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页12 跳转到查看:4104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交流] 一个这样的序章,要怎样才能吸引读者呢

一个这样的序章,要怎样才能吸引读者呢

悬浮于空中的数十颗火石将一个巨大的房间照亮,四周大大小小的书柜按照规律将整个房间一块块分隔开来形成了巨大迷宫,在这个迷宫里充满了印刷纸张上面特有的墨香味,所有的书籍摆放整齐,连四周的墙壁上都是满满的书。在这个书籍的迷宫内只有一个孩子,就像在书的森林里迷路般游走着寻找什么。


法斯特抱着一本厚厚的精装书籍,对照着书籍寻找着它原来本应摆放的地方。这本书的厚度足有十英寸,对于现在的法斯特来说已经非常沉重了。


“啊!在这里”


发现了书籍竖列上的一处空缺后,他把带有滑轮的梯子移动到了一个角落,小车轮咕噜咕噜地转动着移动到了目的地。


法斯特笨拙地爬上梯子,将怀里的书籍放入了这座一百二十英尺长的巨大书架里,然后慢慢地移动身体回到这个藏书量惊人的图书室的门口。


“哼哼”


法斯特带着成就感锁上门,从普兰克公国国立图书室里走出来,随即望向天空。


又是一个阴沉的天气,厚厚的雨云遮住了天空,看上去将要下雨了,但是法斯特的心情并不差,因为今天他背完了普兰克国立图书馆的七万两千两百二十八册藏书,而父亲将要在今天兑现承诺——“当你背完了国家图书馆的书籍,你才可以进入家族图书馆”。


每次想偷偷进入家族书库,父亲就会厉声训斥,当法斯特每每问“为什么不可以”的时候,父亲就以“你的阅历不够”这样的理由来说法斯特。于是法斯特便于父亲约定将国立图书馆内的书籍全部记住后便可进入家族书库。


父亲这样给条件是有原因的,因为普兰克图书馆在各国之间极富盛名,作为历史悠久的国度,藏书量难以估计,要把这里的书全背完至少要两辈人的时间,刚刚开始的时候法斯特觉得这很困难,但是法斯特渐渐读地更快,从接触这里的第一本书到最后一本,这之间过去了两年……


当然,一堆书籍对一个十二岁的男孩没那么有趣,但是家族图书馆在法斯特的心里一直都是这个世界上最神秘的地方。父亲虽然常吩咐仆人们仔细清扫,却不让任何人进入,正因如此法斯特反而更加向往这个充满谜团的图书馆。


正是对未知领域的探求欲望以及从家族神格中继承来的记忆力让法斯特用了仅仅两年时间便读完了普兰克国立图书馆内的藏书,这在一般人看来是不可能的。


归还了图书室钥匙的法斯特在走到家门前时,天空开始雷鸣,风也配合着青光发出沉沉怒号,混杂着时不时出现的闪电,云层就像惊涛的海浪般翻滚。


走到前院的法斯特看到家里的仆人们都从里面跑出来,脚步急促,仿佛正在逃离这所公馆,脸上也带着慌张的神色。


怎么回事?法斯特心里想到,因为家里的规矩很严,如果没有到规定时间,仆人们是不能自由活动的。这种反常的状态让法斯特很担心,因为父亲很多事都没有告诉过年幼的法斯特,也许在法斯特不了解详情的时候发生过什么事。雨点开始星星点点地落下,法斯特意识到快要下大雨了,于是马上跑到大门口。


站在门口的女仆长看到了法斯特小小的身影,跑过来按着黑白女仆裙边微微蹲下。


“少、少爷!老爷正在找你!快去书房”


说完便拉着法斯特的手直接进入大门。暴雨此时已经倾注而下,雨点憎恨大地一般大颗落下,发出淅淅沥沥的响声,好像预示着巨大雷雨的开始。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老爷,老爷最后要交代您一些事,请快点去”


“最后?”


法斯特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是再开口问话女仆长也什么都没说,只是带着法斯特向书房走。从楼梯上去到了二层。母亲正好从书房走出来,那头就算在夜里也能绽放出光彩的美丽金发、以及动人的容貌现在却因为她脸上的焦急而失去了原有的亮丽。


“妈妈,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法斯特?法斯特!”


母亲看到法斯特后立即露出了那一如既往令人安心的微笑,刚刚脸上的阴霾消失无踪,母亲走过来蹲下抱住了法斯特。


“我的孩子,没事,还是和以往一样,没事”


母亲说着吻了吻法斯特的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家里的仆人全不见了。就在法斯特愁眉不展的时候,母亲双手放在法斯特的肩上。


“爸爸在等你,你快去吧”


“嗯”


法斯特怀着不安与疑惑点了点头,母亲和女仆长就在门外等着。进书房后,法斯特看到了父亲正在炉火边烧东西,能看到埃雷尓正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或者说——从认识埃雷尓开始,就不知道她在思考着什么。


“父亲?”


