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2409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讨论] 玄幻小说的一些元素,能否出现在轻小说当中?????

玄幻小说的一些元素,能否出现在轻小说当中?????

用中国的人名,写轻小说真的很怪异吗?
本帖被评分 2 次
最后编辑小花同学 最后编辑于 2013-02-04 12:27:07
执笔间,世界任我游。

TOP

 

比如这章

新东市某一别墅小区内。

「first blood...doublek ill...trible kill...quadruple kill...penta kill......」

游戏声,充斥着整间屋子。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没看到我正在忙吗?

「……」  

忽感觉屏幕上有一黑影闪动。

「啪」的一声,屏幕一黑。

「我正在团战啊~!?马上就要把对方的基地推了……」

背脊发凉?.  

充满了杀气的双眼,寒芒四射。

穿着睡衣,头发披散开来。

绝对不是怕她。

从抽屉里拿出一盒,今天买的没来得及吃的巧克力,呈上。

「羽馨消消气,这时哥哥孝敬你老人家的!」  

「你才老~~~呢!」

她恼羞的样子其实挺可爱的。

「……哥!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明天还要上课?」

「额!?忘了~」

我抓着后脑勺,不敢看我妹妹的双眼。

蹙着眉,充满杀气。不过也接过了我那盒巧克力。

「......」

「?」    

额,好吧!

从柜子里面拿出一包未开封的薯片。

「哥,我可不是为了吃的才来的。」

「知道~」

「你看都几点了!」

看了看卧室的闹钟,不知不觉竟然玩到12点了。

「是长官,马上睡觉。」

嗯?我这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她在楼下是咋知道的?

「哥~」

「……什么事?」

「以后你跺地板小声点…….」

读心术吗!? 

我居然忘了!我玩游戏,一激动就喜欢跺脚。       

看着妹妹那苗条的身材,拿着我给她的零食出了房间。

我叫羽轩在离这不远处的一所名叫海鸣的中学读高二,学校在当地也算是为数不多的重点中学了,在校人数有一万多人,而我天生的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一看见课本就想进入休眠模式,是年级出了名的吊车尾。

而妹妹只比我小1岁,却是美丽与智慧并存。

不仅成绩好,而且人又长的漂亮。最关键的我们两兄妹居然还在同一个班上。

我确实怀疑过老爹给校长塞了钱。

两个极端的存在,让我有幸的成了学校为数不多的「名人」之一。

他们夫妻两丢下可怜的我,去法国渡蜜月了。

我说的夫妻就是我爸妈,我有时总想着,我为什么还有个妹妹。

要是他们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该多好。

妹妹做的饭居然比妈妈做的还好吃,真不想他们回来。

纠结啊!

「哎~」翻来覆去的都睡不着。好像忘了什么。

对了!从书柜中拿出一本看起古朴的书和一枚金灿灿雕琢精致的戒指。

回忆起今天白天的事!

熙熙攘攘街道上人潮涌动,一老道从人群中穿过。

青灰色的道袍上已有多处大大小小的补丁。

样子有些邋遢,左手托着个罗盘,右手举着道旗上面用毛笔字写着:解挂、看相、承接捉鬼捉、驱妖等上门服务,电话1380xxxxxxx。

人们纷纷避之若鹜,却也给他留下足够的空间。

看见前方一少年,相貌清秀,虽说样子普通,却也耐看。

不过看眼眸却能发现,有些让人说不上来的怪异。

道士眼睛不易察觉的精光一闪,加快步伐的向少年走去。

然后一把抓住我的手道:

「徒弟为师找你找得到好苦啊!」

「什么!?」  

当时我正准备往一家超市给妹妹买厨房的调料,以及一些零食。 

周围的人听见这老道叫着我徒弟,纷纷用惊异的眼光看向我两。

就算我帅也用不着这样看我吧。

手还被老道抓住的,一甩手。

「酱油!酱油!酱油!......」

心里默念,继续向前走着。

总感觉什么东西忘记。  

直到快到家门口这脚步声还跟着。

不会是...凤姐他爹给她抓女婿来了吧!打了个寒颤。

他爹又不是道士。

看他装束,是COSPLAYE?还是有着恶趣味的盗匪?我脑袋快速旋转着。  

「额.....」 

「老道!你一路跟着我干嘛!」   

「我们认识吗!...」

转过身去,装作有些生气道:

「认识怎么不认识...」

咧嘴笑着,露出里面的大黄牙。

「你不就是我徒弟嘛」

「徒弟?」

我只记得我好像崇拜过一灯大师,想当他的徒弟。

难道现在的道士流行收徒弟?  

