 2013-03-21 21:51:43

TOP

 

新人抢走前排。
我要参加本日活动。
最后编辑小丑先生 最后编辑于 2013-03-19 23:54:54

TOP

 

喵~

偶来凑个热闹、

要参加本日活动、X.O.X.O.

题目1,喵~
捷克.布拉格。
就在这种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午夜,城市的东边忽然有一阵袅袅轻烟从用暗红色砖瓦制成的屋顶飘出,很快便散去了好像它从未出现过一样。随即第二、第三缕轻烟在不远处显现,不断地有烟飘出又迅速消失,好像是跟随者某人的脚步似的。



谁都没注意到危险的临近。


一个蓝影正以高速穿梭于烟雾之中,凑近发现原来蓝影正在追逐一名少年。少年紫红色的瞳孔在月光下发出微弱奇异的光芒,银色的耳机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曲线。少年虽是被人追逐,但脸上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他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面临即将和他撞上的蓝影。


下一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蓝影快要撞上少年时迅速举起手中超长带有古咒语条纹的笛子向他砍去,他好像预料到蓝影会这么做似的将右手挡在自己面前,恰巧挡住了笛子本来将会砸到头部的轨迹,而一抹诡异的笑容浮现在他的脸上。


就在笛子与少年手肘接触的那一霎,屋顶却因承受不住蓝影的力量而支离破碎,少年并没有料到屋顶的塌陷而向下掉,脸上的笑容也因始料未及而变成一丝惊恐。蓝影凭着一股狮子的强势从空中踢了少年一脚,加速了少年自由落体的趋势。


“碰!”少年重重的砸向了地面,与大地伯伯来了个亲密接触,甚至将大地伯伯砸出了一个大坑,仿佛听到大地在哀嚎“好痛……”的声音。此时终于看清那抹蓝影原来是一名拥有红色头发的男子,他踢完少年后便减慢了自身下坠的速度。

Do you believe in magic


男子身上泛着蓝光,浑身带着一股猩猩般的暴躁气息,却也继承了狮子的强劲。他挥动笛子,上面的咒文似乎如活的一般扭动了起来,同时有一股无形的风承托起男子的重量使其安稳的降落至地下。


男子眼前一片浓烟,他挥舞笛子驱使风将烟带走,露出了半跪在坑洼地的少年,少年用犀利的眼神看向男子。


“没错,这就是恶魔获得神格后的力量,不是‘130人之死’的功绩能够比拟的。”少年此时才看清男子并不是人类,他耳朵的轮廓像精灵一样是尖的,男子得意的挥了一下象牙。“来呀人类,好玩的这才开始呢。”


“混蛋,你这版本升级很合我口味啊。”少年擦了擦嘴角的灰尘,一手扶着自己的膝盖站了起来“我很高兴哦,威悉河的化身。“不对,是真正的‘哈默尔恩的吹笛人’。”


少年似乎下了决意,嘴角挂上了诡异的笑容。
最后编辑咖啡_牛奶喵 最后编辑于 2013-03-21 19:44:26
伱 說 , 我 們 的 愛 在 哪 ... ...
是 否 、 是 彼 岸 的 葬 花
引 領 我 們 走 向 摧 毀 的 盡 頭

TOP

 

我要参加本日活动!
视频一:

(满月在天空上悬挂着,漆黑的夜晚,给上了一层神秘,现在的时机正是何来打一场架呢~喔~对了!我现在就正在打了嘛~)少年心想。


嘣─嘣─嘣─的三声响起之时,一名咖啡色头发的少年冲出了烟雾之中,尾随着少年的是一名全身发出青色气息的大叔。


少年踏好了脚步,完美转完身看向大叔。


谁知道,一个冷不防,大叔就往少年干架去。


被大叔踹飞的少年心想(果真够痛呀~不过,比起大叔,我反到想被大姐姐打,这样至少心灵上可以得到一些安慰。)


當他想這種不營養的東西時,大叔就趁著把它給打飞了。


少年毫发无伤的蹲在地上看着他,總覺得少年的眼神有些變化了,就好像在說"現在開始要認真了"。


大叔笑了几声后,骄傲的说道:「没错!这就是恶魔获得神格后的力量,不是『130之死』的公绩能够比拟的,来吧!人类,好玩的这才开始呢!」


「混蛋!你这版本升级很合我口味呀~我很高兴唷,威悉河的化身~不对!是...真正的"哈梅尔恩的吹笛人"。」少年像没事一般的站起,笑着说。


少年挑兴的望着大叔,真正的打斗...现在才要开始呢!


