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页12 跳转到查看:1805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练笔] 一个对付酱油角色的战斗场景的描写练笔吧- - 希望能够获取一些场景动作的指点(无视掉剧情什么的吧。

一个对付酱油角色的战斗场景的描写练笔吧- - 希望能够获取一些场景动作的指点(无视掉剧情什么的吧。

这个世界的神烙分为三种。第一种是强化人体的强化型神烙。第二种强化武器的武装型神烙。第三种……则是可以凭想象就可以实体出武器和防具的幻化型神烙。其神烙本身的力量远远大于前两者。

什么时候开始的?其实自己也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公司的小职员,因为自己的面相比较的凶恶,所以在公司里并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不过这些无所谓,自己有一个贤惠的妻子在背后默默支撑着他。为人老实的自己经常在公司里被其他人开玩笑,但是自己也只是笑笑了之。选择忍让。
可是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好转,玩笑的话语开始变成恶意的讥嘲。这是人的本性。他们往往喜欢欺负弱者。但是很不凑巧,自己也是弱者中的一人。后来,公司里的一个平时对自己不错的部门经理被查出贪污。这样腐败的事情在这个社会太过于正常。
但是这都不关自己的事情,自己只需要夹着尾巴好好做人便是,但是……那一天却完全的颠覆了自己的人生。
自己和往常一样的去公司班上,却发现周围人异样,还有鄙视的眼光。公司的老板将自己叫了过去。并愤怒的说自己贪污了公司的一笔巨款。即使自己千方百计的解释也无法得到证实。自己这这么被开除了公司。临走的时候,自己却看见了那名部门经理冰冷的笑容与嘲讽的眼神。
当自己回到家里正想着怎么面对妻子的时候,房间里传来女人的娇喘声与男人沉重的呼吸声。
透过窗户,他看见了自己的妻子与一名男人正在床上翻滚着。那一刻……自己的心也随着这些变成碎片。
「这个世界已经腐烂了。」黑夜里,那名带着怪异面具的男人冲自己伸出了手。
「是不是觉得很可恨?想去虐杀他们,想去反抗这个世界的不公?如果你不想作为行尸走肉继续沉沦在这个世界上,就和我一起吧,和我一起……改变世界。」
异样的感觉,充斥着他的心脏。回忆起这些人嘲讽的笑声,自己的妻子那翻滚的肉体与荡漾的神色。男人的眼睛在刹那间闪出憎恨光芒。
如果这个世界并不能给我带来想要的东西,那么就改变它吧!
自己的这份恨意,谁都无法阻挡!
「将军?小鬼我想你搞错了什么。」男人挪开自己的脚步,双手无所谓的摊开。
「本大爷只是对你的能力比较的惊愕,但是却不存在恐惧,我可以打倒你,因为我有着任何人都比不了的憎恨作为支援啊……」
「无聊……你有着什么过去是你的事情,但是,你却选错了方式。」季同的缓缓的抽出身后的冒着火焰的短剑,横架在胸前。
「仇恨,并不能代表什么,而自己成为罪犯而对世界展开复仇更是愚蠢至极。」
「你这小鬼懂的什么?!」声嘶力竭的叫声,男人的脸上此刻布满的狰狞。
「有着许多人没有的力量,生活在温室里的花朵,你有什么资格评判我?!」
「温室里的花朵?」季同露出寂寞的神情。
「那种东西,我不曾得到过。」
「哼,无所谓了,小鬼,既然你要挡住我前进的方向,那么我就只能……撕裂你。」男人说着口袋里拿出一瓶装着绿色液体的瓶子。
「这是……」一股莫名的不安,传入了他的心脏里。
「这是神的力量啊……小鬼。」男人仰面的将瓶子里的液体灌进了喉咙里,甚至于季同都能听见他的喉结处发出异样的鼓动声。
季同不由的放大了自己的瞳孔,他明显可以感觉到面对的那个男人的气息发生了陡然的变化。
像是印证的季同的不安。男人有些痛苦的抱住自己的身体,冷汗不停的从他的脸颊滑落,他的嘴里隐隐爆发出野兽般的吼声。下个瞬间,他的指甲在此刻“唰”的一声变的修长且尖锐起来,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匕首般冒着冷光。
「原来如此,所以就这是狼人荆棘之力的真相啊。」季同的目光转向地上的空瓶子。不过这些都不属于自己操心的范围。自己要做的就是——击败他!
「嘿嘿。」嘶哑的笑声从男人的喉咙里模糊的发出。他扬起自己的双手仿佛是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凝视着。然后在下一刻。他已经充血的眼睛牢牢锁住了他面前的季同。
「小鬼哟。有了这个力量,你们在我眼里就如蝼蚁一样杂碎。我随手可以撕碎你们。我就是这个世界的神一般的存在!小子,记好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叫殷苟。是改变世界的人。」
「我的名字叫季同,不过你好像也搞错了一点。」