「现在不是,不过马上是了」

「啊!?」

这是什么逻辑。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道家,八派之一的冥派的第13代传人了」

「......」  

什么派不派的,我现在只想吃蛋黄派。  

那道士从右手上摘下一枚暗黄的戒指交到我手中。

难道是贿赂我?

也不知什么材料很轻,不是黄金的。

想用牙咬下,不过看到那双布皱纹且充满油垢的手。

我还是回家洗洗吧!    

虽然造型有些古怪,不过戒指上面的雕纹却如浑然天成般。

还是收下吧!也不吃亏。

不过还是问道:  

「这是什么…...」

「虚冥戒!」

当时我只是想问是什么材料做的。

刚想问些什么。

「你以后会知道的」

我好想还没开口问吧!

「这本书拿去要好好保管!」

你有什么遗言吗?

这句话没说出口。

而后老道又从怀里拿出一本已经泛黄的显得有些老旧的书,交到我手中。

看起来倒有些历史,不会是仿古的吧!

上面还有一个字《冥》。

「这是.....?」

刚准备问什么,抬头却发现那老道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

看了看周围,还真没个影子。

难道遇到鬼打墙了,不像啊!

我好想还没问清楚这是什么和什么吧!

算了不去想了。还是顺其自然吧!

打开房门。

「我回来了!」

「哥!酱油买回来了吗?」

是妹妹的声音从厨房那边传来。  

「啊!」

「啊,什么啊!我叫你买的酱油呢!?」 

「……忘了」

「这都能忘!你脑袋长起有什么用!?」  

此时妹妹围着围裙,右手拿着锅铲,眉毛蹙起怒视着我。

也不敢多说什么。

「妹妹别生气嘛!我和你我说在路上我遇到了一个道士啊!他.....」

「……」

新东市的某高层大楼的楼顶。

一老道盯着一住宅,露出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

「话说,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翻开那本有点老旧的书。

「导引为气,呐引为虚,鼻呐口土,善行与气,守心静思.......」

翻了翻内容,没一句我看得懂的全是文言文。

这些我还能忍了,可是居然还是满篇的繁体字。

把书弃到一边,想了一会。

我还是放好吧!压到了床底下。

「嘿!嘿!除厕灵真好用。」    

原本暗黄色戒指,现在是金光闪闪。

拿起戴在手上,左摸摸右看看。

「做工还是挺不错的,不知道值几个钱。」    

「不行太扎眼了,我还是摘下来吧!」

刚准备用左手把戒子摘下来。

这戒子本来戴起挺宽松的,而且轻若没感觉。

不过一拖到手指上的关节处就骤的一紧,而且重量也加重了。

左手刚一松开,戒子就回到原处。

「太灵异了吧」  

试了几次还是老样子,果断的放弃了。

明天用肥皂试试!

看着窗外的明月,眼睛不知不觉的闭上了。      

冬天是个温暖的日子,还卧在床铺上的我,也不知怎么就睁开了眼睛,瞟了下旁边的闹钟才7.30

「哥起床吃早饭了」

妹妹在门外喊道:  

「知道了,你先吃吧!」

「那快点额....」

「嗯」

妹妹每天重复着她的「工作」

而我觉得,连买闹钟电池的钱都省了。

算了还是躺一会吧,8.20才上课呢。

「哥我先走了」

这个声音好像是妹妹的...    

也不知怎么就睡过去了。

被闹钟惊醒了!

我勒个去!8点了。

我家离学校其实挺近的,跑步只需20分钟。

而我对公交车过敏,也就很少坐车了。  

迅速的起床穿衣,打了个哆嗦,好冷。

ing....

