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8493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练笔] 《塚谈》

《塚谈》

闲着无聊的怪谈计划,决定把听来的怪谈整理出来。
总之有时间就更新一下吧。

PS:这是怪谈,不是恐怖故事——且以下故事都真实存在
最后编辑三途川の小花 最后编辑于 2013-05-07 11:36:14

与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基佬吧!

TOP

 

这位官人,您累了吗?
您想休息一下吗?
这样无光的夜晚并不适合赶路呢,请在这里歇一下脚吧。
小女早已准备了茶点,酒水,当然还有……故事。
官人,您想听故事吗?
那是像今晚这样,黑暗又寂静的夜晚发生的故事——一名神色匆匆的男子,在漆黑的山道上赶着路。即使是深夜了,男子还是不发一语地低头向前。
这时四周开始弥漫起雾气……经过一片断崖的时候,男子忽然看到路边有一间客栈。
咦?这么荒凉的地方怎么会有客栈?
他奇怪停下了脚步……但眨眼的功夫,那间客栈却不见了。他惊诧地揉了揉眼睛,但那里还是什么都没有。
男子以为自己看错了,于是继续在黑暗的山道上迈开脚步。
没想到这时突然从身后传来了小小的声音:这位官人,您累了吗?
男子惊恐地回过头,发现一名女子笑着站在身后,而客栈也不知何时又出现在那里。
您想休息一下吗?
女子直直地站着,面带异样的笑容看着他。
这样无光的夜晚并不适合赶路呢,请您在这里歇一下脚吧。
小女早已准备了茶点,酒水,当然还有……故事。
男子虽然心生怯意,但当他看到那女子的笑容,神情逐渐变得恍惚,不知怎的竟跟了过去。
雾越发的浓了……在这无光的深夜,周遭寂静地令人发指,连虫儿的鸣叫声都听不见。
唯有那客栈青冷的灯光下,女子压抑着笑意的问声:
官人,您想听故事吗?
那是像今晚这样,黑暗又寂静的夜晚……发生的故事。














塚之一  催眠




那已经是距今十几年前的事了。
A先生是一间心理诊所的医生。
毕业于国内某医学院心理系的A先生在大学时代所研究的课题是一项在当时医学界相当前卫的领域——催眠。
也既是一种通过特定的方法让人类的大脑进入一种极易受到暗示的状态的技术,而A先生研究的具体项目则是利用催眠技术让有失忆症状的患者恢复记忆。
因为这项技术在当时国内的心里医学界可以说是绝无仅有,而A先生作为心理医生来说医术也非常精湛,因此他开设的诊所在当地很快就变得非常有人气。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一天,一名奇特的病人来到A先生的诊所。那时已经是晚上的七点五十分,几乎到了诊所的休业时间,所以原本正准备打烊A先生并不打算接待这位病人。
然而那名病人却不肯离开,在诊所门前苦苦地哀求A先生帮帮他。
尽管对此A先生有些为难,不过最后出于强烈的职业道德感,他还是接诊了。
“我最近总是在做一个奇怪的梦。”
他带着那名病人来到会诊室,刚一坐下,对方就急切地说。
A先生注意病人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脸色苍白,呼吸也很急促,显然内心处于一种相当焦躁的状态。
“哦?是什么样的梦?”
“是一个关于水塘的梦!在梦里,我总是在一个水塘边散步……”
“水塘吗?是什么样的水塘呢?”
“我……我说不清楚!总之就是一个很大水塘,我总觉得去过那里,但也许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不记得了。”
然后呢?
A先生一边认真地将病人的描述记录在笔记本上一边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病人看上去有些迟疑。
他先是不安地看了看四周,然后开始咬指甲,过了相当久后才慢慢回答:“然后……有什么人把我推进水塘里。”
“把你推进了水塘里?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我是说在梦里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不知道……我不知道,因为在梦里我每次都是背对着他的,所以看不到他的脸。总之我就这样掉进水里,身体开始往下沉……我拼了命地想要往上游,可是脚却被水草缠了,让我无法浮到水面。我越是挣扎水草就缠绕的越紧……无法呼吸让我越来越难受,胸膛几乎要燃烧起来。”
后面的事我就想不起来了,这让我很不安。
病人说这些花的时候捂住胸口,看上去相当难以忍受。
“每次梦到这里我就会被惊醒,可能也不是马上就醒了,也许后面我还梦到了什么,但却记不得……总之就是这样。”
“你做这个梦多久了?”
“已经一个月了。”
这种情况并不鲜见,A先生每天都会接触很多类似的病例,听完这番话他对病人的病症多少也有了答案。
“经常做这种梦的话可能意味着你的身体有隐疾,而且你提到在梦里往往会有很强烈的窒息感,那说明很有可能是呼吸系统的问题,建议你去医院做一下胸透和……”
“已经检查过了,医生说什么问题也没有。”
病人立刻打断了A先生的话。
对于病人的这种态度A先生稍微有点惊讶。
“如果是这样的话可能就是你心理上的问题了,夜晚的梦通常也与记忆有关,你小时候有过掉进过水里的经历吗?”
“没有,完全没有过……”
对于这个问题,病人还是果断地摇了摇头,矢口否认了。
看来想要从对方嘴里问出点什么并不算太容易,不过对方看上去又不像在撒谎的样子,于是A先生便按照经验给那名病人开了一些镇定类的药物让他先回去服用看看,如果没有用的话再回来。
“谢谢,我会回去试一下的。”
会诊结束拿到药物后,对方道过谢便离开了诊所。
从那以后那名病人一直没有来诊所,A先生也渐渐把这件事情给抛到了脑后。
但是过了两个星期,那名病人又出现在诊所里。
“我每晚还是在做同样的梦。”
那名病人满面愁容地说,接着他告诉A先生自从服用了那些镇定剂后,自己的症状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越发严重了。
“那个梦的时间变得越来越长,梦中的情景也变得逐渐清晰起来,但我每次还是记不得掉进水里以后发生了什么,所以真的很在意……”
病人总是重复同样一句话……
从那之后他几乎每天都来,身体状况也每渐愈下,不单身体变得瘦削,甚至伴随着严重的脱发。
这时A先生终于意识到病人的病情可能比自己想象中要严重的多,于是决定采取催眠疗法对他进行治疗。
根据以往的经验,A先生判断病人是由于受到过某种惊吓才引发这种症状的。
人类在遭受过度的刺激时大脑就会自我封闭,采取将记忆封锁的方法来保护自己,只要能引出这些记忆就能找到结症所在。
于是A先生和那名病人约好了会诊时间。
约定的当天那名病人依旧如约来到诊所,A先生把他带进治疗室并让他躺在床上。
他按照步骤让对方服用了一些特殊的药物,接着又通过语言让他的身体和精神放松。
催眠进行的相当顺利,不一会儿对方就陷入了非常理想的催眠状态。
于是A先生开始让他详细回忆梦中的情景,试图找出问题的症结所在。
“我在……一个水塘边散步。那个水塘很大,一眼看不到边,水是绿的,上面全是浮萍……那是一个雾天,对,雾很浓,也很冷。”
双眼微闭的病人迷迷糊糊地喃喃道。
“那个水塘旁有一条堤坝,我就在堤坝上散步……那条堤坝很长、很长……长得看不到头。这时有什么人……忽然从背后推了我一把,接着我掉进水里。水很凉,凉的刺骨……虽然当时很惊慌,但我仍然挣扎着游向水面……可这时有水草缠住了我的脚,我怎么也上不去……我在水里不能呼吸,胸口就像烧起来一样,越来越难受……后来……后来我……”
这时病人的身体忽然痉挛起来,大量的汗水开始从他的额头渗出,他的双手死命地抓住床沿,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A先生确定后面的部分就是导致他不安的病因,于是急切地问道:“后来怎么了?”
这时,病人全身的动作忽然停止了。
他猛地睁大眼睛,用布满血丝的双眼直愣愣地盯着A先生,接着一字一句清楚地说道:“对了,我想起来了。后来……我就这样被呛死了。”
病人说完这句话,大量的黑血开始从他的嘴角涌出。他的脸色开始变得惨白,进而浮现出无数皱褶。接着他的身体越来越浮肿,全身的皮肤纷纷绽开,无数黑色的絮状物伴随着腥臭的脓液从腹部流了出来……那是已经腐烂的水草。
“真的!我当时亲眼看到的!绝对没有错!”
那时对我讲述这个故事的A先生依旧面如土色地坚持自己没有看错。
后来A先生报了警,赶来的警察带走了那名病人的尸体并要求他回警局做笔录。
他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经过告诉了警员,但对方却怎么也不相信他的话。
”他们告诉我那不可能是真的,因为经过法医的坚定,那个家伙至少已经死了一个月了!“
那前来诊所就诊的他到底是什么呢?
直到现在为止也没人知道。
A先生从那以后就转行了。




