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页1 跳转到查看:1177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文区连载】超短篇怪谈集《镜之章》(更新至第八个故事 最后更新:2017-6-20)

【文区连载】超短篇怪谈集《镜之章》(更新至第八个故事 最后更新:2017-6-20)

《镜之章》

怪谈,科学无法解释的事件。
究竟是当事人的疏忽,还是某人别有用心的恶意?
又或是,真正怪力乱神的作祟?
镜子中映照出的风景,究竟还是不是我们熟知的世界?
悄悄告诉你一个秘密:
那些茶余饭后的怪谈,会通过你的声音,传到镜子背后的世界。

欢迎来到镜中的世界!这个记录了世间种种离奇的世界!
但是不用惊慌,这里的所有怪谈都只是纸上的故事。
如和你的现实有所雷同,那么……算…你…倒…霉!


目录:
① 落地镜
② 朋友
③ 过期食品
④ 地下通道
⑤ 通往异界的电梯
⑥ 村祭
⑦ 执笔法
⑧ 旧锁
最后编辑少年G 最后编辑于 2017-06-21 03:47:59
「俺たちはただ生きて、堕ちるだけだ。」

TOP

 

① 落地镜

在跑了十几家租房中介后,W先生终于在老城区租到了一间房租能接受的房间。
“突然被公司调到这里,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租到房子,真是帮了大忙了。”
房间是很常见的一室户,进门便是厨房,左边是卫生间,再往里走就是卧室。
“房子虽然小了点,但是我也还是单身,刚到这城市也没有女朋友,所以倒也不觉得拥挤。”
开始整理房间的时候,W先生注意到了大橱柜里堆了很多东西。
“上一个访客似乎走的匆忙,房间里还留下了些电器和小家具,房东说我都可以随意处置。”
在那堆杂物中,W先生发现了那个落地镜。
普通的黑色边框,椭圆形的落地镜。
“我是跑销售的,对着装还是挺在意的,所以毫不犹豫地拿出来用了。”
那座公房临近一条主干线,所以即使是晚上,也能听到车流的嘈杂声。
W先生将这视为为了低廉房租所付出的代价,忍了下来。
“一开始也觉得很吵,但是忍了一周后基本就习惯了。”
一天晚上,W先生被奇怪的杂音吵醒了,当然不是他已经习惯了的车子的噪音。
“像是有人反复拉开再关上抽屉的声音。‘该不会是进贼了吧?’这是我当时的第一个念头。”
但是迅速翻起身的W先生,并没有发现房间里有什么异常,怪响也停止了。
“我甚至神经质地检查了床底,但是一切正常。虽然觉得可能是隔壁人家的响声,但是内心深处却有一种这就是从我的房间里发出的响声的感觉。”
在W先生重新躺回床上后,怪响又出现了。
这次他躺在床上不动,认真听着声音的来源,也是那时候他确信了。
“声音……是从镜子里发出来的。不是镜子那边或者隔壁房间,确确实实,是从镜子里发出来的声音。”
就在W先生朝镜子望去的时候,发现在镜子中照出的卧室门的门缝里,透着蓝色的光芒,以及一些挡着光的黑影在晃动,像是在门外走来走去一般。
W先生并不是那种粗心大意的人,在睡觉前一定会关上所有的灯。而且卧室外的厨房的灯也不是蓝色的。
“害怕的不行,一直窝在被子里,把被子蒙在头上,想念经但是并不会,所以一直念着‘阿弥陀佛’直到天亮。”
第二天,W先生叫了一个同事一起,把镜子扔到了城外的废品处理站。
第二天的晚上平安无事。
可是第三天,怪响又来了,这次怪响是来自出橱柜里。
“手抖得厉害,心也跳得厉害,都能感觉到冷汗滴下来了,但我还是一咬牙把橱门打开了。”
橱柜里,那面应该已经被丢弃的落地镜,就像是从未被W先生拿出来过一样,躲在挂着的大衣后,透过衣服的缝隙,映照出W先生那张惊愕的脸。
最后编辑少年G 最后编辑于 2017-04-23 02:06:05
「俺たちはただ生きて、堕ちるだけだ。」