下了楼,饭桌上有一杯温热的牛奶以及一盘蛋糕。

牛奶一杯下肚,拿起蛋糕冲出房门。

由于大门是属于一出门就自动关闭的,也不需我动手了。

愤命的跑,在怎么说也能提前几分钟吧。

不过今天跑起路来怎么身轻如燕?而且神情气爽?

不过就是要这种感觉!

不多时海鸣中学几个大字逐渐呈现在我眼前,终于要到了。

看了看校门外的大钟8点18,幸好没有迟到。

要不然又没好果子吃了。

居然没有断气的感觉,虽然奇怪也没多想。

「嗯~啊~」

呻吟声!?

我没注意,脚被地面的石头绊了一下,倒了。

准确的说是扑倒了。

到底扑倒了什么人。

不知道,不过右手感觉握着什么东西?

软软的热热的突起物,用手握了握,很有弹性。

难道是那个?

「啊~」

一声尖叫。

不会吧!  

「我的肉包子~」

「- -!」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准备闪人。

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

看了看地上那人,还是被我扑倒的那个姿势。

双眼含着泪光,楚楚动人。

皮肤白皙,一黄色毡帽脱落在一旁,凌乱的长发披散腰间。

样子很可爱。

谁叫中国人都是活雷锋,助人为乐乃我们的传统美德。

「我的包子~」

周围纷纷露出凶恶的眼神,盯向我。

别误会只是包子。  

她左手上的包子确实有些...被我抓裂了开来,露出里面的肉陷。

还有一弯整齐的牙印,看是刚咬下不久。  

不过好像还能吃吧。        

这时我确实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随便说什么都很容易让人想歪吧!

包子本来是无辜的。

只不过在一些邪恶人的口语中,逐渐变的有些令人遐想连篇。

我承认我是个如矿泉水般纯净的人。

在我的世界观里,也没看到过有哪个可爱的美少女居然是吃着包子上学。

只有吃着金枪鱼上学的。

算了不去计较,不然我会变成为空空大湿那样的人。

「对不起,我的错。」

「抓到了你的包子。」

「你有没有受伤。」  

尽量用温和的口吻对她说话,不过总感觉怪怪的。

她站了起来。

拍了拍她娇臀上的土灰,动作有些诱人。

「没事,不过我的早饭没了!」

「没事就好!我欠你一个包子,有机会就还你!」

后面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女孩到没说什么,没有纠缠。

她了看我右手上那戒指,轻微道:        

「您能把你右手上的戒指给我看下吗?」

我承认女孩确实喜欢发光的东西。

「行」

也是这样回复了。

她看了看我手上的戒子,不知想着什么?

然后双眼盯着我。

看得我脸微微发红,我不否认我长得帅,但是也用不着这样看吧。

「我叫月晴!」

突如其来的话,难道我们还有后续发展?

我承认她很可爱,但却不是我心中的那个她。

刚回过神,还没说什么话,娇小的身躯就跑远了。

也不知是不是和我同级的,不过希望以后见到,是在包子店。

因为欠别人的总是要还的,就算只是个小小的包子。  

摸着刚才被雨晴那娇嫩小手抚摸过的戒子。  

「羽轩还呆在门外干什么,你女朋友都走了」

听见门卫大叔在叫我。

「大叔,我不认识她」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

由于以前经常性的迟到,也就认识了。

「还不快点,关大门了!」

本来还想解释些什么。  

只听「咚」的一声,上课铃响了。

「啊~」

我撒腿就往教室冲,来到教室。

讲台上还没有人,幸好!幸好!

松了口气,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周围的眼神都习以为常了。

「羽轩,又迟到了。」

听这话又是左边靠窗的损友飞保了。

是位体训生,长的很壮肌肉发达,外号豹子,短跑最拿手。

不过和奥运会的那些体育名将比起,那是差的远。

文化成绩上我第一他第二,没人感撼动我两的位置。

刚坐下转头对他道:  