“法斯特,过来”


法斯特沉默着走过去,虽然父亲还是维持着平时的严肃,但是他发现父亲正在焚烧长久以来的占卜资料以及穷其一生的收藏品。桌子上也摆着那块弗蕾亚【Freyja】石板,父亲说这块石板曾引起过无数次的争端,后来落到现已亡故祖父的手上,祖父视它如珍宝,临终前也不忘让父亲看管好这块石板。


“为什么要烧这……”


“法斯特,记住我的话,以后你要负起哥哥的责任,带着埃雷尓生活在一起”


“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法斯特眼中一直高大的父亲现在却低颓下去,向来冷静的他如今却紧蹙着眉头,显得有些慌乱。对此不解的法斯特刚刚问出口,门就被唐突地打开了。


哐!


“老爷!已经到了!”


进来的人是神色匆忙的女仆长。


“我马上去!”


父亲拿起桌上的包,把里面的资料以及那块石板慌忙丢进了火里,然后出去了。女仆长走过来拉着法斯特的手。


“少爷,后面的马车已经等了很久了,我们走吧”


法斯特不经意间注意到了炉火里的变化。


“那块石板”


女仆长看了看法斯特,再看了看那块石板。在燃烧的炉火中,石板渐渐融化了。


“这是!?”


女仆长抽出魔杖晃动了一下,火炉里的石板漂浮过来,上面有了不曾出现过的模糊字迹,貌似是刚刚的火焰使石板的一部分融化了。至于里面显露的内容法斯特并不知道,也看不懂上面的文字。法斯特细细看着,想从脑中所有的书籍里找到它的资料。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玻璃破碎和物体撞击的声音。法斯特稍微明白了父母亲和仆人们一反常态的原因了。


“少爷!带着小姐!快走吧”


这时,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那是一脸慈祥的母亲。


“夫人!?”


女仆长的泪珠瞬间便夺眶而出。


“法斯特……带着妹妹”


法斯特惊呆了,这冲击让他瞬间停止了思维——冷色的金属制剑穿透了母亲的腹部,滴落的血液染红了地毯,但是母亲依旧保持着安详的笑容看着法斯特和埃雷尓。


“妈……妈妈?”


“少爷!小姐!请不要回来!跟着马车夫就好!”


挥动魔杖打开了窗户,女仆长拉起法斯特和埃雷尓的手,随之令他们浮起飞往窗外。法斯特在空中伸出手想抓住母亲的身影,但是眼中只有倾泻的雨滴,以及灰暗的天空。


外面的骑士们接住了法斯特和埃雷尓。


“护送少爷和小姐离开!快点!他们已经到了!”


“等等!等!父亲和母亲还没——”


“少爷,小姐,请放心!我们就算是拼上性命也会让你们安全出境的!”


轰!


一道雷光降落,数位骑士提前张开的魔法盾被击碎。


“我留下迎敌!你们护送少爷和小姐快走!”


“是!少爷!快上车”


“父母亲——”


就在法斯特犹豫时,三道冰柱晃过,像一道闪光,直袭向法斯特和埃雷尓,一位骑士挡在了两人面前架起魔杖进行防御,但是冰柱的力道强劲,三道冰柱打碎了骑士的护盾插入胸膛,法斯特还什么都不知道,只看到眼前的骑士倒了下去,鲜血的飞沫溅在了脸上。刺鼻的血腥味让法斯特想吐。


“快走!”


法斯特和埃雷尓被抱上了马车,马车夫使劲鞭打马匹,两匹马在雨中拉动马车开始了飞驰,三名骑士骑着马紧随其后,两名骑士在前方开路。


嘭!


随着爆破声,留下断后的骑士发出了惨叫。连在心中缅怀的时间都没有,甚至没有一个人回头望去,大家都保护着马车向前行驶。


“抓住他们!杀了赫尔家的人!”


至少有三十名,三十余名重装士兵踏着泥浆碰发出铠甲的碰撞声冲过来包围了马车。


“……法斯特”


虽然脸上还是同往常一样的面无表情,但是能从目光中看到埃雷尓的不安。


“不会有事的!”


法斯特紧紧地抱着怀中的妹妹。外面伴随着兵器碰撞的声音开始了厮杀与嚎叫。

TOP

 

沙发自己占了!谁也不给!

“啊!!!”

躺在床上的法斯特留着冷汗突然睁开眼。原来是梦,还是那个五年前的夜晚。

“……”

天已经亮了,晨曦从窗外斜斜射入这个不大的房间,窗台的紫罗兰和埃雷尓的淡色紫发让这个早晨的背景有些梦幻。

她就在身边用手抚摸着法斯特的头发,在小小的床上,彼此紧贴着。依然是不复如何色彩的神情,就像冰晶一般平静而秀美,但是那玛瑙般的紫眸上却染有那一丝的忧虑,这份情感连同她伸出的手,都变得游移而不知所措。

“没事,只是做梦了”

法斯特睡觉的时候不会太安分,就像孩子一样会乱动,做梦时应该动地很厉害,所以把埃雷尓吵醒了。

“……梦”

“嗯”

兄妹彼此都理所应当地知道那是什么梦,因为这并不是第一次,每当法斯特这样做噩梦的时候,埃雷尓就会看着法斯特,轻轻地用手安抚睡眠中的他。

“埃雷尓……”

“……?”