最后编辑撰夢作者 最后编辑于 2013-03-21 16:41:48
すべてのサスペンス、痛み、喜び、夢をお書きください。

TOP

 

我要参加本日活动!

题目一:
——————————————————————————————————————————————————
一轮皎月为小块薄云所遮,余下的小半尽力将月光洒下照亮这个城镇,四周都散发出幽寂美妙的氛围。


而街道边看上去像教堂的附近有人丝毫不在乎这静谧的气氛,放肆地震颤着大地暴发出三声巨响,连尘土也随之震起数十公尺袭向夜空。


从烟雾中弹出两道人影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垂直于墙面奔跑,被后者快速接近的耳机少年猛然停住,带着惊人的惯性加速度停下并转身抬起双臂挡住了随之跟上的锤击。


“哼哼”


“哼哼”


两人都以悠然的态度笑着,不知是嘲笑对方的力量还是抒发出心中棋逢对手的激动。


细细一看,攻击少年的是一支发出淡淡紫光的巨型长笛。


“喝!”


拿着笛子的大叔再向手中的长笛灌注力量,城墙经受不住这巨大的力量破碎开来,失去立足点的少年重心不稳朝地面摔去。


“喝——啊!”


看见机会的大叔乘势以右脚猛击少年腹部,少年随之就像被炮弹轰击般飞过运河摔往河岸边,落下的力量过猛,连后面的森林都为之震颤。受到冲击的地面爆发出数十公尺的灰尘。


烟幕散去,地面被撞击出现了一个大坑,露出黑色的土块。不可思议的是耳机少年除了衣服有些弄脏之外身上竟然连一点擦伤都没有。


大叔无视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缓缓降落在少年的面前。


“呵哈!没错,這就是惡魔獲得‘神格’後的力量……!不是一百三十人的功績能够比拟的”


大叔站在少年面前,交替看着自己的左右臂膀,得意的笑出声来继续向少年挑衅着。


“来啊!人类!好玩的这才要开始呢!”


耳机少年站起来蹬着大叔,脸上露出从容的微笑。


“混蛋,你这版本升级很和我口味啊!我很高兴哦——威悉河的化身——”


“——不对,真正的‘哈梅爾恩的吹笛人’”


被耳机少年一语点破,大叔的表情随之严肃起来。
——————————————————————————————————————————————————
教练……提前交卷,我已经尽力了。
最后编辑乱の喏 最后编辑于 2013-03-21 00:46:27

TOP

 

