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3366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活动] 【双蛋】[改为五号晚二十四点结束]决赛了哦!锵锵锵——三图连环大作战

【双蛋】[改为五号晚二十四点结束]决赛了哦!锵锵锵——三图连环大作战

新年了!走过的路过的各位,晋级的各位,大家新年快乐

翼前辈已经通知过了,在新的一年来到的一天,我们将进行双蛋活动的决赛。
所有在初赛以优异的成绩入选晋级名单的各位写手们,坏男孩和活动主办方在这里再一次对你们表达祝贺!
那么,下面开始对决赛活动的基本事项进行一下说明。

在决赛,我们将选出三位优秀选手。即:冠军一名、亚军一名、季军一名。
而这三位优秀选手的奖励呢,我先保密,总之奖励很丰厚,丰厚到可怕。(别指望能给火币经验之外的东西,←_←)
那么就不在多说了,发布这次决赛活动的题目吧!

决赛活动——三图连环大作战!!
看图写文虽然很老套,但是这次是将三张完全不互相关联的图片放在一起,可以不按照图片的先后顺序,但是,所给的三张图片的内容必须一张不差的,精确的表达出来。大家快快开动大脑吧!

PS:对了!这次也是无论女同,无论男同,无论人兽皆无所谓,来者不拒哦!

重点:封顶字数3000(反正估计1000也不够)如果超过了封顶字数的话可是要扣分的哦!初赛时有人就是因为字数超太多而没有晋级呢。总之,请各位晋级选手注意。

截止日期:一月五日晚二十四时


另外,没有晋级的和虽然不是参赛选手也想要写文的各位,在下等等会开另外一个帖子的,有兴趣的可以发在那里。如果有优秀的文的话,我们也会有小奖励的哦!

【莫在这个帖子里面水,来水者,斩】


这里是未参赛和未晋级写手用贴:

http://bbs.sfacg.com/showtopic-61872.aspx
附件
8ad4b31c8701a18bfd7ebf469c2f07082838fe26.jpg ()

jpg (2014/1/1 9:03:31)

8ad4b31c8701a18bfd7ebf469c2f07082838fe26.jpg

6a63f6246b600c33f0f13bcf184c510fd9f9a129.jpg ()

jpg (2014/1/1 9:03:31)

6a63f6246b600c33f0f13bcf184c510fd9f9a129.jpg

960a304e251f95ca9bcdcbbfcb177f3e670952fa_调整大小.jpg ()

jpg (2014/1/1 9:10:12)

EXIF信息

960a304e251f95ca9bcdcbbfcb177f3e670952fa_调整大小.jpg

最后编辑坏掉的男孩 最后编辑于 2014-01-04 21:39:12
吾等自问 汝等为何物?我们是以斯加略 以斯加略的犹大 然以斯加略 试问汝等右手所持何物?是短刀与毒药
然以斯加略 试问汝等左手所持何物?三十枚银币和草绳 然以斯加略 试问汝等为何物?吾等既为使徒亦非使徒 既为信徒亦非信徒 既为教徒亦非教徒 既为叛徒亦非叛徒
吾等唯仰奉一物 只是伏身 恳请主之慈爱 只是伏身 讨尽逆主之人 于黑夜之中挥舞短刀 于晚饭之中投入毒药 化身为死之兵卒 吾等为死徒 吾等为死徒之群 吾等为刺客
为以斯加略之犹大 只要时机到来 吾等将三十银币投向神所 以草绳上吊 则吾等得以结为徒党共赴地狱 组队布阵 只愿于地狱七百四十万五千九百二十六只恶鬼一战!kira!

TOP

 

我真的是九月……好了完工

标题:有你的世界不再孤单





少年住在城市边缘的开发区,除了交通比较不方便以外,生活条件还算不错。
他的家位于开发区的最北边,和城市北郊的深山老林接壤。
原本这片开发区应该继续向北扩建的,然而却因为某些原因终止了扩建计划。
这一天,几个孩子在森林的入口围成一个大圈,似乎是在讨论着什么。
“你知道吗,那个有幽灵的传言是真的,”个子最高的那个孩子嚷嚷着,“我亲眼见到他了!”
旁边的孩子们几乎没有几个人相信,这个年代了,即使是三岁小孩都知道世界上根本没有鬼。
高个子的孩子一下子急了,恐吓道:“万一真的有幽灵怎么办,会被吃掉的!”
“那你为什么现在还没有被吃掉?”一个看起来很聪明伶俐的女孩子带着一脸“天然呆”反问道。
“啊哈哈哈哈哈哈,胆小鬼,笑他!”
孩子们嘲笑的声音完全盖过了高个子的辩解。
“详细跟我说说吧,你是在什么地方见到幽灵的?他长什么样子?”正好路经此地的少年走上前去,将高个子拉到一边,开口问道。
高个子见到终于有人肯相信自己了,赶忙连珠炮似的说了起来。
“那天晚上,我偷偷跑出来玩,听到森林里有很好听的声音在唱歌,于是我就想进去看看,大概走了一百多步吧,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别卖关子,直说就好。”少年表现的有些不耐烦。
“你这人真是无聊……”高个子故意摇了摇头,接着说了下去,“我看到了一个人形的光影,看他的动作似乎是在向我招手,我为了以防万一所以站在原地没有动,然后那个光影就自己朝我飘了过来……”
“好了,我已经明白了,”少年点了点头,打断了高个子的话。
少年一边做出沉思的动作一边向着自己的家所在的小区走去,走到一半,忽然转过了头来,玩味地上下打量了高个子一番。
“怎……怎么了?”高个子看着少年玩味的眼神,心里不自觉有些发毛。
“没什么,”少年拍了拍手,脸上笑意不减,“与其说你是为了‘以防万一’所以站在原地没有动……倒不如说是你‘吓得腿软’所以站在原地动不了吧?”
少年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空留下高个子站在原地手舞足蹈地辩解着。





夜深,人静。
皎洁的月光洒在树林里,仿佛将星星的影子从天上洒落了下来。
地上的枯枝落叶发出沙沙的响声,少年孤单的身影打破了夜的寂静。
他拿着发出微弱光亮的手机,轻轻地走在堆满落叶的小桥上,从那微弱的光芒可以看清他的脸,正是白天问话的那位少年。
“以那孩子的步伐,一百步应该就是这么远了,再排除他记忆模糊的可能性,搜索范围还要扩大……”少年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用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写写画画。
这时,他的眼角捕捉到了一个白影。
在前方密林的缝隙里,纯白色的光芒透出,在深夜的森林里显得十分违和。
清脆的歌声在树林里飘荡,和记忆中的那首曲子渐渐重合。
少年不假思索地向着亮光的地方飞奔而去,就好像在追赶什么东西一样。
……
少女孤零零地站在小木屋前,婉转歌唱。
银白色的长发顺着歌声飘舞,闪着白光的小球围绕着少女有节奏地旋转,为少女清脆的歌声伴奏。
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突兀地打断了少女的歌唱。
少年与少女的眼神交汇在了一起,两人不约而同地怔住了。





