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519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天火》冰稿 鱼神的摇摆

《天火》冰稿 鱼神的摇摆

这个算是《鲸中书》的前传吧


目的
琢风镇,矿物的粉尘令人感到难以忍受。
“可恶,做了七日夜的船,结果却要享受这样的空气。”

神尺未泱为什么要来到这偏远的地方呢?
沉重的回忆令她几乎不愿意想起。
“该死的族长,我把一切都给了他,像条狗一样的逗她欢欣,我甚至为她杀了族里的长老,可到最后,该死的混蛋,却把继承人的身份留给了入月那个贱婢。这算什么?我为什么要屈居在那种东西之后?这是绝对无法忍受的!”
于是,就在入月外出后的第二天,未泱将睡梦中的族长用傀儡石人压成了肉酱。多年来一直刻意压制的感情瞬间释放出来,望着那堆肉酱,她疯狂的大笑起来。直到卫班的陆续赶到。

理所当然的。发生了这样,就只有逃离家族了。
尽管犯下了谋杀祖父的罪名,神尺未泱仍然是神尺未泱。神尺家的嫡系血缘,就是最强咒法师的证明。借着手上无所匹敌的力量,神尺未泱通过一个她所认识的神秘主义幻术师,加入了魔力议会。
魔力议会所派来的魔法使在完全没有测验和废话的情况下,当场就答应了入会的要求,并且留下了一枚赤色的符印。作为最高最强的三大术者组织之一。魔力议会的加入通常非常困难,甚至连他的存在就不许一般的术者知道。而魔法使所留下的,那枚赤色的符印,正是上位者的证明。毫无阻碍地加入很多术者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加入的机关,并且直接作为其中的上位者,未泱连一句客气的话都没有,在她看来,这正是理所当然的。

“明明粉尘已经够受的了,为什么还有人在这里抽草盐呢?(草盐,类似地球上的烟草)”
未泱抱着一物遮一物的想法点燃了一枚草盐。但却很快就熄灭了。有谁非常微妙的控制了风。
“阁下什么东西?跟这里的空气一样令人讨厌。”未泱注视着眼前的男子,尽管实际上从视力上来讲他是看不见的。
“哎呀,哎呀,请不要生气。我这是在为了你——我的搭档着想。”站在未泱面前的透明人是这样说的。
因为旅途疲劳,暂时还不想动手的未泱放弃继续站在这里抽烟的想法,继续向自己的目的地前进。

“由于大量开采风晶矿的原因,这里的空气非常差。即使是像您这样血统高贵的小姐也会受不了的。”透明人补充道,尽管声音非常的优雅,却令未泱感到不快。
“阁下是什么东西,敢在神尺面前废话。”未泱是这么说的。尽管已经被除名,她却坚持自己才能继承神尺家的正统咒法使。至于家族中其他成员的那些废话,只要把其他人都杀光,神尺的称号还是自己的。

“签眼,开!”未泱用上法术,打破了透明人的遮蔽能力。两个人四目相对。这令透明人有一种眩晕感。毫无疑问,未泱是真正意义上的美人。高挑、傲慢并且华丽,只是站在那里就有人想要向她跪下。但令透明人感到震撼的是,现在正有另一种更强的气质从她的眉宇间散发出来,覆盖了其他的印象。一种根深蒂固的恐怖气息,透过她那漆黑的双瞳一下子握紧了透明人的心脏,好像只要她眨眨眼,就能压碎他的心脏。
“看够了没有了?‘悲剧制造者’‘藏身于静止之时的白恶魔’扎拉斯汀先生,杂鱼。”
“尽管被称为杂鱼令人感到难堪,但能够被神尺小姐知晓我的名号,我更感到一种荣誉。”扎拉斯丁的声音与刚才同样优雅。这次却令未泱感到愉快。

他叫我神尺小姐,他是这样称呼我的,真是一个聪明人。
未泱笑了,露出了甜美的一面:“杂鱼先生,风晶石的研究我会帮你完成的。”