「来的早啊!」

「哎!比你早到一分钟!」

我知道他什么意思,不过我也暗叹了口气,幸好没被他看见。

「你在想什么?」

「啊!」      

「没什么」   

「听说,今天要转入位新同学!」

「不是吧!」

「那长的如何?」

「不知道。」

「不过元芳说很漂亮,是极品美少女!」

这位叫元芳的是我的第二位损友了。

本名刘远方,不过前一段时间,元芳在电视里比较出名。

远方,元芳叫着叫着就和谐了。

他老爸是教导主任,一有什么风吹草东,我们都是第一时间知道的。

元芳还在第一排和我们招了招手。

本来他也想坐最后一排的不过成绩稍好的他,硬被编到第一排了。

看来老师是不准他和我两同流合污了。

感觉有一双不善的目光向我盯来。

额,是我那漂亮美丽又动人的妹妹。

不敢看她。不过我的生活动向都是她汇报给老爸老妈的。

尽量用我认为比较和善的笑容看向小妹。

妹妹中指朝下的对我做了个鄙视的手势。

轻柔的头发往肩后一甩,转过头。

其实在学校我很少和她说话。      

我勒个去,她居然会用我平常对飞保做的那个手势了。        

「羽轩还是那么怕你的妹妹」

「怕你妹」    

「呵呵~羽轩……」

「有什么企图?」  

「我想做你的妹夫!」

「什么?没听清!?」  

「我想做你的妹夫!」

他居然想当我妹夫。  

「扑哧。」

「哈~哈~哈~」

捂住嘴,不想让自己发出声来。

「咳~咳~咳~」

「我说你啊!?」

「没发烧吧!」          

「......」

「这我帮不了你,自己努力吧!」

「......」    

这时荝老师满脸笑容的拿着数学课本走进了教室。

他才大学毕业没多久,20几岁很年轻,暗地里和我们关系挺好的。

「羽轩,施老师叫你第二节下课后到她的办公室去一趟」

荝承对我说道。

去办公室?

「羽轩!恭喜了,又被焉姐请去喝茶。」

飞保假笑道。

「去你的!」

「我又没犯什么错。」

「不是说了请你喝茶嘛!」

我有一丝疑惑。    

「同学们,现在开始上课」

「.....」

拿着本故事会,昨天没看完的,夹在数学课本中。

ing

时间飞逝,转眼就到了下课时间。

下节课是焉姐的课。

焉姐是我们大家私底下对她的爱称,本名施嫣。

人如其名,声音动听,虽然接近40,但由于保养得好,皮肤光泽动人。

看样子不超过30。身材玲珑浮凸,瘦细均匀。

并且是单身,在很多男老师的狩猎名单当中名列前茅。

「你说,焉姐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我咋知道!」

「听说她离过婚。」

「又听谁说的!」

「我听我爸说的。」

元芳在一旁挪过来一把椅子对我们说着:

「这事我也知道。」

「听说他男的在外面有女人。」

「她还有一女儿,和她长得特像」

「怎么没见她女儿人呢?」   

「听说在外国留学,也是个大美女!」

「....」

「我说你们男生,咋这么八卦!」

一听这话就知道是我妹妹,站在我课桌旁对我道:  

「哥你如果在迟到的话,我就告诉爸妈了!」

「一定,一定!」

其实我知道她是为我好。  

看见平日里的损友还在一旁贼笑。

瞪了他们一眼。

不一会就到了上课时间了。

焉姐如往常一样的。

哒,哒,.哒……

穿着高跟鞋。

不过今天的穿着有点怪。

「嗯!」  

制服诱惑啊!

不少男生的盯着她眼睛不舍移开。

而我看我那两损友。

太没志气了吧!

「飞保,流鼻血了!」

「啊!?」

摸了摸。

「没啊~」

「靠,又耍我」  

「哈哈!你看元芳。」

虽然我两看不清他的眼神,不过光看背影也猜得**不离十了。

谁叫我们几人的性格彼此都很熟悉。

头戴一黑框眼镜,由于那是一身职业装。

人显得狂野奔放。

在看胸前,也不知是否会破壳而出。

紧身的裤腰,臀部圆挺,身材高挑。

左手夹着教辅资料,就差一皮鞭了。

不过还是勾勒出一幅地狱的美景。     

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如地狱。

「今天在上课前,先为同学们介绍位新同学。」

「啊!」

低沉的教室顿时热闹起来,大家都相互议论起来了。

而我们三人由于先前就知道了,也没什么惊讶的。

「同学们安静~」

「进来吧!」

睁大我的双眼。  

「……」    

「我叫上官月晴,以后大家可以叫我月晴,很高兴和大家认识,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和大家和睦相处……」