男孩子的父母是往返于各个国家进行跨国贸易的大商人,却在五年前死于空难。
他并不悲伤,因为他从小到大见过自己父母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在这个冷酷的世界里,男孩除了花不完的财产之外,一无所有。
某一天的下午,男孩孤身一人深入了树林,以他当时的能力,根本不足以在森林里生存下去。
而男孩本身便是想要寻死,这个孤独的世界已经让他厌倦了,而他又无法狠下心来自杀,因此他才会深入城市北郊的森林,也因此,他才会遇见她……
他孤单的身影走在林间的小桥上,头戴一顶草帽,穿着惯有的衬衫和长裤,手里提着一个篮子,里面不知道装着些什么。
男孩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仿佛想要探寻那森林的尽头一样。
不知道走了多久,太阳早已落山,漆黑的夜幕降临在了森林里,连影子都难以看清。
他的心中充斥着恐惧与不安,纵然是为了寻死而来,却终究改变不了一个孩子会怕黑的事实。
夜晚的路黑暗而艰涩,少年七扭八歪地穿梭在树木之间,身上已经多出了好几块擦伤。
忽然间,他看到了光。
那纯白色的光芒在黑暗的林子里十分显眼,就仿佛是照耀在人生低谷的希望之光一样。
男孩本能地朝着亮光的地方走去,一路上磕磕绊绊,体力也渐渐有些不支了。
他一路走来,见到了一个小湖泊,在湖心岛上,有一个童话般的小木屋。
银发少女静静地站在小木屋的前面,仰望着天上的满月,若有若无的歌声飘荡了过来。
“那是……”男孩的眼皮越来越沉重,饥渴与劳累使他再无法支撑住自己的意识。
明明自己是来寻死的,为什么真到了绝境反而如此不甘心呢?
父母留下的遗产,足够我买到一切,为什么我会觉得这么空虚……我所拥有的东西,别人羡慕至极,为什么我会觉得毫无意义……明明拥有着某些人一辈子都不可能达到的幸福生活,为什么我会独自一人深入森林,为的只是一死?
“我到底,想要得到些什么?”
空留下无尽的迷茫,少年不甘地闭上了双眼。





睁开眼,便看到了用树干排成的天花板。
“这是……哪里……?”
男孩缓缓从床上坐起身来,四处张望了一番。
这个房间完全使用一排排木头围城的,在床边还有一张桌子、一个柜子和几个小板凳,清一色都是由原木制成。
往窗外望去,可以看到清晨的阳光洒在湖面上,远处的树林上不时有早起的鸟儿翱翔,充满了自然的气息。
男孩已经可以确定,自己就在那个小木屋里。
这时,小木屋的门敞开了。
少女挎着一个竹篮,轻巧地走了进来,一眼就看见了已经坐起来的男孩。
“你醒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将竹篮放在了桌子上。
男孩点了点头,问道:“是你救了我吗?”
少女轻轻点了点头。
“虽然你做了多余的事,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怎么能说是多余的事呢?”少女温柔地摸了摸男孩的头,“我要是不救你的话,现在你或许已经死掉了呢。”
“我本来就是来找死的。”
男孩的话冰冷的没有夹带一丝感情,让人不敢相信他仅仅是一个看上去十来岁的孩子。
然而少女并没有生气,只是面带微笑与男孩对视。
“能跟我说说吗,你为什么想要去死呢?”
男孩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将自己从小到大的全部经历都对着少女诉说了一遍。
而少女则是坐在床边静静地听着,没有半分不耐烦的样子。
直到男孩说完,少女才对他说道:“如果你觉得迷茫的话,暂时就先住在我这里吧。”
男孩看到少女的微笑,心中产生了一种奇特的感觉,于是他也点了点头。
从此,少女每天都会带着男孩一起去森林里采摘野菜和水果,还教导男孩做饭,洗衣服扫地等各种生活技能。
男孩以前从来没做过这些繁琐的事情,他一直有管家和仆人来替他做家务,也因此,他学起这些东西来有些十分笨拙的感觉。
两人就这样在森林里生活了整整一年。





一年过去了,正处于发育期的男孩很明显长高不少,再加上平时总是无意识地进行锻炼,比起以前看上去强壮了许多。
他发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便是能够在这个冷漠的世界里带给他温暖的人。
然而这一天,当男孩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却不再是木质的天花板了。
前方是熟悉的公路,后方是森林的入口,男孩再次回到了城市。
“难道说,之前发生的都是一场梦……”男孩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拼命地敲打着坚硬的地面。
他的心里被憎恨的情绪所填满,却不知该恨谁,能带给他温暖的姐姐消失不见了,又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在这个冰冷的世界徘徊。
然而,他身上穿的衣服,很明显已经不是进入森林时穿的衬衫了,这件上衣,是姐姐亲手为他编织的,材料则是经过湖水浸泡的木绳。
“也就是说,这不是梦……?”男孩犹如在绝望中见到了一丝曙光,拼命地抚摸着这件衣服,生怕一不留神又变回去年他穿过的那件衬衫。
他正在摸索着,忽然,一个小纸条从衣服的口袋中掉了出来。
焦急的男孩赶忙打开这张纸条,读了起来。
“姐姐能感受到,你的心不再迷茫了,其实我一直瞒着你一件事,我并不是人类,我是从遥远的岁月中存活下来的最后一个精灵,我和你一样,拥有着自己想要的一切,却没有人能够给我带来温暖,直到遇见了你……我们一起生活的那一年,我永远无法忘记……姐姐喜欢你,可是,就算我们永远地生活在一起,终有一天,你将会逝去,而我却依然要活下去,与其到最后受伤更深,不如现在早些分开。”
少女的字很漂亮,然而读起来却有不少语病。
男孩可以想象得到,少女此刻坐在小木屋里哭泣的样子,因为,那个在父母的葬礼上笑出来的他,在这一刻,第一次流下了悲伤的眼泪。
他多次尝试着回到那个小木屋,再次去见姐姐,然而,每次都是无功而返,他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最后,男孩怀揣着最后一丝希望,在森林边的开发区定居,每天都出发寻找着那个记忆中的那个地方……