(塚之一  催眠  完)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三途川の小花 最后编辑于 2013-05-07 07:18:46

与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基佬吧!

TOP

 

回复 3# administrator_1 的帖子

先攒个十篇二十篇再说- -

与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基佬吧!

TOP

 

回复 9# stars 的帖子

故事本身都是零零散散听别人讲的,我做的是把这些故事配上人物和情节重新叙述出来-w-

与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基佬吧!

TOP

 

塚之二  书房里的秘密



K小姐在念中学时曾碰到过这样一桩怪事。K小姐所念的中学是在当地是一所相当有名的升学高校,但有趣的是这间学校是完全的走读制,并没有供学生居住的宿舍,因此当时家住外地的她只有选择在学校附近租房子住。
父亲早亡的K小姐当时家境并不富裕,靠着打零工勉强度日的母亲只是为了给她缴纳学费就已是拼尽全力,实在拿不出多余的钱来租房子,于是K小姐只能利用课余时间打工得来的微薄收入租一些条件很差的地下室来住。
”那时候的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住上稍微像样点的房子就好了呢!“
当时对我讲述这个故事的K小姐在回忆起高中生活的时候,看上去依旧有些不好意思。
”所以那时候我看到那个可疑的招租信息的时候满脑子想的就只有捡便宜,根本没仔细考虑过呢。如果那时候我不是那么穷的话,恐怕就不会碰到那种可怕的事了吧!“
厄运总是伴随着贫穷而来,这句话一点也没错呢。
一脸苦笑的K小姐悻悻地说道。
故事发生在数年前的盛夏,那是七月初的一天,因为先前打工的店铺经营不善倒闭,老板连夜欠款潜逃的缘故,没有拿到工资所以付不起租金被房东赶出来的K小姐,在学校附近的招租板上看到了一条特别的房屋出租信息。
那是一间公寓,位于距学校只有五分钟脚程的小区内,两室一厅,坐北朝南,月租金只要三百五十元。
这简直就是天大的便宜!
看到这条信息的K小姐不禁惊呼。
”那时候的我真的是被逼到走投无路呢,全身只剩下五十块钱不说,回家的火车又是两个星期以后,要是没地方住的话晚上就真的要露宿街头了!“
身处困境的K小姐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急忙按照上面的联系方式给房东打了电话。
电话中K小姐表明了租房的意愿,而对方也爽快地约她当天下午就去看房。
于是K小姐当天下午提前十分钟就赶到了见面地点,令她没想到的是房东竟然已经在门口等她了。
”你好,你就是K小姐吗?“
对方是一名面貌和善的中年女子,待人也很客气。
”是的!“K小姐连忙鞠躬,两人经过简短的自我介绍后,房东便提出去带她去看房。
K小姐答应后对方便转身走进后面的公寓楼,原来租屋信息上的地址就是这里。
“房子虽然有些老,但设施都很齐全,所以并不会影响日常生活。”
上楼梯时房东这样说道,K小姐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栋公寓的确有些旧,斑驳的墙壁有许多脱落的地方,甚至还能看到开裂的痕迹。
大概是二十多年前的老建筑,里面连电梯都没有。
不过索性公寓只有七层,并不是需要电梯的高度,而且每层楼都装有感应灯。
K小姐想租的公寓位于五层,两人到达后房东用钥匙打开了门。
”就是这一间,请随便看看吧。“
房东让K小姐先进屋,于是K小姐便脱下鞋子走了进去。
”就像屋子信息里写的那样,那个房间确是两室一厅,坐北朝南,日照很充足。虽然没有家具这点比较遗憾,但考虑到低廉的价格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吧。“
K小姐一边用手在半空中比划着一边回忆道,可以看出她对那间屋子相当满意。
“那么我们就签一下合同吧。”
看到K小姐的这种态度,房东便从包里拿出租赁张合同,上面写明了每月的租金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项。
K小姐大致浏览了一下合同,发现其中的规定相当宽松,非但没有不让在户外的阳台上晒衣服这种规定,甚至没有禁止饲养宠物。
只不过其中有一条比较苛刻,那就是租户最少要签五个月的租赁合同,如果在这五个月期间租户以任何理由搬离公寓,那么租金本身就将作为违约金不再返还。
“为什么要一次性签五个月的合同呢?”
K小姐问道。
房东抱歉地搓了搓手,苦恼地回答:“这间屋子的租金很便宜,如果一次只租一两个月的话我们又要联系其他租户,这样根本赚不到什么钱。而且以前的租户有一些连一个月都住不满就离开了,损失都要由我们承担,实在是没有办法才这样,这点还请您多多谅解。”
K小姐虽然有些奇怪,不过想一想五个月无非就是一个学期的时间。尽管当时临近暑假,自己两周后要回一趟老家,但时间最多也只有一个星期而已。况且更重要的是这么便宜的好事也许不会再有了,于是K小姐并未考虑太多,爽快地在合同上签了字,为此她甚至还向学校的朋友和老师借了钱把房租付上。
“啊对了,正南朝向的那间屋子最好用来当做卧室。而且那个房间里的电风扇可能有些旧,很容易出问题,可以的话请不要使用。”
临走时房东指着南面的那间屋子特别嘱咐道。
”是吗?我知道了,这点会注意的。“
这么好的房间岂有当卧室的道理?所以K小姐只是口头上答应下来,并没打算招办。
于是第二天,缴纳了租金的K小姐就这样高高兴兴地搬进了新家。
她从小区的废品堆积处捡回一些别人丢弃的旧家具,把南边那间最好的屋子布置成了书房。
勤奋努力的K小姐从此便在这里开始了挑灯夜读的生活。
住了一段时间,她发现那间屋子真的什么都好,空气新鲜,光照也很充足,最重要的是房东提到的那个老式电风扇其实运作的很好,热的时候可以用来纳凉。
但是只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她,那就是每当自己打开风扇并坐在写字台前时,就会感觉后背有东西在碰她的后颈。
开始的时候K小姐对此并未在意。
大概是因为总是保持一个姿势看书,所以得了神经痛之类的吧,过一阵自己就会好了。
于是K小姐每晚就这样在与”神经痛”的斗争中度过。
不过这种情况持续了几天后,她开始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因为她发现只要自己离开那个坐位,那种被什么东西触碰后颈的感觉就会消失,一旦在那书桌前坐下,那种感觉又会立刻出现了。
要说是神经痛的话那不是应该无论在哪里都会有那种感觉吗?
所以应该不是神经痛……
而且夜里睡觉的时候,K小姐经常可以听见从书房里传来奇怪的声音。
这间公寓明明是东南朝向,离学校又那么近,这么好的房子租金为何只有三百五十元?
没理由会这么便宜……不会是屋子里有怪什么‘东西’吧?
想到这里的K小姐开始起了疑心。
为了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趁周末时间请来了一个风水先生。
“请帮我看看这间屋子的风水。”
K小姐对风水先生说道,于是对方便走进屋子,挨个房间查看了一番。
起先的客厅和卧室包括厕所在内似乎都没什么问题,可就当那个风水先生来到书房门口的时候,却忽然停住了。
他站在房间外面探头往里面查看了一番,但却无论如何也不肯进屋。
“请问这个房间有什么问题吗?”
K小姐担心地问道。
风水并没有回答,而是对她说:“今夜凌晨两点,用相机在你的书房里拍一张照片,有没有问题你自然就知道。”
“诶?相机……吗?”
“是的。不过有一点请千万记住,看完以后记得马上带着照片去楼下的十字路口,然后把它烧掉,切记不可留着过夜,否则后果自负。”
风水先生说完后便离开了。
K小姐觉得有些怪怪的,于是向同学借来了快可拍相机。
当天晚上她依旧像往常一样坐在书房学习,不一会儿,那种有东西碰她后颈的感觉又来了。
于是K小姐在屋子里时钟指到两点整的时候便从椅子上站起来,按照风水先生的要求用借来的快可拍给书房照了一张相。
喀——
苍白的相片从相片的底部缓缓滑出。
K小姐拿起照片,相片一片空白的表面上逐渐开始浮现出黑色的影像。
首先出现的是墙边的书桌和椅子,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然而当房间中央的景物出现时,画面却开始变得异样起来。
相片的正中央……浮现出某个奇怪的东西。
K小姐皱着眉头仔细盯着画面……相片中央奇怪的物体越来越清晰,当那个东西的轮廓完全显现出来的时候,K小姐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椅子后方的半空中出现的是一双红色的绣花鞋!
慢慢的……一个身穿寿衣的干瘦老太太出现在画面中央,她被一根麻绳吊在天花板上,电风扇一转叶片就会缠到吊住她的绳子。
老太太的身体因此旋转着前后摇晃,脚尖刚好碰到她后颈的位置。
“呀——!”
K小姐尖叫一声丢掉手中的相片,连滚带爬地逃出了公寓。
“当时虽然很害怕,但跑到一半我幸好记起了那个风水先生的话,于是打电话找来班上的男生回到房间找到那张相片,马上去楼下的十字路口把它给烧掉了呢!”
不然的话真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K小姐后来心有余悸地回忆到。
住了还不到一个星期的K小姐后来火速搬离了那间公寓。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三途川の小花 最后编辑于 2013-05-07 16:04:35

与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基佬吧!