研究
七个月后,在魔力议会的总部,地下千年城的某个会议大厅里。一位上位者正在发表自己的学术演说。而大约十六名的其他上位者正在认真的聆听他的演说。
年越三十五,貌若三十左右,相貌俊朗,笑容清爽,言辞优雅的“白恶魔”扎拉斯丁正在发表一篇关于“风晶石”的演讲。而他的听众,则是议会中绝大多数的上位者。
魔法与炼金术,咒法与五行符….魔力议会中向来不缺乏针锋相对的冲突。
但这一次却是例外,他赢得了一致的掌声。

然而就在他作完演讲之后,要求上台做进一步补充演讲的是这次协助他做调查的神尺未泱。无论是身份、血统、能力、相貌还是经历,都让人不得不侧目的她,所作的有关风晶石的报告,不但比扎拉斯丁得更加深入、详细,还将他的论文映射的体无全肤。
当她昨晚这份报告时,掌声更加响亮。
“未泱,我还以为….。没想到你会这样!”之所以扎拉斯丁的论文不及神尺未泱,是因为他的想法过于保守,而未泱的想法却非常的实用和理念超前,换言之,比他的先进。而他生气的原因却不是自己的论文不如未泱的,而是她的行为。如果她事先拿出来的话,完全可以换成她去演讲,而她事先却什么都没有说,在他发表演讲后将他的观点批得体无完肤。这种行为,是何等的挑衅!
“以为什么?你那个五百年前理论,毫无简直可言。就好像前人留下的生锈铁桶,没有挖出来的价值。我完全不能认同。”
“你!”
“快比上嘴吧,癞蛤蟆!”一到光华瞬间闪过学院的长廊,未泱祭出了她真正的武器“九天元阳尺”。而扎拉斯丁的鲜血立即洒满长廊。
“你好狠!”说完这句话,扎拉斯丁就带着不甘死去了。在他死后的双眼中,永远的映着一个人的身影,神尺未泱,一个他从来都不了解的人,一个他喜欢的人。

既然杀了人,魔力议会也呆不下去了。于是,她离开了。

三、遗物
七个月后,未泱再次出现在琢风镇。
“我是在这里怀上你们的,你们是那个杂鱼的遗物,所以我把你们带了回来。”未泱温柔的对着一对新生的婴儿说出他们的身世:“妈妈现在正要去作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夺回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希望你们两个能够在这里幸福的生长。”未泱转过身,面对神父,以命令的口气郑重的对他说:“请好好照顾他们,神父,这是我对你唯一的要求。”
神父点点头,从未泱怀中接过两个孩子。
最后编辑冰猿子 最后编辑于 2008-11-06 22:30:02

TOP

 

两人达成协议 合作 方可任用

TOP

 

“签眼,开!”未泱用上法术,打破了透明人的遮蔽能力。两个人四目相对。这令透明人有一种眩晕感。
-----------------------------------------------------------------------------------------------------------------
没看明白~未泱看不到透明人是正常的,透明人也没看到她?
不曾记起,如同从未遇见……

TOP

 

故意写的需要联系上下文。
藏身于静止之时的白恶魔’ 的能力素完全遮蔽,从视力上看不到。
然后未泱用上法术,打破了这个状态。于是她看到他,他也看到了她,两个人四目相对。
至于眩晕,见下文。

TOP

 

然后呢...
没了吗?

TOP

 

然后就到《鲸中书》了
临海有一个特产风石的小镇,名叫琢风镇。
    琢风镇上有一座孤儿院,院中有两个孩子。作为孤儿,他们在3147年,十岁时才从神父那里得到正式的名字。女孩的名字是泠,男孩的名字是泱。
    男孩在得到名字的那一天,就异想天开地随船出海了。船的名字是天钥号。
    嗯,故事就发生在7年以后。龠纪3154年。泱与天钥号船员们的海上故事。
    以下是人物介绍:
    泱  本来是没有姓的,后来在师父的要求下选了镇名作为姓,此后全名为“琢风泱”。17岁,在天钥号负责打杂与操帆。
    泠  与泱同龄,莫名其妙地被留在琢风镇上的可怜的女孩。预计第一卷中除了序章以外不会出场。

TOP

 

恩...明天给你答复  睡觉去吧

TOP

 

看不懂。。。
扎拉斯汀应该是对未泱一见钟情吧,那么未泱一开始接受了,结果因为一言不合就把他干掉了?那她一开始接受干吗?