季同在这个时候扛起手上的短剑。扬起自己的嘴角缓缓踏出脚步。
「虽然不知道那个小瓶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可以让你达到类似于神烙使用者的境界,但是……」
在下一刻,季同的眼神骤然间冰冷下去。
「神?改变世界?很遗憾,他们都将是你永远都无法达到的目标,因为你将在今夜……」
季同的双脚立刻脱离了地面,他如一支犀利的弓箭一般瞬间突击向那名男人。
「将被我所讨伐!」手中的冒着火焰的短剑泛着幽冷的光芒席卷向殷苟,后者的眼神中闪出惊愕的光芒后快速的向后退去,瞬间脱离季同的攻击范围。
压低自己的身躯,殷苟的嘴角扬起怪异的笑容。在脚部获得充足的爆发力后,他扬起自己的爪子飞快的奔向季同。手上的爪子发出尖锐的破音声迅速的划向他。
季同的眼里的寒光在此时变得更加凌冽。他扬起自己的手臂,短剑的剑尖瞬间突击向男人的爪子。
「当——!」
艳丽的火花随着刺耳的撞击声华丽的绽放开来。
「哦?你和那群废物可是有着明显的区别呢」殷苟的手臂在此时微微的颤动了一下。
这个少年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完全的不输于自己,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如果没有药剂的支撑,自己早已经被他瞬间秒掉。
「如果是夸奖的话,我就接受了。」季同猛的踏出脚步,手中的短剑划开了殷苟的防御。没有犹豫,他猛的抬起自己的右脚横扫向面前露出大片空荡的殷苟。
「什……」不可置信的表情出现在了殷苟的脸上,然后他感觉自己的腹部传来了剧烈的疼痛感。
殷苟那强健的身躯瞬间被踹飞了出去。
在勉强落入地面的他还没做出反应的动作时,季同已经冲刺到了他的面前。手中的短剑在此时发出凌冽的光芒。
「结束了。」冰冷的口吻,让殷苟的全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你这小鬼!少得意忘形了!」愤怒的表情出现在了他凶恶的脸上,使他的面部变得更为的恐怖。他扬起自己的爪子用力的戳向季同。
得手了……这么近的距离,你该如何躲过!殷苟的心里突然充满了兴奋感,他仿佛可以看见他面前的少年被自己贯穿脑袋的场景。
就当那锋利的爪子距离季同的额头几厘米的时候,他的眼睛再次出现了愕然,少年的身躯快速的低下,完美的避开了他最为猛烈的一击。
「所以我才说……结束了啊。」季同的嘴角扬起冰冷的笑容,手中的短剑横切向陷入动作僵持的殷苟。
然后……是皮开肉绽的声音,殷苟的双腿被整齐的切开来。炙热的鲜血瞬间喷洒在了季同的脸上。
「啊——————!」凄列的惨叫声,宣布了这场战斗的结果。
商业街一座商店的房顶上,那名带着面具的男人坐在房顶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还是被击败了啊,是我太心急了吗?」
此刻的他正观察着这一场战斗,然后他抚上自己的面具下巴,目光从倒在血泼中的殷苟转到了一旁的季同身上。
「这个小子……」
「唔……」背后已经被冷汗所侵蚀,双腿处传来剧烈的疼痛感。殷苟抬起他布满汗水的脸望着居高临下审视自己的少年。
「为……什么?」自己明明拥有了神的力量,为什么无法击败他!
「因为我是猎人,而你……是猎物,就这么简单。」季同缓缓的抬起脑袋,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接下来的后善问题,就与自己没有丝毫的关系了,自己的银行卡上明天就将会多出一万块。
「小鬼……」后面传来快要被磨灭的声音。「你就没有想过改变世界吗?改变这个……腐烂且恶心的世界。」
「没有……因为,这是不可能改变的事情。」季同身上的幻化风衣与短剑如一颗颗紫色的粒子般消失在了空气中,他的微微的弯下腰,捡起刚才因为自己撞进店里而散落一地的棒棒糖。
剥去包装,季同将一颗草莓味的棒棒糖含入口中。他缓缓的回头望向血泼中的男人。
「现在我所想的就是如何生活下去而已。」
「啧……真是无聊的追求啊……」殷苟缓缓的闭上眼睛,脑海里却是与自己的妻子在家里那些欢乐幸福的时光。
而这些时光对于自己来说,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他用力的抬起右手,伸向天空,仿佛想抓住什么东西。但是下一刻。
他却看见了一把冒着冰冷光芒的刀锋迅速向自己袭来,那是自己最后记忆的画面。
刀锋直径的插入了殷苟的面门。仿佛带着骨头与肌肉被搅碎的声音,他的手沉重的落在了血泼里。
远处的季同冷冷的打量着围绕在殷苟身边的几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男人,然后迅速的脱离了现场。
这……就是罪犯被捕之后的下场。他们将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最为惨痛的代价。