TOP

 

塚之三  鬼门关


在A省和B省交界处有一条江,江边有一条不起眼的小路K。
这次的故事,就是在这一边是断崖另一边是深谷的小路K上发生的。
现年四十岁的C先生是一名货运卡车司机,去年九月初的某个深夜,他开车装满货物的卡车沿着江边的K路逆流而上,把一批货物从A省运往B省。
当时时值凌晨三点钟左右,路上几乎已经看不到其他车子。虽然第一次跑这条山路的C先生驾驶的相当谨慎,但依旧有些架不住袭来的困意。
“做我们这行其实很累的!如果货物延迟送到的话公司就不会给我们全额薪金,所以有时候就算犯困也要冒险继续开呢。谁都知道疲劳驾驶很危险,但大家都是为了钱嘛,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可要是太累的话就不行了,毕竟钱虽然也很重要,但要是连命都丢了的话就划不来了。”
说着这番话的C先生语气里多少带着些抱怨。
而当时的C先生正是处于相当疲劳的状态,长时间的驾驶让他开始觉得眼皮沉重,脑袋也迷迷糊糊。
这样开下去说不定会有危险,到下一个休息站就睡一觉吧!
C先生强打起精神准备再跑一段路,可就在经过临近峡谷的一个弯角时,余光忽然瞥到不远处的山谷中有亮光。
“是很红很红的那种亮光,而且还忽明忽灭的,总之一看就知道肯定不是灯光。”
对于当时的景象C先生回忆道。
总之就是这道奇妙的亮光把C先生的困意暂时扫了个干干净净。
于是好奇的C先生把车往路边停了一下,想要搞明白那到个亮光底是什么。
“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发生了森林火灾呢,结果看了一会儿才发现并不是那样。”
因为山谷间的那道亮光竟然拍成整齐的纵列在黑暗中慢慢地向着公路的方向移动,当亮光的距离近到肉眼足够分辨时,C先生才发现那奇妙的亮光原来是由无数的火把组成的。
“结果我发现那些都是举着火把的人呀!”
不知何时原本漆黑的山谷间竟变得人山人海,一片灯火通明。
大概是正在举办什么祭奠,喧嚣的锣鼓声从远处响起,气氛好不热闹。
对此C先生感到相当诧异。
这么热闹的祭奠,难道这附近难道有大型的村镇吗?
就在他疑惑期间,举着火把的人们开始顺着崖边缘的小路蜿蜒向上,向着公路的方向攀登上来。队伍的最前段的人们舞龙耍凤,后面的其他人则手持火把,有说有笑地踏着C先生从见过的奇妙舞步。
队伍里的人相当多,粗略估计至少有千人以上。
他们全部身穿古香古色的古代服饰,其中不少还带着面具。
这些人登上K路以后,就整齐划一地在路边排成一列,向着C先生开来的方向游行过去了。
“喂,下来玩玩吧!”
游行队伍中的人们都相当热情,经过C先生的车边时,他们都纷纷笑着向车内的他招手。
这时C先生发现前面的不远处竟然有一条可以通往山谷的岔路,顺着那条岔路望去,可以看到远处正点燃篝火的村落。
真好,我还没参加过当地的祭奠呢!
对于那些人的邀请C先生感到非常高兴。
“而且跑了一整天的我早就快被饿死了,本来打算是到下一个休息点再停车的,不过既然村子就在前面那我就没有继续往下开的理由了。所以我I就发动了车子,朝那条岔路开过去,打算下到山谷里的那个村子,顺便到祭奠的摊位上弄点吃的。我是真的看到那里有个村子的!连村子里的房舍和寺庙都能看见!”
C先生非常认真地向我描述他在远处看到的那个村子。
“可就在我向前开车正准备开上那条小路的时候,后面突然响起很大的汽车喇叭声。你听过的吧?就是大型卡车那种汽笛的声音,很大的。平时我很讨厌那种声音,如果有其他司机在我旁边按那种汽笛,我搞不好会直接超车上去骂他。可那时候幸亏是那种声音很响的汽笛,不然现在我可能就不会坐在这种地方了。”
这么说着的C先生看起来有些心有余悸。
“汽笛响了以后当然把我吓了一大跳,所以我立刻刹住车回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结果就看到后面那辆卡车的司机正疯了似的朝我不断狂按喇叭,还把脑袋从车窗外面探出来一脸惊恐地挥舞胳膊。”
“快回来!你到底在干什么啊!?不要命了吗!?”
后面的那辆车子的司机当时嘴里喊的似乎是这样的内容。
于是C先生困惑地回过头,这时他才惊觉自己竟然正把货车向着悬崖的方向慢慢开去,而且前轮几乎已经要掉下山崖!
车子前面根本就没有什么通往山谷的岔路!
他再一看,原本不远处那热闹非凡的山谷里早已是一片漆黑。哪里有什么锣鼓喧嚣?只有夜风的呼啸和崖下江水奔涌的声音传入耳畔。
而且不知何时,原本公路上那些举着火把游行的人们也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C先生被吓出一身冷汗,连忙把车倒回了大路。
“那次真的是吓尿我了!结果事后我才知道,那段路上出过不少事故,有许多车子半夜里不明不白地就从悬崖上翻了下去,死了很多人。当地的老司机都说那个山谷是个鬼门关。”
而自己那时在山谷中看到的,也许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的景象吧!
C先生那次回家之后就大病了一场。
最后他告诉我直到现在自己在深夜里再经过那段路时,经常还会看到那种热闹非凡的景象。


(完)
最后编辑三途川の小花 最后编辑于 2013-05-07 16:09:09

与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基佬吧!

TOP

 