关于视频一的重现

跑啊!跑啊!跑得越远,跑得越快越好!
别让我的狩猎游戏毫无意义啊!
先前战斗所激起的烟尘悬浮在周围久久难以散去,不过这企图遮蔽我视线来拉开距离的战术可是一点用都没有。
这次的我可是带着魔神之力,从地狱里来复仇的啊!
每一步的追击都蕴含着无尽的怒火,我甚至需要特意控制脚下的力度才不至于踩碎瓦片陷入困境。
但我和他之间的距离还是在慢慢缩短。越来越短。
那丛令人厌恶的黄色头发几乎就在眼前跳动,我双手难以自制地握紧了巨大的长笛,准时准备爆发出足以送他下地狱的一击。
身前的小老虎仿佛也察觉到了在身后不远处的杀意,在冲出烟尘边缘的同时刻意向前小跳一步,在短暂的腾空时间中用一次转身完成了从逃跑到防御的转换。
又看见了他眼中闪过的傲慢,这完全就是对我的蔑视和嘲弄!
身为魔族的荣耀让我更进一步加快了两人之间距离缩短的节奏。但凭借着之前巨大速度所带来的惯性,小老虎即使在转身之后也保持着难以小视的速度。这一证明就是我和他之间那条在瓦片上划过的,那条至少三十米的摩擦痕迹。
只需要半秒钟我就能通过这三十米,而死与生的距离也就是这三十米。
现在的我就像是被红斗篷所吸引的斗牛,双手高举的长笛对着那头黄色头发直劈了下去。
两股巨大力量的撞击爆发出了比雷鸣更震耳的声音,激起的暴风甚至形成了空气乱流刃把周围的瓦片全部切碎。
魔神化的一击加上每秒六十米的速度冲击强化依然没有打破他的防御。虽然脸上还带着那副嗤笑的神情,不过微微颤动的嘴角也透露出他仅凭双手交叉就挡下如此强大的攻击有多么不容易。
不!还不够!我需要更大的力量!
心中的怒火几乎要把我彻底燃尽。就连手中长笛发出的丝丝断裂声都无法停止我手中力量的加大,虽然这依然没能对他造成明显的伤害,但是周围的屋顶却因为难以承受巨大的压力而瞬间崩裂。
你再强也是人类,人类不可能做到的,你一样也做不到。
看着小老虎在空中茫然下坠的身影,我从容散开魔力在半空中制造出了数块魔力跳板,弹跳间再次获得了无与伦比的速度。
这次的攻击不会再落空了!哀嚎吧!
带着狂风与雷电的一记下回旋毫无悬念地砸在了他的下腹部。看着他像一颗陨石一样摔进丛林激起数十米高的烟尘,我忽然间感到了一丝轻松。
但他不会这样死去的。不,这种程度甚至都没法对他造成足以影响行动的伤势。
我慢慢降落在烟尘之外,看着那个正半蹲在陨石坑正中心吐出血水的黄毛小子
“看到了吧。这就是恶魔神格的力量,远非「130人之死」的功绩所能及的力量!”
“切。”
对于我的傲视,他依然以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慢慢抬手擦掉嘴角的秽物。
“来吧人类,好玩的现在才开始呢。别让我失望。”
“还不错嘛混蛋”,眼前的小老虎有些艰难地起身,故作随意地拍掉了那些粘在制服上的尘土,“你这版本升级很和我的口味啊。我兴奋起来了,威悉河的化身。”
他抬头看向我的眼神里已经不再有了原先的傲慢。
“不,我或许应该称呼你「哈默尔恩的吹笛人」,对吧。”
取而代之的,那是一副胜券在握的自信。
哈哈,不愧是我所看重的敌人,果真识破了我的身份。
那么就与我一同战至世界之末吧!
最后编辑魔法立方 最后编辑于 2013-03-21 21:09:18

TOP

 

我要参加本日活动!
对不起小花,这把咱弃权……orz
最后编辑咖喱猫 最后编辑于 2013-03-21 22:16:35
“但是我,我们,认真地”
“想要将神、魔术、怪物、神秘、契机、传承、终结——这些添加在自己的生活中。不想去不喜欢的卡拉OK,不想花时间打扮自己,不想冲着不喜欢的人摇头摆尾。”

TOP

 

我要參加本日活動!

我選擇視頻1


=========================================

黑夜,圓月被白雲所遮蔽,城鎮内傳來了巨響。
城牆上發出了三次爆破聲。

因爆破的關係而那裏都是灰塵煙霧,一個帶著耳機的少年沖出了煙霧,在城鎮的圍牆牆壁上奔走。
後邊跟上的,是一個全身發出淡藍色光芒、帶有耳環的年輕人,拿著極長的笛子,以少年為目標襲去。

利用剛才的衝勁,少年輕輕划動腳尖,整個人便快速地在墻上滑動。
那少年沒有氣喘,雖然他正被追趕,但他的表情貌似非常享受現在的過程。
“嚓——”,前腳刹車,少年立即回身,準備迎戰身後的敵人。