少年和少女在月光下对视着,四周寂静得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
半晌,少年终于打破了寂静。
“姐姐,我终于找到你了……”
少女轻轻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没想到,最后还是被你找到了,我最喜欢的弟弟啊……”
隐约间仿佛听到了抽噎的声音。
“姐姐,你其实,也是希望能被我找到的吧,”少年的腔调变得有些低沉,强忍着没有哭出声来,“这个地方我早就找过了,却没有发现你……”
“……”少女沉默了。
在经历了孤单的五年之后,她偶然间再次见到了在森林中寻觅的少年的身影,自那之后,她一直在后面跟着少年,心里饱受煎熬。
直到那时,她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舍不得那个男孩,多么地想要让他回到自己的身边。
于是她故意留下线索,指向了木屋真正的位置,终于在正面见到了少年。
“现在,我回家了。”少年说着走向了少女,紧紧的抱住了她,“我也喜欢你啊,姐姐……这里才是我真正的家。”
少女停止了抽泣,脸上刻画了美丽的微笑。
“欢迎回来。”





过年了,城市北郊的开发区也早已正式竣工。
据说原本还要再扩建一些的,但是被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富豪买下了开发权,然后就再也没有扩建过。
在这个喜庆的节日,这个地方也会像市中心那样放烟花来庆祝。
“爸爸,妈妈,快出来看烟花!”银发的小女孩兴奋地冲着小木屋的里面呼喊着。
在湖畔,还有好几个和小女孩年龄相仿的孩子,他们一边欣赏着烟花一边相互打闹,愉快自在。
少年和少女并肩从木屋里走了出来,仰头望向天空。
在城市的方向,五颜六色的烟花直冲云霄,绽放出美丽的花朵,最后徐徐消散。
“知道吗?”少女对着少年笑道,“我一直以为你会像这烟花一样,转瞬即逝,空给我留下美好的记忆……”
少年也笑了,轻轻地在少女的唇上啄了一下,惹得少女满脸通红。
“自从结婚后,我好像就没有再变老过呢。”
“是啊,要是早知道这么神奇,当年我们就不会分开了。”
“那不是重点,真正的重点是……现在我们在一起,以后也要永远在一起。”
少年说着将少女抱在了怀中。
——“只要有你在,这个世界就不会再让我感到孤独。”
最后编辑にかいどう悦 最后编辑于 2014-01-01 20:39:57

TOP

 

召唤三火求合体

TOP

 

弃权
最后编辑衣羽流人 最后编辑于 2014-01-04 13:12:40

TOP

 


少年懶洋洋的躺在碧綠色湖畔旁的一處鮮綠色草上歇息著。


突然間身體感受到一股重量,他緩緩的撐起沉重的眼皮用深墜的雙瞳注視著重量的源頭。


一個人坐在他的身上而且是背對著他並面向著前方的湖泊,銀白色的長髮隨著徐風輕盈的飄逸著、墨黑色的連身裙輕柔的樣貌看來似蕾絲製的,從連身裙外露出的白皙美腿及露背的連身裙可以感受出來是位美人。


「妳是誰?」


少年面無表情的冷冷問著坐在他身上的人。


「唉!」


她似乎不知道自己坐在少年身上還驚訝的口吻回應了少年。


被少年的聲音一問後她有點緊張的往後瞄了少年一眼。


「阿,對不起!」


是一位美少女,細緻整齊的五官和火紅的雙瞳讓人懷疑是人類嗎?


少女急忙從少年身上離開站在一旁。


「嘛,我倒是沒差只要別吵到我睡覺,話說妳是誰阿?」


少年用手肘硬提起疲憊的身子看著一旁的少女。


「我是你的美夢喔。」


「哈?妳在說什麼阿……..


少年滿臉疑惑的看著少女,只見少女露出一抹微笑後就消失了。



少年依舊躺在湖畔邊歇息著吹著微微的暖風準備入睡。


突然間身旁有股風吹草動,少年睜開雙眸斜眼看向一旁。


春天時出現的少女正坐在少年一旁注視著湖泊,感覺少女的雙眸正在閃著紅寶石般的光芒。


「阿,你醒來啦。」


少女雖然露出之前的微笑不過依然無法遮藏住不自覺流露出來的感傷。


「怎麼了嗎?」


少年忍不住的問道。


「唉?沒什麼。」


少女將伸直腿收回用手環抱住雙膝。


「說出來吧。」


看著少年如此平淡的說出這幾個字對於少女來說是充滿溫暖的問候。


「還記得我春天說過我是你的美夢吧。」


「恩,記得。」


「其實呢,不是美夢,你只是被我帶進屬於我的夢境中而以。」


「這是什麼意思……


少年不解的看向少女,不過少女又消失了。



和平常一樣少年每天都會來這裡的湖畔歇息著,已經到了楓葉被染上橘紅色的時期了。


「今天可以和我說了吧,之前你說夢境的事情。」


少年每天都會來報到而少女也每日都會來報到,少年每次都詢問著少女關於美夢和夢境的事情,少女每次的答覆都是感傷的微笑,少年也只岔開話題,聊著自己編的小故事逗逗少女笑,看到如此純潔白霞的笑容是少年每天的能量補充。


雖然話是這樣說不過少年每天都還是會問一次。


「時間已經快到了,這個夢境快要瓦解了。」


少女這次並沒有給予微笑而是賦予沉重鬱悶的神情望著湖畔。


「這是什麼意思!」


少年聽到這些關鍵字激動的站在身子,少女和往常一樣消失了。



少年從上次開始就是抱著複雜的心情來到湖畔歇息,雖然如此少年還是和往常一樣告訴著少女一些日常趣聞。


今天少女沒有來……..少年比往常花了更多心思想的小故事就為了讓少女露出更美麗的笑容,因為他感覺時間不多了。


12月31日,午後的湖畔,少年已經整個月都沒有見到少女了。


雖然如此少年每天依舊想著不同的新故事等待著少女,今天少年決定要在湖畔待到晚上。


12月31日,深夜的湖畔,少女依舊沒有現身,少年疲憊的身軀和沉重的眼皮促使他要閉上靈魂之窗休息。


就這時,水的聲音,喚醒了少年,少年激動的站起身子看向聲音源頭。


什麼東西都沒有,只是葉子掉落水面嗎?


「吶,妳知道嗎?」


少年不肯接受這個想法開始對著湖畔說著話。


「我今天帶來最後一個故事喔,故事是在說一位悠閒少年和一位憂愁少女的邂逅喔。」


「少年每天都會告訴少女一個故事,為了就是少女的笑容,為了這笑容少年可是每天花了不少心思在思考著喔。」


「不過……..


「不過?」


一個耳熟的聲音讓少年激動的抬起準備低下的頭,少女就站在他的前方,水面上……剛剛的聲音果然是她…….


