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页12 跳转到查看:4799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小说】【中篇】【第一世界】【第二章】

【小说】【中篇】【第一世界】【第二章】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之间6年过去了,望着这碧蓝碧蓝的天空,心里为什么还是难以平静……
为什么?
为什么?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
我坐在这草地上,尽情享受着微风对我脸颊的轻抚,真希望永远都像现在这样安逸和平,故乡也像这一样吗?不由得悲伤涌上心头,6年前的那一幕又出现在我眼前。
人们的尖叫声。
小孩的哭喊声。
房屋倒塌声。
鸡鸣犬吠。
红色,还是红色,眼前的红色为什么抹不去?哼,红色啊,你就那么喜欢我吗?还是说,我生来就只适合红色,为了救我,父母不顾生命安危将我放到事先准备的船上,让我飘出诗洲,但是呢……他们自己却倒在血泊当中了,离我而去。我恨他们,讨厌他们,却又爱他们,我也只能嘲笑自己的无能吧!
我讨厌红色,生怕自己有一天也喜欢上红色,那鲜血般的红色……还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剑兰姐姐,剑兰姐姐,醒醒啊!”是谁的声音在呼唤我,这声音离我好近好近。
“恩?”我轻轻的睁开眼睛,“我怎么睡着了?奇怪,不是坐着的嘛,真是的!”
“剑兰姐姐,你又做噩梦了吧?”
“啊!”我很纳闷,“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是姐姐最亲爱的妹妹,还是无事不知的小精灵,我当然知道啦。”
“是吗?”我还真有些不相信,斜眼看着她,她还真一本正经的坐着看着我,“算了。”叹口气,“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萱草。”这个孩子叫做萱草,今年7岁,从她1岁起我们就生活在一块,准确的说是我借住在她家,她正如她的名字一般生活的快快乐乐,无忧无虑,我还真羡慕她呢,或者奈洲上的人都是这样,真好。
“哎呀!”萱草敲敲自己的脑袋,“看我这记性,剑兰姐姐,来了个病人,伤的还挺重,我来叫你去看看!”萱草手舞足蹈起来。
“那我们赶快去吧!”看着萱草的样子,我还真担心这病人。
“对了,那个人有着和剑兰姐姐一样的剑呢!”
“是吗!呵呵”该来的总会来吧。

改了一些细节
最后编辑梦の薇な 最后编辑于 2009-02-18 16:08:03

TOP

 

很多疑似冲突啊,上来解释一下
冬至子之半,天心无改移。
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
玄酒味方淡,大音声正希。
此言如不信,更请问庖羲。

TOP

 

