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2435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小说】【某个段落】

【小说】【某个段落】

六月的天,热得吓人。
    偶尔吹过的潮风,缓解不了夏日的酷暑。
    人们并没有因为如此,而窝在家里或干脆在棵盛阴的大树下乘凉。
    帝都——爱尔柏塔的街道上,已经铺上了昂贵的鲜红地毯,道路的两边,站满了的是等待看热闹了人们。
    少女们早已经过了精心的打扮,如今手捧着鲜花,等待着心目中向往以旧的英雄,大人们也早已经准备好了酿酒,要好好犒劳这些反归的勇士。
    咿——呀,厚重的城门被打开了。
    无数的目光会聚于一处,迎接着这一盛况的到来。
    号角声与欢呼声,响满于爱尔柏塔的空际。
    是他们!那无数伟岸的身躯,早已经深深的印在了人民的心里。 
    谢尔瓦那帝国永远的骄傲——
    这次远征伊芙领凯旋而归的龙骑士。
    后来有年代记作家在书中写到,这一次的远征伊芙领,是构成了三年后卡那多斯大战,形成四足鼎立,最为主要的奠基石。
   
    握着枪的手心早已经捏出汗了。
    大热的天,卡罗琳身上却装备着厚重的早已经过时银色甲胄。甲胄上的青幽花纹,象征着他那遥远的过去。
    若是能看见里面,恐怕早已经被汗水给湿透了。
    对面的,是穿着随便的中年男人,手里不过仅拿着一根较长的木棍,清闲的站在那里。
    深知木棍的威力,吸取了前六次的经验,不敢再冒失的再轻易攻过去了,静静的等待着时机到来。
    目光完全凝聚在了中年男子身上,连眼角流淌过的汗珠也没在意。不同于其他人,卡罗琳的眼色是属于那种宝石蓝的翠亮。听别人说起过,住在遥远的伊芙领的精灵,也是这种眼色。
    终于。
    ——机会来了!
    不远处,是路过小道上的爱玛大婶,向着中年男人打招呼。
    中年人转过身去,举起左手在空中摇晃,表示回礼。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够了。
    与那银色甲胄同样沉旧的战枪,带随着那扑面而来的寒光,聚集于一点。
    ——是突刺!
    小臂与枪身贯穿于一条直线上,他踏前三步,第三步结束的时候推出了战枪。所有力量在那个瞬间贯注到枪身中,是划破空气的呼嚎,感觉在那瞬间,时间已经停止。然后,枪已经到了中年男人的背后面!
    “叮!”
    是木棍打击在甲胄上发出的沉重低鸣。
    静下来的时候,卡罗琳已经趴在了地上。在枪尖到达中年男人背心的刹那,早就已经有所察觉的中年男子已经向旁边闪出了半步,手中的木棍狠狠的劈在了卡罗琳身上的甲胄上。
    这时候,爱玛大婶已经走到了庭院跟前。
    “哎呀,真是个严厉的父亲呵。”
    对于这一切早就已经司空见惯的爱玛大婶,带着戏调的语气说道。
    卡罗琳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甲胄上的灰尘,对着爱玛大婶报以一个苦笑,然后径直走出了庭院,向着小河边走去。
  “只不过是普通的练习罢了。”看着儿子远去的身影,杰拉尔丁有些无奈的说,“若是在真正的敌人面前,那就不会再如我这样了。”
    对于这个儿子,杰拉尔丁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从小就立志想要从军,最好是能当上一名龙骑士。虽然曾经遭到了杰拉尔丁的极力反对,可惜对于卡罗琳来说似乎没有什么效果。
  “那好,你去就看看吧!睁大自己的眼睛好好的看!看清楚里面的那些黑暗!看清楚自己到底有多么的无奈!但愿有一天,不要丢失了自己的心!”气极败坏的父亲丢下了这么句话,然后取出了那件早已布满灰尘的甲胄与满是锈迹的战枪交给了儿子。
    那时不过年仅十岁的卡罗琳,根本不会知道父亲话语中的含义,也只知道那甲胄与战枪早就已经存在于自己的家里,对于它们,父亲向来都是保管得严厉得不得了,只有偶尔在深夜里起床撒尿,看到父亲抱着枪,静静的依靠着门栏。于是当拿到甲胄与战枪的时候,欢喜得不得了。
    一别当初,杰拉尔丁手把手教导儿子,已经六年有余了。
  “是远征伊芙领的龙骑士回来了呐!”爱玛大婶兴奋的向着杰拉尔丁说道,然后语气变得失落起来。“那群该死的混蛋,真是的,居然把我挤到了城门外面,害我连龙骑士的面都没有看见……”
    看来是因为人太多了的关系。爱玛大婶咬着牙,诉说着她的不满,“听说龙骑士们都是些英俊帅气的小伙子呐!”
  “回来了?”听到龙骑士三个字的瞬间,杰拉尔丁的心里已经泛起了阵阵涟漪,好不容易平静了下来,然后急切的问道:“结果怎样?”
  “我说杰拉尔丁,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事实上杰拉尔丁不过才三十来岁而已,只不过做了十几年的邻居,似乎觉得杰拉尔丁和自己一样年纪是理所当然的事。顿了顿口气,爱玛大婶继续说道,“假如不是凯旋而归,干嘛还要搞这般隆重的盛典。”
    的确如此,看来因为惊讶,思想也变得迟缓起来了。整理好了思绪,已经明白了这一事实。
    “行了,杰拉尔丁,我还有事,我先走了。”爱玛大婶似乎想起了点什么,急促的说。
    想必再想从她身上打听点什么东西,亦不过是枉然。

