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1062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练笔] 【短篇】【止夏】(已经是老人了啊!)

【短篇】【止夏】(已经是老人了啊!)

止夏

0.看着你,便让你走了。我失去了你,拥挤的人群中。
1.这是北京时间清晨2:15,还是一个万籁寂静的黑夜。看着意大利队员垂头丧气的走向球员更衣室通道以及狂欢的乌拉圭队员时,我愤怒的撕掉了所有的比赛分析,竭力使自己刚忘掉输掉的最后的账号余额,然后拨通了她的电话。
彩铃是“屋顶”,嗯,又换了呢。这个点儿,估计已经睡了吧。
“喂?”
“……干嘛……”
“嗯,没事干,骚扰骚扰你。”
“神经病……”
“别挂……陪我聊聊,我烦。”
把缠绕的各种电线,和已经有些掉漆的笔记本电脑往地上一推,我倒在有些狼藉的在床上,继续说着。
“……我猜你肯定是输球了,对吧?”话筒对面的声音有些慵懒,微微的沙哑声性感的不成样子。
“嗯……CLEVER。”
“发音不够标准,差评。”
“拜托,我可不是你这种international的人……”
为了缓解有些麻木的背部,我翻了翻身,继续说
“今天下午见个面吧?”
“再说吧……”
“别呀,我好无聊呀!喝喝咖啡嘛,我请~~”
“别撒娇,这么大的男人,恶心。”
“拜托!你能不能在乎一点我的自尊?”
“如果你只是在浪费我的睡眠时间的话,我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通话。”
冷冷的毫不留情的声音,似乎……是认真的样子。
“好吧好吧,我虚了……下午三点钟,狮子座咖啡见面。”
“好。”
接着被挂断了,在嘟嘟声中,我们的通话结束了。
2.有些忘了,什么时候认识了她。仔细想想,第一次见面还是读初中的时候,在毕业典礼上,远远地看到第一排有个留着水一般的黑发,扎着长马尾的女孩安静的坐在那里。在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男孩子的说笑中,我毫不在意他们谈论的各种非主流脑残话题,只是把目光放在那第一排,那个离我有些遥远但似乎又很近的地方,看着那长发,发呆。
高中,我和她读了同一个中学,在同一个班。分座位的时候,隐约的记着自己许诺了当时住在自己上铺的临时班长一顿饭,请他把我和她分成同桌。在班长有些狡猾的笑容中,我的小九九失败了……我和她的前后桌生活,就那么开始了。
就这样过了一年,分班,我们去了不同的班级;又过了两年,毕业,我们去了不同城市的大学。时间这个东西真是奇妙,又爱又恨可以说是我给时间的独特定义。我和她成了富有默契的朋友,只是朋友。
在开学临行之前的几天,我和她第一次单独坐在一起,在一家叫“狮子座”的咖啡馆里,因为她是狮子座,所以这家有些小清新的咖啡馆成了她的最爱。
我点了爱尔兰咖啡,她喝的是抹茶摩卡。沉默是那个下午的主旋律,但我却觉得,我们彼此间交流的东西,很多很多,至少我是这么觉得。
一相情愿,有时候也挺好的,至少安慰自己的时候,不会感受到欺骗。毕竟,自己是不会骗自己的嘛……
3.雄壮的《神圣的战争》旋律奏响,仿若回到那个1941年的红场。激昂的号角声一波一波的冲击着我的耳朵,愤怒的鼓点开始迎接我意识中名为“睡魔”的敌人。经过一番激战,红军的旗帜还是插在我神经中枢的制高点,胜利的欢呼回荡着,激励着我抬起了有些昏聩的脑袋。揉了揉模糊的眼睛,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
