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214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片段c

片段c

“宣告……”
  “………………”暗淡的大厅里,回荡着宣言。一直持续念诵着誓词,整整50分钟。
  “想清楚了么?现在还有一次后悔的机会……”
  “是的,请继续!”半跪在地上的人面无表情地说着,盯着他前面那人的鞋子。
  “当你念出这最后一句之后,便再也无法回头了。”
  “……问个问题!”
  “请讲!”
  “如契约所说的那样,能……获得更强的力量么?”
  “为何?如此渴求力量,那只是毁灭自己的恶源而已!”
  “想要帮助更多的人罢了!”
  “……在自灭之前?呵呵……你又能救的了多少人?”
  “救一个算一个,总比什么都没做要来的好……”
  “知道你这种想法在现在被认为是什么吗?”
  “不知道。”
  “伪善!”
  “也许吧,但是啊!”半跪在地上的人抬起了头:“即使是伪善,我也要在自己发狂之前救出更多的人。”
  “太偏执了!”站着的人,声音中带着几分懊恼。
  “无所谓,继续吧!”
  “算了,按上手印即可。”站着的人把手中的书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拿出了一张充满了奥术光辉的羊皮纸。
  “啊?不是要念完最后一句么?”
  “不用了。再给你次机会,让你先体验一下,等过段时间再来补齐最后一句。在这段时间里……你,还有一次后悔的机会……”站着的人见身前的人还有什么话要说,便又补了一句:“什么都不要说了。这是命令!”
  “……遵命!主教大人!”半跪在地板上的人,拿着羊皮纸站了起来将手按了上去。金黄色中带点红色的柔顺长发直达腰际,紫金色的眼睛注视着手中的羊皮纸,就血精灵的样貌来看,算得上是美型的一类。
  “那么,卡尔莫拉斯·紫翼。现在,你暂时成为占星者中的一员了,到科尔穆里研究员所在的纳鲁的城市里去报道吧!”主教说完便挥了挥手,启动传送宝石回到了逐日者之塔。
-
-
  “走,快走啊!卡尔斯……”朦朦胧胧的听见呼叫声。
  “可恶,太多了,哪来的那么多掠食者?”不连贯,断断续续的片段闪出。成群的掠食者扑进了刀锋山的雷神要塞……
  “救命……啊啊啊!”从掠食者的前爪从惨叫的人的腹部贯穿,然后从中间整个的撕裂开来,鲜血和内脏四散开来。
  “卡尔斯!还愣着干什么,快……啊……”就在面前叫着卡尔斯的人,被掠食巡游者从胸部横着劈成了两半,鲜血和内脏的碎块溅了卡尔斯一脸。
  “走啊,快!”卡尔斯整个人向后漂了起来,应该说是身后的人猛扯着他的衣领向后飞奔。原本在他眼前的掠食巡游者已经被一颗巨大的火球轰成了碳渣。卡尔斯恍恍惚惚的发现,身旁还有个女性一边跑一边严肃的回头看。
  即使是部落的传奇英雄雷克萨,也耐不住岁月的流逝,早在2年前便在这雷神要塞中闭上了双眼。不明原因的袭击致使这座要塞的沦陷只是时间问题,救援行动则是由逐日者之塔委托占星者进行的。在占星者平台上集聚了一整个吟唱团的力量,进行的大型奥术吟唱咒,持续3分钟。吟唱团所吟唱的战术级奥术冲击,以传送宝石为媒介,直接打在了雷神要塞的四周,几乎所有的掠食者都在这次轰炸中成为了法力残渣。
  事后占星者派遣调查队前去调查,结果在调查队进入雷声要塞的5个小时后,大规模的掠食者再次突袭了雷声要塞。
  “啧,可恶!艾莉森,接着,你们先去,我随后就来!”