    有的时候作一名庸碌的人,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抬起视野,是潮风追逐着天上的云彩。
    跟随着云海的浪涛翻滚起伏……
    是无数的画面自心里涌出,那一张张,一幅幅仿佛昨日的记忆,击打在胸口,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爱莉丝啊!”
    这个早已印在了杰拉尔丁灵魂深处的名字,就仿如是在梦里无数次的呐喊。
    曾经名满卡那多斯大陆的男人,轻轻叹过一气。

最后编辑茴到ˉ相逢處 最后编辑于 2009-01-18 23:17:05
夜幕低垂的街道 傍晚的香气 着灯的房子 与朋友说拜拜 回到家里 有人在等我回来
用笑脸迎接我的
温柔的人

TOP

 

作为短篇 或则说片段.......表达某种思想是可以的...不过作者肯定很少写文....你以后就会明白了...我也经历过这个阶段....句子在历炼些...不知道你自己是否有种感觉...但一幅画面色彩堆积过多时就会显得乱七八糟,花哨.....你现在的文就有这个问题

TOP

 

实际上有后文的
夜幕低垂的街道 傍晚的香气 着灯的房子 与朋友说拜拜 回到家里 有人在等我回来
用笑脸迎接我的
温柔的人

TOP

 

不是后文不后文的问题...我没就你的内容给你评价...小型骑士小说我也比较喜欢
你要我说明白点的话我也可以不客气:
类似你文中   
    咿——呀,厚重的城门被打开了。
    无数的目光会聚于一处,迎接着这一盛况的到来。
    号角声与欢呼声,响满于爱尔柏塔的空际。
    是他们!那无数伟岸的身躯,早已经深深的印在了人民的心里。 
    谢尔瓦那帝国永远的骄傲——
    这次远征伊芙领凯旋而归的龙骑士。
    后来有年代记作家在书中写到,这一次的远征伊芙领,是构成了三年后卡那多斯大战,形成四足鼎立,最为主要的奠基石。

这样的句子就是没有重点的句子....比如你让人看一幅图画,画面上全是颜色(就好比你全是一个语速的描写)感觉就乱七八糟没重点....你要有这样的想法...用你的文字把读者引领到某一个聚焦上面......比如城门 龙骑 群众 还有以后的深意

你是要隐射哪方面....就重点在哪方面下工夫...而不是平均分配....虽然如果这样的叙述用电影来制作就还可以 可惜的是 这是小说 是文字不是电视机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