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页12 跳转到查看:363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交流] 最近写了一片文章《华》希望能给些意见

最近写了一片文章《华》希望能给些意见

字数太多打算偷懒→ →于是被视为广告了·
好吧我复制…………
第一集——愚公移山
序章《盂岚鹏之僵尸,很奇怪,为什么不是僵硬的?》
    有听过愚公移山吗?当然有,这不是中国非常出名的民间传说吗?啊~大概吧

    知道太行吗?
    你说的是太行山吧?
    嗯。
    王屋呢?
    那座山,愚公移山吧。
    嗯,是的。
    老爷爷,您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
    喂,同学你怎么在自言自语?
    没有啊,在和这位爷爷说话呢。
    哪里有!
    啊……
    少年揉揉自己的眼睛,往刚才的位置看了一下,什么都没有,只有来来往往的车辆和一个同年级生在和自己搭话。少年心想:是不是自己睡眠不足了,出现幻觉了。
    再会。
    什么?
    我没说什么啊。
    啊……没什么
    你是不是精神不太好?
    不是啦,可能没睡好吧。
    不要紧吧?
    嗯,没什么。也许吧。
    9:00分,某初中生晚修回家路上,走着走着发现突然自己走的路途有点不对头,以往应该也是这样走的吧?
    这时少年站在原地不动了。
    在前方的街灯下有一个人躺着,地面上有微量的血液,一只手在黑暗中隐隐若现,即使看惯恐怖片的少年,也感到惊讶,惊讶并不是害怕,但也算是害怕,因为。
    尸体的头转了过来, 眼睛没有瞳孔放大的迹象,也没有血丝,只是眼睁睁的瞪着少年,但是并不愤怒,更多的是一种想拯救别人的目光,少年看出来了,但是觉得有点不对劲,一个快死的人应该是祈求别人就他,即便希望渺小,也希望得救,但是这种目光与其相反,反倒让少年觉得不寒而栗,少年下意识的往后推了2步,突然尸体的瞳孔放大,尸体地下的血蒸发的速度异常的快,就在少年在对这些与物理法相违背的事情发生感到惊讶的时候。
    逃!快点!不想死就快逃啊!快啊!别愣着!我不想看到一个人又死了!求求你了!
    为什么说我会死?声音又是哪来的?
    少年觉得眼前黑白了许多,渐渐的觉得有点困,想睁开眼睛却越睁越合,最后闭上了。
    少年倒下了,倒地的声音回来环转,身体已经开始冰冷,脸色开始越发苍白。
    不久。
    少年若无其事的重新站了起来。
    这是哪里?
    你已经是僵尸了。
    哈?什么意思?
    对面站着一个穿着着巫师装的女人,与其说是女人,倒不如说是个JK(注:这里指女子高中生),估计中二病又犯了,等下!等下!刚才那具尸体?
    和你一样都是僵尸,只不过你们的尸体损害的面积不同罢了。
    你一直在说尸体尸体的,很失礼!
    说实话而已。
    那时那个女人,啊不,是女孩子,往我肚子一拳打去。
    没有感觉,真的没有感觉,当时我怀疑她估计在快击中我肚子的时候停住了。
    打我的手红了,红的干脆利落

    有听过愚公移山吗?当然有,这不是中国非常出名的民间传说吗?你能看到真实吗?

    知道太行吗?
    你说的是太行山吧?
    嗯。
    王屋呢?
    那座山,愚公移山吧。
    嗯,是的。
    老爷爷,您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
    喂,同学你怎么在自言自语?
    没有啊,在和这位爷爷说话呢。
    哪里有!
    啊!……
    少年揉揉自己的眼睛,往刚才的位置看了一下,什么都没有,只有来来往往的车辆和一个同年级生在和自己搭话。少年心想:是不是自己睡眠不足了,出现幻觉了。
    年轻人,再会。
    你在说什么?
    我没说什么啊。
    啊……没什么
    你是不是精神不太好?
    不是啦,可能没睡好吧。
    不要紧吧?
    嗯,没什么。也许吧。
    少年并不感到奇怪,因为他确信自己看得见真实。
    传说有个人叫做愚公,因为屋前两座浩瀚大山挡于不便,决心移山,虽人笑之,但愚公不效之,因而有子孙后代,后来神为此感动而助移山,愚公死了。
    岚鹏,太行和王屋好漂亮呢,好像去一次。
    啊,是这样呢。
    你怎么了?
    没什么。