TOP

 

② 朋友

我小时候生活在乡下的院子里。父母在县城里上班,一个月才能回来一次。
奶奶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去世了。爷爷腿脚不便,一直窝在正房里不出来。
叔叔和婶婶两人住在东边的房里。父母去城里后,叔叔他们就搬到了这间较大的房子里。而我就搬到了西边那间小房子里。
叔叔似乎和爷爷的关系不好,经常听到正房里传来爷爷和叔叔的吵架声和婶婶的哭泣声。
他们似乎也不喜欢我,除了给饭吃之外,对我不问不顾的,像是故意躲着我一样。
不过即使是这样的乡下,我并不觉得寂寞。我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叫小R。
小R个性开朗,经常笑嘻嘻的,无论我做这么蠢事,像是模仿电视里美少女变身的样子,她都会笑嘻嘻的看着我。
她也是个害羞的孩子,不爱说话。即使说话了,声音也超小,经常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但是没关系,在这样一个乡下,有这样一个同龄人能和我玩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我已经不记得是怎么认识的小R了,但是等回过神来,我和小R已经是好朋友了,她每天都会来我家找我玩,玩到天黑的时候才回去。
“偶尔也带我去你家玩玩呢。”有一次我向小R这样提议道。
小R拉着我出了门,就朝着村外走。
快走到村口的时候,正好碰上赶晚市回来的叔叔。
我告诉他说我要去小R家玩,不用帮我准备晚餐了。
可是叔叔突然抱起我就跑,跑到了村庙里,又是烧香又是跪拜的,还把我托付给了庙里的和尚,命令我今晚不许回家。
被叔叔吓到的我在庙里哭了一整晚。
第二天,爸爸就来把我接到县城里去住了。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见到过小R。
在我上高中以后,因为爷爷过世,所以和父母一起回乡哭丧。
在家族聚会上偶然得知,小R是叔叔和婶婶准备给自己小孩取的名字,只可惜在婶婶怀孕6个月的时候流产了。
如果那时候小孩顺利生下来,我就多一个和我同年的堂姐了。
「俺たちはただ生きて、堕ちるだけだ。」

TOP

 

③ 过期食品

K先生是X区某便利店的员工。
“店长和我是同乡。在和他说了因为要准备成人高考,所以想找个不累心,还方便调时间的工作后,店长爽快地录用了我。”
店长好心地把K先生的排班安排在每天下午三点一直到晚上八点。
每天下班前,K先生的最后一件工作,就是处理过期食品。
“说是过期食品,只不过是过了最佳品尝期的事物,就这样处理掉太可惜了。”
K先生偶尔会把过期了商品带回家。
“按理说是违反规定的,但是前辈们都这么做,店长也默许了。对我这种每个月都为房租犯愁的来说,免费的食物是很大的恩惠了。”
一天晚上,K先生依旧按往常那样在过期食品中“选购”着自己的晚餐。
“真的是很偶然的一个想法,突然就很想吃冰激凌。”
这么想着的K先生就去冰柜里找过期的冰激凌。
在冰柜的底部,他找到一个杯装的冰激凌,纯白色的杯子上没有任何商标。
“附近高专的食品加工专业的学生回来推销一些他们自己做的东西,店长是热心肠,每次都收下了,但是几乎都卖不出去,最后几乎每次都是被我们员工吃掉的。”
K先生把它当做学生推销的食品剩下的,没多想就把冰激凌带回了家。
在享用完同样是从便利店带回来的晚餐盒饭后,是难得的甜点时间。
“打开后,杯子里是黑色的一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当时就觉得恶心反胃,马上就扔掉了。”
第二天,K先生刚起床就闻到一股恶臭。
“说是像是淤泥的恶臭好呢,还是的化肥的恶臭好呢……总之真是臭的眼睛都睁不开。”
找到恶臭的根源,是厨房的垃圾桶。
“看到垃圾箱里东西的时候真的腿都软了,扶着洗手台才勉勉强强的站着。”
垃圾桶里,堆满了半个垃圾箱的,蟑螂的残骸。
虽然忍着恶臭处理掉了蟑螂尸体,但K先生还是因为恶臭被邻居投诉,被房主勒令搬走。
“听说后来无论请了多少次杀虫公司,那个房间里都还是会有蟑螂。”
「俺たちはただ生きて、堕ちるだけだ。」

