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3234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小说】【第二世界】【短篇】【未命题】

【小说】【第二世界】【短篇】【未命题】

第一章  寻找传说的男人
      安拉斯港口的早晨依旧是阳光灿烂。
      这里的人们早就已经习惯了喧闹和吵杂,那些带着武器在大街上游荡的佣兵,穿着制式盔甲的港口巡逻队,浓妆艳抹的妓女,以及扯着干哑的喉咙大声叫卖的小贩。似乎每一天都是这样不断的重复重复。
      奥库斯的酒馆今天照常开张,只是在进门的地方挂着一块写着“X”的木板。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显然没有什么意义,但是对于佣兵们来说这意味着好事将要来临了。超过“A”级的任务不仅仅是代表着大量的金钱,更意味着将会获得佣兵徽章的机会。
      而佣兵徽章那是每一个佣兵的梦想,因为只要拥有那个东西,那么伟大的佣兵王将会指导你十天的剑术,弓术,斗术,甚至是徽章术。而历史上获得佣兵王指导的人无一例外都成为了显赫的贵族,甚至是一个城市的城主。
      不过,既然是超过“A”级的任务,未完成的人都没有再回来过。跟那些成功者相比,失败者永远都只能沉睡在地下。
    “嘿!奥斯库大叔!今天天气不错不是吗?”一个脸上有疤的男人笑呵呵的走进了酒馆里,朝一个正在擦杯子的中年人打招呼。
      奥斯库眼皮抬了一下,说道:“菲拉,今天你该把欠我的酒钱给还了吧?”
      菲拉一边伸手在酒保那里拿了一杯酒,一边对奥斯库说:“我这不是来看看有什么任务的吗?酒钱很快就会还的!”
      奥斯库冷冷的哼了一声,又低下了头擦他的杯子去了。
      菲拉干笑了几声,就走到任务发放板那里看任务去了。
      这个有些昏暗的酒馆弥漫着一股特有的酒味,沉醉也有令人昏昏欲睡的感觉。
      “吱嘎”
      门被打开了,刺眼的阳光从外面的时间猛地刺入了这个嘈杂的空间里。
      “谁啊!快点关门啊!找死啊?”醉醺醺的男人拿着一把剑敲着桌子,嘴里有些浑浊的干吼着。
      “废物。”轻蔑的词语由一个女声发出。
      门随之被关上。渐渐消失的强光将她的样子凸显出来。
      齐肩的水蓝色短发之中,漆黑的双眸里放出危险的刺芒。一身特制的银白色盔甲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包裹起来,腰间的一把长剑似乎正在微微的颤抖着。她径直走了过来,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还在呆滞的醉汉。
      周围的佣兵们很识趣的走开了,他们都认识她,那个有着如同黑夜一般漆黑的眼睛的女孩。
      “黑瞳舞者————夏洛.风。凯西这下要有惨痛的回忆了。”在角落看着这一切的一个老佣兵有些幸灾乐祸的跟身边的人说起了这个女孩的来历。
      “她和她的哥哥是一年前来到这里的。当时我们都挺瞧不起他们的,一个小女孩剑士和一个弓箭手能做什么?曾经有几个不识趣的人想要调戏那个女孩,结果就是都被砍断了一节手指。虽然这样还算不了什么,但是自从他们完成了一个“B”级的任务————刺杀夜雷兽之后,我们就给那个女孩这样的称呼:黑瞳舞者。因为她的出剑速度比夜雷兽的利爪还要快,她的眼睛比夜雷兽的七只眼睛还要锐利。而最重要的是,她的战斗几乎就是一场绚丽异常的舞蹈。不过,那样的事情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了,因为这里稍微有点难度的任务我们没几人能接的,他们接了,我们也不能跟着去。而唯一的一次见到她的战斗舞蹈的就是三个月前。一只不知道名字的野兽冲进了港口,巡逻队和很多佣兵都无法抵挡,她出手了........”
      沉默了一会。所有都等着老佣兵的下文。
      “后来呢?”一个沉不住气的佣兵赶紧问道。
      “后来..后来....你得请我喝杯酒,我就说。”那个老佣兵笑了笑,又指了指自己空了的酒杯。
      “好好!!你快说!”
      “当她出手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惊呆了,那完全不是我们所熟悉的战斗的方式,就像是艺术一般,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优美却又那么的致命,尤其是她的那一把剑简直就是有了生命一样。我们最后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异常轻松的将那只野兽击杀。天啊!我真的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如此美丽的战斗!”
      “她。”那个老佣兵指了指那个女孩,“或许可以得到佣兵徽章!”
      看着一步步逼近的人,醉酒的凯西终于明白自己犯了多么大的一个错误。不过,身为男人的尊严不允许他服软。
      他站了起来,拿起了桌上的剑。注视那个黑瞳的主人。
      气氛在一瞬间凝结了。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你是要挑战我吗?”夏洛腰间的剑似乎在霎那间就可以刺入眼前的这个男人的身体。
      凯西没有说话,终于他的剑也放了下来。低下了头。
      “算了吧,夏洛。不要为难他了,他也不是有心的。”此时,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夏洛的身后响起。
      那是一个全身皮甲的弓箭手,他有着一头深灰色的长发,消瘦的脸庞上镶嵌入一双金色的眼睛。背后的一把巨弓散发着一种无形的气息,似乎是属于远古的气息。
      “我知道了。哥哥。”夏洛收起了迫人的气势。
        凯西一下子瘫软在座位上。
        老佣兵继续说道:“这个就是她的哥哥,古里斯.风。能够使用三箭连珠的弓箭手。”
      “三箭连珠?!那个技能不是已经失传了吗?!”一个佣兵惊道。
      “确实如此。就是在那一次港口危机里,我们亲眼看见他发出了三箭连珠,三只箭瞬间射入了那个野兽的脑袋。”
        古里斯的到来,似乎将此刻酒馆里紧张的气氛一下子缓和了许多。
      “奥斯库大叔,早上好啊!”古里斯笑着跟奥斯库打着招呼。
      “你好啊!古里斯先生,还有夏洛小姐!”奥斯库笑了笑,摆了摆手。