第一章《现实需要奋斗,即使渺不可及,也得干下去,这是自己选择的对吧》
时:周六,8:00
    ——小萨,要去哪?
    ——喂!听到没有!
    ——烦死人!去太行和王屋。
    ——干什么?
    ——做调查罢了。
    ——什么调查?
    ——你应该去主持十万个为什么之问死你不偿命节目。
    ——好歹我也是一起前去的人!怎么都好告诉我一下来龙去脉啊!
    ——去了你就知道了。
    ——啊啊啊啊!好奇心纠结啊!
    ——那就纠结去吧。你怎么样不关我事
    ——你怎么这样!怎么说都是一同工作的人。
    ——不好意思,你会错意了,乃是奴我是主。
    ——关键时刻还是谁有用呢!
    ——不好意思,以前都是我一直是一个人
    这时从列车的一个入口走进来了一个人,在现在这个时代还穿着唐装,脸面有些消瘦,整体看起来有种亚健康的感觉,不过事实并非如此,至于他的强大我也不好描述,因为自己的语言太过片面,别人还以为我拍马屁,所以还是算了,就让事实来证明吧。这位近乎恶魔的巫女小姐,似乎对他有几分顾忌,倒不如说是敬意,这也不足为奇。
    ——吵架就算了吧,毕竟以后的工作还需要你们协力完成嘛。
    ——我知道了。
    ——好吧。
    虽然说我们两人有点不情愿,不!感觉用一个词来代表我们未免太过亲密了!必须分开来! 她、我不情愿,不过工作也是工作,多亏了这位巫女还有这位大叔。为什么?算了吧,虽然说我是个男孩子,那时候的事情真的不想提及。
    ——团队精神很重要的!你们两个要记住。
    ——哦x2.
    坐了几个小时的列车,终于站了,四处望去到处都是人,大包小包的,估计是外出打工的人吧或者是回家探亲的,不过也不太可能,毕竟才8月多,不过算了,这些我力所不能及,小跑跟上傲气十足已经远走的巫女。
    ——大同不可能吧。
    ——喂!奴隶,认识路么?
    ——我不叫喂!我叫盂岚鹏!
    ——真是个不吉利的名字,和盂兰盆节撞上了。
    ——盂兰盆?
    ——真是无知,现在越来越搞不明为什么你这种货色可以来?!盂兰盆节也叫中元节,是中国三大鬼节之一,每年的农历七月十五就是中元节。
    ——诶,不就是今天吗?
    ——he(注:这是日语罗马音)~!e~~↑!你居然懂农历诶!不错嘛,还有点智商。
    ——he?!我是中国人啊喂!怎么可能不知道啊喂!完全当我白痴么啊喂!
    ——看到你的脸,我总是会想起医院。
    ——你是觉得我应该在医院治疗的对吧啊喂!!
    → →为何放弃治疗?
    ——鲁迅说!治病救不了中国人!诶!不对!谁要治疗啊喂!
    少女巫女笑的很开心,旁边的少年一脸的疑惑不解,少年正要去理解这笑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时间已经不允许他继续思考下去了,因为工作来了。




    王屋太行山附近,这个传说中愚公移山的地方,也是旅游圣地,愚公移走了吗?那只存在于故事之中的事情,怎么可能在这个现实世界上出现呢?说的也没错,但是在混乱的真实中,也不未必绝对。
    早上挤满了来自各地的游客,中午也是如此,下午也是如此,地上的垃圾很煞风景,正值这种情况的时候,从一家餐馆走出来一位身穿制服的男子,戴着墨镜,穿着工作服,左手拿着垃圾铲,右手拿着扫把,看到垃圾便开始扫地起来,因为那里是一家餐馆,如果不搞好卫生,餐馆给旅客的印象就不好了。以这种形象出现,大概是一位服务生吧。
    可是后来一位真正的服务生走了出来,并说出了让我差点吐血的话
    ——老板,这是我们的工作。
    大概这时大多人认为我是装的吧,这个老板只不过是为了装出自己很好的样子给游客们看而已,为了店面而已,这就错了,现在时间已经到了6:30多了,已经是王屋山的闭山时候了,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游客存在,不过这家店也奇怪,居然在山上,这家肯定生意非常好吧,而且这里还是愚公村呢。
    对了在这里解释一下吧,为什么我们能进来呢?因为我们是有公务在身的,说是公务也有点过火了吧,应该说是有委托或者事件要解决,当然,这不是私人事件。
    委托的人就是这位餐馆的老板。
     