轻柔的声线。

嗯?这不是刚才在校门外撞到的哪位吗!撞瞎我的神眼。

眼神想要逃避,不过还是被她抓住了。

她露出坏坏的笑容。

不过在其他男生看来那确是天使般的笑容。

全班男生都发出喝彩声,虽说班上也有美女,不过都名花有主,而我的妹妹,他们是可望不可及。

现在又入住一位,而且走的是萝莉路线。

身娇、力小、易推倒。  

「啪!」  

「大家安静。」

焉姐发了话,大家也不在闹了。    

「羽轩~」

「到?」  

「帮新同学,到顶楼的器材室搬桌椅」

「啊~」

居然叫我到器材室搬桌椅。    

器材室位于六楼,由于学校今年招收的学生不多,六楼的教室就空下来了,平时没有什么人。

虽然是白天,不过器材室的位置处在偏西的角落里。

还被旁边的教学楼遮住了阳光,有些昏暗。

在加上学校财务室有些抠门,没有更换楼道上已经坏掉的灯。

所以显得有些荒芜,和阴森。        

没办法,谁让我平时表现不好呢。

不情愿的起身。

被周围的男性同胞,用同情眼光的看着。

我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

不过,我平时还是很喜欢锻炼身体的。

「嘿嘿,羽轩祝你好运!」

「那当然!」

走着自认为很拉风的姿势。

「老师,楼上的钥匙呢?」

「那门没锁。」

「额……」

班上的女生居然露出点害怕的表情。

不就是有些暗嘛,用得着这样吗。

和月晴出了教室门。

我带着路,她跟在我身后,也不说话。

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居然冷场了。  

终于爬到6楼的器材室了,门牌号上写着437号,且布满了灰尘。

也不知道那门动一下会不会散架,很是破旧。

门上的玻璃已经不知道去了何处。

透过昏暗的楼道往里看,漆黑一片。

门把手没在了,露出空洞洞一处。

刚准备用手推开门。

「等等」

一旁的月晴叫住了我。

她紧张的神情中夹着兴奋。

「额」

「有什么事吗」

她那小巧娇嫩的小手递给我一张纸。

长方行黄纸,上面全是些像蚯蚓一样的红色线条。

「嗯?不是道士除妖用的符咒吗?」

电视上看过。          

「对啊!」      

「对个头,都二十一世纪的人了还玩这个」

刚准备丢掉,却受不了她那含着泪水的目光,楚楚可怜。  

「你是水做的吗」

「你真厉害,师傅说我五行属水」

她娇声的说道 

「...」

「这个怎么用?」

「贴到门上就行了,你怎么不会!」

「我有毛病啊,我会这个!」

不过还是贴到了门上,沾的很紧。这东西不用胶水吗?

「你不是冥派的人吗?」

「冥派?」

好像那天那老道士是提过这个词,还说什么传人。

「我就是冥派的人」

「那你认识枯木道长吗?」

我只看到过身材很瘦的道士,还自称我师父,却也未曾听过这个名号。

不过看到她那期盼的眼神。   

「怎么不认识!我师父。」

敷衍道,也不知他两能否对号入座。

「真的?」

「真的,比人民币还真。」

月晴也不知咋的,脸突地一下红了,露出害羞的神情。

有些新媳妇的模样。

这什么和什么啊!

甩了甩头使自己清醒些。

「喂~!」      

「嗯?」

月晴回过神来。

「还没搬桌子呢!」

「嗯……」

她害羞的样子确实很可爱。

这什么跟什么。

我是来搬桌子的。

「嘎吱~」一声推开了那扇门。

不过在开门的一瞬间却看见了一个黑影,从里面冲了出来....
本帖被评分 2 次
执笔间,世界任我游。

TOP

 

不会,只要有爱。角色什么的,名字不重要
你应该强化细节啊.....

TOP

 

这是....什么?看不懂.
SF的幽灵怪蜀黍已挂,有事烧纸!如果想要接冥府幽灵私宅,请联系QQ447002678,以上。

TOP

 

执笔间,世界任我游。

TOP

 



引用:
原帖由 无名心寒 于 2013-1-13 12:17:00 发表
用中国的人名,写轻小说真的很怪异吗?