第一章:重返故土
“剑兰,就是他,受的伤还挺重的,还是剑伤,还有……”一位老者对我低声说却被我打断了。
“没关系的。”一位老者对我低声说却被我打断了。“我能医好,交给我吧,放心。”我知道这位老者要说什么。
“可是……”我用坚定的眼神告诉他了我的心思,老者也就不多说了,“那就看你的了。”老者拍拍我的肩走出房门。
“……”我看看这位少年的伤势,“伤的好重啊!恩,只能这样了。”我将这名少年扶起,使他盘腿坐下,使出绝招将这名少年医好,而我也因为过度使用灵力而晕倒,如果是为了救人而牺牲自己,我心甘情愿,所以,你一定要好呀,世界一片漆黑。
又是一样的梦,一样的情景,难道就没有新样式了吗?我还真是可怜,可怜的没人爱……
“剑兰姐姐,剑兰姐姐。”谁在晃我?“剑兰姐姐!”“啊!怎么了?出什么事了?”震耳欲聋的声音吓了我一跳,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呢。
“哎呀。”想起重要的事来,“刚才那位少年怎么样了?”
“恩,刚刚睡下了,父亲把他抱到另一个房子了,剑兰姐姐的医术果然叫做妙手……妙手什么来着?”萱草竖起食指很努力的想着。
“呵呵,是妙手回春吧,小笨蛋。”我揪揪她的鼻子。
“一时忘了嘛!”扭过头。
“要好好读书,明白吗?”萱草还真是可爱呀!
“剑兰,你来一下。”老者说完后走出屋子,我想大概他是注意到什么了吧,所以也跟了出去。来到他跟前。
“剑兰,你明白吗?他的剑……”“您不用说了,我明白。”“可是……”这位老者便是收养我的人,我叫他老爷,他了解在我身上所发生的一切,为了收养我,他必须了解我,所以他特意的把我的身世调查了,也知道当年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也知道我就是冬莲家族的大小姐,但是他就是不告诉我,还不告诉我他是何方神圣,为何可以把我调查的如此清楚,为此我还生气了一段时间,但是他对我有恩,这件事才就这么算了。
“啊,我知道那是冬莲家族的重要成员才有的,但是,这又怎么样呢?”我自嘲,他是把我带回去,还是怎么样?我还不一定认识他呢!
“算了,算了。”老爷摆摆手,我想老爷一定知道了我的想法吧,“你也16岁了,有自己的思想,可以自己做主了,我就不管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老爷从我身边摇摇头走过,我,明显的可以感觉到老爷的那种无奈。
望着老爷的身影,我轻声道“该来的总会来,平淡的生活不可能一直落在我身上的。”仰望蓝天,阳光好刺眼,“也许父亲和母亲正在哪里看着我吧!”虽然不言,但是我爱着片土地胜过爱自己的故土,这里的宁静是我的故乡给不了我的。
“萱草,那位少年醒来没?”进入医疗屋内的我心情沉重起来,他醒来我该说些什么呢?是敌人是朋友还不知晓,还是不要告诉他我的名字好了,让他直接走人。
“恩,姐姐,他刚动了一下,看来是醒来了。”萱草摸摸少年的头,“但是头还是有点烫。”
“没关系的,让他睡一觉就好了,对了萱草,如果他醒来你就让他走吧,不要告诉他我的事,好吗?”一点也不想让他知道。
“啊?为什么呢?”萱草摆动着她天真的大眼睛。
“因为这个是秘密,以后说不定姐姐会告诉你哦!”我用手轻弹一下她的额头。
只有在她面前我才感觉到身边都是快乐,大概是被她感染的,她是我最爱的妹妹,本应该叫她小姐的,但是老爷一定要我叫她名字,以免显得生疏,本让我认他做干爹,可是我拒绝了,这个就不好拒绝了,便一直叫小姐的名字,萱草。
“我先去照顾那个房间的病人。”用手指了指对面的房间。
另一边
“恩?这里是哪呀?”少年微睁眼睛,想要爬起来的样子。
“这里是奈洲,你还不能下床。”萱草制止了那个少年。
“是你救了我吗?”少年身体过虚弱,只好听了这个女孩的话。
“……是……是我救的你。”
“谢谢,你叫什么名字呀?”少年看起来很温和。
“我叫萱草。”给少年一个可爱的笑容。
看着这个笑容少年僵了一下,很久很久以前也有一个少女对他这样笑过。
“对了,你们这有一个156岁,有着和我一样剑的少女吗?”满怀着期望看着萱草。
“没有。”真是我的好妹妹,我在房里偷偷听着他们的对话。
(未完)
最后编辑梦の薇な 最后编辑于 2009-02-18 16:10:49

TOP

 

你的文就有点离谱了,先不说故事,我们来谈写作
估计你平时很少写文,你写文基础很不好,严厉的说很差,不过人都是这么过来的,我只希望我对文的看法能让你进步.
第一句:
“剑兰,就是他,受的伤还挺重的,还是剑伤,还有……”一位老者对我低声说却被我打断了。
“没关系的,我能医好,交给我吧,放心。”我知道这位老者要说什么。