        夏洛点了点头,便走了过去,对酒吧主人说道:“奥斯库大叔,我们本来今天就准备离开这里了。但是因为看到了有“X”的任务,你知道,我们对于那个佣兵徽章是很有兴趣的。所以,我们来向你买情报。这是十个金币。希望你能提供有价值一点的东西。”
        奥斯库笑着将金币收入了自己的柜台里。说道:“夏洛小姐就是干脆!我也不多说什么了。这次的任务是一个剑士发布的,虽然他的年纪不大,但是我敢用我的酒吧担保,他绝对是一个很不简单的人!他虽然笑的很温和,但是眼睛里的那一丝的冷漠和锐利是瞒不过我的!至少他在外面战斗的经验不会比夏洛小姐少。最重要的是,他的任务目标是——————”
        夏洛和古里斯凑了过去。
      “冒——险——堡——垒!”奥斯库兴奋的说道。似乎他自己也不敢相信。
      “冒险堡垒?那个传说中的奇迹?”古里斯问道。他觉得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而且他已经掌握了确切的位置。因为路上太过的危险,要穿越落日森林。所以他才发布了任务。而这次的酬金是非常丰厚的!十万金币以及他所带来的佣兵徽章!不然,你以为这个小港口会有佣兵徽章那些稀罕的东西吗?”
        奥斯库说完之后。又重新开始擦他的杯子。
      “如果是真的。我们接受这个任务。”夏洛想了想,说道。
      “夏洛,要穿越落日森林啊!太危险了!”古里斯有些担心。
      “哥哥,你难道忘了我们的使命了吗?!”夏洛生气的说道。
      “我......好吧!”古里斯妥协了。
        夏洛转过了头,对奥斯库说:“我们先走了,奥斯库大叔。任务发放的时间是三天吧?我们三天后的早晨会到这里的。”
        奥斯库点了点头,说:“恩。走好。夏洛小姐,古里斯先生。”
        酒馆的门再一次被推开,刺眼的光芒再一次充斥了这个昏暗而沉沦的酒馆。
      三天后。
      “哥哥,快一点!”夏洛看着身后那个有些弱不禁风的哥哥,不觉有点烦闷。
      “知道了,知道了。”古里斯背着一大包的东西,跟在妹妹的身后。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自己跟妹妹的差距那么大。
        虽然两个人所专注的战斗技能不同,但是无法掩盖的是,夏洛是真正的强。是强者的气息。而自己.......
        想到这里,古里斯不由得苦笑了几声。快速的跟上了妹妹的身影。向着那个小酒馆跑去。
        还是嘈杂的人群,喧闹的街市,推开酒馆门还是一如既往的浑浊气息扑面而来。
        喝酒的佣兵,送酒的侍者,还有媚笑的妓女。
      “奥斯库大叔,早啊!”古里斯笑着跟那个别人交谈的奥斯库打招呼。
        夏洛点了一下头就当是打招呼了。
      “夏洛小姐,古里斯先生。跟你们介绍一下还有几个跟你们一样接了这个任务的同伴。”奥斯库笑着说道。
      “同伴?”夏洛疑惑的看了看站在奥斯库身边的几个人。
        有一个徽章师打扮的年轻人,还有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以及一个体态凹凸有致妖娆的女子。
      “你好!我叫诺里,是一名徽章师。以后我们将一起冒险。请多多指教。”这是一个有着淡淡的温和微笑的男人。白色的宽大徽章师服将他的笑容衬托得犹如阳光一般的和煦。他先对古里斯伸出了手,以示友好。
        古里斯也笑着握了握他的手。
      “亚库。战夫族人。以后不要拖我的后退!”那个身形魁梧的人原来是战夫族人!
        古里斯笑了笑。说:“请多多指教了。”
        亚库哼了一声就当是回答了。
      “唰!”锋利的剑刃从剑鞘中猛的抽出。
        犀利的剑光和锐利的眼神死死的刻在亚库的身上。夏洛那双黑色的眼睛此刻正燃起一种怒火。
      “呀勒..有趣的事情要发生了..”那个妖冶的女子似乎发现了什么,火红的眼睛里映照出一个女孩跟一个巨人。
        诺里则悄悄的退了下去。
      “道歉。”夏洛冰冷的吐出了两个字。
        亚库没有理她,转过了头,正想喝一杯酒。
        霎那间,酒杯被锋利的剑所击碎,橙色的液体洒满了吧台。
      “找死是吧?”亚库喝道,猛的一击,巨大的拳头带着呼呼的拳风直压向了夏洛的身躯。
        电光火石之剑,夏洛轻盈的向后跃出,后脚点地,接着借助于与地面的弹力,猛的弹向了那个魁梧的巨人。
      “铛!”清脆而刺眼的金属撞击声在每一个人的耳朵里炸开。
        两人迅速的分开。
        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一种似乎能够看见的沉重的压抑感正在死命的宣泄着。
      “妹妹。别打了。”古里斯想要去拉夏洛,但是夏洛锐利的眼神使他退了回去。
        亚库有一些惊讶,眼前这个有些瘦弱的女孩居然有这样强大的力量,自己的手臂居然有点微微的发麻。
        而夏洛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白羽没有刺穿那个战夫人的拳头。世界上还有比白羽更加坚硬的金属吗?
      “有趣的事情呀。”那个妖冶的女子媚笑着走到了两人的中间,说:“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女孩。说出去还真是要笑死人了。而小女孩呢,居然为了一点点的小事就舞刀弄剑的,难怪别人说女孩子小心眼。果然有道理啊!”
        亚库的脸一下子红了下来。但是很快又恢复了,他哼了一声。又要了一杯酒,继续喝着。
        对手既然已经停手,那么自己也不需要在如何了。
        夏洛将白羽收回了剑鞘。转了头,看着那个一脸苦笑的哥哥。
        酒馆又重新恢复了原来的喧闹。本就如此,在这个世界上,永远都是有着始料不及的意外之内,预期期期艾艾,不如坦然接受的好得多。佣兵又重新开始谈笑,喝酒。
      “奥斯库先生,请问我们的委托人什么时候来?”诺里走到奥斯库的身边,问道。
        奥斯库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酒馆的门。
        下一秒。
        外面的光没入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来了......”
        奥斯库轻声说道。
最后编辑Kurd裤脚 最后编辑于 2009-03-21 13:19:35
      人这辈子玩得就是心跳....  我们不应该随便玩玩...但是每次都被玩也很郁闷....