「不過少女有一天卻對少年說,她要消失了,少年聽到這消息頓時不知所措。」


「這消息對少年來說是非常沉重的消息,少年ㄧ想到不能再看到少女那微笑就感覺很悲傷。」


「後來少年怎麼做?」


「別急,少年每一天都準備最好的故事告訴少女,每想到少女從那天以後就沒再出現了,就這樣一個月了,少年在一年的最後一晚相信著、等待著。」


「少年最後有等到嗎?」


「有,他等到了。」


「那後來少年怎麼做?」


「妳會怎麼做?」


少年反問著少女。


「我會講出最完美的故事。」


「我也是這麼想,不過少年卻不想讓少女消失,於是跟著少女一起離開了世界。」


少女聽完後低下頭陷入沉思。


「我不喜歡這個結局。」


少女思考片刻後露出一絲微笑,這次的微笑比平常還要更加美麗,原本黑夜被絞白的月光給照亮,微笑在月光的襯托下顯得格外動人。


「我也不喜歡這結局,要是少女能留下少年也不會走了,這會是個好結局吧。」


「吶,你相信輪迴嗎?」


「不太相信。」


「我相信喔,這也是個美好的結局喔。」


少女身後的夜空開始被大量的流星雨佈滿整個天際。


「既然妳相信的話我也無話可說,會再見面吧。」


「你都相信我了還問我這種問題不奇怪嗎?」


湖畔中央的櫻花樹在冬季綻放了,比其他季節還要龐大數量的櫻花,粉紫色的櫻花花瓣一片片掉落到湖面上,少女的微笑在流星、月光、櫻花的配色下成為少年這輩子見過最美的笑容。


「我等著喔。」


少年說完後少女臉上原先的哀傷全都消失了,流星、月光、櫻花、少女全都隨著黎明的朝陽而逐漸消逝了。


十六年後
一位少女走在一座橋上往湖畔的方向前進著。


少女走到了湖畔,依舊還是碧綠色的美景。


「你還有……在等著我嗎?」


少女神情十分憂傷。


「我說過了吧,我會等著。」


少女頓時注意到一位男子躺在一旁歇息著口中道出了這段話。


少女驚訝的看著男子。


男子只給予少女微笑。


「輪迴對吧。」
最后编辑水羊羹 最后编辑于 2014-01-04 18:15:57

以溫柔和正義粉飾,明明是惡毒之物卻登大雅之堂,随著時間的流逝越發兇惡
除欺瞞外別無其二的空虛的慨念。

TOP

 

为什么我总是会在即将完满结束工作时离奇病倒……昨晚写完了初稿很松懈地去睡觉了。
今天起来后就浑身酸痛不已……在摇摇晃晃状态勉强扫了扫初稿,摇摇晃晃地上网发出来……
========================================================

  若与她[妖精]邂逅在樱之下、梦幻之中……
  哪哪,我问“你”哦,“你”还记得第一次“梦见”我的时间吗?
  应该,记不起来了吧。
  即使只是回想自己何时意识到我的存在,对你的记忆能力也算是极大的考验了呢。
  所以,我并不会因此伤心的,别在意……好吧,那是谎言,其实还是有些伤心的啦。
  不过,反正我也已经习惯了,习惯离别与被忘却。
  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我就一直“守候”着“你”,以及那些天真的、有梦想的孩子们。
  究竟是从何时开始的、迄今为止有多久了……这些精确的事情我无法告知你,因为我对于时间的观念与“你们”不同。对你们而言,时间是单向的、线性的事物;但对我来说,时间是立体的、旋涡状的。你们无法凭自己的意志触碰时间,穿越时光这样的事情不过是偶然现象;而我尽管无法直接干涉时间,却栖息于时间之中,时间对于我,就像风与水对你们而言,是理所当然存在于身边的东西,或者说,是一种环境。
  在你们人类当前的科技中,只有脑电波才是唯一可能超越光速的存在,这就是预感与既视感会存在的理由。所以,我会在你们的幻觉与梦境中现身,这是因为那个时候你们脑电波的频率与平时截然不同,也会与时间产生交集。遗憾的是,我于这一途径能够接触的人类,只有你这样极少数的孩子。而且,其中大部分孩子在成为大人的时候,都会变成极力否定我存在的陌生人。
  这次,我又出现在那个由你创作的月夜之梦中了。真是很漂亮的世界呢,被云雾微微遮住的望月附近,能看到满天的繁星与绽放的烟花,这一切都仿佛笼罩在蓝色的清辉之中。我喜欢蓝色,尤其是夜空特有的、幽暗神秘的深蓝色。
  你与我在樱花树下邂逅的频率相较其他场所要多得多呢,你很喜欢樱花吗?
  我也很喜欢哦。不过对于相当于我的小伙伴们一般的你们所喜欢的东西,我还没有不喜欢的呢。就像我喜欢你们一样。
  那个夏天,戴着草帽、背着草编单肩包、穿着白色上衣、浅黑色八分裤与一双拖鞋的你,穿过那条两旁几乎被枝繁叶茂的树木完全覆盖的、白石铺就的道路……去游泳了吧?这样做是很危险的,家长们不是告诉过你,不要靠近河边了吗?
  所幸每次都平安无事呢,真的太好了。不过也正因为有那样的经历,我才有机会在你的梦里也体验一次那样的场景。
  实际上你想去的是海边吧?因为在那个与现实略有不同的梦里,最后你去的不是河边,而是海水清澈见底,可以看见底部的细腻白沙与到处游动、五光十色的鱼儿们。我喜欢蓝色,我果然还是好喜欢蓝色。
  我很开心,虽然我无法体验到被海水浸湿全身的感觉,但是看到你那么快活,就因此感到高兴,希望你在生活中也能够真的到如梦境一般美丽的海中游泳。
  你曾经对你自己的小伙伴们说过我的事吧?有的孩子说我是幽灵、魔鬼,也有些孩子说我是天使、仙子,相同的是他们都没有否认我的存在,你的小伙伴们都能看到我,因此你并未由于有与我接触的经历而备感孤寂,我很欣慰呢。
  还是,来自我诠释一番吧——
  我不是幽灵、魔鬼也不是天使、仙子,只不过是“妖精”罢了。
  我是“意识信息”通过“思念”形成的“结晶”,也是灵魂、真理与终极相“碰撞”时幻化而出的“虚无化身”。
  我是旧世界神话的掘墓人及新世界神话的滥觞。
  我的故乡在遥远得无法用你们的语言说明的领域,不过却也在原初就已经诞生于此处。
  说起来,在“你”的眼中,我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抱歉,失礼了,刚刚借用你的眼睛看了一下我自己的模样。
  原来如此……在你的眼里,我是有着樱花色的眸子、长度惊人的飘逸白发、黑纱长裙、赤脚踏在光之莲花上的少女吗?对你而言,我是樱花或是莲花幻化的精灵,虽然实际上并非如此,但你却是这么认为的啊。而且,在你看来,我果然是被“无穷的蓝色”所环绕的存在呢。
  莲花很棒,圣洁而典雅,不过柔美且绚烂的樱花也不错……但我并不是花的精灵哟。
  重复一遍,我只不过是“妖精”罢了。
  我是为了守候你们的存在而存在的。
  我是你们的“灵性导师”。
  当你们之中有背负着“英雄”的天赋与宿命、足以承担起“英雄”的职责、愿意成为各种意义上或各种领域中的“英雄”的孩子出现时,我将会彻底现身、守护并引导着他们寻找并完善自我,踏上别名为“永恒光荣”的道路。
  虽然我并不能真正为你们提供实质上的帮助,但也并非无力到什么都做不了。
  这些话,我想现在的你还无法理解吧,但也说不定在下一瞬间就理解了。因为你已经十五岁了,马上就要成为大人——对我来说那或许是快得如同一眨眼的时光呢,因为我那螺旋形的时间观念与你们的截然不同——你会成为什么样的大人,决定了你我是否还能够在那以后相见。
  虽然能够理解我的孩子永远是少数中的少数,但我也绝对不会停止在你们梦中呢喃言语的行为。
  我希望你能够了解我的话,所以我会在你的生命中每个阶段吟咏出歌谣一般的声音,有时候你会突然非常想唱歌,那是因为我在你耳边唱了起来。我希望即使你我无法再相见,也不要否定曾与我相遇的那段经历只是梦中的妄想。不论你是否记得我,我都希望你能成为有趣的、即使被称为英雄也受之无愧的“大人”。
  看起来,你的身体已经快要醒来了呢,那么,我这次就告退了。再见,要幸福地、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地活下去喔。
  