14:00整,嗯,下午了啊……
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大脑司令部的紧急命令通过脊髓传递到我身体的各个部门,肾上腺素开始分泌,各种机能逐渐恢复正常。
“卧槽,要迟到了!!!”
洗澡刷牙,摆弄发型,顺便因找我刚买的飞利浦剃须刀而耽误了十分钟后,我终于在下午三点整的时候有些狼狈的推开了“狮子座”的大门,迎着老板有些戏谑的目光,我走到了地下一层,在那个熟悉的方桌前找到正在摆弄着手机的她。
“你迟到了一分钟。”
“你的表不准吧,我的表刚刚好。”
“请你把你的手机时钟和定位同步,谢谢。”
按她说的做,我知道这没有妥协。
“现在几点,告诉我。”
“……15:03……可是……”
“下次注意,知道了么?”
“哦……”
作为一个男人,我真是憋屈,可她却像一个女王,让我无法违背。
“嗨,来了啊。”
那个有些微胖的带着眼睛的服务生晃晃悠悠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熟稔的跟我打了个招呼。
“嗯,老样子。”
“好的,Queen呢?”
“都说了别这么叫我了……老样子。”
“YES,MY LORD!”
看着服务员轻佻的步伐,再看着她有些无奈的抚了抚额发,我鼓起精神笑了笑,准备活跃一下有些尴尬的气氛。
“今天教你一句英语。”
“你懂英语么?”
“玛德,你看不起我?”
“你猜?”
“我信我信……真的,正经跟你讲话呢。”
“好吧,说说看。”
我清了清嗓子,在脑子里回放了一遍这个段子应有的套路,摆起推销员式的笑容开始讲了起来。
“今天吴老师我教你一句英文,这是一个常用的口语短语,听好了……good use!”
“什么?”
“good use!”
“……我先不吐槽,说吧,什么意思。”
“就是好使的意思。举个例子……Mr.Wu is a good use man.就是吴先生是个好使的男人……”
“吴悠,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她皱了皱眉好看的眉毛,玻璃珠似的瞳仁无奈的一转,摇了摇头。
“玛德!李雪妮!你可以看不起我,但你不能看不起我的英语!”
“是是是……知道了Mr.Wu……是不是得叫Dr.Wu才满意?”
“你要那么叫,我也不反对……”
“想得倒美,我觉得SB.WU很适合你……”
“李雪妮同志,你是不是要打架?我请你来喝咖啡可不是来找黑的啊!”
“如果我可以自由黑你的话,我不介意我们俩AA。”
“玛德……我虚还不行嘛,大小姐你别生气,我请,我请。”
都忘了是第几次斗嘴输给了她,反正每次和她逗壳子,输的总是我,可我并不讨厌这种感觉,倒不是我是什么所谓的“M”,只是,很享受和她在一起的时候而已,仅仅如此。
下午的阳光在玻璃上舞蹈,犹如热辣和性感交织的吉普赛少女,只是眼神却是无奈和慵懒。我随意的浏览着部落格,看着那些
真真假假的大事小闻,享受着宁静的下午。
我很幸福,果敢的爱着现在。
“您的爱尔兰,您的抹茶摩卡……请慢用。”
服务员表情暧昧的看了我一眼,弄得我鸡皮疙瘩紧急集合了一把。玛德,这小子是不是个GAY……
“说起爱尔兰咖啡,这可是个美妙的故事。”
为了打消刚才那个该死的逗比给我带来的紧张情绪,我轻轻地端起烤杯,眯缝着眼睛说道。
“这是一个酒保的爱情故事,这是为了一个心爱的女孩不断探索的故事,这是一个美丽动人的故事,但,这更是一个令人心碎的故事。”
“总而言之,这只是个故事,不是么?”
一直在刷INS的李雪妮抬起头讲出了总结陈词,没有任何表情,没有任何波澜。
“Want some tear drops?”