TOP

 



引用:
原帖由 冰猿子 于 2008-11-6 23:00:00 发表
故意写的需要联系上下文。
藏身于静止之时的白恶魔’ 的能力素完全遮蔽,从视力上看不到。
然后未泱用上法术,打破了这个状态。于是她看到他,他也看到了她,两个人四目相对。
至于眩晕,见下文。


我的意思素说,就算没打破那个状态,他也能够与她四目相对,也能感受到她的美貌与气质.........虽然她没有看到他~
最后编辑stars 最后编辑于 2008-11-07 12:21:22
不曾记起,如同从未遇见……

TOP

 



引用:
原帖由 stars 于 2008-11-7 12:20:00 发表


引用:
原帖由 冰猿子 于 2008-11-6 23:00:00 发表
故意写的需要联系上下文。
藏身于静止之时的白恶魔’ 的能力素完全遮蔽,从视力上看不到。
然后未泱用上法术,打破了这个状态。于是她看到他,他也看到了她,两个人四目相对。
至于眩晕,见下文。


我的意思素说,就算没打破那个状态,他也能够与她四目相对,也能感受到她的美貌与气质...

他的主要能力是利用气流、空气的密度等,作为攻击和隐藏自己的手段。光线和声音被遮蔽后,别人看不到他,他也看不到外面,也就是说,在物理上彼此的不可见成都是一致的。
但一个在暗处,一个在明处,在暗处的那个可以利用空气知道她的动作和声音。
还有一个中篇,补充所名前面的故事。

TOP

 



引用:
原帖由 epitaph 于 2008-11-7 8:17:00 发表
看不懂。。。
扎拉斯汀应该是对未泱一见钟情吧,那么未泱一开始接受了,结果因为一言不合就把他干掉了?那她一开始接受干吗? 

不要用普通人的思维方式去套用神尺大小姐。如果注意最后一次两个人之间的称呼,就可以发现两个人的关系不一样了。不过神尺真正关心的是神尺家的继承权,喜欢上一个男人,不代表就会把他当回事。杀了就杀了。
而且,神尺家的血统,之所以可以使用九天元阳尺,就是因为血液的绝对沸腾,偶尔冲动下也是正常的。
应该说神尺家经常出现悲剧,比如说因为突然的本能冲动杀死自己的祖父,还有爱人。不过因为神尺的性格因素,虽然本来每想杀他,不过杀了也不后悔。
可以简单的理解成 白恶魔被“用过了”。神尺只是属于她自己的,为了她自己一秒的高兴,别人的死活完全不在眼中。

TOP

 

女孩子的话,觉得和自己看不起的人在一起很幸福 也是可能的。至少扎拉斯丁温柔,善于讨女孩子的欢心,长的也不丑。虽然能被神尺秒杀,不过地位上也是魔力议会中的上位者。
但瞧不起就素瞧不起,对付杂鱼,想杀就杀了。
在一起幸福,那就在一起。幸福过了,一时高兴就杀了他,那也无所谓。
至于那两个孩子,继承了最高的血统,但如果从小没有相关的训练的话,只有在生死关头才会爆发(魔力释放)(当然也不一定会爆发。)
另外从前文也能看出来,神尺入月和神尺未泱至少同一个等级,或者更厉害,否则早被杀了。而从未泱的离开,至少证明她没有把握能杀得了入月。
所以,接下来的剧情,神尺大小姐还活着,还素被入月杀了,或者干脆不出场了,都可以。
最后编辑冰猿子 最后编辑于 2008-11-07 13:49:22

TOP

 

关于这个嘛,我说一下下看法,那个,谁可以给我说说,神尺的孩子是什么回事啊……?没搞懂……
——【生きているのなら神だって杀してみせる】

TOP

 

扎拉斯丁素爸爸....嗯....就素这样...