 
    8月21日星期三,晚,0:13分,愚公村
    从王屋上传来镐敲击的声音
    乓 乓 乓 乓 乓 的声音响起,声音持续了一会,便消失了,村民大概那个时候认为是有谁还在努力耕作吧,比较愚公村真的很穷、很穷。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每天每天的响起,每当第二天早上和友人聊天的时候,都再询问到底是谁家的田,长期询问,一传一下来,得到的答案是:谁会在那种时候耕作?!
    一些胆子大的孩子们听到这些传言,非常兴奋,这也就是猴孩子这个词的表现吧。
    其中有一位看是领头的孩子,非常高兴的呼叫着自己的小伙伴,小伙伴们也相继从家里出来,那是大概也有4个人吧。    领头的孩子像在学校旅游时的领班老师一样,点好人数。
    ——嗯!出发!
    ——哟!!
    这群孩子,在夜晚的王屋山到处串。
    终于,在0:13声音传来了, 乓  乓  乓  乓 的声音,孩子们非常兴奋,一起往声音的方向奔去。
    跑到了大概是声源处的时候。
    ——诶!!!是个老爷爷呀!
    一位老人在拿着镐,奋力的敲打着山的身体,仿佛像一口气把山给劈开,由于孩子们带着电筒,所以那位老爷爷很快就发现了他们,是不是真实的样子,到不清楚了。你问我为什么?村里都没有这样的老人啊!
    这位老爷爷看到这群孩子们,放下了手中的镐,擦了擦汗,往孩子们的方向看去,老爷爷还没开口,孩子们就抢先了。
    ——老爷爷你是谁呀??为什么这么晚还在这种地方呀,很危险呢。
    ——哈~哈~因为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能出来呢,孩子们
    孩子们疑惑不解,准备问些为什么的时候,老人视乎在担忧些什么,又好像很高兴的,说不清楚吧,难以言说。
    ——孩子们回去吧,这个时候的山上可是很危险的。
    一群孩子,怎么可能知道晚上的山上的危险呢。
    不容的孩子们继续问下去,一个个都相继倒下了。
    怎么了?
    都莫名其妙的回家了,一切都像做梦似的,似真似假也不太清楚。
    第二天的晚上再次出现这些声音的时候,孩子们确定了,这是真的,可是,当他们打算再次前去的时候,发现怎么走都是回家的路,有些孩子差点哭了,不过后来也慢慢的淡忘了,毕竟都过了一年都没出现这些声音了。
    但是这一年的中元节莫名其妙的又出现了,那个令人恐怖的声音。
    这位旅馆老板这样陈述着
      我站在,本来我是坐着的,可恶的混蛋巫女,算了,还是进入正题吧。我听到的时候,即便自己经历了更加奇怪的事情,但是还是慎了一下。
    ——我说的就是以上了,你们觉得怎么样?
    ——事情我大致了解了,应该不是恶鬼。
    ——为什么这么说?鬼不都是出来害人的吗?
    ——不是这样的呢,鬼和人一样有好也有坏,当然能做好鬼的,某种意义上来说真的少得可怜呢,因为好人大多都升天了。
    ——这能算我们运气好吗?
    ——嗯。
    这位老板交代给我们地点后,我们便离开了,踏往前往愚公村的路上。




