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2539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小说】【短篇】【沉沦之夏】PS:好几年前的东西了......

【小说】【短篇】【沉沦之夏】PS:好几年前的东西了......

沉沦之夏
  艾尔王国,世界上最南边的一个国家。原本以气候适中,自然资源丰足所称道的它,却因为人类过度贪婪的采伐,导致森林几乎消失在这个国家中。水资源的缺乏也成为悃扰这个国家的最大难题,因为临国迦瓦国被宙斯族占领的关系,所以王国的地表温度正以每年3度的速度增长。大预言家尔文达·坦斯因爱预言,15年后的艾尔王国将被火海所淹没。而统治着艾尔王国的人类,却在这个夏日开始大量捕杀和他们一起生活了300多年的半兽人,因为他们觉得半兽人已经严重影响到他们的生存了。
  就在这个夏日的某一天中午,一个普通的半兽人小伙子正在屋外整理他刚采集来的果子。
  “维安,今天的收获怎么样?”一个半兽人少女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然后向名叫维安的半兽人小伙子挥手问道。
    维安先是朝半兽人少女皱了皱眉头,接着叹道:“天气越来越热了,已经有很多植物都枯死了,今天的收获只有这一筐。”说着,维安指了指他身边放着的箩筐。
  “以前还可以去城里做一些生意,但是现在因为王国发布了捕杀我们的命令,所以再也不可能去城里了。可是还好,我们在郊外找到了这一块小森林。”半兽人少女语气无奈的叹道。
  “没事,我们半兽人的生存能力都很强。我可以少吃点果子,把它们分给父亲吃,这几天的奔波已经让他很吃不消了。”维安对半兽人少女安慰道。
  “嗯,我想等到暗夜族重新占领了迦瓦国后,我们就不用再这样躲躲藏藏的了。”半兽人少女做了一个祈祷的姿势后小声说道。
  “拉怜,父亲还在床上休息呢?让他出来吃点果子吧。”
  “你没有看到他吗?父亲刚才说要在这附近的森林逛一逛,看看能不能找到可以吃的东西。”
  “什么,你居然不拦住他?我不是和你说要看着父亲吗!我刚才在摘果子的时候,看到很多人类的猎人啊!我去找他,你留在这里!”维安对拉怜大声的吼道。说完,他扔下手中的果子,快步向森林的方向跑去。
  拉怜被维安这么一吼,已经惊的瘫软在地上了。“父亲,对不起...”拉怜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但是她现在只能哭着为她的父亲祈祷了。
维安在不大的森林里四处寻找着他的父亲,但是那个熟悉的身影并没有像他所希望的那样,映入他的眼中。
  “父亲,你在哪?”维安此时已经有些绝望了,因为他明白,如果父亲被猎人发现的话,是绝对会被杀死的。
  就当维安几乎要放弃的时候,一把木杖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维安上前仔细的看了看,这把木杖正是父亲经常拿的那把。
  “父亲!你在吗?”维安大声的向四周吼道,然而回答他的仍然是无尽的沉默。
  “父亲...”维安摸着手中的木杖,小声的哭泣着。这把木杖里充满着他对父亲的回忆,因为它是在维安7岁的时候,亲手为父亲做的。
  “维安...”不远处的一块草丛中,突然传出了呼叫声。虽然声音极小,但是半兽人非常好的听力,使维安听的很清楚。
  “是父亲的声音!”维安兴奋的喊道。他快步向草丛的方向跑去,而那把木杖也让他随手扔到了地上。
  当维安跑进草丛中的时候,他看到父亲果然趴在地上。但是同他父亲在一起的还有三个人,那就是三名手持长枪的猎人。
  “呵呵,刚才留着这个老家伙的命,果然还有点用处。”其中一个猎人表情狰狞的说道。说完,他用脚使劲的踩了踩维安的父亲。
  “快放了他!”维安大声的怒吼道,而整片森林都因为他的这声怒吼为之震动。