TOP

 

④ 地下通道

T小姐是某家百货公司的销售员。
“每天下班都很晚,但是能有什么办法呢,都是为了生活。”
T小姐的家到附近的公车站,有一条地下通道。
“从地下通道走的话,可以少走5分钟,但是平时下班我都不会走那里。”
因为时常有流浪汉会在地下通道里过夜。
“臭得到死,也没人管。晚上不从那里走,也主要是安全上的考虑,谁知道那些流浪汉会不会突然袭击我。”
一天晚上,T小姐因为一些客服纠纷而推迟了下班时间。
“那个客人简直是不可理喻,已经告诉她说没有发票不能退货,她还是一只纠缠不清。即使告诉她我已经到下班时间了,有什么问题请去联系总公司的客服,她还是一直喋喋不休的,最后我把商场保安叫来她才离开。被这事儿一耽搁,我的下班时间迟了整整1个小时!坐公车到站后,看了下时间,喜欢的电视剧马上就要开始了。”
为了早点回家看电视,T小姐选择了从地下通道走。
“走到地下通道的入口,就看到一个流浪汉蹲在楼梯口吸烟。”
T小姐尽量不去和那个流浪汉对上眼,低着头快步的从流浪汉身边走过。
“谁知道那个流浪汉突然就站起来抓住了我的衣角!我赶紧大叫着让他放开。”
但是流浪汉并没有放开T小姐,手反而抓得更紧了。
“我害怕的不得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就甩开了他,然后就往地下通道里逃。”
逃进地下通道里的T小姐,没过多久就发现了异样。
“跑了很久都没有看到另外一头的入口。”
地下通道理应只有一百多米,用跑的话,不用一分钟就能从一边跑到另一边。
“一边哭一边跑,心里想着为什么我要遭这种罪啊!”
T小姐不敢往后面看,她坚信恐怖片里的桥段,如果这个时候转身,身后绝对会有什么不好的东西。
“突然脚下绊了一跤,重重地摔在什么东西上后,就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T小姐发现自己已经被巡警送到了附近的医院。
“听巡警说,我似乎是在走上楼梯的过程中摔跤了,是一个流浪汉报的警。”
除了手臂上被擦破了点皮之外,T小姐似乎并没有大碍。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流浪汉大概是想阻止我进地下通道。但不管怎么说,有了那么恐怖的经历后,我是不会再去走那条地下通道了。”
「俺たちはただ生きて、堕ちるだけだ。」

TOP

 