TOP

 

开头设置了悬念,让人不由得想知道那个发布任务的剑士(应该是男主吧)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其他么,因为刚开头也看不出来什么。
吐个槽。。。
“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女孩。说出去还真是要笑死人了。还有一个小女孩,居然为了一点点的小事就舞刀弄剑的,难怪别人说女孩子小心眼。果然有道理啊!”
这句话有点别扭,“一个大男人”“一个小女孩”感觉“一个”用的太频繁,有些多余,显的生硬了,也许改一下会更好。
blog:宅的我的宅2号
我不是LOLICON,只是碰巧喜欢过的女孩子都是LOLI罢了。。。。。

TOP

 

很好很强大!
受教了哦~~~~~马上就改!
      人这辈子玩得就是心跳....  我们不应该随便玩玩...但是每次都被玩也很郁闷....

TOP

 

改不下手.....
      人这辈子玩得就是心跳....  我们不应该随便玩玩...但是每次都被玩也很郁闷....

TOP

 

"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女孩" 我不觉得有什么赘诉的地方~~~~其实还可以读来不拗口也不堵塞

一看就是第二世界~~而且有又是长篇的构架………对于长篇评论细节是没意义的~就看你故事结构的把握了

TOP

 

其实.......
我不想的.......
这次会注重一点节奏和情节的安排。
估计会很死脑细胞的......5555
      人这辈子玩得就是心跳....  我们不应该随便玩玩...但是每次都被玩也很郁闷....

TOP

 

啊,裤脚有时间讨论一下你的新作啊~
拥抱的是手里的温度,我期待着吻

TOP

 

OK!OK了!
这次有很多的灵感爆发啊!
      人这辈子玩得就是心跳....  我们不应该随便玩玩...但是每次都被玩也很郁闷....

TOP

 

又1次  吐槽无力    【为什么我要说“又”呢?】
走路不能走得太快,步子不能迈的太大,不然容易扯着蛋!
大哥,你了解我的。要是我做的话,趴着的就是她老公了。

TOP

 

想吐就吐吧。
现在我还没想好故事主线到底要用哪一条........
      人这辈子玩得就是心跳....  我们不应该随便玩玩...但是每次都被玩也很郁闷....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