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2831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小说】【短篇】【弗朗西斯的手稿(测试版)】

【小说】【短篇】【弗朗西斯的手稿(测试版)】

“印第安诸国虽为未开化之民族,但其作战之英勇,信仰之虔诚,无不令我等文明之人肃然起敬。若陛下之子民也能拥有如此精神,则我国称雄于世界之日不远矣。”

——著名探险家,征服者科尔提斯呈给利班牙王室的文书。

“教授......教授......”

一个声音从门缝里飘进来。

研究新大陆文明的普里斯顿教授专注的在桌子上写写画画。对学生的呼唤甚至一点也察觉不到。

这间总督府是新大陆上最早的建筑之一,巴洛克风格的走廊和办公室让人怀念起大洋彼岸的家乡。一直以来,从这里进出的探险家和征服者都堪称整个旧世界的佼佼者。不仅形容他们深入丛林与野蛮人搏斗的勇气,同时这个身份还象征着他们对上帝的虔诚。唯有经过王室和教皇精挑细选的冒险者才能拥有如此荣耀。

精心打扫后的房间没有一丝蛛网,比起风餐露宿以蛇肉蚁虫为食的探险家,实在是一个能与家乡媲美的人间天堂。

一只脚踏上不染灰尘的羊毛地毯,甚至没有发出一点点的声音。过度的安静往往会造成心神不宁,因为谁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另一双脚悄无声息的站在你身后。

硬木板做成的门绘着许多华而不实的装饰。白天里进进出出觉得还挺漂亮,不过晚上看起来实在颇为诡异。

耶稣受难,十字架立在他的身后,神圣如同葡萄酒一般的液体顺着木板流到以色列人的土地上。背景中毒蛇与吸血鬼偷偷的笑着,无知的他们还以为靠铁钉和十字已经消灭了神的儿子。

忽明忽暗的防风灯走到了书房门口。那双眼睛不安的注视周围的环境,好像阴影里隐藏了什么怪兽似的。

“教授,您在吗?”

麦尼亚轻轻的喊了一声,门的另一边出奇的寂静。

烛光透过半开的大门射了出来,少年背后的墙映出一个长长的人影。

连羽毛笔写字的沙沙声都没有听到,寂静的好似无人的伊甸花园。

“我进来可以吗?”

长久的沉默,时间好像被无限拉长了几个世纪。

少年用力推开已经快要锈掉的大门。

吱吱呀呀,几年没上润滑油的门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少年厌恶的捂上耳朵,真不知道恩师是如何在这间书房连续工作一个星期。

老教授趴在桌子上,右手握着一支快要秃掉的羽毛笔。咖啡上的蒸汽盘旋而上,似乎一切在梦里才可见到。

桌子的左边堆满从墓室中发掘出的历史文献,右边磊得高高的全都是前辈考古者留下的宝贵资料。

“教授?您没事吧?”

西服上的污垢很久没有洗过了,从美洲丛林里带回的寄生虫还在上面爬来爬去。少年突然觉得一阵安心。

这样就好,什么事也没有,如果永远能保持这个状态就好了。

工作累了,多睡一会也是好事。

少年舒了一口气,正想转身离开。

终于有一个声音回答了他。

扑通,像是什么东西掉在了地板上。

年久失修的木地板早就被蛀虫吃的千疮百孔,到了四分之一世纪以后的今天甚至不能承受一个成年人的重量。

“谁?”

防风灯被摔得粉碎,下一秒钟少年狠狠的责备自己,怎么手一滑这么不小心。

煤油在地板上燃烧着,玻璃碎片在火中反射五颜六色的光芒。

教授从椅子上倒了下来,像平时工作劳累打盹一般的安详。

“快来人啊!”

不由自主的尖叫从一个见过不下百具古尸的身体里发出来。

木地板上的火越烧越旺,在书房的一角慢慢扩张,少年站在火光中不知所措。

谁能进入新大陆总督府行刺?如果杀一个人真的那么简单,那是不是自己的脑袋在不久以后就会成为他人的囊中之物?

教授的尸体面朝着自己,这位见过无数尸体的老人最终竟落得不明不白死去的下场。

整个五官平静祥和,连眼睛都是闭上的。看不出生前所受任何痛苦,好像过不了多久就会从床上爬起来。

只有左手还捏着未完成的论文。

抢救资料!

这个念头以探险家的直觉凭空冒了出来。

趁着大火还没有把房间烧成一片废墟,少年几乎是直接踩在被炭化的木板上。

煤油燃烧后的呛人烟雾很不舒服,少年不得不把鼻子捂住。这味道好像古墓中千年未变的浑浊空气,却比这种味道带来了更多的死亡。

几乎快要被火苗吞噬的桌子,一瓶墨水打翻在桌面上。这位老人留下了生命中最后的笔迹。

咳咳.......

手稿还在,少年就进抓起一把写过字的纸。

杂乱的桌子被清理的一干二净,少年擦了一把汗水,还好......没损失什么。

正准备转身离开,一把沉重锋利的匕首插在了少年的背上。

一滴滴血顺着衣服流到了地上。

“把东西还回来......”