-
-
  “哇!呼呼……”卡尔斯猛地惊醒过来,刚才做的梦让他出了一身冷汗,现在回想起来,貌似最后的调查结果还是不明。不过对现在的自己来说,这种事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
  “哎呀呀,醒了吗?还以为你要睡多久呢!”库卡在卡尔斯眼前左右摇晃着食指。
  “……”
  “喂,喂。我在这里啊!你该不会还没睡醒吧?猪头!”库卡看着左顾右盼的卡尔斯,用手指戳了戳他的额头。
  “……”
  “哇,痛痛痛……干嘛啊?”库卡又去戳卡尔斯的时候,被卡尔斯一把抓住了手指。
  “你是小鬼头么?老戳我干什么?”卡尔斯一边握着库卡的手指一边站了起来。
  “可恶,别一脸开心的说出这种话,混蛋!快放开,手指快断了……呜啊……”库卡为了减轻手指的压力而弯曲着身子。
  “算了,没心情和你闹了。”卡尔斯放开了库卡那可怜的手指,环视四周:“艾莉森呢?”
  “在下面和老板娘学料理呢!”库卡神情别扭的看了看地板。
  “呃……她去学料理了啊!”卡尔斯在确定了库卡所说的话后也和他摆出了一样的表情。神是公平的,你在得到某样东西的时候,同时也会失去某样东西。如果说艾莉森得到了超乎于同族中人的魔法天赋,那她同时也就失去了另一种天赋。这样说也许好懂一点,艾莉森是个与厨房无缘的人,并不是说她不需要去厨房,而是她做出来的东西完全可以和盗贼的毒药媲美。
  几天前,卡尔斯一行人跟踪那位吉尔·吉德的队伍来到了希尔斯布莱德庄园。卡尔斯一行人当时跟踪他们的时候很纳闷,以正常的逻辑来推断,怎么样都不该到这来啊!回安全一课的总部的话,那也应该事回洛丹伦才对啊。然后,吉尔的队伍就在庄园住了下来,没什么大的动静。卡尔斯一行人也在离希尔斯布莱德庄园不远的南海镇中的一个小旅馆里住了下来。
  “嘭!”随着声音从下面传来,卡尔斯和库卡的预感也灵验了。
  “好像又失败了耶……”
  “呃……是,是啊,又失败了呢!”
  房门外传来了“咯吱咯吱”的木板歪曲的声音。
  “这次会是什么?”
  “应该不是上次那个什么迅猛龙烧烤肉串吧!?”回想起那个肉串就让两人颤抖不已,烤成块状的肉块上面居然有7种颜色,通过牙齿对那肉块的悲鸣程度来分析,恐怕硬度足以和金刚钻相比。难道仅仅是烧烤的程度就足以使其内部的碳分子构成发生向趋近于碳60的改变么?反正卡尔斯在吃了那东西后就陷入了昏迷……
  房门被打开了,艾莉森双手托着一个很大的托盘,满脸笑意的走了进来。卡尔斯突然有一种跳出窗外的冲动,但他压制住了这种那个冲动,被艾莉森用那种带着期待、害羞、兴奋的眼神盯着,无论如何都无法做出那种事来。
  “那个……艾莉森,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说下你手中拿的是什么么?”卡尔斯脸部有些痉挛的说着。库卡则随着艾莉森的向前跨一步而向后退了一大步,脸上虽然是笑着的,但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来嘴部肌肉是如此的僵硬。
  “什么嘛?哥哥你那是什么表情啊?一副看见了苍蝇内脏的恶心面孔。本大小姐的料理可不是一般人能品尝的到的哦!而且,这次可是经过了高人的指点了哦!哼哼!”艾莉森得意的挺起了不大的胸部,满脸一副大获全胜的表情:“要带着最大的诚意去吃这道菜哦!”