  “放了他?没问题,那你就乖乖的站在那里,让我杀死你。年轻的半兽人可比老半兽人多值很多钱呢。”
  “可以,但是你一定要答应我,杀了我以后要放了我的父亲...”维安表情悲伤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他想这可能是看他父亲的最后一面了。
  “维安,快跑啊...”就当维安已经闭起眼睛,准备接受死亡的洗礼时,他躺在地上父亲突然微声说道。
  “父亲,您一定要好好照顾妹妹啊。记得小时候您曾经告诉过我,半兽人的孩子是最勇敢的。过一会,我会和天堂中的妈妈说,您还活的很好。”维安还稍有稚嫩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泪水。而这泪水不是因为对死亡的惧怕,而是对亲人的不舍,也许还是在感叹生命的不公吧。
  “呵呵,小伙子还蛮孝敬的。但是为了养活我的孩子和老婆,我也是没办法的。我会答应你,绝对不杀你的父亲。”说完,那名猎人举起手中的长枪,朝维安的身体捅去,长枪很准确的扎在了维安的左胸。过了一会,当猎人将长枪从维安的身体里拔出来的那刻,鲜红的血也随之喷涌了出来。
  “啊,好疼啊。妈妈,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来接我了吗?”维安小声的喃喃自语道。他一瘸一拐的向前走着,想抓住眼前妈妈的幻影。但是还没等他最后的愿望实现,就已经跪倒在了地上。又一个半兽人,死在了这个夏日。
  “儿子...”维安的父亲目睹了刚才的一幕,然而却没办法改变这件事的结果,他只能趴在地上痛苦的哭着。
  “别哭了,你有个好儿子。”说完,那名猎人背起维安的尸体,和另外两个猎人往草丛外边走去。
  “你能杀了我吗?”维安的父亲用尽自己最后的一点力量,对那名猎人说道。
  “我已经答应你的儿子了,我不想打破和一个男子汉的约定。”
    维安的父亲悲哀的看着三个人离开了草丛,他忽然很痛恨自己连自杀的能力都没有。
  “父亲,你在这吗?”稍微平静了一会的森林,突然又响起了拉怜悦耳的声音。
  “拉怜,父亲在这里。”休息了片刻,维安的父亲已经恢复了少许的体力。
  “父亲!你没事呀?哥哥也来找你了,你没看到他吗?”拉怜扔下手中的木杖,开心的对她的父亲说道。而当她看到父亲悲伤的表情时,她突然好象意识到了什么。
  “哥哥他怎么了?快告诉我啊!”拉怜双眼的瞳孔已经慢慢的变大。
  “他死了...”
  “你骗我!哥哥他不可能死!他以前是全村最强的人啊!”拉怜使劲摇着头,大声的叫道。但她身旁的一滩鲜血,却让她不能否认这个残酷的现实。
  “都是我的关系,都是我害了你哥哥...”拉怜的父亲失魂的说道。他布满泪痕的脸庞,使他看起来突然又老了几岁。
  “哥哥!”拉怜抱住了父亲,大声的哭泣着。而天空好象也知道拉怜的心情似的,哗哗的下起了今年的第一场雨。这甘露般的小雨,让本应很炎热的天气,变的稍有几分寒意。
  “哥哥?还有一个吗?”突然间,有两个人走进了草丛,而从装扮来看,他们也是来这里捕杀半兽人的猎人。
  “你们杀了我哥哥,还想怎么样!”拉怜惊恐的抱紧了父亲,然后慢慢的向身后退着。
  “呵呵,看来你哥哥被人先抢走了。算了,拿你们领赏的话,也够我们兄弟两个挥霍一阵了。”其中一名猎人肆虐的大笑道。
  “不要!”拉怜的大叫声响遍了整片森林,但过了一会,声音就消失了。这片不大的森林,也恢复了原本的宁静。
  雨还在下着,这场雨带来的也许是希望和对旧事物的洗涤。可是人们的心灵,是任何东西都洗刷不了的。夏日,本应是给万物带来希望的季节,但是如果人们的心灵是丑恶的,那这个夏日,也会只是一个沉沦之夏。
                      THE END
一口气写完的,似乎是想表达什么,但是又表达不出什么。。。总之很乱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