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2022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讨论] 写了一篇故事,丢了颗炸弹 试试水温,希望能得到评论,谢谢。

写了一篇故事,丢了颗炸弹 试试水温,希望能得到评论,谢谢。

【现在为您插播一条新闻。动物园有头狼逃跑了,请民众这几天暂时留在家中,管理员们已经开始追查狼的下落。】 
      某个炎夏,电视墙传来了这样的一个消息。
            手机的铃声响起。
          『喂?煊呐~我在家,呀啊啊啊啊啊————!你看了新闻没!?是狼嘢!狼嘢!所以今天的会议取消了~』手机的另一边,一把带着莫名兴奋的的声音说完简短的话语。
         
      嘟………….……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部长————!?你是要去捕捉狼吗!?』被高八度的声音影响,一时来不及反应,手机已显示挂电。
         
          瞬速的手指在翻阅着智能手机查找之前的信息。手机显示的时间为下午155分。

    【全员集合!记得守时啊!】
       
          在这封信息之前的几封信息。
       
        【煊!!!!】
       
        【本部长】
       
        【今天2点】
       
        【要举行】
       
        【会议!】
       
    【迟到的!】
       
    【死定了!!】
       
          同一封简讯分成了7封发出,“2点”和“死定了”特意用红色放大,“会议”和“本部长”这两个字用会发出闪光的动画发送。
       
    『……下午2时的聚会……现在还在家里!耍我玩吗!?』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的银幕闪个不停。你有3封未读信息。
     
        【我今天不去了。】第一封,『嗯……简短整洁明了。你以为我会这样说吗!?』
     
        【那个……我肚子痛所以……】第2封,闪阅了前面数字,后面大概有200字省略了。
     
        ……】第三封。

        ……
       
        在巴士站等待着巴士转站,我背着两肩式的书包,艳阳真的是高照啊~挂着笨重的覆盖式耳机。看到第三封信息,一时的脑充血差点就让我把手机给扔了。
     
        同时被爽约的几率比狼从动物园逃跑还要少吧!?不不……还是狼从动物园逃跑的几率比较少吧。胡乱思考的同时,挂在颈项的耳机不断传来某歌手的悲伤的爵士乐,正正凸显了现在的处境—“悲剧”。

        『诶,你不上车吗?』司机和乘客都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不知在什么时候巴士就停在眼前。
       
        『幺幺幺——』咬舌了。跨步冲上开往返家的巴士,以堪称迅雷的速度找个靠窗的位子坐下。急忙地戴上耳机,借由不停地翻弄手机来化解自己的尴尬。

        【你今天会死哟】
       
        ……!?』
       
        链接着手机的耳机突然传来了女性的声音告知了自己的死。这是怎么一回事,尝试着让自己的思维清晰冷静下来,大口地把肺部里所有的空气吐尽,深深地呼吸着。手机来电?手机荧幕显示为英文歌曲播放中。病毒感染?腹语术?
       
        『你会在喧哗的街道上被货车碾过~』
         
        还没有的到解答,耳机里的少性又再抛出了一颗震撼弹。最喧哗的街道应该是终点站‘繁华街’刚开放不久的
‘欧式街道’吧。从刚才我所在的巴士站来看,距离那还需要多6个站左右。运用现有的脑细胞,大脑极快地运转。
       
        就让我在这6个站的时间里把你抓起来吧!要让你知道‘恶作剧’用在我身上会产生怎么样的化学反应!可恶啊~这有趣的事情应该让团长看看的……
         
          …………不行!这么有趣的恶作剧应该要自己独占才对啊!!
       
        『是吗?你最好能够让我死亡!』兴奋得嘴角的虎牙都收不起来了!就让你背负被爽约的不满吧~!
         
          巴士上的乘客有9名,靠近我的有一对在热恋的情侣,行动不便的妇女1名,好动的小孩3名。后座有街友一名,文静少女一名。驾驶座的司机一名,男女各半,合计为10人。
         
        『幽兰街,要下车的乘客请尽快下车。』第一个站到了。时间还剩下5个站左右吗……要加快思考速度才行……
          情侣下车了在这个站下车了。巴士上的人数为8人。犯人是谁呢?以手机里的声音来判段,女性的嫌疑刚刚下车的情侣已经可以排除了吧……不不……还是等到下个站为止,如果耳机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再下判断吧。反正已经把他们的样子拍下了,之后再算帐就好。
       