TOP

 

续1

城市的气味充满了不纯洁的杂质。远古的残留魔力与太古的绝对恐惧至今仍然残留在空气中,更别说狼人的毛发,妖魔的血蛊,焚烧魔女时的她们用尽每一份力气所发出的诅咒。
“所以我才会讨厌伦敦。”严映雪站在大厦顶端的天台上,用月白的眼睛望着下方川流不息的人群。
正是黄昏,严映雪的身影被镀上一层金光,严俊璞像一只标枪一样笔直的站在她身后。
“你也讨厌这里吧?”严映雪问道。
严俊璞点点头,仍然没有说话。
“不要光点头,偶尔也说句话吧。”严映雪转过身来,用月白的眼珠注视着他,尽管实际上那双眼睛什么都不会看见。
“姐姐,我会保护你的。”严俊璞的声音如同他的身影般笔直。
“这样啊,那我就可以安心了。”严映雪轻巧的转身,一瞬间,好像半个人已经飞了出去。
就在这一霎那,严俊璞的手好像抬了抬,却又放下了。严映雪稳稳的站在大厦的边缘处,继续欣赏伦敦的风景。
尽管只有十七层,这里却是伦敦的最高处——浮空塔。由十七座召唤阵所组成的,魔法奇观。

夜,月光暖昧不清,所等待的,正是降临的时刻。
门塔特灵魂领主,因纳法•因海姆•因斯特拉维德亡魂公爵(Mrottesouloreth Deathlord)与他最忠实的仆人,“锻造者”“怪物领主”罗伯斯坦•因海姆•斯帝纳•萨度 (Saynet•Shadow)。

“比一切邪恶更加混沌,比一切黑暗更加寂静,超越常理的法则,万恶万能,妖魔王中的智者,因斯特拉维德亡魂公爵。我仅代表魔力议会,以及我的恩师‘灾祸制作者’扎拉斯丁向阁下表示由衷的敬畏之情。”
像通常一样,严俊璞隐藏于无限静止之时中,以便在必要的时候做致命的一击,说话的是他的姐姐,严映雪。
“汝等的意愿,我主已知晓。”正如上位者们所预测的那样,回答的是罗伯斯坦•因海姆:“赐予尔等之魁首,“无根之海”阿瓦隆议长,虚伪之生命。”
“是。”严映雪用最简单的词语来确认这件事情。
“十三天内,献上神尺的血液与灵魂,否则,他自己的灵魂与汝等的血液。”


“一切虚伪,并非真实,伪造生命并非他本人,阿瓦隆议长真正的灵魂不在我们这边,如果不能在十三天内,找到并且杀死她,我们就会永远地失去这张王牌。”
魔力议会的首都,地下千年城的某处,全体上位者被要求参与的议会上。有人开始质疑这件交易的合理性。作为魔力议会悠久历史中仅有的三位议长的的最后一位,才逝世不足百年的阿瓦隆议长,其被傀儡书所操纵的躯体正是魔力议会王牌中的最后王牌。凭借着他的一身魔力,这才令魔力议会始终能够压制八伐瓦鲁炼金术学院与圣灵机关。由阿瓦隆议长亲手书写的傀儡书可以完全的控制他逝后永不腐败的躯体与残留在体内那无比强大的魔力。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本契约之书,与妖魔王的交易才得以实现。

为扎拉斯丁报仇,维护魔力议会的尊严。更重要的是,在她将魔力议会上位者的资料传递给其他机构之前,尽早免除这一危害。一旦被其他术者机构知道上位者的名字,那暗杀将防不胜防,彻底的推出魔法史的舞台是早晚的事。由此,所进行的冒险,就是直接召唤阿瓦隆议长全部的力量,利用妖魔王的力量给予他虚伪的生命,使出“源力风暴”与“魔力海啸”将神尺未泱与她那把该死的九天元阳尺永久性的埋葬在常理的尽头,时间与空间的缝隙中,绝对的消除。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