新手一枚,呃 ……请多指教。
本帖被评分 2 次

TOP

 

表示有些看不懂啊。对话之类的。

TOP

 

第一种是强化人体的神奶酪…第二种…
总之我是这么看下去的@料理鼠王

TOP

 

回复 2# ☆疯狂→蚊子★ 的帖子

- -因为是从中间单单打斗方面抽了一段。- -

TOP

 

不过这些无所谓,自己有一个贤惠的妻子在背后默默支撑着他。


这一句话好绿啊。

往后接着看,发现果然是绿的。
最后编辑萧条的风衣 最后编辑于 2014-07-03 16:58:13
下面这张图是新坑的门。

TOP

 

回复 5# 萧条的风衣 的帖子

哈哈哈哈~~~

TOP

 

该用户帖子内容已被屏蔽

Dream, hope and awkward silence.

TOP

 

我只是来看黑猫卖萌的
账号已经被放入箱子中。

TOP

 

回复 9# 羽信·羽小希 的帖子

哇哈哈,我也来抓你啦~~~

TOP

 

看不大明白呢。
自 古 出 C P , 不 是 百 合 就 是 基 。

TOP

 

回复 11# 凉兰西 的帖子

因为是从中间抽离了一段- -

TOP

 

回复 12# an977 的帖子

从中间抽也要关注阅读感啊,现在真的连哪边对哪边都分不清。
自 古 出 C P , 不 是 百 合 就 是 基 。

TOP

 

回复 13# 凉兰西 的帖子

- -虽然标题上说的很清楚了,只是战斗方面的场景,嘛, 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 下次就发个完整点的~

TOP

 

=  =嗯,我也不是很看得懂
失去最重要的人什么的,一次就够了。

TOP

 

路过。。。
本帖被评分 1 次
想要写下什么,为了能让人读而写。并且以此打动人心为乐。所以会不断写下去。即使不被他人认同,他也会这么写下去。这种状态就叫做作家病。就算只有一个人看,我也会一直写下去

TOP

 
1/2页12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