    一路上的山水,说真的,能免费的游览算赚到了,毕竟门票不算便宜,对于我们这里的人来说吧,一个不到16周岁的初中生,连打工的不行,平时由于家里的关系,零花钱=zero,正如我在想着这些的时候,突然脑海中闯入了一个能把着一些的美好化为灰烬的人物,是谁不用我说也有人知道————魂淡的某JK。
    7:00天色已经黑下来了,毕竟已经不是夏天了,路上坑坑洼洼的,虽然说坐在车上,但也觉得屁股一阵不爽的,与按摩仪有相同点方式却没有相同的舒适感的不爽的感觉,就像一朵菊花被捏在手里,不断蹂蹑的感觉。
    ——这样的工作叫我来干什么??
    ——因为有你比较方便
    ——来就来,废话少说
    就算没有特地的区分开到底是谁说的话,也能轻易看出来谁是谁吧,一个普通、一个傲娇、一个……好吧,我们的特写后面还有就怎么先吧。
    步行一会后,来到了这位老板的家里,周围望去,这家应该是村里的有钱人吧,装修的比较现代,彩电都俱全,日用的电器也俱全。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他怎么会知道这群猴孩子干了些什么?
    ——老板,你为什么知道这些孩子干了什么?
    ——领头的是我儿子
    ——你儿子还好吗?
    ——嗯
    ——出来吧,愚武山
    ——爸爸,你在叫我吗。
    ——你好我是孟岚鹏。
    那个孩子恐惧地望着我,什么都不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应对。
    ——小朋友,不要和这位猥琐的大叔太近!这人不是什么好货色!?
    ——喂喂!不要教坏小孩子啊喂!
    可恶的小鬼,居然听信了!唉,毕竟都是男的,女人说的话,他会更为相信吧,居然输在性别上了。
    ——小孟,就这样吧,小萨,小萨对这位孩子进行一下检查吧。
    ——我知道了。
    为什么对他就怎么听从啊!我心里便是这样的疑惑。
    之前我还以为这群人是装神弄鬼的骗子,不过只从那天遇到了那种事情,并且她让我从想逃避的现实的假说中,生硬的拔出来的那个时候,怎么说呢,遗憾,还是觉得恶心,还是觉得……总的一句话就是,就像吃什么的时候,遇到鸡肋的那种感觉吧,并且这道菜里面有苦瓜,也有蜂蜜,很恶心吧。
    检查开始了,小萨,也就是那个巫女,带着愚武山,走出了家门,现在已经算黑的了,那位老板,也就是这位小朋友的爸爸,也说要跟着去,但是被除我和小萨以外的那个,小萨唯命是从那位大叔拦下来了,当然这位当爸爸的没有服从,他试着叫小萨回来,但是小萨完全没有理睬他,因为这样的事情,用语言上无法说清楚的,那位爸爸急了,于是打算推开大叔,但是没用的,被大叔抓住手臂,他意识到了,自己完全不是对手,但是就这样让自己的孩子就这么跟着一个陌生人走了,很不甘心的样子
    ——放心吧,我在这里,哪里都不去,假如你觉得我就算现在留着,事成后用武力逃走,那么你可以抓住我们这里的这个小伙子吧,他只是个初中生而已
    ——大叔!乃不要一脸的有所其道的样子说出一些不得了的话啊喂!
    虽然很不甘心,但是这也是我的工作吧,不过大叔没有说实话呢,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方便吗?以前不就是小萨一个被这样留下吗?
   

      破阵式
    4、鬼打墙的破法
  如果你突然发现自己在一个地方转圈怎么也出不去,不要慌,也不要念什么口诀(可能会激怒和你开玩笑的小鬼),简单的方法为对着空气吐口水,其墙自解,如果是男生,比较激烈的手段就是撒泡尿,效果也一样。
      小萨就是用如此简单的方法,带着小武从山上走了一圈,回到了家里。
      结果是什么呢?
      可以到处走了,不再像之前一样转圈了,就算出中国都没问题了。
      ——老板,看来结果很好呢。
      大叔非常得意的阐述了这个事实,当然那位老板也淡定了下来,视乎心中的石头放下了,但是这个高兴只是持续了一小会,接下来,需要接解决的是,0:13的镐作声。
      为了获得更多的资料,我们一行人出发去其他孩子的家里,询问情况。
   





