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1528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讨论] 毕业季随想

毕业季随想

嘛,毕业已经5,6年了,奋斗过,争取过,沮丧过,颓废过,只是再没爱过。现在一切都无所谓了,也,许,

个人来说,学业事业一塌糊涂,没什么可谈的,就是一直在啃老,每天睡觉都希望一睡不醒,每天醒来都希望没有明天的混日子状态,不想多说,就谈谈那段感情吧,
何时开始的,忘了。
有记忆的初次谈话,电脑课上,邻座,好像是我问了她一个问题,什么问题忘了,只记得她吃惊地回答:“你怎么知道我说白话?”
嘛,说起来,QQ是她教我用的,所以第一个好友也是她。
现在想想嘛,其实当时她也只是出于同情而帮助而已,所以我也只是理所当然的一厢情愿罢了。
只是嘛,滚石一旦开始滚动,就难以停止。
实习前的聚会夜,面对无助未知的未来,喝得有点醉,竟在全班师生前说出那句我一生的经典,“如果有来世,希望你能喜欢我。”当然喝醉了的我也没说出她的名字,自我安慰是不想造成她的困扰,其实更多的是害怕已经注定的拒绝。
第二年毕业聚会,嘛,我豪放的拉她拍照片,各种play啦,当然也不是陈老师的哪种啦。只是那时的心境是怎样,我不知道,应该是当作一种想挣脱的测试吧。
之后2.3年吧,另一个老同学问起我对她还有没感觉,
“没感觉了。”但很快我更改回答“也许还有点。”
不知哪天突然发现,她在我心中的位置已经只剩一个空位。
嘛,许多感情都是忘了怎么开始,忘了怎么完结,但那种彻心的欢愉和悲伤永存心间,愿我们都能遇上合适的人。
最后编辑神话笑道 最后编辑于 2014-06-08 23:45:21

TOP

 

找到合适自己的对象很困难

TOP

 

随想即随笔,形散神存。

《吾师道也》——
  我们常把“高中生”看做大人,事实证明高中生不过是挣扎着想长大而不断做着些滑稽事的小屁孩儿,这也许是所谓的“心态年轻”,不过高中生是在年轻的体貌下有一颗更年轻的心,而成长无可避免的会让大孩子带着自以为是出洋相。

  五四前后,蔡元培曾极力提倡过学生的“美育”。而六十年的干支循环下,以进化论作为理论依据,学生的“自强”意识逐渐进化,从而使学生的“审美观”可以同中国古代的自然经济一样逐渐自给自足(但难免发生偏差)。理所应当,教师当负责的美育课程因学生“自足”的出现而屡受打击最终乃至于消失。

  然而这方面的操劳就像水位一样,它少去的辛苦和忧劳要从其他位置补回来以求均衡。教育者在传播文化知识时像哥白尼发现“地心说”一样发现了学生的进化,他们发现学生们的审美观进化到另一个地步——比如男孩以女性之美为美,从而逼迫得女生只好另觅方向,去向“妖”这一方面发展。

  所以,对于教育工作者来说,一门“美育”课程的消失却并不意味着工作量的减少。这类似于学生的文理分类,学科当然不同于压力,它的减少——普遍来说——并不带来学习生活上的轻松。

  每当这时,教师看待学生的胡闹却又不能够像慈母一样面带苦笑听之任之,传道立人的责任经过时代的沉淀后成为了一柄戒尺。此后,师长的责任无可避免地与学生的新审美观发生冲突,以至于这份职业常受人埋怨。对于此类的无奈,这里大可借一句陈亮的:“天下大势之所趋,非人力之所能移也。”。

  学生对师长主观上的厌烦和客观上的需要就像儿女之于父母一般,无怪古人将老师作父母看待。师者父母心,这从本质上便有道理——就事实来说,班主任对问题学生的唠叨在量的积累上可以接近于父母。

  教师工作时的劳损小而细,但就像战士的伤疤、男人的老茧可以作为荣耀一样,教师因干涩而微微嘶哑的嗓音和疲惫的心也是成就下的证明,这些身心里的创伤带着高洁和一些忽明忽灭的耀光,使所有人在发现它之后不由得肃然起敬。

  学生对师长的关护感到抵触,这是不太好的。其实教师与学生之间的美善比男女朋友间的关系更加来得亲切,只可惜,这种关系只在分别时才被学生想起,继而带着卒业的兴奋在心里对这位老师默默念一两句抱歉的话。

  天上的星云繁密,默默无闻,一疏月光带着繁星烘托着夜景,草坪里的小虫发出琐琐屑屑的夜话,与不知哪里的群呱鼓噪煮沸了这个夜,使它不太清凉;偶尔看到几点萤火,幽游在夜里,皆若空游无所依。在这个迎来结果的季节前,使人想起许多平日里见不到的美;此时,一切往时的不快和吵闹都同纱窗外的嗡嗡蚊鸣一样毫无价值。回过味来,那些往事在肚里慢慢发酵,但它早已不像酒一样,越来越烈,而是越来越酸,沁得人眼框微微泛红。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温玉小人 最后编辑于 2014-06-12 14:02:37

TOP

 

不要一眼就把别人认出来啊笨蛋狮子= =
可爱、强大,而且亚撒西。

TOP

 

回复 7# 狮子望 的帖子

反正是马甲,不是么
可爱、强大,而且亚撒西。

TOP

 

回复 8# 雨落如带 的帖子

不算马甲吧,那个ID不就是他在5群的QQ名称嘛,很光明正大的。

TOP

 

该用户帖子内容已被屏蔽

Dream, hope and awkward silence.

TOP

 

蛤,喜闻乐见
子夜时分我们都奔向着这里
为了那些已逝去的将领
破碎的枪随风散落各地
燃烧的树木啊好似亡魂回响
风中摇曳
摇曳的行道树啊
任凭炮弹落下子弹擦过不曾踉跄
风中摇曳
摇曳的行道树啊
你曲折命运就像那白绫失落惆怅
摇曳树啊
摇曳树啊

http://book.sfacg.com/Novel/36737/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