用印第安语言像野兽嚎叫一般吐出几个不清晰的字。

少年吃力的转过脑袋,想看看潜入总督府的刺客究竟是何许人也。

印第安人,而且是女孩。

看上去还没自己大,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脸颊上涂抹的油彩是部落祭司祈祷得来的护符。

牙齿很白,如果自己不刷牙的话,相信她会比自己更像一位绅士。

唯一于自己不同的是,她手中的匕首已经插入了自己的胸膛。

自己是猎物,她是狩猎者。

力量在一点点的流失,恩师躺在自己脚下,脖子上细小如针的毒刺昭告了自己的死法。

少年石化一般僵硬的站立不倒,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能站得起来。

手捧着一大堆考古报告任一个陌生的异族女孩随意翻动搜查。

现在房子可是在燃烧。

女孩从自己不认识的文字里翻来翻去,终于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

一本书,印第安人的书。

封面用传统的莎草纸做成,矿物颜料精心绘制出的彩色图案。

黄金战车载着帝王飞在太阳之上。

轮回之书,少年慢慢的扫过封面。

少女一跃从二楼跳下,少年继续抱着正在燃烧的纸张发呆。

跟魔术一样,印第安的魔法......

附:下一章提到的宗教故事,先写出来供大家挑刺

远古时期的世界,两位神灵结伴而行。到了混沌之中的一片空间。

一位神说:这天地,要有光,神的瞳孔便是太阳。”

于是两位神灵都挖下自己的右眼,一位神的眼睛便成了太阳,一位变成了月光。

右眼变成太阳的神对同伴说:“你创造了夜间的太阳,这太阴升起的地方属于你,太阳升起的东方则是我的天下。”

另一位神同意了同伴的说法。由此世界被东方和西方两位神灵分别治理。

西方神灵见分给自己的地方流满岩浆,火舌在地表裂开的河流里流淌,整个地平线如同炼狱一般狰狞可憎。

神决定赐给土地生命,有生命的地方才能称之为天堂。

生命的源头乃是大地中央的生命之树,神在云中显示他的形象,大地和天空就为他让路,但行走到一个三叉路口就再也分不清方向。

路口旁有三位仙女在休息玩耍。神问她们“你们可知生命之树的方向?”

大姐说:“我叫寻常,左边的路通向平庸之山谷,这条路没有大起大落,也没有毒蛇猛兽,走着条路的生灵是最幸福的。”

二姐说:“我叫卓越,中间的那条路通向佼佼者的战场,走着条路的生灵必须为自己所做的承担罪责,但这里却是通向王座的最好方向。”

小妹说:“我叫传说,最右边的路通向天堂,但要走进天堂必须先来到地狱的岩浆。走着条路稍不留意就会粉身碎骨,但这里是英雄与神明证明自己的好地方。”

神决定走最右边的路,走到一半发现生命之树伫立在遥远彼方,可树下的平原却是流动的岩浆。

神赤着脚走了过去,当走到树下的时候,两条腿已经烫熟了。神不得不挥刀砍下自己两条腿。

树下三姐妹坐在一起等待着神。她们异口同声的说:“若你要证明自己,就用一只眼球作交换,没有赔本的买卖,我们要看看你是英雄还是懦夫。”

神毫不犹豫挖下一只眼球,他什么也看不见了。

三位仙女说:“很好,世间的英雄,取果子去吧。这树上的果子分为金,银,铜,铁四等。银,铜和铁果实可随意摘取,但黄金果实无论如何都不能碰。”

神看不见果子的颜色,只能随手摘取,当他摸到黄金果实的时候,他大喊:“这才是我想要的东西!”

黄金果实一被摘下,生命之树轰然倒塌,神被埋在大树的地下,肉体被岩浆所融化。

从此神的肉体死去,可是灵魂却升华为真正的神。

铁之果实被摘下三个,成为了草,木,藤的祖先。

铜之果实被摘下四个,成为鱼,禽,鸟,兽的祖先。

银之果实被摘下三个,成为阿拉伯人,维京人,以及欧洲蛮族的祖先。

黄金果实被摘下一个,成为亚特兰蒂斯人的祖先。

最后编辑地狱阿狗 最后编辑于 2008-12-10 06:08:06

TOP

 

故事都还没开始呢,你叫我们怎么评价......
其实,有一个地方我觉得很差异 首先是教授的房间 "精心打扫后的房间没有一丝蛛网,比起风餐露宿以蛇肉蚁虫为食的探险家,实在是一个能与家乡媲美的人间天堂。"
然后门却是锈迹斑斑,很古老,如果教授很爱干净 那门绝对会打扫.如果不是教授打扫 那一定有人来打扫 经常进出门也不会有这种情况
不过....后来 我换了个思维,教授被某种力量带走了生命,而这是很久的事情了,所以屋内应该很脏,但为什么干净 是因为带走教授的同时也对这里的一切进行了「净化」,圣经里面那种「净化」
所以只有室外的门能体现出 其实教授已经和时空相隔很久了

TOP

 

很不错的构想捏~
哎呀,你死了之后,旁边也不是我呢……
看着事情一点一滴的往下进行,仿佛看着自己被解剖……
我的内脏恐怕没有血吧,因为血在解剖前就流干了……
有些事情不想去想……
若是想你或者要你需要代价的话……
我卖身买你好不好……
抑或者我即使卖了灵魂也要不到呢……

TOP

 

有点短
所以没怎么看懂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