塚之四 会掉下去






这则故事是我在同学聚会上听来的。
现年二十五岁的X君是我高中时代的友人,大学毕业后便在一间规模不大的小软件公司担任程序员。
X君居住的地方离公司很远,所以每天上下班都要乘很长时间的公交车。
而他所经历的离奇事件,就是在那夜晚的公交车上发生的。
七月中旬的一个晚上,X君像往常一样结束了一整天劳累的工作,乘坐公交车回家。虽然当天因为加班的缘故耽误了时间,不过他还是幸运地赶上了末班车。
时值晚上十点半,车上的乘客不多,车厢中还有许多空位,于是X君挑了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那天我非常累,坐下不久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差不多车子开到一半的时,我I忽然感觉肩膀上压着什么东西。于是我睁开眼睛,发现不知何时身边坐了一个陌生的女孩,正将头靠在我的肩上沉睡着。”
根据X君的描述,那个女孩留着长长的黑发,她的皮肤也非常白皙,但并不会给人阴森森的感觉。
最重要的是她的脸蛋非常标志,是个难得的美人。
这么年轻貌美的女孩子靠着自己的肩膀睡觉自然是一件好事,于是想要充分展示一下绅士风度的X君并没有叫醒她。
女孩期间一直发出平稳的鼻息,公车快到X君的公寓那一站也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于是X君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对方的肩膀,想要把她唤醒。
“不要动……”
可就在这时,闭着眼睛的少女却轻声对他说道。
“让我再靠一下……不然我会掉下去的。”
咦?原来她没有睡着啊?
对此X君相当诧异,两人间的气氛也顿时变得微妙起来。
“虽然那时我觉得一个女孩子对初次见面的陌生男人说这种话很奇怪,但我还没不解风情到拒绝她的程度。”
大概是脑子里在期待着什么好事发生吧,所以我就任由她靠在肩上。
X君一边说着一边苦笑着挠了挠头。
黑夜中的公交车继续平稳地向前行驶,当车子开到X君该下车那站时,他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到哪站下?”
“我掉下去的那站下。”
女孩回答。
“不是……我是问你要在哪一站下车。”
“就是我掉下去的站啊。”
掉下去的那一站?
对这个答案X君有些不解,这难道是什么谜语吗?
不过他觉得女孩也许是在和她开玩笑,于是笑着换了种问法:“那你要在哪站‘掉下去’?”
“你下车的时候就是我掉下去的时候。”
“我下车的时候?”
“对,如果你下车的话我就会掉下去。所以请您不要这么快下车好吗?”
X君虽然对此相当感到相当奇怪,但女孩楚楚可怜的神情却非常可爱,于是他打算陪她玩到底。
“好,我不下车!”
听到这句话,对方立刻开心地笑了:“谢谢你,你真好!那我们就这么约定了喔~不过你要是不遵守约定的话,那也要和我一起掉下去!”
“好啊,没问题。”
X君笑了笑。
这时公交车已经驶进市郊,车上的乘客也越来越少。
因为实在太累,期间X君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直到司机前来叫醒自己时他才睁开眼睛:
“先生,我们已经到总站了,您该下车了。”
原来自己已经不知不觉间坐到了总站,于是他打算起身下车,可这时却发现那名少女依然靠在他的肩膀上沉睡。
真是能睡的家伙!看着那张安稳的睡脸X君无奈地笑了笑。
“怎么了先生?您身体不舒服吗?”
然而看到他没有起身的意思,司机的表情看上去却有些担心。
“啊,不,不是的。只是这个女孩从刚才就一直靠在我的肩上,我想先把她叫醒再下车……”
X君笑着指了指熟睡的少女。
然而听到这句话,司机的脸上表情却先是有些疑惑,接着扭曲起来。
“先生,现在车上……只剩下您一名乘客了……您的旁边什么人也没有啊。”
哎?什么!?
这句话像电流一样电了X君一下,让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他下意识地转过脸,结果看到的还是少女那张靠在自己肩膀上,静静地……静静沉睡着的脸。
那到底是什么!?
“哇啊——!”
X君一个激灵,惊叫着从坐位上站了起来。
碰咚——
接着有什么东西从少女的肩膀上掉下来滚到了地上,X君定睛一看,那竟然是少女的脑袋!
“掉下去了!掉下去了!”
那颗脑袋一边叫着一边在地上滚了几圈,然后睁开眼睛对X君对他婉儿一笑,化作一阵青烟消失了。
“现在回忆起来,我那时大概是因为遵守了和她的约定,她才没有加害于我的意思吧!不过她的还真漂亮,说实话我当时还真心动了呢!”
简直可爱死了,要是人类就好了。
X君眉飞色舞地描述道,不过他后来又强调无论如何也不想再碰见她第二次了,原因是他三天后就在报纸上看到了一则新闻:一名下班回家的男子在自己乘坐的那个末班车上离奇死亡。而他的死因竟是被某人用利器切掉了脑袋。
至于凶手,直到现在也还没找到。
“我想,一定是那个家伙没有遵守和那个女孩的约定,所以才变成那样的吧!不遵守对女人承许下的承诺真的是件很可怕的事呢!”
最后X君用五味杂陈的表情对我说道。








(完)
最后编辑三途川の小花 最后编辑于 2013-05-09 17:06:26

与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基佬吧!

TOP

 

回复 19# ninsun 的帖子

你有福了……
附件
777.jpg ()

jpg (2011/11/24 23:58:02)

777.jpg

最后编辑三途川の小花 最后编辑于 2011-11-24 23:58:20

与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基佬吧!

TOP

 