咋一看都能看懂,我一读就懵了,因为这样读是不通顺的,应该这样,这是很简单的写作方式:
“剑兰,就是他,受的伤还挺重的,还是剑伤,还有……”
“没关系的”我打断了那位老者进而继续说到“我能医好,交给我吧,放心。”
第二句:
“剑兰,你来一下。”看着这一切的老者叫我出来。
写得太直,读起就觉得怪怪的,如果“看着这一切”这个修饰不重要就去一掉,如果非要不可就这么改
“剑兰,你来一下。”老者说完后走出屋子,我想大概他是注意到什么了吧所以也跟了出去。来到他跟前,他(可以自己加动作)继续说“剑兰,你明白吗?他的剑。”
第三句:
“是你救了我吗?”少年身体过虚弱,只好听了这个女孩的话。
“……是……是我救的你。”萱草想起剑兰姐姐的话。

一直以第一人称写,为什么这里要突兀的使用 “萱草想起剑兰姐姐的话”。。。?

TOP

 

好多需要吐槽的地方……我我吐不出来了……狗狗吧该说的都说了……我就不多说了……只是……你还小,还有潜力,加油吧!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回复地狱狗狗

经提示改了,但是难保以后不会发生相似事件 ,原谅我吧 我正在搭船当中,还没起航呢,总之以后多多指教了
最后编辑梦の薇な 最后编辑于 2009-02-15 18:44:06

TOP

 