埃雷尓注视着法斯特,等待着法斯特将要说出的话。

“虽然这样问你很傻——”

法斯特有些犹豫,不知能不能这样问出口,因为这是两人的伤口,两人在几年间都不曾触碰的伤痛,但如此真实的梦境让法斯特想再次将它提起。

“母亲他们会不会还……还活着?”

法斯特的眼角微微下垂,应该是发现了自己的提问太傻。

可能是为了安慰一下自己的心,也可能是真的有这样的疑问。严厉的父亲,温柔的母亲,还有一直乱操心的女仆长,大家都还活着吗。

“……”

法斯特这样问,也应该只是想念以前的家了而已。

埃雷尓考虑到了法斯特的心情,所以只是看着法斯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因为兄妹都知道,大家都是为了兄妹俩,所以才选择死去的。

意识到埃雷尓毫无反应的表情,法斯特忙改口道。

“真抱歉,问了这么傻的问题,他们应该都已经……”

“……”

埃雷尓什么也没说,只是贴近法斯特,手臂绕过法斯特纤瘦的脖颈,搂住了。

“……”

两人彼此沉默着,埃雷尓把法斯特抱在怀里,右脸贴着他的头。

“埃雷尓——”

侧脸贴着埃雷尓温暖的身体,细细听着她心跳的规律。

“我们……”

埃雷尓听出了法斯特的声音隐约带有颤抖,不自觉间心已被紧缚,很难受。

“……回家吧”

TOP

 

各种已有的建议

宋姐说:"最开头的部分就要抓住别人的眼球!"(大概是这样吧……我忘了)
CA则是:"活用旁白"(其实我不理解……)
风衣:“能打动我的开头太少了,你这个只能算是一般小说吧”(小宇承认……)
Z叔:”继续写吧“(废……多谢建议)
银桑:”啦啦啦~“(说点有营养的好伐!师傅!)

自己的认识:”对话中的性格体现的太少了;而且世界构架也没什么亮点……文风全没有;写的白描一点味道都没;小花老师已瞑目等等……“

PS:有关于藏书量的问题CA前辈已经吐槽过了,但是小国寡民的中世纪我觉得藏书量……不会太多吧。
最后编辑乱の喏 最后编辑于 2013-03-21 14:16:37

TOP

 

管你引用不引用咱家的话,发帖不注意编辑的吗!?三连!!(猫——虎吼)

.
最后编辑[求道者] 宋君 最后编辑于 2013-03-21 14:17:24
花 哥 真 绝 色 , 娶 我 可 好 ?(点击图片进入作品)

TOP

 

三连啊……

都同时的,放过我吧!(开启吧!姐姐光环!)

TOP

 

比起序章,我更在意小说名字~
こんにちは、さようなら。

TOP

 

回复 6# 旧约。 的帖子

这个名字是我们好几个人窝在一团想了半天,师傅都出了些乱七八糟的名字,比如——《大预言家与魔法少女》《大预言家与兄贵》等……(很多雷人的……从某方面来说真的是“白银奔‘雷’”)
最后还是自己想了个。
最后编辑乱の喏 最后编辑于 2013-03-21 14:32:22

TOP

 

序又不是用来吸引读者的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

TOP

 

回复 8# 不劳而获 的帖子

正解,序章是用来骗字数通过审核的——请务必要无视这句话
下面这张图是新坑的门。

TOP

 

序章不能太啰嗦,免得读者觉得无聊

TOP

 

回复 9# 萧条的风衣 的帖子

骗字数正解无误

弄完之后改个内容,1000字左右随意的说下大概的感觉,让读者知道个分寸。
我是这样理解序章的

TOP

 

哥们,建议你写出自己的风格。

轻殿的建议嘛!嘿嘿,我不想说什么,免得被轻殿的各位群殴。我能给你的建议是,别写的太悲剧了,加入搞笑元素才能让读者充满读下去的乐趣。
就如命运的始端,咱开始幻想一切。
爱东方    爱型月  无上至爱二次元
以此自身献血祭,为之来世幻想命运。
http://book.sfacg.com/Novel/35876/

TOP

 

wjkwxh



引用:
原帖由 不劳而获 于 2013-3-21 15:12:00 发表
序又不是用来吸引读者的

此言差矣啊,序章就是用来诱惑读者的

TOP

 

回复 12# 神的黄昏 的帖子

开门!查水表!

TOP

 

看得出作者在描述上面很給力啊。

既然开头是主角梦到”灭族“之类的剧情,背景又是中世纪,不如直接从灭族大战开始写?
最后编辑赤钢十三 最后编辑于 2013-03-28 00:11:09
《赤钢鬼》——本故事中所有武术均有现实理论基础。
http://book.sfacg.com/Novel/29282/
——我曾渴望,天下无敌!

TOP

 
1/2页12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