塚之五  婴




这个故事是我从朋友的长辈那里时听到的。
L君是我大学时代的友人,我们的关系相当不错。
“对了,下个星期我要回老家一趟,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三月中旬的一天,L君邀我一起去他的老家S省,一方面是为了游玩,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探望他年迈的外祖父。
由于当时的我没什么事情可做,所以便索性接受了他的邀请。
于是几天后,我们乘火车从B市出发,经过一整天的颠簸后来到了S省。
L君的外祖父居住的山村相当偏远,下了火车后我们又换乘巴士,开了整整三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
当我们到达时已经是黄昏了,L君和我沿着田边的小路穿过田地,最后在村子外围的一间小屋前停下了脚步。
这时屋子的主人,L君的外祖父Y先生早已在院子里等待我们了。
Y先生是一名年近八旬的老者,透着一股乡村人特有的淳朴,为人相当热情。
他和走进院子的我们一阵嘘寒问暖后便立刻把我们迎进屋,接着开始自己一个人操持起晚饭。
晚饭的菜色是山菇炖土鸡和其他几道凉菜,对这样的小村子来说已是相当丰盛的晚餐。
而对于我这样的城市人来说都是从来没有品尝过的味道,再加之Y先生的厨艺真的相当不错,因此我吃的很饱。
吃到差不多一半时Y先生从L君那里得知我很喜欢喝酒,于是便爽快地拿出自己酿的粮酒,说无论如何也想与我上喝几杯。
鉴于我们并不会很快回去,再加上早就想要尝尝农家自酿的烈酒,因此对长辈的要求便恭敬不如从命。
于是当晚我们就坐在温暖的炕头,一边喝酒一边聊着家常。
正喝到兴头上时,Y先生不经意间讲起这样一个故事。
“我是从我祖父那里听来的,一个关于婴儿的故事。”
“婴儿?”
对,有点微醉的Y先生缓缓点了点头,接着开始讲述起那个离奇的故事。
那是民国初年时发生的事。
当时国内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大量农民因战乱失去土地流散各地,而Y先生的祖父就是其中之一。
失去田产的Y先生的祖父只能四处流浪靠贩卖草席为生。
就在一个大雨瓢泼的深夜,Y先生的祖父来到一个村庄。
当时季节已是深秋,从天而降几乎要结成冰浆的雨水寒冽沁骨。
Y先生的祖父衣着单薄,几乎快被这雨水冻僵了。
他想找间旅店歇脚,但摸了摸口袋却发现自己早已是身无分文。
这可怎么办?这雨继续淋下去一定会被冻死。
Y先生的祖父一边摸着黑,在泥泞的土路上一边冒雨前进一边东张西望,祈盼着或许老天保佑,会有寺庙或道观之类让他能够避雨的地方。
可走了很长时间,甚至都已经出了村口好几里路,他却依旧连一间土地庙都没有发现。
Y先生的祖父感到身体逐渐失去知觉,变得麻木……视野也开始模糊。
尽管步履蹒跚的他觉得大事不妙,绝望的心情也油然而起,但即便如此,困境依旧没有任何改观。
这时雨下的更大了,就在Y先生的祖父快要力竭倒地的时候,却忽然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间废弃的荒宅。
太好了!菩萨保佑!
Y先生的祖父眼前立刻一亮,拖动着僵硬的身体挣扎着躲了进去。
他穿过满是稻草的庭院,一脚踹开吱呀作响的木门。一进屋,一股焦糊的味道立刻扑鼻而来。
这时一声惊雷划破天际,Y先生的祖父借着电光看清了四周。
自己所站的地方似乎是大宅的正堂,这里曾经似乎发生过火灾,四处都有被烧过的痕迹。而通往其他房间的门都被倒塌的木梁堵塞了,根本无法进入。
虽然有些透风撒气,但Y先生的祖父还是很庆幸能找到挡雨的地方。
这时他发现正堂里有一扇通往内屋的门并没有被完全堵塞,于是便从倒塌的木梁间挤了进去。
这间屋子似乎是一间卧房,尽头有一张炕,于是Y先生的祖便把随身携带的一半草席铺在炕上,另一半当作被子,脱掉湿透的衣服后睡了上去。
炕冷的很,就像隆冬结冰的湖面一样。
但因为淋过雨又累又乏的缘故,Y先生的祖父还是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就这样不知睡了多久,他忽然觉得身体变得暖热。
起初半梦半醒的他以为是自己正在发高烧,但很快又觉得不太对头。因为发烧的话应该浑身发冷才对,不可能是发热,而且还是只有身子底下热。
于是Y先生的祖父奇怪地伸手摸了摸身底,结果意外地发现自己躺着的炕竟然是热的!
咦?这是怎么回事?
他立刻清醒了过来。
自己明明没有在炕里生火,它怎么会是热的呢?
Y先生的祖父虽然对此感到相当诧异,但他转念一想,既然能让身体暖和那就没有抱怨的道理。