“No,thank you.I am not your angel.”
“别这么冷淡,拜托……”
看着我有些哀求的眼神,她调整了一下坐姿,深邃的眼睛宛如黑夜的明月一样,把我映个通透。
“明明知道再也不见,却还是没有勇气说出口的男人,有什么好为他惋惜?当听到那个空姐说’Farewell’的时候,他还不是懦弱的没有向她伸出手?这是个爱情故事吗?吴悠!”
说着,她静静地端起马克杯,喝了一口抹茶摩卡,然后神情莫名的一愣,继续低下头,刷起了INS。
很显然,我没有什么反击的余地,因为她说的都对。面对事实,我无从反驳。此刻寂静又氤氲着我们,爱尔兰咖啡独特的香气刺激着我的感官。还是喝口咖啡吧,至少,还是现在重要,不是么?
天使的眼泪始终没有落在我的杯中,我苦苦等待着,在这个静静的夏,却只收到了一句“Farewell”。
4.我是个天秤座的男人,所以在抉择的时候,我很蛋疼。
当有一次一个萌萌的妹子问我什么是蛋疼的时候,我才真切的感到了什么叫“蛋疼”。对于一个话唠来说,把话憋在心里无疑是难受的要死,但作为一个有担当,有良知的五讲四美好青年的我来言,在妹子面前说出这种难以启齿的话,绝非易事。
我很少和别人说起这个段子,可在彭颖面前,我却很恬不知耻的说了出来,毕竟对于这个大我一岁的“姐姐”来讲,我这种社会初级逗比青年可没什么好自大的资本。
彭颖身高173,和181的我相比,穿上个小高跟也是不逞多让。但作为微胖族代表人物的我,不显个已经是后天的硬伤了,于是,见面“求平跟”已经是我俩默契很久的事情了。
和长发如水,涵若瑾瑜的李雪妮相比,彭颖就是那种浑身上下都散发着“UP能量”的女子,明媚而阳光。听从我的意见而染成茶色的半长发蕴藏着些活力和野性,但不输李雪妮的雪白肌肤却揭露了一个大真相……玛德,她就是个宅女好吧。
“悠悠,你看你的黑眼圈,还有你的啤酒肚,哎,虽然每个胖子都是潜力股,但你看你丫那德行,能行么?”
“卧槽啊颖颖姐,你再这么黑我我要哭啦!昨晚看我的法国被德国虐了啊,我痛心啊!”
故意捶胸顿足的耍疯卖萌,一边偷偷的看着很没有自觉地半躺在沙发上的彭颖,看着那白色宽衣下若隐若现的丰胸…我可耻的硬了……
“别嘚瑟悠悠……朝哪看呢?”
“咳咳,没,没看哪?”
“你语气都用错了好不好?哎,明明是个平时吹牛扯皮脸不红心不跳的主,怎么总在我的面前露馅?”
“没办法嘛,”我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冰箱“在你面前,怎么说得出假话……颖颖姐,你的啤酒放在哪了?”
“……”
“颖颖姐,啤酒呢?”
“哦,啤酒啊,在厨房那个冰柜里面……”
“哦。”
溜达到厨房,打开双层冰柜,拎出一罐青岛啤酒,自顾自地喝着。想着刚才彭颖有些呆滞的表情,我为之一笑。
颖颖姐,别这么可爱好么?
回到客厅,看到还在发呆的彭颖,我走到她的跟前,在她的眼前摆了摆手
“颖颖姐?颖颖姐?睁着眼睛睡觉的技能已经GET了?”
“……啊!!……干嘛呢悠悠……吓死我了。”
彭颖猛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顺势给我推倒……咳……推倒在了地板上。
“姐,是我被你吓死了好么?多少深仇大恨啊!”
摸着刚和地板有个亲密接触的头,我直接坐在地上,故作可怜的看着彭颖。
“哎呀,你活该,谁让你吓我的!”
“得得,跟您讲不来道理,不闹了不闹了……”
“搞得好像跟我错了一样……悠悠,你可得把话给我说明白了。”
彭颖的眼睛是温暖的,柳叶弯眉,加上暖暖的眼睛,无论怎么看也是看不厌的。尽管此刻彭颖的眼神有些愤怒,但内涵中抹不开的温暖还是抚慰了我,不止一次。