    我们走访了全部孩子,包括其家人都问了,不过有些因为还没从山上回来,便没有问到。
    ——对了!
    ——什么事情?
    ——我们是不是忘了一些事情。
    ——是不是想说有谁被伤害了?
    ——刚才我太武断了,说他不是恶鬼,虽然他没有伤害孩子们,有可能是因为他做的事情并不是要对这些孩子实施报复,也有可能是特定的对某一家人实施报复,从而破坏他家田地。
    ——这你放心,任何方式的伤害也没有。
    ——大叔、小萨,鬼一般人是看不到的吧?除了一些特殊的人以外,鬼是可以隐藏自己的,但是为什么会让孩子们看到呢?而且还特地送回家,而且还设下阵,怎么看都是在保护孩子们呢。
    ——你说的确实有道理,但是鬼想干什么的时候,他一般不会对事件以外的事物做出伤害的,鬼也是有原则的,而且做这些的不一定是鬼呢。
    ——还有其他的吗?
    ——大叔,让我来解释吧,来给这个无知的孩子说说吧。
    ——喂喂!谁孩子啊喂!我超过12岁了啊喂!
    ——鬼,目前无法统计和分类,因为他们一般都很自由,并不像一些传说一样,因为一些传说中的鬼,大多是对活着的人给予讽刺的,并不代表真正的鬼,不过鬼们能几千年般忍下来,也多亏了他们专一的性格吧。
    小萨非常自豪的在说着,但又不带过多的炫耀色彩。
    魂,中华人认为,鬼是人死后的灵体,一般情况下是应该正确的被引导升天成仙或佛或转世或者堕落成鬼,但是这种情况几乎没有过,大多数的鬼是自然而生的,是人类造就的,这样打个比方吧,一个人非常遗憾的死去后,其魂脱离本体,被引导去转世,但是由于不甘,又害怕,在转世的间歇中,自愿或错意的堕落成鬼,换句话来说是,投胎成鬼或误入鬼道,并不是直接成鬼,因为死后的那个灵魂脱离本体的时候,似乎天生就是如此,不能自主控制,魂体会自主的前往它需要去的地方,如果不易理解,那么就换句话来说吧,就是等于你在应该又人生目标、梦想的阶段,你却在享受,碌碌无为,不求上进,对平凡之物有所依恋,这样你就是已经心存不洁了,到了初中正式毕业,碌碌无为,便堕落成鬼,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而鬼神就不同了,那是自然力量而生的,一般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俗称凡间吧,鬼神存在的是不同的空间,他们并没有什么强大魔法,他们只是利用自身的一些与鬼相似的力量玩弄人类,有些是人形的,有些事兽形,有些,怎么说呢,对了,就用生物学来说吧,不是任何一种生物的形态,鬼神没有统一的王,现目前没有遇到过或者说是出现过,虽然有些人说遇到过,但是如果是真正的鬼神王,必定见到的人都会死掉,而不会如此健全的出现在这里,因为他们是不属于这里的,他们出现的时候一般都会伴随一些奇异现象,当然都不太明显。
    小萨一口气说了好多好多,于是一大瓶的矿泉水就这么被喝下了,这应该不是喝吧,该叫做吞下。     
    ——咳~咳~……这样懂了吧。
    ——啊……是这样啊。
    ——嗯说的没错,看来你继承家业有望呢。
    ——别提那种东西,想起来就烦死人。
    ——算啦,专心工作吧。
    ——话说,我们现在要去干什么?
    我们讨论的激烈的时候……
    咕……咕……’
    ——诶?!刚才是谁肚子叫了!谁叫的!
    这该叫做贼喊捉贼吧,坐了几个小时的车,确实也比较累了,我肚子早就饿了,但是我肚子不会不听话的叫的,这位巫女小姐还真搞笑,我便是这样想着。
    ——嗯,其实是我饿了呢,毕竟做了这么久的车。
    啊!大叔!你真是个好人,但是不用给货色留面子啊喂!
    天色已经非常晚了,餐馆都关门了,去别人家吃也觉得不好意思,我们一行人一直在纠结这问题。
    当我们回过神来发现时间已经到了晚上22点,距离发生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我们却一直在考虑肚子问题。
    我们一行人在步行去事发地点,不知道为什么,走了很久还是没到,那群孩子们很快就到了,我们一行人年纪也不小,速度也不慢,到达目的地明明只要5分钟的路程,我们却走了1小时。
    ——闹够了吧!
   