胆大的他想着兴许是屋子里的地灵在做善事,于是又一下子躺回草席上,安心地睡了过去。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过了没多久,身下的炕却越来越热,最后甚至烫的像砖窑一样,令人根本无法忍受。
Y先生的祖父爬起来准备下炕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然而就在这时,从某处忽然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
那哭声听上去撕心裂肺,在只有雨声的深夜显得分外渗人。
Y先生的祖父觉得浑身一阵发冷……他闭上眼睛仔细听,发现那哭声竟是炕底下传来的!
而与此同时一种悉悉索索,仿佛某种东西在爬动的声音也从炕下传来。
他顿时感觉心里一阵发毛……不过虽然很害怕,他还是壮着胆子趴到炕沿向下看去。
这不看还好,一看Y先生的祖父反而‘哇’地惨叫一声向后仰去。
“原来就在他低头的时候,正好看到一只流着脓的小手攀上了炕沿!”
已经喝醉的Y先生绘声绘色地描述道。
“接着我祖父告诉我,他眼看着就有三个被火烧了半焦的婴儿从烧火的窟窿里钻出来,抓住炕的边缘想往炕上爬!”
Y先生的祖父被吓得几乎连魂都丢了,但那一瞬间他却猛地想起草席是可以辟邪的,于是就把身下的草席往床沿使劲一扔。
草席不偏不倚地刚好落到婴儿手把着的位置,让它怎么也爬不上来。
炕下的婴儿就这样闹腾了一会儿,忽然就没动静了。
Y先生的祖父以为兴许是它们爬不上来,已经钻回炕里去了。
虽然外面仍下着瓢泼大雨,贸然跑出去会有被冻死的危险,但他还是决定马上离开这间诡异的荒宅。
可就在他穿好衣服准备下炕的时候,却又突然看见那三个婴儿居然正在爬桌子!
起先Y先生的祖父还不知道他们想干嘛,但很快便明白了。
原来因为有草席阻碍的缘故无法从炕下爬上床,所以三个婴儿打算先爬上桌子,然后跳到炕上面!
外面又是一阵惊雷划过,这次Y先生的祖父彻底看清了那几个婴儿的长相。它们全身都被烧的焦烂,身上的皮大片剥落,焦褐色的肉外翻。因为烧焦的缘故,不光面容分辨不清,连五官也扭曲到一块儿,只有一双血红的眼睛在黑暗中分外明显。
几个婴儿费了好半天劲才爬到桌子上,接二连三地开始往床上蹦!可桌子和炕之间离的又太远了,它们跳了好几回都掉到了地上。
上不去炕的婴儿显得相当狂躁,身上散发出难以忍受的焦臭味,一双着火似的眼睛冒出红光,发出猫一样的刺耳尖叫。
Y先生的祖父用草席裹住身体,缩在炕的角落里不敢动弹,就这样又过了好长时间,三个婴儿忽然不动了。它们直直地盯着Y先生的祖父低吟,似乎在思考什么策略。
接着Y先生的祖父看到那三个婴儿又开始像叠罗汉似的趴在桌子上,借高度以增加跳跃的距离!
这次最上面那只奋力一跳,终于跳上了炕!
Y先生的祖父顿时被吓破了胆。
这下妥妥歇了!看来是难逃一死了!
可就在那婴儿伸出手抓住他脚踝的时候,窗外忽然传来公鸡的叫声。
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天亮了。
只见那婴儿流露出那怨恨的眼神,恶狠狠地瞪了他一会儿,不甘地放开手钻回炕里面去了。
Y先生的祖父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冷汗浸了个透湿,他甚至连草席都顾不上拿,连滚带爬地逃出了荒宅。
这时他刚好撞上一名村民,对方看到他从屋子里逃出来,惊诧地睁大了眼睛。
“你在里面过了一夜?”
村民问道。
“是啊!”
Y先生的祖父心有余悸地回答。
“你真敢啊,这屋子可是凶宅!”
“凶宅?”
“对,这宅子以前发生过一场大火。当时住在这的一家人都给活活烧死了,然后就成了凶宅。以前也来过好几个像你这样流浪的,不知情借住在里面的全都死了。你昨晚看到了什么?”
“我没看见什么一家人啊,就看见几个婴儿!”
“婴儿吗?唉,其实这家的女主人以前生了几个小孩,可不知道怎的全都先天有病,于是这家的男主人就把它们都扔进炕里当柴火少了,那之后不长时间一家人就都给烧死了。不过你命真大,住一个晚上居然没事。快点走吧!免得里面的冤魂缠上你!”
Y先生的祖父了听了这话,虚弱地点了点头,飞也似的离开了。
“我后来才听祖父说,在他们的年代这种事并不少见。”
讲完故事的Y先生遗憾地摇了摇头。
“以前北方的一些农家里如果生了先天有缺陷的畸形儿、或者是女儿,甚至是养不起的孩子,就会把他们直接塞进炕里烧死。在那个时代这也许是一个‘称不上是秘密的秘密’吧!”
这炕下说不定就有好几个呢!
Y先生说完就开玩笑般的哈哈大笑起来,但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完)
最后编辑三途川の小花 最后编辑于 2013-05-07 16:17:21