(直接略過二樓了!)
人名是凝造角色的前因後果用法的!在西方貴族用名偏高雅,在日本也有以生時影像或有其意來作名字。中國同樣也是,可惜之處在於偏向意慾較多(財,寶,榮,華,富,貴,誠,信,銘,禮,仁,孝,順),而且主要姓氏偏四大姓。
我認為不怪异,怪异的是樓主心態!
本帖被评分 2 次
生死同在一線,無所得,亦無無所得,不生不滅也!
在生活中不断追求平穩,不如從苦澀的平穩中找尋笑容!

TOP

 

华夏姓氏也是非常多的含义.岳飞,张飞啥的不是很霸气么?当然,岳不群这名字也挺新意的,就是被搞臭了.金庸古龙的的武侠小说复习几遍就感觉非常有意思.
最后编辑幽幻山 最后编辑于 2013-01-13 13:11:04
SF的幽灵怪蜀黍已挂,有事烧纸!如果想要接冥府幽灵私宅,请联系QQ447002678,以上。

TOP

 

回复 3# 零铭鸣 的帖子

我就是觉得细节和剧情是一对矛盾体,
细节精细剧情发展慢,
剧情发展快,细节不知不觉就被弱化了
执笔间,世界任我游。

TOP

 

回复 8# 无名心寒 的帖子

不認同!共生的孩子是什麼?(细节君和剧情娘,又多了一個什麼的氣氛孩童=_=)
生死同在一線,無所得,亦無無所得,不生不滅也!
在生活中不断追求平穩,不如從苦澀的平穩中找尋笑容!

TOP

 

零铭鸣的意思不是指樓主說的問題!....................
生死同在一線,無所得,亦無無所得,不生不滅也!
在生活中不断追求平穩,不如從苦澀的平穩中找尋笑容!

TOP

 

回复 8# 无名心寒 的帖子

深深地认同……我就是因为过于注重繁琐的细节,遂至今日啊~~

TOP

 

回复 8# 无名心寒 的帖子

深深地认同……我就是因为过于注重繁琐的细节,遂至今日啊~~

TOP

 

能不能加入玄幻的元素,这要看你怎么定义轻小说这个文学体材了。如果说轻小说只能用日式的风格,那类似于零之使魔这样的小说又是怎么出来的呢?另外就是,魔幻和玄幻之间的差别,其实不是很大的,既然轻小说里那么多都涉及魔幻的要素,那为什么就不能够加入玄幻呢?只不过加入的方式智慧一点好了。
那么再回到第个问题,轻小说的定义。我觉得不同人对这个定义的理解都不同,毕竟日本现在貌似都没有明确的对于轻小说的定义。我觉得轻小说起源于动漫文学,但逐渐发现成不依赖动漫的一种轻松易懂的文学体材了。于是在这种前提下,轻小说不再受限于动漫的格式,也就不再受限于日式的风格。所以在轻小说里加入玄幻的元素也未必不可以,这也叫走发展中国特色的轻小说路线嘛~~
最后再说一下,其实小说的细节很重要的,虽然太过纠结于细节,就跟“认真你就输了”一样,但是过于放纵细节的话,也会让你的小说漏洞层出不穷。写后宫类型或者轻松搞笑类的轻小说,可以不必太在意细节,但是如果涉及一些需要严密性的元素的,比如科幻,平行世界,魔法体系以及玄幻体系,世界观完全架空的这种类型的话,那就必须在意一下细节了,不然很容易出现写着写着忽然发现正在写的剧情跟设定或者是以往剧情产生严重分歧的现象。既然要加入玄幻的话,玄幻自身也应该有一套体系的,如果不采用别人设定好的体系,而要自己创立一套玄幻体系的话,那细节就更显得重要了。
以上是我的观点,不代表其他作家,如果有反对的或者是想补充的,欢迎大家踊跃讨论~~

TOP

 

故事是小说的根本,小说的一切都要为故事服务。
下面这张图是新坑的门。

TOP

 

回复 14# 萧条的风衣 的帖子

一语中的=。=没故事小说有毛用=。=
风衣不愧是大神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