  完
  初稿 2014年1月3日23:27:48
  二稿 2014年1月4日12:44:51
最后编辑神牧蓝 最后编辑于 2014-01-04 13:21:25
《星光体综合征》——电波文新作喵~

TOP

 

约定的篇章
他与她的约定,终将化作真理

无尽的火焰在燃烧,蔓延在大地上的火焰照亮了那带着绝望气息的乌云。
身体好沉,好想倒下去,好想就这么让一切都结束,脚下已经被流淌着的血液浸湿,但是现在已无暇去管那些琐事,因为…还没有结束。
恐惧缠绕着身体,很害怕,甚至就快要窒息。但是…这些恐惧又算什么呢…比起“她”,比起一个个在我身旁倒下的友人,战友,又算什么。
在这里还站着的,还能再次动,还能继续战斗的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从乌云中倾泻而下的雨水,冲刷着大地,但却无法熄灭闪耀的火焰,无法洗去那黑红色的血液,冲刷在身体上却又无法将人的意识带走。
慢慢抬起头,想看看那昨日还是鸟儿欢快飞翔的地方,让我安心的地方,不过大雨使我睁不开双眼,但是意识渐渐的飞向远方,飞向那我一直守护的地方,再一次,体会那温暖。
然后他笑了,笑的险恶,甚至肮脏,但也带着疲倦,笑声还没完便被一阵强烈的呕吐感驱使着躬下了身,然后吐出一口闪耀着黑炎的鲜血。
他直起身,漆黑的双眼用愤怒的视线看着前方,低沉的声音从声线里传了出来
哈哈,吾是最强的!吾是不可战胜的!就算你几乎脱离了“人类”概念,但是想要成为拯救世界的勇者?别开玩笑了!在这个世界的创造者全部离去,唯一留下的“神”面前,真亏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啊!不过,已经结束了!你该给我去天国了吧?但是那也是天国存在的前提下呢。不,现在的你应该去地狱才对吧,啊?哈哈哈.

笑声响彻在大地上,穿透了身体,但是…什么都没留下,什么都没感觉到。
身体仿佛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黑色的纹路已经遍布全身,马上就要缠绕住心脏,已经…没有时间了吗…
地狱…吗?也不错啊。至少还有归宿啊,至少,还能再见到他们啊。虚伪的“神”啊,我啊,可不是什么勇者。但是…结束吧!我要用我的双手,赌上我的生命,将一切都结束,将我,我们,大家的‘真理’传达给你!