    ——局长,可以开始动工了吧?
    ——嗯,明天就开始动工,人民也要共同富裕!建设幸福农村。
    会议室里想起一阵轰然的掌声。
   

    小萨非常愤怒的怒吼,林子里的鸟儿都飞了起来,林子里顿时一片混乱。
    什么也没发生。
    我感觉的奇怪了,难道那个鬼不想让我们见到他?为什么?
    ——!!喂喂!喂喂!大叔!不能这样!你还不害臊!!我可是女孩子!
    我正在思考的时候,那位大叔,毫不羞耻的脱下了裤子,露出了灰色胖次……一瞬间觉得世界要崩坏了……
    嘘……嘘……就这么一滩尿撒在了洁净的大地上。
    ——没办法,这是破阵的绝妙好招,看来这位鬼也是有点能力的,不过好像不止一只呢,小孟,你应该看得到才对。
    没错,刚才我和大叔、小萨在走的时候,就觉得周围似乎有些不对劲,虽然说没有看到什么的样子,但是总觉得周边有些什么,我还以为是林子里的动物,或者是风啊什么的,便没有去在意,但想想,我这么做错了。
    ——刚才就觉得周边有些什么,但是因为是晚上所以没怎么去在意。
    话音刚落,镐声响起!
    ——等会!这不对劲!为什么提前了?!
    有恐惧又惊讶,啊,不应该吧,我不应该恐惧,为什么?不恐惧我已经不错了。
    这时,大叔从行李里拿出了一个葫芦,打开盖子,葫芦里的一阵骚臭传来。
    ——这该不会是尿吧?!
    ——这可是最有效的哟!~
    说完就往我和小萨、自己身上泼去。
    ——你这是干嘛!
    ——破阵。
    说完,大叔便冲去镐声处,我和小萨也跟上。
    ——啊x2
    地上有一个洞,由于我跑步比他们慢,所以我跟在最后面,不知道为什么,我庆幸自己跑得慢了,良心痛……
    ——小孟你先去,我和小萨一会就跟上来。
    ——我知道了。
    我就这样扭头离开,因为我深信,大叔和小萨的实力,虽然说才认识不久,但是大叔绝对是可以的。
    我奔跑着,时不时的望望周围的光景。
    ——不错的景色呢,从来没有看过呢。
    ——恩,真是个懂欣赏的年轻人呢。
    清脆的镐声消失了,传来的则是一个老人的声音,和蔼祥和的声音,但一点也不显得没有底气。
    ——!啊!你是谁!
    ——年轻人你看到我呀?
    ——当然!
    ——果然你不是普通人呢。
    心一阵的刺痛,怎么说呢,总之滋味很不好!不过也算了吧,现在是工作时间。
    ——老爷爷你就是晚上出来敲击山体的那位吧?
    ——嗯,没错,我还以为直到动工的时候都没人理会我在嘛呢,因为我不是人类呢。前些日子来的那群孩子真可爱呢,不过就让他们这样在夜晚的山上到处游串是不行的,出什么事情了,我可付不起责任呢。
    ——所以你设下了这个阵式吧?
    ——没错呢。
    ——你是鬼吧?
    ——年轻人,为什么不怕我?
    这时候的我的大脑在不断的高速思考,心脏快速跳动,血液在不断超速般的来回循环,我这时候到底该说什么?唬骗他吗?还是说出实话?!
    这时候我意识到,我怎么可能有心脏跳动和血液流动呢?
    真好笑。
    ——你也是有苦衷的吧,不说也无妨,明天晚上我不会再出现了。
    ——为什么?
    ——因为快动工了。
    ——动什么工?
    ——开始建路了,这样我应该安心了。
    ——为什么?
    ——有路了,村子里的人们就可以出去外面,能去见识到更多东西,能出去买卖,能赚到钱,这样的村子就繁荣起来了。
    ——你就是这样才出现的吗?
    ——嗯,果然一个人去敲打山的不切实在呢。
    我心头一震,这感觉似曾相识,却又陌生的感觉。
    ——看到你们如此有活力,我也安心呢。
    我与老爷爷一同跑着,虽然老爷爷看起来似乎已经年过花甲,但是异常的有活力。
   