對方看出少年的動作變化,他利用沖上來的力道,雙手握緊長笛,由上往下劈向已經刹車停下了的少年。

少年不懼怕那長笛的力道,雙手交叉往上格開,長笛正好擊中少年的雙臂;而少年的雙臂也正好擋下了對方的攻擊。
「嘿!」少年向對方嘲笑,因爲對方的攻擊給不到他任何傷害。

「嘿嘿!」年輕人也回了一個笑容。
他在他的攻擊上運勁,發出第二股力道,這時候少年腳下的磚頭開始裂開,接著碎裂,開了個大洞。

少年沒有料到對方會施出第二股力道,從墻上掉了下來。

但是年輕人乘勝追擊,在少年掉落的時候,利用自身在高的優勢,一腳踹向少年的腹部,將少年踢飛到城牆之外。
少年整個人掉落在城牆森林外圍的小路上,砸了一個小坑。
年輕人從半空中緩緩地浮了下來,踏前一步,準備看那少年到底是什麽樣的表情。

「呃!」少年還是分文未傷,半跪在地上,望著剛才將自己踢飛的對手。

「哈哈!」對方身穿軍裝,中等但卻又符合軍人的身材與身高,長有一臉狂野的樣子,看了自己的右手後,大聲笑道,「沒錯。」
「這就是惡魔獲得『神格』後的力量。」年輕人擺動自己的身體,感覺非常滿意。
「並不是『130人之死』的功績能夠比擬的。」年輕人俯視著眼前的少年說道。
「來吧,人類。」年輕人開始興奮了,「好玩的,現在才開始呢。」

「混蛋。」少年罵了一聲,在坑裏站了起來,一手放在腰上,「你這版本升級很合我口味啊。」
「我很高興哦,威悉河的化身。」少年也同樣興奮起來,「不對,是真正的『哈默爾恩的吹笛人』。」
他道出了對方的身份。
最后编辑扮樹H 最后编辑于 2013-03-21 22:50:14
我最擅長扮樹。

本人小説:http://book.sfacg.com/Novel/29198/

TOP

 

今天没空写了,昨天网络和电脑都被雷炸了,今天要修网络线路。
还有第14楼绝对是魔王宋军的。
最后编辑神话笑道 最后编辑于 2013-03-21 15:02:07

TOP

 

我要参加本日活动!

那边的,是不可思议的声响。
牛顿曾今说过,苹果只能往下跌,人也不能在墙壁上走动。
可是,这句话却对于他们两人来说,牛顿只感到悲哀。
他们两人不仅不听从牛顿的劝告,反而还在这城墙之上玩得甚欢。
他们无视了法则,在滑翔,在跳跃,在玩耍。
玩闹之中,他们还扬起了阻挡视线的烟尘。
一名少年从里面跳了出来,并在垂直的城墙上滑行好一段距离,就像是这该死的城墙上仿佛成了一个溜冰场一样,他在滑动的过程还不念念不忘地回头看看他的伙伴。
他的伙伴是一个发着微弱蓝光的男子,手里拿着同样发着微弱光芒的武器,之间男子用手中的武器,往少年的头上抡了下去。
像是要掉少年的性命一样,他好像很乐意这么做。
少年也不甘示弱,他举起双手挡下了那一击。为了回应这不可思议的袭击,连那城墙也非常配合地,破碎起来。
至此,他们两人却依旧玩的甚是欢乐。
但是城墙再想如何地去配合,它也不过是按照爱因斯坦相对论运作的无趣物质,它没有足够支撑起他们两人的力量。结果只能在男子的发力之下,利用力的传递把男子的力量透过少年的身体传送到城墙上,使它最终奔毁成渣。
少年脸露的是无比的惊讶,他完全没有想过这城墙竟然如此脆弱,只见他大惊失色,按照牛顿说的那样,往地面掉落。
然而男子却异常地高兴,因为对他来说,这城墙的脆弱不堪早就是意料中事。虽然他也同样只能遵守牛顿的话语来往下掉落,却还坚持快乐并愉快地往下坠中的少年身上踢了一脚。
“啊!!!”
少年大叫一声,被男子踹得老远。
坠落在地上的少年,不仅再次扬起了大量尘土,在远处还能清晰听见他这坠地的声响。
男子也缓缓落下,他并不打算趁胜追击,因为这少年是伙伴,这仅只是在玩闹。尽管这一伙伴的关系对他们来说是如此微弱,尽管这玩闹的情形对常人来说是如此的可怕,但是男子始终没有给少年最后的一击。
他还在那里盘算着,盘算让少年发挥出最强的力量。
尘土之中,少年抬头起来。
发着微光的男子,他却像是嘲笑般,像是满足般,他对着少年说道:“没错,这就是恶魔获得神格后的力量,不是‘130人之死’的功绩能够比拟的。”
末了,微光男子还对着少年补充一句:“来啊,人类!好玩的这才开始呢!”
闻此,少年站了起来,在那因坠落而扬起的灰尘中站了起来。
少年说道:“混蛋,你这版本升级很和我口味啊。我很高兴啊,威悉河的化身。”
男子在知道了少年满足以后,自己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了同样是满足的表情,因为他至今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为了能和少年好好玩闹一番罢了。现在,这些努力得到回报了。
“不对……”
突然,少年开始补充道。
“……是真正的,‘哈默尔恩的吹笛人’……”
这是两人之间的玩闹,这是两人之间的战斗,才仅仅持续了一分零五秒的对战,更精彩的,还在《问题儿童都来自异世界》第二卷里。
最后编辑藤村君 最后编辑于 2013-03-21 21:28:03