  神秘的罩子终于被揭开了,库卡和卡尔斯本来想说的所有吐槽的话全都咽了回去。那道菜似乎放出了一道看不见的光芒,让卡尔斯和库卡几乎无法直视。大概形容下,一圈土黄色的粘状物将一块有些发黑的扁平圆柱体围住,圆柱体上似乎还有一些绿斑。气味的话,散发着一股浓重的油味和血腥味,闻了会让人感觉很腻人。
  总的来说,不用尝味道就可以下出评语了,失败。
  “这,这到底是什么啊?感觉像是什么不详的东西啊!”库卡用餐刀戳了戳土黄色的粘状物,一脸想吐的表情。
  “真是笨蛋呢!一眼不就看出来了么?”
  “……”
  “地穴蘑菇炒科多兽肉啊!”
  “苍蚊全席么?”艾莉森和卡尔斯同时说出了不同的答案。
  “……”库卡心中想着:我敢打赌,刚刚心脏绝对漏跳了一拍。他看见艾莉森的眉毛毫不掩饰的向上一挑,嘴巴也抿紧了。
  卡尔斯也觉察到了艾莉森的异变,连忙弯腰90°说:“十分抱歉,一不小心就把库卡的心声说出来了,真的很对不起!请您原谅我。”
  “喂,你什么意思?什么叫说出了我的心声,推脱责任也不是这样推脱的!”库卡一下子拽住了卡尔斯的领子。
  “哼!是么?那你为了表示诚意就去试吃啊!做不到的话,你说这些有什么用,虚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说什么?虚伪的是你才对吧!伪君子!”
  “怎么,嘴巴上说的那么厉害,怎么不见行动啊?想用暴力来堵住老实人的嘴么?”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库卡“你”了一串就是没个后续。他本来是想说“你也算是老实人么?”的,只是被卡尔斯突然的倒戈搞得有些慌乱,所以有些口齿不清。
  艾莉森的目光从卡尔斯身上转移到了库卡身上:“哥哥,请你做出表率吧!”
  “怎,怎么会这样我……”库卡已经被判了死刑,所有的辩驳都被艾莉森完美的无视了。
  “好,好吧!我吃就是了,不过……卡尔斯!别以为你能逃得过!”卡尔斯完全不把这个垂死挣扎的人的话当做一回事,只是满脸笑容的不停点头敷衍着他。
  汤勺带着颤抖,缓缓的插入了涂黄色的粘状物,慢慢地,汤勺带着满满一堆的黄色块状物。
  “我说!我要出了什么事,你也跑不掉。”库卡带着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吞下了那块黄黄的东西。
  “怎。怎么样!”艾莉森表情严肃的看着库卡。
  时间是过的如此的缓慢,库卡的细嚼慢咽使卡尔斯有些沉不住气了:“到底怎么样?你倒是快说啊!万一晕倒了就没机会了!”
  “先不说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库卡略带鄙视的看了眼卡尔斯,然后对艾莉森,面带顿悟状说:“原来如此,没想到外表看上去和大便一样的东西,实际吃起来居然会如此的美味,完全没想到啊!妹妹!!不错,有进步呢!”
  “真,真的么?太好了。呼!”艾莉森长长的松了口气,然后转眼看向卡尔斯,一脸的期待!