“可以放心去采药啦。”刚刚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我提着竹篮去采药。
“啊——”我伸个懒腰,放松放松身体,“这里真是好的让人没话说,地美,人美,景美。”这里是我生活了6年的奈洲,准确的说是奈洲的希艾藩上的忘情庄,至于为什么叫忘情庄,我也很纳闷,又不好多问。这个村庄是被美山美景包围的,出了村庄向北是一片草地,那里是我最喜欢的地方,可以尽情享受蓝天的博大,暖风的温情;向南走,就是这片药田;向西走是浩瀚的大海,我经常在那望向我的故乡,寄托我的思念和憎恨;向东走便是忘情山,我经常去忘情山采集珍贵的药草,尽管山里极其危险,忘情山一过便是另一个小城了。
“小草,小草你快快长,长大以后做药材,救人命,寻开心……”我停下唱歌,眼睛盯着一朵花,“哎呀!是风信子!”我高兴地欢呼起来。
“你还是那么喜欢风信子呀!”谁?我连忙转过头看来者何人,“剑兰,就是你吧?”
“怎么会?”看着这少年我大吃一惊,难道是萱草告诉了他我的身份?这也不对呀,这人又没见过我,身上又没带剑,我不自觉地向后退了几步,“你是谁,你怎么认识剑兰?”
“你就是剑兰对吗?”少年向前走了几步。
“哼!”我拿出瞪人绝招。
“你的耳环,是天下独一无二的。”他,他怎么会知道?“那有怎么样?”
“是一个男孩送给你的吧。”那么肯定的语气,就好像是他送的一样,我不再说话,只是看着他。
“这个男孩知道你最喜欢风信子便专门打了这对耳环,还刻上了剑兰。”
“难道?”
“可是发生了场大灾难,这个女孩不见了,灾难过后男孩拼命的找这个女孩,可是始终没有找到。”
“你是?”
“后来男孩开始练武,发誓要找到女孩,漫长的6年男孩都在等待中,直至被追杀来到了这……”
“俊琪?是你?”
“你是剑兰吧?”
“恩,我是剑兰。”
“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少年一下倒在了地上,“俊琪,俊琪!俊琪!你没事吧?”我赶紧抱住俊琪,心里好难受。
“没事,不会死的,我也是冬莲的人啊,还是会自我疗伤的,放心吧!”眼睛里忽然出现不明液体,好怕,好怕他就会这么死掉。“你忍着点。”我运功给俊琪疗伤。
时间慢慢地过去
“剑兰,剑兰。”有过度使用灵力了,我轻轻地睁开眼睛。
“你终于醒了。”
“混蛋!”我不由得骂了起来。
“啊?”
“你啊什么啊呀!装着一脸可怜相的混蛋!”
“恩?”
“谁让你出来的?萱草呢?为什么没有制止你?”真是一肚子的气,好像那拳头揍他。
“你是说那个女孩,她出去了,我便出来了。”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气死我了,“谁让你随便出来的?伤口裂了怎么办?你不想要命了?混蛋!”
“你是在关心我吗?”
“啊!”看着俊琪那深情的眼睛,我不由的低下了头,小声地说:“我,我只是在关心我的病人而已。”
“是吗?”真是挑衅的疑问,我猛地抬头,“当然是了!”
“跟你说正事吧。”看着俊琪黯淡下来的眼神,我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好啊,去那边说吧。”我扶着俊琪走出药田。
“说吧。”我们坐在地上。
“跟我回诗洲吧。”我睁大了眼睛,没想到俊琪会说的这么直接,“可是……”
“回去接任冬莲。”
“这么多年了,还没人接任冬莲吗?”
“因为夫人。”我的耳朵没听错吧,“夫人?”
“是啊,夫人,你的母亲啊。”俊琪用着疑问的眼神看着我,“我的母亲!?”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震撼。
“怎么了?”
“母亲她不是死了吗?”心里说出这句话时就像是针扎了一样。
“夫人没死,老爷死了。”冬莲都由女的接任,但是母亲她不想让父亲因为权力和名称而在母亲面前抬不起头来便让所有冬莲家族的人称母亲为夫人,称父亲为老爷。
“母亲没死?”心里好高兴。
“是啊,当时十二星和士灵来的及时许多人都获救了,疗伤可是我们的专长呀!十二星测出我们有灾难,便叫上士灵前来看望,没想到正好救了我们冬莲。当我们发现夫人时,老爷已经死了,老爷是倒在夫人身上的,看样子是为了保护夫人,而当时我怎么也找不到你。”
“母亲现在怎么样?”
“身体极度不好,现在只能躺在床上,下不了床,冬莲现在是4大长老在管,现在冬莲在到处找你,好继承冬莲。”
“当年的坏蛋找到没。”这可是缠了我6年恶魔呀。
“没有,一直找不到,他们还在追杀我们,冬莲的修炼不在于攻击,所以不是他们的对手。”是吗,怎么会这样!
“剑兰跟我回去,冬莲需要你。”我不想破坏那双充满希望的眼睛,“请容我考虑考虑。”
“好吧,时间不要太长。”我们两就这样会村庄了。
“啊——————————”一进房就听见萱草的叫声,“怎么啦?”
“我还以为这个人丢了呢!原来和剑兰姐姐姐姐在一起,害的我到处找,哼!!!”萱草鼓起腮帮子,脸气得红红的。
“你看,都是你乱跑,把萱草惹生气了。”
“都是我不对,你别生气了。”
“哼!对了。”萱草拉着我到一个小角落悄悄地说:“姐姐不是不让我把你的是告诉这个人嘛,你怎么又和他在一起来了?”
“这个嘛,一言难尽,以后再和你说。”
“又是以后。”萱草有撅起来了嘴。
“萱草小姐,剑兰小姐,吃饭了。”一个丫头跑来叫我们吃饭。
“俊琪,你和我一起来。”不让他有说话的机会,便拉着他走了。
“这是?”我看着老爷夫人不解的眼神,便告诉了他们我和俊琪的关系,青梅竹马。
“剑兰,你跟我出来一下。”我当然明白老爷要问什么,便跟着出去了。
“剑兰,你这是?”还是告诉老爷吧,我将今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老爷。
“那你要走?”
“我不知道。”我真的舍不得这,舍不得老爷夫人,更舍不得萱草。
“既然需要你,就回去吧!”我震惊的看着老爷,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
“回去吃饭吧。”老爷让俊琪入了席,说了很多话,可是我一句也没听进去,。
躺在床上回想这今天的事,母亲没死,族人获救,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我下定决心——回去,回到故土,拯救族人,找到真凶。
*****************************************************************************************************
第一章终于完了 有建议尽管提,欢迎建议
最后编辑梦の薇な 最后编辑于 2009-02-17 23:51:34

TOP

 