TOP

 

视频一的记忆重现

.
  
  庄严堂皇的街道散发着肃杀之气,仿佛被深夜拉入了昏暗的深渊一般,孤寂地不见一个行人。天空中乌云散布,半遮住月亮,浓厚地如同深远的阴谋,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偶有一处月光落下,亦不及照亮一角的房顶屋廊,便被风吹散在沉静的夜晚之中。
  
  敲碎了这份压抑的,乃是放肆而又狂放的三声轰鸣,巨大的烟尘在建筑物上扑现起来。
  
  一道身影在墙壁屋顶上急冲而过,动作灵巧地像是一抹儿划过天幕的迷蝶,在夜幕的阴影下扑闪着诡异的双翼。那是一个少年,面貌俊秀,衣着休闲,脑袋上还挂着一副大大的耳机,若不是现在这种状况,你甚至会错觉这是一个羁傲不驯的不良在夜游。
  
  脚步在墙壁屋顶上的滑动带出了尖锐的摩擦声,与沉静的氛围并不和谐,可恰恰正是这不和谐勾勒出了激战中的急促感受,又是一道身影冲出烟尘,向着少年追去。
  
  追击的则是一个青壮年的汉子,身材修长坚实,没有一点赘肉,浑身喷薄着狂气与血性,那份疯狂杀意简直隔着几条街都能感觉出来。他在急冲中拉近了与少年的距离,随即大步一跃,猛地跳起,手中武器已是直直砸下。
  
  若说先前的追击如同迅猛的狼豹,这次的攻击便是霸气的龙虎,虎啸大地,龙坠长空,这一击仿佛是天穹下耀眼的星辰,哪怕在黑夜中也闪出幽冥的光,宛如从天而降的流星之神速般的打击。
  
  他砸下的,是木棍吗?
  
  怎么可能!?
  
  那是一支巨型长笛,在青年男子的大力挥动下直坠而来,笛子上的孔洞撕裂了空气,发出震颤而又尖锐的轰鸣,像是死神索命的号角;巨笛散发出灼目的光芒,那是恶魔的幽光传导给笛身,在空中飘散开来——幽冥的光彩凌驾了空气,控制了疾风,随即——整个巨笛都闪耀起来,刺目的光芒如同恶魔的印记般让人胆寒,暗藏着神性的光芒却又在一瞬之间注视了凡人的世界。
  
  这片光彩超越了人眼辨识的界限,竟在空中硬生生扯出了一道轨迹、一条道路来,只是那其中满含的杀意与势不可挡的破坏力,若不是真个去面对,又有何人能够了解?
  
  那根本就是一条光的轨迹在凭空坠落!
  
  那绝对就是一处声的号角在狂吼冲锋!
  
  那完全就是一个杀的意志在追求献祭!
  