  “我明白了!虽说样子事难看了点,但只要味道好也就可以了!”说完卡尔斯完全不像库卡当时那样,直接用勺子挖了一块向嘴里塞入。这时,库卡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满足的倒下了。没错,这个世界是不存在什么奇迹的,失去了的天赋就不可能再拿回来,作为天赋性的不足,是只靠努力无法弥补的东西。
  察觉到不对的卡尔斯已经来不及把吃进去的东西给吐出来了:“可恶!这,这是陷阱!呃……”在强烈的味道使他快要失去意识的瞬间,他回想起了消愁大师的一句话:“天下,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失去意识的两人被送到了镇医所,医生并没有进行太过复杂的治疗,只是让卡尔斯和库卡不停地呕吐罢了。
  “卡尔斯,还活着么?”吐完之后由于虚弱而躺在床上的库卡,向身边同样躺着的卡尔斯问道。
  “目前还死不了,只是……”卡尔斯的话还为说完就就被另一个人打断了。
  “2位!有多久没见面了?有5年了吧!”一名医生拿着个考勤表走了进来,紫色的皮肤,大约2米多的身高,散发着白光的眼仁,青绿色的头发,典型的暗夜精灵。
  “大概吧!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在入住旅馆的时候就收到一封匿名信,上面的大概内容就是说卡尔斯一行人一直被监视着,匿名的人想和卡尔斯他们碰下头,他有卡尔斯他们也许会感兴趣的情报,接头地点就是在这个镇医所。
  当然,艾莉森的料理事件纯粹属于意外状况,只不过是刚好可以顺水推舟罢了。直到看到本人才确定了那人的真实身份,是属于第三方势力的人。
  “要找到你们对我来说很容易的吧!毕竟这里曾是属于联盟的地盘,虽然现在也不能说是不是了。不过啊!其实那么快就见面了,实在事出乎我的预料之外的事。没想到你们居然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选择好了,很果断嘛!”暗夜精灵男有些调侃的说着。
  “别忘了我们以前的职业是什么,竞技场里任何一丝的犹豫都有可能成为致命伤。”卡尔斯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下太阳穴继续说:“5年前我不知道该怎么叫你现在仍然不知道!”言下之意已经十分清楚了。
  “叫我一号就可以了。”自称是1号的暗夜精灵男用手指了指自己:“那么,该进入正题了吧!”
  库卡环视四周,1号见了面带营业性微笑:“呵呵,放心。这里是个能够保住秘密的地方!”
  “那开始吧!你有什么情报就快说吧!”卡尔斯催促着1号。
  “是关于布鲁斯由塔·铁棒的事。我知道贵组织在多年前就开始秘密保护和监视他了,而且负责保护的人几乎都是贵组织旗下的优秀竞技场人员,最近更是直接派出了季赛的冠军队伍,入住布鲁斯由塔·铁棒的住所,那就是你们。5年前的那次接触,其实只是为了收集情报罢了!”
  “绕了那么大个圈子,你就想说这些废话么?还是说你认为你可以轻松的干掉2名冠军队伍的成员?”库卡皱着眉头,略带挖苦的问向1号。
  “哎呀呀,别急嘛!基础不打好,后面的说出来怕你们听不懂啊!而且我也知道,各位以前的人生绝对是多姿多彩的!”
  “我怎么听的那么别扭。”
  “算了,先听他说完,库卡。”
  “明智的选择。布鲁斯由塔·铁棒父亲曾经是奥斯兰特山脉雷矛要塞中的一员,一个补给部队的普通士兵……………………”
  “原来从如此,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话,那的确是很有用的情报。但是啊!不管我们现在的立场怎么样,只要是占星者中的一员,对奥尔多的人普遍没什么信任感。除非你还有决定性的证据!”卡尔斯重新躺在了床上,对1号做出了送客的手势,心中想着:不管有没有你都不会说的吧!
  “明白了,全部都说出来就违背了到这来的意义了!雷伯研究员应该很清楚40年前的那件事,要怎么问就是你们自己的问题了。”1号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
  “你觉得有多少可信度?”卡尔斯询问库卡。
  “半信半疑吧!”
  “……”
  “……”回答完后,双方都陷入了沉默。
  “对了,艾莉森现在是在庄园那边的吧?”卡尔斯率先打破了沉默。
  “是吧!”
  “……”
  “……”再次陷入沉默。
  “走吧!我们在这么下去会闷得要死的吧!”
  “哈哈!是啊!有同感的说!”