⑤ 通往异界的电梯

“你是否听过‘通往异界的门’这个都市传说?”
小D是市郊某科技大学的大学生。
“在一个十层的楼的电梯里按照特定的顺序按下楼层的按钮,顺利的话就能去到另一个世界,是一个十分恐怖的游戏。”
小B是小D的同学,两人都是都市传说同好会的成员。
“所谓都市传说同好会,就是大家聚在一次讲段子而已,段子也大多是网上找来的,我们从没有去实际亲身验证过。同好会的前辈里有一位是寺院家,一直告诫我们不能去试。老实说,这种东西禁忌也很多,我们也都嫌麻烦不会真的去试啦。”
但是小B是一个特例。
“真的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他经常会利用周末,去验证这些都市传说的真伪。”
小B带回来的照片成为了同好会每次聚会的话题。
“虽然前辈们有些不满,但是也渐渐地有人加入小B的探险队,和小B一起行动了。顺便一提,我因为胆子小,从没有和小B一起探险过。”
一年以后,随着前辈们的毕业,小B被推选为同好会的部长。也因为每次都有干货(照片),同好会的名声也越来越大,加入的人也多了。
一天聚会后,小B叫住了小D。
“我们从高中就认识了,所以自然比起其他部员来要亲近一点。虽然不能喝他一起探险,但小B的探险需要人帮他准备东西的时候都会第一个来找我。”
但是这次有点不同,小B问我有没有兴趣加入他的探险队伍。
“我告诉他说我不敢的,但他却说这次我不需要实际去,只要打个电话就好了。”
似乎是因为小B原来一直一起探险的搭档们都有事抽不开身,不得已才来问我。
“在那个游戏的规则里,虽然明确的说一定要一个人搭电梯,但是没有不能和别人通讯。小B的主意是在他搭电梯的过程中一直和我保持联系,一来是可以壮胆,二来是可以提醒他,以免有漏掉的步骤。小B一边和我解释,一边把一份计划表塞给我,虽然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准备的很妥当,但我听出了他也在紧张。”
那晚,本来只需要待在家里和小B打电话就行的小D,还是选择和小B一起去了现场。
“这种感觉就叫不详的预感的吧。虽然感觉即使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是却有一种不得不去的冲动。”
那是一栋刚刚造好的商业楼,小B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搞到了后门的钥匙。
虽然游戏规则上说废弃的大楼为佳,但是又要废弃的楼,电梯还要正常运行,要找这样的楼是在是太困难了。所以退而求其次的找了一栋十层的没有人的大楼。
游戏进行的很顺利,小D不停地和小B说着话,小B每到一个楼层,小D都会按照计划书提醒小B下一个步骤。
“现在想起来,那似乎就是征兆吧……小B每到达一个楼层,手机里的杂音似乎就会大一点。”
但是电梯中手机的信号本来就不好,当时小D和小B都没有在意电话的杂音。
终于,电梯到达了五楼。在计划单上写着,会有一个女人在这层楼上电梯。
“但是小B说女人没有出现,也就是说游戏失败了。老实说,当时的气氛已经让我的腿抖得不行了,我和小B说既然失败了,那就快下来吧。”
但是小B似乎想上10楼去拍照,作为留念。
“‘既然已经失败了,那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小B这么说着就把电话挂掉了。但是我怕啊!连忙回拨了小B的电话,但是怎么都打不通!”
看着电梯楼层面板显示电梯慢慢地声上十楼,小D只希望小B能快点下来。
但是十分钟过去了,电梯依旧停在十楼。
“拍个照不可能花这么久啊!”
小D连忙按了下电梯的↑钮,但是响应他的却是另一部电梯。
“我探进另一部电梯点到了⑩钮,退出来后,看着另一部电梯升了上去,又按了一次↑钮。然而是小B乘坐的那部电梯并没有下来,另一部电梯在升上十楼后又退了下来。”
就这样重复了三次后,小B乘坐的电梯终于降了下来。
“‘太慢了!’电梯门打开后看到小B安然无恙的在里面,我的心瞬间就放下了,然后忍不住就骂了他。谁知道小B他只是冷冷地‘切’了我一句。”
从那天以后,小D发现小B好像有点奇怪。
“一开始只是发现小B的口味变了,比如原来他吃得很清淡,却突然喜欢吃辣了。”
渐渐地,小D发现不单单只是口味变了那么简单。
衣着品味、说话方式、生活习惯都和原来的小B不同。
而其中最让小B起疑的是……
“记忆上有出入。比如明明是一起做过的事情,他却说没有做过。又或是明明没有一起做过的事情,他却说是我们一起做过的。”
“那不是小B,而是从别的世界来的,和小B长相相同的什么人。”
直到今天,小D也依然这么坚信着。
「俺たちはただ生きて、堕ちるだけだ。」