  凭空而显的光轨底色幽蓝,尽显光晶的爆散;疾冲之下喷吐出的冥光被风拉扯地绵长,恍惚辨识间如同绣在昏暗天空背景上一只急冲猛进的冥灵。几近音速的疾坠带出了尖锐的呼啸,仿佛是万古云宵之上,幽月幻化成就的冥灵直扑而下,将这死气沉沉的天宇猛地扯破了一道口子。
  
  前方滑行的少年当然察觉到了危险,或者不如说即使不回头也能“看到”危险——巨笛砸下造就的阴影就象是一大块未溶化的墨汁盖住了他前进的方向——仿佛是云层深处隐雷轰轰,神威易怒,压得人莫名生出恐惧感。
  
  少年猛地转身,高速移动下的急停几乎让他稳不住步子。他抬眼望去,只见那支巨笛几乎挡住了全部视野,如一道狰狞的闪电劈下。避无可避,躲无可躲。
  
  宛如——
  
  刀锋入骨不战则亡背水争雄有进无退之时,唯勇者,不惧战!
  
  ——时光停止——
  
  少年抬起手臂,正面迎击。
  
  ——的一刻。
  
  巨笛在少年交错举起的手臂上狠狠的击下!
  
  重击对格挡,扑杀对受力。刚柔相济定胜负,顺我者生逆者戮。
  
  一声闷响,十道风路。“力”的碰撞掀起了肉眼可见的“风”——那是被猛地卷散开的烟尘在空中勾勒出轨迹——两人还在相持间,凌厉的冲击波已然向四周爆散。
  
  巨大的冲击力破坏了战斗所在处的空间,也摧毁了一侧建筑,让两人同时失去了支撑身体的落脚点!
  
  但显然,青年男子有着更加丰富的战斗经验,没有露出如少年般的失措表情,相反借助手中巨笛架在少年手臂上的节点,一个借力轻巧受身维持住了姿势。随后猛地冲上前,趁着少年裆下这一击却失去了着力点,在空中无法受身变换姿势的当口,一记重踢直击少年腹部。
  
  侧旁建筑已是凌空崩坏,土木砖瓦坠落间掀起巨大的尘幕,满溢的气流覆裹云烟,席卷过了路上所能掀起的一切,将烟尘和虚空聚成了一个圈,一个圆,一个球,又在其中绞碎了苍穹的月光,反射出无尽的罗曼,只待一切都浸透着冲击气息的那一个极致刹那。
  
  然后,一记强击直坠大地!
  
  所谓烟尘飘散,不过是由上而下的垂落,纵然雕饰出天然的繁复,也终究只是单纯地轻盈,没有一丝动力。而此时被踢出战圈的少年,却是由内而外的冲散,急刺而出的烟尘没有规则毫无秩序,尘和风构建了肉眼可视的轨迹,宛如烈焰侵袭势如破军奔突,直直地席卷出来,在那一击重踢最强音的击出之下,烟尘月光崩散断裂,砖沙瓦砾轰华绚烂。
  
  如此格挡与连击,其实不过短短十个瞬息之间。
  
  被狠狠踢到地面的少年砸出了不亚于重炮轰击下掀起的烟尘。
  
  若是平常人,这怕是一早便死得不能再死的致命伤。
  
  但缓缓落到地面的青年男子却是没有大意,他看向渐渐散开的烟尘中,那个半蹲半立的孤独身影。
  
  少年没有受伤,却也没有行动。
  
  那静立的姿势,代表了一种缄默的语言。此时这个少年的思绪无从得知,那么静寂的街道,没有一个多余的行人,无声如渐起的潮水般淹没膝盖,他依旧半蹲着不动,眼神从不留下思想经过时落下的足迹。缠绕在他身上孤傲的“气”把世间所有物体隔开,让人自觉不能上前打扰,否则这片幽蓝会被刺眼的厌恶划破。这是只属于少年的时光。
  
  “恶魔获得‘神格’后的力量,已不是牺牲一百三十人的程度所能比拟。”青年男子第一次开口,话语中有着冰冷的温度,“不过看来对你还是不够啊,区区一个人类。”男子交替挥动着手臂,眼神中划过嗜血恋杀的狂气,“再来陪我玩玩吧,人类,好戏——”他断喝道,“——才刚刚开始啊!”
  
  少年站起身来,面对着这个似乎疯狂而又可怕的敌人,却是笑了。
  
  笑的平常?
  