身体仿佛已经不属于自己了,只是本能的在动,本能的在拿起手中的武器…准备好了最后一次的交锋,让一切都终结的交锋。
崎…理,你…到底要做什么。
挚友拖着残破不堪的身体,向着我走来。
「再继续用那个力量!你会死的!」
翔像是要用尽气力一般大声的吼了出来。
「啊…我知道。」
抬起几乎失去知觉的手,将手放在胸前,像是确认那份力量一般,听着心脏跳动的韵律,这个生命,这个灵魂,这幅身躯,都是“那个”的原因还继续存在着。
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意图,在我体内的那个做出了回应。
【你…真的要这么做么?这是最后的了…没有回头的机会了喔?】
「嗯.拜托了.」
【…那就将我的力量,“龙”的力量借给你吧…这是最后的,我和你的契约,到这里就结束了。】
将视线移向再次无力倒下的挚友,尽可能的略带歉意的说道。
「抱歉呢,翔。还有,有件事我是骗你的。你的力量,和我没有联系的。所以就算我消失了,你也不会消失的,你也有等着你回去的人吧?」
「我才不是在在意那种事…那样的…太悲伤了!你不也是,有在等着你回去的人么?!」
轻轻的摇晃着头。
「没有呦,因为约定了,过去是、现在也是。」
「无视吾吗?哼,结束?就用你那已经残破不堪的身体和你那脆弱不堪的武器,你以为使用上位次元的力量就能消除吾么!笑死人了,好吧!蝼蚁呦!让你看清现实吧!你的绝望,你的叫喊,你的鲜血才是吾作为新的“王”最棒的礼物。」
他伸出右手,黑雾凝聚在空气中,不断的凝聚,最终在他的手里出现了一把剑,一把如同黑曜石一般拥有闪耀的光泽,无坚不摧的直剑。
「有件事你好像忘记了…我是,拥有过两个人生,两个记忆,同一个灵魂的存在啊。那种事,当然知道的…所以。」
已经什么都不用想,也什么都不想去想,这已经是我存在于此的最后了,但是一切就能这样终结,所以,已经不用在去惧怕什么了,只用作为一个战士,在这片大地上挥舞着武器,迎来终焉。
向着身旁伸出了手,环抱着刚刚救出的“她”。
「可以吗?为了完成那个约定。」
「嗯,我们不是约定过吗?这个时刻,就是履行约定的时刻。」
离开了双手的环抱,从手臂中解放出来的“她”,踏着不稳的步伐渐渐起身。
然后,以“她”为中心,世界的一部分改变了。
地面像破碎的镜子一般反射着光芒,被战火染成红色的空气也变成了夜空一般的色彩。
被染成纯黑的礼服渐渐的变成如长长的银发相似的白色礼服,然后,“她”消失了,伴随着夜空中闪烁的光芒。
然后光芒再次聚集在崎理失去武器的手中,一杆犹如“她”银色长发一般的长枪出现了。
由命运引导相会的两个人,再次由命运所拆散;跨越了人生,再次由命运引导相会的两人,觉醒了过去的记忆,继承了灵魂的力量,只为完成那犹如诅咒一般的约定。
没有迷茫,没有顾虑,从身体中涌出的两种力量,以灵魂为容器融合。
静静的举起那杆闪耀着银色光芒的长枪。
「?!」
仿佛感受到了空气中的异样,他举起手中黑曜石的剑。
「你想要做什么!」
闭上了眼,将最后的,只属于我的葬歌,咏唱了出来。什么都不需要,这才是我的愿望,这才是我的归宿,这才是真正的终焉。眼前的他,恐怕剩下的只有对未知的恐惧了。然后,咏唱结束,嘴角微微的翘起,真正的笑了。
战场上的一切都静止了一般,景色改变了,仿佛刚刚“她”周围的景色。
世界改变了,天空变成了无尽的夜空,然后星星落了下来,不是一颗两颗,而是接连不断的,落了下来。
顺着星星的轨迹,贯穿了他的身体,惊愕的表情浮现在他的面容上。
「既不是能量,也不是物体…这是…!你接触了这个世界的法则么!」
「啊嗯,没错…这是过去被你杀害的千万人的亡灵的意志,亦是我们在过去绝望的产物…抛弃了身体。舍弃了灵魂的自由,只为了这一刻的诅咒…为了一切的真理,以这个世界的真理给予真正的罪以制裁!」
夜空中不断降下的流星贯穿了他的身体,终于,他手中的剑落下,化作了黑色的烟雾溶解在了空气中。
作为使用力量的代价,身体被流星一般的光芒所包围,武器从终于失去力量的手中掉落,明明已经闭上了眼,没有再睁开的一丝力量,但是…看到了,看到了流着泪“她”,然后又想起了,已经决定了。
不想她受到一丁点伤害,想永远地守护她,为什么会忘了呢,眼角莫名的湿润了,无尽的泪水从泪腺涌出。
“她”向我伸出手,仿佛要抓住一切,抬起早已失去力量的手,什么都已经做不到,只想再次握住那握了不知多少次的温暖的手,明明已经不能再有任何奢求了,明明已经做不到了,但是…不想失去,不想再悲伤,不想就这么结束。
正当手已经完全无法再动,随着重力下落时,被那温暖的手握住了。
然后,思念,传来了——我不要离开你,不要再见不到你,我不要就这么结束了。
啊…是啊…不能就这么结束的,所以…不要哭泣…还会再见的,不要悲伤,不要难过,再一次,再约定…还会再见面的,一定,一定…要等着…我——格雷尔·托图斯,与你约定…一定……

===============================================
少女走在艾鲁德学院的小林道上,肩上背着装了看望礼物的包包,带着遮阳用的草帽踏着石板前行。
她的目的地是前方的疗养院,在那里,有一位等着她的少年在。
静静推开了疗养院里的一扇门,门后是一张白色的病床,一个几乎全身缠绕着绷带的少年正靠在放起的病床上,露出伤感的眼神眺望着窗外,仿佛在看着远方的某人一般。
「莉亚,你来了么。」
床上的少年将视线转向正蹑手蹑脚接近少年的这个少女。
「咦,暴露了么~以为你没有发现呢。」
莉亚将包包放下,从里面取出了来之前特意装进去的保温瓶。
「我试着煲了点汤,要来点么。」
看着满脸期待的少女,少年微微的苦笑了。
无言的接过已经倒好了的汤料,将在这炎热的夏日也依稀可见热气的汤慢慢吹凉,然后喝了在嘴边喝了两口。
「嗯,还不错,至少到不会感觉到有异样的程度了。」
「异样是什么啊!我也有好好学习的好么。」
收回汤碗,盖好保温杯的盖子,两人突然沉默了下来。
「呐,翔…崎理和艾菲酱…真的不见了么。」
「…会回来的,一定。」
「但是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啊!」
像是忍住的感情突然爆发了一般,莉亚略带哭腔的回答道。
「没关系,我知道的。他们也,一定在这个天空下的某一个地方,眺望着这片蓝天。我是这么相信着的。」
仿佛回答着翔的答案一般,窗外起风了,带着树叶沙沙作响,一阵风吹进了市内。
莉亚随手放在窗边的草帽就那样被带了起来,两人反射性的伸出手去抓住飞起的草帽,但是已经太迟了。
被风带起的草帽意外的没有落下地面,而是被另一股风带向高处,直到无法被够到的距离,然后远去。
少年和少女什么都没有说,静静的,将原本伸出的手握在了一起,眺望着远方的逐渐远去的草帽,仿佛承载着自己的意识,随风飞向远方。

(终)
2014.1.1 夜

注:本篇里男主的姓氏源于芬兰语中真理的音译——totuus

二番目后记(伪):咳= =。大家好,首先还是感谢各位看官老爷们前来捧场,其实呢这篇文应该早上就能看到了...我可是夜里编辑完了来着,早上一觉睡醒结果编辑的全部不见了=A=!各位看官老爷知道我的心情么!心情么!(我要去事务所发帖!)
于是就跑出来这个二番目的后记(伪),嗯?为什么要加“伪”?小细节不要介意,后面会解释的嗯。
本篇题名为约定的篇章,或许大家都很茫然呢。其实由于本次三图作中有两张图和我以前在构思的一个作品比较吻合,于是窝毫不客气的借用了!(揍)
咳咳,但是始终由于是还在构思,所以文底并不多呢,个人来说虽然在SF待的时间还是略长,但是作为一个写手的经验和时间大概远远不及本次参加活动的很多人吧。
谁叫我是懒人呢XD,闲话不多说,来说说内容吧,嗯...其实呢本篇构想源自过去构思的序章,被我硬是写成了终曲什么的这个话题就不要吐槽我了嗯。
毕竟区区3000字,我也没自大到可以理清一部自创作品的人物关系,虽说作为女主角的人物台词已经完全消失了什么的非常对不起QAQ!
总之就想象成被坏人掳走的公主大人被男主英勇的救了粗来然后开始啪啪啪啪的打着打着最后用什么不知名的觉醒(*w*)的力量来了一发元气丹拯救了世界什么的¥#¥……&##……(以下省略大约800字)。
嗯,至于世界设定呢,是平行世界,或者说创造出来的平行世界也对,总之是在三次元世界观存在基础上的构想,如果有一天能正式成为作品的话还请各位捧场w~(虽说自己都没什么自信orz)
那么剩下的还期望各位看官老爷们去发现w,元旦过后就开始进入地狱的考试周,过几天要高数啊喂QAQ!!!早上也是刚刚解决掉工导的课堂结课小论文,所以到中午才能来接着发文orz。
那么我就到这里,还祝大家元旦快乐~