TOP

 

加油~

TOP

 

⑥ 村祭

“我的父亲很小的时候就跟随父母从村里来到城里了。”
这是关于N先生和他父亲的家乡的故事。
“普通来说,过年的时候大家应该会回乡吧,但是我家一次都没有回去过。即使试着和父亲说起故乡的事情,他也总是会扯开话题。”
随着年龄的增长好奇心也不断的增长,N先生偷偷调查了父亲的故乡。
“户籍上,我是随母亲一样填的汉族,而父亲则填的是未识别民族。大学的时候,我加入了民俗调查社团。暑假的时候借着民俗调查的名义,和其他社员一起去了一趟父亲的故乡。”
根据N先生的调查,父亲的民族是一个叫做莆偻族的,十分古老的民族。虽然现在村落虽然已经被改名为K村,但也依然维持着古时习俗的少数民族村子。
N先生和他的伙伴到达村子的那天,正好赶上是一年一度的莆偻祭。那是以该族名字命名的,莆偻族一年一度最大的祭典。
“说是‘正好’其实也不对啦,我们本来就是冲着这场村祭去的。我们事先调查过这个村子的祭典,知道他们并不排斥外人。”
但是,事情并没有如同N先生想的那般顺利。
“不知为何,村人见到我们都躲着走,感觉并没有如同调查资料上写得那么好客。”
虽说如此,村长还是热情的接待了他们,还招待N先生一行人住在了村长自己的家里。
“我们说想参加今年的祭典,却被村长一口回绝了。”
在N先生的不断追问下,村长才道出了原因。
“听村长说,已经整整有一周了,村里的小孩每天晚上都会做一个同样的梦,一个黑色的影子站在水边,不断的说着‘回来啦……回来啦……’”
要是只有一个小孩做这样的梦,可能只会被当成一个很平常的噩梦而已,但是村里所有的小孩都不约而同的做了类似的梦,这引起了大人们的注意。而且时间正值莆偻祭的期间,不由得让大家都紧张起来。
“根据记载,莆偻祭的举办并不是为了歌颂、赞美神明,也不是为了祈福。那是为了平息神明的怒火而举办的祭祀活动。”
莆偻族在古时候是战斗民族,所以他们信奉的,一个位名叫Cuyssi (音译,原文字不明) 的,十分好战的邪神。村子旁边的山上,有一个山洞里,洞里有口泉水。那里被村民认为是Cuyssi居住的地方。
“所以村民们认为小孩子们梦见的黑影就是Cuyssi。同时,因为我们的到来,好像让村民的紧张情绪加剧了。”
而真正的怪事,在当天晚上发生了。
“那天晚上,大概是九点多的样子,我们正和村长聊着莆偻族的历史,一位村民突然冲了进来,小声地在村长耳边说了什么,村长就急匆匆地出去了。”
N先生的一名同伴,这里就称他为社员A好了,好奇心比较重,悄悄地跟了上去。
“大约半个小时后,社员A回来了,脸色煞白,问他发生了什么,他也只一个劲的摇头。社员A回来不过一会儿,村长也回来了,后面跟着一票村民,脸色都十分沉重。”
村长没多说什么,只是招呼了几个村民,要他们把N先生一行人送去城里。
“我们看气氛不对,也不敢吱声,就坐上村民拉来的三轮,连夜被他们送进了城。”
直到N先生与村民告了别,到了旅馆的房间后,社员A肯开口讲他看到的东西。
“他先拿出他的相机,给我们看了张照片。”
那是为了祭典而造的舞台,被电灯照的通亮,舞台下面挤满了村民。舞台上的一根横梁上,垂下来了五根绳子,每根绳子底部,都倒吊着绑着一只不同的鸟,可以看出还有血顺着鸟翅膀滴落,应该是刚死不久。
N先生一行正好是五个人。
“‘大概是某个村民的恶作剧吧。’我这样对社员A说。没想到他大喊了一声‘不是的!’然后指着五只鸟中的其中一只说,‘这是沙雀,我小时候一直抓所以绝对不会认错,这是我北方家乡才有的鸟,南方是绝对不会有的。’”
N先生一行花了一晚调查了照片上的鸟,发现那五只鸟都是在五人的各自的家乡常见,而在其他地方不常见的鸟。
“那大概是Cuyssi对我们的警告吧……这世界上,也许真的有不该知道的事情也说不定呢……”
N先生在离开时这么说道。
「俺たちはただ生きて、堕ちるだけだ。」