与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基佬吧!

TOP

 

塚之六  酒店的房间





这是一个我数年前出差时听到的故事。
我所任职的公司是一间外贸公司,因此出差这种事对我来说是家常便饭,作为我搭档的J先生也是如此。
J先生是我的同事,年纪大约四十岁出头,为人相当和善,性格也非常随和,可以说是我工作中不错的前辈。
可就是这对任何事几乎都从来也不挑剔的J先生却有个奇怪的习惯:出差时从来也不住别人替他订的酒店。
每次出差时订酒店的事情他都要亲自过问,甚至有时需要去会面的客户出于礼貌事前替我们订好酒店,J先生也会委婉地退订。如果是重要的客人无法退订,J先生则会在同一家酒店自己掏钱另外订一个房间住。
对于这件事我从来也没有问过其中的缘由,而J先生自己也从来也没有谈及这件事。
大概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吧!谁没有秘密呢?
虽然作为J先生搭档的我每次我总是这么想,但这并不代表我对此毫不在意。
“J先生为什么从来不住其他人订的酒店呢?”
于是几年前一次出差时,结束工作我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在饭桌上问道。
起先J先生用为难的表情看着我,似乎不太想谈这件事,不过几杯啤酒下肚以后,他还是慢慢地说了起来:“这个啊,因为以前在酒店里碰到过奇怪的事呢。”
“奇怪的事?”
“嗯……”
J先生看上去颇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然后开始讲述自己的遭遇。
那似乎是十年前发生的事了。
十年前的一天,年轻的J先生和另外一名同事同样因为工作的缘故到外地出差,不过因为J先生晚到一步的缘故,便拜托同事先在当地一家酒店订了一个房间。
原本那个房间是给两个人一起住的,但是当晚,J先生的同事却因为临时有急事要办所以不会回来。
于是自己一个人呆在房间里的J先生便早早就上床睡觉了。
然而到了深夜的时候,J先生却听到了一阵奇怪的敲门声。
“说是敲门声其实不太准确,那是一种用某种硬物在刮擦门板的声音。”
拿着酒杯的J先生回忆道。
“于是半梦半醒的我就迷迷糊糊地问了声‘谁啊?’。”
然而却没有得到回应,可刺耳的敲门声却依旧没有停下。
“到底是谁啊!?”J先生顿时觉得一阵心烦。
是旅馆的工作人员吗?还是同事回来了?
因为敲门声实在吵闹的睡不着觉,于是J先生从床上坐了起来,走到门边透过房门的猫眼向外看去,想知道到底是谁大半夜的在搞这种事。
结果透过门上的猫眼,J先生却发现房间外面的走廊上空荡荡的,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外面明明一个人也没有,可唯独那种敲门声没有停下,依旧在耳边清晰地响,那种事真的很可怕。”
J先生顿时觉得一阵发毛,于是他立刻把房门从里面反锁,然后钻回了被子里。
“那时候我就在想不会是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接着害怕到打电话到一楼的服务大厅,想让服务生上来帮我,结果拿起电话以后却发现内线完全无法使用。”
就在J先生害怕期间,那种声音变得越发刺耳了。
声音从原先相对平稳地节奏变得越发狂乱,最后甚至变成连门板都为之喀喀作响的刺耳声音。
狂躁的敲门声一直从深夜持续到黎明才停止,当窗外的太阳彻底升起时,J先生连裤子都顾不上穿打开门飞也似地逃出了房间。
“之后我和同事谈起这件事,他竟然一脸惊讶地对我说‘诶?真的发生了吗?’”
J先生苦笑着说道。
原来就在之前J先生的同事去酒店订房间的时候,就已经有当地人提醒过他两人住的房间有不好的传闻:其实他们预定的这间酒店曾经发生过火灾,而就在J先生住的那个房间里,有个人因为逃生不及被困在里面活活烧死了。据说那个人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是紧紧贴在门上的,双手拼死抓著墙壁连指甲都嵌进门扉里,大概死前都在绝望地求救着。于是从那以后,晚上时常就会有奇怪的抓门声从那个房间传来。
但这个传闻却被J先生的同事给忽略了。
“什么啊,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嘛,你那晚没有开门不是吗?”
“嗯,是啊,我的确没有开门呢。”
J先生看上去有些恍惚地回答。
这种怪谈故事不是无论在哪里的酒店都能听到吗?
那时的我甚至在想这个故事本身说不定是J先生编造出来骗我的。
不过,就在这时我却忽然觉得那个故事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咦?不对,等一下……你刚才说的那个人是怎么死的呢?”
“啊啊……被困在房间里活活烧死的。”
J先生面如土色地重复了一遍。
听到答案的我,瞬间便明白了J先生拒绝让别人订酒店房间的理由。





(完)
最后编辑三途川の小花 最后编辑于 2013-05-09 04:39:37

与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基佬吧!