第二章:险恶重重
“终于又回到这里了。”望着东莲这个门牌心里真的是有说不出的感觉。
“我们进去吧。”
“等会儿,我还想感受一下这的味道,久别的家乡的甜味。”我贪婪的允吸着。
“剑兰姐姐,这里好大好吵呀!”我回望萱草笑了笑说,“当然啦,这里和奈洲不同嘛,你要慢慢习惯哦。”
“……好的……那姐姐这不是也有许多好玩的东西呀!”还真是小孩子呀,“当然了,不过姐姐也许多年不在这里了,过两天让俊琪哥哥带我们去逛街,好吗?”
“耶!!!太棒了!!!剑兰姐姐最好了!!!”
经过几天船上风波,我们终于到达诗洲,到达我久别的故乡,回忆那天,还真有点舍不得,但是没舍那有得呀。
“老爷,夫人,我决定……离开……”我犹豫了,不想离开这,“老爷……”我看着老爷,希望他可以告诉我该怎么办。
“去吧,孩子,你有你的使命,人生下来就有了自己的使命,这是不能违抗的事情。”
“……”我低下头。
“离开?爹,娘,剑兰姐姐,从刚才开始我就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什么离开?”我抬头看看萱草,摸摸她的头,“姐姐要回姐姐的家了,所以要离开。”
“不行,我不让剑兰姐姐离开!”
“萱草!”
“爹,我舍不得剑兰姐姐离开,您就别让剑兰姐姐离开,好吗?”萱草哭了,我也哭了,“姐姐也舍不得你呀!”我们两抱在一起哭。
“你姐姐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怎么可以停留在这里。”
“老爷,说真的,我也舍不得剑兰,我一直都把她当作我们的亲生女儿,她这一下要离开,别说是萱草伤心,我也伤心呀!”我看见夫人转头抹泪。
“你以为我不伤心吗?这是剑兰的决定呀!我们要尊重剑兰的决定!”
“……老爷……”
“快去吧!现在还有船,一会儿就没了,你就要等到明天了。”
“……那我们走了……”眼泪不断地往下流,“大家再见了……恩?萱草呢?”
“她刚才走了,可能是不想看见你走吧。”听了夫人的话,我想想也对。
“走吧,剑兰。”俊琪拿着我的行李,“我走了……”我抬头再次仰望蓝天,再见了,这片土地,我还会再回来的……不久的将来……
在船上
“看的出那些人对你真的很好。”我瞪着俊琪,“当然啦,比你好!”
“呵呵……”
“剑兰姐姐……”萱草?我连忙转头,“你?你怎么这里?”
“恩……我呀,刚刚偷偷的上船,你们都没发现呢!”
“你还一副得意的样子,老爷夫人不会担心你嘛!”
“我舍不得剑兰姐姐嘛!”每次萱草跟我撒娇,我都粘不过她,“如果去了诗洲,一切都要听我的。”
“好!好!一切都听剑兰姐姐的,萱草一定会乖乖哦!”真是那她没办法,就这样萱草和我们一起来到了诗洲。
“喂喂!剑兰,你也该感受好了吧,我们快进去吧!”一听俊琪这声调就想到了他不耐烦的样子。
“恩恩,我知道了,别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人家重返故乡的心情不是你能体谅的。”我们一起走进冬莲这个阔别已久的家。
(未完)

TOP

 

哪位好心人帮忙起一下名字,拜托了 我实在想不出名字了

TOP

 

多不知道你想要什么名字……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引用:
原帖由 二之宫藏叶 于 2009-2-20 23:28:00 发表
多不知道你想要什么名字……

武侠的,豪迈一点的就行

TOP

 

我是起名废……帮不上忙了
不曾记起,如同从未遇见……

TOP

 

借着查资料的名义来看看

TOP

 

比巴伯如何···
有点恶搞的成分·····
拥抱的是手里的温度,我期待着吻

TOP

 

武侠一点的么?
叫 南宫藏叶 好不好?多气派 多武侠啊
南宫葬剑  也不错啊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1/2页12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