“好了,不闹了,真不闹了。姐,我错了,好么?”
“说,你错在哪?”彭颖长腿一盘,居高临下的坐在我的面前的沙发上。
“我,我错在不该吓到你。”
“还有呢?”
“还有?哦!还有不该在你家闹,在你面前卖萌。”
“嗯,还有呢?”
“还有?不知道了?”
“真不知道?”
“……真不知道……莫须有的事我也认了姐……”
“我还不至于那样……平身吧悠悠,给我也拿一罐青啤。”
“得令!”
当我从再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彭颖正站在自家的落地窗前,窈窕玲珑的身材在光彩夺目,但她口中喃喃的话语却让我想了好久,好久。
“不知道窗外鸣叫的知了累不累,也不知道那个在暴晒下龃龉独行的人累不累……”
5.对于孤独的活着,我,并不擅长。
“离世界杯决赛,还有三个小时。”
奥林看了看电脑右下的时间,声音半死不活的。
“奥林,回家睡觉吧你,都一天了,受得了?”
“阿悠,在你心中我就是鸡,是吧!”
“玛德,没错!你小子就是只菜鸡好吧。”
“哈哈哈,阿悠,今年世界杯,你赢钱了么?”
“你丫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好吧,我可是净赔40张红色毛爷爷好吧……”
“玛德,你不光是个电竞毒奶粉,你还是个足彩毒奶粉啊卧槽!”
奥林欢乐的在椅子上笑着,空荡的网吧大厅里回荡着他有气无力的笑声。
白奥林,这个因为实在太“贱”而提前有些少白头的男人正缩在网吧的沙发上,已经连续14个小时的鏖战显然已经透支了他的大部分体力。
“知道么?今年跟你买,我赢了多少钱?”
“玛德,能不告诉我吗?”
“哈哈哈哈,你买赢,我就买输。我怎么就这么机智!这么伟大!”
“停停停,奥林爷,我叫你爷!别在这作贱机智和伟大这两个词好么?不就是赢了点钱么?至于么!”
“哈哈,阿悠,用某解说的话来形容我现在的状态是什么,知道么?”
“玛德,可跳可痒痒了呗……”
“哈哈哈!”
奥林又是一阵奸笑,但底气却足了不少。笑着笑着,奥林突然停了下来,有些苍白但是棱角分明的脸上划过一丝惆怅,眼神泛起哀伤。
“阿悠,明天陪我去看看欣欣吧。”
奥林转过身来,从我的兜里掏出一个香烟。
“行,我们看完球一早就去吧。赶个天亮,正好。”
“我看也好,顺便告诉她最后的冠军不是巴西,嘎嘎。”
“是呀……奥林,祈祷一下吧,我觉得,我想欣欣了。”
“也好,来吧!”
双手合十的两人,在这个有些凉爽的初夏夜,在这家寂静的网吧中。时间似乎静止了一刹那,有人说,这是天使飞过屋顶。
                     
                                            《止夏》完


久违的一发(笑),那天偶然发现自己的注册ID时间,发现已经过好好久。记得那是还是中学,现在大学已经上了大半。倒回头看看,也是好久好久。这次带来的小文依旧是自有的风格之作,支离破碎的故事从来不缺乏剧情,这是我一贯的美学。也请各位前辈后辈给我一些指导,这是许久再见的拙笔,希望大家喜欢,谢谢。
本帖被评分 2 次

TOP

 

该用户帖子内容已被屏蔽

Dream, hope and awkward silence.

TOP

 

回复 2# 黑猫と涙 的帖子

四年期,那时候我也是刚来到这,想想四年了啊……

TOP

 

回复 3# 先知的灵魂 的帖子

该用户帖子内容已被屏蔽

Dream, hope and awkward silence.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