    往年。
    这个地方叫做愚公村,当年的传说,嗯,正因如此这条村子才容易发展呢。
    在一位老人的家前面是两座浩瀚大山,出入非常不方便,蔬菜运送出城的时候,已经烂掉了。
    老人决定开辟一条道路,便一早提着镐子去开道。
    村里只有不到10人,有些人尝试着出去求生,但是一出去,便没有回来的音讯了,于是在村里的人便放弃了。
    ——愚老,还打算开路呢?不行吧,毕竟这两座大山不是这么轻易能摆平的,你也老了,好好的安享晚年吧。
    ——这怎么可以!我们虽然现在很穷!但是路开出来了!我们就能出去了!能见识到广泛的世界!能去找回以前出去没能再回来的家人!
    ——随便你吧。
    愚老每天抬着镐上山敲啊,敲。
    没有一个人,没有,完全没有!
    丛林生齐树,矮树无光沐。
    枯枝从青树,更显一支参。
    愚老又是像往常一样上山,奋力的敲打山体,以至于他每天回家都很累,但是总是笑着的。
    一天下大雨,山体滑坡了。
    愚老死了。

    跑着跑着,不知不觉的回到了小萨和大叔掉下去的陷阱旁边。
    老人不见了。
    ——看来成功了呢,干得好!
    ——呲!运气好点而已。
    ——啊,是这样吧。

    第二天,政府的施工队伍来到了愚公村,开始建设道路。
    愚公村的人们却不多高兴。
    有时候小世界突然转移到大世界,便会觉得困难无助。
         

                              ————————孟岚鹏    记

第二集————七夕佳节,牛郎织女。
序章《亡?生?魂?鬼?神?魔?》
    旧年,农历七月初七。
    手里缠绕着红色的丝线,另一只手握着木制的手杖,似乎还挂着一本线装的书。
    夜里。
    局部的天空有些泛红,估计是自然现象吧,虽然我从未见过。
    空旷的草原上。
    一群奇装异服的人慌慌忙忙,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萨满的服装吧。
    在这紧凑的仪式排阵的中央有个女孩 。
    在最里面的一圈围着一群女巫师,跳着奇怪的舞蹈,这不错呢。
    再外一层每一个人都拿着一把刀。
    铁制的?
    明明是骨头。
    他们手腕上流出了红色的血液。
    再外一层的。
    这些应该不是人类吧。
    一堆杂乱却有序的骨头堆成的排阵。
    骨头再没有任何助燃的情况下,燃烧出了淡蓝色的火焰
    呜啊!!顿时传来撕心裂肺的尖叫。
    女孩手腕一丝丝蓝色。
    ——果然是神选之人。
    下面的人好像很欢喜呢?
    万里晴空的天上。
    惊雷落下。
    ——这是天意,就让她去死吧。
    啊!!啊!啊!
    不想死!
    爸爸!救我!
    妈妈救我!
    第二天,什么都没了。
    ——那些萨满呢?
    ——死了。
    ——真的吗?
    ——新闻说了。
    ——诶!~是吗?好可怜呢。
    ——你是知道的吧。
    ——对了!明天就是中国情人节了吧!
    ——嗯。
    ——你打算把红绳绑在谁手上呢?我好期待呢~小萨。
   

     