        『民生市到了,要下车的乘客请尽快下车。』15分钟后。留意着手机所显示的时间同时紧盯着下车的乘客。拍下高像素的画像。

          这一次下车的是3名小孩,基本上是用飞跃的方式。照片里精准的拍摄到,可见小孩们拥有丰厚的‘武功底子’。录影……录影…….看完了精彩的翻身下车。
           
      『……惯犯』按下手机的上传键。影像以光束的速度在网上流传开来,标题为‘未来的武斗家’。
         
          『直到第2个站为止过了25分钟16秒左右吧……自从上一个站那对情侣下车以后,耳机就当机了,手机荧幕依然显示着音乐播放中,但除了‘你会在喧哗的街道上被货车碾过~’就再也没有任何回应了。可以决定为那对情侣为恶作剧的犯人了吧。』
             
            回去座位以后,模仿着之前耳机里女性的语气小声嘀咕着。随手把那对情侣的照片放上来网络。
           
      『就标题为‘人肉搜索—恶作剧的惯犯’吧!要你记得诅咒别人是不对的行为。』解决了一件莫名的事件,心情有些说不上的愉悦。

          『雪城到了,要下车的乘客请下车。』不知过了多久,第3个站到了。手机的音乐系统还是没有恢复,应该是在近距离被骇客破坏了吧。等揪出你们以后,一定会向你们提出赔偿和恐吓告诉!不由自主地对空挥拳,象征性地提高自己的斗志。               
           
            巴士里的乘客表现更乐了。这是为什么啊?算了算了~
         
            错过了回家的车站……大约过了第3个车站的十几公里远,现在才意识到这件事。巴士经过了‘雪城’车上只剩下文静的少女,还有那位行动不便的老妇女。

          【你真的会死哦~呵呵呵呵~】
           
            耳机突然再次冒出了声响,简单的一个句子依然是在告知自己的死亡,尾句伴随着爽朗得让人可怕的笑声。是同一个女性的声音!
         
            『绿野到了,要下车的乘客请下车』第4个站到了!在这次下车的是后座的文学少女。
               
      这怎么可能!?这个时候才开始觉得不妥……这辆巴士上有些违和感…...
           
            『司机,下一站的繁华街路口下车。』座位旁的老妇女向所说的话,意识到了‘声音’的不同和‘站数’上的错误这两点。巴士也距离‘绿野’车站有段遥远的距离。
             
      【哈哈哈哈哈哈~~】耳机里时不时地传来讽刺的笑声。少女和妇女的声音。在声音上就拥有本质上的不同啊!这个违和感怎么现在才留意到!
             
      另一件事就是妇女从第1个站开始,就没有使用过任何‘高科技物品’骇客,病毒,完全不可能实行……腹语术,以距离来说,让一个带着耳机的人听见声量还得让我一个人听见。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眼角无意间注意到【繁华街车站距离1公里】的路牌。以巴士的时速来看不到数分钟就到达了!还有什么办法吗?我真的会死吗?怎么办!?怎么办!?下意识地咬着拇指…… 耳机的笑声自从经过‘绿野车站’以后就没有间断过……

          【呐~你不下车吗~?】
           
      简短的言语,窗外突然变得一片漆黑。手机显示为圈外,我紧贴着窗口理解了这一切。红色砖块互叠的隧道。为了仿式欧美街道,连隧道都挖了吗!?
         
      冷静……冷静……现在不是在为大手笔建设的隧道感到惊讶的时候啊!以头口透进来的光线来判断,着隧道的长度大约是500米。
         
          【要死了哟~要死了哟~】
          我的死亡会让你这么令你高兴吗!?等下!突然间意识到一件恐怖的事实,隧道……圈外……照理说无法以电波干涉我的手机才对啊……
         
      『停车——!!』
          巴士刚驶出隧道的瞬间,终于无法按耐自己的胡思乱想。被我的声音惊吓的司机紧急刹车,差点酿就了一场连环车祸。
         
      『开门!开门啊——!!』不停敲打着巴士的门,在旁的老妇女都看傻了。虽然距离车站还剩下不到几步的距离。司机可能被我疯狂的举动吓傻了急忙把车门打开。我就在他们充满疑惑的眼光跳出了车外……
             
          巴士朝着接着行程往车站驶去,隧道外的车辆没有一个是不对我透漏出怨恨的目光。这是当然的吧,毕竟我的举动差点就让他们发生车祸了啊……
 
          目送着巴士经过了车站,耳机回复了音乐系统……播放着已经听到腻的歌曲,但现在听起来却十分的动人。
               
      『……』对此刻的一切,我不知站立着发呆了多久。
         
      『根本就……根本就没有发生任何事嘛……』傻笑着。对自己的愚昧傻笑着。徒步行走了大约20步的距离来到了车站,每一步都十分的沉重。到底是谁的胡闹,出自怎么样的想法,心态,方法……
             
      『无法推断出来啊啊啊——————!』来到车站,思考跟不上情绪的起伏。呐喊着,懊恼着……瘫坐在长椅上。



最后编辑焚心颜 最后编辑于 2013-03-17 17:59:24

TOP

 

到最后沦落到为自己顶楼

TOP

 

不知道该说写什么了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