2014年1月2日

最后编辑風鈴聖語 最后编辑于 2014-01-02 19:33:28
☆さようなら、小さいころ≡无知のわたし、梦が今もう熟した。

TOP

 

= =三题的进化版本?总之先占楼
“但是我,我们,认真地”
“想要将神、魔术、怪物、神秘、契机、传承、终结——这些添加在自己的生活中。不想去不喜欢的卡拉OK,不想花时间打扮自己,不想冲着不喜欢的人摇头摆尾。”

TOP

 

《东方幻梦录·形销骨立》

.

    妖怪山的后山里有条抄手游道,也不知是哪路神仙修建,极为偏僻。游道一路蜿蜒向山林深处,像是在进入鬼境,所以平日里除了大妖怪赤蛮奇,就再没什么人会走。

    昨夜下了一场细雨,今日天气方方转晴,可这天空依旧阴得几欲汪水。山林空蒙的氤氲尽处雾霭朦胧,一抹荒烟配着几点残红。游道两旁那缕缕的早樱竟似飞霜,飘零在泥淖之中,散发着零丁的叹息。偶有一只山鸟飞过,也被游道上的场景惊得赶忙震翅高飞。

    原来飞首妖怪走着无聊,便将自己的脑袋摘下,一手搭着上下抛接,而另一手则不忘将肩上的挎包又提了提。

    那挎包犹自往下滴着涓涓的鲜血,一路洒在游道之上,若是从空中仔细观察,便不难看见挎包里面装着的,竟是两根被齐平斩断的人类大腿!

    赤蛮奇行走片刻,穿过樱树林又过了竹板桥,鹅软石铺就的小径弯弯地从并行的河道旁一直伸到一座小巧的独门院落前。

    既不叩门也不让人通报,赤蛮奇安好自己的脑袋,径自推了门入内。院墙开了一处道口,引了河水在内做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池塘。石墩围起的边缘上坐着一个穿墨雅青衣的少女,青丝短发,恰及耳垂。一条鱼尾在池塘里不安分地摆动着,啪嗒啪嗒打起小小的水花。

    人鱼少女听了开门声响抬起头来,面容有些苍白,唇色也是淡粉的,少了些血色。一张不算漂亮的脸,最多不过是清秀。见是妖怪,人鱼少女慢慢支起身子,柔和的笑在脸上绽开:“赤蛮大人来了。”

    大妖怪皱眉,放开背包在少女身旁坐下,先抬手扶着少女坐回石墩,语气不快:“不是说好了吗?此间叫我阿奇就行了。”

    “好。”少女等妖怪坐了,从一旁的石桌上取过茶具,亲手泡了茶奉上,“针妙丸大人今日出门去了,倒让奇大人也白跑来一趟。”

    “谁说我是来找她了?我来,只是因为——”大妖怪看着人鱼少女,赤眼红瞳一眨不眨,语气情深,“——我想你了。”

    人鱼少女的眉眼低低柔柔:“谢谢。”

    “唉……”妖怪挫败地垂下头,“若鹭姬,你就不能跟我说一次你也想我么?”

    “我也想你。”人鱼少女屈身一礼,口吻和和气气,语调云淡风轻。

    “你这么说倒是更叫我伤心了。”赤蛮奇走过来拉住她的手,“不过,纵是如此,我也爱听。”

    赤蛮奇和若鹭姬其实年龄相仿,自小就在一块儿长大的。只是赤蛮奇生性高傲冷淡,不喜与旁人亲近,唯有这个柔弱的人鱼少女让其牵挂不下。

    若鹭姬的性子很好,总是那么温柔地浅浅笑着,意外地让人觉得很舒服。因了是淡水系人鱼,海里去不得,陆上行不得,若鹭姬也就几乎没有出过远门。赤蛮奇每次过来就会同她讲讲外头的事,人类、妖怪、精灵、林林总总。絮絮地唠叨一阵,若鹭姬都会听得很认真,笑得很高兴,面色似也红润了些。

    今日便又说起来,最近遇上的人和事,最后提起那个新就任的巫女,冷冷的眼瞳,沉默的为人,说到巫女时赤蛮奇又趴在石墩上大笑了一阵子:“那个巫女居然来找过我,叫我不要再多造杀孽。”

    若鹭姬看着妖怪笑地几乎流出泪来,递上一块手绢,语气有些无奈:“众生千万相,赤蛮大人又何必总是去袭击人类呢,我也是……”

    妖怪却是直接将人鱼少女搂入怀中,打断了她的话。

    “不要去管那些无聊事情,你只要等我就好。”说这话时,妖怪的眼瞳似隔了层纱一般,疏疏淡淡的,有雾朦绕,“之前幻化的人形,凭依的人腿最多也撑不过一个时辰,不过无妨,人类那么多,总能找到完全契合你的。”

    “我并不想让赤蛮大人做这些事……那个守护巫女的实力可是……”

    “所以这是我的任性妄为,与你无关。”妖怪笑地一脸淡然,“总有一天,你也能上岸行走,去见识内陆那些奇妙的场景,那时我就陪你走千万里路。”

    若鹭姬不再说话,只在妖怪的怀里轻轻地点头。


    ————※※※————※※※————※※※————※※※————※※※————※※※————



    絮聊了许久,入了夜后,便是适合施展法术的好时段,赤蛮奇取出挎包里的腿脚,催促人鱼少女来试一试。

    若鹭姬撑着自己的双臂,努力将身子抬出石墩,赤蛮奇走上前去,温柔而又小心地抱起她,将她放在一旁的樱花树下靠坐着——那里有早就画好的、已经记不得用过多少次法阵图案,鲜红似血。

    将两只腿脚放在法阵一边,赤蛮奇开始轻声念咒,若鹭姬抬头望过去,只见恋人脸上虔诚而又真切的祈愿。

    杀人于妖怪并无特殊的意义,为了心中的唯一便可以做任何尝试。

    夜风稍起,月浮云上。轻声的念咒仿佛草尖上一抹真切的幻想,厚重的法术仿佛樱树下几分血色的渴望,不带有一点浮掠的光阴,不搀杂半分游移的流年。树梢栖息着月亮,苍穹挂靠满星光,从蓝到蓝,从白到白,世界的颜色或许缤纷,但映在彼此爱恋人的眼中,始终只有一种。

    哪怕轻描淡写地将悲叹掩埋,但在那些被命运戏弄着人生的人们面前,再怎么巧妙地被遮蔽的哀愁,都逃不过落寞的眼神,一旦被聚焦,就会无情地撕扯开裸露着的皮肤,涓涓流出真实的鲜血来。在人鱼公主挥不去哀愁的眼眸中,能否映入大妖怪坚强的容颜?