第一章《无限摩擦的心里》
    这一年我正式升入高中,虽然不算太好,但是也不太坏吧,至少我自己比较满意,比以前的学校大很多,环境也不错,不过运气似乎不太好的样子。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班主任,王丽红老师。
    讲台下面顿时响起一阵笑声,不用说也能知道吧。
    ——安静!安静!你们已经不是初中生了!高中生就得有高中生的样子!
    ——好的。
    ——接下来就点名报道吧。
    ——李……
    ——老师!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那时候我的心脏几乎停止了!
    心脏都已经不跳了吧。
    嘴巴长得超大,仿佛想把眼前的景象一口吞掉,差一点要尖叫了!幸好我些许理智些,没有叫出来,不然一切都暴露了。
    来的那个人是谁?
    当然是小萨!
    就算他90%毁容我都能看出来是谁!
    话说小萨为什么回来这间高中?她应该比我大些许的才对。
    ——这位同学,今天是第一天开学,刚开学就迟到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呢。快找个位置坐下吧,以后要看准时间。
    我记得小萨做事很严谨的,为什么会迟到?好奇怪。
    这时候我突然向周围望去。
    心中的石头似乎放下了。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我周围都坐满了人。
    小萨走到第二排的第三位坐下。
    等会!那里有个人!
    小萨怎么会看不到?对了,我不是人类……
    小萨就这么坐下去了,坐下去的瞬间似乎有种想站起来的感觉,但是又停下了,考虑到这里是教室,而且还是这么多人的情况下,不好处理吧。小萨从书包里拿出了一张纸,用类似马克笔样的笔在上面画画。
    喂喂!什么时候了,还画画。
    小萨没过多久就画完了。
    接下来的事情让我目瞪口呆。
    只见小萨往纸里吐了一把口水,往座位上拍去。
    那个人消失了。
    该不会是被小萨灭了吧?这也太残忍了,来学校的灵大多都是那些非常想学习的人,也许有什么条件限制才没的如愿所尝,毕竟这个地方也不是有很多有钱人,倒不如说穷人一大堆吧。
    老师逐个逐个点名叫到,接下来是开学典礼,累死人了。
    ——同学们,下午我们会重新编排位置。今天就到这里吧。
    哟!放学咯!一些个不良大声的吼叫着,算了不管他们,祈求上帝下午的位置编排能躲过一劫。


目前更新至15708字
我是第一次轻小说的,我也是一枚初中生,阅历不足,所以想各位帮忙指出些许
以中华民间故事为引导线写的轻小说,最近也大量查阅关于鬼的资料,记载都不大全面
我的文章已经尽量写实了,但是因为我家住广东的,太行王屋山我都没去过,所以只能靠想象and网络资料了
希望各位指出
任何形式的我都能解释
arigodogozaimasu
最后编辑最强A君 最后编辑于 2013-09-23 12:57:15

TOP

 

最近是不是开学了很多人都急了,广告越来越多啊

瞄了眼,果然是作死文。
果然我是应该不瞄的。


以人看文或者以文看人果然都没错。
最后编辑flashyiyi 最后编辑于 2013-09-23 12:53:53

TOP

 

回复 2# flashyiyi 的帖子

广告???我看字数太多,版规上写着有字数限制,于是就懒得复制了→ →偷懒一个

TOP

 

不对胃口,难有评价。
下面这张图是新坑的门。

TOP

 

回复 2# flashyiyi 的帖子

作死??求详细解释

TOP

 

亲,你的引号呢,哪句是对话,哪句是旁白啊,为什么我完全看不懂

TOP

 

回复 6# 冻结甲 的帖子

没有旁白→ →
——带有这个符号的就是说话

TOP

 

那啥……新人君,总之先欢迎来到论坛……题外话,来到论坛的各位新人请首先要看版规,版规在置顶帖那,不看版规就发帖很容易被扣的,所以新人要看版规,恩恩,这是常识。
然后呢,再看看这文。
LZ君,我非常希望你能改掉这个“自创”的标点符号用法。
还是按照我们小学初中高中写作文时的实际的用法来,因为语文是最基本的,你看出版的小说,哪一个是用这样的标点符号来写的?

TOP

 

因为奇葩所以不发表评论,顺带建议你把这东西丢给您的语文老师,只有他才有评论这东西的权力。

TOP

 

同学,请认真写作文好不好?

TOP

 

在下觉得lz可能需要看多几眼中华人民共和国标点符号使用规范。

TOP

 

回复 11# 碎梦月 的帖子

习惯这样

TOP

 

回复 8# bin7329 的帖子

为什么总是被纠结在符号上,作品举例就算了,举了也没多大用处,我发完之后才看版规的,突然后悔爆出年龄了,果然都是这样的么

TOP

 

回复 9# 镜中花,水中月 的帖子

为什么突然间就被当成作文了。。。。
本帖被评分 1 次

TOP

 

我还是忍不住想说,不能三连的,果然特别注意别人三连是老新人的强迫症吗……
想说只用对话来行文让某D看着挺晕的,加那么三个字“XX说”不行吗……
标点的问题还是听各位的好好修改吧,争论这个你没胜算的……
还有,我只是路过混积分的……

当你我在星穹中望到宇宙的无限远处,收回目光时,就总会有那么一刻的失神。心境,也在不知不觉间悄然改变。


TOP

 
1/2页12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