  希尔斯布莱德庄园是位于南海镇的西北方向,占地面积不大,但其安全方面完全可以和大型城镇的戒备相提并论。守备力量应该可以算得上是一个私家军队了。
  艾莉森现在正站在离庄园正门200米的地方,通过渐隐术使自己的身体半透明化,一般来配合遮掩物说是不可能看的见的。
  艾莉森通过对一些动物进行精神控制,以此来达到监视整个庄园的目的。
  艾莉森一边进行着监控一边想着那2个人的事:“哥哥呢!有时候神经太过大条了,做事情不管后果怎么样;卡尔斯呢!是应该说是大智若愚呢,还是天生太笨了呢?老是在装成熟,但是总有一种在关键时刻变了一个人的感觉。不过还是喜欢笨笨的卡尔斯。”
  “小妹啊!心里面想的都说出来了哟!”库卡带着邪邪的笑容看着惊慌失措的艾莉森。双颊飞上一抹绯红的艾莉森用双手捧着脸,偷偷的看向库卡身后的卡尔斯。
  只见卡尔斯有些尴尬的搔着脸:“那个……咳,其实我也很喜欢你的!”
  听到这句话艾莉森的脸更红了,被人那么直接的告白还是第一次,嘴里唯唯诺诺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卡,卡尔斯,你刚刚说什么?这,这种话可不能乱说的,知道吗?”库卡的反应比艾莉森还要大,两眼瞪的更牛眼似的。
  “啊?放心啦!我也很喜欢库卡的啦!”卡尔斯微笑着拍了拍库卡的肩膀,嘴里说着危险的话。
  “什什什什什什什什什什么?喜,喜欢我就够了……为,为,为什么还要去喜欢哥哥,这,这算是什么癖好啊?卡尔斯笨蛋,大笨蛋,太差劲了。呜呜呜呜呜呜……!”艾莉森对着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卡尔斯怒喝着,到了后面还哭了起来。
  库卡一脸惨白的看着卡尔斯,尤其是看到卡尔斯那迷人的笑容的时候,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在同时爆发了,嘴角抽搐着:“我说,卡卡尔斯啊!你,你能喜欢我,我是很高兴啦!但,但是我的确是没哪方面的癖好,我可是个坚定不移的异性恋者。”库卡用双手压住卡尔斯的肩膀,满脸悲痛的继续说:“我们做好朋友就可以了,真的很抱歉!”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你,你这家伙在说些什么啊?谁有那种恶心的癖好啊?”卡尔斯一听完库卡的话满脸嫌恶地甩开库卡的手,往后跳开。
  库卡和艾莉森同时盯着卡尔斯看,像是在说“有恶心癖好的人不就是你么?”
  卡尔斯则忍受不了那种视线,扭过头:“你们到底误会了什么啊?我只是说很喜欢你们这些家伙罢了!哪是你们想象的那种啊!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啊?你们。”
  听完这话的库卡和艾莉森顿时做出2种不同的反应,艾莉森是在为自己的一厢情愿而羞得满脸通红;库卡则是想通了什么似地用一只手砸向另一只手,像是在说“原来如此”。
  卡尔斯看见这两人的反应,更加坚信了自己的想法,摆出了十分无奈的表情。
  艾莉森和库卡相视一笑,卡尔斯则是越来越受不了这对天火兄妹了。
  就在一男一女还在傻笑的时候,庄园的正门被打开了。一辆蒸汽装甲车缓缓的开了出来,后面则跟着一队庄园里的私人骑兵。
  “哦?是要离开了么?艾莉森!”卡尔斯用手拉了下艾莉森:“布鲁斯在不在那里面?”
  艾莉森微微闭了下眼睛,正要开口说的时候,另一个声音打断了她。
  “不在,但是你们就算知道了也什么意义了。”尖细的嗓音让人很让人很容易分辨说话的人是个地精。
  “哦?你又是谁?”库卡四处张望,寻找声源。
  “咯咯!我不是说了么?你们知道了也没意义了。”
  “这话听起来似乎很危险啊!”卡尔斯的身影逐渐模糊了,最后完全消失了。
  “咯咯!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咯咯……”
  “哥哥,这个地精说话说得真恶心!”
  “我知道。”
  “你就没其他的话说么?”
  “没有!”