    那双人类腿脚在法阵中化作荧光,聚集在人鱼少女的尾鳍上,少女扶着樱花树的树干,努力地站起身来。

    人鱼少女行走于陆地之上。

    只是,在消失。

    赤蛮奇放出的妖力在维持让人鱼少女更加舒适的伪水空间,放眼望去皆是苍蓝的色调,漫天的水色卷着那被朦胧了的蓝,就再也容不进半点杂质。眼界中的世界每根线条都满怀着素描式的潦草心情,少女在道路上悄然前行,走上一步,身形便陷下几分,回头望去足迹却又在淡淡地消失,等到全世界都被苍蓝的静谧覆盖,就没有人会知道谁曾走过这片大地,烟火不见,举目苍茫。

    于是镇定的念咒也被柔情成了悱恻缠绵,积蓄了太多太多足以温暖整个心房的热量,直到搭上了行走的末班车,在终末一个高音扬起的刹那喷涌而出,妖力席卷吹散樱花花瓣,漫天飞舞的场景下,人鱼少女的脚步真切地几乎不带有半点委靡的烦恼,纯洁地一如水晶,美好地近似幻想。

    黑暗的杂质都像是被渲染上了一层火色烟熏,血色樱花包裹下的奇幻绮丽都浓艳得让人窒息。在最后一次的脚步踏过后,行走的身影已经不曾带有半点人类的形体——这次带来的腿脚还是无法承受人鱼少女的化形,不过片刻便腐败成枯骨。血肉化作残渣铺洒在地面,骨头落下时发出渗人的杂响。

    若鹭姬啪嗒一声摔在地面上,漂亮的尾鳍沾满了尘土却毫不在意,只是尽快支起身子,朝大妖怪露出一个“没有事”的微笑。

    又是不成功,赤蛮奇无奈地抓了抓头发,拾起骨头,随手丢进池塘里。

    “下次来见你时,我再带替换品来,反正人类那么多,杀不完,总有找着能契合的腿脚的时候。”妖怪抱起人鱼少女,小心地将她放入池塘内,“等我再来。”

    “好。”

    月亮跃出云层的阻碍,用冷光温柔地包裹住在池边拥抱的两人,直落的月光透入了水纹,于是将池塘内也照亮了起来。

    池子深不知底,其下枯骨堆了一重又一重,泛着惨白的光芒,辉耀在水面斑驳的光影上,荧荧灼灼,悲惨而又凄美地摄人心扉。


    ————※※※————※※※————※※※————※※※————※※※————※※※————



    传说在妖怪山的深处,有一座独特的院落,那里住着一位美丽的人鱼公主,一直在等待恋人的到来——

    ——她——

    ——等待于骸骨之堆上。

.
最后编辑#蓬莱山辉夜# 最后编辑于 2014-01-04 20:50:37
咱家的属性可是黑长直!黑长直你怕不怕!?(点击图片进入作品)

TOP

 

没时间了,随便凑一点,就这样吧,没写完,我好累啊,想睡觉,后面大家自己脑补吧,我快死了

致:千野幸子

新年好啊,年纪又大了一岁了啊。
东京这边直到现在仍旧是很热闹啊,不过我更在意你那边的情况。所以啊,我过来了哦。
冲绳这边的天气还真是暖和啊,早知道我就不穿那么多的衣服了。
有好几年没有过来了吧,那被围在山中的小镇,还真是怀念啊。
那股清醒的空气,那条清澈的河流,还有那几颗在你家门前的百年老树,仍旧弓着树干,感觉就像是在欢迎我啊。
不需要担心,伯父伯母招待了我哦,完全没有任何怠慢,似乎他们见到很开心啊。
但是啊,他们的两鬓白了许多啊,看来这几年他们真的很不容易啊,所以我打算在这边多待上一些时候,不需要担心学校那边了,今年上半年学校的课程安排非常的轻松了。
置于要待到那一天,大概就是这棵树盛开的时候吧。
都说了这棵不是樱花树了,你居然还和打赌,一定要和我守着这棵樱花树盛开。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因为,这就不是樱花树了,因为…因为…


致:千野幸子

我现在坐在小镇外的一个小山包上哦,脚底下是围绕着小镇的河流,而背后便是那颗你口中的樱花树。
对不起啊,第一次给你写的信没有写完。
我来到这个地方,大概也有一个多月了吧,想了想,还是给你写第二封信,也就是这封。
那封写了一半的信,我绝对不是故意写到一半不写的,你可不要乱想啊。写不完的原因,只是因为写到哪里,眼睛不知怎么救被泪水模糊了,完全看不清纸上的字迹啊。
那么悲伤的事情,我写不出来啊,真的很抱歉啊。
还是说说这棵树吧,现在都已经快要三月份了哦,不过完全没有要开花的动静啊,你这个笨蛋,我都说了这不是樱花树啊。
今天我的父母第5次打来电话来催我回去了,他们可能和伯父伯母说了,结果他们也来做我的工作,叫我赶快回去继续自己的生活。、
真是的,他们心里肯定一百个不愿意,他们心里肯定希望我一直住在这个地方。
在待一个星期吧,看来这场约定是我赢了啊。

2月27日



致:千野幸子

我已经坐上了回家的火车了。
回去后我就得马上开始复习啊,不知是什么原因学校忽然突击测验啊,真是令我头疼啊。
还有,对不起,似乎是我输了呢。
就在我去火车站的路上,在一段盘山公路上,能够看到那个地方哦。
没有想到啊,那真的是樱花树啊,真的是没有想到啊。
在那颗树下,河底的你也看到了吧。
那个赌约,遵守了哦。
………………………………………….
…………………………………………



:onion3: :onion3: :onion3:
最后编辑M桑呦 最后编辑于 2014-01-05 22:16:13
天下逼共一石,特么还是我那两石分出来了一石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