TOP

 

塚之七  讨回物




有句俗话叫“不知者不罪”,这句谚语的意思是“如果某人因事先不知道而有所冒犯,就不加怪罪”。
但这句话用在“怪力乱神”上似乎行不通,对于一些忌讳的事情,就算是那些不了解习俗而误触了禁忌的人,也会遭遇到不好的事情,而接下来这个故事就是因为不知习俗误触禁忌造成的。
我的朋友A子小姐是一名家住宫城县的日本人。
她在日本的住所位于市郊地区的一个十字路口,是一个配有院子的独栋小楼,路口的四周也都是这样的建筑。
A子小姐家的对面住了一对中国夫妇。
一天晚上,和朋友在外面玩到很High的A子小姐很晚才回家,当她经过家附近的那个十字路口时,忽然看到那对中国夫妇的院子里隐约传出火光。
咦?怎么会有火光?难道是房屋着火了吗?
对此A子小姐相当惊讶,因为担心的缘故所以她便疾来到那对中国夫妇的住所前。
“结果我发现那火光并不是因为失火,只是那对夫妇正蹲在院子里,正在烧着什么东西。”
似乎是一些五颜六色的纸片。
对于当时的情景,A子小姐回忆到。
“抱歉,打搅一下,请问你们在做什么呢?”
处于好奇,A子小姐便问道。
听到她的声音,蹲在院子里的两人回过头。
起先他们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显得有些尴尬,接着两人稍微对视了一下,接着便回答:“我们正在烤红薯。”
“红薯?”
对于这个答案A子小姐觉得相当惊讶。
“虽然现在烤红薯一般都用锡箔纸和烤箱来烤,就算要用古法烤制的话也要用干树叶而不是纸才对,况且这么晚了还在烤红薯的确让人有些在意,不过因为毕竟是在别人家的院子里,而且两人生的火堆并不是太旺,所以我只是提醒了他们一下请注意安全然后就往自己家的方向离开了。”
然而就在她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一枚还在燃烧着的纸片穿过院子,从A子小姐的脚下朝着十字路口的方向飞舞了过去。
为了安全起见,A子小姐连忙赶上去用脚踩熄了燃烧的纸片,在确认没有火星后便把它捡起来随揉了一下随便装进了口袋里,准备回家以后再丢到垃圾桶里。
但因为实在玩的太累的缘故,回到家的A子小姐就把纸片的事情忘到了脑后,冲了个澡便上床睡觉了。
“其实我这个人睡觉很死的,尤其是在很累的时候,真的是谁也别想叫醒我。有一次连我老公忘记带钥匙拼命砸了一晚上的门我都没有醒来呢!”
A子小姐有些不好意思地强调睡得死这点。
“但是那天晚上却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睡到半夜的时候就莫名其妙地醒了过来……然后,我就看到了‘那个东西’。”
她到底看到了什么呢?
“是一枚蓝色的纸人。”
A子小姐说道。
原来迷迷糊糊中醒来的A子小姐,在卧室的墙壁上看到一枚蓝色的纸人。
“总之就是一个很普通的纸人,做的很粗糙,就像小学时候的手工课上用剪刀裁剪的那种东西,只有一个大致的形状。就那样贴在卧室的墙壁上,我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
虽然看不清脸,但A子小姐却能感觉到那个纸人似乎正在用锐利的小眼神紧盯着她。
那是什么!?
A子小姐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然而就是在那眨眼的功夫,墙壁上的纸人却又突然消失不见了。
A子小姐揉了揉眼,可眼前的墙壁还是好好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大概是睡迷糊了所以看错了吧!
于是神经大条的她又躺回床上呼呼睡了过去。
又过了不知多久,睡梦中的A子小姐忽然又觉得有种异样的感觉。
“我竟然听到身边有人呼吸的声音!于是我就睁看眼睛,结果你知道我看见了什么吗!?”
“你看到了什么?”
“是那个蓝色的纸人!先前贴在卧室墙壁上的那个蓝色纸人竟然就那样站在我的床边这样盯着我看!”
说到这里的A子小姐依旧一脸惊恐的表情。
根据她的描述,虽然先前那一次隔的太远没看清楚,但这次那个蓝色的纸人的头部竟然是一个干瘦老头子的脸。
接着那个纸人突然用婴儿一样尖锐的声音问道:“在哪里?”
A子小姐顿时被吓得惨叫起来。
“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
然而蓝色的纸人却依旧死死地盯着她,嘴里不断地重复着这一句话并向她逼近。
“在裤子的口袋里!”
紧紧闭着眼睛,用被子捂住脑袋的A子小姐大叫道。
“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其实根本害怕的不知道他问的到底是什么,但最后却突然就无由来地想起了那枚被我揉成团塞到口袋里的纸片呢!”
在裤子的口袋里!就在我裤子的口袋里!
用被子蒙住脑袋的A子小姐打断拼命地大声叫道。
原本以为会发生更可怕的事,结果谁知下一个瞬间,那尖锐的声音便戛然而止。
就这样用被子蒙住头,在丝毫不敢喘气的状态下过了好久,A子小姐才敢慢慢地把脑袋探了出来。
这时卧室里已一片寂静,先前那个有着老者脑袋的蓝色纸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于是我立刻跳下床拿起裤子把手放进口袋摸起来,结果却发现那枚蓝色的纸片已经不见了,我先前确定是把它放进裤子的口袋里的!”
A子小姐非常肯定地说道。
“那对夫妇并不是在烤红薯。”
听完她的遭遇后我告诉她。
“他们是在给死去的亲人烧去‘冥货’,你看到他们的那天大概恰好是他们家的亲人去世的纪念日,所以两人才烧一些‘冥币’之类的东西过去。其实在我们的习俗里,只要午夜在十字路口附近烧东西的话,阴间死去的亲人们是可以收到的,差不多就像你们在盂兰盆节放在墓地里的供品一样吧!”
“诶?这么说我是因为拿了那个老先生的供品,他是为了讨回来所以才来找我的吗?”
“大概是那样吧!”
真是有趣的习俗。
A子小姐感叹到,最后她告诉我从那以后她每年都会看到那对中国夫妇半夜的时候在自家的院子烧东西,不过对此她一次也没再过问了。




(完)
最后编辑三途川の小花 最后编辑于 2013-05-09 17:04:43

与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基佬吧!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