  “出来了!”卡尔斯短促的疾呼。库卡转身向声音方向释放出了火焰,烈焰沿着空气中无形的轨迹蔓延着。
  “咯咯!”古怪的声音随着地精的身影一起出现。梳着单马尾,戴着独眼罩的地精,正用手中的匕首架住了卡尔斯的短剑。在火焰扑向他之前,2人就相互弹开了,火焰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在地面上乱窜。
  卡尔斯跳了起来,通过对树木蹬踏所产生的反作用力,急速的扑向地精。而地精则将两手交叉在胸前,卡尔斯在地精的前方落地,然后前滚翻,单手撑地,回旋踢,起身。虽然是充满破绽的攻击,但地精并没有反攻。库卡的烈焰准时的打向了他,逼得地精没空对卡尔斯出手。卡尔斯那满是破绽的攻击也只是配合库卡而已。
  地精偷瞄了下库卡,似乎有些懊恼的摇了摇头。卡尔斯哪管他在干什么,从腰间抽出了另一把短剑,迂回的靠近地精。地精反手从腰间的口袋里掏出一个棒状物——手雷。卡尔斯看见那手雷的瞬间,嘴角微微翘起,没想到居然和自己一样是搞工程学的。地精扔出了手雷,当然是向库卡那个方向扔过去的。手雷的空中就爆炸了,烟雾四散。并非是普通的烟雾弹,而是蒸汽坦克上用的那种能能遮蔽魔力的特殊烟雾弹,简而言之,类似于防御魔法用的结界。看来是想要和卡尔斯单干,顺序上的选择是正确的,只是太过高估自己,或是低估了他人都是错误的。
  这个地精的名字叫做吉尔利·尖嗓,是个为地下赌场工作的杀手。而这个地下赌场主要经营的是竞技场方面的博彩,虽然官方有这种被合法化的博彩,但是因为各种原因而限制了赌博的金额。这种赌博是被冠以娱乐的形式而进行的,所以说赌资是被限制了的。而地下赌场则是只要有钱,多少都照单全收。赌场没有不盈利的,但为了更好的赚钱,就不得不在关键时刻操纵下比赛。因此,在必要的时候就得适当的消弱下某些不合作的竞技场队伍。吉尔利·尖嗓则是从事这个工作的人,所以他才高估了自己,或是低估了这支曾经的竞技场队伍。而他的失败也就在此无法改变了,单是这支队伍中的任何人就不是他所能应付的。
  卡尔斯掷出了短剑,飞行的轨迹当然则是指向吉尔利的。吉尔利当然不把这种程度上的攻击当做一回事,匕首轻轻的一挑就能格开这次攻击,而两个是魔法的人都在烟雾弹的外面,赢定了。当他把理论付诸于实践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失误事致命的。
  就在吉尔利不选择躲闪,而是用匕首挑开短剑的时候,卡尔斯突然‘从远方消失了。吉尔利对这个行为嗤之以鼻,就算他使用闪光粉使自己进入潜行状态,也无法威胁到自己。
  生命是十分脆弱的,吉尔利是在卡尔斯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前的时候才发现的。
  卡尔斯并未是用什么无谋的消失,只是利用“暗影步”出现在了短剑飞行轨迹的终点。匕首和短剑相接的一刹那,卡尔斯出现了,顺着短剑飞来的惯性,利用一点手腕上的力量,稍微改变了攻击轨迹。吉尔利不愧是专门暗杀竞技场队伍成员的杀手,并不是只有卡尔斯才会“暗影步”,他也会。
  勉强用“暗影步”移到了卡尔斯的背后,第二个错误就此产生,如果移动到其他地方说不定以吉尔利的实力还有逃走的肯能性,只是他对于杀戮的执着最终害了自己。卡尔斯的脚向后踢出的同时,吉尔利出现在了他的背后。
  被算计了,这样在心中低语的吉尔利承受着从下颚传来的冲击,冲击直接造成了吉尔利短时间丧失了对身体控制的权利。

  当吉尔利落在地面的时候,残余的触感让他了解了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上下肢完全没有感觉,下巴估计也是粉碎性骨折,奇怪的是并不感觉到疼,因该是用了毒药的吧。