TOP

 

⑦ 执笔法

“欸?我写作的秘诀?”
L先生是现在人气急剧上升中的作家。
明明不久之前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三流作家,现在却连约出来吃个饭都要和他的经纪人预约了。
“好吧,看在我们老同学的面子上,就特例告诉你好了。”
那是几年前L先生去K县取材的时候发生的事。
“起因是出版社和当地旅游部的合作项目,他们想在杂志上刊登几期专题做宣传。说实话那种啥都没有的小县城怎么可能搞的起旅游业,但是当地旅游部的部长的爸爸对出版社的社长有恩,所以社长也不好意思拒绝这档子事。”
旅游部的部长似乎是想发展出一批“农家乐”类型的景点。
“于是我就被派到D村去取材。”
那是个自古以来就种茶树的村子。但是现在的人只认牌子,D村的村民的茶叶卖不出个好价钱,大多都被茶叶贩子收了去冒充龙井。
“于是旅游部部长就和村长合计着,弄一个茶庄,搞他们自己的品牌。”
造茶庄是要场地的,部长看中了一栋半山腰上的老宅子。
那栋老宅从清朝就在了,相传是某个大官的避暑山庄,是一个有七八栋房子组成的建筑群,后来历经战乱和人民运动,就只剩下这一栋了。房子虽然破旧却不失古韵,要是翻修一下倒也能成为一个景点。
现在那栋老宅里只住了一位老人。
老人已是耄耋之年,膝下无子,年轻时读过几年书,战乱里投过敌,被俘后因为表现良好,人民运动的时候被派到D村公社劳动改造,但一个城里来的读书人哪里做得来农民的活。所幸的是他能说会写,所以就住到了那个老宅里,平时帮村民写写信,写写大标语,教村里的小孩识字,倒也和村民相处的愉快。
“我去取材的那天,正好碰上村长要到那老人家里去做工作,所以就跟着一起去了。”
趁着村长和老人洽谈搬迁事宜的时候,L先生在屋子里瞎转悠。
也就是在那时候,L先生看到了堆在案上的手稿。
“粗看了几眼,那是几篇小说,大概是老人写的吧。虽然偷看是很失礼的,但好奇害死猫嘛。”
不知不觉中,L先生看完了全部的稿子,外面的天红了,村长已经回去了。L先生一抹眼睛,眼眶早已经被感动的泪水打湿。
老人像是看准了时机一样给L先生端来一杯茶。
“不知先生有何赐教。”老人一边递茶一边问L先生。
“哪敢赐教,您这小说写得真是太感人了,无论是情节还是人物塑造,我觉得丝毫不比巴金、矛盾等大家逊色。”
“诶呦,这可不敢当,我一介迂腐儒生,哪敢和大文豪比,这也就是闲来写着打发时间的消遣罢了。”
老人虽然谦虚连连,但被L先生一夸,脸上还是乐开了花。
“您怎么不向报社投稿呢,这么好的文章,只能躺在这里实在是太可惜了。”
老人叹了口气,原来乐呵的脸上露出一阵寂寞。
“年轻时投过稿,但是因为我个人成分的问题,从来没给我登过,都被退稿了。”
L先生掏出笔记本电脑,对老人说。
“不知您对于写作有什么心得,不瞒您说我也有写小说,不知能不能学习学习。”
老人示意L先生把笔记本电脑收起来,反而给L先生拿来了纸和钢笔。
“你那是打字机吧,呵呵,我当年在城里看到过。虽然个方便的东西,但是那种东西写出来的文章,哪里来的灵性。”
老人将笔塞进L先生的左手,又指指L先生的胸口。
“‘字由心生’,这是我父亲经常念叨的。”
听从了老人的建议,L先生开始苦练用左手写字,直到现在,所有的作品都坚持用手写。
“刚开始的时候可辛苦了,不过总算是坚持下来了。”
L先生笑着,摸了摸长了层厚厚老茧的左手虎口。
「俺たちはただ生きて、堕ちるだけだ。」