  笑的倨傲。
  
  笑的张扬!
  
  “啊,混蛋,你这版本升级很和我口味啊!我很高兴哦,威悉河的化身。”少年笑得轻松,似乎完全不在意方才被敌人追击和压迫的窘境,“不对,真正的‘哈梅尔恩的吹笛人’啊。现在,第二回合——”他轻轻地握拳,摇摇地伸出手去,朝前一击,“——开始!”
  
  回应少年这句话的是再次爆散开来的冲击。
  
  烟尘飞扬,飓风暴起。
  
  大片的云彩挡住了月光,街道间再次归于沉静黯淡。
  
  夜,深沉;战,未休。
  
  .
最后编辑ridersy 最后编辑于 2013-03-21 10:54:30
谁敢说咱家是平胸?咱家乃是天下第一大小姐!
天下第一大小姐你们怕不怕!?咱家就问你们怕不怕!?

TOP

 

我要参加本日活动

视频一

司掌毁灭的神明似乎造访了这个小镇。
爆炸,轰鸣,烟尘也爱上了这片土地,伴随着一个形似人间男子的身影接连出现。
相对应的,这个小镇因为承受不了‘神明’的惠临,开始被吞噬。
死亡,哀嚎,荒凉最终也会钟情于这里。
不远的将来,这里会化为炼狱。
本该如此。
本来是应该如此的。


现在发生的状况却远在那想象之外。
‘神明’在与一个少年对峙。
与‘神明’对峙的‘少年’,这本就是语无伦次的无稽产物。
但这样的状况确实发生了。
一个身穿黑色学生制服的少年,站在‘神明’对面。宛如,是‘神’的敌人。


‘神明’的眼中,有明显的杀意。
淡蓝色的光辉在‘神明’手上的神器中慢慢流出,仿佛是浓缩的力量正以某种形态回归到人间。
那少年却在笑。
那笑容无所畏惧,反而似乎在尽力克制全身停不下来的抖动。仿佛刚刚吞噬了巨大的喜悦,无法忍耐要大笑出来似的。
没有人能了解他现在的心情。
他实在是啊,开心极了!
全身的血液带着无法想象的高热温度奔流,仿佛要沸腾起来。
少年在尽情享受,这份不该属于人类的兴奋感。
他以踩裂大地的力道向上跳去,滑翔在夜空里。
手持巨大笛子的‘神明’紧跟而上。
月下的狂想曲,在‘神’与少年之间奏响了。


世界突然以不合常理的速度运转,像是被更高阶层的力量强行扭曲了法则。
宁静已被惊碎的夜幕中,两道人影从烟尘里极速滑出。少年以血肉之躯接下了‘神明’的笛子。不停地奏出血肉交砸的诡异音色。
淡蓝色的光辉渐渐占据上风,而交战的音色也从诡异的交响,转变为骨头的悲鸣。
这狂想曲的旋律,似乎在持续地提醒一个事实。‘神明’始终是无法逾越的存在。凡人,只能仰望祂的身影,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
果不其然。
从天外落下的冲击,将少年的身躯狠狠击落到地面。
小镇又重归平静。


奏曲至今,只过了三十秒,仿佛就要划上了休止符。
俯视着少年的狼狈姿态,高高在上的祂满足于现在战果。
“没错,这就是恶魔获得神格后的力量。不是‘130人之死’的功绩能够比拟的。”
四十秒。
‘神明’露出嗜虐的笑容,
“来啊,人类。好玩的这才开始呢。”
就像是玩弄猎物的野兽一般。
五十秒。
‘神明’的从容换来了意想不到的回应。
“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什么好笑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人类,你在侮辱我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给我住口!”
在‘神明’挥出蕴含着愤怒的一击之际,
“混蛋,你这版本升级很合我口味啊。我很高兴哦,威悉河的化身。”
一分零五秒,少年狂妄的笑声终于化为语言。
“不对,应该是真正‘哈默尔恩的吹笛人’。”
这一天最大的轰响来到了世界!


一分零六秒,‘神明’坠地。
最后编辑ECiLa 最后编辑于 2013-03-22 00:19:13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