  库卡和艾莉森在烟雾散完之后,只看见四肢以奇异角度扭曲着,下巴肿的老高的吉尔利。
  在吉尔利滞空的那几秒,卡尔斯迅速的对他使用了麻痹毒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残忍的将他四肢的关节部击碎。对于像吉尔利这样的人,恐怕只是一点点行动空间,都能让他做出意料之外的事。
  “那么提问的时间到了!”卡尔斯面带残酷笑容的说着,对逐渐远去的蒸汽装甲车一点兴趣都没有。
  “那个……卡尔斯!他要怎么说话啊?”库卡凝视着吉尔利的下巴。
  卡尔斯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转头看向艾莉森。艾莉森认输似的叹了口气,像是在说“知道了,知道了”一样。她用双手盖在地精的额头上,嘴里念诵着晦涩的古精灵语。吉尔利的双眼开始失去焦点,变得十分的涣散。过了一会,地精昏睡了过去,而完成作业的艾莉森则一脸的严肃。
  “怎么样?”虽然库卡问的很含糊,但艾莉森当然知道该怎么回答。
  “怎么说呢?就是临战型精神控制。这么说你应该不懂吧!”虽然知道事明知故问,但艾莉森还是问了。
  看到卡尔斯和库卡一脸呆滞样,艾莉森就知道了答案。
  “就是说,以攻击我们的时候为界限,在这之前是被控制状态,之后则是自我表现的状态。”解说完后的艾莉森哼着不知名的歌曲看着卡尔斯他们。
  “也就是说,他完全没有攻击我们理由,只是被控制到这里来,控制解除后就已经开始在和我们交手了,之后出于自卫而在和我们打么?”卡尔斯试着推测艾莉森的话。
  “宾果!全对哟!”艾莉森愉快的看着库卡,像是在说“哥哥你还真笨啊”!
  库卡似乎再也无法忍受这种视线了,哼了一声:“哼!我早就知道了,只是不想说罢了。别以为我不知道!”
  “是是!”艾莉森笑着回答了。
  “‘是’说一次就够了。又不是在哄小孩!”
  “好好!”
  “啧!就只知道欺负你这个老实的哥哥么?”库卡满脸别扭的看向卡尔斯。
  “这种转移注意的方法未免也太老套了吧!”卡尔斯满不在意地说着。
  “好了啦!现在这个小冬瓜要怎么解决?”艾莉森用下巴指了指还躺在地上的吉尔利,继续说:“把他扔在这里似乎有些不人道啊!”
  “说起这个人,我倒想问下。能用出这个什么临战型精神控制的人,你所认识的人中有多少?”卡尔斯用一只手摸起了下巴。
  “只要有能力使用精神控制的人,就能用这招。”艾莉森皱着眉头说道。
  卡尔斯似乎觉得这个问题问的很没有水准。于是便换了一种提问方式:“这样来问吧!你所认识的人中有多少人能够使出很厉害的精神控制?”
  “厉害么?这个判定范围还真是模糊啊!分过来问下你,为什么会来问我呢?我可不止认识组织里的人啊!”艾莉森反问卡尔斯。
  “呃……!”卡尔斯突然才想起来,这的每个人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自嘲道:“的确问得很没水准啊!”
  “好了,别说无聊的事了。你们难道一点都不在意布鲁斯现在的去向么?”库卡转头望向庄园的正门。卡尔斯脸上到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只是面部表情的随着库卡一起看着庄园。
  卡尔斯从腰包里摸出了一个卍字型的道具:“艾莉森,能告诉我,这玩意儿怎么用么?这个是以前从消愁大师那拿来的。”
  艾莉森斜眼看着这个看上去有点像是回旋镖一样的东西,慢慢的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