TOP

 

⑧ 旧锁

“讲讲我在大学的教会听说的事情吧。”
Y小姐前不久刚刚结束留学回国,是新鲜出炉的海归派。
“因为从大二开始想在校外自己租房子住,所以为了拿到NIN(国家保险号码),去了学校的食堂打工。”
Y小姐就读的学校的食堂是自助餐制的。在欧洲和北美,这种自助餐制的食堂是很常见的。值晚班的Y小姐每天必要做的工作就是在食堂关门后清理自助餐台,以及倒泔水。
“那天,因为同事不小心把泔水撒了,重新打扫花了不少时间。等把泔水桶推到食堂后门外的大泔水箱后,发现箱子已经被管理员锁上了。”
不得已,Y小姐只得回去找管理员。
“没想到那天管理员吧箱子锁上后就打卡下班了,我去找他的时候他已经开着车在回家的路上了。在和他取得联系后,他要我直接去他办公桌抽屉里取钥匙,用完后放回去就行了。”
管理员的抽屉里有好几把钥匙,好在每把钥匙上都有标示,找到泔水箱的钥匙并不困难,但是那把钥匙的样子却引起了Y小姐的兴趣。
“那是一把十分古老的钥匙了,就像是什么宝箱的钥匙那样。”
略微生锈的圆柱体的一端连接着钥匙扭柄,另一端的头上有一块凸起。
“看到这把钥匙我才想到,还没有仔细看过泔水箱外的那把挂锁呢,最初看到的时候只觉得那把锁大的出奇,也没多想什么。”
借着这次机会,Y小姐仔细观察了一下泔水箱的挂锁。
“果然还是很大,表明都是锈渍,但还是看的出上面有阳刻的六芒星和阴刻的十字,整个锁上没有生产公司的名字又或是编号什么的。”
虽然Y小姐很好奇锁的事情,但是管理员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似乎从几代之前都一直用的这把锁,现任管理员也是觉得这把锁够结实、够分量,才一直沿用的。
“本来在泔水箱上加锁也只是为了防止野生动物打开箱子找吃的。”
所以搞清锁的由来这件事就一直被搁置了。
直到有一天,因为受朋友之邀,Y小姐去学校的教会办的福利站当义工。
“见到牧师脖子上挂的十字架后,脑子里突然想起锁的事情,于是就问了一下牧师。”
“嗒嗒咔。”牧师是这么回答Y小姐的。
这是那座小镇里相当有名的怪谈了。
“听说镇子旁边的森林里住着一种叫‘嗒嗒咔’的怪兽。它长着像猪一样的鼻子,像鲨鱼一样的牙齿,还有像熊一样的体型,但是四足上却长着蹄子,起路来会发出‘咔嗒咔嗒’的声音,所以被人们称为‘嗒嗒咔’。”
虽然长着一副吓人的模样, 嗒嗒咔是十分胆小的动物,不会袭击人类,只会偷偷潜入人们的房子偷东西吃而已。
而那把锁则是为了驱赶嗒嗒咔而特制的驱魔锁。
「俺たちはただ生きて、堕ちるだけだ。」

TOP

 
1/1页1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